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723

RE:【閒聊】大航海的小說-世界

501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我懷疑這裡就是未知的南方大陸的一部份...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六十九回      (第六部份) ─ 第十八回 大發現
 
1642年11月4日     晴 上午九時
南緯10度33分、東經142度9分的水域 某小島的海邊小屋
 
「各位,經過我們一個月的努力,我們可以初步確定這片水域是一個海峽,南北各有一片較大的陸地。」負責測繪和製作地圖的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在這個島上的這小屋前對着船長勒內·博爾迪埃和一眾船隊的船員說:「根據現有的記錄推斷,在這海峽北邊陸地應該是新幾內亞,而南方的則是我們所發現的未知的陸地。」
「美樂蒂,你的意思是我們已成功發現了南方大陸嗎?」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後立刻激動地問她:「還是我們只不過是找到南方大陸的邊緣嗎?」
「稟船長,我個人是看記錄和實地觀察的結果,故我不能斷言這就是南方大陸。」她答:「只是我們的確發現了連接新幾內亞和南方的陸地的海峽,也代表要前往南方的陸地的話,船是一種較可行的辦法;至於陸路可否往返兩地,我暫時找不到有證據證實這一點。」
 
話雖如此,但這無阻大家有種興奮的情感,因為大家成功找到陸地,而且至今一直平安,這在充滿風險的大海而言,已是一種值得興奮、高興的事,所以大家都很開心。
 
「航法士小姐,請問如今這份地圖是否已經完成嗎?」過了一會,有船員詢問她。
「仍未完成。」她失望地答:「因為我們仍沒有東邊海域的航海地圖記錄,所以最好就是嘗試找尋東邊的海岸線,也許我們要準備一次長距離探索才行。」
「這當然是好事,可是我們都要留意一件事,就是天氣炎熱又多雨,航行時不能不小心。」勒內·博爾迪埃船長的副官擔憂地說:「因為我擔心有暴風雨出現,我們將會全軍覆沒,所以請你幫忙想想,為我們預測接下來的航線該怎樣走。」
「我們可以沿着新幾內亞的海岸線而行,看看新幾內亞的東邊的盡頭是怎麼樣。」她隨即拋出一個提案供大家考慮:「同時,我們可以嘗試沿途搜索,看看會否發現阿貝爾·塔斯曼的船隊,因為他們的船隊是這支探索的主艦隊,就算我們找不到他們,最少都要對尼德蘭東印度公司有個明確並有證據支持的解釋吧。」
「美樂蒂,你認為我們要預期用多天時間來搜索呢?」勒內·博爾迪埃船長問。
「最多半年。」她考慮了一會後、答。
「半年的時間,這都是合理。」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了後、說:「我們就跟這期限,若在1643年5月4日日落前仍未找到他們的話,我們就直接起航返回巴達維亞。」
「船長,我們立刻準備出航。」副官立刻對船長說,接着他就跟許多船員走回船上工作。
 
船隊在1642年11月5日日出時出發,數天後他們便發現了一個村落,可是因為語言不通,雙方只能通過圖畫的方式交流。通過雙方的交流,船隊的人知道了這海域是一個大海灣,在海灣的東邊有一個較大的村落,那裡也是一個交易點,交易品主要是陶罐、西米或其他食品和木筏。不過,因這裡的文智水平較低,所以沒法從他們的那裡知悉海灣的大小、海灣周邊的情況,最多就是知悉有數條河流的出海口是連接海灣。
不過,船隊仍跟原住民做了一次交易,就是用鹽和魚交換他們的芋頭,接着就離開了。
 
再過了數天,他們終於發現了原住民所指的海灣東邊的大村落。原來周邊村落的居民會在這裡進行交易,可是這裡的經濟仍是以物易物,生活仍是赤身露體的階段,故對法國或別的國家的商人而言,這應該不會是一個好消息。
 
船隊於11月20日日出時離開了這個在南緯9度25分、東經147度17分的村落(註:這個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首都莫士比港。)後,船隊就進行近岸航行,並且往東南方走。數天後,船隊抵達了一個疑似於1608年由西班牙帝國購買回來的的地圖所顯示的小島Mailu Island(註:Mailu Island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中央省的Mailu Island,位於莫士比港的東南偏東約250公里。)。大家在這裡再次遇見一些原住民,並用換來芋頭跟他們交換了陶器。
接着,船隊根據這幅地圖的指示,由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負責引導船隻小心翼翼地航行,在1642年11月30日抵達一個風浪較小和寧靜的海灣,位置在南緯10度41分、東經150度12分,海灣前方剛巧有一個島嶼阻擋着風浪。
 
1642年11月30日     晴 上午十一時
南緯10度41分、東經150度12分的水域 海灣
 
「這裡水清沙幼,而且周邊都沒有船,應該可以暫時在這裡休息。」副官在船員落下船錨後對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說:「我們可以先在這裡補充一些生火用的木柴。」
「那裡,你就安排一些船員辦事吧。」勒內·博爾迪埃船長很快便同意了、說:「不過,你們一定要小心,因我們對這裡十分陌生,所以一定要小心提防有危險發生。」
「船長,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去辦。」副官聽了吩咐後便回應他,並且開始工作。
「報告船長,我們發現這裡的魚獲很好,相信今晚大家都可以吃得飽足。」副官離開後,兼任船隊倉管的莫妮卡·拉法莉和負責交易的伊莎貝爾·布魯尼走到船長那裡,伊莎貝爾·布魯尼對他說:「還有的是,我們在這裡的淺海水域發現有珍珠,雖然品質不高,量也不多,但我們可以嘗試沿途找尋,看看會否找到一個地方會有更多和更好的珍珠出產。」
「你們做得很好。」船長滿意地說:「若我們可以在這裡找到更多貴重的貨物的話,那裡法國政府就一定會更重視這片海域,並且著手在這裡開拓殖民地。」
「船長,我估計法國政府不一定會在這裡開闢殖民地。」伊莎貝爾立刻搖頭表示不同意,並且向他解釋、說:「若真的要在這裡建立殖民地,首先要有充足的淡水供應,其次是這裡有戰略或是商業價值,然後還要考慮自身的力量是否足夠,而這裡就算找到珍珠也好,其價值都一定不及美洲和非洲,畢竟美洲和非洲離法國本土較近,而且美洲有黃金、白銀、香料、咖啡豆和毛皮,非洲則有寶石、象牙、珍珠、奴隸,這裡卻沒有。」
「布魯尼小姐的分析能力很好,從商業角度而言的確如此。」船長說:「不過,你有沒有想過這裡有另一種價值,是美洲和非洲不能給予法國的王公貴族。」
「船長所指的是否戰略價值嗎。」莫妮卡問。
「不,是生活環境。」船長答:「美洲的法屬自治領未免太寒冷,加勒比海又不安全,圭亞那則在雨林區,非洲則太熱和土著太多,而且那裡的開發成本太高了;反觀這裡,好像我們首先登陸的那片土地,氣候就較適合歐洲人生活,加上這片土地都是未開發的,連火器也沒有,一些小貴族想離開法國的繁瑣生活的話,這裡也許是個好地方。」
 
「報告船長,我們在船尾甲板上發現一隻從未見過的雀鳥。」這時候,有名船員走過來向船長報告:「為了供畫家繪畫記錄,所以我們現在正嘗試用盡辦法令牠留下來。」
「好,做得好。」船長聽見這報告後便很高興、說:「我們就在這裡多逗留數天,讓大家多做研究,最少要有一種新生物的記錄。」
「我立刻回去告知大家。」這位船員立刻回應,並且向船尾的方向跑回去。
「船長,你認為我們可以有多少時間在這裡做研究呢?」伊莎貝爾待這船員離開後問他。
「其實我在想,會否有人在這裡繼續做研究,而不是我決定還有多少時間做研究。」他沉思了一會後,就用一種認真而嚴肅的語氣答:「縱然我只是一個用刀劍過日子的人,可是我都活了一輩子,有一些事雖然我沒有做過或聽過,但是我都知道一點端倪。好像這趟找尋南方大陸的事,其實目的不僅是要找到,而是要開拓貿易線、建立殖民地,可是我直到這刻為止,都沒有發現這片海域有任何潛在商機或是戰略價值,一旦阿貝爾·塔斯曼所寫的研究報告也是如此,那麼歐洲的王公貴族對這裡的興趣就會大大減低;最壞的可能是未來一段時間都不會再探索這裡,故現在就要在有限的時間裡盡力做研究。最好就是有人願意在沒有任何贊助的情況,繼續甘心樂意地在這片海域的土地或近海做研究,那麼這裡才有未來,大家對這裡才會對這裡有更多了解。」
「船長,你是否太悲觀呀?」莫妮卡·拉法莉問。
「當然不是,我是很認真地回答你們的。」他答:「而且我的心裡已有打算了。」
 
下回預告:
繼續研究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1
GP 723
502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因作者在18/1/2018不在香港,所以提早上傳當日的那回。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美樂蒂,你的意思是我們已成功發現了南方大陸嗎?」...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七十回  (第六部份) ─ 第十九回 大發現(二)
 
三天後,即1642年12月3日的日出時分。船隊再次出發,沿着海岸線小心翼翼地向東方航行,數天後就發現船已經轉為向東北方航行,並且發現一些島嶼在不遠處,因此他們開始轉向東南方航行,花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來測繪這片海域的海圖,接着才駛回新幾內亞,於1643年1月8日抵達米恩灣。
 
他們在1643年1月12日離開米恩灣,便一直向西北方航行,過了十多天的時間,他們到了一個海峽,他們又花了數天的時間在這裡進行測繪工作,然後他們駛向海峽的東方的陸地,他們沿着這片土地的北岸航行,很快便發現這片土地有一條山脈,而且山脈中的一些山的形狀和山上的雲有點奇怪,負責測繪和製作地圖的航法士美樂蒂·帕拉迪絲在航海日記上這樣記述自己的懷疑:「這裡也許有火山。」
 
又過了十天,船隊抵達了南緯5度24分、東經149度58分的水域,這個海域又是一個海灣。他們在海灣的某處登陸,並在登陸岸修築了一個用木造的臨時碼頭,又在岸邊砍樹生火。不過,美樂蒂在岸邊進行測繪時立刻發現了一個問題...
 
1643年1月22日     晴 下午二時
南緯5度24分、東經149度58分的水域 岸邊的登陸點
 
「報告船長,我們發現在這裡的東南方、叢林深處的有一座疑似火山的物體存在。」美樂蒂·帕拉迪絲從測繪的位置,走到正在監督船員工作的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身邊報告、說:「縱然這座火山看起來好像跟我們有一段距離,可是為了大家的小心,故我反對大家再向叢林的深處前行。」
「美樂蒂,你的建言是好,可是探險本來就是有危險,你需要是評估這事會否令我們所有人都死在這裡、無法回覆任務的成果。」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後立刻表達自己的決定、說:「再者,你看看你的三位朋友,三位雖然各有職責,但都全力以赴,甚至參與跟自己職責無關的研究工作。」
「船長,作為一位航法士,我必須作出一個盡責的勸諫。」她說:「為了大家的安全,所以我請求船長同意,容許我率領測繪隊前往火山附近考察。」
「美樂蒂,你要去火山附近考察和做研究的話,那我立刻安排一些船員隨行保護你們。」船長聽了後就作出決定、說:「若有危險就立刻回來。」
「謹遵船長的吩咐。」她立刻向他點頭表示接受安排。
 
這次探索,船長除了安排美樂蒂·帕拉迪絲領導的測繪隊前行外,還安排秀明這位船隊的醫生、兼任船隊倉管的莫妮卡·拉法莉、負責交易的伊莎貝爾·布魯尼,和二十多名船隊裡戰鬥經驗豐富的船員隨行。翌天日出時,他們從登陸點出發後,就開始不斷用斧頭砍下擋在前頭的大樹,同時在旁邊留下記號,好讓大家可以平安回去,不致迷路。
 
不過,當他們出發時,美樂蒂已經估計探險隊最少要花了數小時來走路,還要一直忍受着悶熱和潮濕的天氣,和負載着大量物品向山的方向走,故他們已有心理準備,這次行程要在叢林露宿。在路上,他們發現因樹木太高和枝葉茂盛的緣故,所以在雨林底層並沒有很多的空間可以看見太陽,同時很多樹木的根都是呈板狀,樹莖也會長出一定類似樹根的物體支撐着樹木,他們也發現,在這裡生存的動物的身形都是較細小、雀鳥的羽毛毛色鮮艷並修長且精巧,而地上也一樣有螞蟻的存在。
 
到了下午,這島落下一場大雨。這種情況在聖卡洛斯公國、琉球王國和日本明智幕府早已有人研究,他們發現在赤道至南北緯十度之間的地域和海域都會有這種情況,全年都是這樣,早上悶熱晴朗,接著積雲會不斷加厚,到了下午就會降下暴雨,暴雨過後就會變得稍為涼快,翌天則再次開始這個規律。
不過,他們在這次旅程有一個新發現,就是在這片海域發現有大片珊瑚礁,而珊瑚礁有着大量的魚和其他可供食物的海洋生物,至於為何南美洲沒有而這裡有,他們就不知道。
 
雖然經過一天的努力,但是他們只是成功前行了少許的路。到了晚上,大家發現叢林的蚊蟲實在太多,多得有如天上的星星那樣,幸好作為船醫的秀明早已預料會有這情況,故一早吩咐大家使用蚊帳,而且在睡覺的位置附近點燃蒿草和艾草,總算使他們不受蚊蟲煩擾導致沒法安睡。
 
翌天日出,他們因蚊蟲太多的緣故,所以決定撤回船隊所在的地方。當他們撤回登陸點後,便發現大家正在努力釣魚,還有正在收集生火用的木柴,詢問後才知道船隊正打算再起行,目標探索山的另一面。由於有這決定,故他們立刻參與這工作,準備出航。
 
1643年1月26日日出時,船隊再次出發,他們再次沿着海岸線小心謹慎地航行,免得觸礁。過了六天,他們在近海發現一座很高的火山,位置在南緯5度3分、東經151度20分,它附近還有一座疑似火山的山(註:這個的構想位置,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新不列顛島的烏拉旺火山。),可是因他們已沒有足夠驅蚊蟲的物品,故並沒有登岸嘗試了解,只是記錄了這座火山的位置,留待他日有人前來研究。
 
又過了四天,1643年2月5日的上午。船隊發現在右邊的陸地遠處的雲有點怪異,而且這裡的山的斜度看起來並不正常,故船隊決定探索這片海域。到了2月9日,他們終於知道這裡的真正面貌,原來這裡的確有火山,而且不僅是一座而是兩座火山。(註:這裡所說的火山的構想位置,是在現今巴布亞紐幾內亞新不列顛島的塔烏魯火山和沃爾坎火山。)為了安全,所以他們決定先找尋一個較安全的位置靠岸,再嘗試用小船接近合適的位置登岸,然後徒步前往火山所在的地方,最終他們在火山的東南方對岸靠岸。
1643年2月9日     晴 下午二時
南緯4度20分、東經152度16分 岸邊的登陸點
 
「我是第一次近距離看見火山,真的很壯觀呀!」雖然大部份船員都是生活在加勒比海,但是一座位於海邊,高度並不高,並且沒有高大的樹木生長的火山,這都是鮮見的事,故難免會有人感到興奮。
「原來火山是黑色的。」出生並自小就在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生活的莫妮卡·拉法莉看見火山的外貌後,立刻表現一副驚訝和難以致信的樣子、說:「我一直想火山不是火色嗎?」聽見的人就立刻呆了,心想:「甚麼是火色呀?世上有這種顏色的嗎?」
「這座火山給人一種粗獷、蒼涼和死亡的氣息。」美樂蒂隨即說出自己對這火山的觀感。
「帕拉迪絲小姐,船長已同意安排人員隨你到火山考察和調查。」這時候,船隊的副官走過來,對着美樂蒂展露一副自命不凡的樣子、輕蔑地說:「可是我們只安排了一艘斯庫納帆船給你們靠岸,你們自己看著辦。」
「副官大人,我會安排這事,感謝你的幫忙。」她隨即回應他,他就離開了。
「這位副官的傲慢,我真的受夠了。」伊莎貝爾·布魯尼突然出現在她們身後、不滿地說。
「算吧,人家是我們的掛名上級呀,忍住吧。」莫妮卡立刻勸導她。
「不過,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火山的煙。」美樂蒂隨即轉變話題、說:「冒出來的煙是否有毒,這都是我們不知道的事。」
「火山附近的土地都是很黑,看來應該有一定的危險。」伊莎貝爾望向對方的火山、憂心忡忡地說:「也許你們去的時候,真的要小心呀。」
「其實,我對這裡的環境都感到奇怪。」美樂蒂立刻顯出一副認真的樣子、說:「我發覺這裡的山的形狀合起來,看起來很像一個圓環,跟火山口很相似。」
「火山冒出的煙有毒,這不是已知的事實嗎?可是大風的話,毒煙應該可以吹散吧。」作為船醫的綠衣秀明隨即對她們說:「我反而擔憂的是,火山會否爆發。」
「火山是否爆發,通常會有一些預警,好像地震、冒煙,這裡暫時沒有。」美樂蒂說。
「好吧,你們算我一份,我跟你們去。」秀明思索了一會後,便對她們說:「畢竟大家都是自治領大學的同學,一場朋友總不能不理同伴安危的。」
「好!果然是知心好友。」伊莎貝爾聽見後,立刻高興地對他說。
「我總有一種誤交損友的感覺。」秀明立刻說出一番氣死她的話。
 
翌天、1643年2月10日的日出時份,她們和五十多名船員一起乘坐那艘斯庫納帆船從靠岸點出發,向火山所在的位置前航。她們到了那火山旁邊的海灣時,已是該天的下午;這時,她們已發現海灣有異樣,不僅海水很熱,而且岸上毫無生氣,火山也一直冒煙,同時她們也發現岸邊和水邊的岩石及泥土帶着橙黃色,看似是一些礦物,故她們最後決定為火山確認了坐標,還有在海邊採集了一些石頭和泥沙後便離開了,而這座火山則命名為黑火山,即後來改名為塔烏魯火山的那一座。
 
下回預告:
回航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LV. 21
GP 725
503 樓 Tony jusco123
GP0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上回提及:
...「報告船長,我們發現在這裡的東南方、叢林深處的有一座疑似火山的物體存在。」...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七十一回      (第六部份) ─ 第二十回 大發現(三)
 
1643年2月13日,船隊再次揚帆起航。他們離開南緯4度20分、東經152度16分的登陸點後就向東南方航行,發現了一片土地並沿着這片土地的海岸線而行並進行考察,結果一做就是一個月,並在這裡迎來了一支熟悉的船隊。
 
1643年3月24日     晴 上午十時
南緯4度47分、東經152度54分 聖喬治角東北方的海灣
 
「東南方的遠處發現有船隊接近呀!」在海灣裡,負責在旗艦上擔任警戒員的水手手拿望遠鏡觀看海面的情況,突然發現正有一支船隊向他們所在的海灣靠近,故立刻搖動瞭望台的鈴,並且大聲叫喊。船員們聽見後立刻進入作戰狀態,並且召喚所有仍在岸上的人立刻回到船上;轉瞬間,整個海灣都變得一片混亂。
「你再看清楚!看清楚是否真的有海盜嗎!」作為船隊負責人的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警告的鈴聲後,很快便走到船桅下,大聲詢問那名擔任警戒員的水手。
船長有這種想法是有原因,因為往返太平洋兩岸的商船大多是選擇經萊恩群島的港口Kiritimati(註:即現今的基里巴斯的萊恩群島的聖誕島)、塔拉瓦環礁(註:即現今的基里巴斯的塔拉瓦環礁)、琉球王國興建的雅浦島港和關島,海盜自然都會因而在那裡狩獵商船。至於新畿內亞不僅沒有吸引的商品出產和販賣,而且沒有礦產,因此向來甚少商船會來到這裡,海盜自然也少,故船長擔憂的是他是否太疲累看錯而已。
 
「在東南方發現尼德蘭東印度公司的船隊!」副官和兩位水手隨即再次觀察這片水域,很快便向眾人作出更正和通知,聽見這消息後,大家立刻歡欣雀躍,因他們知道有回家的希望,最少不用再擔憂花時間找尋東印度公司的船隊。
「打旗號!進入備戰狀態。」船長知悉後立刻向瞭望台的水手和副官發出命令,眾人隨即立刻作出回應,並且等待對方的反應。
「尼德蘭東印度公司的船隊向我們發旗號,願上帝給大家平安!」瞭望台的水手很快便收到對方所發出的旗號,隨即興奮地向大家報信。
「傳令!命大家小心戒備,準備跟對方接觸。」勒內·博爾迪埃船長隨即向各船的船長下令,大家立刻準備全副武裝、小心翼翼地等待雙方的接觸。
 
「感謝上帝!我們總算可以再次相遇了!」東印度公司的船隊駛到他們面前後,兩支船隊的旗艦隨即緩緩地互相靠近,靠近後便用船橋接駁,負責領導這次航行旅程及尼德蘭東印度公司船隊的總船長阿貝爾·塔斯曼立刻走到法國船隊的旗艦甲板上、興奮地說:「你們知道嗎?我們這趟成功地發現了南方大陸呀!」
「你們發現了南方大陸?」勒內·博爾迪埃船長聽見後,不僅沒有一絲興奮,反而一臉懷疑的樣子問他:「請問你們所發現的坐標和海圖仍在嗎?」
「博爾迪埃船長,你是否質疑我這位總領導人嗎?」阿貝爾·塔斯曼聽見船長的懷疑後,立刻不滿地問他。
「請塔斯曼船長不要誤會,只是我們都發現了陸地,故我想先互相確認大家所發現的陸地,是否重疊了地方而已。」勒內·博爾迪埃船長立刻回答他。
「原來你們都發現了陸地呀,當然要互相了解成果吧。」阿貝爾·塔斯曼知道原因後,立刻回復那興奮的樣子、說。他隨即吩咐水手把他們繪畫的海圖準備好,而勒內·博爾迪埃船長也這樣吩咐副官,吩咐負責繪畫地圖的美樂蒂·帕拉迪絲帶同航海日記前來。
 
經過了一日一夜不眠不休的仔細校對後,一幅新的海圖出現在眾人眼前。這幅名為《FN164243MFA》的地圖,記錄了一片新的陸地的部份海岸線,這片土地的名字有兩個版本,一是使用阿貝爾·塔斯曼的船隊在地圖上命名的名字Nieuw Zeeland,另一是法國版的Terra Australis,意思是南方大陸;至於新畿內亞的海岸線,這幅地圖則作出修訂。
 
1643年3月27日,兩支船隊一起離開這個海灣,開始返回旅程的起點巴達維亞,並於6月15日抵達巴達維亞。巴達維亞總督安東尼·范·迪門知悉他們平安回來後,立刻替他們舉行一場歡迎宴會,不過勒內·博爾迪埃船長堅持歡迎會要待所有在旅程上繪製的地圖都製作了副本後才舉行,結果宴會便押後至7月3日才舉行。
 
宴會舉行後,勒內·博爾迪埃船長便率領船隊離開巴達維亞前往法國,希望可以趕快跟法國政府匯報成果。老實說,這次探索的成果可說是法國的航海歷史裡一件大事,雖然這次探索是跟別國合作,故不能獨佔這份名譽,但是法國自法蘭索瓦一世至今,航海事業一直都是跟隨別國的背影,因此這次旅程的成果對法國而言,絕對是一大鼓舞和盛事。
 
在路途上,綠衣秀明、美樂蒂·帕拉迪絲、伊莎貝爾·布魯尼和莫妮卡·拉法莉分別把自己於旅程上的所見所聞,還有各種發現都整理一番,準備向政府匯報時詳細講述。那麼,他們會在法國遇到甚麼事?請看下回。
 
下回預告:
人生大事
(本故事純屬虛構)
0
-
LV. 21
GP 725
504 樓 Tony jusco123
GP1 BP-
(本故事純屬虛構)
由於上回字數太少,故一次上傳兩回。

上回提及:
...「東南方的遠處發現有船隊接近呀!」...
本回男主角綠衣秀明的人物樣貌設定,請參考李治廷的樣貌。
 
小說主線第四百七十二回      (第六部份) ─ 第二十一回 巴黎(一)
 
1643年11月3日,船隊抵達法國的馬賽港,隨即獲安排軍隊護送他們前往巴黎。
 
這時的法國社會正處於一片不安的氣氛,先是首相亞曼·尚·迪普萊西·德·黎希留於1642年12月4日病逝;不足半年後,領導法國重新成為一等強國的國王路易於1643年5月14日因騎馬落水引起的肺炎而駕崩,繼位的路易·迪厄多內·波旁,即是後世稱為路易十四的新國王不過是位孩童,國家政務落在安妮皇太后和首相朱爾·馬薩林樞機手裡。這位首相跟上任首相亞曼·尚·迪普萊西·德·黎希留不同,他為人謙卑柔和、有禮寬容,可是吝嗇和喜歡中飽私囊,國內的貴族和議會對他都充滿不滿,令人擔憂法國的未來。
 
歐洲在這數年間,各國的硝煙氣味正在不斷變濃。由於西班牙帝國自1623年簽署《1622年馬德里條約》的那天起,西班牙就開始實行君主專制和先軍政策、議會制度被廢除,要求民主自由的聲音被滅聲,全國大部份資源都投進軍工業和重建軍隊。
英國就為了防範西班牙的報復,所以跟瑞典、奧地利、土耳其、拉古薩共和國、丹麥和葡萄牙建立秘密的軍事聯盟,一旦西班牙向某國進行侵略,各國都要一起採取軍事行動打擊西班牙的野心,並且利用私掠許可證政策阻止西班牙重建經濟。
不過英國的行徑對教廷、俄國、波蘭立陶宛、神聖羅馬帝國和波斯的經貿往來造成不少損失,加上西班牙帝國為了抗衡英國的包圍網而暗地裡提出聯盟,所以歐洲很快便回到和約簽署前的兩大軍事陣營對抗的日子。
 
他們在1643年11月25日抵達巴黎,獲政府安排入住巴黎公館。巴黎公館在法國的皇室、貴族、政軍工商圈子和民間都是具名氣的酒店,二十年間已培育了許多技藝精湛的廚師、糕點師、調酒師,也有不少學生到了一些貴族或富商的家裡擔任管家或廚師,甚至有數名曾於這裡工作的人到了政府擔任公職。這裡不僅是酒店,也是巴黎的地標和貧民的食堂,每天都有許多全在巴黎的貧苦大眾到酒店購買包子,這事是巴黎每天都會發生的事。已故首相亞曼·尚·迪普萊西·德·黎希留就曾借用這情景來形容自己的施政目標:「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見巴黎公館再沒有貧民排隊買低價包子。」
縱然這事在他在生的日子是未曾發生,可是當他死後由政府舉行的國葬出殯的那天,巴黎公館真的沒有人購買包子;民眾全都肅立在載着靈柩的馬車和護送隊伍經過的街道兩旁,向這位被法國民眾稱為「一代法國大管家」的首相致敬。
 
一位尼德蘭共和國的政治家曾經這樣形容這二十年的法蘭西王國:「...自《1622年馬德里條約》簽署後,法蘭西王國一躍成為歐洲的經濟重心,跟尼德蘭共和國、英國、奧地利帝國和鄂圖曼帝國一起主導了歐洲的經濟發展...許多歐洲國家由於那場長達四年的戰爭而債台高築、經濟不景,法國卻因受戰火破壞的地方不多和民眾樂意消費而變得繁榮,所以吸引了各國的商賈投資和把各地的優質貨物運來做交易。
...另一方面,法國在這二十年間並沒有跟各國一起爭奪中南美洲、非洲、印度和東南亞的土地,反而默不作聲地專注經營法國的數個殖民地區,包括南美洲的圭亞那、加勒比海的聖馬丁島、聖露西亞和馬丁尼克島,北美洲的法屬北美洲自治領,還有法屬印度洋殖民地,不僅通過積極的移民政策鼓勵發展殖民地,更利用跟殖民地訂立法律,給予各殖民地不同程度的自治權,換取殖民地可以減少依賴法國本土的軍事保護和財政承擔,結果法國政府每年從殖民地所賺取的收益不斷增加...」
 
巴黎這個大城市,自亨利四世即位後便開始進行重建和擴建工程,到了先王路易十三的日子,這些工程就變得更大規模和一直持續出現。到了現在,巴黎的塞納河畔已是巴黎乃至歐洲最著名的地方,在杜伊勒花園前方的廣場有一條很長和筆直的道路,名為國王大道(註:國王大道的構想位置和長度,請參考法國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在國王大道於杜伊勒花園前方向前走,首先會看見大道兩旁種植了很多綠油油的植物,這片土地其實是阿卡迪亞女公爵命人開闢的花園:巴黎公園(註:巴黎公園的構想佔地範圍,包括了現今法國巴黎的Avenue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Avenue Gabriel這兩條道路和協和廣場之間的土地。);正如名稱一樣,公園是給民眾享用、不用花費,民眾可以在這裡散步、娛樂,也可以在這裡聚餐,甚至賣藝,有一些學生和畫家會在這裡繪畫,有時間更會有人在這裡舉辦沙龍。
 
在巴黎公園的盡頭是一個迴繞處(註:迴繞處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富蘭克林·D·羅斯福站所在的那個迴繞處。),向前直走的是國王大道,轉左是婦人路(註:婦人路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蒙田大街。),轉右則是十九街和十七街(註:十九街和十七街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Avenue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和Avenue Matignon這兩條路。),十九街和十七街兩旁都是一眾配劍貴族所居住的公寓,這些公寓的建築物外觀和內部結構都較普通民眾所住的豪華;至於婦人路的兩旁,則是一群外表普通的公寓,不過這裡卻是法蘭西王國的一個重要地方,那就是法屬北美洲自治領的駐法國本土公署總部所在地,也是自治領和加勒比海各殖民地的商人販賣貨物的地方,不少自治領政府派駐法國巴黎的人員都住在這裡。
 
在羅浮宮旁邊有一座華美的建築物,這是已故首相亞曼·尚·迪普萊西·德·黎希留的官邸,如今已是新任首相朱爾·馬薩林樞機的官邸(註:這處所提及的首相官邸的構想位置,是在法國巴黎的皇家宮殿Palais-Royal。);而在巴黎公園旁邊都有一個建築物群,不過這裡並不豪華,看來不似是甚麼重要地方,可是這裡就是巴黎最著名的法國榮譽退役院(註:這處所提及的榮譽退役院的構想佔地範圍,包括了現今法國巴黎的Avenue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和蒙田大街這兩條道路之間、直到河邊的呈三角形的土地。),所有因戰爭而受傷,導致不能再回復正常生活的士兵都可以住在這裡,這裡有政府的醫生定期為他們看診,他們的家人也會跟受傷者一起居住。
 
因為歐洲在二十年前的那場大戰,導致整個歐洲許多國家的城鎮淪為廢墟,國家經濟一片不景氣,所以不少人被逼離開家鄉前往未被戰火破壞的國家找尋新希望或是活下去,法國就是許多人的目標,而巴黎就成為他們聚集的一個地方。
縱然法國政府早已宣佈不會接受難民直接入藉,原來已逃進法國境內的難民則一律送往法屬北美洲自治領,不過在法國各地仍有大量難民或黑市居民聚居;原因有很多種,其中有三種是較普遍的,分別是逃避本國政府的逼害、追求更好的生活和等待政府批准入藉;在巴黎就有兩個較大的黑市居民聚居地,分別是往文森城堡的文森區和塞納河左岸的蒙帕納斯區,這兩個也是巴黎著名的貧民區。
 
有人認為這些黑市居民是對巴黎的治安構成危險,可是巴黎商會和兩位土地開發商:阿卡迪亞女公爵和新法蘭西公爵都認為他們才是巴黎的經濟動力;許多巴黎的居民對他們的存在並不反感,畢竟人家都是為了生存,而且自己的生活都要他們幫助才行。有甚麼事要這些人幫助?巴黎的清潔工作,包括清潔街道、處理垃圾和各種生活廢棄物等,巴黎的市民大多不願從事工作,而黑市居民就成為從事這種工作的主力。
 
另一方面,有一些黑市居民本來就是技工或是商人,他們來到巴黎生活仍可以運用自己所學的謀生,這種居民通常不會住在貧民區,而是租住一些在巴黎大學附近的舊式公寓。這片佔地不大的土地本來是貴族們打算聚居建屋的地方,因一位商人米高·柯里昂購下了這片土地而打消念頭,他在這裡興建了大量公寓用來租給巴黎居民、大學學生和黑市居民。據說所有想住在這裡的人都要有兩個條件,就是要懂得說拉丁語和可以忍受嘈吵的生活環境,他們會獲安排首月免稅金住下來,若可以忍受這裡的生活環境後才簽訂租約正式租住,每兩年續租一次,租金約是每月五法郎,若是從事清潔街道、住宅或商店的人更可以獲得特惠租金安排:一年租金只需一個法郎。因此,這裡還有一個稱號,就是「巴黎的大腸」。
 
下回預告:
巴黎
(本故事純屬虛構)
1
-
板務人員:

1868 筆精華,12/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