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841

RE:大航海的小說-世界

621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轉眼間,日子就到了1658年......
 
小說主線第五百八十七回      (第八部份) ─ 第四回 子
 
在突尼斯自治省的突尼斯城,有一幢跟周邊的公寓沒多大分別的建築物,門牌用阿拉伯文寫了「帕夏官邸」。沒錯,這裡就是突尼斯自治省的帕夏官邸,也就是米德哈特王子的家;這座建築物名為奧斯曼的房子(註:奧斯曼的房子的構想位置,是在突尼西亞共和國首都突尼斯市的阿拉伯老城的Dar Othman。),入口大門通向一個方形前廳,前庭通向庭院,庭院只有兩個門廊,庭院四周環繞著四個呈T字形的房間,而每個房都有兩個壁龕。
這裡每天都有許多屬於米德哈特王子的臣僕前來跟王子報告工作的事,通常王子都會仔細地詢問官員們相關的細節,對省法院的審訊工作也會出席旁聽和詢問細節。民眾對這位帕夏的表現都很滿意,畢竟他寧願花自己的錢替民眾支付帝國中央政府的稅捐,也不願再增加民眾的負擔,故這裡的民眾和部落對他都很尊重。不過,近月對王子和一眾官員都很頭痛,只因最近有一個煩惱的源頭...
 
1658年2月23日 早上十時
鄂圖曼帝國 突尼斯自治省 突尼斯城 奧斯曼的房子 方形前廳
 
「請問穆罕默德王子,今天你有甚麼問題呢?」在方形前廳裡,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頭戴包頭巾的中年男人,臉上掛著一副倦容、語氣充滿不安的感覺、問。
「巴德老師,請問經上說的里巴是禁止的,那麼銀行支付的利息是否屬於里巴呢?請老師教導。」一名穿著長袍的小男孩恭敬而臉帶笑容地答。
「這應該詢問伊瑪目而不是我。」這位中年男子不滿地說。
「因為巴德老師是幫助大家有工作,所以我才詢問你。」小男孩立刻回應他、說:「再者,是老師說有問題就可以請教你,故我現在就向老師求教。」
「…」在場的人都鴉雀無聲。
 
「穆罕默德王子,先知穆罕默德曾經說:『安拉禁止你們放高利貸(利息),因此今後的所有利息全部廢除。但是,你們的財產歸你們所有。你們既不能壓迫也不會遭受任何的不公平。安拉已規定,再不會存在任何的利息,阿拔斯·本·阿卜杜·穆台利卜所放高利貸的全部利息從今以後被廢除。』因此高利貸是違反伊斯蘭的法規。」這時候,有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頭戴白色頭巾的長者走近小男孩、說:「王子對先知和真神的話有興趣和想了解更多,這是值得我們高興的事,只是各位大人都在跟帕夏大人議政。若小王子不怕我煩的話,我願意跟小王子再談談經書上所說的事。」
「那就勞煩穆拉陪伴我的兒子吧。」惟一一位在這裡坐著的青年人就不好意思地說。
「放心,我一定會盡力教導王子,帕夏大人。」這位年長者隨即恭敬地回應他,並帶著小男孩離開這裡。眾人隨即呼了一口氣。
 
這個小男孩的名是穆罕默德,他是米德哈特王子的三子,今年是六歲。不要因他只有六歲就輕看他,他已精通鄂圖曼語、阿拉伯語、法語、西班牙語、德語和波斯語,又懂得書寫阿拉伯文、法文、波斯文、西班牙文和德文。那位被他稱呼巴德老師的中年男子,就是突尼斯自治省的議會主席兼首任貝伊,他對經濟事務十分在意和關心,可是對軍事就是毫無知識或認識;至於這位年長者就是這裡的一位穆拉:費薩爾·阿里(註:這是小說虛構人物的虛構情節。),今年六十六歲,是突尼斯自治省年紀最老的穆拉,也是省裡惟一一名在王子家裡擔任王子老師的長者,更是米德哈特王子一眾大臣裡惟一可以不用理會政務的人。
 
他們離開方形前廳後,擔任老師的費薩爾·阿里就帶穆罕默德便離開了官邸,由多名士兵護送下乘坐馬車前往宰圖納大學旁邊的圖書館,宰圖納大學是突尼斯最古老的清真寺宰圖納大清真寺所開辦的學院,圖書館則是五年前由米德哈特王子斥資贊助興建,目的是讓貧苦大眾可以閱讀,從而獲得更多知識。
 
1658年2月23日 早上十時三十分
鄂圖曼帝國 突尼斯自治省 突尼斯城 宰圖納大學圖書館
 
「穆罕默德王子你真的太好學了,連你那位巴德老師都被嚇壞了,你要學習自學和謙卑,才不會被別人敵視呀。」在圖書館的一個角度裡,費薩爾·阿里恭敬而認真地對穆罕默德說:「難道你想跟你的兩位哥哥一樣被他們拉到伊斯坦堡念書和生活嗎?這裡的生活不是伊斯坦堡的人可以相比的。」
「費薩爾老師,你要明白我在家裡很悶呀。」穆罕默德不滿地回應他、說:「父親和母親甚少陪我玩,有時間都去跟妹妹和弟弟玩,都不理會我。」
「若穆罕默德王子你不覺得我老和古板的話,我可以陪你玩,只是你一定要聽話,不可以忘記呀。」費薩爾·阿里隨即對他說。
「費薩爾老師,我在一本法國買來的書裡看見法國人在美洲有殖民地,而且他們在美洲的殖民地可以為法國提供許多稅金,我記得我國在東南亞的布吉都有殖民地,那裡是否都是一個金庫呀?是的話,大家就不用負擔大量稅金了。」穆罕默德問。
「穆罕默德王子,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現實是很殘酷,因為從金礦採集的只是礦石,礦石需要經過提煉後才是黃金,這是需要成本,同時黃金的量是永遠追不上國家的開支,故王子的想法是不行的。」費薩爾·阿里隨即回答他:「另一方面,若這個世界布這種如此巨大的金礦,只怕各國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嘗試搶奪金礦,這絕不是好事。」
「費薩爾老師,你見過許多人和事,你認為國家會否結束這場戰爭呢?」他又問。
「穆罕默德王子,有些事是人不能控制。例如這場已經進行了十三年的戰爭,各國都花費了許多錢和付出了許多士兵的性命,若不能從對手那裡取回一些利益,一定不可能使戰爭結束。」費薩爾·阿里隨即回答他:「若王子想了解政務,這當然是好事,只是你需要更多學識和經驗,而且你需要找尋一些可以幫你完成工作的人,因為你自己是不能懂得和完成所有事,所以你需要找志同道合的人協助你完成自己的工作。」
「費薩爾老師,你會幫我嗎?」他再問。
「穆罕默德王子,我只是你的老師,而且已經老了,許多事都已有心無力,想做都做不到。」費薩爾·阿里對這位小男孩表露一副慈祥的樣子,然後給予一個令他失望的答案、說:「王子,你是一位帕夏的兒子,未來一定要擔任官職,故你可以慢慢地找尋支持自己的人。你要記住,責備你的不一定是壞人,附和自己的不一定是好人,你慢慢理解吧。」
「費薩爾老師,我回來閱書了。」他聽了他的話後,就行禮告辭了。
 
對穆罕默德而說,費薩爾·阿里是位學識廣博的穆拉,也是一位慈祥的長者和老師。由於老師已經給予課題,他只好按老師的要求去做。不過,找尋志同道合的人談何容易呢?故他只好做老師的第二個課題的功課,就是學習政務。怎樣學習?就是閱讀過往的政令、國家現行的律令、各地的風土人情等等,全都是需要大量時間和精神的事。不過,小孩的致勝之處就是擁有用不盡的精神,還有發問不會被責罵的特權。因此他就開始日夜苦讀、不斷發問和聆聽,不明白的就找自己的雙親和老師求教,這本來是好事,只是他的雙親和老師就被他弄得很煩躁和精神緊張,最後他的父親命令他自己聆聽每天的政務會議找尋答案,不要再詢問他們。
 
當然,一群大人要求一個小孩按照自己的吩咐過活,其實跟小孩的未來密切相關,故他的母親帖夏娜就為他安排了一位新的家庭教師,專責教授明國、日本、印度、荷蘭和英國的語文和會計,務求使他忙得要死,無閒煩擾他們。
只是她跟一群活在他身旁的大人很快便大吃一驚,因她僱用的新家庭教師竟然是來自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夏洛特·博羅梅奧(註:這是小說虛構人物的虛構情節。),她就是世界各國公認的宮廷糕點師阿卡迪亞女公爵昭·德·路易斯(小說註:她是第五部份的主角。)的女徒、五位獲法國皇室認可的優秀糕點師之一的大人物。不要輕看她只有二十三歲,她的確是一位成功的糕點師,擅長的是明國甜點;同時,她也是一位懂東亞和印度語的傳譯人材,的確是辦理這件苦難的好人選,所以她提出安排小王子去英國的殖民地淡馬錫授課,同時教他學習更多新技術的時候,大家都是反對安排,只是費薩爾·阿里認為值得支持,故大家只好同意安排。
 
下回預告:
新加坡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2
GP 842
622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請問穆罕默德王子,今天你有甚麼問題呢?」..
 
小說主線第五百八十八回      (第八部份) ─ 第五回 新加坡的生活
 
若說人生就是需要不斷地學習的話,那麼人在孩童時也許是學習最多事物的日子。
 
1658年5月16日,米德哈特王子的三子穆罕默德由兩位家庭老師夏洛特·博羅梅奧和費薩爾·阿里帶離自出生就居住的地方,來到英國位於東南亞的殖民地淡馬錫,即新加坡。新加坡這個英國縱然經歷了數十次被攻擊的事,卻全都化險為夷,加上近十數年間有不少明國人移居當地,故使新加坡和旁邊的柔佛王國的新山變得日漸繁榮。
 
三人來到新加坡後,就暫住在新加坡的甘榜格南區(註:這是小說裡的虛構情節安排。甘榜格南區的構想位置,是在新加坡甘榜格南區。根據歷史記錄,在1819年當新加坡割讓給英國時,島主天猛公阿卜杜勒·拉赫曼,和柔佛蘇丹東姑胡先要求用一些財富來換取他們的權力。斯坦福·萊佛士爵士每年給予天猛公和蘇丹津貼,還讓他們使用甘榜格南區作為住所。)。那裡有數條街巷的居民全是穆斯林,他們就在這裡學習過新生活。穆罕默德今年只是六歲,可以做甚麼呢? 夏洛特·博羅梅奧在新加坡不過住了三天就決定開辦一間咖啡店,小男孩負責做店的櫃檯,費薩爾·阿里負責擔任侍應生,夏洛特·博羅梅奧負責廚房的工作。除了他們三人,還有兩名侍衛負責擔任泡咖啡的侍應生和廚師,店位於新加坡甘榜格南區的市政廳旁邊的一幢排屋的地下,附近居住的都是歐洲人,也有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日本人和阿拉伯人,故這裡很快便成為民眾的聚集地點,甚至住在新加坡其他地方和旁邊的柔佛蘇丹國也有不少人知道這間咖啡店的存在,更有不少外地人會把這間咖啡店視為相約之地,大家都把這個地方稱為「帕貝咖啡館」,縱然這間咖啡店的真正名稱是「卡帕伊咖啡店」。
 
在新加坡,這裡的人的生活很悠閒,不論來自甚麼國家的移民或是本地居民,每天都要喝最少一杯咖啡或茶,吃一個主餐需要最少四十五分鐘;談生意的地點通常是餐館或咖啡店,完成簽約後又會請對方去餐館吃飯,或是到一間咖啡店品嚐咖啡和糕餅;旅客或商旅路經新加坡,也會在新加坡在餐館或酒吧跟水手歡樂。因此,這裡可說是吃喝之島。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生活過得悠閒寫意,島上由於食水供應緊張,故用水是十分謹慎,同時島上的土地也不多,故居住環境也不好。英國殖民地政府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所以不斷安排島上的人遷往周邊的地方生活,又不斷鼓勵民眾喝酒代替喝水。只是這些辦法對民眾可說是煩擾和不滿,又不能解決食水不足的問題,故他們必須再想其他辦法。
 
話說回來,卡帕伊咖啡店的吸引力在哪裡呢?除了夏洛特·博羅梅奧這位食物主理人的名氣外,更重要的是這裡不僅可以購買歐洲的糕餅,還可以購買饢餅、印度烤餅、皮塔餅、無酵餅、黑麥麵包和饅頭等世界各地的各種平民化食物,又可以品嚐各種茶和咖啡,可說是豐儉由人,只要客人可以付鈔便行。
 
1658年11月23日 早上十時
新加坡 甘榜格南區 卡帕伊咖啡店
 
「老頭子,來兩杯摩卡。」在咖啡店的店舖裡,今天照樣熱鬧。有一名中年男子高聲地叫喊。他說的老頭子,就是指擔任侍應生的費薩爾·阿里。
「馬先生,今天你不喝茶嗎?」費薩爾·阿里隨即走到這位男子旁邊,禮貌地詢問他。
「阿里先生,你有所不知呀,因為最近明國的茶葉歉收,所以茶葉價格正在上漲,故我們這些普通人就要轉為喝咖啡了,縱然咖啡太苦了。」他答。這位馬先生是咖啡店的常客,每天都會來這裡品茗,重點是每天都要來看看夏洛特·博羅梅奧,一定要看見她的樣子才離開,可說是一位「忠實的客人」。
「馬先生,若你不介意的話,請你品嚐這裡最新推行的甜品。」這時候,一名小孩從廚房走過來,對他說:「是老師指明要你試味的。」
「穆罕默德,這真的是你的老師的意思嗎?那我立刻試吃吧。」他一聽見是那位給他的,立刻高興地說,並用叉嘗試刺了一小片糕點來吃。他吃了後便興奮地說:「竟然可以吃到用班蘭所做的糕點,太好了。」
「馬先生,若你認為可以的話,那就應該可以給大家購買了。」這時候,一名穿著歐洲侍女服飾的女子從廚房走出來、說:「只是這種糕點的製作方法很多和要求高,故恐怕這種糕點不會便宜了。」
博羅梅奧小姐,若你的糕點賣不出的話,我馬某人替你全都買下。」他立刻自舍十足地回應她、說:「在這裡沒有甚麼物品是我馬真買不到的。」
「那就先感謝馬先生你了,我送你一件糕點,慢慢品嚐。」她就是王子的老師兼這裡的廚師夏洛特·博羅梅奧。她聽見這位中年男子的豪語後,,就滿面笑容地說,還立刻從廚師裡再取出一件糕點給他品嚐。
「這位馬先生果然是一位富豪呀。」穆罕默德立刻嘆服他、說。
 
「聽說政府打算整治市集,只怕今後要走得更遠才可以買到做飯的食材了。」這時候,在咖啡店的其中一張木桌,有三位客人正在聊天,其中一位這樣說:「他們英國人可以找僱工替他們買食材做飯,我們這些普通人不行呀。」
「這個島太細小了,要找土地建屋,就只好拆掉原有的才行。」同一張木桌的客人說。
「只是拆掉市集的話,我們就要去牛車水購買食材,一來一回隨時要花一兩個小時,實在太遠了。」另一位客人說:「太令人氣憤的是,這次政府要拆市集是由那個印度人建言,說是用來興建一座劇場,分明是要把穆斯林趕出新加坡。」
「其實現有的市集雖然很方便,但這個市集一樣有自己的問題。」這時候,夏洛特·博羅梅奧突然走近他們,並對他們說:「我自己每次進去,都要花時間想清楚自己身在何處,未免太浪費時間了;再者,市集旁邊就是一間鑄鐵工坊,誰敢保護不會發生火災呀。」
「不過,太不方便呀。博羅梅奧小姐,這間店可以找市集的商販安排貨車運送貨物,我們卻不行呀。」首先提出不滿的那位說。
「這都是事實,真煩呀」夏洛特·博羅梅奧想了一會後回應他、說。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名穿著歐洲的官員服飾的歐洲人從咖啡店外走進來,然後走到咖啡店裡惟一的橡木木檯旁的木椅坐下來,費薩爾·阿里就走過去…
「先生好,請問你需要甚麼呢?」費薩爾·阿里問。
「你給我一個裸麥麵包。」這位官員答。
「先生,你的臉色很差呀。」費薩爾·阿里一邊記下一邊對他說。
「沒法子啦,為了市集的事,所有在官廳做事的人,全都已經有數天沒法睡覺了」這位官員表現一副倦容、說:「拉坦·安巴尼先生購買了河邊市集的土地,政府卻沒有錢和土地重建市集,故我們只好四處奔走,拜訪各位商賈出讓或租出店舖給市集的商販繼續營業,只是一直都找不到。」
「城裡和港口一帶的土地已經不多,當然不會有人願意幫忙」費薩爾·阿里說:「雖然島上最大的地主,就是慎寧·馬拉泰斯塔夫人擁有許多土地,但是土地全在新加坡島東邊的Tanjong Rusa,還有新加坡島東邊、位於柔佛海峽連接新加坡海峽的兩個小島Pulau Ubin和Pulau Tekong,對解決問題是毫無幫助,故的確是大問題。」
「我們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忙,只是他的要求太高了」官員說:「在升旗山,即你們說的禁山旁邊,有一幅屬於英國聖公會的土地,只是教會表明只會出售給付出最多錢的人,如今拉坦·安巴尼先生已向政府表示,將會支付六百萬英鎊買下這幅地,政府沒有這筆錢,根本甚麼都做不到。」
「六百萬英鎊,我們怎可能籌集呀」不少人隨即失望地叫喊。
 
「原來是拉坦·安巴尼這個每天把我的牛車弄到一股臭味的印度人,把我家附近的市集買下,這事就由我解決。」正當大家失望和灰心之際,突然在咖啡店裡有道聲音響徹全店,可是當大家想找尋是誰所說,卻沒有人發現。
「為了使大家開心一點,所以本店向大家送贈一件糕點,讓大家悅快地離開」夏洛特·博羅梅奧就在這個時候,從廚房裡捧了一盤糕點出來,然後對眾人說。
卡斯特拉!我竟然可以在新加坡吃到日本長崎的著名甜點,太幸福呀!」官員一看見這件糕點,立刻用叉刺了一小片糕點來吃,吃後就大聲地說。
結果,這間咖啡店裡的客人吃完這件卡斯特拉後,又再點了一杯阿薩姆茶,喝完才結帳離開。負責櫃檯的穆罕默德當然不高興,只是老師吩咐的事,他只好照做。事後,費薩爾·阿里告訴他這件事的真正用意:「使客人高興,客人就會願意多花費,或是再來光顧。」
 
下回預告:
新加坡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2
GP 843
623 樓 Tony jusco123
GP0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這裡很快便成為民眾的聚集地點...
 
小說主線第五百八十九回      (第八部份) ─ 第六回 解決不和的辦法 有大事發生
 
1658年11月25日,新加坡的所有報紙和政府憲報不約而同地報告同一樁新聞,就是位於升旗山,即馬來人口中的禁山旁邊,有一幅屬於英國聖公會的土地,聖公會確認已把土地賣給一位法國商人(註:這是小說裡的虛構情節安排。這幅土地的構想位置,是在新加坡的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現址)。根據報導,這位弗朗索瓦·貝斯的法國人向聖公會支付了九百萬英鎊購地,並向殖民地政府支付三萬英鎊的土地稅稅金。
 
弗朗索瓦·貝斯是誰?他是新加坡的富豪,財產排名是新加坡的第三人,也是新加坡最大的煙酒商;他素來跟從印度來的富商拉坦·安巴尼有過節,兩人關係極為惡劣。他在購地後,便安排那裡做新的市集,所有商販都可以搬到那裡繼續營業,市集的商販當然很高興,許多居民也滿意這解決辦法。
 
不過,他們很快便再次失望,因為拉坦·安巴尼向政府支付了一百萬英鎊,所以政府同意禁止市集的商販的貨物在市中心碼頭和梧槽河埠頭上落貨物,理由是保障街道清潔。問題是你禁止他們在碼頭上落貨,難道要他們把貨物直接從大海搬到市集嗎?因此,這事隨即激發新加坡的馬來人、穆斯林和華人的怒火,島上的日本人和歐洲人則因習慣了傭工代為購買食材,故阻礙傭工工作等同干擾他們的生活,所以附和他們的行動。
 
1685年11月28日傍晚時分,新加坡爆發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騷動,數千名馬來人、穆斯林和華人衝擊印度人所居住的地方,還攻擊印度教寺廟,觸發印度人的還擊,英國駐軍則固守歐洲人社區的安全。到了29日的早上,騷亂便結束了,只是印度人居住的社區遭受嚴重破壞,拉坦·安巴尼和他的家人被英國士兵發現倒斃在家裡,一家十三口不是被燒死就是被刀所殺,除了他這家外,還有三百多名印度人死傷,新加坡人稱為「市集騷亂」,英國政府於一年後為此把新加坡總督革職
 
因為這次騷亂的出現,導致新加坡出現管治危機和經濟動盪,所以殖民地政府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不過,現在的問題或多或少都是殖民地政府自找的,畢竟你當初不同意拉坦·安巴尼的兩個要求,就不會出現這次騷亂,故殖民地政府如今必須善後。如何善後?殖民地政府宣佈因拉坦·安巴尼和其家人已死,所以他生前購買的市集會變為政府土地,他請求頒布的法令也會廢除,更同意特赦在這次騷動裡沒有殺人的參與者。
 
不過,所有人都清楚知道,原本位於梧槽河畔的市集已經不可能重建了,而弗朗索瓦·貝斯又因這次騷亂,導致新加坡政府指控他煽動叛亂,最終被罰款一百萬英鎊,所以他已沒有餘力興建新市集。至於其餘的新加坡富商,最富裕的慎寧·馬拉泰斯塔夫人不是住在新加坡,她的代理人只可以替她打理現有的資產;排名第二、第六、七和八位的分別是英國、法國、荷蘭和丹麥東印度公司,他們主要是投資經濟產業,對各地民眾生活的事業向來沒有興趣;至於本地人,怎可能有如此有足夠的錢購地,又有能力招徠商販呢?
 
就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弗朗索瓦·貝斯把地租給夏洛特·博羅梅奧,租金是一年三萬英鎊。她獲得這張為期二十年的租約後,就開始組織商販在他租出的這幅土地上重建市集。不過,她的安排跟過往的市集不同,她是要求作為地主的弗朗索瓦·貝斯安排建材到這裡施工,工程是要在這裡興建一座兩層高的紅磚建築,下層是蔬果、肉類和糧食,上層是香料、香辛料、茶葉、布料和文具。在這座建築物外面種植樹木和鋪設排水管,好讓這座建築物跟旁邊的升旗山相差不大,又可以把雨水排走,也可以令新加坡的市容變好。
 
這個計劃對穆斯林和新加坡政府而言,這都是一個好辦法,故政府很快便同意這個計劃,並宣佈代為支付這二十年的租金。話雖如此,但政府仍然打算讓穆斯林和印度人有交流的機會,故他們決定拒絕印度人在自己居住的區域開辦市集,逼印度人到這個新市集購買食材和日用品。這種安排當然換取穆斯林的激烈反對和不滿,而且商販擔憂攤位太細小,這會導致他們難以營業,結果又出現騷亂。最後,夏洛特·博羅梅奧為政府再出了一個主意,就是把興建中的新市集東北方的一幅未使用的土地用來興建另一座市集,專門為印度人服務,總算解決問題。
 
就在新加坡政府總算找出解決辦法之際,一件從歐洲傳來的大事終於為民眾所知。在1658年5月15日於法國巴黎簽訂的《1658年巴黎和約》,各國開始要落實各項條款,英國都包括在內。根據和約規定,英國不僅需要割讓加勒比海的牙買加島和聖基茨島給西班牙帝國,又交還於1622年簽署的《杜樂麗協定書》裡割讓給英國的加列戈斯港及周遭所有位於南緯五十度以南的土地給西班牙帝國,還要向西班牙帝國賠償二千萬法郎,扣除了葡萄牙向英國支付的一百萬法郎後,仍要支付一千九百萬法郎的賠款,對在這場持續近十四年的世界性戰爭中有份參與的英國而言,絕對是鉅額的重擔。
對新加坡的居民而言,這裡被劃為中立港,英國政府不得徵召本地居民入伍,可說是值得高興的事,只是連同在戰爭期間所發行的戰爭債券,英國政府的債務高達五億法郎,折合約六億五千萬英鎊,財政上根本不可能承擔,故英國政府決定要全國集體為此一起分擔重責,單是新加坡殖民地就要負責其中的六千萬英鎊。
 
新加坡地少又窮,經濟依靠港口的補給維修服務和相關事業支撐,每年的財政盈餘不多,又要被強制購買戰爭國債,故在這十多年間累積的財政儲備實在不多,怎可能承擔六千萬英鎊的分攤金額呢?為了解決這事,所以新加坡政府被逼向全島所有居民開徵新稅,分別是向全島居民開徵人頭稅、向島上所有商販和地主徵收差餉、向所有酒店和旅館徵收房租稅,和向所有擁有、佔有或享用死者財產的人士徵收遺產稅。
 
島上的居民當然是大為反感和憤怒,畢竟這裡不是富裕地方,卻要這裡的人為你們戰敗分擔款項。幸好的是,新加坡的三大富商願意替新加坡政府承擔這筆款項,慎寧·馬拉泰斯塔夫人的書信於1658年12月31日送抵新加坡,表示她會替新加坡政府分十年支付這筆鉅款,民眾不用支付這筆分攤費;同時,明國的南海商會答允捐贈五百萬英鎊給新加坡政府穩定新加坡的財政,日本明智幕府的半將軍產業香伊屋也答允捐贈四百萬英鎊給新加坡政府。
新加坡政府在這個艱難的日子難得有人願意伸出援手,當然要給予回報。因此,新加坡政府於1659年1月10日把慎寧·馬拉泰斯塔夫人在島的東部的Tanjong Rusa,還有新加坡島東邊、位於柔佛海峽連接新加坡海峽的兩個小島Pulau Ubin和Pulau Tekong的土地租約,由九百九十九年期修改為永久租用;南海商會在新加坡牛車水和碼頭的產業的租約延長至五百年,香伊屋在新加坡的三幢物業的土地租約期限也延至五百年。最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原訂要開展的開源節流政策可以不用實施了。
島上的居民知悉後當然很興奮,對政府其後給予三名富豪的補償安排也沒有反對和不滿,畢竟人家對大家有恩,這些安排用來還恩也是應該的。1659年1月31日,新加坡政府宣佈為新加坡開港125年和戰爭結束舉辦慶典,全島的居民立刻投入這次大事,準備慶典所需要的物資和安排活動。
 
同一時間,穆罕默德收到他的父親的書信,父親在書信裡說鄂圖曼帝國雖然在戰爭裡獲勝了,但是全國因戰爭而死去的人多達二百萬人,自己管轄的突尼斯自治省縱然沒有被強行徵兵,也有近六萬名志願兵因這而陣亡,他這裡已沒有餘款照顧他,幸好他的兩位老師在他身邊照顧他,父親都感到安心,故吩咐他要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各種技能,免得大家擔心。
 
穆罕默德閱讀了這封家書後,感覺自己的父親不再認自己是他的兒子,就傷心痛哭。幸好他的老師夏洛特·博羅梅奧對他說了一番使他終生難忘的話,她說:「我和阿里老師絕不會不照顧你,因你是我們最好的學生,也是我們的希望,所以你放心吧,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吃太多苦,苦的是你今後要學習的事,事會使你長大,使你明白上位者應該怎樣做,才是對民眾好,不致終日害怕被人陷害、殺死。
你今後要學的很多,可是今天要學的就是忘掉自己是帕夏的兒子,學習做一個懂得學以致用的大人、一個好人。」
 
下回預告:
學習
(本故事純屬虛構)
0
-
板務人員:

1714 筆精華,02/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