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1

【同人】金色琴弦【從那之後...】短篇集(日野x月森)

樓主 夏天晴 tenchin0203
GP5 BP-
金色琴弦【從那之後...】短篇集 一個月紀念日
 
「日野,你在哪裡?」       1:30 PM
 
「日野,我在車站附近,似乎找不到妳。」2:00 PM
 
「若你有聽到我的留言,請打給我。」2:49 PM
 
外頭有著小學生的吵雜聲,已經到了放學時間,日野從床上坐了起來,伸伸懶腰打個哈欠,看著窗外的街道:「已經放學了呀~」揉揉眼睛。
 
星奏學院今年的第一學期結束的比附近的小學還早,做一下伸展操的日野似乎有撇到鬧鐘上面的數字,但意識還未清楚的她,由於昨天做了一整晚的卡片,熬夜到凌晨才睡。
 
『今天是滿一個月的紀念日…呵、呵,哪有人一個月在紀念的嘛~』笑著做伸展操的日野,心中滿是期待今天的約會。
 
今天的約會?
 
日野著急的拿起了早已經被他按掉了好幾次鬧鐘,和月森約定的時間是下午一點,鬧鐘顯示的時間是…
 
3:30 AM……
 
日野拿起了手機,聽著月森的留言,「真糟糕…!」趕緊回撥給月森。
 
電話的一頭回應著:「電話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
 
「月森!?怎麼沒辦法接通的?」
 
日野衝忙得穿著昨天準備好的衣服,撲上了淡妝趕緊下樓。
 
「香穗子呀~你鬧鐘是要響幾遍…啊!」從廚房端出蘋果汁的媽媽,話還沒說完,香穗子跑到了玄關,本打算穿上假日特地挑選的淑女鞋…
 
可是要跑步的話…
 
日野拿起了平常穿的布鞋,身後的媽媽將果汁放在日野的旁邊:「今天是不是要和上次送你回家的男孩出去玩呢?那個男孩感覺很不錯,日野妳將果汁帶給他吧!」
 
「謝謝~今天晚餐我不吃囉!出門了」拿著果汁,急忙得從家裡跑了出去。
 
「啪──!」的一聲匆促的關上了大門。
 
站在玄關的媽媽,看著急忙的日野,一邊嘆氣的說著:「我們家女兒總是這樣匆忙嗎…」本想蹲下來整理被日野弄亂的鞋子,「咦?香穗子的手機……」手機卻放在鞋櫃的上方。
 
 
「咦?月森呢?」皺著眉頭的日野在車站前方四處看著,這時街道上已擠滿了年輕的情侶。
 
『都怪我遲到…月森一定等很久了。』車站沒看到月森之後,日野跑到了他與月森最常逛的樂器行。
 
站在樂器行前面的日野,看著鐵門已經拉上,上方貼著字條【本周出遊公休】。
 
「月森也不在這裡…會在臨海公園嗎?還是…」日野想再拿起手機試著打打看。
包包的內袋裡找了又找,口袋也找了,「怎麼沒有手機……」
 
日野站在街道的人群中,眼看天就要黑了。
 
 
月森望著自己的手機,走進了附近的便利商店。
 
「不知道這裡可不可以充電…」心中這麼想的月森看著能夠充電的插頭都已經被人先暫用,於是走出了便利商店。
 
看著夕陽漸漸落下,接近了學期末,街道上的學生也越來越多。
 
「要是日野打來,怎麼辦呢…」心想要不要回家拿電池的月森,經過了一間別緻的精品店。
 
看著櫥窗裡的展示品,粉色櫻花的針織圍巾。
 
月森推開了玻璃門,「歡迎光臨!」裏頭的店員喊著。
 
「請問你要買什麼呢?」看著月森的女店員,比平常來的熱情。
 
看了看周圍的商品,心中還是覺得前方的展示品比較好,於是便開口說:「請問…玻璃展示品的圍巾,有新的嗎?」
 
 
 
推開家中的大門,日野上氣不接下氣用微弱的聲音說著:「媽……媽…我的手機。」今天的跑步比學校測驗的八百公尺還累人…。
 
「不過再怎麼累,我怎麼可以讓月森等我等著麼久」日野心中一直不斷地懊悔著。
 
慢慢從客廳走來的媽媽,早就知道日野會跑回來,順便做了熱的味噌湯和壽司:「我們家香穗子總是這樣…忘東忘西,這些東西再帶給那位男孩吃吧!」媽媽開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看著媽媽拿著超多行李給他的日野:「咦?這樣我跑不動啦!」
 
「有什麼關係~香穗子不是很在意這男孩嗎?這點小行李算甚麼!」媽媽使用激將法,這對日野…
 
好像滿管用的,趕緊拿了媽媽給的行李,將手機塞入自己的口袋中,順手拿了櫃子上的暖暖包:「我這次…真的要出門啦!」趕緊又跑了出去,背在身上的東西敲響著聲音。
 
 
車站上的鐘聲敲響了六點,已經晚了約定的時間四個多小時…
 
『月森會不會已經回家了呢?』拿著一堆行李的日野,看著從車站出來進去的上班族。
 
也到了上班族下班的時間,人一定會變得更多,我要趕快找到月森。
就在這時候,日野的手機響起了【愛的禮讚】這首旋律,二話不說得趕緊接起了電話。
 
「喂?日野嗎?」聽到月森聲音的日野,感動得差點流了眼淚。
 
「月森…對不起,我…」
 
「你在哪裡?」月森似乎不想聽到日野的道歉,在這滿一個月的紀念日任何人也不需要道歉。
 
「我在車站這裡。」
「你可以來臨海公園,我們練小提琴的木椅那裏嗎?」
「嗯!那你等我唷!」聽完電話的日野,趕緊朝著臨海公園的方向跑著。
 
冬天的夜晚來的非常早,晚上六點的臨海公園,靜悄悄的只有少數的人在這裡散步。
 
從遠處看著日野跑了過來,月森走向前,將日野擁入懷中,輕輕地在日野的耳邊說著:「可不可以不要讓我這麼擔心」
 
被月森抱著的日野,隱藏不了害羞的表情。
 
幫日野拿著行李的月森沒有問任何理由,帶日野坐在靜悄悄的公園裡,而木桌的中央是一個迷你的紫色蠟燭。
 
這蠟燭似乎是剛剛熱情的店員送月森的禮物。
 
「好美喔…」日野看著被蠟燭點亮的周圍,邁入春天的季節雖然有些涼意,但正式櫻花盛開的季節。
 
月森看著日野開心的表情,不由自主的也感到開心,微笑的說著:「會冷嗎?要不要蓋上我的外套?」
 
只見日野拼命搖頭:「我剛剛用跑的,身體很暖和的!反倒是月森…」日野拿出口袋裡準備好的暖暖包,將它放入了月森的手中。
 
「是不是很暖和呢?」看著日野的笑容,被日野握住雙手的月森,有點害羞得臉紅了。
 
日野突然想起了昨天要送月森的卡片,趕緊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來,好在這個東西並沒有像手機一樣忘了帶出門,畢竟這是「最重要的東西」。
 
日野將卡片擺在桌上,輕輕的推向了月森。
 
「給我…?」月森看著手做的卡片,日野點點頭回應。
 
月森打開了卡片,裡頭的照片與文字……
 
日野害羞的說著:「不好意思…有些照片是和天羽拿來的…」
 
這是從第一次音樂比賽的月森演奏『安息日』時的照片、第二次的『詼諧舞曲』…每一張照片都是演奏時的月森,也是不常看到的表情。
 
而在第一次演奏與第二次演奏中間,有著一張手繪塗鴉。
 
「哈、哈!因為合宿的時候天羽不在…我們也沒有一起照照片,而且我很喜歡當時月森和我一起拉的…聖母頌。」
 
看著不太好看的塗鴉,月森不禁笑了起來:「這張卡片…都是我,沒有你,這樣我怎麼留念呢?」
 
日野聽著月森的話,才恍然大悟,「對、對耶…」
 
其實月森心裡非常的滿意這張卡片,「時間過得好快…」翻著日野作的卡片,日野走了樣的演出是第四次表演,這張卡片記錄了月森與日野的這段時光,交往了一個月,「真的…很不可思議。」
 
日野倒著味噌湯,擺上了壽司「這個是我媽媽要我給你的…」月森看著熱氣飛上了天空,「媽媽?很感謝妳媽媽。」閉上眼微笑的回答著。
 
這樣一邊喝著熱湯,一邊欣賞著夜晚的櫻花,微亮的蠟燭讓氣氛變得有些浪漫,月森拿出了放在旁邊的禮物袋,站了起來。
 
坐在與日野的同一邊木椅,月森溫柔的將圍巾圍在日野的脖子上。
 
「月森…」日野看著月森。
 
撥開日野的瀏海,輕輕地吻了日野的額頭。
 
 
 
「滿一個月的紀念日…快樂。」
 
 
 
=============================================
由於之前都寫長篇的同人,一直很想寫已經交往的文章
所以寫了短篇文XD~~~
背景音樂一直撥放著谷山紀章的聲音~本文的靈感來源XDDD
5
-
LV. 34
GP 571
2 樓 ♥。寶貝﹋糖★ slm10825
GP0 BP-
難得可以看到同人!
 
GP一枚~
 
請開版大繼續加油
 
寫得不錯可以到特文館投稿呦!!
 


0
-
LV. 1
GP 4
3 樓 夏天晴 tenchin0203
GP0 BP-
※ 引述《slm10825 (♥。寶貝﹋糖★)》之銘言
> 難得可以看到同人!
> GP一枚~
> 請開版大繼續加油
> 寫得不錯可以到特文館投稿呦!!


謝謝大大的支持,最近會PO一篇比較長篇的><希望大大也能支持呢
 
0
-
LV. 2
GP 4
4 樓 夏天晴 tenchin0203
GP2 BP-
金色琴弦【從那之後...】短篇集 二個月紀念日
 
似乎沒有一對情侶像這兩位一樣,每個月都要來一次紀念日。
 
正好遇到了過年,街道上滿是熱鬧的喜氣,正月的參拜當然也是這對情侶滿兩個月紀念日的行程之一。
 
「香穗子,吸氣!」母親在日野的身後使盡全力地綁著和服的蝴蝶結。
 
為、為何要吸氣,難道說今年的冬季我吃太多了嗎…?日野心中想著仍不忘大力的縮腰,好不容易今年要和『男朋友』一起去神社參拜。
 
這麼想的不只有日野,母親也是非常期待今天的到來,畢竟日野的男朋友,有著貴族般的氣質與清秀又帥氣的臉孔,怎樣都要努力把自己的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怎麼可以輸給和服的腰帶呢!這麼想的母氣大力的一拉,終於綁好了和服的腰帶。
 
時間配合得剛剛好,就在這時,門鈴「叮咚─」的聲音響起。
 
「來了─!」日野緊張的跑向玄關,母親不忘提醒著日野,「別忘了拿這個手提袋,要有禮貌與氣質!」聽完母親約會前總要說這段話,於是做了樣子有禮貌地向母親敬禮。
 
母親心想,可別像上個月遲到又忘記帶手機……
 
※※
「要我幫你拿手提袋嗎?」月森看著日野手上繡著櫻花的手工袋子。
 
「沒關係!我拿就好,很輕的。」日野搖著頭,微笑的回應著。
 
雖說從正式交往到現在已經滿兩個月,但這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上學,多餘的時間月森又會留在練習室拉小提琴,假日的約會也多半與音樂有關,很少有機會可以像現在出去玩。
 
心理噗通噗通跳著的日野,兩手拿著手提袋,僵硬且不自在的走著路。
 
『我到底在緊張什麼…都已經兩個月了。』日野心中不明白為何自己心跳如此的快速,是因為…走在路上,不防就會看到女性的視線朝著月森的方向移動嗎?還是因為,月森有些沉默呢…。
 
該、該不會,他覺得我穿和服很難行動?還是…難道他要跟我分手。才兩個月而已,我不要~日野低著頭猛想著這些。
 
等到抬起頭時,發現眼前的月森已經不見了。
 
「咦?月森呢?」找尋著月森身影的日野,穿著木屐走路很不方便,注意到賣鞋子的小攤販。
 
「小姐,進來看看!」
 
「老闆,這雙鞋多少錢呢?」
 
「喔?小姐妳穿著和服就算妳便宜一點!」老闆海派的打了折給日野並拿掉鞋子上的標籤,遞給了日野:「小姐和男朋友出去玩嗎?穿這麼漂亮怎麼一個人呢?」
 
正在換鞋子的日野,不知要找甚麼答案回答老闆,只好實話實說:「我好像跟男朋友走散了…」
 
日野坐在攤販旁的木椅摸著自己發紅的腳背,還是平底鞋好走路,雖然搭上和服有點怪,但總比穿著木屐走路太慢而跟不上月森來的好。
 
正打算起身尋找月森的時候,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日野,我剛剛找了你好久…」月森看著日野換上了新的鞋子。
 
老闆這時候看到了日野口中的男友,便笑笑的說著:「小姐的男朋友很帥氣呢!只不過女生走路本來就比男生慢,下次要注意一點。」
 
老闆這樣的提醒,月森這才了解自己有多不細心,蹲下來看著日野,「不好意思,我沒有注意到,走得太快了,木屐穿起來會痛吧…」月森向攤販要了袋子裝進了日野換下來的木屐,攙扶著日野起來。
 
「啊…沒關係的!」日野雖然這樣回話,月森還是牽起了日野的手,這樣的行為讓日野的心極快的跳動著。
 
牽手,好像是情侶的第一步,至從上個月在公園被月森親了額頭之後,似乎跳過了這個步驟,但也僅只有那次「親額頭」而已,這對情侶以小學生的交往模式交往著。
要是今天月森提出甚麼要求怎麼辦?
 
不!日野香穗子,你到底在想些甚麼,果然心跳的快速會使得頭腦糊里糊塗的亂想一通,日野心中這麼想著。
 
月森牽起日野的手似乎也僅只有攙扶日野起身的那段過程,之後…還是照著先前的方式,月森走前面後方則是日野。
 
『果然剛剛的擔心是多餘的。』有些失望的日野走馬看花地逛著神社前面的攤販。
 
※※
 
神社前擠滿了人群,每個人都希望新的一年能夠平安順利,這對情侶也不例外。
 
搖了搖前方的鈴鐺,拍了三聲便合十的祈禱著。
 
『希望今年能夠和月森順利地戀愛著。』
『啊…還有,希望小提琴能夠比去年進步。』
『還可以許一個嗎?希望一同比賽的大家都能平安順利。』
 
總覺得許了太多願望而感到有些貪心的日野,偷偷地看著隔壁的月森,他似乎很認真的祈禱著今年的希望。
 
許完願望睜開眼睛的月森,這時才查覺日野在等著他:「抱歉…我們走吧!」
月森依然沒有牽住日野的手。
 
這裡的人真的很多,如果不緊緊跟著月森的話,一定很快就會走散的,如果不緊緊跟著…如果!
 
就在日野這麼想的時候,被後方大批說著英文的遊客撞了正著,便跌倒在石階上。
 
這時的日野,突然從期待轉為失望,坐倒在石階上的她看著前方的月森。
 
『月森這個笨蛋─!』心中這麼想的日野,還是起了身,但似乎是扭到腳踝,才走沒幾步便又坐了下來。
 
 
今天的月森有些異常,因為他的心中一直演練著幾句話,到底是『日野,請讓我牽妳的手』好呢?還是要說『我會緊緊捉住妳的手,永遠…』,總覺得必須要告知日野這句話才能夠牽她的手,這麼堅持的月森從昨晚一直煩惱到現在。
 
「你要玩這個嗎?日…野?」轉頭的月森,這才發現日野已經不見了。
 
望著擁擠的人群,這裡似乎沒有日野的身影,便尋著原來的路回去。
 
「客人,要不要看看這個呀─」月森被老闆的叫賣聲所吸引。
 
看著琳瑯滿目的飾品,似乎看到了唯一吸引他的那樣飾品。
 
※※
 
日野查覺到走向神社的月森,開心地揮揮手,但是才一站起來腳就感到疼痛,變彎腰摸著受傷的腳踝。
 
在遠方的月森似乎也察覺到日野有些異樣,便跑了過來,第一句話還是道歉的話語:「抱歉…我似乎又沒注意到,妳的腳扭到了嗎?」月森突然摸起日野的腳踝,這樣的行為以前好像有過一次,是在交往前與月森聽音樂會時,可是這次的關係是情侶的關係,這樣的動作令日野感到非常害羞,整個臉都紅起來了。
 
「咦?日野,妳的臉好紅…發燒了嗎?」無奈月森對於這些細微的觀察很不拿手,摸著日野的額頭,卻又覺得沒有發燒,便又摸了摸日野的腳踝。
 
只好……
 
「月森,其實我在害羞…」日野頂著紅潤的臉頰小聲的說著。
 
聽到日野這麼說,月森這才放開了手,不由自主地有些臉紅。
 
過了不久,月森背對著日野蹲了下來,「我揹你吧?」
「咦?」
月森害羞的往後看著日野「上來吧!」
 
雙手搭著月森的肩膀,好險自己有穿內搭的褲子,在背得這剎那間,突然想起今天早上才因為變胖無法綁好和服…這麼一背不就被月森知道自己變胖?
 
不過月森以前也沒揹過日野,變胖這件事情應該是不會察覺到,但日野還是擔心自己會不會很重這樣的煩惱。
 
月森已經夠吸引女性的注目了,現在再加上他背著一位女生,這樣的行為更吸引街道上逛街參拜的人。
 
日野看著漸漸褪去臉紅的月森,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可以看到月森的睫毛耶!不對吧…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
 
「不好意思唷…月森。」
「怎麼我們兩個月的紀念日,一直在道歉呢…」月森似乎有點自責。
 
一路沒有休息的一直走、一直走著,已經離開神社附近,眼看快要接近的是…
 
月森家!?
 
甚麼東西?我、我什麼都沒有準備好…日野心中這麼想著,想起了母親今早對她說的話。
 
「記得要有氣質…!」
 
心中怎麼都會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是因為被月森這樣背著,這麼的靠近…
 
胸、胸部!這才發現自己這麼貼近月森的背,這麼近的接觸的確會增加費洛蒙,眼看…月森家就近在咫尺了。
 
打開家門的月森,將日野輕輕地放在沙發上。
 
此時的日野心跳,應該是目前為止最快的一次,聽說心跳太快會短命,日野此時也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
 
只見月森打開電視下方的抽屜,拿出了醫藥箱。
 
與日野一同坐在沙發上,拿出了膏藥揉著日野的腳踝,「會痛嗎?」月森想著小時候母親也是這樣處理他的瘀青,便用同樣的方式輕揉著日野腳踝的瘀青。
 
「不、不……會痛!」日野的回答隱藏不了疼痛,月森減輕了自己的力道。
 
這個角度的月森,頭髮真的好柔順,日野下意識地伸手摸著月森的後腦。
 
月森的感受好像是被電到一樣,突然看著日野。
 
「啊!」日野趕緊收回自己的手。
 
日野假裝若無其事的看著月森家的周圍,靜悄悄地連呼吸也可以聽得到,由於父母親長期在外國巡迴與做生意,月森總是獨享這麼舒適的洋房嗎。
 
收好藥箱的月森,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袋子,拆開了袋子,裏頭是一個漂亮的手鍊。
 
「日野,你的手伸出來好嗎?」
 
月森將手鍊繫在日野的手上,手卻沒有離開。
 
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向日野。
 
「我可以…永遠不放開妳的手嗎?」月森專注地等待日野的回答。
日野這才明白,月森為何總不牽她的手,低頭害羞的回答:「可以…。」
 
這是一條手鍊上繫著一片小提琴造型的金屬,因為小提琴,我才能認識月森。
 
握著日野的手,月森問著「你喜歡這條手鍊嗎?」
 
「喜歡…」
 
這樣的氣氛實在是太好了,情侶在一個空間獨處,很難不發生甚麼事情。
 
對於這對小學生般地情侶,好像也不例外,月森摸著日野的臉頰,日野心想,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溫柔地親著日野的臉頰,便在耳邊說著:「以後,我可以叫妳香穗子嗎?」
 
日野紅通通的臉頰輕點著頭,似乎預測到待會月森會做的事情。
 
閉上雙眼的日野,月森就在快要親到日野時卻不小心碰到了鼻子。
 
「不好意思」「抱歉…」
 
這兩人同時的道歉,打破了這段尷尬。
 
微笑的月森將頭往右頃斜著,閉上雙眼。
 
「叮咚─!有快遞!」門外的郵差大喊著,兩人同時睜開了眼睛。
 
停頓了一下,日野催促著月森:「有、有快遞…」
 
原本以為月森會起身的日野,「親完…再去拿吧!」月森卻溫柔的親了日野的雙唇。
 
看著月森起身去開了門,日野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頰,名字、牽手、親吻都在這第二個月的紀念日發生了。
 
簽收著包裹的月森,是他母親訂給日野的蛋糕。
 
關上門,氣氛似乎回到了平常的樣子,月森將包裹放在客廳的桌上,臉頰依然紅潤著似乎無法隱藏害羞的感覺。
 
拆開包裹的月森,蛋糕上寫著正月的日期,剛好也是他們的紀念日期。
 
這時,日野想搶在月森之前說出這句話,不料,還是被月森先說了。
 
 
 
 
「第二個月的紀念日快樂。」
 
==============
後記:
每次寫紀念日的故事都感覺月森和日野好甜蜜XD
其實某夏都在這裡寫金弦的故事
目前有兩篇長篇~
日x月
日x火
好看的話可以留個言唷 噗~留言是寫作的動力
 
 
2
-
LV. 2
GP 4
5 樓 夏天晴 tenchin0203
GP1 BP-
金色琴弦【從那之後...】短篇集(日野x月森)  第三個月(1)
  
  「說到這裡,香穗和月森也交往了三個月了吧?怎麼、怎麼!你們進展到哪了?」
  天羽突如其來的訪問,才令日野驚覺…
  
  「已經三個月了?」
  
  天羽放下攝影機,「咦?照這樣看,感覺有點危險唷…還是要考慮二號候選人。」
  
  這次換成了錄音機,逼近了日野,「咦?」只見她慢慢地退到後面。
  
  「啊!說人人到,土浦!」
  
  日野撞著了身後的他,這麼一看,土浦真的好高,雖然有點對不起天羽,日野只好先躲到土浦身後。
  
  「怎麼…天羽你又在做欺負人的記者了嗎?」土浦微笑地看著身後的日野。
  
  其實從日野選擇了月森之後,土浦只是默默地在身後看著,只有單純地打招呼問候而已,將專注力轉向了鋼琴與音樂,看著日野歪著頭往上看他,其實他心中還是有些不捨…
  但又能如何呢?總不能從月森身邊搶來,土浦明白自己不會這樣做的,畢竟日野喜歡的是月森。
  
  對於後天遲鈍的日野,她的大神經也許真的有執照,所以也就尚未發現土浦對她的感受…甚至是火原學長、柚木學長都是,但她現在的確有個煩惱,那就是…
  
  她似乎有一個禮拜都沒有和月森聯絡,這個煩惱讓她連點名也忘了舉手。
  
  既沒有吵架、最近也沒有比賽和考試…為何月森都沒有聯絡呢?
  
  該、該不會是厭倦了吧!自己到底做錯了甚麼,笨蛋笨蛋!日野你在想甚麼!上課時間猛敲著頭的日野成為班上的焦點。
  
  「日野同學,把這些拿去音樂科。」
  「咦?」
  
  老師的眼睛是明亮的,一眼就看出哪個同學心思不在講堂上,但這已經是第幾次日野被英文老師唆使做事了呢…
  
  音樂科呀…
  
  已經沒有土浦可以陪在旁邊了,一直以來都是土浦保護她那些音樂科不友善的視線。
  
  好像至從和月森交往後,土浦就很少接近她,為何是這樣呢?日野一直猜不透,明明是朋友,交往之後也可以連絡呀…是因為土浦本身就和月森不合所以不喜歡她和月森交往嗎?還是…土浦不喜歡她和月森交往?
  
  日野怎麼想,想破頭了還是猜不出到底為什麼。
  
  不知不覺走到了音樂科,看著手上的便條紙,是二年A組…
  
  這真是命運的捉弄。
  
  他們似乎還沒有下課,日野在窗邊探頭看著,好像是樂理解析,「好厲害…」日野摀著驚訝的嘴,看著外國的老師以及正在解說得月森,比起難懂的英文,音樂科的課感覺更吃重。
  
  正當月森解釋到一半時,他的餘光似乎撇到了走廊,看著日野目瞪口呆的樣子,月森突然忘了解釋到哪裡…
  
  但他前面已經解釋得相當精彩,連國外的老師也驚嘆不已,用著不標準的日文說著「好了,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囉!」
  
  看著教室內的學生開始往外移動,日野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躲到哪裡,而第一個打開門的便是月森,「香穗子?」他一手接過了日野那一疊厚重的考卷與書。
  
  果然和一開始的月森不一樣,日野偷笑了一下。
  「怎麼了?」
  
  「我只是突然想到以前的月森,一定會說『這不關我的事吧!』」
  
  日野這麼一說,卻沒有猜到月森會因此而害羞,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接話才好。
  
  「對了,月森…我們是不是好久沒見面了。」
  
  「嗯…是呀…」
  
  看著月森沒做甚麼表情的側臉,日野感到有些落寞…
  
  只是將考卷放到了講台上,看著桌上的東西。
  
  「月森!下堂課要換教室了。」
  「嗯…好。」
  
  日野看著陸續離開班上的同學,著急地和月森說:「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回教室。」
  但月森卻拉住了她,「我有話想跟妳單獨說…」
  
  這是…該不會,月森真的厭倦了吧!日野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等到班上的同學幾乎都走光之後,月森才開口。
  
  「香穗子,我們可能要分開一陣子…。」
  
  對月森突如其來的開口,日野似乎有些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是不管如何…
  
  交往進入了滿三個月,卻聽到分開的兩個字…令她有些難過。

==========================
呼~先寫到這裡~
 
期待漫畫 14 15呀!
1
-
LV. 13
GP 104
6 樓 希咩 a592200312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天阿   
不要在分開了吧
話說
我覺得他們兩個交往後
月森應該還是冷冷的耶
只是還是會偷偷的臉紅之類的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