LV. 28
GP 1k

RE:【小說】零幻系列 零幻嵐劍使DC 1-2 新添決鬥公告(19/12/1補舊)

21 樓 天揚 stardustwing
GP4 BP-
  很遺憾這次並沒有任何更新,但在接收許多讀者的意見後,決定在前面新添一場決鬥,喜歡決鬥的讀者千萬別錯過。
  新決鬥場次的連結附上,由於多了這場決鬥,劇情上有些小變動,但基本不影響後面的走向。如果喜歡這場決鬥的朋友,卻已經給舊文GP的,不妨在這裡按下GP給予支持吧。
  我是天揚,我們下次再見。
4
-
LV. 28
GP 1k
22 樓 天揚 stardustwing
GP7 BP-
作者致歉:
  前一節(2-5)的部份有一個細節疏漏了,在用透的效果交換控制權的部份,大家可以回顧一下,再接著繼續看。

前情提要:
  承繼著極光靈計畫的風與X展開對決,在彼此的信念上互不退讓的二人,由風在決鬥初盤先馳得點的獲得了盤面上的優勢。

2-6

  歷時十年,當初交由給他的希望,至今仍未萌芽。縱使他能夠操縱數種星塵怪獸,但從未使用過「那張卡」;因為他明白,那即是他的心之映像,他並不認為與現時悲慘的自己一致,乃為扭曲、錯置的顛倒錯位的鏡像。

  將力量交由給他,反倒令他有了莫大的懊悔,雖力量不足以與死神一戰,但能用來保護那兩人,他是這麼想的。

  在受到毀滅性打擊的青年身上,得到自己給予的力量,反令他痛悲欲絕,失去自我。頭一次,極光靈懷疑起自己的作法。

  極光靈清楚的明白,X再繼續下去是沒有可能贏過風的。X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決鬥怪獸本身作為一種競技運動來互相競逐也很費神。並且X自己驅動著極光形式的決鬥,時時刻刻都在侵蝕著他的心神,在接下來的決鬥鑄下大錯,也是遲早的事。

  對X而言,勝負無關緊要;但當中有個陷阱,X在決鬥開始時喊出的:「鏡子,僅能映出真實。接下來我們所看到的,僅為獨一無二的真實,絕無虛假。」這是當初極光靈告訴X驅動極光決鬥的方法,但事實上,無需喊出此句也能實現極光的決鬥。

  此句便是讓極光決鬥實現特殊形式的暗語,決鬥好似一面明鏡,將彼此的心全數映出,滲入他們的思維、操作及卡片之中,無所遁形;且雙方都會互相牽引,要X自主放棄也是做不到的。

  過往X無法正視之事,在這光芒下也無處藏匿。

  「我的回合,抽牌。」(X手牌:3→4)

  作為被動的一方,勢必需用更多氣力與心神來扳回局勢。一時休戰以發動方來看是白白多給對手一張卡的機會,見風發動完一時休戰仍神色自若,X不免會倍感壓力,深怕風還有什麼潛藏的計策還沒使出。雖在這得以喘息的階段,X獲得了一手足以立即翻轉局勢的手牌;但這仍然不夠,以風作為對手,僅是扳回一城並不保險,需要更謹慎周密的籌畫。

  頃刻間,無窮極的未知令X生懼,心搏貫耳,甚奪去他思考的主權;僅能任憑狂躁的心音加以擺弄,幾近迷失。

  為脫此困,本能先於思緒,打出一著:「以紫炎為對象,發動魔法卡『精神操作』,到回合結束前獲得紫炎的控制權,但是不能攻擊,也不能將它解放。」(X手牌:4→3)

精神操作 通常魔法
(1):以對方場上一體怪獸為對象發動。到結束階段前獲得該怪獸的控制權。以此卡效果獲得控制權的怪獸不能攻擊,也不能解放。

  「我發動紫炎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讓魔法‧陷阱卡的發動無效並破壞。」

  「那麼,以星塵戰士為對象,發動魔法卡『同步解除』。將星塵戰士返回額外牌組,將其同步素材從墓地特殊召喚。復活吧,皇道戰士、方程式同步者!」(X手牌:3→2)

同步解除 通常魔法
(1):以場上一體同步怪獸為對象發動。選擇怪獸返回額外牌組。之後,回到額外牌組的同步怪獸所使用的一組同步素材在我方墓地湊齊時,可以將那一組同步素材特殊召喚。

  「我發動皇道戰士的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等級1的協調支援士。」

協調支援士 光 LV1 效果怪獸 機械族 ATK/100 DEF/300
(1):此卡作為同步素材的場合,此卡可以視為等級2的怪獸。
(2):此卡作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的場合發動。從牌組抽一張卡。

  「發動魔法卡『調律』,將牌組一體『同步者』協調怪獸加入手牌,之後,將牌組上方第一張卡送入墓地。我將『廢品同步者』加入手牌,然後我牌組上方第一張卡送入墓地。」(X手牌:2→1→2)

調律 通常魔法
(1):將牌組一體「同步者」協調怪獸加入手牌。之後,我方牌組上方第一張卡送入墓地。

  「召喚廢品同步者,以墓地的『調律的幻術師』為對象,發動廢品同步者的效果。將調律的幻術師效果無效化且守備表示特殊召喚。」(X手牌:2→1)

(本作原創)調律的幻術師 水 LV1 效果怪獸 魔法使族 ATK/0 DEF/0
此卡名(1)(2)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等級2以下的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發動,此卡從手牌特殊召喚。
(2):此卡做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發動。將一張手牌返回牌組最下方,從牌組抽兩張卡。

  「協調支援士做為同步素材時,可以視為等級2。召喚條件為『廢品同步者』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2的『協調支援士』、等級1的『調律的幻術師』和等級3的『廢品同步者』同調!同步召喚,廢品守衛!」戰兵垂落至地,重質地聲;剛翠堅甲裹住機軀,戰守陣地,宛若受何天覆地崩之擊皆紋風不動。

廢品守衛 地 LV6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1400 DEF/2600
「廢品同步者」+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一回合一次,可以選擇對手場上一體怪獸變更形式。這個效果可以在對手回合發動。
另外,此卡從場上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選擇場上一體怪獸的形式變更。

  「協調支援士做為同步素材時必定發動效果,從牌組抽一張卡。」

  「接著連鎖發動『調律的幻術師』的效果,作為同步素材時,可以將一張手牌返回牌組最下方,抽兩張卡。」

  「我將一張手牌返回牌組最下方,抽兩張卡。接著因為協調支援士的效果,抽一張卡。」(X手牌:1→0→2→3)

  面對X乘著氣勢襲捲的展開,風從中感覺到X的焦慮;在風先行在場面優勢拔得頭籌的前提下,X下意識認為自己居於下風,便直覺性的做出「廢品守衛」以維持守勢。

  風試想,X原應是想以廢品同步者和分身戰士進行多彩的同步召喚。不然僅以廢品守衛為目標,「速攻同步者」乃為更好的選擇,還能順帶將滯留在手上的噴射同步者送入墓地。

速攻同步者 風 LV5 協調/效果 機械族 ATK/700 DEF/1400
此卡可以代替「同步者」協調怪獸作為同步素材。
此卡做為同步素材的場合,僅能做為同步素材為「同步者」協調怪獸的同步怪獸的同步召喚使用。
(1):將手牌一體怪獸送入墓地,此卡從手牌特殊召喚。

  但「調律」隨機送入墓地的卡片,恰好為調律的幻術師。令他回心轉意,僅以換取資源差為目的,進而作出廢品守衛。不過這仍是次佳選擇,同樣的同步素材,X可以選擇做出星塵龍,還能多壓縮牌組一張卡。且星塵龍本身為亦攻亦守的絕佳選擇,與星塵戰士交互保護之下,能夠安定的維持優勢,立於不敗之地。

星塵龍 風 LV8 同步/效果 龍族 ATK/2500 DEF/2000
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1):破壞場上卡片的魔法‧陷阱‧怪獸效果發動時,可以解放此卡發動。將那個發動無效並破壞。
(2):適用(1)效果的回合的結束階段可以發動。將為了發動該效果而解放的此卡從墓地特殊召喚。

  「等級8的『皇道戰士』和等級2的『方程式同步者』同調!再度降臨吧,星塵戰士!」

  「戰鬥!星塵戰士攻擊紫炎!」

  (星塵戰士ATK:3000   vs.  真六武眾-紫炎 ATK:2500)龍鬥士飛懸於空,急使一拳;紫炎舉刃面敵,迎疾之擊。

  「這個瞬間,以紫炎為對象,發動廢品守衛的效果。雙方回合一次,可以將對手場上一體怪獸形式變更。我將紫炎轉為守備表示。」戰兵二臂合攏成一盾,震出餘波,向其對立發去。

  (星塵戰士ATK:3000  vs.  真六武眾-紫炎 DEF:1400)紫炎突刃身劇垂,方不能舉,瞬時無備;龍鬥士便不費吹灰力,旋拳貫甲,碎毀其軀。

  「知道一時休戰沒辦法給我傷害,所以用最保險的方式擊倒紫炎嗎?」

  見風氣盛,X心神仍未鎮定下來,僅是站立著就汗如雨下,此刻他也無法意識到──是自己大量消耗體力在極光決鬥所致。

  「覆蓋三張卡,回合結束。」(X手牌:3→0)

T4結束階段
X LP:4700

前場: 星塵戰士(表側攻擊表示)、廢品守衛(表側守備表示)

後場:五張未知覆蓋卡(其中兩張為心鎮壺的對象,不能發動。)

手牌:0
幻羽風LP:8000

前場:無

後場:心鎮壺(表側表示)、未知覆蓋卡一張

手牌:2

  情勢再度轉險,風的手牌不能做出足以扭轉戰局的對策,只能迷走在手牌交換之間。因廢品守衛之故,甚至比起第三回合更加艱辛,意味著普通的攻擊也無法奏效,可風注意的卻是另一事。

  「我的回合,抽牌。」(風手牌:2→3)

  「召喚『六武眾的影武者』。接著自己場上有『六武眾』或『紫炎』怪獸召喚成功時,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風手牌:3→2)

六武眾的影武者 地 LV2 協調/效果 戰士族 ATK/400 DEF/1800
我方場上表側表示的一體「六武眾」之名的怪獸成為對手的魔法‧陷阱‧怪獸效果的對象時,可以將該效果的對象轉移至場上表側表示的此卡。

  「特殊召喚『六武眾的參謀』。」(風手牌:2→1)

(本作原創)六武眾的參謀 風 LV1 協調/效果 戰士族 ATK/500 DEF/500
此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六武眾」或「紫炎」怪獸召喚成功時可以發動,此卡從手牌特殊召喚。
(2):解放此卡與我方場上此卡以外一體「六武眾」或「紫炎」怪獸發動。從牌組抽兩張卡。

  「解放場上的影武者和參謀,發動參謀效果。這張卡可以將自身以及此卡以外的『六武眾』或『紫炎』怪獸一同解放。從牌組抽兩張卡。」(風手牌:1→3)

  「發動永續魔法『六武眾的團結』,『六武眾』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在這張卡放置一個武士道計數器。」(風手牌:3→2)

六武眾的團結 永續魔法
(1):每次「六武眾」怪獸召喚·特殊召喚,在這張卡放置一個「武士道計數器」(最多兩個)。
(2):可以將有「武士道計數器」放置的這張卡送去墓地發動。從牌組抽出與這張卡放置的「武士道計數器」等同數量的卡。

  「以墓地的紫炎為對象,發動魔法卡『大名的密令』。這張卡在自己場上沒有怪獸的場合,可以選擇墓地一體『六武眾』同步怪獸來發動。將等級合計與選擇怪獸相同的墓地等級4以下的『六武眾』協調怪獸以及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各一體在我方場上特殊召喚。」(風手牌:2→1)

(本作原創)大名的密令 通常魔法
此卡名的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我方場上沒有怪獸的場合,選擇我方墓地一體「六武眾」同步怪獸發動。從墓地將與選擇怪獸等級合計相同的等級4以下的「六武眾」協調怪獸和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各一體特殊召喚。以此卡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結束階段時破壞。發動此卡的回合,我方只能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戰士族同步怪獸。

  「將墓地的御家人和狂槍特殊召喚,用這張卡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武士道計數器:0→1)

  「以狂槍為對象,發動速攻魔法『六武眾的荒行』。這張卡可以以自己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發動。從牌組將一體同樣攻擊力且不同名的怪獸特殊召喚。」(武士道計數器:1→2)(風手牌:1→0)

六武眾的荒行 速攻魔法
(1):以我方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為對象發動。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與選擇怪獸卡名相異、相同攻擊力的「六武眾」怪獸。選擇怪獸在這回合的結束階段時破壞。

  「我將牌組的『六武眾-鬼槍』特殊召喚。」

(本作原創)六武眾-鬼槍 風 LV2 協調/效果 戰士族 ATK/400 DEF/1600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此卡以外一體「六武眾」怪獸,宣言等級1~5發動。到回合結束以前該怪獸變為宣言的等級。

  「以御家人為對象,鬼槍的效果發動。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將我方場上此卡以外一體『六武眾』怪獸的等級任意變更為1到5之間,我將御家人的等級變成1。」(六武眾的御家人LV:3→1)

  「將團結送入墓地,從牌組抽與計數器數量等同數量的卡。因此我抽兩張卡。」(風手牌:0→2)

  「發動魔法卡『六武式三段衝』,我方場上有三體以上『六武眾』怪獸時,可以從三個效果選擇其一適用。分別是將對方表側表示的魔法‧陷阱全部破壞、將對方覆蓋的魔法‧陷阱全部破壞以及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風手牌:2→1)

六武式三段衝 通常魔法
我方場上表側表示存在三體以上「六武眾」之名的怪獸時,可以選擇以下其中一個效果來發動。
●對方場上表側表示的怪獸全部破壞。
●對方場上表側表示的魔法.陷阱卡全部破壞。
●對方場上裏側表示的魔法.陷阱卡全部破壞。

  「我的場上有御家人、鬼槍、狂槍。我選擇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

  風早先看出了X蓋下五張後台的用意,同步者牌組干擾對手的陷阱卡並不多。而X也不會在後台蓋下發動條件困難的卡片,那會使自己的戰術完全鎖死;因此風研判應該都是自由連鎖(Free Chain)或是發動時機成熟的卡片。

  再者,以風的手牌,若用三段衝破壞後台的話,也絕過不了星塵戰士那一關;雖有著X用後台保住星塵戰士的可能,但姑且不問後台的形式,本身去選擇破壞後台,只會讓風陷入被星塵戰士單方面壓著打的窘境。

  「星塵戰士的效果發動。被對手的效果或戰鬥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將額外牌組一體等級8以下的『戰士』同步怪獸視為同步召喚來特殊召喚!同步召喚,噴射戰士!」黑翼側猛噴著燃焰,自極遠處疾駛飛來,超越音障;降緩片刻,展出他的起落架,岔解成他的手與足,足見全貌才知其為機人。

  「以心鎮壺為對象,發動噴射戰士的效果。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片返回手牌。」機人歸回戰機之姿,朝大壺衝擊;飛快之姿,目不可視。

  「以心鎮壺為對象並除外墓地的『技能禁錮』來發動效果。這個回合,以心鎮壺為對象的怪獸效果全部無效。」然戰機突緩下來,偏了一側;一陣亂流,方不能成。

  纏鬥告一段落,雙方再無動作,過久的沉寂為決鬥增添非常的壓迫感。在這之間,風聞X那紊亂的呼吸聲;在那幾手交鋒,X並無慌亂,視其反象即是X對決鬥的大部份狀況都已失去感覺。恐怕他拖著疲憊的身軀一直決鬥下來,連自己未做出星塵龍的失誤都無法意識到。

  「決鬥,會是這麼痛苦的?」此等想法在意識間被逐漸喚醒,風質疑起了極光靈的做法,倘若是風自己一人的決定,在此刻便會中止這荒謬的鬧劇;但極光靈說道已做好準備,令風現時十足存疑。

  風念著決鬥如果還要繼續下去,最好快些結束,或許對雙方都是種解脫。

  ──經由他的手來結束一切。

  「除外墓地的透和影武者,特殊召喚『紫炎的老中 緣』。紫炎的老中 緣只能透過除外墓地兩體『六武眾』怪獸來特殊召喚。」(風手牌:1→0)

紫炎的老中 緣 光 LV6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2200 DEF/1200
此卡不能通常召喚。
僅能將我方墓地兩體「六武眾」之名的怪獸從遊戲中除外的場合來特殊召喚。
一回合一次,選擇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破壞。
發動這個效果的回合,此卡不能攻擊宣言。

  「以噴射戰士為對象,發動老中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老中可以放棄自身的攻擊,破壞場上的一體怪獸。將『噴射戰士』破壞。」

  與先前的任何舉動皆不同,X場上的怪獸被全數掃蕩。好似亮起戰鬥的訊號,一擺之前的躊躇感;X雖體力劇減,呈孱弱狀,卻也警覺到此等的敵意。

  「召喚條件為風屬性協調怪獸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6的『紫炎的老中 緣』和等級2的『六武眾-鬼槍』同調!同步召喚,揚嵐的掌帆手!」一領花衫外露胸膛,黝黑青年手掌翠帆。乘空破風,飛前不休。

(本作原創)揚嵐的掌帆手 風 LV8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600 DEF/1800
風屬性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此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一回合一次,選擇對方場上一體原攻擊力比此卡原攻擊力低的怪獸發動。選擇的怪獸回到持有者的牌組。
(2):我方場上有此卡以外的風屬性同步‧超量怪獸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選擇我方墓地一體風屬性怪獸發動。特殊召喚選擇怪獸,因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

  「接著,召喚條件為協調和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一體以上!等級1的『六武眾的御家人』和等級2的『六武眾-狂槍』同調!同步召喚!六武眾-刀鬼!」武者大使薙刀,一掀狂嵐之勢猛然斬風,勁流驟飛。

(本作原創)六武眾-刀鬼 風 LV3 同步/協調 戰士族 ATK/1200 DEF/0
協調+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一體以上
(1):此卡同步召喚成功的場合,選擇我方墓地一體「六武眾」怪獸發動。特殊召喚選擇怪獸。用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且不能攻擊。
(2):我方場上有「六武眾-刀鬼」以外的「六武眾」怪獸存在時,一回合一次可以選擇場上一張魔法‧陷阱卡發動。選擇的卡片破壞。
(3):此卡在墓地存在,我方場上「六武眾」怪獸被選為攻擊對象的場合可以發動。將此卡攻擊表示特殊召喚,並與該攻擊怪獸進行傷害計算。之後,結束戰鬥階段。用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此卡離場時除外。

  「這就是……你從紋章之力那裡獲得的戰靈?」X低下聲問道。

  風不語,當時他被凌舞逼到不得不使用這張卡,令他十分羞愧。紋章之力給予風的戰靈有兩張,刀鬼已經使用便不再多想,但另外一張卡他自認尚未擁有資格能夠駕馭,待時機到來時才會使用。

  「由於刀鬼同步召喚成功,刀鬼、掌帆手和狂槍三者的效果皆被觸發。三者都是必發效果,我將狂槍的效果排在連鎖1。連鎖2,以墓地的御家人為對象,發動刀鬼的效果;連鎖3,以墓地的鬼槍為對象,發動掌帆手的效果。」

  「掌帆手的效果,風屬性同步或超量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墓地一體風屬性怪獸效果無效化且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我將鬼槍特殊召喚。」

  「刀鬼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墓地的一體『六武眾』怪獸效果無效化特殊召喚。我將御家人特殊召喚。」

  「狂槍的效果,抽一張卡。」(風手牌:0→1)

  「以你場上的那張覆蓋卡為對象,發動刀鬼的效果,在旁有『六武眾』怪獸存在時,一回合一次,選擇場上一張魔法‧陷阱卡破壞!」

  「以墓地的『同步者廢料箱』、『同步者偵測員』、『廢品同步者』、『調律』以及『同步解除』為對象,連鎖發動陷阱卡『貪欲之瓶』。將這五張卡返回牌組,抽一張卡。」(X手牌:0→1)

貪欲之瓶 通常陷阱
「貪欲之瓶」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以「貪欲之瓶」以外的我方墓地五張卡片為對象發動。
選擇的五張卡片返回牌組洗牌。
之後,我方從牌組抽一張卡。

  「召喚條件為協調怪獸和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一體以上,等級3的『六武眾的御家人』和等級2的『六武眾-鬼槍』同調!真六武眾-騰龍!」彩光的流刃輕使,便見其斬跡不見刀;單目的戰將僅以微光即能殺敵。

(本作原創)真六武眾-騰龍 光 LV5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200 DEF/1000
協調+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一體以上
(1):一回合一次,選擇場上一體怪獸發動。選擇怪獸變成裏側守備表示。這個效果可以在對手回合發動。
(2):我方場上表側表示存在「六武眾」協調怪獸的場合可以發動。將墓地的此卡特殊召喚,用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此卡效果無效,離場時除外。

  「我方場上存在『六武眾』怪獸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將『六武眾的師範』特殊召喚。」(風手牌:1→0)

六武眾的師範 地 LV5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2100 DEF/800
(1):「六武眾的師範」在我方場上只能表側表示存在一體。
(2):我方場上有「六武眾」怪獸存在的場合,此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3):此卡被對手的效果破壞的場合,以我方墓地一體「六武眾」為對象發動。將該體怪獸加入手牌。

  「召喚條件為協調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5的『六武眾的師範』和等級3的『六武眾-刀鬼』同調!同步召喚!巨岩鬥士!」素軀鬥士飛快殞落,擊得地崩震劇,示其豪壯。

巨岩鬥士 闇 LV8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800 DEF/1000
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此卡的攻擊力上升墓地存在的戰士族怪獸數量x100點。
此卡因戰鬥破壞而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墓地存在的一體戰士族怪獸,在我方場上特殊召喚。

  「『巨岩鬥士』的攻擊力上升雙方玩家墓地戰士族怪獸數量乘以100點,因此上升1700點!」(風墓地的戰士族:紫炎、刀鬼、老中、鬼槍、參謀、御家人、誠刀、狂槍、師範、斬侍 X墓地的戰士族:噴射戰士、等級戰士、分身戰士、廢品守衛、皇道戰士、硝基槍騎、星塵戰士)(巨岩鬥士ATK:2800→4500)在雙方增益之下,素軀鬥士增出數丈之高。

  接踵而來之勢,迅如急流;片刻之中,風已立足三體怪獸,蘊藉其中的勁勢,無論是直面著的X還是在旁的信,都能悟出其十分駭人。

  在雙方都善用戰士族怪獸的情況下,使用巨岩鬥士的一方變得壓倒性有利。不僅有著高攻擊力,巨岩鬥士亦能在戰鬥破壞後,選擇雙方墓地一體戰士族怪獸特殊召喚;然巨岩鬥士同為戰士族怪獸,可以無限制在場上存活,以某種意義而論,可謂不死之身。

  「戰鬥!巨岩鬥士直接攻擊!」茁壯至巨身之姿,也無須用拳頭攻擊;便一足舉起,遂做踐踏之行。

  「支付800點,以墓地的星塵戰士為對象,發動永續陷阱『惡意再生』。」

惡意再生 永續陷阱
支付800點生命值,以我方墓地一體同步怪獸為對象發動。將選擇怪獸攻擊表示特殊召喚。以此卡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當回合不能攻擊宣言。
此卡不存在於場上時,該怪獸破壞。
該怪獸破壞時,此卡破壞。

  (X LP:4700→3500)旋岩緩動,風感覺不大對勁。他原先以為是以傷害量決定轉速,但現比先前X受到100點傷害時,轉得更緩。

  「『惡意再生』可以透過支付800點生命值發動。將墓地的同步怪獸效果無效化特殊召喚,回來吧,星塵戰士!」(巨岩鬥士ATK:4500→4400)

  「那麼,巨岩鬥士攻擊星塵戰士!」

  (巨岩鬥士ATK:4400  vs.  星塵戰士ATK:3000)二者懸空,拳拳相擊;然力量之懸殊,容不得龍鬥士有絲毫怠慢。久戰些許,巨岩鬥士便乘勢將龍鬥士澈底擊潰。

  (X LP:3500→2100)用來記載生命值的岩石,與方才一樣,傷害變多了卻也緩慢轉動,再次印證風的違和感卻有其事。

  「星塵戰士的效果發動!從額外牌組將星塵突擊戰士同步召喚!同步召喚,星塵突擊戰士!」龍鬥士幻形,衛甲皆落,鑲合成後之發進,翔之更巧。雙翼遭光打磨、沐浴,雙雙鍛為銳之尖槍,覆其雙腕,自在使之,以然為神速之槍士。(巨岩鬥士ATK:4400→4500)

星塵突擊戰士 風 LV6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100 DEF/1200
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星塵突擊戰士」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同步召喚成功時,我方場上沒有其他怪獸的場合,可以以我方墓地一體「廢品」怪獸為對象發動。將選擇怪獸特殊召喚。
(2):此卡攻擊守備表示的怪獸時,給予攻擊力超過守備力數值的戰鬥傷害。

  「以墓地的廢品守衛為對象,發動星塵突擊戰士的怪獸效果。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且我方場上沒有其他怪獸的場合,可以將墓地的一體『廢品』怪獸特殊召喚。復活吧,廢品守衛!」(巨岩鬥士ATK:4500→4400)

  「騰龍攻擊星塵突擊戰士!」

  (真六武眾-騰龍ATK:2200  vs.  星塵突擊戰士DEF:1200)奔前揮斬,舞得如幻似真;槍士沉浸於其擊,不知所以。

  「以掌帆手為對象,發動廢品守衛的效果!雙方回合一次,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形式變更,我將掌帆手轉為守備表示。」盾波擊去,折了青年的帆,無奈只得待地面,盼再出航時日。

  頃刻,炫彩之切痕,不留情的將雙槍大肆斬解;槍士也無顧其他,便喪於華彩的萬擊之中。(巨岩鬥士ATK:4400→4500)

  「原來如此,因為騰龍的攻擊力比較低,而且怪獸在特殊召喚的回合不能手動變更形式,盡可能的把場面調整到最方便攻擊的樣子嗎?」

  「但是,沒那麼容易!進入主要階段2。以廢品守衛為對象,發動掌帆手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選擇對手場上原攻擊力比此卡原攻擊力低的怪獸返回牌組。將廢品守衛返回額外牌組。」

  「我的回合結束。」

  互擊數回,大局定乎完備。X見此狀,猶如受倒懸之苦,心力交瘁。風雖未於此回合得手,卻也絕無空隙讓X有機可趁。

  「支付1000點,發動陷阱卡『邁向活路的希望』。」

邁向活路的希望 通常陷阱
(1):我方生命值比對方少1000點以上的場合,可以支付1000點生命值發動。雙方生命值每相差2000點,我方從牌組抽一張卡。

  (X LP:2100→1100)

  「根據『邁向活路的希望』的效果,我們兩個生命值每相差2000點,我從牌組抽一張卡。你的生命值是8000,與我相差6900點。 我從牌組抽三張卡。」(X手牌:1→4)

T5結束階段
X LP:1100

前場:無

後場:兩張未知覆蓋卡(心鎮壺的對象,不能發動。)

手牌:4
幻羽風LP:8000

前場:巨岩鬥士(攻擊力4500,表側攻擊表示)、揚嵐的掌帆手(表側守備表示)、真六武眾-騰龍(表側攻擊表示)

後場:心鎮壺(表側表示)、一張未知覆蓋卡

手牌:0

  擁有戰靈之人,與戰靈彼此之間擁有心靈上的連結才能使用穿越時空的能力,X操縱極光更是將此等技藝昇華至超常境界。因此,他無須抬頭望星,便能知道自己抽到什麼卡。

  直至方才,X於戰局上節節敗退,僅以最速的判斷看了一會手牌。但從中有一張他既陌生,也很熟識的卡。

  「比起當初我教你的時候,進步了不少嘛。」

  「唯獨不希望被你看扁了,直人。」

  「不過,就算進步了這麼多,遇到這張卡還是沒辦法吧?發動魔法卡『手牌抹殺』!」

  X不語,呈驚愕貌。與卡片進行彈指間的連結,竟讓他過往的回憶瞬間湧了上來。

  風見X呆愣了一會兒,決意於此時全盤說出。

  「對不起,X,我無意揭露你的傷疤。」

  X緘默,並非不領情,而是面對風天外飛來一句,並未會意過來。

  「但是,知曉大部份的事情之後,我並不認為這場決鬥是沒有意義的。」

  「你想說什麼?」

  「我問你一個問題,X。死神擁有操縱死去之人的能力,那麼總有一天,你會和直人先生和靜奈小姐為敵嗎?」

  X聽見由風之口說出「靜奈」與「直人」的名字,隨即理解過來這是極光靈做的好事,Data是沒機會也沒可能告訴他的。情急之下便回頭道:「淨做些多餘的事情。」

  「我只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在那什麼都沒有的虛空回道。

  「回答我,你做得到嗎?」

  X仍是不應,沒有說出那個明顯的答案。

  「你的答案,我確實收到了。但是你收到靜奈小姐的回答,有確實理解了嗎?」

  X一時之間不懂風的問題,快要悟出什麼,卻又什麼也沒捕捉到。

  「不明白嗎?靜奈小姐最後推開你,想要傳達的話,真的不明白嗎?」

  X啞然,自他成為空間使者後,無一刻想著不是手刃死神,仇恨閉塞了他的心智。他自從前,便將靜奈的死歸於己任,認定自己力量的不足,卻也從未想過風提出的這個問題。

  「你真的不明白的話,我來告訴你。你和靜奈小姐是出於同一個目的而行動的,就是為了保護對方。雙方都是為了希望對方活下來,才敢正視瘋狂。而靜奈小姐不只要你活下來,而且是幸福的活下去,你真的不明白嗎?換做是你,也不會希望靜奈小姐存活後,再為了你喪生一次吧?」

  「夠了!」

  「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你自己想清楚吧。」

  自彼此間的意氣之爭,現意微氣虛,再無己議。

  靜奈所傳達的事,X從未思考過;只因那是無須思考,便能意會出的答案。自悲劇誕生之後,X久鬱難抒,過分陷溺;但仍注意到了這點,嘴上說著復仇的大義,僅是讓自己較為輕鬆的選擇。帶著大悲大慟活著,對他而言步履維艱。

  源自於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察覺不到;而他不知道,那徬徨不定的未來,究竟何時才能讓他的心居得一所?

  抱持著過去的回憶,與直人極有淵源的這張卡在此,或許也是命運,X碎言道:「直人,你帶給我的勇氣,似乎還能讓我再支撐一下子……」

  「我的回合,抽牌。」(X手牌:4→5)

  「召喚『廢品同步者』,以墓地的『分身戰士』為對象發動。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墓地一體等級2以下的怪獸特殊召喚。用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我將『分身戰士』特殊召喚!」(巨岩鬥士ATK:4500→4400)(X手牌:5→4)

  「以廢品同步者為對象,我發動騰龍的怪獸效果,雙方回合一次,將場上一隻怪獸變成裏側守備表示。將廢品同步者覆蓋。」

  「沒有協調怪獸,同步召喚就無從談起。」

  經歷上一回合的攻勢,X能感受到風的敵意;但現時又更上一層,言語中皆是殺機。

  「解放自己場上等級2的『分身戰士』,發動墓地噴射戰士的效果。噴射戰士可以透過將自己等級2以下的怪獸解放,將墓地的這張卡守備表示特殊召喚。但是用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這張卡離場時除外。」(巨岩鬥士ATK:4400→4300→4400)

  「將手牌的『衝鋒戰士』送入墓地,發動魔法卡『一換一』。將手牌一體怪獸送入墓地做為代價,從牌組或手牌特殊召喚一體等級1的怪獸。我將牌組的『噴射同步者』特殊召喚。」(巨岩鬥士ATK:4400→4500)(X手牌:4→3→2)

衝鋒戰士 風 LV2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300 DEF/1200
「衝鋒戰士」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的「戰士」同步怪獸與對手怪獸戰鬥的傷害計算時,可以將手牌的此卡送入墓地發動。進行戰鬥的該我方怪獸的攻擊力只在傷害計算時變成兩倍。
(2):可以將墓地的此卡除外,以我方墓地一體「同步者」怪獸為對象發動。選擇怪獸加入手牌。
一換一 通常魔法
(1):手牌一體怪獸送入墓地來發動。從手牌.牌組一體等級一的怪獸特殊召喚。

  「召喚條件為協調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5的『噴射戰士』和等級1的『噴射同步者』同調!同步召喚,星塵充能戰士!」龍鬥士躍身,但卸去部甲,以求輕量;翅膀彎折繫於腰際,片翼成刃,左右三葉,隨時可速舞其刃。

星塵充能戰士 風 LV6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000 DEF/1300
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星塵充能戰士」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發動。從牌組抽一張卡。
(2):此卡可以向特殊召喚的對手怪獸各進行一次攻擊。

  「由於星塵充能戰士同步召喚成功,噴射同步者和星塵充能戰士兩者效果皆被觸發。首先是噴射同步者的效果,做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的場合,將牌組一體『廢品』怪獸加入手牌。我將『廢品修正者』加入手牌。」(X手牌:2→3)

廢品修正者 光 LV5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1000 DEF/2200
將場上表側存在的此卡與我方墓地存在的一張通常陷阱從遊戲中除外來發動。
此卡的效果變成為了發動此卡效果而從遊戲中除外的通常陷阱的效果。
這個效果可以在對手回合發動。

  「再來是星塵充能戰士的效果,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組抽一張卡。」(X手牌:3→4)

  「然後發動魔法卡『手牌抹殺』,雙方玩家將所有手牌全部捨棄,從牌組抽出與捨棄數量相同的卡片。你沒有手牌,而我有三張手牌。我將三張手牌全部捨棄,從牌組抽三張卡。」(X手牌:4→3→0→3)

手牌抹殺 通常魔法
(1):雙方玩家捨棄所有手牌,從牌組抽與捨棄卡片等同數量的卡。

  「以墓地的『廢品修正者』為對象,送入墓地的『廢鐵像』效果發動。這張卡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將墓地一體『廢品』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廢品修正者。」

廢鐵像 通常陷阱
「廢鐵像」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各使用一次。
(1):對手場上已存在的表側表示的魔法陷阱卡發動效果時可以發動。那張卡破壞。發動後的此卡不送入墓地,而是直接覆蓋。
(2):此卡送入墓地的場合,可以以我方墓地一體「廢品」怪獸為對象發動。將該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

  「將場上的『廢品修正者』與墓地『邁向活路的希望』除外,發動廢品修正者的效果。廢品修正者能夠將場上的這張卡和墓地一張通常陷阱除外,發動那張陷阱卡的效果。」

  「由於只發動陷阱卡的效果,無需支付代價。雙方生命值現在相差6900點,因此我從牌組抽三張卡。」(X手牌:3→6)

  X看了看抽上來的卡,略感不快。原先在他的預想判斷內,其中一個方向是利用噴射同步者的效果檢索廢品陣壓者,利用廢鐵像蘇生後再和充能戰士同步廢品破壞王;但這個操作只能破壞風場上一張卡,整體的戰略並不能稱得上好。若破壞心鎮壺,雖然能多出兩張卡能用,他所覆蓋的卻都是防守用卡,無法討回主導權。

廢品陣壓者 地 LV2 協調/效果 戰士族 ATK/0 DEF/0
此卡可以代替「同步者」協調怪獸作為同步素材。
(1):一回合一次,可以捨棄一張手牌,以我方墓地一體「廢品」怪獸為對象發動。將選擇怪獸特殊召喚,僅以選擇怪獸及此卡作為素材,同步召喚一體以「同步者」協調怪獸為同步素材的同步怪獸。此時做為同步素材的怪獸不送入墓地而是除外。
廢品破壞王 地 LV8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600 DEF/2500
「廢品同步者」+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此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場上最多與此卡同步素材協調以外的怪獸等同數量的卡片破壞。

  再想了想,X才轉為以廢品修正者的效果一連抽六張卡,想著應有更大的操作幅度;然而抽上來的卡卻如同他的思緒一般,成一盤散沙,凌亂無度。

  但當中,似乎還有直人的意念所帶來的一線生機。

  「順帶把『洗牌蘇生』一起送墓了嗎……這麼一來最大可以操縱的手牌就是七張。」

洗牌蘇生 通常魔法
「洗牌蘇生」的(2)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我方場上沒有怪獸存在的場合,以我方墓地一體怪獸為對象才能發動。那隻怪獸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的效果無效化,結束階段除外。
(2):把墓地的這張卡除外,以我方場上一張卡為對象才能發動。那張卡回到持有者卡組,那之後我方從牌組抽一張卡。這個回合的結束階段,我方一張手牌除外。

  X十分清楚還有餘下的洗牌蘇生能夠使用,但他一連六張卡都無法使戰術成功運行,且洗牌蘇生必須在使用回合的結束階段將自己的一張手牌除外,連連失敗的他自是不敢下這等賭注。

  「戰鬥!星塵充能戰士攻擊揚嵐的掌帆手。」

  (星塵充能戰士ATK:2000  vs.  揚嵐的掌帆手DEF:2000)刃士抽腰際三葉刃,繫於手背;原其短刃器突閃出光束,純白之光乃為刃身,輕躍一點便遠至數尺,近在咫尺。

  「原來如此,是這一招嗎。」X猛然發起攻擊,除去能夠使「戰士」同步怪獸攻擊力變成兩倍的衝鋒戰士,風立刻聯想到了「那張卡」──「射擊音速」。

射擊音速 速攻魔法
(1):可以以我方場上的一體「星塵」同步怪獸為對象發動。這回合,該我方同步怪獸和對手怪獸進行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開始時將該對手怪獸返回持有者的牌組。
(2):我方場上的「星塵」同步怪獸為了發動效果而將自身解放的場合,可以將墓地的此卡除外做為代替。

  射擊音速具有能夠不進入傷害計算,而將對手怪獸返回牌組的效果,且充能戰士可以向對手場上所有特殊召喚的怪獸各進行一次攻擊。倘若被X使出,先前風苦心經營的場面將一瞬化為泡影。雖風的墓地有刀鬼能夠勉強保住騰龍,但因此失去巨岩鬥士和揚嵐的掌帆手仍是絕大的損失。

  「但是,不會如你所願!發動陷阱卡『追擊戰!』,雙方玩家的攻擊宣言才能發動這張卡。在你的回合發動時,你的怪獸必須攻擊我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當然你只能攻擊騰龍。」

(本作原創)追擊戰! 通常陷阱
(1):雙方怪獸的攻擊宣言才能發動。
根據發動的回合適用以下效果:
●我方回合發動:選擇我方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以及對方場上一隻怪獸。選擇怪獸進行傷害計算。
●對方回合發動:選擇我方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對手只能攻擊選擇怪獸,所有表側攻擊表示的怪獸必須攻擊選擇怪獸。

  「那麼,星塵充能戰士攻擊騰龍。」

  (星塵充能戰士ATK:2000  vs.  真六武眾-騰龍ATK:2200)

  「墓地的『六武眾-刀鬼』效果發動。自己場上的『六武眾』怪獸被選做攻擊對象時,將墓地的這張卡攻擊表示特殊召喚,並且與這張卡強行進入傷害計算!」(巨岩鬥士ATK:4500→4400)

  「扛住了嗎……」

  「你抽到的卡八成有『射擊音速』吧?射擊音速的效果是在傷害步驟開始時,將我的怪獸返回牌組,是在整個傷害步驟的第一個步驟。但是,刀鬼的效果是直接進入傷害計算,是整個傷害步驟的第三個步驟。直接跳過了兩個步驟,因此射擊音速就算發動也沒有意義!」

  (星塵充能戰士ATK:2000  vs.  六武眾-刀鬼ATK:1200)武者上前禦敵,以薙刀之長柄試圖擋下;豈料光束本身並未有實體,硬是穿透了長柄,一舉將武者之軀斬下。

  (幻羽風LP:8000→7200)而此刻更為匪夷所思,岩石倒轉了兩圈才正常旋轉,不詳的預感在風的心裡迴盪著。

  「之後,強制結束戰鬥階段。而且用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刀鬼離場時除外。」

  「由於刀鬼特殊召喚成功,掌帆手的效果發動。將墓地的『六武眾的參謀』效果無效化特殊召喚。」(巨岩鬥士ATK:4400→4300)

  X痛失良機,那張風從第三回合一直覆蓋在場上的蓋卡,既沒有拿來進攻,也未輔助防守,原以為此舉十拿九穩;豈料竟是這種特殊形式的陷阱卡。他仔細回想先前的決鬥過程,確實沒有時機能被這張卡介入。何奈反擊不成,反倒進一步滋長風的局勢。

  「覆蓋兩張卡,回合結束。」(X手牌:6→4)

T6結束階段
X LP:1100

前場:星塵充能戰士(表側攻擊表示)、廢品同步者(裏側守備表示)

後場:四張未知覆蓋卡(其中兩張為心鎮壺的對象,不能發動。)

手牌:4
幻羽風LP:7200

前場:巨岩鬥士(攻擊力4300,表側攻擊表示)、揚嵐的掌帆手(表側守備表示)、真六武眾-騰龍(表側攻擊表示)、六武眾的參謀(表側守備表示、效果無效化)

後場:心鎮壺(表側表示)

手牌:0

  數鬥後,終悟到先前那荒唐的錯誤,情勢步步轉險,但把X迫至此等窘境的,正是他自己。與此同時,他也注意到自己無法將勝負置之不理,起先對勝負毫無執念的他,現時卻難以割捨那份意志。

  「這到底……」

7
-
LV. 28
GP 1k
23 樓 天揚 stardustwing
GP3 BP-
同步(11張)
暖霧蛇龍
超高速機人-風箏龍獸
星塵龍
超高速機人-超疾四輪驅力
星塵充能戰士
大薰風氣圈法師
超高速機人-魔劍玉
超高速機人-馬赫羽球拍
超高速機人-鬥劍騎士
超高速機人-快刀亂麻祖爾
霞鳥 輝劍
超量(4張)
電光千鳥
龍卷龍
弦魔人 躍躍節奏
圖騰鳥

同步(7張)
超重蒸鬼-鐵道王-O
超重荒神-須佐之男-O
超重魔獸-九尾-B
超重忍者-猿飛-B
超重忍者-忍足-AC
超重神鬼-酒吞童子-G
超重劍聖-武藏-C

決鬥流程

井LP:8000/明LP:8000

手牌:超重武者-影法師C、超重武者-弁慶K、超重武者-手套V、超重武者-法螺E、超重武者裝留-仲裁、超重武者裝留-死返玉

1
抽牌:
準備:
主要1:召喚影法師 解放自己 特召弁慶 弁慶和法螺同步須佐之男 103

T1結束階段
明LP:8000
前場:超重荒神-須佐之男-O-(表側守備表示)
後場:無
手牌:3(超重武者-手套V、超重武者裝留-仲裁、超重武者裝留-死返玉)
井LP:8000
前場:無
後場:無
手牌:5(高速機人 陀螺、隱匿狙擊、鋼鐵抽牌、活死人的呼喚聲、星光大道)

手牌:高速機人 陀螺、隱匿狙擊、鋼鐵抽牌、活死人的呼喚聲、星光大道、風靈術-「雅」

2
抽牌:
準備:
主要1:特殊召喚陀螺 將竹蜻蜓加入手牌 特召竹蜻蜓 解放竹蜻蜓 特召紅眼骰 紅眼骰把陀螺等級變成6 除外竹蜻蜓 以須佐之男為對象 發動隱匿狙擊 除外影法師無效並破壞 發動鋼鐵抽牌 抽2(高速機人-OMK口香糖、脆刃之劍) 陀螺和紅眼骰同步超疾四輪驅力 指定須佐之男堆三眼骰
戰鬥:四輪驅力攻擊須佐之男 須佐之男效果覆蓋井墓地的鋼鐵抽牌 捨棄死返玉 特召須佐之男
主要2:Set 3(風靈術-「雅」、星光大道、活死人的呼喚聲)
結束:須佐之男效果覆蓋井墓地的隱密狙擊 132

T2結束階段
明LP:8000
前場:超重荒神-須佐之男-O-(表側攻擊表示)
後場:鋼鐵抽牌(覆蓋)、隱匿狙擊(覆蓋)
手牌:3(超重武者-手套V、超重武者裝留-火焰鎧、超重武者裝留-仲裁)
井LP:8000
前場:超高速機人-超疾四輪驅力(表側攻擊表示)
後場:未知覆蓋卡三張(風靈術-「雅」、星光大道、活死人的呼喚聲)
手牌:2(高速機人-OMK口香糖、脆刃之劍)

手牌:超重武者-手套V、超重武者裝留-火焰鎧、超重武者裝留-仲裁、超重武者-法螺E

3
抽牌:
準備:
主要1:召喚手套V 將手牌的仲裁裝備給手套 解放手套 發動仲裁效果 特殊召喚牌組的超重武者-扁擔BN C1扁擔 C2手套 手套效果確認牌頂五張卡(超重武者-飛腳-Q、超重武者裝留-雙角、超重武者裝留-爆裂手甲、超重武者-拳-C、超重武者-鼓-3) 扁擔效果 特召法螺 扁擔和法螺同步召喚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效果破壞後台 連鎖發動星光大道 捨棄火焰鎧連鎖發動效果 酒吞不會被效果破壞 沒破壞到卡片 星光大道無法特召星塵龍 須佐之男將井墓地的鋼鐵抽牌覆蓋 發動鋼鐵抽牌 抽2(超重武者裝留-雙角、超重武者裝留-爆裂手甲) 裝備雙角給須佐之男 將須佐之男轉為守備表示
戰鬥:須佐之男攻擊四輪驅力 捨棄爆裂手甲 須佐之男守備力變成7600(井LP:8000→3000) 特殊召喚高速機人-OMK口香糖 酒吞童子攻擊口香糖 發動活死人的呼喚聲 將四輪驅力特殊召喚 口香糖發動效果 口香糖和四輪驅力同步風箏龍獸 C1風箏龍獸C2口香糖 指定井墓地的星光大道 連鎖發動須佐之男效果 將星光大道覆蓋到自己場上 口香糖效果堆一張(高速機人-雙重溜溜球) 風箏龍獸攻擊力+1000 風箏龍獸效果無效明全場卡片 230

T3結束階段
明LP:8000
前場:超重荒神 須佐之男-O、超重神鬼 酒吞童子-G(皆為表側守備表示、效果無效化)
後場:超重武者裝留-雙角(須佐之男的裝備卡、效果無效化)、隱匿狙擊(覆蓋)、星光大道(覆蓋)
手牌: 0
井LP:3000
場上:超高速機人-風箏龍獸(表側攻擊表示)
後場:活死人的呼喚聲(表側表示)、未知覆蓋卡一張(風靈術-「雅」)
手牌:1(脆刃之劍)

手牌:脆刃之劍、緊急瞬移

4
抽牌:
準備:
主要1:發動緊急瞬移 特殊召喚薰風的神裔 皮莉卡 皮莉卡效果特召三眼骰 皮莉卡和三眼骰同步召喚大薰風氣圈法師 法師效果將皮莉卡加入手牌 召喚皮莉卡 裝備脆刃之劍給法師
戰鬥:皮莉卡攻擊須佐之男 法師效果反傷(明LP:8000→5200) 風箏龍獸攻擊酒吞童子 法師攻擊須佐之男 解放皮莉卡 發動風靈術-「雅」 將須佐之男返回額外 進入攻擊回卷 法師直接攻擊 因脆刃之劍雙方皆承受戰鬥傷害 但因法師的效果 戰鬥傷害由對手承受(明LP:5200→0)

感言:
  原本要等風和X的決鬥結束才要貼出來的,不過想先把文頂上去,好讓讀者知道我還活著。

  這次要講的是井和明的決鬥,由於是後來補上的,所以成了本作貨真價實的第一場決鬥。關於作品的第一場決鬥,我一直有個看法,那就是──不能太長。第一場決鬥太長會使人生厭,回合數必須控在三至五回合,那是最好的了。柳和風的決鬥,原先是舊作第一場決鬥,所以只有四回合。井對徹的決鬥是五回合,而這場決鬥也不例外的控制在四回合落定。把握好這個原則,是寫決鬥的關鍵之一,雖說也不會第一場決鬥像我寫到三次以上就是了……

  關於劇情的方面會有些微的更動,但不影響走向。目前只有補上井的牌組後來在那場大水被沖走,但相對應的情緒並沒有填上,會等第二章完全結束再一併處理。

  勝負方面當然是無懸念的,箇中好手對初出茅廬的新米,自然是完全勝利;但是我也不想寫著一面倒的決鬥,試著讓明有多一點意料之外的舉動。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能夠透過經驗的差距,讓一切看起來都像是在井的計算之中,我是抱持著這些想法寫出來的。有趣的是若換成戰鬥,兩人的立場會完全相反過來。

3
-
LV. 28
GP 1k
24 樓 天揚 stardustwing
GP7 BP-
作者的話:
  由於這場決鬥很長,也在這回劃下句點。建議先從2-5開始重看,比較有連貫性。

前情提要:
  一度失勢在與風的戰局的X試圖反擊,仍被風識破意圖而無果,漸被風逼入死胡同,究竟這場決鬥的去向是?

2-7

  一舉抽起六張卡,險些滅了風的場面。X在逆境時使勁的攻勢,實著讓風捏了把冷汗。他也與X一樣,看出了能改走向廢品破壞王的路線,也能理解到X不怎麼做的理由。

  但是,果然如他所料,X還是放不下──無論是過去的事,還是這場決鬥。

  「我的回合,抽牌。」(風手牌:0→1)

  「以星塵充能戰士為對象,我發動揚嵐的掌帆手的效果。將星塵充能戰士返回額外。」

  「解放同步怪獸『星塵充能戰士』,連鎖發動陷阱卡『同步障壁』。同步障壁可以解放自己的場上一體同步怪獸來發動。直到下個回合結束前,給我的傷害都是0。」(巨岩鬥士ATK:4300→4400)

同步障壁 通常陷阱
解放我方場上一體同步怪獸發動。
直到下個回合的結束階段前,我方受到的傷害變成0。

  風望著同步障壁看了好一會,X知道他是在思索著對策,現在的局勢只能稱上是且戰且走。雖又留了一口氣在,但若未能發起有效的反擊,只不過是無意義的拖延時間罷了。

  多次的進行攻擊,想要結束這場已然失去意義的決鬥,卻在瀕臨極限時潰解。風暗暗想到,或許冥冥之中有某股力量在支撐X前進,他不清楚那股力量的正體;但想來不可能是極光靈,倘若真是如此,極光靈的行為便失去了意義。

  「以參謀為對象,發動騰龍的效果。將參謀覆蓋。」

  「將參謀反轉召喚。接著,這張卡有同名卡以外的『六武眾』怪獸存在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特殊召喚『真六武眾-鬼斬』。」(風手牌:1→0)

真六武眾-鬼斬 地 LV4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1800 DEF/500
(1):我方場上存在「真六武眾-鬼斬」以外的「六武眾」怪獸的場合,此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2):我方場上存在兩體以上除此卡以外的「六武眾」怪獸的場合,此卡攻擊力上升300點。

  「將鬼斬和參謀一同解放,發動參謀的效果,抽兩張卡。」(巨岩鬥士ATK:4400→4600)(風手牌:0→2)

  「發動魔法卡『精銳盡出』,這張卡可以根據我墓地『六武眾』怪獸的屬性種類來適用效果。我現在墓地有六種屬性的六武眾怪獸,因此效果全部適用。」(墓地六武眾屬性種類:紫炎、狂槍(闇)、御家人(水)、誠刀(炎)、鬼槍、參謀(風)、鬼斬、師範(地)、斬侍(光))(風手牌:2→1)

(本作原創)精銳盡出 通常魔法
此卡名的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此卡的效果根據我方墓地「六武眾」怪獸的屬性種類適用以下效果。
●兩種以上:我方生命值回復2000點。
●四種以上:選擇我方墓地一體協調以外等級4以下「六武眾」怪獸發動。特殊召喚選擇怪獸。
●六種:我方抽兩張卡。
.
  「兩種以上的場合,我的生命值回復2000點。」

  (幻羽風LP:7200→9200)

  「四種以上的場合,將墓地一體協調以外的『六武眾』怪獸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御家人。」(巨岩鬥士ATK:4600→4500)

  「六種的場合,我從牌組抽兩張卡。」(風手牌:1→3)

  決鬥怪獸的對局總體要旨在於攻其不備,用超乎局勢、思維的方法進行攻擊,使對方難以招架。風的局勢原已佔了絕大的優勢,現又更提升一步;雖不可能至預定調和的境界,但只需將場面調整至X無法破解便確立了勝利。

  「捨棄一張手牌,發動御家人的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六武眾-亂丸』。」(風手牌:3→2)

(本作原創)六武眾-亂丸 光 LV3 協調/效果 戰士族 ATK/1200 DEF/0
此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召喚‧特殊召喚的場合,選擇我方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發動。選擇怪獸與此卡的等級變成4。

  X在恍惚間注意到了,風所丟進墓地的卡片──「超限驅動」。雖風的額外牌組確實有著刀鬼這樣的同步協調怪獸,但六武眾投入的效益理當很差,一股違和感不禁油然而生。

超限驅動 速攻魔法
「超限驅動」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將我方場上一體同步協調怪獸以及一體協調以外的同步怪獸回到額外牌組來發動。
從我方額外牌組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等級和該兩體怪獸的合計等級相同的同步怪獸。

  「以御家人為對象,發動亂丸的效果,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自己場上一體『六武眾』怪獸。這張卡和選擇怪獸的等級變成4。」(六武眾的御家人LV34 六武眾-亂丸LV34

  「召喚條件為光屬性協調怪獸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4的『六武眾的御家人』和等級4的『六武眾-亂丸』同調!同步召喚,肅清教士!」身披皂袍,十字立中。腰際掛劍,為擊打異己,遂疾出鞘;顏上面具一分為二,側露出他半邊的顏,儼肅凜然。(巨岩鬥士ATK:4500→4700)

(本作原創)肅清教士 光 LV8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700 DEF/2000
光屬性協調+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1):一回合一次,對手發動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的效果時可以發動。我方從對手額外牌組中選擇一體與該怪獸相同種類的怪獸送入墓地,該怪獸這回合無法攻擊。
(2):此卡在場上表側表示為限,我方不會受到此卡攻擊力數值以下的戰鬥‧效果傷害。

   「將掌帆手轉為攻擊表示。戰鬥,騰龍攻擊覆蓋的廢品同步者!

  (真六武眾-騰龍ATK:2200  vs.  廢品同步者DEF:500)使亂劍刃,卻未動半步;速將刃收入刀鞘,欲狂顫,如亂弦急動,斬波動而愈出,將廢品同步者的軀體切裂成二段。

  「覆蓋兩張卡,回合結束。」(巨岩鬥士ATK:4700→4800)(風手牌:2→0)

T7結束階段
X LP:1100

前場:無

後場:三張未知覆蓋卡(其中兩張為心鎮壺的對象,不能發動。)
手牌:4
幻羽風LP:9200

前場:巨岩鬥士(攻擊力4800,表側攻擊表示)、真六武眾-騰龍、揚嵐的掌帆手、肅清教士(皆為表側攻擊表示)

後場:心鎮壺(表側表示)、兩張未知覆蓋卡

手牌:0

   好似要反轉戰局的連續抽牌,牌組卻未能回應X的想法。決鬥行至此等局面,可謂滿目瘡痍;無論是他的精神,亦或他的卡片們,都已沒有退路。

  X惦記著過往的回憶,如此難堪的決鬥恐怕只會被直人笑話。但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能撐到此時仍未敗北;想了一會兒,理出是牌組在背後推了他一把,牌組確實回應他了。秉持著不服輸的意志,互相相扶至今,但他的卡片與他一樣,遍體鱗傷。

  了解到戰靈們的痛楚,X自有無窮悔恨,或許與Data所言一樣,他的覺悟禁不起確認。

  「我的回合,抽牌。」(X手牌:4→5)

  X原先保持著不想讓戰靈受傷的想法,倘若抽到的卡無法改變戰局,便捨棄此局的勝負,自行認輸。他的溫柔讓自己允許拋棄身為決鬥者的自尊,只為「保護」而存。

  但與此同時,他抽到的卡卻又與他產生了共鳴。

  「真不敢相信,又輸了!」

  「靜奈你才剛學決鬥吧?如果你能輕鬆贏過我,那我可真沒面子。」

  「不不,我有好幾次都快要贏了。但是在你發動這張卡之後,我就一定會輸!」

  「『貪欲之壺』啊,沒有差,這張卡就送你吧。我還是會贏的。」

  「神氣什麼啊,看我怎麼打敗你。」靜奈拿過X手上的貪欲之壺放進決鬥;但她不夠謹慎,在置入時出了偏差,使得右上角折了個痕。

  「喂喂,你這樣子對待我的卡喔……」

  過去的回憶一擁而上,無法止息。

  「這些回憶,對你而言是重要的回憶嗎?」

  回望片刻,不知何時X已置身於和極光靈獨自交談的空間。

  「這是我少數能為你做的事情,把這兩張卡和過往的回憶收集起來。」

  「這些回憶對你而言,應該是很重要的回憶;但這些回憶使你痛苦,那就是沒有用的記憶。那天過後,你不再去想起這些回憶,而是想起那件慘案。究竟,哪個回憶比較重要呢?」

  靈魂的缺口沾染了黑暗,自事件發生後,X便將過往的回憶逐至內心的一隅。每每回想,便憶起那樁慘劇,眾多回憶瞬時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靜奈他們……是否會原諒我呢?」

  X強忍情緒說出,這個問題他想過無數次。若是,當時還能擠出最後一點力,或許靜奈就不會死;要是,他有更早發現湯生的問題,或許整件事情都不會發生。

  「答案,你自己應該很清楚。我的話也說完了,接下來就交給你自己了。」

  留下X一人,在那無光的境界中獨自思考。X跪了下來,他施不上力;即便過去的事情都一了百了,他依舊難以再次站起來。

  作為人的選擇,總是有千萬種差錯。X在決鬥中,第一次自主喪失了機會,風便不再給予他第二次機會;但旁生的希望,也被他自己放走了。就如X過去沒能達成的那些選擇,或許會引向不一樣的未來,但他只能遙望過往的錯誤。

  這份懊悔,迴盪了十年,終又再度甦醒。

  「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去後悔過去的選擇有什麼用嘛。」一隻手強拉著X的手,他站了起身,驚視對方。

  留著一頭赤紅的中分髮,與那直爽的笑容,是曾與X在決鬥上爭一二的男人。眼前的這人究竟是不是直人?X不明白。

  有形之物從直人的臉上剝落,延至身體。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艷紫的飄逸長髮披在X的肩上,他認得這秀髮;曾有一段日子,靜奈會從背後這麼靠在身上。

  纖細的素手自背後延至X的胸前交疊,但X很快就注意到,那雙手於指端處開始凋零,毫不留情的。

  「去吧。」耳邊告予輕語,乃是世上最溫柔的一句話。

  「他們的心……沒有死……確實的在這裡。」X淚聲俱下,他清楚的明白,這是不是真實都無所謂。只要他自己相信,那即是真實的。

  同時,他也理解到,總算尋得屬於自己的答案。

  二人消逝,但卻幻化成紅蝶與紫蝶,在無光的境界之中紛飛。

  像是引導X前進似的,他循著二蝶的軌跡行徑,終在一個點停下。隨後二蝶消失無影,周遭無光,他也不清楚此地為何處。

  但X明白,只能前進。這是那二人為自己所開創的道路,他心無迷網,伸出手碰至前方,覺有其門。

  使力一推,門扉應聲開啟,光輝一覽無遺。

  群星爍滅,黯淡無光,飄旋的卡紛紛墜落。消失無蹤的碎鏡儼然落地,擲地有聲;身旁的大石,也消散成粉塵,隨風即逝。

  X站立在那一方,不再動作;眼眸中失去一切的色彩,也感覺不出其意識,恐怕他已經力竭,再無戰鬥的氣力。

  風強抑內心激起的漣漪,究竟是為了什麼才需要決鬥到這個地步呢?以勝負相逼,竟讓X走向絕路,是他至現在都無法理解的事情。

  信拭去他眼角的淚痕, Data曾說過風和X會在這場決鬥將答案給出。他早已料想到,失去了過往,亦失去未來之人,答案只能是這個下場;除此之外,並沒有預想過其他的答案。

  霎時,列缺青閃,飛疾岔落,當中一支擊中X身上,電流勁走而不止。然他支雷電落地好似無處逃竄般,又回擊到X身上。

  「X……難道你也是……」風驚視光芒,從中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力量。

  青光乍現,遂朝中收束。光芒匯聚在X的右手上,化作靛色岔型閃電狀的紋章。更讓風吃驚的是,X的左手高舉著──那份象徵著決鬥者的驕傲;看上去有些破舊,但無庸置疑的,他做為決鬥者又回歸了原點。

  且X的眼眸流露出無畏、堅忍不拔的意志,風和極光靈一同等待的正是此刻。

  「看來,不需要再說什麼了。」風嘴角些微揚起,他所期望的「勝利」已然完成,當然X也是。

  「是啊,確實不需要了。我會奪下這次的勝利。」

  「不,會贏的是我!在你的準備階段,以墓地的紫炎為對象,發動陷阱卡『六武眾推參!』。將紫炎特殊召喚,但是回合結束時破壞。」(巨岩鬥士ATK:4800→4700)

六武眾推參! 通常陷阱
選擇我方墓地存在一體「六武眾」之名的怪獸發動。選擇怪獸從墓地特殊召喚。
因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物在該回合的結束階段時破壞。 

  「封鎖同步怪獸的攻擊,變更形式妨礙展開以及把魔陷發動封鎖嗎……但是,這樣如何呢?我召喚『廢品破壞者』。廢品破壞者可以在這張卡召喚成功的主要階段,將這張卡解放來發動。到回合結束前,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怪獸效果無效化!」(X手牌:54

廢品破壞者 地 LV4 效果怪獸 戰士族 ATK/1800 DEF/1000
(1):此卡召喚成功的主要階段,可以將此卡解放來發動。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怪獸到回合結束前效果無效化。

  截至目前為止,風一路壓制著局勢;但他明白現時氣場正在流變,若不賭上一切,便無法獲得戰勝的榮耀。

  「真有一手……我發動騰龍的效果,將廢品破壞者覆蓋!」

  「除外墓地的『洗牌蘇生』,以自己的這張蓋卡為對象,將這張卡返回牌組,抽一張卡!由於是發動魔法卡的效果,而不是把魔法卡本身發動。所以紫炎不能無效。」(X手牌:4→5)

  「以你場上的紫炎為對象,發動魔法卡『同步解除』。將選擇怪獸返回額外牌組,那之後將那同步怪獸的同步素材從我方墓地特殊召喚。當然,我的墓地沒有相對應的同步素材,所以不處理特殊召喚。」(X手牌:5→4)

  「發動紫炎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讓魔法‧陷阱卡的發動無效並破壞。」

  「以墓地的『星塵突擊戰士』、『星塵充能戰士』、『硝基同步者』、『等級戰士』和『皇道戰士』為對象,發動魔法卡『貪欲之壺』。選擇墓地五隻怪獸返回牌組,抽兩張卡。」
(X手牌:4→3)(巨岩鬥士ATK:4700→4300)

  五隻怪獸返回各自的位置,X雙指按著頂端,且閉著雙眼。他身為極光的契約者,對戰靈與自己的聯繫已不在話下,但此刻他不僅連繫著戰靈,也承載了靜奈等人的意志,與通往未來的道路聯繫著。

貪欲之壺 通常魔法
(1):以我方墓地五體怪獸為對象發動。那些怪獸返回牌組洗牌。之後,我方從牌組抽兩張卡。

  X指間夾住的兩張卡與他的紋章一齊共鳴,看似彼此交融卻又相互牽引,當中力量蘊含的智慧,風自是無法參透。

  X將卡奮力抽起,一眼都不看的直接將卡高舉道:「我發動儀式魔法『雷霆的儀式』!」(X手牌:3→5→4)

(本作原創)雷霆的儀式 儀式魔法
「雷霆之神-宙斯」降臨必要。
(1):解放場上合計等級12的同步怪獸,或是除外墓地的同步怪獸來代替,儀式召喚一體「雷霆之神-宙斯」。
(2):將墓地的此卡除外發動。將牌組風、水、炎、地、光、闇屬性怪獸各一體依照自己喜歡的順序放至牌組最上方。使用此效果的剩餘回合,我方不能從牌組抽牌。

  「儀式怪獸……?」

  「這張卡可以解放自己場上等級合計12的同步怪獸,或是將墓地的同步怪獸除外作為代替,將『雷霆之神-宙斯』儀式召喚!」

  「我將墓地的等級10的『星塵戰士』和等級2的『方程式同步者』除外。儀式召喚!雷霆之神-宙斯!」(X手牌:4→3)(巨岩鬥士ATK:4300→4200)天變地異,陰雲密布;閃電頻發,轟鳴亂奏,電火交狂至飛閃之境地。闢開眾雲,內有一人,肩紗半披,露出半邊的胸膛。他白髮垂髫,眼帶不朽的光輝,渾然有雄霸之氣;且乘雲而來,持矛狀物,上有青雷遊走。他一高舉,閃電便伺機而動,已然是天之主宰。

(本作原創)雷霆之神-宙斯 神 LV12 儀式/效果 巨神族 ATK/4000 DEF/3500
以「雷霆的儀式」降臨。
此卡僅能以儀式召喚來特殊召喚。
(1):此卡儀式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發動。將墓地‧除外一體為了儀式召喚此卡所解放或除外的怪獸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
(2):一回合一次,我方的主要階段可以發動。對方場上所有卡片破壞,此卡的攻擊力到回合結束前上升破壞卡片數量x1000。

  高聳在風面前的是別於次元般的存在,各種方面都是。X尋回他所丟失的心,進一步集結而來的結晶竟與他的所擁有的力量不相符合;令風摸不著頭緒,即便想與其對抗,也無所從之。

  「以除外的『方程式同步者』為對象,發動宙斯的效果。這張卡儀式召喚成功的場合發動。將為了召喚宙斯而解放或除外的怪獸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回來吧!方程式同步者!」

  「宙斯的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破壞對手場上所有卡片,每破壞一張,攻擊力到結束階段前上升1000點!肅清教士的效果只能針對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能扛下這個效果就來吧!」宙斯高舉閃電火,呼雷而下,瞬時萬雷轟頂,直擊風的場面。

  「發動反擊陷阱『六呎瓊勾玉』,我方場上有表側表示的『六武眾』怪獸可以發動。將帶有破壞效果的卡片效果發動無效並破壞!」陰陽二玉交疊,靈力遽增,結出重重屏障;一舉倒彈萬雷,擊穿宙斯,尋無屍跡。

六呎瓊勾玉 反擊陷阱
(1):我方場上存在「六武眾」怪獸,對方發動破壞卡片的怪獸效果‧魔法‧陷阱卡時可以發動。將該發動無效並破壞。

  「怎麼樣,我可沒那麼容易被擊倒。」

  「我也是,宙斯雖然被破壞,但意志仍會承接下去!」

  雖見X躊躇滿志之況,令風雀躍不已;然X的舉動渾然充斥著一股迥異感,彷彿刻意將宙斯作為誘餌般,僅為了讓他的戰術能夠確實現身。風意識到,自己若看清X真正用意之時,便會敗北。

  「發動魔法卡『死靈同步』,可以透過將墓地一體協調以及最多兩體協調以外的怪獸除外,從額外牌組以同步召喚的方式特殊召喚一體與除外怪獸等級合計相同的『星塵』怪獸。」(X手牌:3→2)

死靈同步 通常魔法
(1):除外我方墓地一體協調和最多兩體協調以外的怪獸,從額外牌組將一體與除外怪獸等級合計相同的「星塵」怪獸視為同步召喚來特殊召喚。以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無效化。

  「我將等級6的『硝基槍騎』、等級1的『調律的幻術師』和等級1的『異次元的精靈』除外,將『星塵龍』同步召喚!」龍鬥士脫去外在的束縛,劍刃、裝甲、拳套全數粉碎,尋回真正的自我。雙翼展形,好似薄紗挾帶星屑,翱翔天際。(巨岩鬥士ATK42004100

  「召喚條件為同步協調怪獸和『星塵龍』!等級8的『星塵龍』和等級2的『方程式同步者』同調!從被命運禁錮的枷鎖解放,回應吾心之呼應!降臨吧,流星龍!」眾星一連,聚集而來的星輝全部合而為一。星芒交織,顯出龍形,乃為晶瑩透徹之體,臂膀至中軀健碩雄大;雙翅扁長,展翼翱翔。且軀幹間尚有青碧光輝之星花無間斷發散,同雪一般。

流星龍 風 LV10 同步/效果 龍族 ATK/3300 DEF/2500
同步協調怪獸一體+「星塵龍」
(1):一回合一次可以發動。確認我方牌組上方五張卡並返回牌組,這回合,此卡能夠做出與確認卡片中的協調怪獸數量等同次數的攻擊。
(2):一回合一次,破壞場上卡片的效果發動時可以發動。將該效果無效並破壞。
(3):一回合一次,對手怪獸攻擊宣言時以該攻擊怪獸為對象可以發動。場上的這張卡除外,該次攻擊無效。
(4):以(3)效果除外的回合的結束階段時發動。將此卡特殊召喚。

  流星龍像是回應X的這份心情,直奔霄漢當中,散去一切的灰霾。

  二人對決鬥的價值觀極其相近,彼此皆無說謊的空間;比起話語,決鬥更能打動他們的心坎。因此,風明白這個光景──便是自己敗北的前兆。

  「看來,是你很珍惜的怪獸……但是在肅清教士的面前,流星龍絕對沒有機會發起多次攻擊!」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捨棄一張手牌,發動墓地噴射同步者的效果。噴射同步者可以透過捨棄一張手牌,從墓地特殊召喚,用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這張卡離場時除外。」(X手牌:2→1)

  「發動場地魔法『星光交叉點』。解放噴射同步者,發動星光交叉點的效果!」(X手牌:1→0)

星光交叉點 場地魔法
「星光交叉點」的(1)(2)效果一回合可以各使用一次。
(1):可以解放我方場上一體協調怪獸來發動這個效果。從牌組將一體與解放怪獸等級相異的「同步者」怪獸特殊召喚。
(2):對手回合,我方從額外牌組將同步怪獸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以場上的一張卡為對象發動。將那張卡片返回持有者的牌組。

  「星光交叉點可以透過解放自己場上一體協調怪獸,從牌組特殊召喚與解放怪獸不同等級的『同步者』怪獸。我將『同步者搬運員』特殊召喚!」

同步者搬運員 地 LV2 效果怪獸 機械族 ATK/0 DEF/1000
「同步者搬運員」的(2)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1):此卡在怪獸區域表側表示為限,僅有一次在通常召喚之外,可以在我方的主要階段追加一體「同步者」怪獸的召喚。
(2):此卡在怪獸區域存在,此卡以外的「同步者」怪獸作為戰士族或機械族同步怪獸的同步素材時可以發動。在我方場上特殊召喚一體「同步者衍生物」(機械族‧地‧星2‧攻1000/守0)。

  「除外墓地的『衝鋒戰士』,並以墓地的『廢品同步者』為對象發動。這張卡可以將自身除外,將墓地一體『同步者』怪獸回到手牌。我將廢品同步者回到手牌。」(巨岩鬥士ATK41003900)(X手牌:01

  「接著,『同步者搬運員』表側存在時,可以在通常召喚外,追加一次『同步者』怪獸的召喚。我使用『同步者搬運員』的效果,召喚『廢品同步者』。並且以墓地的『分身戰士』為對象,發動廢品同步者的效果,將分身戰士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巨岩鬥士ATK:3900→3800)(X手牌:1→0)

  「召喚條件為『廢品同步者』和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等級2的『分身戰士』、「同步者搬運員」和等級3的『廢品同步者』同調!同步召喚,廢品弓箭手!」獨眼甲兵著輕裝片鎧,尖指操弦,擊出超越疾風的勁道,絕無偏差。(巨岩鬥士ATK:3800→4000)

廢品弓箭手 地 LV7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300 DEF/2000
「廢品同步者」+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一回合一次,可以選擇對手場上存在的一體怪獸發動。將選擇怪獸從遊戲中除外。用這個效果除外的怪獸,該回合的結束階段時以相同形式回到對手場上。

  「分身戰士的效果,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兩個分身衍生物。接著,以肅清教士為對象,發動廢品弓箭手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到結束階段前除外!」弓箭手使勁拉弓,對準教士,箭在弦上,彈指即出。

  「……連鎖發動肅清教士的效果,對方發動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時可以發動。從對方的額外牌組將一體與該體怪獸相同種類的怪獸送入墓地,那隻怪獸這回合不能攻擊。我將你額外牌組的『皇道戰士』送入墓地。」教士望箭矢之疾,連忙擲出配劍,打落其弓,使其無法再戰。片刻,教士身中其矢,幻做無形。(巨岩鬥士ATK:4000→4100)

  交纏至盡頭,如劍刃交錯般,風已無任何抵禦的手段。但即便如此,X離勝利差了不只一步之遙;風想知道伴隨X的覺醒,背後所乘載的意志,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

  「用廢品弓箭手來引開肅清教士的效果嗎……但是,你能做到嗎?讓流星龍多次攻擊。」

  「當然可以,未來走的路由我自己決定!除外墓地雷霆的儀式,發動這張卡的效果。可以將墓地的這張卡除外,選擇牌組風、水、炎、地、光、闇屬性怪獸各一體,依照我喜歡的順序放到牌組最上方。」

  「我將光屬性的『效果分隔士』、風屬性的『速攻同步者』、炎屬性的『硝基同步者』、水屬性的『蒸氣同步者』、地屬性的『同步者偵測員』和闇屬性的『未知同步者』,按照我喜歡的順序放到牌組最上方。」

效果分隔士 光 LV1 協調/效果 魔法使族 ATK/0 DEF/0
(1):對手的主要階段時,將手牌的此卡送入墓地並以對手場上一體效果怪獸為對象發動。該對手怪獸的效果到回合結束前無效。
蒸氣同步者   水 LV3 協調/效果 機械族 ATK/600 DEF/800
對手的主要階段時,可以將場上的此卡可以做為同步素材來進行同步召喚。
未知同步者 闇 LV1 協調/效果 機械族 ATK/0 DEF/0
「未知同步者」一場決鬥僅能以(1)的方法特殊召喚一次。
(1):對方場上有怪獸存在,我方場上沒有怪獸的場合,此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看來是多說不必要的話了。」不被未來左右,而是自己開闢未來,風認識到這就是現在的X,輕聲道出這番話。

  「我發動『流星龍』的怪獸效果,一回合一次,確認牌組最上方的五張卡。這回合,流星龍可以根據確認到的協調怪獸數量,進行等同次數的攻擊!」

  「第一張,協調怪獸『效果分隔士』,第二張,協調怪獸『速攻同步者』,第三張,協調怪獸『硝基同步者』,第四張,協調怪獸『蒸氣同步者』,以及第五張,協調怪獸『未知同步者』!這麼一來,流星龍這回合可以進行五次攻擊!」流星龍應聲一分為五,其之四幽動似影,行如鬼魅,虛幻無實。

  「戰鬥,流星龍攻擊巨岩鬥士!」

  (流星龍ATK:3300  vs.   巨岩鬥士ATK:4100)幽影朝巨岩鬥士正中奔去,巨岩鬥士拉開距離以拳擊出。

  「你可別忘了,巨岩鬥士不會單方面戰鬥破壞,而且現在流星龍的攻擊力比巨岩鬥士還低,看來那張蓋卡就是你的最後一手了!」

  「看好了,這就是我為了追逐著未來所展開的翅膀!以流星龍為對象,發動永續陷阱『追走之翼』。追走之翼可以以我方場上一體同步怪獸為對象發動。選擇怪獸不會被戰鬥及對方的卡片效果破壞。」

追走之翼 永續陷阱
可以以我方場上一體同步怪獸為對象來發動此卡。
(1):此卡在魔法‧陷阱區域存在為限,對象怪獸不會被戰鬥及效果破壞。
(2):對象怪獸與等級5以上的怪獸進行戰鬥的傷害步驟開始時可以發動。將該對手怪獸破壞。對象怪獸的攻擊力到回合結束前上升以這個效果破壞的怪獸原攻擊力的數值。
(3):對象怪獸離場的場合,此卡破壞。

  「另外,選擇怪獸和等級5以上的怪獸進行戰鬥的傷害步驟開始時,可以將那隻怪獸破壞,選擇怪獸上升破壞怪獸原攻擊力的數值!」

  「傷害步驟開始時,我發動追走之翼的效果!將巨岩鬥士破壞,流星龍的攻擊力上升2800點!」(流星龍ATK:3300→6100)巨岩鬥士擊出的拳未能觸擊幽影,僅被幽影掠過,巨岩鬥士身上的色彩好像被抽取般的消失,至不復存在。

  幽影折返至流星龍本體,擊至他的身軀;扁長雙翼突破裂粉碎,降至地面。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沒錯,我和流星龍,每一次戰鬥就會變得更強!」

  「第二次攻擊,流星龍攻擊揚嵐的掌帆手!」

  (流星龍ATK:6100  vs.  揚嵐的掌帆手ATK:2600)幽影未受流星龍本體影響,仍有翼翔過掌帆手上方。

  「追走之翼的效果沒有一回合一次!我將揚嵐的掌帆手破壞,流星龍的攻擊力上升2600點!」(流星龍ATK :6100→8700)確實奪去掌帆手的色彩,回歸至流星龍,更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原先臂膀至背後翅膀之位,更是生出一對鐵銀的硬羽,反映著金屬般的色澤。

  「第三次攻擊,流星龍攻擊騰龍!」

  (流星龍ATK:8700  vs.  真六武眾-騰龍ATK:2200)幽影正中朝騰龍撞擊,然任何攻擊都起不了作用,只由得被敵人宰割。

  「追走之翼的效果將騰龍破壞,流星龍的攻擊力上升2200點!」(流星龍ATK:8700→10900)雙翼漸染上了色彩,五花八門,但只於各處皆染上一點,整體仍不脫鐵銀。

  「第四次攻擊,流星龍攻擊紫炎!」

  (流星龍ATK:10900  vs.  真六武眾-紫炎ATK:2500)幽影提前止住,見他用爪抓住紫炎的甲冑,顏色自紫炎身上剝離,直至虛無。

  「同樣,追走之翼的效果!」(流星龍ATK:10900→13400)

  至此,流星龍新生的羽翼幻做虹色,他伴隨X高漲的鬥志飛騰至最高處,嘶吼著重獲新生的咆哮。

  「最後的攻擊,流星龍對你直接攻擊!」

  虹翼的化身破除所有阻礙,往風所在之處俯衝直下。

  「身軀雖死,但意志仍會傳接下去。」風反覆回想著X想要傳達的這件事,他以決鬥做到了。並非一昧依賴著單一的強大,而是以意志互相聯繫成堅不可破的力量。

  從靜奈、直人他們那裡承接著的意志,X正將其發光發熱;與此同時風也經由X,承接著這樣的意志。

  苦難與傷痛的旅程終將行至盡頭,風靜待著這一切宣告終結的攻擊,毫無抵抗的接受這一擊。

  (幻羽風LP:9200→0)

  「我沒什麼要說的,是你贏了。」風作勢離去,見證X的蛻變,沒有任何一件事比這件事更令他歡喜。

  「等等,贏的人擁有決定權吧?我也一同前行。」X出此言,風便停下腳步回望。

  「這樣好嗎?」

  「這樣就好。」

  二人交換了下眼神,領略了彼此間的想法與意念,皆露出淺淺的一抹微笑。

  「可別忘了,我們小艾也要一起去呢,這可是你答應她的。」千樂在X的房門喊著,一旁有著睡眼惺忪的艾兒。

  「呃……千樂姐。」風背脊一涼,當時萬分火急的找理由搪塞艾兒,現竟成了他的死穴。

  「井太狡猾了,又想要一個人偷跑!」艾兒揉了揉眼後,朝風撲了過去。

  「對、對了。一次走了兩個空間使者,一定會有問題。對吧,Data?」像是乞求未來的一線希望,風賭上最後一把,希望Data能夠領會他的意思。

  「最一開始我就說了,這場決鬥贏的人決定的結果就是一切,所以X和你走沒問題。至於艾兒本來就不是空間使者,在神殿也不戰鬥,所以──」

  「──交給你了,風。」

顛倒錯位的鏡像(完)

後記
  相隔很久的後記,顛倒錯位的鏡像這一章呢,算是故事真正開始的章節。保留一部分舊版的設定,並把X的決鬥提前拉到這裡,劇情才會順暢。關於決鬥的部分,我想應該最後一回合有些人會看出些端倪,這個會在決鬥流程的時候解釋。
  這次的決鬥算是個人做的比較大的一個突破,原先在預計寫X的過去時,抱持著參考過去寫的部分,結果什麼都參考不到,於是重新在這一塊用了很多力氣撰寫,也設法讓劇情和決鬥緊密結合,雖然說這場決鬥很早就開始寫了,並沒有那樣的想法,但完稿時間近乎一致,才有這樣的結果。這場可能不是我寫過最好的決鬥,但肯定是和劇情結合最緊密的。
  講到決鬥,舊版不論,X和風的決鬥是本作第一次長回合決鬥。希望大家能接受這樣的步調,一旦開始糾纏,沒個六回、八回合是不會完事的。另外想統計一下,截至目前為止的四場決鬥(道來的信號除外),大家比較喜歡哪一場呢?請留言在這篇文底下告訴我吧,我會把四場決鬥在最下方列出。
  下一回大概二月中有機會出,畢竟是劇情回,要糾結的地方就少了些。我是天揚,我們下回再見。

目前的四場決鬥:
井vs.明(高速機人 vs. 超重武者)
井vs.綠川徹(吸血鬼 vs. 紅魔龍)
幻羽風vs.柳武樹(六武眾 vs. 侏儸紀)
幻羽風vs.X(六武眾 vs. 同步者)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81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1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