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765

RE:【閒聊】大航海的小說-世界

541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回女主角陳思雪的人物設定,請參考《夜行書生》的趙楊仙
上回提及:
...「她們就是為了這個環狀物而追殺你嗎?」...
 
小說主線第五百零八回  (第七部份) ─ 第二十回
 
由於發生命案,西安府立刻如臨大敵,不僅派遣醫員前來驗屍和查驗水糧,更對所有出入會場的人進行徹查,但凡沒有持票的旅客都會被拒於門外,結果令許多人失望而回。
至於思雪等人就因有黔國公、秦王和隨後來到的魯王的擔保,所以她們一行人都可以留在這裡觀賽,順便暗地裡調查這些事。
 
1643年5月11日 晴 上午七時
明 陝西等處承宣布政使司 西安府 臨潼縣 鴻門堡村 武林大會一號旅館 七號客房
 
「用了一天時間,我們初步整合了一些事。」在這間七號客房裡,錦衣衛下士林詠夏向房裡的人認真地講述現在已知的事,她說:「首先是那位被嵩山派追殺的長者姓徐,是一位守寡近十年的老婦,她身上的那件玉器經證實是春秋時代的產物,也是她夫家的家傳之寶,據說傳到她的亡夫時已有十代,可是她和家人跟嵩山派從沒有接觸,故不知道為何對方會知悉她身上有這玉器;其次是昨天發生的命案,我們已證實全部死者都死於砒霜之毒,至於砒霜的來源則是附近一名地主的滅鼠藥,據地主所供稱,他的滅鼠藥於三天前被盜走,而這些藥的確是他所購買,因西安府已找到他供稱的存放容器,所以可以確實這點;最後的是那隻鎏金雙獅紋銀碗,已證實是唐代的產物,來源地不明,現估值約五十萬銀元,已由東廠負責保管,並在昨晚送往京城存放。」
「最近好像有不少古物被發現,會否有人嘗試盜墓呢?」王府護衞指揮使司轄下的魯府儀衞司的從五品儀衞副谷昭隨即提出一個符合邏輯的問題。
「我認為有這可能,故我認為要立刻上報朝廷,請朝廷命各府嚴查。」秦王立刻回答他。
 
「出事呀!」就在這個時候,南直隸蘇州府的錦衣衛下士李峰匆忙地從房外跑進來、說:「武林大會發生脅持人質事件呀!」
「西安府沒有阻止嗎?」秦王憤怒地問。
「西安府不敢介入!」他答:「因脅持人質的是河南巡撫王漢的侍衛!」
「甚麼!身為朝廷武官,竟敢公然違法!」秦王一聽見就怒不可遏、說:「造反呀!」
「秦王殿下有所不知呀!」這時候,儀衞副谷昭向他解說:「河南巡撫王漢(註:這是史實人物的虛構情節。)為人怕事,向來不願得罪武林人士,所以他接受嵩山派的提議,由人稱『仙鶴手』的嵩山派陸柏擔任他的侍衛,並為他維持武林的平靜,他就盡量方便他們行事;這事在河南各府都是人人皆知,只因的確有成效,所以河南、山東、湖廣各府各縣都『隻眼開隻眼閉』而已。」
「這是賣官呀!」秦王憤怒地叫嚷。
「不過,嵩山派一直維持武林的平靜,一旦動他們的話,只怕天下多事呀!」儀衞副谷昭對他說:「要知道武林中的少林和武當兩大門派只願管好自己門戶,不願理會武林事;黑道和武林又要有一個勢力穩定秩序,天下才能太平。」
「難道就此放過他們呀!」秦王立刻大聲叫嚷、說。
 
「宮下巫女,思雪想請你幫忙,不知道你可否相助呢?」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只在一旁打算盤和閱讀帳簿的思雪終於開口說話,她詢問一直認真地聽的日本的香港領裡的雲霧社的巫女宮下美紗。
「難道三小姐有甚麼計策嗎?」巫女宮下美紗反問她。
「勞煩你把門口的那件茶具拿去現場,交給嵩山派的人,並要求他們立刻放人,否則後果自負。」思雪答:「若他沒有理會的話,就給另外四派的掌門過目,他們一定會相助。」
「三小姐,單憑一件茶具就可以解決這事嗎?」秦王不滿地問。
「那好吧,我就幫三小姐這個忙吧,不過我要白大吉陪我去。」巫女宮下美紗答。
「大吉,你不用走呀,快去陪巫女去。」思雪一聽見巫女的答覆後,就立刻冷酷無情地對打算悄悄地離開房間的大吉作出吩咐。
「知道,小姐。」大吉被叫住後,先向秀貞打了眼色,看見她搖頭後,就垂頭喪氣地說。接着,兩人就拿着放在門口那個木櫃上的茶具離開了。
「李下士,請你立刻向西安府知府傳話,請他找南直隸經歷司經歷尚可喜(註:這是史實人物的虛構情節,他是尚學禮之子。),就說今年的分紅因事難以支付,他就一定會幫忙。」思雪接着說。
「好吧。」錦衣衛下士李峰聽了後就接受委託,並隨即離開了。
「千戶大人,你找一個只不過是正六品的南直隸經歷司經歷有何用處呀?」錦衣衛下士林詠夏在他離開後,就苦惱地問她。
「林下士,你不明白的事太多了。」這時候,李自成代為回答她、說:「雖然尚可喜只是區區南直隸經歷司經歷的正六品官,但是他的父親尚學禮是大明首任鐵嶺縣知縣,兼前任游擊將軍及鐵嶺衛千總,後來昇為南京兵部左侍郎,現在更是三孤之一的少保(註:這是史實人物的虛構情節,首見於296回。),而且人家都曾經領軍在前作戰的,有實戰經驗,一定知道怎樣對付他們。」
「不過,南直隸的人怎樣可以介入呀?」她再問。
「他雖然做不到甚麼事,但你不能輕看他的表面,這是署任掌衛事說的。」思雪答:「你信我吧,只要不出兩個月,嵩山派的人就會後悔得罪錦衣衛和王公貴族。」說到這刻,在場的人突然都不約而同地感到一股寒意。
 
過了不久,眾人在房的窗外看見巫女和大吉帶着數十人回來,從兩人知悉這些人都是本來送青銅鼎到這裡的衡山派劉副掌門的家人和弟子,至於劉副掌門劉正風就在現場跟一位人稱『魔教的哥長老』的人合奏一首名為《笑傲江湖》的曲後自斷經脈而死。
 
「這首就是《笑傲江湖》的樂譜。」巫女宮下美紗把一份樂譜放在桌上給眾人過目、說。
「想不到這份樂譜竟成為嵩山派逼死兩人的所謂罪證。」大吉隨即說:「若我們再晚一點到達現場的話,只怕他的家人和哥長老的孫女都會被他們逼死呀。」
「太可惡呀!」秦王憤怒地說。
「秦王殿下、黔國公,請問你們願意跟思雪合作做一趟買賣嗎?」這時候,思雪突然冷靜地詢問在場的兩位上位者。
「難道三小姐你還有心情做買賣嗎?」秦王不滿地反問她。
「秦王殿下,我們先聽聽三小姐有何提議吧。」黔國公沐天波勸導他、說。
「好,我就聽聽你有甚麼辦法。」秦王聽了黔國公的勸導,就展露一副不滿的樣子回答她、說:「若你不能令我相信你可以解決這事的話,就算你的母親都不會給她面子。」
「思雪想請兩位幫忙,上書朝廷請求向河南、湖廣、陝西、山東和山西五個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的所有銀行、錢莊進行查帳,而兩位就負責聯絡各地的王公大臣,把所有存在萬全、中嶽、路遙這三間錢莊的存款全都提出,改存其他銀行和錢莊。」思雪對兩人說:「最重要的是,他們提款時要人多,找到越多人排隊去提款越好,一定要讓人看見他們提走存款,而且要他們存款在別的銀行、錢莊時千萬不要作定期存款。」
「這樣就是報復嗎?」秦王不滿地問。
「這招是我閱讀從法國買來的書籍想到的,功效很強的。」思雪答:「我相信南直隸經歷司經歷尚可喜一定會這樣做,就算他沒有聽到我這樣說。」
「真不愧是太傅的女兒。」李自成聽見後就贊歎她、說:「我立刻告知我的夫人,立刻把錢提走,反正這三間銀行和錢莊的利息都不是很吸引。」
「好吧。」兩位上位者聽見李自成這樣說後,就一臉愕然和不解,可是他們就同意了。
不過,他們絕對想不到,原來這招的殺傷力是那麼大...
 
翌天,思雪等人就離開這裡繼續旅程。他們離開前拜託了秦王和黔國公,派官兵護送衡山派劉副掌門的家人和弟子和魔教的哥長老的孫女離開這裡,又給了錢為兩位死者和一眾被毒死的人做一場法事,及替他們舉行葬禮。
過了十天後的五月二十一日,朝廷真的下令對河南、湖廣、陝西、山東和山西五個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的所有銀行、錢莊進行查帳,並且命令錦衣衛和東廠一起辦理這差事。這時,不少報紙都報導有大量民眾到萬全、中嶽、路遙這三間錢莊的各分號提款,場面十分混亂,更有傳在西安、洛陽、開封、太原、長沙等地的分號已經無款可取,結果要地方政府動用官兵平息騷亂及維持秩序。
到了六月十日,錦衣衛公佈查帳結果,萬全、中嶽、路遙這三間錢莊單在這半個月裡出現嚴重擠提,被提走的存款高達五百三十七萬銀元,佔銀行存款總額接近六成,銀行的流動資金已經接近用光,現有的固定資產也已被官府接管,並正在進行點算價值作隨時變賣作現金之用;為了保障民眾的財產安全,所以戶部於1643年6月11日宣佈接管這三間錢莊,各地官府立刻替三間錢莊進行清盤程序。
 
不過,這跟思雪所說的報復有所關係呢?據說,萬全、中嶽、路遙這三間錢莊的大股東是兩間分別名為五嶽和河嵩的商號,而這兩間商號的惟一股東就是嵩山派的右掌門。
 
欲知後事如何,請下回分解。
 
下回預告:
到了陝北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板務人員:

1871 筆精華,05/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