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258

RE:【同人】金色琴弦同人文──愛之悲(月香)序章~第三十三樂章(09.09.14)

161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三樂章>

 

  也許是因為放鬆的關係,心情沈澱下來後,日野心裡那道刻意隱藏的心事又悄悄浮現在腦海。

 

  看了看身旁的直與美緒,她們是挺了自己好幾年的好姊妹,她們也時常對著自己說有事情可以找她們商量,但畢竟她們兩個人都沒有過戀愛的經驗,我這樣唐突的開口……好嗎?

 

  「怎麼啦,香穗?」美緒看香穗子一下變得好安靜,關心地試探。

 

  「咦?啊……沒什麼啦。」

 

  「要是有心事就說出來啊。」小林直喝了口紅茶,而後正經地對著日野說。「雖然音樂上面的事情我們幫不上忙,不過聽妳發發牢騷倒是可以辦到~妳有什麼煩惱就跟我們說吧。」

 

  「說是發牢騷我怎麼還好意思說啊……」香穗子苦笑,雙手握著杯子左右轉了轉。「我知道妳們的心意,不過……這是我和蓮的事情……」

 

  「那小子又欺負妳了?!」一聽見月森蓮的名字,直很有義氣的用言語質問。

 

  「噗,什麼『那小子』啦~沒有人敢對月森用這種稱呼吧?」美緒在一旁吐嘈,不過直卻顯得相當的不開心。

 

  「喂,現在是要替香穗講句公道話,妳抓我語病做什麼啊~難道妳就不是站在香穗這邊的?」

 

  「我當然是站在香穗這邊的呀!」美緒有些委屈地鼓起臉,伸出雙手抱住了一旁香穗子的手臂。「香穗子,妳告訴我們,我們絕對是挺妳的!要是月森讓妳受委屈,我幫妳罵他!」

 

  「呃……這個……妳可能也找不到他吧……」

 

  「這話什麼意思?」聽出事有悉竅的小林直,對著日野進行更一步的追問。在兩位好友連哄帶騙的「逼問」下,香穗子也只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經過奉告給她們知道。

 

  當香穗子闡述著事情經過時,直和美緒不時的插話說月森有多差勁;但在講完事情經過後,三個人卻陷入了好一段沈寂。

 

  「……我覺得怪怪的。」美緒率先開口,一臉狐疑地對著香穗說著自己的推測。「一般男朋友會這樣消失不理女朋友的嗎?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那是因為蓮他很忙……」

 

  「妳還在替他找藉口啊?」直有些生氣地斥責香穗。「就是妳太放縱他,他才會這樣子對妳不聞不問啦!」

 

  「………」

 

  「好了啦,直,人家香穗已經很難過了,妳就不要再這樣子說嘛……」美緒有些心疼地撫了撫香穗,一面對著直說道。「而且出國留學是真的會比較忙吧?再怎麼說月森他也有看香穗寄的MAIL呀~只是沒有回而已。」

 

  「美緒,妳後面那句話是多餘的。」直冷冷地回應,而後單手拖著下顎思索。「這樣算算,月森那小子從十一月傳了簡訊就消失了一個月,一直到十二月十六號才打電話給妳……再到今天十九號……不是已經又過了三天嗎?他還是沒跟妳聯絡喔?!」

 

  「唔…嗯……」雖然不想承認,但香穗子還是黯然地點了點頭。

 

  「那小子太過分了!」直終於忍耐不住,脾氣爆發。「這種人就應該要好好的罵上幾句!香穗,妳現在馬上跟他打電話!」

 

  「現、現在?!」香穗子有些不知所措地開始在腦內計算時差。「不過現在他那邊才…唔……大概是八點吧?」

 

  「八點也該起床了吧!」直的嗓門愈提愈高,還激動的拍了下桌面惹來店內其他客人的注意。一旁的美緒拉著香穗子的衣角。「香穗子,妳還是聽直的話吧,妳知道直一生氣是沒有人能阻止她做什麼事情的……」

 

  「耶?可是……」悄悄用餘光看了看店內四周,還真的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在這樣的壓力下,日野也只能乖乖地交出手機。

 

  「嗯~很好,這樣子才是我們的好香穗。」直很滿意的接過手機,開始在上頭搜尋月森蓮的電話,不過才一個按鍵就讓她給找到,而且還發現另一個驚人的秘密。

 

  似是不敢確信自己眼睛似地,小林直盯著手機螢幕確認了好久,又重新操作手機確認了數回。

 

  「呃……直?」看好友正在莫名其妙的「虐待」自己的手機,香穗子忍不住發問了。「如果你是要找蓮的電話,那我幫妳……」

 

  「等等!香穗妳先別吵!」小林直伸手制止日野發言,而後一臉正經的問向坐在香穗子旁邊的高遠美緒。

 

  「美緒,今天是幾月幾號?」

 

  「今天是十九號啊,妳剛才不是有說嗎?」

 

  「確定是十九號沒錯?」

 

  「是十九號啊。」香穗子接話。「是我約妳們今天一起出來逛街的,所以是十九號沒錯。」

 

  「………」聽了香穗子的回答,直頓時將目光從手機移到了日野臉上,同時將手機遞到了她面前。

 

  「妳自己看看這個。」

 

  「什麼?」日野不明其所以然地接過自己的手機,完全不懂直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低頭看了看手機畫面,是和蓮過去的歷史通訊紀錄,但在看了內容時間以後,香穗子頓時傻掉無法回應。

 

 

通話紀錄

  月森蓮 12/18, 22:07

      12/16, 17:43

      11/13, 19:20

 

 

  「這個…這個……」日野花了好一段時間整理腦袋的思緒。

 

  十二月十八號,那不就是昨天晚上了嗎?!可是我昨晚睡著以前,並沒有和蓮通過電話啊……

 

  「什麼什麼?也給我看看嘛~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美緒探頭看著日野的手機,因為角度偏差,依舊看不出個所以然。

 

  「月森昨晚有打電話給香穗。」直回應了美緒的問題。「可是……看樣子香穗妳好像不知道啊?」

 

  「我真的不知道啊!誰沒事會去看什麼通聯記錄……不對,是我為什麼會漏接……不對不對,如果沒接起來就不會有這個通話紀錄,我都搞不清楚了啦!」香穗子慌了,她萬萬沒想到蓮居然會在昨晚打給她,更誇張的是本人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

 

  「香穗,妳在看看那通電話的通話時間是多長。」

 

  「咦?好…我看看……講了九分十八秒。」

 

  「還滿長的嘛……」直邊思索邊喃喃自語。「會不會是妳在睡覺的時候接起來又睡著,然後月森等不到妳說話就掛電話了?」

 

  「哈?」香穗子質疑地張大了嘴。「不可能的,如果我有醒我就會有印象,這點我保證。」再說我也不會夢遊啊!

 

  「嗯……那會不會是有人幫妳接了電話啊?」美緒推測。「譬如妳媽媽或姊姊進妳房間幫妳接了?」

 

  「不可能吧…她們接我電話做什麼,而且我昨晚房門是鎖著的。」日野篤定的說。

 

  「那妳家都沒有備份鑰匙囉?」

 

  「備份鑰匙……好像有吧,不過我平常也沒用過。」

 

  「那就對啦!肯定是有人進了妳房間幫妳接了手機,不然……房門鎖著,除了妳以外難道還有其他『東西』在妳房間嗎?」

 

  「嗚~直,妳不要說那麼恐怖的話啦!總之,我會先回家問問看的。」香穗子最怕妖魔鬼怪一類的東西,連忙打斷直繼續往下說下去。

 

  「太好了,香穗!」美緒在一旁鼓勵道:「月森有打電話給妳,就代表他還是會在乎妳嘛~不然依照金牛座的個性,他一定會直接鬧失蹤讓妳找不到他。嗯嗯,真是太好了!」

 

  「美緒……」日野有些汗顏的看向身旁的好友。「這樣不就是我之前的情況嗎…妳怎麼沒跟我說……」

 

  「說?說這幹嘛?我給你的星座書上面難道沒有寫嗎~」美緒笑嘻嘻地回應,天曉得她當初借書給香穗時自然是精心挑過,早就把寫有不好因子的書通通從借書單上除掉了。「不要想太多了,啊,其實妳也不用回家問電話的事情,現在就直接打給他試試看嘛!」

 

  「現、現在?可、可是……」可是我還沒做好心裡準備……

 

  「哎~拖拖拉拉的真是看不下去,美緒,把手機給我。」

 

  「好~」接獲命令的美緒迅速從日野的手上奪下手機,然後傳到了直的手上。只見直在手機鍵盤上輕按了幾下,又把電話給遞到了日野面前。

 

  「妳、妳們做什麼啦!」

 

  「打電話囉~啊,妳看,電話好像通了……」

 

  順著直所指的螢幕一看,上頭所顯示的畫面是正與月森蓮通話中。

 

 -----------------------------------------------------------------------------------------------
這一次發了兩回,請大家慢慢享用~

0
-
LV. 10
GP 9
162 樓 lala9999mary
GP0 BP-

噢噢噢ˋ
頭香喔XDDD        ((其實是我在上電腦課偷偷用的  (被踹飛)
一次看兩回欸XDD
好感動
等你好久了XDD

直和美緒不愧是香穗的知心好友吶~
月森啊月森~
你要倒大楣了!!
香穗有兩位好友護航。
不給個交代一定會完蛋吧!!

很好奇直會怎麼砲轟月森XDD

月森我在這裡為你默哀三秒鐘 ((被巴死

期待下回喔XDD

話說,我浮上來了!!((謎:你說什麼鬼話

0
-
LV. 17
GP 327
163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不是頭香啦啦啦啦啦啦~~~~~~~~~~~
 
唔喔喔,
因為現在很有點趕以後在補心得吧。
  
 
期待打下去會是誰接,
 
對面打過來是哥哥接,
這邊打過去搞不好也不是本人接(?)

0
-
LV. 5
GP 0
164 樓 rebeccal
GP0 BP-

 

 

     

  「考試規考試,聖誕節還是可以過啊~」
          是''歸''吧??

0
-
LV. 22
GP 268
165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TO 楓(lala9999mary):怎麼感覺你很希望看到月森被砲轟的樣子XD  直跟美緒身為好友當然是要站在香穗這邊啦~~不過她們會「熱心」到什麼程度我就不確定了=ˇ=

TO
永恆的溫柔:辛苦你了,這邊跟小屋都回,我好感動> <  是說接起電話的是誰呢?要是早上八點有人接了月森電話而且還是個女的話那是不是很爆?!XD(←別亂來)

TO 楓(rebeccal):謝謝你幫我訂正錯字~~果然文章還是得先讓人檢查過一遍再發會比較好ˊ ˋ
0
-
LV. 22
GP 276
166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四樂章>

 

  什麼都還來不及準備,連要說的話都還沒有想好,就這麼在朋友的幫助下接通了電話。

 

  該怎麼開頭才好呢?經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當我問你「過得好嗎?」時,你那總是一成不變的回答是不是會有點不一樣呢。

 

  思念的心情依舊,只是帶著傷痕,有點痛、有點苦。

 

  我很害怕,如果因為這通電話而失去了你,那我寧可保留著美好的回憶,讓你這樣消失在我的生命裡。

 

  可是,正因為對方是你,我……

 

  「我……」在內心掙扎了五秒,日野香穗子終於接起手機,用著有些顫抖的嗓音輕輕開了口。「喂、喂……?」

 

  電話的那一端相當地寧靜,宛如暴風雨來的前兆般讓人感受到一絲不祥氣息。

 

  為什麼不說話呢?

 

  忐忑不安地香穗子緊緊握住手機,沉默讓她愈加地恐懼與害怕,試著叫了對方一聲,孰料電話那頭的人卻依舊三緘其口。

 

  「……不想說話嗎?」日野開始有些困惑電話那頭拿著手機的人到底是不是月森,過去月森從不曾如此在電話裡對自己不作回應。

 

  良久,原本寧靜的話筒裡漸漸傳來了對方背後一陣窸窸窣窣的雜響,聽見了細微的流水打在洗臉台上的聲音。

 

  『請問是香穗子嗎?』月森蓮模糊的聲音自話筒內傳來,不過用的卻是敬語?!

 

  「呃……蓮?」是蓮沒錯吧?怎麼會用這麼生疏的語氣……不對呀,為什麼會對我用敬語?

 

  『……是香穗子沒錯吧?』似是擔心接電話的不是本人,月森蓮一再地向日野確認身份。

 

  「我是香穗子啊~不然是誰啊……」日野有些汗顏,雖然月森的言語讓人匪夷所思,不過一聽見他那彷彿才剛睡醒的嗓音,就不忍心再多說他什麼了。

 

  豈料月森蓮下一秒的發言卻讓日野香穗子更加的震驚與錯愕!

 

  『……你哥。』

 

  「耶?你說什麼?!」

 

  『……沒什麼,剛睡醒腦袋有點……還不是很清醒。』

 

  「騙人!我剛才明明聽到你說我哥怎樣的!」現在用不著月森解釋,日野也大概猜到了月森說這句話的涵義了;也許那通莫名其妙的通話紀錄,就是哥哥背著自己和蓮通了電話。

 

  「是不是我哥和你說了什麼?你千萬不要理他!還有~你是不是又很晚睡覺了?這樣子不行啦!」也許是因為和朋友逛了街心情變好,又或者是聽見了許久未聽見的蓮的聲音而感到開心,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連日野自己都很驚訝能這樣自然的和月森說話。

 

  「你最近過得好嗎?我……」

 

  『好久沒聽到妳的聲音了……』彷彿自言自語似地,月森輕柔的呢喃就這樣透過話筒傳入了日野的耳中,打亂了她原本的思緒。

 

  「你、你你…你在說什麼啊?!」月森突如其來的感性發言,一下子讓日野消化不過來,臉上泛起了紅潮。約莫過了三秒,似是意識到說了什麼話的月森,又尷尬地開口說:『……呃、不是,妳不要在意,對不起。』

 

  一旁的直與美緒見香穗電話才說沒幾句就起了這樣的反應,不禁在一旁揶揄道:「什麼嘛~害我們原本那麼擔心,想不到王子出馬就搞定了。」

 

  「妳們在說什麼啦!我才沒有…沒有怎樣……」話雖這麼說,但日野的臉頰卻比剛才更顯得緋紅了。

 

  『妳怎麼了?』在電話那頭已稍加清醒的月森蓮,聽見香穗子這頭不知所措的發言,也不住關心地詢問。

 

  「什麼也沒有!!」香穗子激動的回過頭來和月森對話,臉上的紅暈又更上一層樓。

 

  聽見日野這樣有精神的聲音,遠在維也納的月森蓮倒是欣慰地放下心中一塊大石。『太好了,妳好像很有精神。』

 

  「耶?」月森突如其來地發言讓日野再度楞楞。

 

  月森躊躇了會兒,他不知道香穗子的哥哥是不是已經向她說了些什麼,也不敢揣測香穗子是不是已經在家人的勸說下放棄音樂。他現在唯一在意的,就是日野到底是怎麼看待自己與音樂的事情。『……聽說妳最近心情很不好,不要緊吧?如果是因為我的關係,我願意向妳道歉。還有前幾天的事情……對不起。』

 

  「耶…咦?我、我沒事啦!反正三年級本來就比較忙……」聽見月森的擔心,原本雜亂的心就像是服用了一顆鎮定劑一般,變得平穩而又溫暖。日野香穗子雙手扶著手機,讓身體向後倒向蛋糕店內澎軟的沙發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有好多事情想要和你說,雖然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只有今天,今天就好,聽我把話說完好嗎?」

 

  『嗯。』月森蓮簡單的輕應,但卻是以相當輕柔的口吻。『我也想和妳說話,如果可以的話,請把妳早上的時間都給我……啊,在日本應該是下午吧?佔用妳一些時間好嗎?』

 

  「你怎麼這樣說嘛…我、我當然是高興都來不及了……」日野有些玩笑似地開口,試圖掩飾住自己那被感動而要掉淚的欲望。

 

  『那麼,我打過去給妳。』月森提議的說。『不過等一下掛電話以後,妳一定不可以關機或是不接電話,手機還有電吧?我不希望再有多餘的瑣事增加我們對彼此的誤會。』

 

  「嗯,我答應你。你也一樣,這次不可以再讓我等不到電話了喔!」日野笑著點頭允諾,眼角卻泛出淡淡淚光。掛了電話,回憶起過去的種種,從期待轉為失落,又從信任變成猜疑;對於日野香穗子來說,遠距離戀愛實在是太過困難的習題,她希望月森能給予自己一點支持與鼓勵,彼此的未來,就在下一次的鈴聲響起時。

0
-
LV. 10
GP 9
167 樓 lala9999mary
GP0 BP-
HIHIHI~希拉(揮手)
我又來了XDD
唷唷~又是頭香XD
最近不太當潛水員了  ((謎:本來就該這樣了 
當然是為了親愛的希拉嘛XDD ( 被踹飛)

香穗的反應好好玩~XD
果然遠距離戀愛真的好辛苦喔=ˇ=

喔喔,一個下午的時間都給月森欸XDD~好羨慕(被巴死)
蓮這樣才可以對的起香穗啊啊啊!!
誰叫蓮之前都這樣對待香穗!
很替香穗高興~
也祝福他們愛情能長長久久啦!

其實
我原本很期待月森被砲轟XDD(被巴死)
我有虐月森傾向?!XDD

開個小玩笑而已
我最愛的還是月森噢噢噢ˋˋXDD
0
-
LV. 22
GP 277
168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 引述《lala9999mary (楓)》之銘言:
> HIHIHI~希拉(揮手) 
> 我又來了XDD 
> 唷唷~又是頭香XD 
> 最近不太當潛水員了  ((謎:本來就該這樣了  
> 當然是為了親愛的希拉嘛XDD ( 被踹飛) 
喔喔~謝謝你,我好感動XD(抱~)
> 香穗的反應好好玩~XD 
> 果然遠距離戀愛真的好辛苦喔=ˇ= 
> 喔喔,一個下午的時間都給月森欸XDD~好羨慕(被巴死) 
其實我也好羨慕XD
> 蓮這樣才可以對的起香穗啊啊啊!! 
> 誰叫蓮之前都這樣對待香穗! 
> 很替香穗高興~ 
> 也祝福他們愛情能長長久久啦! 
> 其實 
> 我原本很期待月森被砲轟XDD(被巴死) 
> 我有虐月森傾向?!XDD 
> 開個小玩笑而已 
> 我最愛的還是月森噢噢噢ˋˋXDD 
我懂,其實我也有虐待月森的傾向(被巴)


0
-
LV. 17
GP 331
169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大一忙忙所以都沒在寫文了我
偶然看到希大增文馬上就跑過來了呢
 
雖然頭香又被搶走了(瞄
 
好險好險
好險接電話是月森本人
甚麼事都要好好說清楚才不會造成誤會呢=_=a
 
不過我很希望月森能再被嘴砲一下
 
對不起我失言了(?)

0
-
LV. 22
GP 282
170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 引述《a8605335205 (永恆的溫柔)》之銘言:
>

大一忙忙所以都沒在寫文了我

 
> 偶然看到希大增文馬上就跑過來了呢 
>   
> 雖然頭香又被搶走了(瞄 
>   
> 好險好險 
> 好險接電話是月森本人 
> 甚麼事都要好好說清楚才不會造成誤會呢=_=a 
>   
> 不過我很希望月森能再被嘴砲一下 
噗,我懂我懂~不過站在月森的立場上我實在是不忍心這麼做(咦?)
放心以後還有機會讓他被罵更慘
>   
> 對不起我失言了(?)

 

 


0
-
LV. 23
GP 294
171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五樂章>

 

  究竟過了多久時間呢?

 

  彷彿艱困地熬過半個寒冬,細細算來卻只有三個冬日西沉。

 

  我在世界的這頭,妳在世界的那端;橫跨八個時區的間隔,相距甚遠,卻又能簡單地以一通電話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宛如妳就待在我身邊。

 

  是錯覺嗎?電話中的妳,開朗的笑聲聽來似乎還隱含了一份憂愁。

 

  「妳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 ※ ※ ※ ※

 

  日野香穗子離開了蛋糕店,在朋友們的陪同下,一起到了濱海公園。

 

  為了讓日野方便與月森通話,直與美緒兩人坐在離日野隔了三個長椅的地方聊天,日野則是獨自站立在人行道旁的路燈下,遠眺著海的盡頭。

 

  「喂?是我。」熟悉的嗓音,是日野已經期盼了好久的月森蓮。

 

  「好久不見了,蓮。」冬日的海風很冷,縱使頭頂的太陽努力照耀,寒風仍無情的劃過未有衣物遮掩的臉龐與玉手,倍感刺痛。

 

  雖然手已經凍到僵直麻木,但香穗子毫不在乎──只要望著這面海、這片天空,她就感覺自己能與月森蓮更靠近一些。

 

  也許是那片寬敞的藍讓她想起了他的髮色,亦或是在他離開前,曾告訴她天空將這世界連結在一塊兒。種種原因,讓香穗子依戀著這片天,一如她依戀著月森蓮。

 

  月森和天空很像,美得讓人眷戀,伸手卻又無法觸及。她似乎開始明白,人們為何嚮往飛翔;只要能與他更靠近些,她也要飛,要排除萬難的飛到他身邊。

 

  「是啊……很久不見了。」月森蓮的笑聲聽來有些苦澀。「我不是一位稱職的男友,沒辦法一直陪在妳身旁,這一點……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是的,早在發現自己喜歡上香穗子的時候,月森就已經預見了這樣的未來。所以他一直瞞著她,不希望看見她因為自己要離開的消息而悲傷、失望。

 

  「對不起,我自己也……是我太心急了。」聽見月森的道歉,日野也不由地表示自己的過錯。

 

  「為什麼道歉?」電話那頭的月森似乎不能理解日野道歉的原因。

 

  「耶?因為…就是那個……呃……」

 

  「沒關係,妳慢慢說。」溫柔的聲音,日野彷彿可以看見月森正笑著看向自己。啊……明明就只是自己的想像而已,為什麼心臟還是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呢?

 

  「那……你聽了不可以笑我喔。」香穗子有些彆扭地清了清喉嚨,「我想去考留學資格,但是不知道怎麼了……一堆事情卡在一起好煩啊!接連這幾天下來,我就發現我要考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回憶起自己這陣子的情況,高三的考試、管弦樂團的練習、比賽的準備、文化祭的表演……還有自己小提琴的練習,更別提還有英文跟德文要學。

 

  難掩沮喪的心情,香穗子已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些了。本來是想努力不讓月森再擔心自己的,這樣一來不是變成反效果了嗎?

 

  「留學…?」月森蓮顯得有些訝異。在他的印象中,香穗子的學習速度雖然很快,但要談上正式留學似乎還不到那程度。「到哪裡留學?是長期還是短期的?」

 

  月森從來沒料到香穗子居然打算在短短的高三裡準備留學,聽見她這麼說,身為日野的男友兼留學前輩,按理來說應該要提供她一些有用的資訊……但是月森不得不承認,他內心期望著香穗子能到離自己最近的地方留學。

 

  「那個……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到維也納啊……」日野不好意思地低聲回應。「啊!不過也有可能到德國或是瑞士一帶去啦~像我這種程度談這個好像太早了點~啊哈哈!」

 

  聽見香穗子帶些倉皇的聲音,月森蓮忍不住輕聲笑了。

 

  「……呵。」

 

  「啊~不是說不可以笑我的嗎!很丟臉啊……」

 

  「我不是在笑妳,如果妳能來維也納留學,我真的很高興。」句句出自肺腑,月森蓮知道了日野的想法後,著實鬆了口氣。「其實,我一直很擔心……很擔心你會受到其他人的影響,然後放棄了音樂。」

 

  前一晚日野哥哥的警告猶言在耳,因為自己不在香穗子身邊,一切的一切彷彿都不是自己能預期的了。因為這個理由,他前一晚睡得很不安穩。

 

  「我不會放棄音樂的!」面對月森蓮的話語,日野香穗子突然堅定的回答。「我非常的喜歡音樂,而且也有了絕對不能放棄的理由……所以,我會一直堅持下去。」

 

  「不能放棄的理由?」

 

  「嗯!不能放棄的理由。」像是再度確認心意似的,香穗子又重複應答了一次。「……之前,你也有問過我吧?問我是為了什麼而學音樂的……」

 

  「……嗯。」原來是這件事啊,香穗子沒提我還差點兒忘了。那個時候的香穗子情緒很激動,我還以為妳沒有聽進去呢……

 

  日野來回做了幾個深呼吸,冰冷的空氣讓她喉嚨有些發癢,但是,她已經決定了,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對月森坦白一切。

 

 

  「事實上,我一開始拉小提琴是為了利利。」

 

  「呃?」月森錯愕的嗓音透過手機傳來,這在日野的預料之中。

 

  「你一定記得,剛參加校內比賽時有關我的傳言……那是真的,是我第一次拉小提琴。」

 

  「…………」

 

  「我是受利利所托,才會被找上來參加校內比賽……就像你說的,只能用那唯一的一把『魔法小提琴』演奏……」香穗子雖然感到不安、害怕,但是這些遲早得說,這秘密不可能永遠藏的住。

 

  「一開始,我拉琴都非常的不情願,但是在看見大家那麼努力練習,聽見那麼美麗的琴聲以後,我也不自覺地……想要拉出那麼動人心弦的聲音。」仔細回想起來,也許自己當初只是羨慕大家能有這麼好的實力……但是自己確實被美妙的琴聲所吸引。

 

  「……所以我非常努力的練習,直到我沈重的思念破壞了魔法的力量。」日野香穗子永遠忘不了小提琴斷在自己手上的那一刻,那時候的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樣,異常空虛。「小提琴壞了,只剩下最後的金色琴弦……在那之後我做出了承諾,一定要繼續努力練習,而且是用自己的實力。」

 

  香穗子像是在搜索埋藏於內心最深處的記憶,將碎片一點一點地拼湊起來。

 

  「雖然我只是個半吊子的初學者,但我還是參加了最後一次的校內比賽。結果雖然很不好,但是我已經滿足了……那時候我是這樣想的。」

 

  月森蓮始終保持沉默,但也沒有要打斷的意思。

 

  「原本以為,那次比賽就是我最後一次站在舞台上演奏了,但是第二學期,我們又一起演奏了室內樂。」想起這個部份,日野不禁微微一笑。「如果我提早放棄了小提琴,那麼就不會和你在一起了吧……雖然距離很遙遠,但是我真的好喜歡蓮你的小提琴,也好喜歡看你拉琴時溫柔的眼神……」

 

  (那是因為我拉琴時看著妳啊。)月森蓮在內心暗答。

 

  「一直到前陣子,我覺得自己都是為了要追上你而練琴的……我很害怕自己追不上你,就沒有資格和你在一起。」身為一個學習小提琴的人,這樣的理由實在是讓人有些啼笑皆非。「但是,即使趕不上也沒有關係!蓮有蓮要走的路,我也一定會找出我自己的方向……我是真心愛著小提琴,所以我也懂得你要離開日本到維也納留學的原因……所以,我不會再那麼任性了!我一定會靠著我自己一個人努力走下去的!」

 

  難以控制逐漸高亢的嗓音,日野香穗子說到最後也有些混亂了。到底自己有沒有把要表達的告訴月森蓮,她自己也弄不清楚;但是這一口氣將心事通通說了出來,確實讓人感到暢快!

 

  沉默了良久,咀嚼著日野話語的月森用著微慍的口吻輕輕道了這句話:

 

  「笨蛋。」

 

  「…欸?」

 

  「不光是我,妳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似是一下子明白了許多事情,月森蓮竟用著鮮少聽見的語氣自嘲。

 

  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自己才會被她的琴聲所吸引。

 

  原來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對她參賽的態度感到生氣。

 

  也原來是因為這樣,自己的視線開始離不開那個流著淚也要繼續往前的她。

 

  也原來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在不自覺中開始一直關注她……然後,喜歡上她的直率、她的天真、她的笑容、她的努力。

 

  論琴技,自己的確是領先了香穗子許多,但一談到對小提琴的熱情,香穗子卻是遠遠地勝過自己。彼此受對方身上自己所沒有的東西所吸引,所以他們倆才愈走愈近,試圖在對方身上尋求那一分渴望。

 

  「……妳真是一位令人可畏的對手啊。」月森正經地吐出這幾個字,聽得日野一愣一愣。

 

  「什、什麼?」我令蓮感到可畏?這是什麼結論啊!難道意思是蓮他認同我了嗎?

 

  「姑且不論妳以前用什麼方法演奏小提琴……但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一切都是靠妳自己努力得來的,不是嗎?」能在短時間內有如此大幅度的成長,月森也不禁對香穗子天生的音樂潛力感到驚訝。「如果妳繼續用正確的方法學習,說不定能更好。」

 

  「我……」蓮這是在鼓勵我嗎?「我不知道……但是,那個……你不生氣嗎?」是啊,蓮應該要生氣的!畢竟我的琴聲根本就都是騙人的。

 

  「我當然生氣。」月森蓮有些悻悻然地說。「但是,現在的妳是真的吧?妳的音樂確實是由妳自己所演奏,而不是靠著其他人的力量。」

 

  「嗯……」

 

  「那樣就好了。」聽見日野應允,月森安心地笑了。「我認識的妳就是這樣子,妳只要繼續做妳自己就好。」

 

  「蓮……」

 

  原本自己是抱著會被罵、會被甩的心情告訴蓮這些的,想不到蓮居然沒有掛我電話,甚至是鼓勵了我。為什麼你會這麼溫柔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成了那一次又一次將我從深淵拯救起的人呢?

 

  眼淚不聽使喚地,又從眼眶裡奔流而下。

 

  只是這道淚,是受你關懷,而打從內心裡生出的──溫暖的淚。

0
-
LV. 18
GP 340
172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Oops
原本想在小屋留言
但是看到我不是頭香
所以奔來這裡留(幼稚
 
耶~ 把話講開就好囉=)
真心相愛 距離絕對不是問題的!
香穗

加油=)

0
-
LV. 11
GP 1
173 樓 舒芙蕾~♪ milka07
GP0 BP-
終...終於更新了!!!
我也要哭了...(感動
好家在兩人終於順利的講開
把一切都講清楚真是太好了~~

今天又把漫畫13集再看一遍,(這集根本就是蓮的特輯呀ˇ)
在睡前回來版上又看到大大的更新ˇ
真是太開心了~~~溫柔的蓮~~
0
-
LV. 23
GP 300
174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六樂章>
 
  以前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真的存在有如童話一般的精靈。
 
  但是,當我進入了星奏學院以後,我開始相信……不,應該說是不得不相信,那群時常拍著翅膀嘻笑於我身旁的妖精們是真的存在。
 
  這群音樂精靈當中,有一個自稱叫利利的精靈,他比其他精靈更為聒噪、淘氣,有著一頭短短地金黃捲髮,樣貌像極了星奏正門前的那座妖精雕塑。
 
  他自稱與這座星奏學院的創始人有過一段因緣,為了報答恩情,所以才會出現在這所學校,協助創始人將音樂發揚光大,直到現在。
 
  回想起來,的確是很不可思議啊。來到維也納以後,我幾乎都要忘記那種神奇的際遇……和利利、和妳的相遇,讓我開始有一種「音樂不只是音樂」的認知。
 
  我的雙親和祖父母都是音樂家,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讓我看待音樂就如同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樣:必須且習以為常。正因為太過於習慣,雖然口頭上一直說著自己喜歡音樂,但是我不得自問:
 
  真的有那麼喜歡嗎?當音樂從我的手中流出,我是否因為自己所創出的音符而喜悅微笑?
 
  我曾經和妳講過小學時發生的事情──險些失去左手的痛,激起我對小提琴重視的心。但是,遇見妳以後,我才明白了什麼是音樂的熱情,究竟一個人能為音樂做到什麼程度……
 
  雖然妳開始拉小提琴的動機確實讓人不能接受,但仔細想想,若不是利利當初做了這樣無理取鬧的舉動,我也不可能和妳有這樣奇妙的際遇。
 
  謝謝妳,香穗子。是妳讓我重拾這段重要的回憶,我似乎找回了埋藏自己心底深處對音樂的那股熱情。
 
※ ※ ※ ※ ※
 
  「怎麼哭了?」在電話這頭的月森蓮聽見日野香穗子發出隱約啜泣聲,不禁又在內心擔心起來:「難道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還是……香穗子只是單純地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感到悲傷?」
 
  「………」短暫的沈寂瀰漫在兩人之間,月森闔上雙眼思索。
 
  當初提出要好好溝通的人是妳,我也確實應允了;而今妳已將妳所隱藏的一切告訴了我,我是不是也該將我所有的一切與妳分享。
 
  答案怎麼想都是肯定的,但是雙唇卻不知道該如何啟齒。好像從以前就是這樣,自己在對話時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是因為這樣的自己,才讓香穗子感到不安吧?如果立場互換,不知道處於遠方的戀人究竟過得如何,的確會非常的擔心。
 
  ……不僅僅是擔心,還會感到非常的寂寞……
 
  「謝謝妳,香穗子。」似是想通了一切,月森蓮終於出聲打破了沉默。「我很高興妳願意對我坦述這一切,所以…不要哭了,這樣我會很為難的。」
 
  「為難?」日野的啜泣在月森說完話的同時停止。她不懂,為什麼月森會用到這個詞彙,難道自己一直以來都在造成月森的困擾嗎?
 
  「其實,我一直很怕妳像現在這樣,突然地哭了起來……」月森的聲音有些低沉,宛如突破內心障壁穿越而出。「說起來很丟臉,明明是想要更珍惜妳,希望妳不會因為挫折而消極,但是從我嘴裡說出來的話,卻總是會惹得妳哭泣。」
 
  是悲傷?抑或歡愉?月森無從猜起,也不應該臆測。
 
  「聽見妳哭、聽見妳聲音不如往常開朗的時候,我的胸口就會像被什麼揪住,想要抱住安慰妳,卻又沒有辦法做到。」遠距離的戀情,只能以電話得到慰藉,加深對彼此的思念;然而真的發生什麼的時候,只能對在電話這頭什麼也不能做的自己懊悔不已。
 
  「有時候我會思考,我當初所做的決定究竟對不對……自私的向妳表白了心意,卻將妳一個人留在日本;縱使我相信妳會追上來,但是……分離兩地的思念,卻遠遠超乎了我的想像……不只是妳,我也是。」
 
  「蓮……」
 
  「我一直認為自己可以忍受這樣的孤獨,只要將對妳的思念寄予在小提琴上就好,但是當我收到妳因為我久未聯絡而寄來的信件時,我的心就動搖了。」坐在桌前的月森,這麼說一邊拿起了那份放置在抽屜深處,自己一直不願再多見的那封信件。
 
  「刻意的將自己的視線從妳身上避開,專注在與考爾比的演奏上……我或許是在逃避也說不定。」想起這樣的自己,月森不禁自嘲。「妳知道嗎?從和妳吵架的那一天開始,我的琴聲就變了──焦躁、不安、憤怒……這些心情影響了我,琴聲變得像在殺人似的。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過。」
 
  「怎麼會……!」是騙人的吧?日野很難想像,琴聲總是那麼完美的蓮,居然會將自己的琴聲譬喻成像在殺人?!「話說回來,『考爾比』是誰啊?」
 
  「嗯,我沒有和妳提過吧……考爾比是和我同一所學校的學生,也是我現在的指導教授--葛里菲茲先生的親戚。」月森簡述了一下與考爾比的相遇,以及指導老師安排與他一起練習合奏的事情。「他對我似有些誤會,母親曾經與葛里菲茲先生討論指導我的事情他也知道,也許是因為這樣,他才那麼想找我麻煩吧。」
 
  「怎麼這樣!那個叫考什麼比的太過份了!」日野最看不過去這種會刻意刁難人的人,「他這樣對你,難道他自己又有好到哪裡去?如果他是你指導老師的親戚,難道他就沒有可能受什麼『禮遇』嗎?」
 
  「我相信葛里菲茲先生不是這樣的人。」面對香穗子的憤愾不平,月森倒是先替自己的指導老師說話。再怎麼說,一個這麼有權威的教授,不該也不會做出這樣小人行徑的事情。「而且,考爾比本身的音樂……雖然在態度上讓人質疑,但我承認他的實力,我想和他公平競爭。」
 
  「嗯!一定要好好出這口氣!讓他知道你絕對不是靠什麼走後門的方法才讓老師教你的!讓他聽聽蓮真正的潛力!在小提琴上的認真跟專注,你才不會輸給那個……考什麼的?」
 
  「是考爾比。」聽見日野這麼為自己出氣,月森獲得了很大的鼓舞。「謝謝妳,香穗子。我一定會盡全力演奏,這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妳。」
 
  「蓮……」聽見月森這麼說,遠在電話那頭的日野不覺地泛起了紅潮。「總、總而言之,加油唷!」
 
  「嗯,妳也是,加油。」不同於香穗子充滿元氣的鼓勵,月森的嗓音聽來相當地溫柔。
 
  像這樣彼此鼓勵,真的能給我很大的勇氣繼續面對未來。
 
  縱使未來的路坎坷難行,我也會繼續前進。
 
  遠在日本的妳,掛掉電話後,是不是會停止哭泣呢?是不是能再一次笑著面對音樂?是不是能夠靜下心來面對更多忙碌的事情呢?
 
  看到小提琴的時候,也不會因為想到我而落淚了吧。妳的臉不適合眼淚,而是適合笑容啊。
 
 
  我在這裡,在這裡等著妳跟妳的音樂。
 
  我不會停下來,因為我相信妳一定會來。
2
-
LV. 5
GP 1
175 樓 殘月之秋 nina1420
GP0 BP-
大大寫的真是太好看了!
一次看完真的好過癮喔...大大寫的愛之悲和雨之歌都很好看喔!
期待下一章ˇ

0
-
LV. 18
GP 343
177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噢不ˊˋ
小屋跟這邊的頭香都被搶走了,
XDDDDDDDDDD
 
噢噢,這篇讓我感動到哭了呢,
會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代表相信對方,
淡淡地卻很令人安心。
 
那個考什麼的,
你等著被擊敗吧(指
0
-
LV. 23
GP 301
178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TO 永恆的溫柔:
  搶頭香辛苦了(咦) 雖然這一次的沒搶到,不過……我的文章居然可以讓妳感動到哭,我也……好感動TVT

TO 舒芙蕾~♪:
  溫柔的蓮果真是無人能敵啊XD

TO 殘月之秋:
  謝謝支持~也恭喜頭香︿︿
  未來的下一章更新時間…預計應該是一個月後吧?(逃)
0
-
LV. 10
GP 3
179 樓 紫 ★ ) bori0401
GP0 BP-
好好看 -///-
不過下一篇真的要一個月後阿阿阿 =口=
趕快出吧趕快出吧 (默念   
 
嘻嘻嘻,大力支持 >ω<
繼續加油噢噢 !!
0
-
LV. 1
GP 0
180 樓 玄朔 sylvia407
GP0 BP-
阿阿..........
一次看完的感覺,很過癮,但也是真的好累,尤其是我這種高近視的人.........
可是就是忍不住的想看下去嘛~~!!!
 
遠距離的戀情一向很痛苦,若是男主角又是像蓮一般個性的人的話,那我想應該很容易就會產生裂痕;再嚴重一點的話,分手是遲早的事。
但是,那是以一般人的情況來看,蓮一點都不算是一般人喔!!
 
外表冷淡的蓮其實也有可愛的一面,從他面對香穗的那份不知所措就看得出來。
雖然一開始兩人之間的相處很甜蜜,甜蜜到實在很想把他們兩個丟到一旁免的刺激到我這個孤家寡人;但是越到後面,遠距離戀愛的缺點就跑出來了。
僅僅靠著電話與信件,要將想說的話傳達給彼此是非常有限的,再加上有意隱瞞的話,當情緒爆發的時候是很可怕的。
 
不過,當看到蓮答應聖誕節要回日本卻又反悔的時候,真的有一種:「我的天,蓮啊,你的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覺得,如果我是香穗的話,在看完簡訊的時候,大概會忍不住衝動的把手機摔壞吧?(苦笑)
 
我很喜歡這篇文喔~!!
真期待看到完結的那一天~!!!(笑)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9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