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7

【同人】金色琴弦同人文──雨之歌(月香)第一樂章~第四樂章(已完結)

樓主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一樂章>

 

  雨稀哩嘩啦地自天傾下,打在樹梢、路上,交織成一首好聽的交響樂。

 

  滂沱大雨讓水氣氤氳了整座城市,在一條通往掛著「月森」姓氏的洋房路上,一對男女正頂著一把青色的傘向前奔跑著。

 

  「呼真是的──怎麼就這樣突然下雨了!」女子用雙手將紅色的小提琴盒護於胸前,氣喘吁吁地對著傘外的天空抱怨。

 

  「對不起,都怪我──」一旁替女子與自己撐著傘的藍髮男子,滿臉歉意地對著她道歉。「要是我多帶一把傘……妳和妳的小提琴就不會淋濕了……

 

  「這又不是蓮的錯」名為日野香穗子的女子撇頭望向月森蓮撐傘的另一隻手,藍色的小提琴箱上已經沾滿了一顆一顆的雨珠。「蓮!你的小提琴!」

 

  「沒事的,就快到家了。」漂亮的西式建築映入兩人的眼簾。「香穗子,小心別滑倒了。」

 

※ ※ ※ ※ ※

 

  時光一點一滴的飛逝,正如同窗外的雨一般,毫不留情的自天上落下。

 

  月森蓮,二十歲,目前留學於維也納的某知名音樂學院,因為擁有良好的家世背景加上自身拉小提琴華麗的技巧,曾經讓幾名教授為了爭取他的指導權而發生一點風波──不過現在已經安然無恙,眾人眼中的他,堪稱是音樂界未來的一顆閃耀之星。

 

  日野香穗子,二十歲,與法國的某知名樂團進行訓練,只要每逢演出,小提琴首席的位置都歸她莫屬──日益求精的她,正以當上小提琴獨奏者而奮發努力。

 

  難得的長假,難得兩人都回到日本,原本約好要一起在森林公園練琴的兩人,卻偏偏在半途遇上了大雨。

 

  「快點進來吧,地板我等等處理就好。」月森蓮將自己的小提琴盒交到日野香穗子手上,一邊收著傘。

 

  俊秀的臉龐上還留有方才跑步時所留下的紅暈,雨滴自他天藍色的髮絲漂亮地滑落至寬大的肩膀上,潔白的襯衫更因為雨水的作弄而使得底下的膚色若隱若現。

 

  面對眼前的這一幕,香穗子看傻了。

 

  「香穗子?」收好雨傘的月森,一回頭就看見日野呆滯表情。但是經他這麼一出聲,香穗子馬上斂回了神情,有點兒不好意思的傻笑。

 

  「啊,沒事!蓮你趕快去把身體擦乾吧,不然可是會感冒的。」

 

  「那是我要說的話。」月森一把接過兩箱小提琴,領著日野朝著自家客廳走去。「一樓的浴室借給妳用,身體對於演奏者來說,可是很重要的。」

 

  「那蓮呢?」香穗子看著月森將小提琴放好,自己卻沒有要離開去洗澡的意思。

 

  月森微微蹙眉,香穗子不擔心自己,反倒擔心起我了?「我到樓上去洗。妳知道浴室在哪裡吧?」

 

  「嗯。」點頭輕應了聲,香穗子轉身朝向走廊的深處移動。

 

  看著香穗子的背影消失在門前,月森大大嘆了口氣。香穗子八成不知道,被雨淋濕的她,衣服是多麼的貼近肌膚,以至於她平日不易見到的身材就這麼完整的表露出來。

 

  要是再不趕她去洗澡換衣服,下一秒拉著她不讓她走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匆匆上樓沖了個水,月森動作迅速的將自己的衣物打理好,然後開始對著自己的衣櫃發呆。「我沒有女孩子的衣服啊……

 

  難道要拿媽媽的衣服?不,沒有經允許我是不會進爸媽房間的,更別提去裡面拿衣服了。想來想去,月森只能從自己的衣櫃裡挑盡量小一點的衣服和褲子出來,然後折好拿到樓下去。

 

  還沒走到一樓,月森就聽到屋外傳來的引擎熄火聲。當他走到一樓時,父親跟母親就已經推著門進來了。

 

  「歡迎回來。」

 

  「唉呀,有朋友來呀?」月森的母親濱井美沙,望著玄關多出來的一雙女鞋,笑盈盈的問向自家兒子。「是日野嗎?」

 

  「」月森沒有答話,但是驚訝卻毫不掩飾的出現在臉上。

 

  「真的是她啊。」濱井美沙一邊笑著,一邊看向月森手中的衣物。「雨下的很大,你們倆都淋濕了吧。」

 

  月森夫婦兩人拎著各自的東西,一同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蓮,你打算拿你的衣服給日野換嗎?」濱井美沙對著呆楞在客廳的兒子發話。「我和日野的身高差不多,拿我的衣服給她換吧。」

 

  無視於自家老婆的話題,月森蓮的父親則是將視線自手中的文件轉向兒子。「蓮,練琴了嗎?」

 

  「呃,不我馬上去練。」要不是這場雨下的突然,他和香穗子現在應該是在森林公園裡一同練習的。「媽媽,那個衣服就麻煩妳了。」

 

  禮貌的對著父母親告退,月森蓮提起兩人的琴盒就這麼上了樓。

 

  「呵呵,蓮真可愛呢。」濱井美沙伸手輕掩笑意,隨後優雅的起身,朝向走廊盡頭的浴室走去。

 

0
-
LV. 18
GP 77
2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樂章>

 

  「啊好舒服啊~」經大雨摧殘過後的香穗子,正站在蓮蓬頭下享受著上頭灑下來的熱水,身上的寒意隨著浴室騰起的蒸氣一同蒸發。

 

  雖然在別人家的浴室洗澡有點不習慣,但是溫暖的熱水搭上優雅整潔的衛浴設備,讓香穗子有種置身飯店的感覺。

 

  「要是可以泡澡就更棒了啊,不行不行,可不能讓蓮等太久。」打定主意的香穗子,伸手將水關上。原本迴響嘈雜水聲的浴室,頓時變得安靜。

 

  也許是因為剛才太享受於淋浴,也許是因為水聲讓香穗子聽不清,外頭的敲門聲在清脆的兩下結束後,傳來了浴室大門被推開的聲音。

 

  「日野同學?」開門的是濱井美沙,透過浴室內那扇乾濕分離用的花玻璃拉門,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裡頭那道模糊,卻又顯得奪目的酒紅髮色。

 

  「妳已經洗好了嗎?」

 

  聽見門被打開還在錯愕自己怎麼沒鎖門的日野香穗子,在確認來者是月森蓮的母親濱井美沙本人之後,她更是大大的受到驚嚇。

 

  「伯、伯母?」伯母已經回來了?!不會吧~這樣佔用人家的浴室,連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了,居然還被伯母抓個正著。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因為雨下的很大,所以……」還處在驚訝狀態的香穗子,話可以說是直接從腦袋未經思考就丟出來。她大概沒有發現,這樣隔著一扇玻璃門跟蓮的母親打招呼是多麼怪異的一件事情。

 

  「我是來拿換洗的衣服給妳的,妳可以慢慢洗沒有關係。」濱井美沙見到日野在門後那樣有趣的反應,不自覺地優雅笑出聲。「換下來的衣服是放在架子上的這些吧?我會替妳拿去洗,要換的衣服就放在這邊囉。」

 

  「啊、好的!謝謝伯母。」好不容易回過神的日野,終於脫口說出了一句正常的話。濱井美沙將衣服放好後,對著日野笑了笑──當然,隔著毛玻璃的關係,日野只知道蓮的母親正對著自己的方向看。

 

這個舉動讓香穗子緊張了起來。

 

  「雖然說蓮是個很乖巧的孩子……」離開浴室前,濱井美沙這麼對香穗子說。「不過洗澡的時候門還是要記得鎖唷。男孩子可不是像平常看到的那樣單純~唉呀,但是蓮真的是頗遲鈍的呢!」

 

  「咦?」對月森母親意味不明的發言弄得迷糊的香穗子,在經過大腦一連串關鍵字的整理過後,得到的結論是──以後洗澡一定要鎖門。

 

 

  香穗子換上了濱井美沙留下的替換衣物,是一件水藍色的連身洋裝。沒有誇張的滾邊花飾,反而是以簡單的褶紋與一條精緻的細腰帶營造出樸素典雅的氣質。

 

  「嗚啊~這件衣服的質感真好,而且又好漂亮......我穿起來應該不會很奇怪吧。」日野緊張地對著鏡中的自己上下打量了番。是她的錯覺嗎?這件衣服若是穿在月森的媽媽身上似乎有些稍嫌年輕了。

 

  香穗子輕輕推開浴室大門。來月森家打擾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她現在只希望月森夫婦倆已經不在客廳,否則這樣照面,自己一定會緊張到說不出一句正常的話。

 

  「唉呀,妳已經洗好了呀。」事實證明,自己小小的願望並沒有被神聆聽到。月森夫婦倆依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正在討論著什麼問題。

 

  「要不要坐下來喝杯紅茶?蓮那孩子一定還沒有泡茶款待妳吧。」面對濱井美沙熱情的視線,香穗子有點不知所措。

 

  「啊,不用這麼麻煩了!反倒是非常謝謝您借我衣服穿。」香穗子紅著臉,拚命向濱井美沙鞠躬道謝。

 

  「唉呀,不用這麼客氣。」

 

  「日野小姐。」坐在濱井美沙一旁的月森父親,柔和的對著她笑了笑。「外面的雨還會再下一陣子的模樣,妳要不要先留在這裡練琴?」

 

  「在、在這裡練嗎?!」香穗子相當愕然,要他在這兩位對音樂都頗有研究的專家面前演奏,根本是在班門弄斧。

 

  月森的父親似乎察覺到香穗子的誤會,一面要她別那麼緊張一邊解釋道:「我已經讓蓮把妳的琴拿到三樓的練習室裡,那裡有作隔音設備,想必可以讓妳更專心的練習。」

 

  「三樓的練習室嗎?」香穗子有點兒鬆了口氣,再次抬眼對著雙雙對她微笑的月森父母後,匆匆敬了個禮就上樓去了。

 

0
-
LV. 18
GP 77
3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樂章>

 

  日野香穗子輕聲上了樓,正要通向三樓的樓梯時,聽見了一道幽幽的旋律自月森房內傳來。

 

  「蓮真的好努力呢。」不怠惰,一直鞭笞著自己的月森蓮,在香穗的印象裡,已經由冷面只懂得音樂的冰山,轉為不斷追求夢想與目標的溫柔男子。

 

  不管經過多少時日、多少挫折,他對音樂認真的態度始終未變。

 

 

  窗外的雨,窸窸窣窣地下著。

 

  月森家的白色宅邸,不時傳出好聽的音樂。一樓大廳裡,可以看見濱井美沙優雅彈奏著三角鋼琴;二樓的房間,則是月森專注的小提琴演奏;三樓的音樂室,在隔音的環境下,縈繞出只有日野自己聽得見的美妙琴聲。

 

  時間一分一分的推進,等到月森發現時,月亮已經懸在夜空之上了。

 

  「糟糕,有點練過頭了……」錶上的指針指向八點,早已錯過晚餐時間的月森開始擔心,香穗子一人面對自己的父母有沒有問題。

 

  謹慎的將小提琴放回箱子,月森一出房門就直覺性地往一樓走去。客廳裡,父母親依舊談論著關於下次演奏會的事情,月森疑惑的用視線搜索了周遭,並沒有看到日野香穗子的身影。

 

  「日野在三樓的練習室。」父親對著躊躇在樓梯口的兒子說道。「我剛才有去看她練習的情況,看來她也發展到要做出選擇的階段了。」

 

  日野香穗子的琴聲有能吸引人的奇妙魔力,這樣的她留在樂團裡擔任小提琴首席真的是再適合不過──但以月森蓮為目標的日野,似乎有心想成為一名小提琴獨奏者。

 

  「下次請日野吃個飯吧。」濱井美沙笑著啜了口茶。「她和你一樣都練琴的很勤呢~真可惜了今晚的飯菜。」

 

  「我以後會注意時間的。」月森對著母親微微欠身,他不希望母親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而操心。

 

  「蓮,你過來坐下。」月森的父親開了口。「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討論。」

 

  「老公,那件事……」濱井美沙微微蹙起眉,似是想暗示丈夫不要多說。

 

  月森坐了下來,看著父母間微妙的反應,也不安的皺起眉。似是察覺到兒子的情緒,月森夫妻倆停止了彼此間的暗示,同時將臉轉向蓮。

 

  練習室的房門傳來敲門聲,日野停下了拉奏小提琴的雙手,將視線轉往了琴房入口。

 

  「蓮。」

 

  月森佇在門前輕輕將門帶上。「時間晚了,差不多該送妳回去了。」

 

  「啊,真的耶!我馬上收拾。」日野小心翼翼地將小提琴收回盒中,一邊整理架上的樂譜。此時月森默默地走到她身旁,一把將香穗子的左手拉了過來。

 

  「果然……。」月森蹙起了眉,一臉不捨地輕撫她的指腹。「練習固然重要,但是適度的休息更不能少。我不是說過要妳好好愛惜自己的手指嗎?」

 

  「唔……」原本對蓮的舉動感到咤異的香穗子,在聽到他說的話後頓時答不出話。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蓮這樣提醒了。

 

  「手都磨腫了而且還破皮,對我而言,妳的手比我的手還要重要啊!」

 

  「蓮……」看著月森小心的撫觸自己的手,灼熱的刺痛感早已被他的關懷給化去。香穗子心底產生了一股小小的罪惡感,他不該讓蓮這麼擔心的。「對不起。」日野低下著頭,對於月森深深感到愧疚。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我不是在罵妳,只是……」蓮頓了頓。「沒什麼,妳不要在意。」

 

  「嗯。」輕輕點了下頭,日野香穗子在心底暗自微笑。每當月森詞窮時,往往不是真的不知該說什麼,而是不好意思說──看他臉頰都紅了,我是不是該對蓮主動一點呢?

 

  「蓮,你肚子餓不餓?」香穗子摸了摸唱起歌的肚子,有點不好意思地拉住月森的手。「我的包包裡有三明治和果醬,原本是想在下午練習完吃的……

 

  聽見香穗子的話,月森不自覺的露出溫柔的一笑。「是妳特地準備的?那我當然要好好的品嚐,我也沒有吃晚餐呢。」

 

  「啊,真的嗎?太好了~」香穗子開心的提起收拾好的小提琴箱和包包。「那你們家的琴房不能吃東西吧?要到飯廳吃嗎?」

 

  「不。」月森淡淡回應,將日野手上的包包和琴箱都接過左手,另一手則牽起了她。「到我房間吃吧,我有件東西想讓妳看。」

 

0
-
LV. 18
GP 77
4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四樂章>

 

  因為母親是鋼琴演奏家的關係,月森家的房間大都配有隔音設備。

 

  月森蓮的房間很整齊,一如他對外所表現的一絲不苟;書桌、書櫃、衣櫥、譜架、一張加大雙人床,除了一般房間該有的物品外,還有一架直立式的鋼琴。

 

  「吶,蓮你會彈鋼琴的吧?」用過點心後,日野香穗子好奇地走向房內靠牆擺放著的褐色鋼琴。「以前…高二的時候,你曾經用鋼琴伴奏陪我練習過一次。在那之後我好像就沒看過你彈鋼琴了呢。」

 

  「那是當然。」月森蓮面不改色,理所當然的說道:「我的主修是小提琴,花在小提琴上的時間當然比較多;鋼琴只有晚上回家和週末會練習而已。」

 

  而已?按你的說法你是天天都有在練鋼琴吧!月森練小提琴的時間已經多得嚇人,還要撥空練習鋼琴,你一天的睡眠時間到底剩下多少啊……

 

  「妳呢?我記得妳小時候也學過鋼琴,為甚麼不彈了?」月森雙手交疊於胸前,語氣又變回過去日野所熟悉的那位「月森同學」。果然只要一扯到音樂,蓮就會變得很嚴肅啊。

 

  「是因為…一時衝動吧…」香穗子將頭壓的低低的,因為她知道她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會惹得月森不開心。「小學的時候,班上有好多同學都有學鋼琴,我看了好羨慕,所以也吵著媽媽說要學……可是學了幾年,當初想學琴的熱忱卻慢慢的不見了,愈來愈沒有練琴的動力,又天天被催促著要練習;後來終於被鋼琴老師罵,從那一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音樂教室學琴了……」

 

  日野心虛的說著,一邊偷偷觀察月森蓮的表情。蓮的臉上出現了因混了各種複雜情緒而皺起的眉頭,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果然惹他生氣了…

 

  香穗子在內心暗自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道歉比較好吧?不過我為甚麼要坦然的說出「罪行」又懺悔啊…活像在告解似的。

 

  「你…生氣了?」香穗子先試探性的發問,她只希望月森不要在下一秒射來足以讓人冷凍的視線。

 

  「…嗯,也許是,也許不是。」意外的,月森並沒有給香穗子一個明確的答覆,反而像是在認真思考,讓眉間的皺紋又增添了一道。

 

  「妳曾經要放棄小提琴吧?但是妳後來卻跑來告訴我,妳喜歡小提琴、想要重新振作起來…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是我很高興…妳沒有放棄音樂、沒有放棄小提琴。」說著說著,月森的眉頭漸漸舒緩開來,嘴角甚至微微的上揚。「現在的妳在樂團有不錯的表現,過去發生過什麼並不重要,重點是妳未來的目標。」

 

  香穗子有些吃驚的瞪大眼,對於月森的一番話,既是意外卻又高興。

 

  蓮…是在鼓勵我吧?

 

  「呃…抱歉,我好像說太多了。」月森蓮刻意將視線避開日野香穗子,也許是不習慣表達內心的看法,又或者是單純害怕香穗子的反應。這些全都看在香穗子的眼裡。

 

  「怎麼會是說太多呢?因為有蓮的鼓勵和指導,我才能一直走到今天啊。」

 

  「不,那是妳自己的實力,我沒有幫上什麼。」

 

  「怎麼會沒有?」無言,這傢伙是木頭做的嗎?雖然蓮在我面前還頗常表現出溫柔的一面,但是像這種不解風情的情況也出現過不少。「就算平常沒有辦法常在一起,可是練琴的時候,我就覺得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月森蓮的臉猛地刷紅,面對香穗子突如其來的表白,他居然感到有些手足無措……

 

  「眼睛閉起來。」

 

  「咦?」

 

  「我說了要給妳看一樣東西吧?只要一下就好,將眼睛閉起來。」

 

  懷抱著期待,香穗子輕輕將雙眼闔上;黑暗中月森牽起了她的手,引領日野在書桌前的椅子坐下。

 

  「再等一下。」月森蓮好聽的嗓音從背後傳來,當眼睛閉上時,耳朵就會變得格外靈敏。雨後的夜晚傳來熱鬧的蛙鳴,房內輕響著月森刻意壓低過的腳步聲;香穗子憑聲音揣測著月森蓮的動向,他好像將什麼東西放到了桌上,然後關了燈。

 

  「可以了。」

 

  細長的睫羽輕搧了幾回,映入香穗子眼簾的景象,不禁讓她發出了讚嘆聲。

 

  室內的燈光已由窗外潔白的月光所取代,原木做的書桌上,靜置著一只由不知名礦石所裝飾的盒子;盒子大約一個手掌心大小,上頭美麗的礦石在黑底上透出如星雲般的紫色紋路,在月光溫暖的照耀下,近看還會誤以為自己是在觀看一片美麗的星空。

 

  「這、這個是…」香穗子驚喜的捧起面前的盒子,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星星的盒子』…老婆婆願意賣給你了?」

 

  星星的盒子,是月森蓮與日野香穗子在旅遊國外時所找到的,坪數不大的一間小商店裡,擺滿了各式各樣新奇古怪的玩意兒;香穗子那年看上了這個擺在櫥櫃裡的美麗盒子,但商店的老婆婆卻不願意賣給他們。

 

  『現在的你們還沒有資格擁有它,這個有著奇妙力量的星盒,只能為真正相愛的戀人展現奇蹟。』

 

  當年老婆婆的話語,現在的月森和香穗都可以體會到了。從他們交往至今的四年裡,他們並非是順利的一路走來,中間,經歷了許多誤會、悲痛……

 

  「我可以打開它嗎?」香穗子用期待的眼神望向月森蓮,月森點了點頭,唇邊勾起了一道不自然的微笑…但是香穗子並沒有發覺。

 

  小心翼翼的將沉甸甸的盒蓋掀開,盒子開啟的霎那,一陣輕靈的旋律也伴隨而出;原來這是一只音樂盒,正演奏著不知是來自哪裡的古老小調,盒子裡邊的礦石在光線的照耀下,發出了神秘誘人的星之光采…結晶造型的飾物在叮叮咚咚的聲響推進下,跟著一起在盒中旋轉,看的香穗子移不開視線。

 

  「真的好美…對不對,蓮?」香穗子一臉幸福地將頭轉向月森的方向,月森蓮先是呆楞了一下,才緩緩開口:「啊…是啊,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美……」

 

  「蓮?」日野香穗子終於察覺到月森的不自然,他似乎想說什麼。

 

  「其實這個音樂盒,底下還有一層……」月森順手接過音樂盒,彎下腰來,捧著它在香穗面前打開底下那一層。底下那一層,比剛開始看到的上層光澤更加美麗、更加奪人目光,但那讓人心動的光芒卻不是來自星星的盒子,而是盒子裡頭放的東西。

 

  那是一枚戒指。

 

  鑽戒的光芒與盒中天然散發出的石之星光,構成了一幅美麗的畫。香穗子雙手捂著嘴,水汪汪的金色眼眸中,似乎可見珍珠般地淚水在打轉。

 

  「…我知道對妳來說,可能會覺得太早…但是…我…還是……」月森蓮緊張的連話都無法說的完整,一旦面對日野香穗子的事,他總是這樣無法冷靜下來,甚至,為她癡狂。「香穗子,妳願意…戴上這枚戒指嗎?」

 

  傻子也知道月森蓮現在正在做什麼,他在做一個當男人找到真正心愛的女人,並且已期望與她共築未來時會做的事──求婚。但他求婚的台詞卻有些拐彎抹角。

 

  眼看香穗子完全沒有反應,只是一付快哭地模樣,月森開始著急起來,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他可是算準香穗會答應才行動的,怎麼跟他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香穗……」

 

  「我、好驚訝…可是,也好高興……」香穗子的眼淚並沒有掉下來,但是含著淚的她卻讓月森更為著迷。「一定是星星盒子的奇蹟…我願意…一輩子戴著這枚戒指,和你…在一起……」

 

  月光中,兩個人相視凝望;月森蓮替日野香穗子戴上了那枚戒指,而後兩人相擁、沉浸於彼此的氣息當中………

 

  雨,洗去了天上的塵埃,也洗去人內心的迷惘;歌,是來自盒中的旋律,星星的奇蹟,將贈與這兩人永遠的祝福。

 

 

<雨之歌 完結>

0
-
LV. 6
GP 0
5 樓 lala9999mary
GP0 BP-

嗯>///<
恭喜他們了~
有情人終成眷屬XDD

終於看到大大增文了~
我很乖~
每天都有來看喔~
我好喜歡你的文喔>///<

0
-
LV. 2
GP 0
6 樓 頎悅 wowo1236
GP0 BP-

最近發現月森好像越來越喜歡臉紅了XD
看其他作者寫月香文都會發現,月森都有臉紅的戲
超可愛的拉>///<

甜阿~甜文大好押
希望月森也這麼溫柔下去就好了

0
-
LV. 9
GP 5
7 樓 鏡花水月 j10710
GP0 BP-

有情人終成眷屬~(灑花)
有點甜、淡淡的風格,我也很喜歡,大大真的很厲害吶,無論文章長短都寫的很好
月森其實還蠻可愛的,很容易臉紅。
總之恭喜香穗子跟月森終於修成正果!

0
-
LV. 3
GP 0
8 樓 ginna5423
GP0 BP-
※ 引述《j10710 (鏡花水月)》之銘言:

有情人終成眷屬~(灑花)

 
> 有點甜、淡淡的風格,我也很喜歡,大大真的很厲害吶,無論文章長短都寫的很好 
> 月森其實還蠻可愛的,很容易臉紅。 
> 總之恭喜香穗子跟月森終於修成正果! 嗯!!
恭喜阿!
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喜可賀!~~~~


0
-
LV. 1
GP 0
10 樓 葵* apar830429
GP0 BP-
唉呀XD

真是讓人開心的文呀 !

蓮和香穗...

終於...嗎?

真是太可愛了

整篇文充滿了粉紅的的愛心呢=)
0
-
LV. 2
GP 0
11 樓 cat4554cat
GP0 BP-
噢噢!有情人終成眷屬!太令人開心啦~
月森的求婚。。。。。。我很心動噢!<喂!!>
0
-
LV. 1
GP 0
12 樓 玄朔 sylvia407
GP0 BP-
噢~ 好甜啊~~!!
其實這篇在之前就已經以遊客的身分看過了
可是再看一次的感覺還是跟之前一樣,很好看喔~
面對香穗的蓮很可愛,不但會臉紅,還會不知所措,跟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我很喜歡這篇文,愛之悲也會找時間看完的!!
0
-
LV. 10
GP 92
13 樓 y1827o
GP0 BP-
看完了整篇文章我覺得好感動

這就叫有情人終成眷屬嗎?

天阿!!好爛漫阿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自HIGH什麼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