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17

RE:【同人】金色琴弦同人文──愛之悲(月香)序章~第二十九樂章(09.06.12)

141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第三十樂章>

 

  討厭。

 

  我討厭冬天。

 

  不僅僅是因為陽光被厚厚的雲層所遮掩,那冷冽到令人足以窒息的溫度,也讓人喘不過氣。

 

  曾經,我以為他的出現會讓這灰白的冬日增添一分靛藍,少一分冰冷。但是我錯了──他根本就不關心我,滿腦子只有音樂、音樂、音樂!

 

  我也喜愛音樂,我也懂得那份執著;可是啊,因為這樣就完全不理會我的心情……蓮,我對你來說難道只是可有可無嗎?!

 

  我總是看著你拉奏小提琴的背影,很認真、很迷人……有時還會無意間看見演奏中的你露出淺淺微笑。

 

  曾經,我以為那是只屬於我的、只有我才能看見的幸福微笑;那是偌大的謊言──現在的我徹底體悟到,沒有我,你照樣能在維也納過得好好的,甚至是在他人面前展現笑容。

 

  難道我的存在,完全比不上那五條線和上面標注的記號嗎?你回頭看看我啊!月森蓮!

 

* * * * *

 

  夜,讓原本就狹隘的空間顯得更加閉鎖。

 

  五坪大的房間裡,失去了過往帶些生澀的琴音;窗簾阻斷了戶外微弱的光線,使得床的周遭更為死寂。天花板上的吊燈,此時也成了一枚黑暗裡的裝飾品。

 

  日野香穗子將自己反鎖在房內,不顧外頭母親焦急地叩門聲,緊抓著床單,只是將臉埋進早已溼褥的枕頭裡,痛苦地忍受名為孤寂的淚水。

 

  「好痛苦…好難過……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我要愛得這麼辛苦?」

 

  在心裡反覆問過自己幾千次的香穗子,如今只能發出嗚咽的啜泣聲。

 

  她累了,倦了。不單是精神上的折磨,長期忙碌於課業與活動之間,早已讓日野的身體不堪負荷。

 

  日野香穗子深深體悟到,光是靠回憶與喜歡對方的心情,並無法維持這段戀情。遠距離戀愛到最後還能有幸福結局的人,到底有多少?導致不安的因子實在太多,光靠信件與電話聯絡,真的能瞭解對方的心情嗎?

 

  更何況對方還是個缺乏聯繫,不擅長用文字表達內心想法的木頭。

 

  失去愛的滋養,日野的心就宛若一株枯萎的小草,正隨著時間而逐漸凋零。

 

  「蓮……」為什麼你不在我的身邊呢?我愈來愈……沒有能到你身邊的自信了……

 

  雖然認為自己有了很大的進步,但總是會被指導老師糾正出一堆缺點。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練習了,以前的話,還會因為有你的鼓勵而振作起來,但是現在……

 

  是我太過依賴你了嗎?我的存在,對你而言是不是成了一個包袱?

 

  眼看就要畢業,現在的我想要考取國外留學資格已經是不可能了……打從一開始,那就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美夢啊!

 

  黑暗漸漸吞噬掉日野香穗子的知覺,周遭的環境變化,什麼都察覺不出來了。

 

  就這樣睡去…也沒關係了吧?

 

  「香穗子…」

 

  意識朦朧間,一隻溫暖地大手輕輕撫上了日野的後腦杓。

 

* * * * *

 

  急促且滂渤的琴聲,挾帶狂濤駭浪般地氣勢,自校內地下室的琴房席捲而出。

 

  沈重且緊促的音符,隨著演奏者手指敲下琴鍵的瞬間,藉著琴槌撼動了鋼琴內部兩百三十多根弦。

  一波尚未平息,另一波又直追而起。連綿不絕的琴音如侵襲海岸而來的海嘯,有時又似水波撞擊礁岩而成了破碎浪花。

 

  焦躁、不安、憤怒,抑或是……抑鬱?

 

  月森蓮緊蹙著俊秀的雙眉,手指像是在宣洩情緒似地,奮力地往鋼琴鍵上敲打。原本應該輕快而盛大的樂章,彷彿爆裂般地不斷噴發出無名的火焰。

 

  「……我到底在做什麼?」嘲雜的琴聲維持了好一陣子,而後在月森蓮的驚覺下劃上了休止符。

 

 

  煩躁。

 

  我到底在煩躁些什麼?

 

  心情不知怎麼地,就是無法平穩下來……如坐針氈、芒刺在背。

 

  是合奏不順利的原因?不對,這種只要練習就能解決的問題,不會讓我這樣坐立不安。

 

  難道是因為肚子餓所以火氣大……不對,絕對不是這樣。

 

  是那通電話。

 

  早上,還不是很清醒的時候,和香穗子打了通電話。她哭了,而且說我沒有顧慮到她的心情。為什麼她會這麼想?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她在想什麼。留學的這十個月來,我的生活作息一項沒有起什麼變化,聯絡的次數會減少,也確實和她報備過了。

 

  仔細回想起來,香穗子一直在抱怨學習上的事,難道是學習上出了困難嗎?

 

  「……」月森沉吟了會兒,起身至一旁懸掛著的墨綠大衣中摸索手機。「現在打過去…她會接嗎?」

 

  翻開手機蓋,在維也納的時間是下午兩點鐘;依照冬日的時差計算,日本現在應該是晚上十點鐘。依照過去和香穗子的通話紀錄來看,她應該是還醒著。

 

  不過自從早上香穗子掛斷自己的電話以後,連續打了三五通電話過去都是無法接通。在這種情況下,雖然用電話直接溝通是最好,不過還是先傳簡訊試試看吧?

 

  「嘿!蓮!你在休息啊?」練習室的大門無預警地被推開,月森險些沒把手機給掉到了地上。

 

  「什麼事?」沒好氣的回過身來,月森扳著張臉望著這位闖進來的友人──海拾茲。「要進來為什麼不敲門。」

 

  「我有敲,還敲了五下,看你沒反應只好進來關心一下囉。」頂著一頭深棕色的短髮,腳踩一雙黝黑的皮鞋,整齊體面的裝扮讓人感覺他像是剛從高級餐廳用完餐直接過來似的──這就是海拾茲,來自英國與月森同年紀的中西混血兒。

 

  「是嗎?我沒聽見。」對上那雙真誠的淺色雙眸,月森只是簡單應了句就把手機收回了外衣口袋裡。

 

  「怎麼啦,狀況不好?」海拾茲跟著月森走到了室內唯一的平台鋼琴旁,顧自地坐到了鋼琴前的椅子上。淨白的雙手輕柔地放置於琴鍵上,指尖平移,演奏出溫柔好聽的和弦。

 

  「哼嗯……第三樂章啊?」海拾茲看了看琴架上攤開的樂譜,若有所思的喃喃低語。「剛才在隔壁就聽到你的鋼琴,雖然不是聽得很清楚,但是……」

 

  「夠了,我不想聽評語。我知道彈得很差!」月森打斷了海拾茲的話,一面將鋼琴上的樂譜拿走,放回了手提袋中。

 

  心情煩躁下所演奏的音樂,一定是很惱人的噪音吧!與其去聽那些無謂的評語,不如自己先下結論。

 

  「蓮,你也太見外了~」海拾茲笑著搖了搖頭,而後取出棉布擦拭起琴鍵。「這情況以前也遇過一次吧?就是你被教授除名那次──不過這次你懂得發洩了,真好!」

 

  「哪有什麼好啊……」月森質疑地瞅了海拾茲一眼。聽見這種不成熟的琴音,他可不願意常見。不過…心情是有比一開始好一些沒錯。月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藉由「虐待」鋼琴來抒發情緒。

 

  看著月森蓮糾結成一團的眉宇,海拾茲折好擦拭完的鋼琴布,起身走向了月森。

 

  「你是不是又遇到什麼事情了?」一改先前的笑顏,取而代之的是關切的眼神與誠摯的嗓音。「要不就跟我說說,如果我幫的上忙的話。」

 

  月森抬起眼對上海拾茲的視線,淺綠的雙瞳中沒有一絲虛偽。他是真的在關心自己,但是這終究是我和香穗子之間的問題,沒有和外人談論的必要。

 

  「……沒事。」猶疑了片刻,月森冷冷回答。

 

  「真的沒事?」

 

  「……沒事,真的。」

 

  「哼嗯……」海拾茲隻手托起下顎,打趣的觀察著月森蓮的反應。「呵呵,簡直像戀愛中的男女在鬧彆扭一樣。」

 

  「我才沒……!」故作鎮靜的謊言被誠實的箭所刺穿,遂即洩漏出底下的真實。

 

  「你不適合說謊啊~蓮。」海拾茲笑著拍了拍月森的肩頭。「一聽到關鍵字就那麼激動,看來我的猜測沒有錯啊~」

 

  「唉……」既然是「猜測」,那就是我自己掀了自己的底了。

 

  「別嘆氣啊~愛情可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之一,不適合這樣唉聲嘆氣!」海拾茲繼續鼓勵著月森,而後乾脆自願地當起愛情顧問來了。「我也算是小有經驗,你就說說看~我不懂的話,還能幫你問其他女性友人。」

 

  「哈?」月森蓮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耳朵,海拾茲剛才……說了什麼?

 

  「女人才瞭解女人啊~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有很多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他們一定很樂意幫你解決你的愛情煩惱……」

 

  「女性友人就不必了。」月森有些汗顏的阻止海拾茲繼續發言,遲疑了會兒,才緩緩把自己的情況說給他聽。瞭解了情況的海拾茲,只是點了點頭,而後用著打量的眼神對著月森蓮全身掃了一遍。

 

  「……什麼?」被這麼盯著,全身上下也怪不自在。

 

  「你不瞭解女人啊~」望著月森盯了好一會兒,海拾茲終於歸出這個結論。「要說你是音樂控嘛…就不會被女朋友影響表現了,所以只能說你真的不懂的安撫你的女朋友。」

 

  「但是,是她先說要好好談談的,怎麼可以沒來由的就掛電話?」月森也有自己的一套堅持,他一直認為自己根本沒錯。

 

  「記住第一要點~」海拾茲清了清喉嚨,鄭重地對著月森蓮吐出一句讓他相當吃驚的話。

 

  「不管是誰起的頭,千錯萬錯,你都要承認是你的錯──這就是安撫氣頭上或是耍任性的對象首先要做的事。」

 

  「呃……」看情況?先安撫對方的確很重要,我最擔心的就是當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前,香穗子就莫名其妙的哭起來。

 

  「你有沒有仔細想過,你們是為了什麼而吵架的?」看月森認真思索問題,海拾茲乘隙說明起下一個要點。「你覺得她是因為寂寞、課業壓力大,但真的是這樣嗎?這些原因的背後,是不是還隱藏了些內情……又或者是你根本想錯了方向。」

 

  「…………」

 

  「吵架嘛,其實不是單純的為了講道理,而是對方不肯讓你。男人女人都一樣,吵到最後常常會偏離主題,只為了賭一口氣──人生氣的時候,什麼狠絕的話都說的出來,什麼惡毒的事也做的出來。對吧?所以認錯只是暫時的讓對方更容易說出來理由,好讓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所以她才掛我電話……」月森皺了皺眉,還是相當不能理解的樣子。

 

  「你在這裡一頭熱的想也沒有用啦~快點打電話給她不就好了?拖拖拉拉的我都要看不下去了!」海拾茲半開玩笑地推了月森一把,而後相當識相地轉身到了琴房門口。「我先回我的琴房去啦~等你講完再來找我練習,好嗎?」

 

  海拾茲拉開門扉離開,獨留月森一個人望著門口發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不但影響了自己的心情,還影響了課業──香穗子,這次我一定會好好的聽你說話,希望你也能夠將內心真正的想法告訴我。

0
-
LV. 21
GP 217
142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TO anniecheath:
謝謝你的感想跟回覆~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你XD(喂)
月森真的是個笨蛋啊~讓我們好好看看受情聖(誤)教育過得月森會不會變得好一點~
(海拾茲:我只是認識比較多女生而已= =)

TO 大頭:
一口氣看完二十九章,真是辛苦你了@@(不過我很開心XD)
月森他的確不懂,沒有溝通怎麼會懂……畢竟他們曾經相處過的時間也不是很長。

扳指算算……嗯,幸好還沒超過一個月~我比起月森好一點啊XD(喂)

0
-
LV. 6
GP 2
143 樓 大頭 sentosa427
GP0 BP-

想要裝沒事卻被戳破的月森XD
唉~遠距離戀愛特別容易吵架...
更何況,交往的可是兩個反應遲鈍的木頭阿(笑)
不過...那隻狼爪是誰阿??

我...
算是搶到頭香嗎?XD


GP奉上!!大大要接好喔

0
-
LV. 21
GP 218
144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sentosa427 (大頭)》之銘言:
>

想要裝沒事卻被戳破的月森XD

 
> 唉~遠距離戀愛特別容易吵架... 
> 更何況,交往的可是兩個反應遲鈍的木頭阿(笑) 
> 不過...那隻狼爪是誰阿?? 
> 我... 
> 算是搶到頭香嗎?XD 
> GP奉上!!大大要接好喔

 

恭喜頭香~謝謝你的GP!XD
遠距離戀愛一旦沒有好好聯繫兼相信對方的話,真的很容易吵…或是變得冷淡。
不過…你居然說「狼爪」~~XDD
那位仁兄何其無辜~雖然說他也是危險份子?(笑)


0
-
LV. 16
GP 254
145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不是頭香香香香香香────!!
(淚奔)怪我中午後就沒在上線了啊…
 
喔喔,結果梅杜莎那段真的沒放上去…(喂!)
我在想說那段出現了,
海拾茲應該嚇很大XDDDD"
 
月森終於要踏出自己對愛情的第一步嗎?
他過往木頭的行為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希望他能夠感性一點點…
一點點就好了喔。
 
GPP+1   =ˇ=
0
-
LV. 21
GP 220
146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 引述《a8605335205 (永恆的溫柔)》之銘言:
> 不是頭香香香香香香────!! 
> (淚奔)怪我中午後就沒在上線了啊… 
雖然不是頭香,不過有第二啊~~昨天我還在張望想說你怎麼不見了XD
>   
> 喔喔,結果梅杜莎那段真的沒放上去…(喂!) 
> 我在想說那段出現了, 
> 海拾茲應該嚇很大XDDDD" 
噗XDD
嚇很大~~海拾茲你一定是眼花了XD(踹)
>   
> 月森終於要踏出自己對愛情的第一步嗎? 
> 他過往木頭的行為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 希望他能夠感性一點點… 
> 一點點就好了喔。 
當然要斟酌一下,不然變成香穗子嚇很大XD
>   
> GPP+1   =ˇ= 
謝謝,我不客氣的收下了。ˊˇˋ


0
-
LV. 8
GP 3
147 樓 璦緦 kazeryui
GP0 BP-
終於有聖人(誤很大)願意開導這棵大木頭了啊~XD
希望蓮趕快和香穗子合好唷~
不然我看香穗已經快不行了= =
不管是感情方面還是健康方面

在下也很好奇那隻大手是誰的
不會是土浦或加地吧XD
但是怎麼會摸到後腦杓勒?
難道香穗側睡嗎= =?

GP+1
0
-
LV. 12
GP 6
148 樓 一冉一 versus198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好棒的文筆~
行雲流水的故事鋪張~
真的是個好作品啊!
0
-
LV. 3
GP 0
149 樓 rebeccal
GP0 BP-

真是太好看了!!  

「香穗子…」

 

  意識朦朧間,一隻溫暖地大手輕輕撫上了日野的後腦杓。

是誰!是誰那麼大膽!!
敢碰月森蓮的女人!! 

 

 

    「你不瞭解女人啊~」望著月森盯了好一會兒,海拾茲終於歸出這個結論。「要說你是音樂控嘛…就不會被女朋友影響表現了,所以只能說你真的不懂的安撫你的女朋友。」

 是音樂''''嗎??

  

0
-
LV. 21
GP 226
150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TO 璦緦:
(鏘鏘!)歡迎大聖人海拾茲登場~~XD(←喂)
香穗子的確是快不行了,不知道憑她的意志力還能再支撐多久……ˊˋ
香穗剛睡著的時候,身體應該是趴在床上,臉從原本埋在枕頭裡變成轉向側邊。
抱歉喔,沒有描述得很詳細,害以看不懂了ˊ口ˋ

TO
一冉一:
謝謝你的稱讚~似乎是新面孔?歡迎你有空常來我的小屋玩喔~文章也會同時更新的。

TO
楓:
>是誰!是誰那麼大膽!!
>敢碰月森蓮的女人!! 

噗哈哈!不好意思,真的笑了出來……為什麼我聯想到香穗子變成了黑道老大的女人(爆)
那個「音樂控」……我承認我用字有點詭異啦~那個「控」你要說成「狂」也是可以,不過應該算是「情結」吧~(就比方「戀母
情結」這樣)
P.S.因為一直注意「情結」有沒有打錯,反而錯了一個「戀」(囧) 謝謝楓的訂正喔!

0
-
LV. 3
GP 0
151 樓 rebeccal
GP0 BP-

 
噗哈哈!不好意思,真的笑了出來……為什麼我聯想到香穗子變成了黑道老大的女人(爆) 
其實我ㄧ開始也是想到這畫面!!
(就比方「練母情結」這樣) 
 是''戀''吧??


0
-
LV. 15
GP 10
152 樓 渺音 anny850118
GP0 BP-

好好看~~
蓮有時候就是可愛在對愛情(女人?)一無所知啊@@
希望小倆口快點和好(我想有某友人在應該是沒問題了?)
香穗子的自信已經被時間和木頭剝削(?)的差不多了
看到鋼琴那邊還以為是土浦要露面了~哈哈
都忘了蓮在鑽研鋼琴...
總之~期待下一章(沒有催稿的意思@@!)

0
-
LV. 22
GP 234
153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樂章>

 

  自古就流傳著一句名言──「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時光可以倒轉,月森蓮絕對不會打電話給日野香穗子。

 

  正確地來說,是不該選擇在日本晚上的時間,因為月森蓮萬萬沒有料到,接起手機來的居然會是香穗子以外的其他人。

 

  那是今天下午才發生的事。作好覺悟打算和日野談談彼此問題的月森,心從按下撥號鍵的那刻起就一直忐忑不安;耳辺傳來的聖母頌就像是永無止境般地,唱著一遍又一遍的旋律。

 

  縱使只有短暫的幾秒,也教人憂心如焚。香穗子是不是又故意不接自己的電話?月森蓮無法預測;但若她真的決心要躲避自己,那麼情況或許會往最壞的方向發展。

 

  十來秒後,手機的那頭終於接通,聖母頌平穩的音色戛然而止,換來了短暫地沉寂。

 

  「香穗子……是我。」話語哽咽於喉,月森嚥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氣,決定先向日野好好道歉。

 

  「最近真的很抱歉,我要先為我之前的行為向妳道歉……對不起。」

 

  月森說得很誠懇,雖是一個人坐在鋼琴前通電話,頭卻相當地低,彷彿就是像當面在對香穗子低頭道歉似地。

 

  「………」電話的那端沒有回應,似乎是以無語來表示自己不能接受。

 

  月森沉住氣等候了會兒,見對方沒有回應,有些緊張地開口:「我知道妳還在生氣,但是這樣拖下去……」他頓了頓。 

 

  「不止是我,連妳也會很難受的吧!」 

 

  有些激動地說完後,月森蓮幽幽地嘆了口氣,宛若要將久抑於心底的那股怨念抒發給對方感受。 

 

  似是察覺了月森的心意,對方不再保持沈默,但開口回應他的,卻不是月森所期望的香穗子,而是一個陌生男子的嗓音。 

 

  「你就是那個月森吧?」男子的聲音顯得有些冷淡,不等月森蓮驚訝完,悻悻然地自我介紹。 

 

  「我是日野,香穗子的哥哥。你的事情我雖然不暸解,但是你真的很差勁吶!」 

 

  「………」月森霎時不知該回些什麼。先不管對方為什麼接起香穗子的電話,但像這樣劈頭就罵人,實在讓月森很不是滋味。 

 

  可對方是香穗子的親人,月森也不敢刻意冒犯。 

 

  「不好意思,日野(兄)。可以請香穗子聽電話嗎?」 

 

  「你這傢伙,知道香穗她最近是怎麼過日子的嗎?!」似是刻意無視月森客氣的詢問,日野哥哥滿肚子火的藉由手機,開始對月森訓斥起來。

 

  「飯也不怎麼吃,整天就是說要練琴!以前我們看她再怎麼辛苦,也是過得很快樂!現在呢?天天以淚洗面!別說爸媽心疼,連我們作哥哥姊姊的都看不下去了!」 

 

  「怎麼會……」月森蓮不可置信地低語。在他的印象裡,拉奏小提琴的香穗子總是那麼開心,她甚至還告訴自己,她最愛小提琴。 

 

  而今,小提琴帶給日野香穗子的卻是悲傷嗎?月森蓮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我看你不要再打電話來了。」日野哥哥突如其來地說道。「香穗子會那麼拚命的拉琴,一部分是為了你吧?只要你不和他聯絡,我們也比較好勸她放棄。」 

 

  「放棄?!」一聽見日野哥哥的發言,月森頓時驚訝出聲。「要香穗子放棄小提琴?!那也得看她本人的意願……更何況她一直很努力,也轉到了音樂班……」 

 

  「那又怎麼樣?」日野再次打斷月森的話。「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吧?如果你真的關心香穗子,就不該拋下他一個人離開日本!」 

 

  「我……」 

 

  「不用再解釋了,如果有心就用行動證明!」

 

  丟下這句話,日野哥哥便掛掉了月森的電話。

 

  「喂!稍等……喂?」斷了線的這一端,只留下了錯愕、驚恐,與怒火。

 

  月森蓮放下耳畔的手機,左手五隻指頭深深地陷入那原本就顯得憂鬱的淡藍髮絲中,開始焦躁的搓弄;他憂悶地緊皺雙眉,心底盡是無奈。

0
-
LV. 17
GP 292
154 樓 永恆的溫柔 a8605335205
GP0 BP-

噗,第一,
 
這次我有緣頭香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第二,
 
哇喔,日野的哥哥有戲份耶xDDDDDD
 
可是、可是...
我覺得這篇好少,不過癮...((小聲+被揍
應該再讓日野兄多罵一點的(?)
哼哼,月森,接下來你會怎麼做呢。

0
-
LV. 9
GP 6
155 樓 璦緦 kazeryui
GP0 BP-
ㄎㄎ...
我也覺得有點少(被巴
不過大大那麼忙
能擠出文章我已經很感恩了ˊˇˋ

終於有人告訴月森那個笨蛋日野是怎麼過日子的了!
日野兄罵的好啊~!!
再沒有人罵我看月森大概都不會清醒過來了
真是讓人著急的孩子。。。
0
-
LV. 3
GP 0
156 樓 anniecheath anniecheath
GP0 BP-

嗚嗚.....月森和香穗啊!!!!!!!!!!!!!!!!!
拜託你們兩快和好
應該不會炒太久吧....
月森被罵了~~~(笑)
老實說還挺高興的~~
因為他終於了解被罵的感受了~
日野(兄)~這個我笑了好久~~
期待下一篇了啊~~

0
-
LV. 11
GP 1
157 樓 晴雨 j282520
GP0 BP-
大大您好,第一次拜讀您的文章,在此先打聲招呼XD


我覺得不管是哪一方都很辛苦...

雖然看到日野哥罵月森時是有點開心的...(啊,真壞XD)

期待後續的發展~

大大加油XD
0
-
LV. 1
GP 0
158 樓 青語飛翔 eve791007
GP0 BP-

你好,
一口氣看完32篇真過癮!

文章很棒,
請繼續加油!!


期待第三十二樂章~

0
-
LV. 22
GP 243
159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TO 永恆的溫柔:恭喜再度登上頭香寶座啦~日野的哥哥應該是難得的有戲份吧?!XD

TO
璦緦:雖然有點短……不過也是為了跟下一章節區分開來(下一章開頭是香穗視角),再來我可能得等專題發表完才會發文了,不過我還是會盡量抽空的。

TO
anniecheath:他們沒有吵很久啊XD(起碼我這樣覺得)看來大家都很喜歡看月森被罵啊~~哈哈哈!(月:*瞪)

TO
晴雨:歡迎歡迎~這麼久才來回應真是不好意思。你說得對,兩邊都很辛苦,因為兩邊都是笨蛋(喂)

TO
青語飛翔:謝謝你的支持~第三十二章就如前面所說,會盡量撥空寫得,希望你能看的開心喔^^
0
-
LV. 22
GP 258
160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十二樂章>

 

  意識在朦朧中逐漸回覆,不知道流掉了多少淚水,日野香穗子腫脹著雙眼自床上悠悠轉醒。

 

  頭還有些昏沉,眼睛也有些睜不開,她伸手揉了揉眼,而後拖著疲累的身子緩身坐起。

 

  「唔……全身酸痛……」黛眉顰蹙,黝黑的睫羽吃力地搧動著,卻怎也揮不去那渲染著淺紅的哀傷眼神。日野用雙手捧了捧自己的臉頰,抬起臉環視了房間四周:散亂的書桌與堆疊房內一隅的替換衣物,可以看出已經久未細心打掃了。

 

  「我最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她黯然嘆了口氣,像是在問著自己,同時也等待著他人的答案。

 

  像被無形繩索牽引的人偶一般,僅是朝著一個模糊的目標前進。總感覺自己有點盲目,但又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縱使不安還是追隨著那個人所走過的道路。

 

  垂頭黯然地嘆了口氣,伸手將床頭櫃上的手機拿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十點鐘。因為星期六學校不用上課,所以媽媽才刻意讓自己多睡一點吧。

 

  「肚子好餓喔…」揉著近乎乾癟的肚子,日野香穗子這才想起自己昨晚啜泣著回家,連晚飯也沒有吃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討厭,要生氣也不可以這樣虐待自己,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大吃一頓!」

 

  經過一夜好眠和昨晚的痛哭發洩,終於讓香穗子稍稍回覆了精神。她伸著懶腰一邊跺下樓梯,就看見自己的哥哥難得的坐在客廳和父母親在聊天;不過看爸媽的神色那麼嚴肅,哥哥大概在大學又多花了些錢或是科目被當吧。

 

  「早安~」認為沒自己事情的香穗子,和三人打了聲招呼就轉進了廚房翻冰箱找食物吃,此時媽媽的聲音從客廳那邊傳來:

 

  「香穗,早餐在冰箱第二層,妳拿去加熱就可以吃了。」

 

  「喔~」彎下腰從冰箱裡拿出裝著生菜沙拉的保鮮盒和用小罐子裝著的味噌湯,香穗子盯著它頓時有些汗顏。「媽媽最近不是打算要減肥吧……早上居然只吃這個?」好歹我也是正直青春期發育的少女耶……

 

  原本是打算好好大吃一餐的日野,只能無奈地搜尋冰箱的其他角落,看是不是還有什麼遺漏沒吃的點心可以拿來充當早餐。「啊,旁邊這盒蛋塔是新買的耶!偷偷吃一個應該沒關係吧~嘻!」

 

  將湯加熱盛好後,日野開始悠閒地享用她今天的第一餐。雖然氣溫有些低,但今天外面的天氣看起來很不錯,是個適合逛街的日子。

 

  「最近練琴練的也很夠了,今天就摸魚一下吧~」

 

  解決早餐以後,香穗子和好久不見的直與美緒聯絡,相約在海濱的商店街見面。稍做打扮後,日野將過去儲存的零用錢連同手機裝進隨身包包裡,收進去前還不忘多看一眼手機是否有未接來電或未讀簡訊。

 

  「……他怎麼會有時間打給我呢?」自嘲地望著手機搖了搖頭,對於總是在電話這頭守候著的香穗,也有些厭倦再繼續等下去了。

 

  「香穗,妳要出門啊?」出門前,母親帶著關切的語氣出現在身旁,看來自己最近的情況真的讓媽媽非常擔心。

 

  「嗯,我要和美緒她們去逛街,還有吃午餐,所以今天的午飯不用準備我的份了喔!」

 

  「冬天天色很快就暗了,不要玩得太晚啊……畢竟妳也是高三生了。」

 

  「好啦,我知道了~那我出門囉!」

 

  提起包包,香穗子推開大門便往市區的方向走去。

 

 

  路旁的人行道上佈滿了行道樹,一棵棵光禿禿的枝幹襯著背後青藍色天空,雖然沒有綠葉的點綴,卻也讓人感受到一分欣欣向榮的生命力。原本應該死寂的冬天,正因為有著這些殘餘的枝幹陪伴著,彷彿成了紛擾城市中的小小綠洲,讓人感到欣慰。

 

  香穗子隨意地將米白色的圍巾繞在頸部,心裡像是在逃避些什麼似的,加快了前進的步伐,兩旁的行道樹就像是不斷行進的士兵似的,從她的身邊交錯而過。

 

  風吹在臉上,涼在心裡。雖然一直刻意的想要忘記,卻也因此而更加忘不了。日野低下頭看向自己的雙手,雙手因為未戴手套而冷的發白;想起過去的冬日,每當和月森一起外出時,他看著自己冰冷的手,總是會溫柔地將它牽起並放進他的大衣口袋裡,然後呵叱著自己應該要多多注意保護雙手,免得它們凍著了。

 

  不知不覺中,已經養成了在冬天不戴手套的習慣,因為總是有雙大手會溫暖我的手。他的手在以前明明是感覺那樣冰冷的,怎麼會在冬天變得那樣溫暖呢?

 

  「我的手會不會凍傷,你還會在意嗎…你那時關心的是我這個人,還是我的這雙手而已?」忍不住亂想起來,其實她一直都知道,那個一心只有音樂的人,只是單純的在意自己這雙拉奏小提琴的手而已。

 

  日野香穗子用泛著淡紫的雙手摀住臉,冰冷的觸感稍稍壓制住了他眼裡即將泛出的熱淚。

 

  「明明今天出來是要散心的,怎麼還是一直想起他……」雙手自然垂下,日野香穗子黯然地嘆了口氣,再度抬頭望向那總是渲染著青藍色的天空。

 

  這雙手,到底是你甩開,還是我自己放開的呢?

 

* * * * *

 

  下午四點十分,與小林直、高遠美緒兩人賣力shopping了半天後,日野她們挑了一間百貨附近的蛋糕店坐下來休息。和好友們一起玩樂確實讓日野忘記了許多煩惱,她心滿意足的拎著大包小包的紙袋,癱坐在店內一個靠牆的位置上。

 

  「吶、吶!香穗你想吃什麼蛋糕啊?」美緒興高采烈的把菜單從桌子這頭推到了日野面前。「這間店現在推出的草莓系列蛋糕很好吃喔!要不要試試看?!」

 

  「耶~好像很不錯呢。」接過精緻的菜單,日野開始在上頭瀏覽。「奶油吃多會胖……還是吃這個草莓奶凍好了。」

 

  「香穗,妳在說什麼啊?」坐在日野對面的直有些狐疑的抬起頭。「今天和妳逛街才知道,妳好像瘦了吧?」

 

  「咦?才沒那回事呢……」香穗子連忙搖頭撇清。「妳看我的臉還是這麼圓,根本沒有變嘛~」

 

  「是嗎?」一旁的美緒也跟著附和。「我記得香穗的腰圍以前好像是二十…」

 

  「哇哇!不要往下說啦!三圍跟年齡一樣,都是女人的秘密喔!」

 

  日野慌亂的站起身抗議,看見日野這樣的有精神,直和美緒自然是繼續逗她,三人笑鬧成一團。

 

  一會兒,精緻糕點送上,上面各放著一顆鮮紅的大草莓,還附贈一壺英式熱紅茶,看得人垂涎三尺,香穗她們很快就開動了。

 

  「下次再一起出來玩吧!」香穗子嘴裡含著奶凍,一臉開心地對著直和美緒說。「不然我看就聖誕節好不好?那晚妳們有空嗎?」

 

  「耶,聖誕節嗎?」直有些驚愕的發出了聲音。「香穗,妳怎麼會想到要那一天啊……」

 

  「呃…難道直那天有事嗎?」

 

  「不是、不是,如果是那天的話,應該沒問題~美緒妳呢?」

 

  「耶…我嗎?」美緒盯著直看了一下,才又撇過頭想了想。「那天可以,不過不能太晚~」

 

  「真的?妳們真的可以陪我?太好了~謝謝你們,直、美緒!」香穗子激動地拍了下手,繼續回頭將一塊草莓奶酪送進嘴裡。

 

  直和美緒默契地對看了彼此一眼,思忖著向香穗質問「那個人」的時機。這一天逛了下來,雖然香穗子表面是很高興,但是一早會合時香穗子那笑容卻暪明顯是硬擠出來的。直和美許早就計畫好,要先讓香穗子開心的逛街,等到她心情好點再旁敲側問她和月森兩人之間的前因後果。

 

  也許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說到聖誕節,這是我們高中最後一次的聖誕節吧~」直率先開口,而後對美緒使了個眼色。

 

  「就是說啊!所以今年一定要好好的慶祝一番!」美緒興奮地答腔,不一會兒又用著低落的語氣道:「可是聖誕節過沒多久就要考試了耶……一想到就好掃興。」

 

  「考試歸考試,聖誕節還是可以過啊~」看美緒失落的樣子,日野不住安慰了一句。「只要剩下那幾天再加把勁,應該沒問題…吧?」

 

  「為什麼還要加個『吧』呀?這樣多沒說服力,妳應該要說:『痛痛快快給它玩下去就對啦!』是不是啊?!」

 

  「美緒,妳不要自己發問自己回答啊……」在一旁聽著的直苦笑。「對了,音樂科和我們普通科考試內容有差很多嗎?我之前就一直很想問了。」

 

  「嗯嗯!我也是耶!香穗子,告訴我們嘛!」直和美緒同時望向日野,此時日野正把最後一口奶凍塞進嘴裡。

 

  「唔?問我嗎?」日野嚥下食物,望著兩人眨了眨眼。「一般的學科考得一樣吧?只是要多考術科而已啊。」不過術科的內容挺吃重的就是了……

 

  「嗯?妳最後有說什麼嗎?」

 

  「啊~沒有,我自言自語~哈哈。」

 

  日野將目標轉向桌上的熱紅茶,將紅茶倒入瓷杯時散發出濃濃的香草氣息,讓人心情為之放鬆。她捧起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嘴邊吹了吹,而後低頭啜飲;溫熱甘純的香草紅茶先是在嘴裡擴散開了香氣,而後順著喉嚨滑入胃底,直叫人身體暖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放鬆的關係,心情沈澱下來後,日野心裡那道刻意隱藏的心事又悄悄浮現在腦海。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9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