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823

RE:大航海的小說-世界

601 樓 Tony jusco123
GP0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回女主角陳思雪的人物設定,請參考《夜行書生》的趙楊仙
上回提及:
...「那麼,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呀?」...
 
小說主線第五百六十七回      (第七部份) ─ 第七十九回 為未來作準備
 
「…從那天起,荷蘭就變為小國了… 法國 伏爾泰《歐洲經濟發展史》」(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著作。)
 
荷蘭政府於1667年4月1日上午十一時宣佈向阿姆斯特丹銀行借貸三百萬荷蘭盾後,隨即派遣特使前往拉古薩共和國,要求拉古薩共和國在1667年4月20日零時前同意阿姆斯特丹銀行如常營業,否則荷蘭會對拉古薩共和國作出一切可行的報復,包括戰爭。這個要脅本該隨即升級,可是拉古薩共和國竟然屈服於荷蘭的要脅,並代表鄂圖曼帝國向荷蘭政府借貸,荷蘭政府知悉後立刻派遣特使,並於5月15日在伊斯坦堡跟鄂圖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四世簽署借款合約,向鄂圖曼帝國借貸六千萬荷蘭盾。
 
這時候的荷蘭可說是世界上最大債權國,根據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北美洲殖民地調查局的統計,在1667年5月31日為止,荷蘭一共向全世界各國的政府、貴族、公司、銀行、商人和地主貸款逾十五億荷蘭盾,單是貸款給奧地利帝國的金額已高達九千萬荷蘭盾,賺取的利息逾七千萬荷蘭盾。由於許多國家都跟荷蘭借貸,因此許多生於荷蘭的貴族、商人,還有公司的員工更是目中無人,甚至連當地法律也毫不理會,有需要時就請駐當地的荷蘭公使證明自己是荷蘭國民,逼使當地政府自行放人、不敢解決。
 
不過,荷蘭的好日子是對貧苦的百姓是沒關係,他們在這時候所受的是貴族和富裕階層難以理解。因為荷蘭的經濟繁榮,加上各國聲稱要償還債務而對出口貨物加徵稅金,只是這種出口稅僅向出口到荷蘭的貨物開徵,所以荷蘭的百姓就身受其難。不僅糧食和日用品的價格不斷上漲,連他們所住的居所的租金也不斷急增,而政府的政策卻對壓抑物價上漲的效用不大,結果使荷蘭許多民眾開始上街抗議。
另一方面,針對荷蘭的私掠行為不斷惡化,荷蘭政府當然疲於奔命。這時候,西班牙帝國宣佈為保障航行安全,所以在1667年6月18日開始,西班牙帝國的海軍會在各個大洋的範圍裡執行保護商船、消滅海盜的工作,任何拒絕接受搜查的船隻將被視為海盜。荷蘭人聽見西班牙的決定後就感覺被羞辱,畢竟自己的國家是現今的海洋霸主,你們西班牙竟敢做出這種事!一定要你們付出代價。就因為荷蘭的尊嚴問題,所以荷蘭政府於1667年6月1日,即西班牙宣佈執行保護商船、消滅海盜行動後的第十五天,宣佈驅逐西班牙帝國駐荷蘭的所有政府人員,並下令禁止荷蘭商人向西班牙出售木材、鐵礦石和硫磺作報復,又授權荷蘭海軍保護荷蘭商船的航行安全,若有任何國家的軍艦試圖接近或上船,一律反抗到底,絕不容許別國軍人或政府人員登上荷蘭的船。
 
在荷蘭一直忙於處理內憂外患之際,大洋商行的老闆奧勒岡大公夫人和她的家人及隨從由荷蘭阿姆斯特丹出發,在1667年5月18日抵達法國的巴黎,出席大洋商行開辦的新店開業禮。這間店舖位於巴黎聖奧諾雷路和旺多姆廣場路(註:旺多姆廣場路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旺多姆廣場的出口跟聖奧諾雷路之間的小路。)的交界,街號是旺多姆廣場路1(註:旺多姆廣場路1號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Hôtel de Vendôme。)旺多姆廣場(註:旺多姆廣場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旺多姆廣場。真實的旺多姆廣場原本是一座酒店,後來被盧福瓦侯爵弗朗索瓦-米歇爾·勒泰利埃所買下,可是這裡要直到1720年才建成這個廣場。)是在1653年由國王路易十四下令興建,目的是紀念第一代旺多姆公爵塞薩爾·德·波旁-旺多姆的功績,和對法國貴族融入民主制度的努力,並在他退休的那天完成廣場的興建工程,由他在國王和多位老朋友陪伴下見證廣場竣工,然後他就回去自己的封地旺多姆終老,直到死前半年才再次回到巴黎,最終在1665年10月22日於巴黎法國榮譽退役院的一間病房離開世間,終年七十一歲。
 
話說回來,這幢位於旺多姆廣場路1號、名為巴黎樂雅樓的公寓樓高三層,全是大洋商行的產業,地下是一間咖啡廳,一樓是書店,二樓則是一間畫廊,其中畫廊是出售法國的現任或退休的宮廷畫師的畫作。大洋商行每年會從這裡收取總利潤的兩成,其餘的則分為四份,分別由皇室、一眾擁有宮廷畫師之名的畫家、巴黎市政廳和巴黎商會平分;巴黎商會在大洋商行邀請他們參與這項經營項目後,就答允為這間咖啡廳採購最佳的咖啡豆;國王則吩咐宮廷畫師要在這裡每年最少賣兩幅畫作,巴黎市政廳則為保市政廳的一個收入來源,決定安排了士兵負責在附近的街道全天候巡邏,務求保障這幢公寓的安全。不過,誰都沒有想到,這種經營模式日後成為了大洋商行在世界上每個國家都能安全地經營的原因。
 
1667年5月19日     晴 上午九時 法國 巴黎 旺多姆廣場路1號巴黎樂雅樓 畫廊
 
「…上月在荷蘭的炒賣活動,總利潤是三千六百九十萬荷蘭盾,另外跟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借了一千三百萬荷蘭盾…」在巴黎樂雅樓的畫廊裡,一名少年拿着一份文件、身體站得筆直地對在場的人說。
「朕對大公夫人你為朕和朕的國家所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謝。」在場的一位身穿錦緞半長袍,頭戴假髮的青年對思雪滿意地說:「這次朕可以獲得一千一百零七萬荷蘭盾,差不多是法國本土的全年稅收,真是辛苦你們了。」
「能夠為尊貴的國王陛下做點事,乃是我的榮幸。」思雪隨即回應他。縱然是誰也知道,她說的這番話十分虛假,可是上位者通常都喜歡聽。
「那麼,大公夫人打算怎樣安排下一步呢?」這位青年就是當今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千萬不要認為他不過是個「富二代」,不懂民間困苦,其實他對錢的重視程度和努力賺錢的態度,較自己的父皇更強;他不僅委託法國的四間大銀行代替自己投資賺錢,還利用皇家產業署管理的皇家產業用來賺錢,例如把杜樂麗花園(註:在472回時說杜伊勒花園,兩者都是指同一個地方。法語是Jardin des Tuileries,杜伊勒里是中國的譯名,港台譯作杜樂麗花園杜伊勒花園。)安排為巴黎居民的公園,又安排杜樂麗宮作為法國各大學的美術系學生用來展覽作品的場地,還安排杜樂麗宮給各國的貴族到訪法國巴黎時入住的酒店。北美洲殖民地調查局估計他在1666年的資產有六百四十萬法郎,個人財富排名全國第十三,首名是法國最大商會喬巴的夢想之家的現任法國最大商會、喬巴的夢想之家會長。
 
「國王陛下,下一步棋是你的表演時間,而且可以讓世人知道法國的實力。」思雪答:「如今的法國擁有的領土主要是法屬北美洲自治領,和法國在南方大陸的殖民地;不過,這兩片殖民地對法國都有一個共同的弱點,就是法國需要駐紮的軍隊太多了,若法國可以有辦法使本土的軍隊不用留守遠洋的殖民地,那就可以把軍力集中在歐洲,建立新的霸業。荷蘭就是陛下的霸業的第一步。」
「朕在法國的十萬大軍仍然不足夠嗎?」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問。
「國王陛下,要建立可以傲視天下的霸業,你就需要準備跟天下人為敵的心,法國也要擁有跟世界各國對抗的力量。」她答:「我估計在法國最少要有八十萬名士兵,才可以跟歐洲各國交戰。」
「若要做到這點的話,我國一定要有足夠的財力才行,朕雖然想做到,但朕有自知之明,單是奧地利、鄂圖曼和東方的俄國的軍隊人數已多於法國,而且法國的財政難以支撐如此巨大的開銷,故朕只要完成父皇的遺願,把亞爾薩斯和洛林公國成為法國國土,朕就滿足了。」路易十四答。
 
「若是這樣的話,我恐怕法國和平和強盛的日子不久呀。」這時候,思雪突然說了一句使在場的人感覺被冒犯的話。
「大公夫人,請你慎言。」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不滿地說。
「法國需要更多的土地,不是為了虛名,而是為了未來一旦陷於不利的環境時,法國有自保的條件。簡單來說,就是買一個保障。」思雪認真地向眾人解釋、說:「我有一個預感,帝制在未來的世界也許不再存在,最少是不能再跟現在一樣。」
「大公夫人,為何你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朕想聽她的說法。」路易十四聽見她的話,就變得好像一位認真求學的學生、問。
「尊貴的國王陛下,法國跟許多國家都一樣實行君主政體,而且君主的權力是誰都不能質疑,這點我是明白卻擔憂,憂的是誰都知道國王的繼承人的能力,不一定勝於自己的父王,或是跟其父相近;若國王的繼承人不及其父,又不學無術、只懂享樂、不問國事、只管家事的話,國民怎會接受呢?一旦有人叛亂並且成功,決定廢除帝制改行共和的話,陛下的後代還有一眾貴族的後人怎麼辦呢?因此,我認為陛下一定要未雨綢繆,為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作妥準備。」思雪答:「如今法國最大和最重要的領土就是法屬北美洲自治領,陛下應趁當地對陛下的忠誠是最高的時候為當地確立一套保障帝制的制度,好讓未來的法國一旦有人發動叛亂,政府又無力捍衛皇權時,皇室仍有一個東山再起的地方,或是保存各位的後人的地方。」
「大公夫人這刻之言,令朕要深思自己所言所行,是否真的對百姓有益呢?也許朕真的應該為未來作準備。」路易十四聽了她的解說後,就認真地對一眾在場的人說:「父王和母親都曾對朕說,法屬北美洲自治領是法國帝制的保障,也是未來的關鍵,如今朕明白了。朕不該只想自己,也該為百姓和臣僕做事。」
「不過,大公夫人可否告訴我們,這跟荷蘭有甚麼關係呀?」盧森堡公爵聽了兩人的話後,思緒變得十分混亂,故苦惱地詢問思雪。
 
下回預告:
未來會發生的事
(本故事純屬虛構)
0
-
LV. 22
GP 823
602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因為星期一的章節重發,所以補上一回。

(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回女主角陳思雪的人物設定,請參考《夜行書生》的趙楊仙
上回提及:
...「能夠為尊貴的國王陛下做點事,乃是我的榮幸。」...
 
小說主線第五百六十八回      (第七部份) ─ 第八十回 為未來作準備(下)
 
「…法國的首個自治領王國… 法國《法國憲法1667年修正案》」(註:這是小說世界的虛構官方文件。)
 
1667年5月19日     晴 上午十時 法國 巴黎 旺多姆廣場路1號巴黎樂雅樓 畫廊
 
「盧森堡公爵,這跟我們對荷蘭的行動沒有直接關係,這是後續的事。」思雪雙眼顯示了認真的眼神,用嚴肅的語氣回答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
「大公夫人,法屬北美洲已是自治領,你不是想說讓當地獨立嗎?」盧森堡公爵問。
「不是讓當地獨立,而是用法律確立國王在當地的地位,保障國王在當地的身份,同時讓法屬北美洲的人民知道自己為誰而戰。」思雪答:「當然,提升地位後的法屬北美洲一定會有更多要求,故法國政府要在法律上列明要求的代價,好讓當地的人明白要求不是免費,也可以保證法國的地位。」
 
「這事讓朕再想,只是荷蘭該怎麼辦呢?」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問。
「過度削弱荷蘭只要招徠各國的反感,也會使法國四面受敵,故不宜佔有荷蘭的土地,最多就是佔領盧森堡,只是就算佔領盧森堡,名份上都只是換個人做當地的領主,保留在神聖羅馬帝國。」思雪答:「作為一名旁觀者,我向法國作出的忠告是專心經營美洲和南方大陸,不要過問歐洲和亞洲的事,因為消費實在太大了。不過,對付荷蘭的話,不一定要佔領荷蘭的土地,還有別的方法。」
「不佔有土地都可以嗎?」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問。
「黃金和白銀比荷蘭的土地更值錢,而且可以對荷蘭作出致命一擊。」她答:「只要在和約寫上禁止荷蘭實行貴金屬限制出境,和禁止荷蘭政府禁止任何人把錢流出荷蘭便行;要知道資金外流,相比佔有荷蘭的國土,對荷蘭的殺傷力更大。」
「可能嗎?」盧森堡公爵用充滿懷疑的語調詢問她。
「當荷蘭不再有資金管制時,我們就可以把資金換回法郎,那麼荷蘭盾的貨幣價值就會下跌,那時再宣佈不用償還欠下某間大銀行的債務,這時候銀行的存戶就會為取回自己的財產而湧入銀行提款,銀行一定沒有這麼多的現金,荷蘭政府就要被逼介入,到時再沽售荷蘭的國債,荷蘭就只好破產了,因國內已沒有錢拯救市場。」她答:「存款準備金就是為了保障一旦出現大量存單提款時,銀行仍有資金運作而訂立,所以政府有責任做好這種事的管理,免得銀行出現問題。」
「看來這次對付荷蘭,不僅是報復,也是為未來作準備。」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說:「這樣的話,今後的金融市場更需要政府努力監管,國家的法規也要更新了。」
「陛下英明。」眾人立刻一致地恭維他。
「盧森堡公爵,接下來的日子一定會有戰爭發生,朕決定命你出任法國的蘭斯旅旅長兼任市長,不僅要訓練士兵,還要在當地鍛鍊民眾,好讓他們可以為戰爭作妥準備。」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繼續對眾人說:「朕在這裡命令全國所有貴族和地方官員,必須作好戰爭的準備;同時樞密院和國會要盡快準備修憲。」
「謹遵陛下吩咐。」眾人立刻回應他。
「大公夫人,朕想請你繼續為未來的法國為勞神,可以嗎?」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隨即問思雪:「朕希望在五年後,大洋商行的店舖可以在法國各行省開業。」
「雖然任務絕不容易,但我會盡力。」思雪立刻恭敬地回答他。
 
1667年5月29日,國會在國王提出修憲後,跟政府日以繼夜地激辯修訂的憲法內文,終於在這天上午三讀通過修憲。這次《波旁亨利憲法第五條─1667年修正案》又稱《法國憲法1667年修正案》所修訂的是把法國的定義作出修訂,在修正案裡修訂了法國國王的定義,變更為法蘭西和納瓦拉國王,兼任法屬北美洲自治領諸地的國王,又修訂皇太子的爵位為法屬北美洲大公。
同時,憲法因應憲法的修訂,所以修訂了跟國會有關的《議會議席產生法的1667年修訂法》,國會的上下議院都有大改變,上議院的議席由151席增至二百零一席,其中有五十席會直接由法蘭西境內所有合資格選民選出,五十席是由行省和殖民地的議會互選產生不變,三十席由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合資格選民選出,法蘭西境內的貴族互選產生二十席,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貴族互選產生二十席,十席神職人員議席由法國境內所有教會的神職人員選舉產生不變;法國的所有大公、公爵和侯爵互選十席高級貴族議員,國王只委任11席,包括主席。法國下議院的200席增至251席,有160席由法蘭西境內各行省的民眾投票產生,包括有一百席在行省的選民投票產生,六十席是法蘭西境內各行省的皇家自治城鎮、貴族領地和美洲外的殖民地人民選出;五十席由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民眾投票產生;五席由法國境內不論任何宗教的所有神職人員選出的安排不變,全國的貴族互選產生的二十個議席修改為法蘭西境內的貴族互選產生,餘下的十六席是國王委任,包括下議院主席。在憲法修正案通過後,國王親自在國會的兩院議員面前宣佈下一次國會和行省議會選舉,訂於1670年1月1日,現屆國會議員的任期因而延至1669年12月31日,而下一屆議員的任職時間為1670年3月31日至1675年2月28日,並且訂每個世紀的每個年代的5和0年為國家選舉年,好讓僱主安排在選舉日子供員工先投票後工作。
 
國民對國王要求的修憲安排和法律的修訂,不少人都是不明白國王的用意,認為國王無需把一個殖民地的地位提升至國家一部份,甚至安排國會的重要比重交給當地,若不是國王在憲法修正案裡新增了「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稅收需上繳一半給中央政府」這項規定的話,恐怕民眾連國王的面都不理,直接要求議員否決了。誰都沒有想過,這次憲法修訂竟然會成為法國的皇室及貴族制度可以保留的關鍵。
 
當法國進行修憲時,荷蘭又有新事。這次是荷蘭境內的天主教徒終於反抗屬於新教的政府、要求獨立。這些天主教徒在布魯日聚眾起義,聲稱要重建佛蘭德伯國,而且他們還僱用了一支傭兵協助他們反抗荷蘭;由於荷蘭軍隊沒有準備,加上對方的傭兵經驗豐富、裝備精良,故荷蘭軍隊於1667年5月23日被逐出布魯日。三天後,附近的港口奧斯滕德也被反抗軍佔地了。
 
荷蘭政府知悉南部的天主教徒擁有武器,並且武裝起義打算獨立後,就火速下令調動凡千名軍人前往布魯日平亂,並在5月28日下令拆卸荷蘭所有屬於天主教的教堂。這個決定隨即激起所有信奉天主教的國家的憤怒,並招徠更多煩擾。1667年6月6日,西班牙帝國的亞拉岡王國有一萬名士兵退役,並前往到荷蘭參加捍衛信仰的戰鬥;同日,西班牙帝國海軍有三千名士兵拒絕遵守西班牙帝國的命令,堅決前往荷蘭支援天主教徒的自救行動,還帶走了兩艘二等戰列艦、七艘三等戰列艦和五艘六等戰列艦。兩天後的6月8日,教皇國宣佈跟荷蘭斷交,宣稱不排除對荷蘭宣戰。
 
這時候的歐洲,剛巧流傳著一個說法,就是奧地利帝國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打算擴充奧地利的軍隊規模至五十萬,並且打算建立奧地利海軍,對未來的地中海的勢力分佈和和平發生不安的變化。有人認為這是代表奧地利帝國跟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同盟關係出現裂縫,只是大家都沒想到後來的事會這樣發生。不過,各國看似都在為了未來而作出準備,也許新的爭霸戰快要開始了。
 
1667年6月9日,荷蘭突然宣佈跟美洲的聖卡洛斯公國斷交,理由是公國沒有消滅境內的海盜,也沒有保護荷蘭人的生命安全。公國其後於7月20日宣佈跟荷蘭斷交,並承認荷蘭境內的天主教徒的反荷蘭政權的合法地位,是首個承認他們的國家。荷蘭於9月3日宣佈對聖卡洛斯公國宣戰,直到公國向荷蘭認錯、道歉、賠償為止。
就這樣,一場影響歐洲,乃至世界大局的大戰隨即拉開序幕,歷史稱為「黃金戰爭」,又稱「同盟戰爭」(註:這是小說世界的虛構歷史名稱。)
 
下回預告:
荷蘭的惡夢開始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2
GP 824
603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回女主角陳思雪的人物設定,請參考《夜行書生》的趙楊仙
上回提及:
...「看來這次對付荷蘭,不僅是報復,也是為未來作準備。」...
 
小說主線第五百六十九回      (第七部份) ─ 第八十一回 戰爭?
 
「…想不到一場新的大戰又開始了… 巴登-杜拉赫藩侯 卡爾·弗里德里希《神聖羅馬帝國的歷史》」(註:這是小說世界的虛構作品。)
 
1667年9月3日,荷蘭宣佈對聖卡洛斯公國宣戰;9月15日,瑞典宣佈因跟聖卡洛斯公國有軍事同盟的緣故而對荷蘭宣戰。在瑞典對荷蘭宣戰前,神聖羅馬帝國的巴伐利亞公國於9月8日宣佈對荷宣戰,奧地利帝國於9月7日宣佈聯同盟友鄂圖曼土耳其、拉古薩共和國對荷蘭宣戰;9月12日,波蘭立陶宛聯邦、布蘭登堡-普魯士和丹麥於同一天分別在各自的首都宣佈對瑞典、聖卡洛斯公國、巴伐利亞公國、奧地利帝國、鄂圖曼土耳其、拉古薩共和國宣戰。西班牙帝國則在9月16日向荷蘭及任何聲稱是荷蘭的盟友的國家宣戰;遠在歐洲東邊的俄國,在奧地利帝國聯同盟友鄂圖曼土耳其對荷蘭宣戰後,於1667年9月21日宣佈向土奧拉三國發動戰爭。就這樣,「同盟戰爭」的首階段(1667年9月3日-1669年10月1日)就開始了。
 
這場大戰的首階段,戰場不是在荷蘭本土,而是在東歐和北歐。瑞典被波蘭立陶宛聯邦、布蘭登堡-普魯士、丹麥和俄國所包圍,故聯軍立刻把所有軍力投放在打敗瑞典這事,丹麥克里斯蒂安五世親率一萬五千名士兵入侵瑞典統治的斯堪尼,俄國沙皇阿列克謝·米哈伊洛維奇則發兵一萬攻打瑞典統治的港口城市里加。瑞典則全國總動員應戰,同時獲得中立國英國和法國的暗中援助,總算有足夠的彈藥和武器抵抗丹麥和俄國的攻擊,等待盟國的好消息。
 
由於西班牙帝國的參與,導致整個地球的每個海域都要陷於戰火威脅,同時歐洲各國的陸續參與,不斷地把人的生存環境變得惡劣,故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和英國國王查理二世分別在1667年9月5日和9月12日宣佈開放國境給難民逃生,並優先接受學者、工匠和農民的入藉申請,又同意給予難民暫時工作的機會,待戰爭結束才給難民是否留在這裡生活下去。英法兩國的安排隨即給予各國的難民一個希望,因此許多人開始用盡方法逃往英法兩國,成為了兩國後來強大的資本。
 
不過,在這場戰爭開始的日子,英法兩國的臣民是毫不理會,因為兩國的國王都在為自己的國家辦工程,只是一個是做重建工程,一個就在彰顯身份。英國在1666年9月2日至5日發生了一場大火,那就是倫敦大火;縱然大火已過了一年,可是因英國政府庫房無錢可用,所以一定沒法開展重建工程,如今之所以可以開展工程,是因英華美銀行向國王繳納了一筆貢金,故國王就用皇室的名義撥款重建倫敦。
至於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因數年前參觀時任財政大臣尼古拉斯·富凱的城堡,被他的炫富行爲所激怒,也因他的城堡的宏偉壯麗所折服,所以他用了多年的時間嘗試改建或修繕,希望使自己的皇宮可以變得宏偉壯麗,可惜由於各種原因而放棄。如今因沃子爵府邸的兩位主要設計師:園林家安德烈·勒諾特爾和建築家路易·勒沃的新提案和建議選址值得嘗試,所以在1667年8月12日宣佈在先皇路易十三在凡爾賽的狩獵行宮建造新皇宮,並增購了更多土地用來建造皇宮。
 
1667年8月13日     晴 上午十時 法國 巴黎 旺多姆廣場路1號巴黎樂雅樓 畫廊
 
「盧森堡公爵,陛下同意我的安排,實在感謝你的幫忙呀。」在畫廊裡,思雪對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表達謝意。
「大公夫人,這次感謝你自願捐出一千萬法郎,工程才有資金開展呀。」盧森堡公爵說:「只是你只賺取一千萬荷蘭盾,如今都用光了。」
「你錯了,盧森堡公爵,我已賺回一部份的錢了。」思雪說:「陛下昨晚給我一份土地契約,把巴黎公館對面的公寓的土地贈送給我的丈夫,這已是很大的回報了。」
「大公夫人,你是指跟巴黎公館一街之隔的那幢破舊的公寓嗎?重建或修繕都需要很多錢(註:這裡提及的那幢破舊公寓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的Rue de Castiglione的2、4和6號門牌位置的土地。)。」盧森堡公爵一聽見她所說的地方,就苦惱地問。
「那幅地我打算賣給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因為他們一直在購買巴黎的土地,如今已叫價至四百萬荷蘭盾,所以我會賣給他們。」她答:「其實過去一年裡,我已經在巴黎市購買了三十多幢公寓,現準備賣給荷蘭的富商,把他們的黃金賺過來。」
「一次過賣的話,價格一定要打折扣的。」他不安地說。
「我已安排拍賣這些公寓,底價為五百萬荷蘭盾。」思雪卻笑着說:「一眾荷蘭的投資者已經來了,準備參與這場競投,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中計了。」
「大公夫人是否已有安排呢?」他再問。
「我早已吩咐夏洛特一直在放空荷蘭的羊毛、棉花、生絲、白銀和紙的期貨,同時我們都已支付鉅額保證金借進股票沽空中。」她答:「更重要的是,我們已增加借貸的金額,用來炒賣荷蘭的房地產,如今只要荷蘭人已經很自大的信心再膨漲的話,我們就可以再賺更多的錢了。」
 
「陛下決定興建新皇宮的計劃很好,這不僅使敵人誤以為法國不打算參戰,更可以刺激國內經濟,這是好事。」思雪和他離開畫廊,走到一樓的書店時,她對盧森堡公爵說:「更重要的是,陛下這次安排說明了國家需要有足夠的財政儲備,才能為未來做準備。」
「不過,國會對自治領升格很不滿呀,有甚麼辦法應付呀?」盧森堡公爵問。
「吩咐北美洲自治領分擔貴國的民生壓力。」她答:「如今貴國要接納大量難民,正好需要土地和工作崗位,貴國本土不一定可以立刻提供,可是北美洲自治領能夠做到,最少那裡有地可用。要自治領收容難民,這是貴國過去數十年一直使用的辦法,只要當地有地和可以給予工作的話,相信當地的人應該不會反對。」
「那麼,我國應該怎樣跟各國爭取更多的土地呢?」盧森堡公爵再問。
「我在這數年間閱讀了很多歷史書,還閱覽許多地圖,發現奧地利帝國和法國的目光都投放在神聖羅馬帝國,前方是想重奪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之位,並且真正地控制這個國家;至於貴國,貴國的目標一直是阿爾薩斯和洛林公國,若貴國希望可以保住這兩個地方,就要取得旁邊的小國如巴登、符騰堡和巴伐利亞公國的支持,這才可以使奧地利帝國的威脅減輕,令法國有更多的時間防範被侵略。」她答:「若怕得罪任何國家,那就一無所獲,故貴國一定要想清楚怎樣才是對貴國有利。」
「你認為現有的殖民地值得我國繼續經營嗎?」盧森堡公爵隨即嚴肅地問。
「放棄西非、保自治領和南方大陸,留印度洋的殖民地。」思雪答:「現在法國的力量要保護如此龐大的疆土有點難,主因是太分散了;自治領可以保住美洲的領土,南方大陸有礦產可供開採,值得繼續經營;印度洋的殖民地則因為長期為法國繳納大量稅金和作為文化融會的地方,故不宜放棄。因此貴國一旦需要戰略收縮,或是因戰事不利而被逼放棄一些殖民地的話,非洲的是首選。」
 
「大公夫人,我快要離開這裡,跟後跟你合作的是尼可拉斯·德·卡提納。他是擁有律師資格的騎兵團的小隊長,今年剛剛三十歲;他是孔代親王推薦的人選,說是供年輕人吸取經驗和賺錢養家的機會。」盧森堡公爵聽了她的解釋後,就用左手整理自己的假髮,整理後便對她說:「我已派人帶他前來跟你見面。」
「公爵大人,屬下已把尼可拉斯先生帶來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士兵上前跟盧森堡公爵報告、說:「請公爵大人吩咐。」
「請尼可拉斯先生上來吧。」盧森堡公爵隨即吩咐這名士兵、說。
「稟報公爵大人,這位就是尼可拉斯先生。」這名士兵很快就把一名身穿擁有法國皇室御林軍之稱的法國衛兵服裝、短髮的男子帶上書店,然後對盧森堡公爵說。
「巴黎騎兵團第三隊隊長尼可拉斯·德·卡提納(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職位安排。)向公爵大人問好,願大人平安。」這名穿法國衛兵服裝、短髮的男子向盧森堡公爵問好。
「這位就是陛下的貴賓兼陛下的大納稅戶、瑞典的奧勒崗大公夫人,你今後就是負責保護她,和負責處理她跟陛下合作的事。」盧森堡公爵的臉上掛著一副嚴肅的樣子訓示他、說:「今後大家的福祉和未來,就是你的重任。」
「我、尼可拉斯·德·卡提納為了陛下和法國,一定萬死不辭。」這名穿法國衛兵服裝、短髮的男子立刻單膝下跪,向盧森堡公爵和思雪恭敬而高聲地說。
 
「公爵,我想請你幫忙做一件事。」這時候,思雪對盧森堡公爵說:「這事十分重要,是法國的軍人和百姓的保障呀。」
「只要不危害法國的安全,我、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一定會幫忙。」盧森堡公爵沉思默想片刻後,就認真地回應她。
 
下回預告:
戰爭前的準備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2
GP 825
604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回女主角陳思雪的人物設定,請參考《夜行書生》的趙楊仙
上回提及:
...「大公夫人是否已有安排呢?」...
 
小說主線第五百七十回  (第七部份) ─ 第八十二回 演習
 
「…我們將繼續到最後…我們永遠不會投降… 英國 溫斯頓·倫納德·斯賓塞-邱吉爾爵士在下議院發表的演說」(註:這是引用歷史人物的真實演說的內文。)
 
1667年8月13日     晴 上午十一時半 法國 巴黎 旺多姆廣場路1號巴黎樂雅樓 畫廊
 
「公爵,我想請你徵召一些年輕人,大約五百人左右,然後每天接受明國的軍事訓練,然後隨你們的軍隊出戰。」思雪說:「他們的武器、防具、馬匹和工資都由我們負責。」
「請問大公夫人可否告訴我,為何要這樣事呢?」思雪對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聽了她的想法後,就用認真的眼神詢問她。
「現在的火槍、火炮的命中度低、可效射程短和上彈的速度慢,若對方衝過來時,士兵最快只可以向對方進行兩次射擊,之後就要用刺刀跟敵人進行肉搏戰,這實在太浪費武器,更浪費軍人的生命。」思雪答:「我見過英軍和貴國軍隊的訓練,發現你們都使用線條戰術,這種戰術要求士兵必須直挺挺站立着承受敵軍子彈,這跟謀殺有何不同呀?你們要多保存士兵的生命,才能在下一場戰役時有更多的士兵戰鬥。」
「大公夫人,你自己都很清楚這種戰術是因應火器技術的限制而訂,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盧森堡公爵說:「你問任何國家都會這樣回答。」
「公爵,我的意思是你嘗試重新使用長弓或弩作為武器,這可以有助戰鬥。」思雪說。
「大公夫人,我是一名軍人,而且是一名騎兵,故我知道你所說根本不可行。」這時候,巴黎騎兵團第三隊隊長尼可拉斯·德·卡提納對她說:「騎兵速度快,只要對方的火力不密集和士兵素質不高的話,我們都可以衝破敵軍的陣容。」
「其實要破這種戰術仍有辦法的。」思雪對兩人說:「騎兵的優勢就是快,弱點就是防護能力低,故我們應該利用這個優點破敵,方法就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大公夫人,我的漢文能力不高,他就連一句漢語都不懂,你可以用法語說清楚嗎?」盧森堡公爵聽見後就苦惱地問她。
「簡單來說,就是集中自己的軍隊,攻擊敵人的後方,逼敵人退兵。」思雪答:「由於敵人的直接攻擊,通常是步兵、騎兵和炮兵混合組成的陸軍,移動速度一定較單純騎兵組成的騎兵團慢,故他們一旦離開本土的話,就難以防範敵人突襲其本國的村鎮。一旦本國出現危險,那麼他們的軍隊就只可以被逼回去救國。」
「不過,這種方法只會使騎兵的防禦能力更弱,而且沒有火炮支援,不是更危險嗎?」盧森堡公爵立刻追問她。
「這種方法目的不是攻城佔地,而是破壞敵國的有生力量,和消耗敵人的糧餉。」她答:「騎兵團只需要搶光敵國的財物和人民,燒光敵人的糧食和房舍,其餘的不用做。」
「當然有,只是要求和難度會較高。」她接著說:「你們可以利用手檔彈和地雷作為阻擋的武器。若你們怕自己的良心不安的話,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游擊戰。」
「請問可否介紹游擊戰是甚麼嗎?」盧森堡公爵立刻認真地問。
「簡單來說,就是隱蔽自己,然後利用天氣、地形和城鎮的佈局並搭配陷阱作戰。」她答:「重點是消耗敵人戰力、拖延敵人行動、誤導敵人方向,方法可以是燒敵人的糧食、搶敵人的錢財、暗殺敵人的軍官等等,這種方法是防守戰術,進攻版就是突襲敵後,至於具體行動方式就是戰鬥的指揮官的工作。」
 
「若大公夫人暫時不離開法國的話,請大公夫人協助我軍訓練,一定要學會這種戰術呀。」盧森堡公爵聽了她的解說後,立刻興奮和謙遜地對思雪說。
「若你們要學習這種戰術和具體的戰鬥方法的話,你一定要得到國王同意才行,因為我教你們的方法是很可怕和危險。」她隨即對盧森堡公爵說。
「我現在立刻去辦。」他一聽見思雪答允請求,立刻離開書店往皇宮請求國王同意。
「…」眾人看見他的行徑,就不禁呆若木雞和啞口無言。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當天下午便同意了盧森堡公爵的請求,並且即時改為任命他為駐紮在巴黎東邊的萬塞訥的文森城堡的巴黎軍團指導官。之後的一年內,思雪就開始擔任巴黎軍團的教官,教授各種戰術和具體的戰鬥方式。
 
轉眼間,時間就到了1668年9月18日...
 
1668年9月18日    晴  上午七時 法國 巴黎 羅浮宮 大廳
 
「陛下,你打算進行軍事演習,並且召集法國各地的軍隊參加演習,會否要求太高和規模太大嗎?」今天在羅浮宮的大廳裡站立了許多人,包括了數名長者。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擔憂地問。
「盧森堡公爵,我明白你的憂慮,可是作為法國的『國王陛下的陸軍大元帥』,我認為陛下的安排十分合適。」這時候,一名穿著盔甲、站在國王面前首排的中年男子隨即代為回答他、說:「更重要的是,法國已有數十年未曾參與戰爭,我們一定要知道如今的軍隊的素質,方可為未來的法國軍隊作出正確的方針。」
 
「蒂雷納子爵所言正是朕的想法。」國王路易十四一副認真和滿意的樣子回應他。那名穿著盔甲、站在國王面前首排的中年男子,就是現任法國元帥兼樞密院成員蒂雷納子爵亨利·德·拉圖爾·奧弗涅(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其父是亨利·德拉圖爾·多韋涅。他父親是先皇的重臣兼軍隊將領,他自己則是另一位法國元帥舒瓦瑟爾公爵塞薩爾·德·舒瓦瑟爾推薦的貴族軍官。
「敢問陛下,演習在哪裡舉行呢?」在場的一名老婦人問。
「朕打算在巴黎舉行首場演習,第二場則在巴黎西南方的蒙福爾拉莫里進行,第三場則在楓丹白露森林進行。」國王答:「請阿卡迪亞女公爵放心,朕這次安排是謹慎安排。」
「陛下,我只是擔心在城市進行軍事演習,會否打擾民眾生活和商人在買賣而已。」這位老婦人是阿卡迪亞女公爵昭·德·路易斯,波旁皇朝首位國王亨利·德·波旁的養女(小說註:她是第五部份的主角。),也是首位康城女子爵、首屆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總督,現任法屬北美洲行政院終身成員,兼任法國皇家法庭法官。
「朕這次就是要知道一旦爆發戰爭時,我軍怎樣在這三場不同的地方戰鬥,會出現甚麼問題,還有國家的消耗有多大。」國王說:「為了解法國現役的軍人和士官的素質,故朕早已吩咐各貴族領、殖民地的軍隊前來參加演習,朕現已知道法屬北美洲自治領安排最精銳的北美防衛軍團,和在自治領組建了十年的自治領海外軍團前來參加演習;喬巴的夢想之家的商會領已派遣了圭亞那防衛軍團前來;法屬印度洋殖民地安排了三百名民兵參與演習,最令朕安慰和興奮的是可以看見杜拉公爵雅克·亨利·德·杜弗爾(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閣下統領的富瓦軍團的英勇呀。」
「那麼,這次演習的報導由誰負責寫呀?」阿卡迪亞女公爵再問。
「朕把巴黎的演習工作交給諾阿耶公爵昂·德·諾阿耶(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呂伊內公爵路易斯·查爾斯·阿爾伯特(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舒瓦瑟爾公爵塞薩爾·德·舒瓦瑟爾(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維勒魯瓦公爵尼古拉五世·德·紐夫維爾·德·維勒魯瓦(註:這是歷史人物的虛構情節。),以及魁北克公爵安東尼·巴貝里尼(註:這是虛構人物的虛構情節。),由五位負責寫這次演習報告。」國王答:「至於朕跟皇后,還有皇太子,就是這次演習的目標,哪支負責攻擊的軍隊可以進入羅浮宮大廳,獲得朕的確認,攻擊的軍隊就算成功;相反,攻擊一方的統帥被對手打倒,或是軍團被對手所俘的話,哪支軍隊就算戰敗;演習日期是11月1至3日,朕已告知巴黎市政府,吩咐他們叮囑民眾和各店舖、各公司的老闆,這三天會有軍事演習,叫民眾儲備多點糧食和作妥戰爭準備。至於演習的要求,你們自己閱覽公文裡的內文。」
「臣領旨!」在場一眾大臣和軍隊將領立刻高聲回應他。思雪作為一名國王的貴賓,這次也被請來,故她可以知道國王的決定。
 
「巴黎軍團是守方軍團,指揮官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擔任守方總指揮官!」不久,一名侍衛高聲地宣讀自己手上的字條上的字。
「陛下未免看我們的力量太重吧,除了我們,同樣負責防守的有圭亞那防衛軍團、自治領海外軍團、孔代親王擔任主帥的御林軍、海軍准將迪凱納領導的法國康城子爵領軍,還有巴黎的後備軍人,合共不過兩萬人。」盧森堡公爵弗朗索瓦·亨利·德·蒙莫朗西在接受了委派後,就不滿地對站在身旁偷閱公文的思雪說:「反觀攻方,單是富瓦軍團參與演習的士兵已經有一萬人,還有諾曼第軍團的八千名士兵、薩伏伊的六千人,加上數十支地方軍團和貴族私兵,合計人數接近八萬,根本不可能獲勝。」
「當然不是,一定可以獲勝,因為陛下訂的條件太好了。」思雪閱覽了整份公文後,卻跟他完全相反、輕鬆而信心十足地說:「演習規定雙方都不可以使用實彈;若成功捉拿對方的指揮官,指揮官屬下的士兵就全數當作被俘或戰死,戰場範圍是法蘭西島行省全境。攻方不可以使用火炮、不可以搶劫店舖、不得殺害傷者。反觀防守方,規則只是不可以使用火炮,和不可以進入國王所在的房間或廳,如此優勢根本是欺凌攻方。」
「那麼,我們該怎樣打這場仗?」盧森堡公爵問。
「這事你就交給我,我會解決你需要的戰鬥技術問題。」思雪答:「至於公爵你需要做的大事有兩項,分別是吩咐大家在三天內完成一張巴黎的地圖,記得要把巴黎的每條街巷、城門等任何事物都記錄下來,然後我會教大家怎樣做;另一件事是請公爵你安排其餘防守方的軍隊的軍官,在五天後跟我們一起開一個作戰會議。」
「好的,我立刻去辦。」盧森堡公爵很快便答允了。
 
下回預告:
做人要懂得靈活變通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板務人員:

1832 筆精華,10/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