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723

RE:【閒聊】大航海的小說-世界

501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我懷疑這裡就是未知的南方大陸的一部份...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六十九回      (第六部份) ─ 第十八回 大發現
 
1642年11月4日     晴 上午九時
南緯10度33分、東經142度9分的水域 某小島的海邊小屋
 
「各位,經過我們一個月的努力,我們可以初步確定這片水域是一個海峽,南北各有一片較大的陸地。」負責測繪和製作地圖的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在這個島上的這小屋前對着船長勒內·博爾迪埃和一眾船隊的船員說:「根據現有的記錄推斷,在這海峽北邊陸地應該是新幾內亞,而南方的則是我們所發現的未知的陸地。」
「美樂蒂,你的意思是我們已成功發現了南方大陸嗎?」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後立刻激動地問她:「還是我們只不過是找到南方大陸的邊緣嗎?」
「稟船長,我個人是看記錄和實地觀察的結果,故我不能斷言這就是南方大陸。」她答:「只是我們的確發現了連接新幾內亞和南方的陸地的海峽,也代表要前往南方的陸地的話,船是一種較可行的辦法;至於陸路可否往返兩地,我暫時找不到有證據證實這一點。」
 
話雖如此,但這無阻大家有種興奮的情感,因為大家成功找到陸地,而且至今一直平安,這在充滿風險的大海而言,已是一種值得興奮、高興的事,所以大家都很開心。
 
「航法士小姐,請問如今這份地圖是否已經完成嗎?」過了一會,有船員詢問她。
「仍未完成。」她失望地答:「因為我們仍沒有東邊海域的航海地圖記錄,所以最好就是嘗試找尋東邊的海岸線,也許我們要準備一次長距離探索才行。」
「這當然是好事,可是我們都要留意一件事,就是天氣炎熱又多雨,航行時不能不小心。」勒內·博爾迪埃船長的副官擔憂地說:「因為我擔心有暴風雨出現,我們將會全軍覆沒,所以請你幫忙想想,為我們預測接下來的航線該怎樣走。」
「我們可以沿着新幾內亞的海岸線而行,看看新幾內亞的東邊的盡頭是怎麼樣。」她隨即拋出一個提案供大家考慮:「同時,我們可以嘗試沿途搜索,看看會否發現阿貝爾·塔斯曼的船隊,因為他們的船隊是這支探索的主艦隊,就算我們找不到他們,最少都要對尼德蘭東印度公司有個明確並有證據支持的解釋吧。」
「美樂蒂,你認為我們要預期用多天時間來搜索呢?」勒內·博爾迪埃船長問。
「最多半年。」她考慮了一會後、答。
「半年的時間,這都是合理。」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了後、說:「我們就跟這期限,若在1643年5月4日日落前仍未找到他們的話,我們就直接起航返回巴達維亞。」
「船長,我們立刻準備出航。」副官立刻對船長說,接着他就跟許多船員走回船上工作。
 
船隊在1642年11月5日日出時出發,數天後他們便發現了一個村落,可是因為語言不通,雙方只能通過圖畫的方式交流。通過雙方的交流,船隊的人知道了這海域是一個大海灣,在海灣的東邊有一個較大的村落,那裡也是一個交易點,交易品主要是陶罐、西米或其他食品和木筏。不過,因這裡的文智水平較低,所以沒法從他們的那裡知悉海灣的大小、海灣周邊的情況,最多就是知悉有數條河流的出海口是連接海灣。
不過,船隊仍跟原住民做了一次交易,就是用鹽和魚交換他們的芋頭,接着就離開了。
 
再過了數天,他們終於發現了原住民所指的海灣東邊的大村落。原來周邊村落的居民會在這裡進行交易,可是這裡的經濟仍是以物易物,生活仍是赤身露體的階段,故對法國或別的國家的商人而言,這應該不會是一個好消息。
 
船隊於11月20日日出時離開了這個在南緯9度25分、東經147度17分的村落(註:這個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首都莫士比港。)後,船隊就進行近岸航行,並且往東南方走。數天後,船隊抵達了一個疑似於1608年由西班牙帝國購買回來的的地圖所顯示的小島Mailu Island(註:Mailu Island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中央省的Mailu Island,位於莫士比港的東南偏東約250公里。)。大家在這裡再次遇見一些原住民,並用換來芋頭跟他們交換了陶器。
接着,船隊根據這幅地圖的指示,由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負責引導船隻小心翼翼地航行,在1642年11月30日抵達一個風浪較小和寧靜的海灣,位置在南緯10度41分、東經150度12分,海灣前方剛巧有一個島嶼阻擋着風浪。
 
1642年11月30日     晴 上午十一時
南緯10度41分、東經150度12分的水域 海灣
 
「這裡水清沙幼,而且周邊都沒有船,應該可以暫時在這裡休息。」副官在船員落下船錨後對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說:「我們可以先在這裡補充一些生火用的木柴。」
「那裡,你就安排一些船員辦事吧。」勒內·博爾迪埃船長很快便同意了、說:「不過,你們一定要小心,因我們對這裡十分陌生,所以一定要小心提防有危險發生。」
「船長,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去辦。」副官聽了吩咐後便回應他,並且開始工作。
「報告船長,我們發現這裡的魚獲很好,相信今晚大家都可以吃得飽足。」副官離開後,兼任船隊倉管的莫妮卡·拉法莉和負責交易的伊莎貝爾·布魯尼走到船長那裡,伊莎貝爾·布魯尼對他說:「還有的是,我們在這裡的淺海水域發現有珍珠,雖然品質不高,量也不多,但我們可以嘗試沿途找尋,看看會否找到一個地方會有更多和更好的珍珠出產。」
「你們做得很好。」船長滿意地說:「若我們可以在這裡找到更多貴重的貨物的話,那裡法國政府就一定會更重視這片海域,並且著手在這裡開拓殖民地。」
「船長,我估計法國政府不一定會在這裡開闢殖民地。」伊莎貝爾立刻搖頭表示不同意,並且向他解釋、說:「若真的要在這裡建立殖民地,首先要有充足的淡水供應,其次是這裡有戰略或是商業價值,然後還要考慮自身的力量是否足夠,而這裡就算找到珍珠也好,其價值都一定不及美洲和非洲,畢竟美洲和非洲離法國本土較近,而且美洲有黃金、白銀、香料、咖啡豆和毛皮,非洲則有寶石、象牙、珍珠、奴隸,這裡卻沒有。」
「布魯尼小姐的分析能力很好,從商業角度而言的確如此。」船長說:「不過,你有沒有想過這裡有另一種價值,是美洲和非洲不能給予法國的王公貴族。」
「船長所指的是否戰略價值嗎。」莫妮卡問。
「不,是生活環境。」船長答:「美洲的法屬自治領未免太寒冷,加勒比海又不安全,圭亞那則在雨林區,非洲則太熱和土著太多,而且那裡的開發成本太高了;反觀這裡,好像我們首先登陸的那片土地,氣候就較適合歐洲人生活,加上這片土地都是未開發的,連火器也沒有,一些小貴族想離開法國的繁瑣生活的話,這裡也許是個好地方。」
 
「報告船長,我們在船尾甲板上發現一隻從未見過的雀鳥。」這時候,有名船員走過來向船長報告:「為了供畫家繪畫記錄,所以我們現在正嘗試用盡辦法令牠留下來。」
「好,做得好。」船長聽見這報告後便很高興、說:「我們就在這裡多逗留數天,讓大家多做研究,最少要有一種新生物的記錄。」
「我立刻回去告知大家。」這位船員立刻回應,並且向船尾的方向跑回去。
「船長,你認為我們可以有多少時間在這裡做研究呢?」伊莎貝爾待這船員離開後問他。
「其實我在想,會否有人在這裡繼續做研究,而不是我決定還有多少時間做研究。」他沉思了一會後,就用一種認真而嚴肅的語氣答:「縱然我只是一個用刀劍過日子的人,可是我都活了一輩子,有一些事雖然我沒有做過或聽過,但是我都知道一點端倪。好像這趟找尋南方大陸的事,其實目的不僅是要找到,而是要開拓貿易線、建立殖民地,可是我直到這刻為止,都沒有發現這片海域有任何潛在商機或是戰略價值,一旦阿貝爾·塔斯曼所寫的研究報告也是如此,那麼歐洲的王公貴族對這裡的興趣就會大大減低;最壞的可能是未來一段時間都不會再探索這裡,故現在就要在有限的時間裡盡力做研究。最好就是有人願意在沒有任何贊助的情況,繼續甘心樂意地在這片海域的土地或近海做研究,那麼這裡才有未來,大家對這裡才會對這裡有更多了解。」
「船長,你是否太悲觀呀?」莫妮卡·拉法莉問。
「當然不是,我是很認真地回答你們的。」他答:「而且我的心裡已有打算了。」
 
下回預告:
繼續研究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1
GP 723
502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因作者在18/1/2018不在香港,所以提早上傳當日的那回。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美樂蒂,你的意思是我們已成功發現了南方大陸嗎?」...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七十回  (第六部份) ─ 第十九回 大發現(二)
 
三天後,即1642年12月3日的日出時分。船隊再次出發,沿着海岸線小心翼翼地向東方航行,數天後就發現船已經轉為向東北方航行,並且發現一些島嶼在不遠處,因此他們開始轉向東南方航行,花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來測繪這片海域的海圖,接着才駛回新幾內亞,於1643年1月8日抵達米恩灣。
 
他們在1643年1月12日離開米恩灣,便一直向西北方航行,過了十多天的時間,他們到了一個海峽,他們又花了數天的時間在這裡進行測繪工作,然後他們駛向海峽的東方的陸地,他們沿着這片土地的北岸航行,很快便發現這片土地有一條山脈,而且山脈中的一些山的形狀和山上的雲有點奇怪,負責測繪和製作地圖的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在航海日記上這樣記述自己的懷疑:「這裡也許有火山。」
 
又過了十天,船隊抵達了南緯5度24分、東經149度58分的水域,這個海域又是一個海灣。他們在海灣的某處登陸,並在登陸岸修築了一個用木造的臨時碼頭,又在岸邊砍樹生火。不過,美樂蒂在岸邊進行測繪時立刻發現了一個問題...
 
1643年1月22日     晴 下午二時
南緯5度24分、東經149度58分的水域 岸邊的登陸點
 
「報告船長,我們發現在這裡的東南方、叢林深處的有一座疑似火山的物體存在。」美樂蒂·帕拉迪絲從測繪的位置,走到正在監督船員工作的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身邊報告、說:「縱然這座火山看起來好像跟我們有一段距離,可是為了大家的小心,故我反對大家再向叢林的深處前行。」
「美樂蒂,你的建言是好,可是探險本來就是有危險,你需要是評估這事會否令我們所有人都死在這裡、無法回覆任務的成果。」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後立刻表達自己的決定、說:「再者,你看看你的三位朋友,三位雖然各有職責,但都全力以赴,甚至參與跟自己職責無關的研究工作。」
「船長,作為一位航法士,我必須作出一個盡責的勸諫。」她說:「為了大家的安全,所以我請求船長同意,容許我率領測繪隊前往火山附近考察。」
「美樂蒂,你要去火山附近考察和做研究的話,那我立刻安排一些船員隨行保護你們。」船長聽了後就作出決定、說:「若有危險就立刻回來。」
「謹遵船長的吩咐。」她立刻向他點頭表示接受安排。
 
這次探索,船長除了安排美樂蒂·帕拉迪絲領導的測繪隊前行外,還安排秀明這位船隊的醫生、兼任船隊倉管的莫妮卡·拉法莉、負責交易的伊莎貝爾·布魯尼,和二十多名船隊裡戰鬥經驗豐富的船員隨行。翌天日出時,他們從登陸點出發後,就開始不斷用斧頭砍下擋在前頭的大樹,同時在旁邊留下記號,好讓大家可以平安回去,不致迷路。
 
不過,當他們出發時,美樂蒂已經估計探險隊最少要花了數小時來走路,還要一直忍受着悶熱和潮濕的天氣,和負載着大量物品向山的方向走,故他們已有心理準備,這次行程要在叢林露宿。在路上,他們發現因樹木太高和枝葉茂盛的緣故,所以在雨林底層並沒有很多的空間可以看見太陽,同時很多樹木的根都是呈板狀,樹莖也會長出一定類似樹根的物體支撐着樹木,他們也發現,在這裡生存的動物的身形都是較細小、雀鳥的羽毛毛色鮮艷並修長且精巧,而地上也一樣有螞蟻的存在。
 
到了下午,這島落下一場大雨。這種情況在聖卡洛斯公國、琉球王國和日本明智幕府早已有人研究,他們發現在赤道至南北緯十度之間的地域和海域都會有這種情況,全年都是這樣,早上悶熱晴朗,接著積雲會不斷加厚,到了下午就會降下暴雨,暴雨過後就會變得稍為涼快,翌天則再次開始這個規律。
不過,他們在這次旅程有一個新發現,就是在這片海域發現有大片珊瑚礁,而珊瑚礁有着大量的魚和其他可供食物的海洋生物,至於為何南美洲沒有而這裡有,他們就不知道。
 
雖然經過一天的努力,但是他們只是成功前行了少許的路。到了晚上,大家發現叢林的蚊蟲實在太多,多得有如天上的星星那樣,幸好作為船醫的秀明早已預料會有這情況,故一早吩咐大家使用蚊帳,而且在睡覺的位置附近點燃蒿草和艾草,總算使他們不受蚊蟲煩擾導致沒法安睡。
 
翌天日出,他們因蚊蟲太多的緣故,所以決定撤回船隊所在的地方。當他們撤回登陸點後,便發現大家正在努力釣魚,還有正在收集生火用的木柴,詢問後才知道船隊正打算再起行,目標探索山的另一面。由於有這決定,故他們立刻參與這工作,準備出航。
 
1643年1月26日日出時,船隊再次出發,他們再次沿着海岸線小心謹慎地航行,免得觸礁。過了六天,他們在近海發現一座很高的火山,位置在南緯5度3分、東經151度20分,它附近還有一座疑似火山的山(註:這個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新不列顛島的烏拉旺火山。),可是因他們已沒有足夠驅蚊蟲的物品,故並沒有登岸嘗試了解,只是記錄了這座火山的位置,留待他日有人前來研究。
 
又過了四天,1643年2月5日的上午。船隊發現在右邊的陸地遠處的雲有點怪異,而且這裡的山的斜度看起來並不正常,故船隊決定探索這片海域。到了2月9日,他們終於知道這裡的真正面貌,原來這裡的確有火山,而且不僅是一座而是兩座火山。(註:這裡所說的火山的構想位置,是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新不列顛島的塔烏魯火山和沃爾坎火山。)為了安全,所以他們決定先找尋一個較安全的位置靠岸,再嘗試用小船接近合適的位置登岸,然後徒步前往火山所在的地方,最終他們在火山的東南方對岸靠岸。
1643年2月9日     晴 下午二時
南緯4度20分、東經152度16分 岸邊的登陸點
 
「我是第一次近距離看見火山,真的很壯觀呀!」雖然大部份船員都是生活在加勒比海,但是一座位於海邊,高度並不高,並且沒有高大的樹木生長的火山,這都是鮮見的事,故難免會有人感到興奮。
「原來火山是黑色的。」出生並自小就在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生活的莫妮卡·拉法莉看見火山的外貌後,立刻表現一副驚訝和難以致信的樣子、說:「我一直想火山不是火色嗎?」聽見的人就立刻呆了,心想:「甚麼是火色呀?世上有這種顏色的嗎?」
「這座火山給人一種粗獷、蒼涼和死亡的氣息。」美樂蒂隨即說出自己對這火山的觀感。
「帕拉迪絲小姐,船長已同意安排人員隨你到火山考察和調查。」這時候,船隊的副官走過來,對着美樂蒂展露一副自命不凡的樣子、輕蔑地說:「可是我們只安排了一艘斯庫納帆船給你們靠岸,你們自己看著辦。」
「副官大人,我會安排這事,感謝你的幫忙。」她隨即回應他,他就離開了。
「這位副官的傲慢,我真的受夠了。」伊莎貝爾·布魯尼突然出現在她們身後、不滿地說。
「算吧,人家是我們的掛名上級呀,忍住吧。」莫妮卡立刻勸導她。
「不過,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火山的煙。」美樂蒂隨即轉變話題、說:「冒出來的煙是否有毒,這都是我們不知道的事。」
「火山附近的土地都是很黑,看來應該有一定的危險。」伊莎貝爾望向對方的火山、憂心忡忡地說:「也許你們去的時候,真的要小心呀。」
「其實,我對這裡的環境都感到奇怪。」美樂蒂立刻顯出一副認真的樣子、說:「我發覺這裡的山的形狀合起來,看起來很像一個圓環,跟火山口很相似。」
「火山冒出的煙有毒,這不是已知的事實嗎?可是大風的話,毒煙應該可以吹散吧。」作為船醫的綠衣秀明隨即對她們說:「我反而擔憂的是,火山會否爆發。」
「火山是否爆發,通常會有一些預警,好像地震、冒煙,這裡暫時沒有。」美樂蒂說。
「好吧,你們算我一份,我跟你們去。」秀明思索了一會後,便對她們說:「畢竟大家都是自治領大學的同學,一場朋友總不能不理同伴安危的。」
「好!果然是知心好友。」伊莎貝爾聽見後,立刻高興地對他說。
「我總有一種誤交損友的感覺。」秀明立刻說出一番氣死她的話。
 
翌天、1643年2月10日的日出時份,她們和五十多名船員一起乘坐那艘斯庫納帆船從靠岸點出發,向火山所在的位置前航。她們到了那火山旁邊的海灣時,已是該天的下午;這時,她們已發現海灣有異樣,不僅海水很熱,而且岸上毫無生氣,火山也一直冒煙,同時她們也發現岸邊和水邊的岩石及泥土帶着橙黃色,看似是一些礦物,故她們最後決定為火山確認了坐標,還有在海邊採集了一些石頭和泥沙後便離開了,而這座火山則命名為黑火山,即後來改名為塔烏魯火山的那一座。
 
下回預告:
回航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板務人員:

1868 筆精華,12/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