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5

RE:【同人】金色琴弦同人文──愛之悲(月香)序章~第八樂章(08.09.21更新)

21 樓 鏡花水月 j10710
GP0 BP-

噢噢 樓主更新速度好快阿XD
原來婆婆已經知道媳婦要來找兒子了
婆婆果然厲害(笑)
我改了名,其實我是凜燁
加油啊!期待下篇! 


0
-
LV. 17
GP 50
22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九樂章>

 

  時近六點,太陽仍很有精神地掛在西邊的天空,也許是因為初夏的關係。

 

  星奏學院的大學部一隅,少女正抱著小提琴箱憩於樹下,被風吹亂的酒紅髮絲與庭中彩華和諧相映著。

 

  「唉~總算結束了。」日野香穗子抬頭伸了個懶腰。剛才的音樂考試讓她緊張得肩膀僵硬,連手指到現在都還有些不聽使喚。

 

  每隔兩年,星奏學院就會自校內挑出三名音樂科的學生到國外作交換學生;今年正好輪到了維也納,將取公費留學生一名、自費留學生兩名。

 

  想要得到留學資格,除了校內排名要好外,還得接受學校的學科考與術科考。由於香穗子是高三轉科到音樂班的,所以她得比其他人多考一次試作為過去兩年的參考成績。

 

  香穗子望著漸漸被夕陽染紅的天空,一邊發呆一邊喃喃自語。

 

  「要是這次可以錄取,就能到維也納了……」熬夜惡補樂理、拯救不熟的學科加上學習德語,回想起過去辛苦的付出就看這最後一次的術科考試結果,沒有宗教信仰的日野也不禁合掌低頭大喊:

 

  「老天爺啊!拜託讓我拿前三名吧!」雖然公費留學是香穗子的目標,但她實在是不敢奢望自己能拿第一名。

 

  「香穗學姐?」緩慢而柔和的語調,伴隨著輕踏草地的跫音而來。

 

  日野香穗子慌亂收回舉在胸前的手,猛然抬眼一瞧。那個總是睡眼惺忪,常常昏睡在校園各個角落的志水桂一,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她面前。

 

  「志水?!」

 

  「啊是的,學姐好。」志水桂一穿著與香穗子相同代表音樂科的白色制服,領巾已由過去的寶藍色換為深紅。他很有禮貌的對著還坐在草地上的香穗子淺淺一鞠躬,讓香穗很不好意思的馬上從地上跳了起來。

 

  「你好。不對啦!志水你怎麼會出現在大學部啊?!」星奏學院的大學校區與高中部是分開的,日野一時之間想不出任何志水會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志水桂一撇著頭思索了會兒,才緩緩答道:「我是來觀摩學長姐的考試。」

 

  「考試你是說我今天考的這個吧?」交換學生的資格考,大學部今天的活動大概也只有這一項。

 

  「啊是的。」志水點點頭,露出憧憬的眼神與天使般的笑顏對著香穗子說道:「我很羨慕王崎學長還有月森學長。像他們那樣能出國留學,去看那些音樂家存在過的地方……好好。」

 

  香穗子頓時瞭解,像志水這種平時就對音樂史極感興趣的人,會想出國去留學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志水你今年才二年級吧?這麼早就想到要來考交換學生,還真厲害呢~」果然從小就學音樂還是不一樣,蓮也是高二一結束就飛到維也納去了。

 

  志水眨了眨朦朧的睡眼,剛才香穗說的話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進去。「我有聽到學姊練的琴聲……感覺很緊張的樣子。」

 

  「唔!被你聽到了啊……」香穗子苦笑。雖然過去有不少站在台上演出的經驗,但是這次的考試卻是自己硬著頭皮去參加的。

 

  她知道,自己對音樂的知識遠不及那些自小學音樂的人;自己學琴的時間,也比不上周遭那些音樂科的同學們。她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好要求自己能達到和大家一樣的水準。

 

  「沒問題的」志水露出笑臉,似乎是想給香穗子打氣。「學姐的琴聲很溫柔技巧也進步了好多,一定可以考上交換學生的。」

 

  聽見志水這樣說,香穗子的心頭感覺到一陣溫暖。也許是受到志水笑容的影響,她也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聽到你這樣說真是太好了~謝謝你,志水。」

 

  「啊……」志水頓了頓,隨後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不客氣……

 

  「志水要回家了嗎?」看了看錶,已經快要六點半了。

 

  「回家」志水桂一含蓄的點了點頭。「要先回音樂室拿大提琴,然後再坐車回家……

 

  「要回去學校的音樂室啊。」香穗子撇頭想了想,雖然大學部與高中部只有十分鐘的路程,但看志水一副要睡著的模樣,實在是令人擔心他會不會因為光線不足而沒注意路上來往的車。

 

  「既然這樣,我陪你一起回去拿吧。」香穗子毅然做了決定。「我也好久沒跟你聊天了,反正都要坐車,拿完再一起去車站吧!」

 

  聽見香穗學姐願意陪自己,志水那如天使般的笑顏再次出現於香穗面前。

 

* * * * *

 

  這天中午,月森蓮的指導老師──克雷孟特,與一位重要的人士相約在維也納某間轉角處的主題餐廳。他身著正裝,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事先預約好的座位。

 

  「您還是這麼早就到了,老師。」克雷孟特對著早已坐定位的白髮老人笑著。「我明明就提早了二十分鐘,看來我下次得早個三十分鐘了。」

 

  座位上的老人掏出懷錶細看,笑咪咪地對著克雷孟特開玩笑。「我從昨晚就一直待在這裡,你要比我早到可要先跟餐廳預約前兩晚的座位唷。」

 

  「哈哈!老教授就算退了休,說話的方式還是一直沒變啊。」克雷孟特打趣地說。「那我要來問問葛里菲茲老先生,您是用什麼方法讓心態一直這麼年輕的呢?」

 

  「和你們這些年輕小伙子多接觸啊。」葛里菲茲說得理所當然。「要是變成冥頑不靈的老石頭,你們這群小伙子還不知道會在我背後說什麼壞話呢。」

 

  葛里菲茲替自己與克雷孟特點了套主廚精選,而後繼續與許久不見的學生閒話家常。

 

  「最近有一件有趣的事。」克雷孟特攤開餐巾,一邊說著。「我想讓我底下一個預備班的學生參加學院的比賽。」

 

  「喔?」葛里菲茲顯得相當有興趣的挑起了眉。「很厲害的年輕小伙子嗎?」

 

  「算是佼佼者,不過在我看來,他在感情上得詮釋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克雷孟特一向以音樂表現的情感為重,這些話在葛里菲茲的耳中聽來並不奇怪。

 

  「不要光顧著感情詮釋,基本技巧也要學好。」葛里菲茲習慣的對克雷孟特說出以前最常對他說的話。

 

  「當然,不過那學生的琴技真的很不錯。」克雷孟特笑了笑。「如果情感詮釋也能掌握,前途無可限量啊!」

 

  「哈哈,看你對你的學生真有自信呢。是不是受了我的影響?」葛里菲茲開始享用服務生剛送上來的濃湯。「利用琴技表現變化衍生出情感,也是一種方法喔。」

 

  「您說的是個性因素無法詮釋的音色嗎?」克雷孟特很有研究精神的發問,但葛里菲茲還低頭享用著他美味的濃湯。

 

  「別顧著說話,美食當前要把握啊!」他勸著克雷孟特用餐,直到對方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才罷休。「換我發問啦,你剛才說的那個學生是哪國人?我見過嗎?」

 

  「他是今年才來這裡的留學生。」克雷孟特放下手中的銀匙。「是日本人,叫做蓮。」

 

  「這麼巧?」葛里菲茲驚喜的說道。「也有一個想讓我指導的小伙子叫蓮呢!啊,你應該知道那個日本鋼琴演奏家美沙吧?就是他兒子,好像叫月森蓮。」

 

  月森蓮。

 

  天底下叫月森蓮的人可能有很多,但濱井美沙的獨子就只有一人。而他,正是剛才話題中克雷孟特談到的得意學生。

 

 

  那一刻,兩人知道事情有了悉竅。

0
-
LV. 10
GP 0
23 樓 伊〃彌月 girlamy135
GP0 BP-
XD~~~

日野 快去快去  飛去蓮身邊吧
一定要第一名~~~~(不然會有背後靈跟著你XD)
0
-
LV. 1
GP 0
24 樓 頎悅 wowo1236
GP0 BP-
超好看的拉~
希望第十樂章趕快出來~好想趕快看到喔XD
大大寫的超好的(拇指)
日野,飛去維也納吧~加油
一定要前三名(拜)
0
-
LV. 17
GP 50
25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TO sandy:日野飛吧~月森會在維也納敞開懷抱迎接你的XD

TO 鏡花水月:你改名啦~幸好帳號我還認得出(笑)美沙媽媽對未來媳婦的情況可是很關心的呢!真希望讓她直接把月森丟到日野面前說:「我們家的笨兒子就交給妳了。」XDD

TO 楓:謝謝你的關心~我會盡量(在沒寫文的時候)不熬夜的!←不明語句?
   為了我們大家的月香,要我付出心血我也願意啊!!

TO 伊〃彌月:香穗:「咦?我怎麼覺得背後有股惡寒......」 (汗)

TO 頎悅:謝謝你的支持~相信香穗在眾人的期望與怨念之下會成功前往維也納的^^

0
-
LV. 17
GP 51
26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樂章>

  暑假到了。

  歐洲人大多講求生活品質,注重渡假,奧地利也不例外。到了夏季,所有的人都好像是約好似的一起渡假去了,一走就是幾週,維也納幾乎成了空城。

  鬱鬱青蔥環繞,月森蓮獨自靜坐在維也納的河畔,一頭天藍的髮絲掩蓋住他原本好看的臉龐。

  「唉……」抬手支撐額前,回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月森蓮還是感到相當煩躁。

  音樂比賽那天,月森如期出現在克雷孟特教授的學院裡;準備登台的期間,濱井美沙要蓮在比賽後跟她去見一個人。

  「不要遲到喔,那位先生可是很準時的呢。」濱井美沙笑了笑,隨後給予了蓮一個擁抱。「放輕鬆,像平常一樣演奏就行了。」

  「嗯。」

  指定曲目:巴赫《小提琴無伴奏》,月森用熟練的技巧將曲子詮釋的相當完美。流暢的音色如歌般地自琴弦上奏出,每個音符都是那樣的清澈卻又交織纏綿,乾淨俐落的演奏頗獲評審好評。

  選定曲目,月森挑選的是由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依據吉普賽民謠所寫的《母親教我的歌》。輕柔的旋律緩緩流動,如搖籃曲一般地擺動著;帶點憂傷的旋律,似是對過往產生的追憶。

 『當我幼年的時候,母親教我歌唱,

 在她慈愛的眼睛裡,隱約閃爍著淚光。

 如今我教我的孩子們,唱這難忘的歌,

禁不住辛酸的淚水,滴滴在我憔悴的臉上。』

  來自母親的溫柔,讓月森明白了什麼是愛。雖然月森並沒有孩子,但是他有著對他而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教導著她關於音樂的一切事物,看著她在音樂的世界裡慢慢起步。

  只要有這些愛意綿綿的音韻縈繞心中,那麼,無論面對生命不能承受之輕還是不能承受之重,都能時常帶著淡定自信的笑靨。過往今昔,愛與回憶,就藉由小提琴的歌聲,一點一點地傳送到遠方的妳身邊吧。

  香穗子。

  妳聽見我的琴聲了嗎?

  小提琴在最後一個音符輕柔劃上句點,深植人心的旋律,讓會場在樂曲結束後還維持著寧靜。須臾,掌聲稀稀落落的重疊成驚人轟天巨響,站在舞台上的月森向著評審席微微欠了個身,便走進了幕後。

  「欸!你知道嗎?他不是我們學院的學生耶!」台下開始有人在議論紛紛。「聽說下學期他就會考進來,多了這個學弟到時可有趣了!」

  台前一片紛擾,幕後的月森則是鬆了口氣,帶著小提琴前往休息室更衣。他輕輕鬆開領結,望著鏡中的自己發呆。

  「這樣沒問題吧?」演奏時抱著絕對自信的月森,在一鬆懈下來便開始動搖。他已盡他所能,將自己的演奏維持在最佳狀態,但是身旁的參賽者也非泛泛之輩,各個都有著與月森相仿甚至之上的實力水準。

  這場比賽,讓月森長了見識。不同於過往的比賽經驗,月森第一次感受到盡力卻還不能把握贏得比賽的心情。

  比賽結束後,月森隨著母親來到了維也納知名的餐廳。在母親的引介下,他見到了那位聽母親提起好多次的老教授,並且顯得相當吃驚。

  「嘿,我們是第三次見面了吧。」老教授笑咪咪地給了月森一個擁抱。

  「……

  「第三次?」濱井美沙疑惑的看向兒子,不過月森好像也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喔,你一定是太專心在音樂和演奏上才沒注意到我。那這樣子你有沒有印象?」老教授笑著自口袋掏出了一頂巴斯克傳統扁帽,俐落地將它戴在頭上。

  月森一愣,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您是葛里菲茲先生?」

  「呵呵,沒想到你居然記得我這老頭子的名字呢!」葛里菲茲笑得開懷,月森則是在此時才明白,比賽評審單上的葛里菲茲與面前這位老先生是同一人。

  三人讓服務生帶到預訂的桌位坐定後,話題就一直圍繞在月森今天比賽的表現上。

  一位是自己的母親,一位是學院退休的資深老教授,這兩個人當著自己的面談論自己的演奏,除了讓月森感覺緊張外,還帶著些許的無奈。他是個願意虛心受教的人,但一想著他們倆的目的是讓自己轉向葛里菲茲拜師,月森的表情不禁又變回那張被喻為冰山的臉。

  餐後,濱井美沙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送月森回到了他的住所,並交代要他好好想想,之後便離開了。

  那一夜,月森蓮睡得相當不安穩。

 

  「……仔細想想,也不過三天。」坐在草地上的月森,索性讓自己的身體躺下,就這樣感受著大地的氣息,望向蔚藍的天空。

  溫暖的空氣讓月森紊亂的心稍稍平靜了些,河面吹來的清風和水流聲讓人感覺相當舒爽。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月森是知道的,但是他沒料到會來的那麼快,甚至讓他不知該作何反應。

  比賽的隔日,身為指導教授的克雷孟特自然是主動關心起月森的演奏狀況。聽著教授點出了昨日母親與老教授說的優缺點,月森也主動向教授提出該怎麼練習對自己比較好。

  課堂指導如平常一樣的結束,月森正暗自慶幸著事情不會產生變化時,克雷孟特一句話打破了他既定的想法。

  「我的老師對你很有興趣。」克雷孟特聳了聳肩。「你昨晚應該見過了,就是葛里菲茲先生。」

  「……是的。」保持沉默不是好方法,除了這樣回應,月森想不出其他辦法。

  「那你的意思呢?」克雷孟特問的直接。「你想要留在我這裡,還是想跟葛里菲茲教授學習呢?」

  「我要留著。」問題雖讓人窘迫,但月森的回答也是事實。他原本就不認同轉拜其他人為師。

  「是嗎?你想留著……」克雷孟特沉吟了會兒,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葛里菲茲先生是我以前的老師,在學院也是相當有聲望且資深的老教授。雖然搶學生不道德,但是你拒絕他教導卻又過於失禮了。」

  「……嗯。」

  克雷孟特擺了擺手,無奈地說道:「如果不答應讓你轉班,老師恐怕也會藉由他是我教授的身份來指導你吧。到時我的立場可就難堪了。」

  月森沉默,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當然,我並不是要強迫你轉班。」克雷孟特解釋。「我很希望你能留下來,聽到你做的決定我也很開心;但是,葛里菲茲先生有他的地位在,事情不可能如我們想的順遂。」

  「對不起。」看著教授如此煩惱,月森鄭重地對著他道歉。要追根究底,就怪自己當初沒有跟母親談好,事情才會發展成這樣。

  人的心情若可以用天氣來形容,那月森蓮的內心正颳著不見天日的陰暗暴風雪。他靜靜地等待了一日,終於在隔一天,也就是今天早上得到了回應。

  克雷孟特對著剛提著小提琴踏入教室的月森點了點頭,說出了月森最不想聽到的那句話:

  「我和葛里菲茲先生談過了,這樣下去事情也無法解決,所以我主動放棄指導你的工作;而葛里菲茲先生,也做了跟我相同的決定。」

0
-
LV. 20
GP 2
27 樓 甜心Q娃ㄦ〃 c830306
GP0 BP-

大大寫的很好捏!!

不過看到香穗子叫月森叫蓮,有點不習慣呢!

希望香穗子趕快飛去維也納阿~~

0
-
LV. 8
GP 5
28 樓 鏡花水月 j10710
GP0 BP-

 


大大還真勤勞,出文的速度很快,期待下篇,請加油!內容真是越來越精彩了!只希望香穗子趕快出現阿,婆婆快點發威吧XDD(人家沒事發什麼威?)

0
-
LV. 12
GP 28
29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呀呀,恭喜完成第十樂章!(诶我之前是不是說過了?XD)
本來想說在部落格那兒留就好了,不過還是來幫妳頂一下文........(被毆)
唉唉,月森被教授給休(?)了,但所謂挫折為成功之母,月森加油啊!!
當然香穗也是我期待的部份,一定要前三名喔~(謎:別給人家壓力啦你!)
0
-
LV. 1
GP 0
30 樓 頎悅 wowo1236
GP0 BP-
期待~期待~
期待日野會用什麼方法出現在月森面前XD
大大真的寫的超好了~讚(好像上次有說過耶)
月森竟然被兩位老師休了(如同樓上講的話),要怎麼辦呢??
好想趕快看到下一章喔!!(拍桌)
(被作者踹飛)



0
-
LV. 17
GP 56
31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一樂章>

 

  『蓮,希望你能諒解。』

 

  兩位教授的話如同深谷傳來的回音般,若隱若現地不時出現在月森的腦海中。落得被逐出師門且兩頭空的下場,恐怕也是濱井美沙始料未及的。

 

  自練習室的窗櫺向外遠眺,維也納街上的人群多了些趁著假期來渡假的遊客。月森蓮回頭看向靜躺在桌上的小提琴,心裡頭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你要回日本嗎?」在音樂比賽為自己伴奏的英國留學生這樣問。月森挑起眉,很不客氣的回答他:「我不會丟下沒有解決的問題逃開。」

 

  沒錯,我還不能回去日本。我來維也納的目的是要學習,感受這裡的音樂;經過上次的音樂比賽,讓我明白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去學習,怎麼能夠因為遭受一點挫折就放棄呢!

 

  只不過要重新再找教授真的不容易,扳指算算,時間已經晃過半月。在這將近空白的十七天裡,月森依舊練著小提琴,但是他的琴音卻可以明顯感受到少了個東西。

 

  是名為「感情」的東西。

 

  「你這樣下去不行啊。」海拾茲自鋼琴前起身,將月森置於小桌上的提琴捧到他面前。「你自己也應該發現到了,你現在的琴聲和比賽那時相比,差了很多。」

 

  在克雷孟特門下,海拾茲是少數能和月森相處的人。也許是他那直率不矯情的行為,加上願意真心為人著想的個性,讓月森沒理由拒他於門外。

 

  「我知道。」面對海拾茲不加修飾的台詞,月森先是回以一記白眼,隨後淡淡將頭撇開。「……音色變得死板了,只有技巧卻沒有生命。」

 

  過去常被人提醒卻不自覺的月森,現在已經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音樂。為了掩飾焦躁而產生的琴聲,變得矯揉造作而沒有情感。這樣的音色讓月森感到相當厭惡,也難怪依他現在的狀態找不到一位願意收他的教授。

 

  「我看是你的心境出了問題。」海拾茲將小提琴塞回月森手上,一臉看不下去的對他唸唸有詞。「你煩就煩,大不了小提琴聽起來像在殺人,拉過就算了;刻意隱藏情感聽起來超不自然,你幹嘛這樣虐待自己?!」

 

  月森蓮回過頭盯向海拾茲,冷酷的眼神似乎可以殺死人。在短暫沈寂後,一句話緩緩自月森口裡流出:「我不能接受矯情的音色,更不能接受像在殺人的琴聲。」他也曾試著將心情宣洩在練琴上,無奈過度使力的結果非但差點兒把弦弄斷,還被刺耳的琴聲搞到更加心亂。

 

  「你這是在自相矛盾啊你!」海拾茲被月森那付態度給激怒,憤憤地上前揪起他領口。「你給我清醒一點!不然就乾脆放下小提琴不要練了!我聽了也很刺耳!」

 

  「……」月森蓮沒有回應,只是悄悄將視線避開了海拾茲的眼睛。

 

  「月森蓮!」伸手一甩,海拾茲咬牙切齒地轉身走到練習室門口,一把將門扭開。「你再維持那種心態,我也不幫你借練習室了!你現在就給我出去!」

 

  眼看情勢一觸即發,此時在打開的門前卻傳來了意想不到的聲音。

 

  「啊,我還在想門怎麼會自動打開呢。」王崎信武身著便服,尷尬的對著練習室裡頭的兩人笑了笑。「月森,你不是說好要跟我去聽演奏會嗎?」

 

  「演奏會?這樣正好!」海拾茲指了指呆站在窗邊的月森,「把那傢伙架到外頭去聽聽別人演奏,說不定腦筋會靈活一點。」

 

  「嘛是這樣說呢。」王崎對著海拾茲無奈地笑了笑,而後走到了月森身旁。「我有事情要和你說,方便出來一下嗎?」

 

  月森抬起眼看向王崎,又看了看正在氣頭上的海拾茲。現在的情況實在是不允許自己再待在練習室裡,不如就順勢這樣跟著王崎學長走再做打算。

 

 

  順著街道往下走,月森與王崎來到了流經維也納的多瑙河畔散步。寬廣的河面波光粼潯,閃耀著對岸建築清晰的倒影;藍天綴著幾絲白雲帶,與路旁翁翁鬱鬱的樹群相呼應著。

 

  走在前頭的王崎信武漸漸停下腳步,回頭對著面無表情的月森表示關心。「這裡的風景很美,不是嗎?能待在維也納學習,對你我而言都是很重要的經驗。」

 

  月森望向河面,感受著涼風拂過自己臉龐。面前的景色著實怡人,但是自己的心卻無法同這片寧靜的河水緩緩向前流動。

 

  王崎暗自注意著月森的表情,沒有一絲牽動,只是認真地朝著河面的某一個點凝視。該怎麼說呢?有點冷靜過頭了。

 

  「你的事情我聽說了。」王崎一句話拉回月森的視線,「找教授的事似乎不是很順利。」

 

  「啊是啊。」聲音聽來沒有多餘的情緒起伏,月森只是微微蹙起眉頭。

 

  「這應該算是瓶頸吧。」王崎摸了摸頸子,「每個人一生當中都會遇到幾次的,而月森你現在正面臨這樣的狀況。」

 

  「瓶頸嗎……」月森雙手環胸,透露出一絲憂鬱的眼神不忍再多望河面一眼,只是輕輕的閉上。「力求進步卻原地踏步,心在煩躁之下卻讓自己退步……或許真像你說的。」

 

  聽見月森開始冷靜的分析自己,王崎微微的出現笑容。

 

  「王崎學長遇到瓶頸的時候是怎麼做的?」出乎意料的,月森居然求助於他。這樣的月森王崎還是第一次見到。「我明白不該逃避,但是愈練習效果卻愈糟。我不能像海拾茲說的暫時放下小提琴,它已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是不能停止的……

 

  面對月森的發言,王崎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沒錯,就算情況變糟也不能卻步;你要做的是改變你行進的方向。」

 

  「啊?」月森發出了不解的質疑聲。王崎看了看他手上的藍色提琴箱,溫柔地笑開。「將自己置於另一個環境,其實這也正是我找你的目的。你應該還記得上次我們聽的那場演奏會吧?」

 

  「嗯,記得。」如果沒記錯,那是在上次比賽的前三天去聽的。「那場演奏會和改變環境有關聯嗎?」

 

  「那個樂團的負責人在找你。」王崎直接將話題切入重心。「他想請你在一個月後的表演會上擔任樂團的小提琴獨奏,可以的話請不要拒絕。」

 

  原本就處於疑惑狀態的月森,在聽到王崎的發言後顯得更加困惑。「為甚麼負責人會找我?」按理來說,他只有在特地的對象面前演奏過才對。

 

  「這我就不知道了呢。」王崎聳聳肩,「我也是代人傳達消息,想要知道原因恐怕得親自去一趟才知道了。」

 

  「這樣嗎……」月森再度陷入沉思。

 

  永不卻步,只是改變行進的方向;也許我要的答案,會在那裡找到也說不定。

 

  試試看吧。

-------------------------------

預告:下一章香穗就會出場了...其實今天本來妄想可以一次寫兩章的,不過我實在是不行了...該去睡覺了。(我也要看香穗跟蓮的重逢啦~)
請大家期待十二樂章(不知道明天趕不趕得出來?XD)
0
-
LV. 1
GP 0
33 樓 頎悅 wowo1236
GP0 BP-

對不起~我手殘不小心按到刪除(原本要按編輯的 囧)(欠踹)
所以我又來回覆一次了XD"(謎:搞什麼東西阿ˋ ˊ)
希望明天可以看到香穗出現阿~~~
不知道月森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  哈哈哈(大笑ING)
大大,趕文章也要顧自已的身體吶
爆肝是不好的行為喔(謎:阿~妳現在又是在幹嘛!!)
說起來我也蠻常爆肝的(倒)
 

0
-
LV. 17
GP 56
34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TO 甜心Q娃ㄦ〃:謝謝你~讓香穗叫月森「蓮」,表示他們在心境上已經很親暱了。這也算是我個人小小的私心(?)香穗在十二樂章就會出場了,請大家慢慢等候吧~

TO 鏡花水月:我很勤勞?我還常被人嫌拖稿呢XD 婆婆威能萬歲~(喂)香穗真是幸運,有這麼多人暗中幫他。當然也是因為他自己有本事啦~~

TO
紫夢蝶:謝謝你幫頂XD(喂)香穗就要出場啦~希望我寫的別讓大家失望才好...(努力不虐生甜文)

TO
頎悅:來了~十一樂章奉上XD 看到你的留言真的讓我笑了^W^
原來我們都是爆肝族的(握)只是長久下來真的不好就是了啦~

-------------------------------------
到頭來我還是沒趕上嗎?(笑)
不過我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了...寫十二樂章的時候我一直偷笑呢XD(一整個很想寫惡搞文...)
接下來的劇情,大家都知道月森要去樂團嘛~所以希拉得趕緊去補充這方面的知識了,免得被人嫌說錯的離譜...
讓我們一起跟著月森在音樂的世界裡學習吧~~ \^0^
(↑你不要誤人子弟就好......)
0
-
LV. 5
GP 0
35 樓 lala9999mary
GP0 BP-

哇~十一樂章了耶~
香穗要出場了(尖叫)~
好期待他跟月森的相遇~ ~興奮ING

0
-
LV. 15
GP 11
36 樓 sandy sandy2032
GP0 BP-


凱特亞
我一直在等待雨之歌呢,兩篇都好精彩
哇~妳當學生這麼早就結婚了啊,

0
-
LV. 17
GP 57
37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TO 楓:是的,香穗要出場了~目前的進度在香穗出場前XD

TO
sandy:雨之歌呀~其實也是有一邊在寫,不過最近寫愛之悲寫的好過癮就...把雨之歌寫了一半的進度丟在一邊~(毆) 等十二樂章寫完我就回頭寫雨之歌好了。
另,身為學生當然是~還沒結婚啦^^" 不過倒是有此打算,目前兩人過的很好~XD  (←在版上說這個實在有點...^^")
0
-
LV. 17
GP 57
38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二樂章>

 

  真的不敢相信,我現在就坐在前往維也納的班機上。身處白雲之上的感覺,如同漂浮於心頭上的不安,鼓譟出一分激動。

 

  我不斷追尋著你所走的路,你所留下來的音樂、留在影像檔裡的身姿,都成了我繼續向前的動力。現在,我成功跨出第一步了──以星奏學院交換學生的身份,到維也納的學校見習三個月。

 

  蓮,我真的好想你。這幾個月來為了準備考試,我與你聯絡的次數減少了,你不會怪我吧?雖然你也沒有與我聯絡讓我感到寂寞,但是一切都不要緊了因為我,就要來到你所在的城市了。

 

  我相信,你會為我的到來而感到高興;即使分隔兩地,我也會努力到有你的地方……你,在那裡等著我嗎?

 

* * * * *

 

  在陣陣的鳥鳴啁啾下,維也納迎接了今日美好的清晨。

 

  月森蓮在做過簡單的盥洗後,帶著小提琴前往居家附近的小餐館享用早膳。奶油球化成的白紋在咖啡杯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漩渦,好似旋律般地舞動於黑幕之上,顯得相當好看。

 

  樂團練習的時間是早上十點鐘,月森有足夠的時間慢慢品嚐這杯咖啡。攤開於桌面上的樂團簡章,詳細的記載了該樂團成立的終旨、負責的單位,還有幾場較大型的出演紀錄。

 

  「這個樂團……」月森質疑地揚起眉,怕遺漏似地又將簡章給翻過了一遍。「指揮和獨奏不固定就罷了,竟然連一般的樂團成員也沒有固定班底?」

 

  他試著假想,倘若每個樂團成員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那麼整個樂團豈不是變得破碎零散?

 

  「這到底是什麼樂團啊……」淡淡沉吟也解不了他的困惑,他將簡章收回隨身的提包裡,趁著咖啡還溫熱著的時候慢慢將它喝完。

 

  用完早餐,月森利用剩餘的時間在寧靜的河岸散步。今天的陽光依舊很有精神地照下,照得人心暖暖的,踏實許多。

 

  每當沐浴在晴陽之下,就會讓我想起妳,香穗子。豔陽讓我想起妳燦爛的笑容,還有生氣時嘟起嘴的模樣;和煦的日光就如妳溫柔體貼的心,還有那令我心醉的琴音;因雲雨而顯得晦暗的太陽,就和妳失意的時候一樣,連天都要為妳而降下淚水。

 

  香穗子,我好想見妳,好想聽妳的琴聲,但我卻沒有勇氣聯絡妳,告訴妳近來發生在我身上的大事。我擔心我的遭遇會對妳產生影響,讓妳害怕未來不定的命運,縱使我堅信妳會走在音樂這條路上……

 

  月森蓮望著天淡淡嘆了口氣,現在想著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低頭看了看繫於右腕上的錶,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他轉身欲往車站的方向去,離開前再次看了河岸一眼。

 

  「這一次,我不會再遺忘自己的音樂了。」

 

 

  地鐵喀噠喀噠的聲響從老舊的零件中摩擦而出,車廂裡的乘客有從美洲來的,也有亞洲來的;一位穿著似東南亞來的女性,正在嘴裡唱著不知名的小調,旁邊幾位像是隨行的旅人,也和著她的旋律輕拍雙手,替她打拍子伴奏。

 

  在維也納,處處都可以聽見音樂,不論是街頭藝人的演奏,還是像現在這樣的民間歌謠;音樂之於人心,似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抵達目的地建築前,月森蓮注意到旁邊走的盡是三五成群拿著不同樂器的人,正與自己朝著相同的方向行進。

 

  「這些人不會都是樂團成員吧……」他暗想著,一邊穿過中庭的走廊。這裡是距離克雷孟特教授學院有點距離的學校,被綠蔭所包圍的校園,到處可在牆上見到歷史的痕跡。

 

  推開演奏廳的大門,視野瞬間被拓展開來;科林斯風格的石柱支撐著牆的周遭,精美的雕飾隨著樓層的增加而愈顯華麗,暗紅的座椅與地毯也襯托出點綴於室內的一點金黃,規模雖比不上國際級的音樂廳,卻也有其吸引人的特色。

 

  月森蓮將注意力轉往右手邊的舞台上,幾個樂團成員已經在上面調音做練習,而且人數比他原本預想的還要再多上一點。

 

  「嘿,你別佇在門口啊~」有人從背後輕拍了月森一下,月森楞楞地回過頭,是一個穿著紅色T恤、背著黑色音樂箱的金髮年輕人。「咦?沒看過你耶~新來的?」

 

  依他箱子的大小來推斷,裡頭裝的應該是某種吹管樂器。月森向旁邊跨了一步退開,一邊打量著面前這個讓他感覺很熟悉的人。爽朗的笑容、即肩的中長髮,除了西方人特有的立體五官外,這個人像極了他認識的一個名叫「加地葵」的人。

 

  「Bonjour(你好)~我叫做康奈爾,主修法國號,請多關照啦~」康奈爾開心的伸出右手與月森打招呼,而月森也很有禮貌的握手回應。

 

  「Bonjour。」一聽對方開頭用法文問候,月森也用法文向對方問安。不過月森對於法文的瞭解也僅只於幾句簡單的問候而已,打從這個名叫康奈爾的人進來開始,月森就沒聽懂他說的話。他捕捉到的只有幾個關鍵字:你好、康奈爾、法國號。

 

  「月森蓮,主修小提琴。請多指教。」月森用德語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可以的話,請用德語或英語和我溝通。」

 

  「喂!你幹嘛戲弄人家啊?」一名豎著馬尾的金髮女孩跳上了康奈爾後背,一邊用食指搓著他臉頰。「在這裡就要說德文的,畢維斯先生有交代過不是嗎~」

 

  「哎,一時忘記啊!好痛!」康奈爾摸著被她捏紅的頸子,一臉委屈的看向她;金髮女孩走到了月森面前,用自己的臉輕觸了他左右兩邊臉頰打招呼。

 

  「嗨!我是露比,主修雙簧管。你應該就是畢維斯先生說今天要來的那位小提琴獨奏吧!」

 

  「嗯,是的。」月森簡單的回應,一邊看向旁邊的康奈爾;他的脖子上浮出了兩道明顯的紅痕,看起來真的很痛的樣子。「我想請問,這個樂團的負責人是哪位?」

 

  「喔喔,他很好找啦~我幫你叫他。」康奈爾回答時順手拍了露比頭頂一下,隨後無視她發出的抱怨聲往舞台的方向跑去。

 

  「Honey~你要的小提琴獨奏來了喔~」


-------------------------------------------------------

一不小心,十二樂章就過長超過四千字了 =口=
所以我只好把他拆成兩個樂章,請大家享用。(笑)
0
-
LV. 17
GP 57
39 樓 希拉凱特亞 snow011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十三樂章>

 

  「Honey~你要的小提琴獨奏來了喔~」

 

  「……」也許是和他主修的樂器有關,康奈爾的嗓音大到充斥整座演奏廳,原本專心在台上練習的樂團成員全部都將頭轉往了自己的方向──還有,他的用詞怎麼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商品!

 

  演奏廳前排的座位有人站起身,月森看見康奈爾跑到那人面前說話,隨後又對著自己招招手。

 

  「他叫你過去啊。」站在身邊的露比推了月森一把。「不用害怕,畢維斯先生是好人啦。」

 

  也許是自己多心,在大家的注目下走到台前的月森,總覺得每個人的視線都藏著一股莫名的熱忱和期待。

 

  「歡迎你。」一名穿著白色襯衫的男子對他伸出了手,月森有些訝異,想不到這個樂團的負責人居然這麼年輕,從外表看來絕對不超過三十五歲。

 

  「你好,我是月森蓮,承蒙邀請。」月森一邊回禮,一邊對著旁邊注視著自己的成員點頭回應。

 

  「我呢,叫畢維斯。你可以叫我畢維斯先生,或者是小畢;不過我更喜歡人家叫我Honey喔~」負責人淘氣的笑了笑,月森顯得對他不加約束的行為舉止感到有些愕然。「請多指教,畢維斯先生。」

 

  「他叫你『畢維斯先生』耶,小畢~」台上有個樂團成員揶揄。「你和我們打賭輸了喔!請客、請客~」發現自己竟成為這群人打賭的對象,月森臉上浮現出無奈的神情。

 

  「哎,這個等招呼完客人再說。」畢維斯對著台上擠眉弄眼,隨後轉過頭來對著月森笑。「簡單跟你介紹一下,我們的樂團成員並不固定,只要是喜歡音樂的人都可以隨時過來;跟一般的樂團比起來,我們比較像是一個社團吧!」

 

  月森點了點頭,現在他可以理解為甚麼簡章上說這個樂團只會在國內演出的原因了。雖然樂團看似鬆散,可是依據他們上回的演出,月森可以肯定這個樂團具有相當的實力。

 

  「那麼~為了表示我們對新成員的歡迎」畢維斯將手搭上了月森的肩膀。「就請你演奏個帕格尼尼第二十四號隨想曲吧!」

 

  「呃?」這是要測試我的實力嗎

 

  雖然月森以前曾經演奏過這首極需技巧的曲子,但是沒有相當的準備與練習是無法將整首曲子詮釋好的。

 

  話雖如此,他還是不假思索的將小提琴箱打開,熟練的將提琴與琴弓就定準備演奏的位置。

 

  畢維斯滿意的點了點頭。「嗯嗯,架式不錯~不過你真的以為我要你現在就演奏啊?」

 

  「……啊?」這下子月森可以說是完全摸不著頭緒了。樂團的成員有些人開始偷笑,他往才剛認識的康奈爾與露比所在的方向看去,他們也只是對著他聳聳肩。

 

  「……畢維斯先生?」完全無法用常理推斷的地方,這是月森現在唯一的想法。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這位新來的小提琴獨奏者身上時,演奏廳的側門悄悄被推開。

 

  「妳又遲到了~小妹妹!」畢維斯的視線跳過月森,直指著剛溜進來的學生。「不要以為走側門我就沒看見,我們說好的時間是十點鐘吧。」

 

  月森暗暗嘆了口氣,就算只是個小樂團,基本的守時觀念還是該要有的。淡淡瞄了眼那個遲到的學生,一抹熟悉的酒紅卻闖進了他的視野。

 

  「真、真的對不起!我睡過頭了!」原本停滯於半空的雙手漸漸垂下,那一瞬間,月森蓮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來者還低頭往畢維斯的方向鞠躬道歉,但是月森認的出來,雖然頭髮與過去相比稍微長了一些,但是那把專屬於她的、獨一無二的小提琴,都說明了這個人就是他朝思暮想期盼見面的戀人。

 

  「香穗子?」月森蓮淡淡的出聲,腳步像是不受控制的往她的方向而去。而低著頭的日野香穗子,也在他的輕聲呼喚下抬起了臉。

 

  「蓮……?!」

 

  香穗子,真的是她!

 

  一股莫名的情緒在月森蓮的內心爆發開來,像是渴望,又像是恐懼落空的害怕;喜悅與感動交織成的鼓動,就這樣促使他將她緊緊擁入懷裡。

 

  「香穗子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裡?」過度驚喜讓月森的語氣顯的有些顫抖;他眷戀於她的氣息,久久不能將雙手放開。

 

  面對月森蓮毫不在意外人眼光且突如其來的舉動,日野香穗子只覺得腦袋熱哄哄的,開始意識不清了。呆楞了一會兒,她才頂著紅紅的臉擠出一句話。「蓮你手上還拿著樂器……

 

  「沒關係,我不會讓它掉下去的。」

 

  香穗一愣。這月森居然會說這樣的話?!

 

  一出口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的月森,心頭一震,連忙輕輕將懷中的香穗子放開。

 

  「...抱歉。」帶點羞赧的模樣,月森臉上的緋紅一點也不輸給香穗子的。他有點擔心的觀察香穗子的反應,剛才的舉動確實是有點過於激動。

 

  「沒、沒關係」香穗子深呼吸努力的想讓自己的心跳慢下來,他也和蓮一樣,對於彼此的出現感到相當驚訝。「為甚麼蓮會知道我的學校?難道是土浦和你說的嗎?!」

 

  「啊?」所謂不打自招就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香穗子看見月森蓮疑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沒大腦的說了不該說的話。

 

  看著香穗子一臉驚慌的模樣,月森淡淡嘆了口氣,唇邊勾起一道苦笑。「有什麼事情等樂團結束再說。」

 

  「啊……」一經月森提醒,香穗子才猛然記起現在是要來樂團練習的事情。她戰戰兢兢地往畢維斯先生的臉看去,還好~他只是在笑在笑?!

 

  「看來你們兩個早就認識了啊~」畢維斯聳了聳肩,對著月森和日野挑起眉。「你們真是壞心,全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說悄悄話~為了處罰你們,就各自獻上一曲給樂團的大家聽吧。」

 

  「啊!這我贊成!」一旁坐在舞台邊緣上的康奈爾拉開嗓子大喊。「能被推薦來當我們樂團的小提琴獨奏,拉的琴一定很好聽!」

 

  康奈爾一開口,其他的樂團成員也開始跟著起鬨。有的要他們邊跳舞邊拉琴,甚至還有要他們把小提琴當吉他來演奏的。

 

  「喂~你們正經一點行不行啊。」身為樂團負責人的畢維斯即時出面維持秩序。「怎麼樣?決定了沒有?」

 

  「合奏,可以吧。」月森夾起小提琴,一邊調整琴弓。他望著香穗子溫柔地一笑,似乎這樣的舉動就能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嗯。」香穗子點點頭,也將小提琴搭上了肩膀。

 

  音樂輕落,是艾爾加的《愛的禮讚》。

 

  時光,彷彿回到了半年以前。還記得嗎?飄著細雪的耶誕,沒有多餘的話語,流自於內心的真情,就藉由琴音娓娓道來。

 

  月森蓮、日野香穗子,他們望著彼此,默契地舞動著心中的琴弦;愛,應運而生──失落的琴聲,找回了他原本該有的感情。

 
---------------------------------------------------------------------
這兩個樂章出現了新角色,新環境果真是會有新氣象?

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情,我想月森要慢慢適應才能習慣吧。(笑)

0
-
LV. 1
GP 0
40 樓 頎悅 wowo1236
GP0 BP-

哇~一來就看到大大增新了兩篇
真是爽到我了XD(謎: 喂,用詞文雅點 =  =")
月森跟香穗終於見面了呢 ! !
看著月森那可愛(?!)的反應,真是笑死我了(大笑ING)
還有還有,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聽到月森叫畢維斯『Honey』呢XDDDDDDD
一定很好笑(在電腦前面笑死  囧)


話說大大還有另一篇『雨之歌』的文章
前幾天我才看到的說XD
很期待後續唷  ˋ ^  O  ^ ˊ
要加油喔~替你打氣XDDD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9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