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96

【其他】Apocripha同人--月誓【6/3更新至奈洛之章01】

樓主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最近又重新回來玩Apocripha/0這款遊戲,結果一玩下去靈感大爆發下就把這以前的作品改寫上傳了.......

閱讀前聲明--
  
1.其中相關的天界甚至人物等設定皆為本人自我解讀下的產物,因此可能會與遊戲有所出入。(自創角多)
  
2.其中配對為JadeX自創女角←Ruby、雙王子,如有不適者請移動滑鼠點選關閉。(雖然配對都是很後期才會出來......)
  
3.自創人物中可能會有與本篇人物扯上關係(如本篇中誰誰的兄弟姐妹父母....等)。
  
雖然在這BL遊戲中放女角有點.....但我還是停不住啊。(苦笑)
總之,希望各位都能閱讀愉快~(笑)

本文會於小屋中同步更新~

    

    
【楔子】─最初
 
這裡是....哪裡?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感覺不到.........
......?好像有聲音傳來,有兩個人吧?

「這就是『神最後的天使』嗎?」
「身體和靈魂,不一定能由我完全掌控。」
「那樣的話!......」
「好好培育她,她是──在未來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
 
「神.......
 
傳言下去。」
 
「是!」
 
......世界的混亂即將展開,在不久的未來將會有全新的國度誕生,它將會是希望亦或絕望……?」
 
「如果那能成為能夠給予活著的人們自由選擇的樂園,即使機率再微小、即使無法用這雙眼睛看到……
 
「妳或許能成為見證那國度的存在吧,我的天使.....Raysty』。」
 
那是我的名字嗎?神.....你是誰呢?讓我出生的人嗎?
國度見證什麼的……那和我有什麼關係啊........
 
「還有……
 
被稱為神的存在,最後低喃的話語,消散於空氣中。
 
一陣強光,讓床上的人眼睛差點睜不開。
 
她勉強起身下床走動,在房間裡繞了一圈後在鏡前停住了腳步。
鏡中倒印出來的身影有著及肩的淡金髮絲、黑色眼珠、帶著稚氣的清秀臉龐、孩童般的嬌小身軀以及──一對象徵天使的純白雙羽。
 
「這是“我”嗎?」自她喉嚨間發出的音色,清徹如水晶般在耳間敲響;但隱蔽其中的迷惘疲憊卻造成了不協調感。
 
「(“我”是……Raysty』,是這名字沒錯,那黑暗中所聽到的聲音是這樣叫我的。)」Rasty暗想著:「(在聽到那聲音之前,我是沉睡著嗎……?什麼都想不起來……)」
她想了好一陣子,在什麼都毫無頭緒的情況下宣告放棄。
「出去看看好了。」Raysty做了這個決定。
「Raysty。」才踏出門口,就有一個黑髮女天使自天上飛下來。「我的名字是Liru,是神派遣來指導你的天使。」
 
「指導?」Raysty偏著頭,不知所以然。
 
「妳才剛醒來沒多久吧?腦中有任何資訊嗎?」Liru詢問。
 
「嗯……除了基本的知識之外,腦中大部分都是空白的。」Raysty照實回答。
 
「那就對了,現在的妳就如同剛出生的嬰兒,所以神才會讓我來教導妳這個『天界』的一切。」
 
「我知道了,請多指較,Liru姐姐。」她露出了醒來之後的第一個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頭看看舊稿.....現在的和以前差好多啊|||
嘛,請各位多多指教(鞠躬)
  
               
0
-
LV. 19
GP 96
2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一
 
所謂的天界,是個永遠受光明所祝福,幸福美麗的地方。
沒有黑暗、沒有痛苦,居住其中的是被稱為『天使』的存在──擁有美麗的潔白雙翅、姣好的容貌、以及強大的力量。
而於其中由天界之主──『神』所親自創造的所有天使中位於最上級的『七位天使』,其美貌與無與倫比的聖潔力量更是其他天使所莫及。
 
「唔~~我所在的天界是這樣的地方啊?」Raysty翻閱著Liru給她的天界書本資料,進而向坐在旁邊的Liru發出了疑問:「Liru姐姐,如果神每創造一個天使,就要像我一樣這麼學習不是很麻煩嗎?」
 
「嗯?不是每個天使都像Raysty一樣喔。」Liru笑著說明:「大部分的天使在醒來便會知道自己的名字、任務、以及所有在天界應知的知識,像我啊~在剛醒之後便了解會和Raysty相遇唷。」
 
「欸?那Liru姐姐在遇到我之前都沒有其他任務嗎?」Raysty好奇的問。
 
「還是有喔,不過,現在指導Raysty是我的主要工作,所以妳好好用功吧。」Liru輕敲了下Raysty的頭。
 
「我沒有偷懶的意思啦……不過,好想看Liru姐以前的樣子,和我差不多小嗎?」Raysty比劃了下高度。
 
「我嗎?……我剛出生就是這個樣子了,所以不像Raysty那麼可愛。」Liru輕笑了下。
 
「欸欸──!?」Raysty對這件事感到吃驚。
 
「反應不用那麼大,每個天使會誕生一定都有他的使命在,所以不同的使命會令其擁有不同的樣貌和能力……Raysty這樣的天使我到還是第一次看見。」
 
沒有天界的概念、沒有自己應當執行何種使命的認識……有的,是一顆天性純潔的心,以及旺盛的求知慾──像一張白紙,等待著環境讓其渲染上色。
 
「(所以才會是小孩的型態嗎……?之後會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成長吧。)」Liru心想。
 
Liru姐姐?」
 
「啊,沒事,妳繼續讀書吧,我出去一下。」Liru起身出門,臨走前還不忘交代一聲:「還有,別看完就亂跑,我馬上回來。」
 
「好~~」Raysty乖巧的應了聲。
 
Raysty在位子上乖乖的看完了資料後,很聽話的等著Liru回來。
 
「唔唔~Liru姐姐好慢~~」Raysty在這一陣子的時間中完全回復了她外在年齡的心智,剛醒來時的一份對外感已完全消失,也許是和Liru相處愉快的緣故。
 
「有了!不能亂跑的話,那我來探索房間好了!」Raysty從座位上跳下,開始在房內四處搜索著。
 
「雖然是我自己的房間,但卻從沒好好看過呢……」她一邊自語一邊翻弄著書架上的書籍,「咦?這是什麼?」
 
在被層層的書本掩蓋住的地方,有著一張泛黃的紙卷,看的出來已經被放置有一段時間了。
 
「嗯嗯……什麼什麼?地下……混亂污穢……Raysty努力想看懂,可惜紙張因古舊而有多處缺損,導致無法了解全文意思。
 
Raysty?」此時Liru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啊,Liru姐姐。」Raysty回頭,Liru已經站到她身後了。
 
「妳在做什麼?怎麼掉了一地的書?」Liru看著她周邊活像是被從書櫃一次被挖出散落的大量書籍,不禁略感頭痛。
 
「探險啊,然後找到了這個。」Raysty舉起手上的紙張,Liru一看臉色瞬間發青。
 
Raysty!」Liru一把拿走那張紙,「妳……看完這上面的記載了??」
 
「欸……?沒有,因為上面缺字太多……RaystyLiru少見的嚴厲給嚇的倒退幾步,她不懂為何平時和善的Liru會突然變臉。「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沒有….Raysty什麼錯都沒做。」Liru緩下臉色,「對不起,嚇到妳了吧?」
 
………Raysty搖搖頭,表示沒什麼,「Liru姐姐,那上面寫了什麼?」
 
……就算我說不要問,妳還是會問到底吧。」Liru揚起嘴角,但眼中沒有笑意,「Raysty,跟妳說一個故事好不好?」
 
Liru指尖珍惜的撫過手中紙卷,像是怕它損毀了──那是對她來說,永不可能磨滅的記憶。
 
0
-
LV. 19
GP 96
3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二
 
天界的祥和,是在許多嚴謹的規則中建立起來的。
從神之下的七位天使算起,再來逐漸往下有著一層又一層的階級,『精英』天使會於額際刻上專屬的『印記』,表示其階級存在。
下位天使只能專注服從於己身的『使命』以及上位天使的派遣,不得逾矩。
而所有天使理所當然的,不會去對天界的一切抱有疑問,懷有二心者,將面臨折去雙翅、打入混亂污穢的下界之刑,永不得再次回歸天界。
Liru,照顧Raysty大人的工作怎麼樣了?」和Liru同事其他任務的天使問道。
 
「嗯?Raysty成長的很快,吸收能力也不錯,一定能成為優秀的天使。」Liru想起自己所教導的小女孩日益成長,不禁有些開心。
 
「吶吶,妳覺得神會創造出Raysty大人……會不會是想將她拔升為上位天使?」那位天使聲量驟降,像怕被別人知道似的。
 
受到此影響,Liru也將聲量降低,「我沒想過……你怎麼會突然這麼想?」
 
「當初Raysty大人誕生時,神就傳令她將會是“天界未來的重要存在”,我會這麼想也不奇怪啊。」
 
「話是這麼說……Liru對這話題沒什麼興趣,回答也開始敷衍。
 
「而且……最近“某位大人”的行為有些怪異,神也許早就預知到了所以才……
 
Liru乍聞對方的話,臉色一變。「別說了!不怕被判刑嗎?!」
 
「說的也是……我們下位天使根本無權非議那些存在。」那個天使似乎察覺到失言,便結束了話題。
 
「(我不想...再看到自己認識的人落入下面了……)」Liru閉上眼,在一片光明的天界中唯一能見的黑暗裡默默,追思。
 
今天,Raysty也在自己的房中努力學習著。
 
「(Liru姐姐之前講的故事……不是什麼快樂結局啊,為什麼呢?)」她翻著書,但內心卻是想著Liru之前告訴她的“故事”。
 
那是一個,上下位階不同的天使相戀的故事。
 
最後的結局是──上位的天使縱使真心愛著那下位的戀人,但仍無法違背神為她安排的選擇而委身於另一位天使;而那位戀人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而開始懷疑、質疑神,最後被判以天界中最嚴重的懲罰──折去羽翼,並流放到下界。
 
故事的後續似乎是那上位天使在聽到了戀人被流放的消息後,精神上受到了極大打擊,而與她在一起的天使即使說喜歡她,但沒辦法最愛她──最後,上位天使在無法恢復的情緒下將和她在一起的天使打下了天界……
 
「(所謂的“喜歡”、“愛”是什麼呢?為了這些就可以不惜一切,即使自己或別人受到了傷害,也仍然亦無反顧嗎?)」Raysty不解的想,對才剛起步學習知識的她來說,這故事實在太過複雜了。
 
就在Raysty的思考回路快被搞的一團亂時,房門正好被打開。
 
「啊,Liru姐姐歡迎~」Raysty暫時拋下剛才的問題,笑著迎接Liru
 
「妳好,Raysty,今天狀況如何?」Liru一貫溫柔的笑著,彷彿之前在說故事時那哀傷的神情是一場虛幻。
 
「嗯,還可以吧?」Raysty有些心虛,因為現在在她面前攤開的書她根本沒看幾頁。「那個,Liru姐姐……什麼是“喜歡”呢?」
 
「哎呀,Raysty莫非有喜歡的對象了?」Liru打趣道,但那雙瞳深處,彷彿是在逃避著什麼。
 
「不是……只是之前聽Liru姐講的故事中,我不懂這個詞的意思。」
 
「原來Raysty不懂啊……唔確切的說明有些困難,一般來說就是對某人抱有好意,和她在一起時會感到開心,會想和對方在一起的感覺。」Liru用心的解釋。
 
「那我和Liru姐在一起很愉快,所以我喜歡Liru姐姐~~」Raysty天真無邪的笑著。
 
「嗯,我也喜歡Raysty喔。」面對這樣的笑容,Liru也受到感染的笑了滿臉。
 
「那,“愛”又是什麼?」Raysty迫不及待的拋出了下一個問題。
 
……Liru笑容瞬間僵硬,「那是……對特定對象才會有的特別情感……
 
「特別?」Raysty對這含糊的解答完全無法理解。「Liru姐姐怎麼了?感覺好奇怪?」
 
像是要掃去這不對勁的氣氛似的,Liru以開朗的語調說道:「現在就先賣個關子,以後等Raysty長大一定會有人教妳的。」
 
「咦~~?我想知道嘛Liru姐姐!」第一次求知碰了釘子,Ratsty不滿的抗議。
 
「哈哈!我開玩笑的~那不是我能教Raysty的事喔,時候到的話Raysty就會懂了。」Liru捏了捏Raysty鼓起的臉頰,笑的開心。
 
「唔~~Liru姐姐好小氣!」RaystyLiru的回答視為知而不報,使起性子來。
 
「嗯……我現在只能跟妳說,“喜歡”和“愛”本身沒有錯……但如果以它們為理由而去傷害了別人,那就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喜歡”和“愛”會讓人犯錯嗎?」Raysty眨了眨眼,還是不明白。
 
「也許有時候吧,好了Raysty,有時適時的抑止好奇心也很重要喔,太糾纏別人是會被厭煩的。」Liru正經道。
 
「嗚……我只是想早點學會更多事嘛。」Raysty委屈的說。
 
「我知道,唉~雖然那也是妳的優點……Liru摸了摸Raysty的頭,放棄說教。
 
___________________
考試結束~貼文時間XD
0
-
LV. 19
GP 96
4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三
 
一年的時間飛逝,Raysty最初的稚氣已被時光之流帶走,取而代之的是經由學習而展現出來的聰慧氣質。
 
而今天,Raysty一如往常的在房間裡等著Liru的到來。
 
「奇怪,指導時間都過了,Liru姐姐怎麼還沒來?」Raysty疑惑:「明明Liru姐姐不是會遲到的人啊……會不會有事耽擱了?」
 
正當她百思不得其解時,門口那傳來了敲門聲。
 
Raysty馬上跑去開門,「Liru……欸?」
 
站在門外的是完全陌生的天使。
 
Raysty大人,Liru天使被指定和其他天使配對了,神表示這段時間Raysty大人也成長的差不多了,因此Liru天使不在的時間由“那七位”來指導您學習武術。」
 
「武……?」Raysty有些愣住,雖然她曾看過其他天使訓練,但自己從沒有被教導任何相關的事。
 
「是的,由那七位大人來指導,您一定可以馬上掌握好的。」門外的天使如此說。「雖然有點突兀,但請跟著我前去那七位的所在。」
 
「喔……(這麼說起來......Liru姐姐確實有說過最近可能會沒辦法看顧我。)」Raysty想著。
 
『因為女天使其實很稀少,所以在其成年時會由神來決定和某位『最適合』的天使配對,藉此來培育出新一代的天使……我想就快輪到我了吧。』
 
前幾天Liru說過的話,以及那時她臉上看似嫌惡卻又帶點悲傷的神情在Raysty腦中浮現。
 
「(“那不是件好事嗎?”……我當時是那樣問的呢。)」Raysty苦笑,在問出這句話時看到Liru的表情她便後悔了。
 
「(再怎麼學習知識,有些事還是不得要領呢我…..)」Raysty的思緒,回到了Liru和她告知這件事的當天。
 
Raysty,我不在時妳還是要好好充實自己喔。」Liru叮嚀著。
 
「還有妳剛才的問題……雖然那的確是保證天使能繼續傳承的方法,但不能依自己的意志選擇,而是由他人來決定,這不是很奇怪嗎?」Liru微笑,但看不出任何高興的成分。
 
「自己的意志……嗎?」
 
「嗯,只要是你自己的想法,在你認為那是正確的、並有心去堅持它的話,那麼想法便會成為你的意志,給予你向前的動力。」Liru說著,是說給Raysty聽,也像是說給自己聽。
 
「那如果以Liru姐自己的“意志”來決定的話,Liru姐會和什麼樣的天使配對呢?」Raysty詢問。
 
「這個嘛……真要說的話就是喜歡的人吧。」
 
「(又是“喜歡”嗎……)」Raysty至今仍不理解那是什麼意思。
 
大人…Raysty大人?」
 
「啊……Raysty差點就忽略了那還站在門口等的天使,「對不起,在想一些事。」
 
「請準備動身吧,讓那七位等太久就不好了。」
 
「嗯,走吧。」
 
 
Raysty最初對那七位上位天使的印象,是那奪目的、散發著幾乎令人無法直視的光芒的六枚羽翼。
 
神聖、高潔而不可侵犯,是他們的共通之處;而那優美身段底下帶來的強大存在感也無法隱藏的直接震撼住了Raysty
 
「(這就是......上位天使。)」Raysty暗想。
 
不過,在場的上位天使卻只有六位。
 
「嗯?有誰知道『月之天使』去哪了嗎?」為首的女天使向周遭詢問。
 
Gabriel大人Seles大人說他還有許多要事待辦,所以沒時間來教導……」其他的下位天使似乎無法直視他們,只能頭低低的回答。
 
「呵呵,Seles就是這種個性,不用太在意。」Gabriel輕笑幾聲,對著Raysty如此說:「教導的事不會因Seles不在而受到影響,妳可以放心。」
 
「是……請各位大人們多多指教!」Raysty向他們行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下來貼文可能是期末之後了......@@
0
-
LV. 19
GP 99
5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四
 
Gabriel──"統治者"。
Michael──"與神相似者"。
Raphael──"施治癒之術的光輝使者"。
Uriel──"神之焰"。
Seles──"月之天使"。
Raguel──"神之友"。
Remiel──"神的慈悲"。

過去一年對於上位天使的了解,Raysty是或多或少從身邊的天使同伴們那得到的,她沒想過有一天會被這些上位天使們指導。
 
Michael教導劍術、Raphael教導治癒術等等……其種類之多容不得Raysty偷懶大意。
 
而現在,她正在Gaburel的指導下練習魔法。
 
……傾聽吾等意志化為白色光刃!──“Lightsaber”!」
 
純白劍型光刃自Raysty手中發出,直直向練習標靶飛去,下一秒,目標已被斬成了兩半。
 
「嗯,做的很好。」Gaburel讚許道。
 
「沒有的事,我還需要多多練習。」Raysty不是謙虛,而是了解自己真的還要多努力。
 
「是的,不過比起咒文,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Gaburel說:「Raysty,妳有想過自己為何要變強嗎?」
 
「為什麼嗎……?」Raysty一時竟答不上來。
 
一直以來,都是理所當然的學習著、吸收著各種知識,包括習武,她一直以為這些是在天界的天使都必要學會的。
 
那為什麼,要變強呢?
 
仔細想想,自己像這樣和上位天使們習武是相當稀奇的事,一般來說只要由懂的天使學就好了吧……還勞煩到上位天使們,是因為有其必要性在嗎?
 
「也許……和我那未知的『使命』有關吧。」Raysty不確定的回答。
 
「『使命』嗎?……或許。」Gaburel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Gaburel大人,時間……」在一旁隨侍的天使出聲。
 
「嗯,我有事要去辦,Raysty你先繼續好好練習,等等就回來。」Gaburel語畢,便振翅飛離練武的房間,其他的天使也跟著離開了。
 
Gaburel大人他們果然很忙……嗯,我要加油!」Raysty自我勉勵了下,繼續練習。
 
過了一陣子──
 
「呼……稍微休息一下。」Raysty停下反覆練習的動作,喘了口氣。
 
突然,一道聲音自上方傳來。
 
「什麼啊,Gaburel那傢伙不在?」
 
「咦?」
 
Raysty心想到底是誰敢叫上級天使“那傢伙”,轉身甫印入眼簾的是與其他上級天使相同的,帶著聖熾光芒的三對羽翼。
 
「(和Gaburel大人他們一樣的……上級天使?)」Raysty心想。
 
那天使漠然的看看四周,最後才注意到Raysty的存在。
 
「喂,妳知道Gaburel去哪裡了嗎?」他的發言毫不客氣。
 
「呃,Gaburel大人說她有事去辦……Raysty沒來由的,對眼前的上位天使感到了畏懼。
 
「呿白跑一趟是嗎……嗯?」
 
他降低高度靠近Raysty。「妳……好像是“他”所創造的“最後一個天使”嘛?」
 
「“他”……?」突然的發言讓Raysty腦筋轉不過來。
 
那天使輕哼了聲,「剛才我稍微看了妳的練習,一般天使得花上一、二十天學習的魔法,妳居然能在短短數小時內運用到這地步……不得不說資質還不錯。」
 
「呃……謝謝您的稱讚。」Raysty腦正處於被動接收訊息的狀態,只能本能的回答。
 
「哼,反正也是因為“他”的關係妳才能擁有這樣的資質和力量。」他喃喃念著:「為什麼要創造那麼多天使呢,這樣“他”的愛不就分出去的更多了嗎?…………
 
覺得有點不對勁的Raysty出聲,「那個請問……?」
 
但對方似乎是無視了她的聲音,繼續自言自語,臉龐被垂下的金髮所掩,令Raysty看不清他的表情。
 
「明明只要就好……為什麼?是我努力不夠??還是……
 
他猛然抬頭,一雙閃著奇異光澤的金色眼瞳伴隨一股莫名的壓力鋪天蓋地似的罩住了Raysty
 
「!……(身體...無法動彈了?!)」Raysty震驚的望向他,那看不清表情的臉上似乎……正帶著微笑?
 
「天使什麼的……真是礙眼。」
 
「!!」語氣中透露出的明顯惡意讓Raysty為之屏息。
 
Seles!」
 
就在這時,Gaburel的聲音切入了這險惡的氣氛中。
 
Gaburel……回來了啊。」Seles無趣的說著。
 
Raysty做了什麼,需要你對她使用『邪眼』?」Gaburel質問。
「啊啊,真是抱歉,我忘了一個小天使是承受不住的。」諷刺的笑了笑,Seles揮了下手。
 
……!」Raysty瞬間從全身動彈不得的情況下獲得解脫,雙腿一軟跪坐在地。
 
Seles,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再這樣繼續下去遲早會被神制裁!」Gaburel難得的皺起了眉。
 
「或許吧。」Seles完全的一臉無所謂,「那也要……能才行。」
 
Seles。」Gaburel喚著他的名,這次多了點警告意味。
 
「知道了知道了,那麼妳繼續當那小天使的老師吧,任務我之後再來和妳討論。」Seles輕揮了下翅膀,離開了。
 
Raysty,妳還好嗎?」GaburelSeles走後,關心的問。
 
「沒事只是,顫抖停不下來……Raysty抓緊了自己的衣襟,但方才那天使帶給她的恐懼,仍深深的殘留在心中。
 
「沒事的妳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狀況吧,沒事的……
 
Gaburel將手放在Raysty額間,意外地,Raysty心情平靜了下來。
 
「謝謝您…Gaburel大人。」
 
「沒什麼,那麼繼續練習了?」
 
「是!」Raysty聲音回復了平時的朝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忍不住爬回來.....老實說寫Seles我寫的挺開心的XD
我覺得Seles的能力&背景和月之天使最像,而且我在查七大天使設定前我就有給了Seles類似"邪眼"的設定(其實只是會讓人無法動彈啦~),沒想到月之天使剛好有......於是就讓他篡位了(喂)
0
-
LV. 20
GP 101
6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五
 
Remiel!在嗎?」
 
Seles,我說過別在工作時來打擾我。」Remiel望了一眼不請自來的Seles,淡淡的說。
 
「啊啊,那還真是失禮了。」嘴上這麼說,Seles看起來卻是毫無歉意。
 
「算了……找我有事?」Remiel像是習慣他了,直接切入正題。
 
「你知道“他”新作的那個天使嗎?」Seles語氣顯示出他現在心情不佳。
 
「當然知道,那連天界也少有的純潔的靈魂我不可能不知道。」
 
「真令人不悅,既弱小,似乎也欠缺許多各方面的經驗,“他”沒事創造這種天使做什麼?」Seles完全就是在發牢騷。
 
Remiel微微笑了下,「話不能這麼說,正因靈魂純潔,所蘊含的潛能可是相當強大,充滿了無限可能。」
 
「哼……
 
Seles不以為然的反應,Remiel只能嘆道:「你這樣質疑神,真不懂怎麼還沒被打到下面去。」
 
「哈!你又有資格說我嗎?Remiel。」Seles嗤笑,「一度背叛過“他”的你,現在到還好好的待在這裡??」
 
Seles的態度,活像是小孩對於父母對其他兄弟較偏愛的不滿似的。
 
「是啊……Remiel沉思,「只能說神真的是仁慈無邊的吧。」
 
「“神的慈悲”……嗎?」Seles嘴角吊起,但眼中深處卻是一片冷寂。「我果然,討厭你啊。」
 
「因為“他”?」Remiel模仿Seles的說法,輕笑:「反正你也差不多快和我一樣了吧。」
 
………
 
「我是不曉得你打算做什麼,但到時你的罪行絕對會比我重。」無視Seles快可以殺“天使”的眼神,Remiel自顧自的說。
 
「哈,這是你的經驗談嗎?」對Remiel一番足以招來殺身之禍的言論,Seles只是冷笑。「隨便你怎麼想。」
 
「你真是……Remiel聳聳肩,決定對Seles的不否認不予置評。
 
 
在天界並沒有很明顯的時間流逝感,但即使在這僅僅有著光明的場所中,時間仍確實的在往前進著,改變著某些事物。
比方說──心靈。
 
數年之後──
 
Raysty在這幾年間有了更明顯的成長,不單只是知識與力量的增長,還有人際、觀察力等等方面的熟悉。
 
不過,身體卻沒有長大多少,這點誰也不知道原因。
 
「(Liru姐姐……有點變了呢……)」此時,Raysty正在心中感嘆著。
 
自從Liru從神配對後的『特別之夜』回來後,她仍繼續著教Raysty的工作,一如往常的對Raysty笑著;但只要Raysty一問起特別之夜的事,Liru不是轉開話題,就是顧左右而言它。
 
(和以前不一樣了說不上有外在的改變,但……本質上卻似乎……)RaystyLiru那時不時略帶哀傷的奇妙氛圍感到憂心,不禁嘆了口氣。
 
Raysty,妳這樣嘆氣可就糟蹋了那可愛的臉囉。」
 
「呃Liru姐姐我沒事。」Raysty忘了Liru就坐在自己身邊,忙尷尬的想掩飾過去。
 
「真的嗎?妳臉上可是寫著『我現在很擔憂』這幾個字喔。」Liru點點自己的臉頰,打趣的說。
 
「欸?!哪裡哪裡?!!」沒想到Raysty當真信了。
 
只能說,不管怎麼增長知識,她那深植本性的天真所在還是沒變。
 
所以,Liru有時也喜歡針對這點來玩Raysty。「噗!我開玩笑的,臉怎麼可能自己出現字?」
 
「唔唔~Liru姐姐~~!」Raysty鼓起臉表達自己的不滿。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發生什麼事了嗎?」Liru回歸正經,擔心的問。
 
「嗯……最近天界有點奇怪,巡邏的天使好像增加了,為什麼?」Raysty當然不可能把自己剛才想的和本人講,便如此說道。
 
「確實……守備變嚴格了,也許真有什麼事發生了……Liru鎖起了眉,「而且那七位大人們……
 
「?Gaburel大人他們怎麼了嗎?」Raysty疑問。
 
「啊,沒有……那個,我突然想起有事要辦,Raysty妳先自習吧。」Liru匆匆起身而去。
 
Liru姐姐……Raysty垂下眼,「(除了那時候妳又有其他不能和我說的事了嗎......?)」
 
 
另一方面,像是“逃離”出來的Liru默默的走在天界的邊緣區附近。
 
雖然天使不喜歡用自己的腳走路,但對Liru來說,這樣慢慢的走著正好能沉澱思緒。
 
最近天界真正混亂的原因,在於神的主要力量來源──『神之石』失蹤了,而與之同時的,是其中一位上位天使──『月之天使』的下落不明。
 
雖然上位天使們極力隱藏消息,但各種不安、長久不下的神諭、以及神普遍的守護結界減弱的事實,真相仍是被其他天使知道了。
 
最後,上位天使們只好宣告會盡全力找回神之石,並加強巡邏警戒找回失蹤的月之天使,同時強調神還活著──
 
但在這樣不安的情緒下,各種謠傳也開始四處擾亂人心:“神說不定已經死了”、“兇手說不定是失蹤的天使等等……
 
這樣的天界,已經失去了原本的祥和,與下面那混亂的世界沒兩樣了。
 
Liru之所以跑出來,是不想讓那天真的笑容染上悲傷的色彩。
 
「(我要怎麼和Raysty說,這個天界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了的事呢……?)」Liru一邊走著一邊煩惱,卻讓她碰上了意想不到的人。
 
「呀,妳好像是那個小天使的導師嘛。」一雙金色眼睛直直的盯住了Liru
 
Se…Seles大人?!」Liru驚訝的喊:「您為什麼在這段緊要關頭的時間消失了呢?Gaburel大人他們都開始懷疑您了,“神之石”……
 
「啊~神之石嗎?」Seles淡然的說:「嗯,在我這裡。」
 
Seles的手腕一翻,一顆閃著七彩光輝的結晶便出現在他的掌中。
 
「!!真的是您……為什麼……?」Liru像失去神智般的喃喃念著:「所以難道您把神給……
 
「是又如何?」Seles扯著嘴角,作出了個扭曲的笑容。「吶,我說……妳要不要,和我合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考試最後一天~更新
0
-
LV. 21
GP 193
7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我回來更新了~~(揮手)
在此先說一聲......不保證本家角色不崩|||b


【天界之章】其七

“妳也早就有所不滿了吧,既然如此,何不跟我合作?”
 
那句話語在Liru腦中盤旋不去,對她來說這句話是對的,打從自己的朋友同時也是所愛的人明明付出了愛卻仍遭到懲罰之時。
 
原本早已經放棄了去質疑一切,如今,那個背叛神的天使在自己面前展示了另一種可能性。
 
“由我來,創造出一個全新的樂園吧。”
 
“對現在擁有神之石的我來說並非不可能的事。”
 
過去的傷痕、對無法以自己意識選擇的不滿,至今根深蒂固於心的觀念和己身的矛盾渴望令Liru無法平靜。
 
………(我所希望的是……)」
 
Liru緊握雙手,做了決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妳不覺得自己做了多餘的事嗎?」在天界與下界交接的地方,Seles微笑著,但語氣完全是質疑的冰冷。
 
「沒關係......Raysty不會出賣我。」背對著Seles的黑色長髮天使,用聽不出情緒的聲音回應。
 
她的背上,沒有身為天使應有的翅膀──
 
「哼...嘛算了,就算她不說,過段時間也會被發現。」Seles眼一瞇。「不過......
 
Seles移到她面前,手指抬起她的下顎。「妳似乎沒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只要我想,毀了妳和那小天使可是易如反掌的事。」
 
.........那對您沒有意義。」
 
「說的真自信,要不是看中妳還有點能力......Seles瞄了眼她的背後,「想不到居然真的有隱藏翅膀的法術。」
 
「這樣才能讓翅膀在下墜時不受損傷......相對的身體會受到相當重的傷害。」
「哈,妳以為我是誰?那種傷我不可能撐不過去...倒是妳小心吶,我可沒幫妳的閒情逸致。」Seles嗤笑著,在背過她的同時自語:

「是啊......跟在這裡受到的傷來比,那種傷根本就......」手,不自覺的放到了胸口上。
 
而他手中緊握著的神之石,彷彿擁有自己意識般,一閃一滅地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從Liru離開後,已經不知過了多久
 
兩、三個月?還是已經、三年了?
 
Raysty來說,在這難以感受時間觀念的天界在Liru離開後,更加覺得度日如年

Raysty在結束今天的武術訓練後,沒有用翅膀,而是慢慢的用腳走在天界的地面。

──這在以有翅膀為傲的天使中是很少有的事。

「Liru姐姐……」她嘆了口氣,腦中浮現似乎是很久之前Liru在離去時對她說的話。


『雖然不是現在,但我相信Raysty總有一天會明白我為什麼這麼作。』


「(我不懂啊,Liru姐姐……)」Raysty心想:「(當初再說那個故事時表情那麼悲傷的妳,為什
麼如今卻自願到妳口中的那個"混亂污穢"的下界呢?)」

她皺眉,只覺得胸口很悶,說不出的難受。

而今天的導師──
Raphael告訴她,那種感覺叫做寂寞,因為至今以來陪著她的Liru不在了,所以Raysty感到寂寞也是理所當然。

“那會持續多久呢?” Raysty如此問。

“那就不一定了。”
Raphael用溫柔的語氣說著:可能是一個月、一年……但更有可能是永生都
無法忘懷,端看妳與那人的『牽絆』有多深。”

當然,Liru是到下界的事她沒有跟任何人說,再遇到有好奇的天使詢問時她也搪塞過去,至今除了有負責的天使在追查外已經沒有任何天使提過Liru的事了。

那是Raysty第一次沒有說實話。

迷惘、罪惡感、寂寞──太多第一次嘗到的感覺讓Raysty心中陰鬱不明。

而就在她幾乎想逃避的一刻,聽到了天使們吵雜的聲音以及朝她方向疾速而來的振翅聲

Raysty
尚未回神,一道黑色身影從她身邊掠過的同時將她抱離,更正確的說法是『扯離』地面。

「!......」乍感身體被某個人牽制住,Raysty卻因為背對著而不知道對方是誰。

發生什麼事了?Raysty心想。

「!......居然抓其他天使當人質!」一群巡邏天使迅速出現在眼前,瞪著Raysty身後的天使。「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逃的掉!」

但其中一個天使阻止了想出手攻擊的天使動作,「不行!你仔細看看他手上的天使,是Raysty大人啊!」

「嘖......」想攻擊的天使心有未甘的收了攻勢,「Jade!你現在的行為只會讓你的罪孽更加深重,還不快放開她!!」

「......呵,在天界誰不知道這位是有者特殊身分的天使,這麼好的棋子我會放手?」Raysty聽見頭上傳來的聲音,冰冷帶著嘲諷的語氣。「雖然我是不管,看來失去了"神",連帶你們的腦筋也變遲鈍了?」

「你!......」

「(原來如此......看來抓住我的是想逃走的天使。)」Raysty暗忖,「(但是,他說神"......?)」

「更何況......」那天使語氣一轉,「早就是最重的刑罰了,事到如今還多說什麼?」

最重的刑罰......Raysty心一動,在天界所謂最重的刑罰,便是流放下界之刑。

「(不行!不能讓他抓我當擋箭牌!)」Raysty暗自在手中聚起魔法元素,準備掙脫的同時卻眼角餘光瞥見那隻抓住自己的手上滲著殷紅。

「(他受傷了......?)」這時Raysty才發現方才因為腦中混亂而沒注意到的,濃烈血腥味。

要天性善良又從未經歷實戰的Raysty去攻擊一個已經受重傷的人,是件困難的事。

而這時抓著Raysty的人已經藉機擺脫那群巡邏天使,帶著她飛離現場,似乎還遠遠的聽見巡邏天使惱怒的說什麼"最近這種天使愈來愈多了......"之類的話。

「(......看來只能見機行事了,而且......很在意他說的神的事。)」Raysty決定後,便向那位天使開口:

「大哥哥,如果你要逃的話,要不要到我居住的地方?」

「............」那天使不發一語,正當Raysty以為他沒聽到打算再說一次時,他的聲音傳入了Raysty耳中。

「......妳有什麼企圖?」

就算天真如Raysty也聽的出他話語中的濃濃警戒味,「大哥哥說的話裡面有件事讓我很在意,所以我想知道,反正那群天使也不會想到大哥哥抓了我之後還敢到我住的地方藏身。」

「......妳無法證實妳說的是真是假。」那個天使的聲音仍然冷徹,但比起剛才卻是略顯疲態,可見傷勢已經開始出現了影響。

「就算我想做什麼,現在我還是在大哥哥手上啊,而且......」Raysty頓了下,「大哥哥受傷了,不治療不行......」

就算是犯了罪的天使,Raysty也沒辦法放著受傷的人不管。

「............」那天使沒說什麼,朝著Raysty指引的方向飛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eles大人終於收戲了~(巴飛)
然後我家(號稱)男主角也終於出來了~~(灑花)但你個性好難寫(死)
0
-
LV. 21
GP 198
8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七
 
Raysty對他的第一印象,是那雙剔透有如紫水晶般的雙眼。
 
墨綠的及肩髮絲垂在他沾了血的俊秀臉龐上,略為狼狽的樣子並未使他的形象有半分褪色,反倒有種另類的邪異美。
 
而現在,他正用著警戒的眼神盯著為他治療的Raysty
 
「唔......只能這樣了。」Raysty看著略為癒合卻無法完全治癒的傷口,抱歉的說:「對不起大哥哥,我的治療魔法還沒有練的很好......」

「......這不是治療魔法就能治好的傷。」他收回手,「妳還沒說妳有什麼目的。」

「目的......就說大哥哥的話裡有讓我在意的地方了啊。」Raysty頗不滿的說。「大哥哥說的"神"不在了是什麼意思?」

「......妳對所謂的神有什麼印象?」對方反問了一句。

「唔?神是這個天界和我們天使的創造者,慈善、神聖至高的唯一存在......吧。」Raysty說到後來竟無法確定了。

一想到Liru曾經因神的決定而悲傷,她便無法真正的肯定神,畢竟神的恩典Raysty知道歸知道,但與她朝夕相處的Liru影響比平時看不見的"神"要大多了。

但Raysty想知道,神這麼做的原因。

不過現在比起這個,Raysty焦點是放在眼前的天使身上,「明明是我先問大哥哥問題的,不要轉移話題啦!」

「............」他瞇著眼睛打量著Raysty,「還真的和傳聞的一樣......呢。」

「嗯??」Raysty滿頭霧水。

「天真、毫無心機、擁有純潔靈魂的天使,原本我還以為這是哪裡有誤傳。」天使嘴角微微勾動,但在Raysty眼中不像在笑。

「大哥哥才是,明明是精英部隊的預備軍,為什麼卻反而被追呢?」Raysty指著他額上的紅色印記──那是代表身分的証明。「難道和大哥哥剛才說的"神"的事有關?」

「喔......?」他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玩味,「理解能力不差。」

「所以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Raysty見話題繞了大半圈卻還是沒得到自己要的答案,不禁有些焦躁。

「至今所有天使都是對妳有問必答吧,然而有規定妳問了我就必須回答嗎?我不是妳的指導員,沒有回答的義務。」

「唔唔......」Raysty啞口無言,她明白眼前的天使可不像Liru,只要撒撒嬌或是使性子就會給她正確答案。

「自己動動腦筋如何?不思考、總是祈求他人給予還真是這裡大部分天使的毛病。」這句話起碼得罪了好幾個天使,但他卻是一臉的不在乎,彷彿只是陳述事實。

但Raysty心念一動,轉而想起他所說過的話以及天界近況。

一開始的巡邏天使增加,耳聞過的守護結界減弱和失蹤的上級天使,雖然被掩飾卻隱隱透出的不安感......Raysty至今原本還不怎麼相信的種種傳聞卻因為這個天使一句話而動搖了。

"神"不在了......如果這是真的,那所有現象便都解釋的通了。

但Raysty仍有些不肯定的發問:「大哥哥說的......是真的嗎?"神"......不在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一如之前的態度,完全不像其他天使如果聽到神消失了便會驚慌失措的反應。「相不相信是妳的自由。」

「那為什麼大哥哥會知道呢?既然會被追捕,那就是做了什麼事吧?」Raysty一臉認真,「難不成......大哥哥你......」

他笑了笑,「大概就是妳所想的那樣。」

會知道神的狀況的天使,除了那七位上級天使外沒有別人,理由是因為他們能進入其他天使不能進入的"神之領域"。

Raysty
瞬間想通,「大哥哥你超大膽的!之前我好奇創造出我的神是什麼樣子想偷跑進去結果被痛罵一頓的說!!裡面是什麼樣子?」

面對Raysty突然充滿光彩的求知眼神,讓連那態度一直都很淡漠的天使都愣住了。
經過了好一陣子的沉默,那天使突然笑出聲來。

「哼......哈哈,妳還真是有趣。」他笑著,看向Raysty的眼神似乎多了什麼,「妳叫什麼名字?」

「欸......我叫Raysty。」Raysty還是第一次碰到不曉得自己名字的天使。「大哥哥你呢?」

「.........Jade。」他勾勾手,示意Raysty過來。

「?」雖然不知道Jade要做什麼,但Raysty卻還是乖乖走到他身邊。

接著只見Jade露出一抹笑容,下個瞬間Raysty眼前一黑。

「奉勸一句別太過信任他人……」

「還有………」

Raysty
只覺眼前的景象以及聲音模糊遠去,話語的內容她已無暇在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糟糕,有點接不下去.......但我會努力的^^”
0
-
LV. 21
GP 199
9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八
 
神啊.......
我的使命,到底是什麼呢?
為什麼您不一開始就給我答案呢?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誕生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默禱中猛地回神,Raysty雙手緊緊環繞住自己,試著用這樣的行為減少一些不安。
 
「(如果......那個叫Jade的大哥哥說的話是真的,那我就算祈禱,也傳不到神那裡了吧......)」Raysty恐懼著自己這樣的想法,但被引導的答案呼之欲出,彰顯著其真實性。
 
那天Raysty從昏迷中醒來後,Jade已經不在她的房間內,之後再也沒有看見他了。
 
他是被抓走了?還是逃跑了?一點頭緒都沒有,但他留下來的訊息卻令Raysty開始惶惶不安;心有雜念,連帶學習的成效也開始下降,因此最近她被七大天使關了禁閉──在沉靜自己的之前,暫時不得外出。
 
打從出生沒有這麼惶恐過,懷疑、恐懼的想法在腦中混亂的攪成一團,這時Liru的話又在她腦海中浮現──
 
──總有一天,妳會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
 
「Liru......姐姐......」Raysty抱住頭,「妳是因為知道神已經不在了的事,才選擇離開的嗎.......?」
 
喃喃微弱的聲音消失在半空中,能夠回答的對象已經不在這裡了。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不管是創造我...教導我的......都......」與自己關係最密切的存在皆已消失,Raysty咬著唇逼迫自己停止思考。
 
不然,她知道自己會發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次從渾沌的夢境中醒來,Raysty為毫無改變的自己苦笑了下。
 
「(還是......這個樣子,從那時候就沒有改變呢......不管是身體,還是混亂的思緒......)」望向窗外,仍舊是一如往常的一片光明。
 
到底經過了多少時間,她自己一點概念都沒有。
 
「(我還要......過這樣的日子多久?)」每每想要做些什麼改變,卻又不知該從哪裡下手做起,在這固定風景形同監牢的房內,彷彿只有這裡的時間是停止流動似的。
 
Raysty拿起以前Liru給她的書本翻閱,重看有關天界的一切時卻沒辦法像最初時毫無疑惑的相信了。
 
所謂的天界,是個永遠受光明所祝福,幸福美麗的地方。
 
──可是,為什麼不是每個天使都能得到幸福呢?
 
「犯了錯的天使......就已經毫無轉圜的餘地了嗎?」Raysty手指輕觸寫著有關神的頁面,「您是......這麼想的嗎?」
 
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索,Raysty起身開門,外面站著的是和她頗有交情的天使。
 
「有事嗎?」Raysty彎了彎嘴角,算是象徵性的笑了下。
 
「有事......什麼的,妳打算關自己多久!?」眼前的天使微怒道:「那七位早就解除妳的禁閉了,結果妳還......」
「我知道。」Raysty淡淡的打斷他,「可是我思緒還很混亂......在釐清前出去也只會被再次關禁閉而已」
 
「話是這麼說沒錯......」對方皺眉,「妳也不和大家商量,每個人都很擔心啊。」
 
「對不起......」Raysty除了道歉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唉......當初天真無邪的天使居然變成這樣......」他感嘆的說道。
 
「............」
 
「不說這了,妳知道最近下界的事嗎?」像是為了轉變氣氛,對方換了個話題。
 
「下界?」以前大家不是避談唯恐不及嗎?怎麼現在成了話題?
 
「之前一度要被滅絕的『魔人』突然反過來打敗了『精靈』,不知道他們哪來的力量,居然統領起了整個『奈洛』,聽說派去探查的天使被殺掉了不少。」那天使有點義憤填膺的說著:「魔人還自立為王,不僅蓋了據點還設下結界,在那裡面我們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奈洛......?」Raysty微偏頭。
 
「啊,這是他們那個『國家』的名字。」天使不以為然的聳聳肩,眼裡滿是輕視。
 
「可是,記得以前魔人是沒有這樣強大的能力啊?不僅打不過精靈,更遑論能設保護整個國家的結界......是有什麼原因?」雖然全是書上寫的。
 
「唔......他們之中有些人會了『魔法』,而且還威力強大......」他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說,畢竟這算是再承認以前一直輕視甚至忽略的對象居然會變的強大。「不只魔法,似乎他們當中的『王』還得到了永久的壽命。」
 
「然後就是.......」對方的聲音驟降,讓Raysty不禁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我們天使中,有背叛者。」
 
『背叛者』

乍聞這個幾乎已經和偏激畫上等號,在天界幾不可聞的名詞時Raysty愣住了。

「那些以前被流放的天使在接觸到下界汙濁的氣息時應該難以保持自我,但也不能完全說死,而且......」那天使頓了下,以幾乎聽不見的音量繼續說:「那個傳聞中的大人......」

雖然對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Raysty知道他在說什麼了。

當初突然消失的『月之天使』以及......Liru。

「不是的......」

「Rasyty?」見Rasyty一臉恍神,那天使擔心的出聲叫喚。「妳怎麼了?」

「.........對不起,我想自己思考一下。」Raysty勉強笑了下,便轉身進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新~女角被我虐了........(汗)
0
-
LV. 22
GP 242
10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九

  
  消失的『神之石』以及『月之天使』。
  
  已經不存在的『神』。
  
  下界裡突然得到強大力量以及永生的『魔人』新建立起的國家──『奈洛』。
  
  「(如果目前所知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給予魔人力量的,毫無疑問就是那位大人了......)」Raysty按照目前的線索推斷著,如果那位大人擁有神之石,那麼要協助魔人建立國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為什麼?幫助他們建立國家的理由是什麼?
  
  「(混亂污穢的下界有任何值得幫助的地方嗎......?)」Raysty思索著,腦中再次浮現Liru離去前留下的話。
  
  ──我要......到下界去,為了新的世界。
  
  ──總有一天,妳會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
  
  回憶至此,Raysty當時因為太過震驚導致接下來自己說了什麼都忘了,但在此時,Raysty漸漸憶起當天的事。
  
  
  當自己無法置信的追問為什麼Liru覺得自己能理解時,Liru露出了一如往昔,在還沒有經歷那特別之夜前對自己總是露出的笑容──充滿了自豪以及對自己的溫柔。
  
  ──因為,妳的靈魂是自由的......而且,是我親手教導的啊──
  
  
  記憶中Liru的笑容,讓Raysty猛然一醒。
  
  「(我......是Liru姐姐教導出來的天使,怎麼可以這麼軟弱!什麼都不做呢......!)」印象中黑髮天使溫柔卻又堅強的身影,在Raysty心中無形的起了鼓舞作用。
  
  「(我這幾年.......到底都在做什麼......?)」Raysty默默反省著,同時開始重新思索一切。
  
  新的世界......國家...奈洛......
  
  「(如果奈洛並不是真的像認知中的無可救藥,那麼說不定......)」在稍微想通的同時,Raysty想起了一件事。
  
  ......今天剛才的天使說過,天使在接觸到下界的氣息時會難以保持自我,那麼,有關奈洛的一切情報是從哪裡來的?
  
  然後,如果真的是那位大人幫助了魔人,那麼表示那位大人擁有抵抗奈洛汙濁氣息的能力......可以抵抗奈洛氣息的存在又能為天界提供訊息的就只剩下......
  
  「也許Gabriel大人他們知道什麼!」Raysty起身,像是急於捉住好不容易照進迷霧中的陽光似的直接從窗口振翅朝外頭飛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見到好久不見的Gabriel時,Raysty先是被詢問”心”是否沉靜了,在Raysty回以肯定答覆正準備試著提問之時,Gabriel卻先給了她一個意想不到的任務。
  
  「要我接任”月之天使”的職務......?」Raysty驚訝的睜大眼。
  
  「沒錯,其實”神”有交代過,一旦七大天使中出現了問題,交替的人選便是Raysty妳。」Gabriel對著尚未從震驚中回神的Raysty說:「雖然尚未成熟,但Raysty妳基本上能力已經足夠了,七大天使職位之一空缺會對天界產生不良影響......無論空缺的會是哪種職位,Raysty妳都必須接受。」
  
  「所以......這就是我的”使命”嗎?」Raysty低下頭,喃喃自語。
  
  雖然也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有使命降臨,但完全沒想到竟會是接替七大天使的位置......
  
  不......也許不是自己沒想過,而是忽略了......畢竟自己從出生以來有太多和其他天使的不同之處。
  
  一直以來沒有使命......不斷學習各種知識,就是為了能成為任何職務都能夠勝任的天使......嗎?
  
  「不用擔心,我們其餘的七大天使會負責監督,Raysty......」Gabriel上前,宛如慈母般捧起Raysty的臉,「不需迷惘,妳一定能勝任神所安排的職務的。」
  
  「我......明白了。」Raysty暗忖,「(如果我也能成為七大天使,那麼......就能進入神之領域了,也許就能知道一切了......)」
  
  「那麼......神所創造的最後一個天使──Raysty!」Gabriel往後退了一步,不知何時其他七大天使同時出現在場,與其他天使截然不同的羽翼頓時閃耀出極為耀眼璀璨的光芒。
  
  「汝從此刻起,便是”月之天使”──守護著靈魂不受罪惡所玷的天使。」Gabriel的聲音從光芒中傳來,莊嚴而又不可違抗的聖潔之力讓Raysty想起當初第一次和七大天使見面時的情景。
  
  但是這次,Raysty能夠抬起頭來,以和七大天使平等的視角對視。
  
  「領受神意。」Raysty以連自己都驚訝的平穩語氣說著,下一秒,與七大天使相同的六枚聖熾羽翼自Raysty的身上閃出,龐大的翅膀與Raysty嬌小的身形成了極大對比。
  
  ──新的月之天使,誕生了。
  
  「吾等將為天界竭盡心力,守護一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劇情往我完全無法預測的方向跑去了(遠目)
久違的更新,請多指教!(鞠躬)

0
-
LV. 22
GP 244
11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10】
 
  「神......真的不在了......」看著空無一物的神之領域,Raysty如此自語。
  
  但基本上她已經不怎麼意外了,畢竟一切徵兆都太明顯,現在該想的是『怎麼維持這個已經失去神的天界』。
  
  可是,作為月之天使任務卻是越來越難實行,自從深入天界核心以來,Raysty才知道天界的混亂程度比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還要糟:質疑天界、神的聲音愈來愈高,失去庇護的不安在以往祥和的天界擴散、侵蝕著天使們對神的信仰......要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守護靈魂"對新手上路的Raysty來說委實困難了些。
  
  同樣的,其他七大天使們也是忙的不可開交,特別是負責監視糾察天使們的Uriel每天幾乎是工作的停不下來......不過即使如此,七大天使們仍然持續監視著下界──用特殊的方法。
  
  現在身為七大天使,Raysty也獲得了監視下界的權利,雖然主要並不是她負責的。
  
  ──看著下界一天天從混亂到整合,國家慢慢以力量發展起來,甚至還興建起了和藝術相關的行業......不過在發展過程中殘殺迫害精靈的行為Raysty無法認同。
  
  「(這就是......妳所期望的樂園嗎?Liru姐姐......)」Rasyty微嘆了口氣,轉身離開神之領域。
  
  
  「......我不要!!」才踏出神之領域,Rasyty就聽到某個地方傳來的哭喊聲,好奇心驅使她張開了雙翅飛往聲音來源。
  
  ......結果,她看見Gabriel正勸導著一名不停哭泣的女天使,旁邊是被巡邏天使們壓制住的男天使。
  
  「Gabriel大人,這是......」Rasyty飛到Gabriel身邊。
  
  「Raysty。」Gabriel看到她似乎鬆了一口氣的說:「她拜託給妳似乎比較恰當。」
  
  「??」Raysty還沒弄清狀況,那名女天使便哭喊起來。
  
  「我不接受!!我已經有喜歡的天使了!我才不接受這種配對結果!!!」
  
  『配對』......捕捉到關鍵詞的Rasyty心中一怔,似曾相識的既識感浮現在腦海中。
  
  「Gabriel大人......配對不就是,可是......」Raysty吞下想說的話,雖然神消失的事已經差不多是公開的秘密,但也不是能夠到處宣揚的事。
  
  「......偶而讓天使們自己挑選對象,應該無所謂吧?」於是Raysty改為這麼開口。
  
  「這是為了天界,沒辦法。」Gabriel看著Raysty,搖了搖頭。「她原本的對象能力體質上不適合她,這樣無法衍生出優秀的後代。」
  
  這麼說著的同時,原本被押在旁邊的男天使大喊:
  
  「這到底是誰決定的!!現在誰不知道神早就已經......!」
  
  「到此為止!」Gabriel語氣嚴厲的打斷對方的話,「雖然諒在汝失去戀人的悲慟上是想再另外尋覓對象給汝......但看來對造物主失去信心的汝已經沒有延續的必要了。」
  
  男天使瞬間臉色刷白又轉灰,像是突然失去抵抗力氣般被巡邏天使們帶走了。
  
  「Gabriel大人......!!」女天使像是準備說什麼,但Gabriel伸出手做了個禁止的動作,女天使馬上噤聲,只剩眼神仍在訴說著她的不甘以及悲傷。
  
  「那麼Raysty,交給妳了。」Gabriel輕拍了下Raysty的頭,也許是因為外表的關係,Gabriel有時仍將Raysty當成小孩般對待。
  
  「嗯......」Raysty走向那女天使,「站的起來嗎?」
  
  「.........」她不發一語,站起身。
  
  「跟我來。」Raysty拉著女天使回到自己的住處,雖然她從頭到尾都沒說話,但Raysty知道她的心情仍是很激動。
  
  「Raytsy大人......他...會怎麼樣?」好不容易等到女天使巍巍顫顫的開口,絕望的眼神似是早已明白結果卻仍不死心的求著一絲希望。
  
  「............」Rasyty什麼都沒說的搖搖頭,事實太過傷人,沒必要明知對方理解還說出來。
  
  失去對神的信仰的天使,對天界懷有存疑的天使,結果都是一樣──折斷羽翼流放下界。
  
  「我...最終還是只能接受......」女天使的眼淚再度流下來,「Raysty大人,您不覺得很不公平嗎?」
  
  「......我沒有權力過問。」Raysty只能這麼回答。
  
  「我只是想和喜歡的天使在一起,這樣錯了嗎?!」她捂住臉,「不......也許打從違反天界決定的那一刻起就錯了......可是!我就是喜歡他,沒辦法啊!!」
  
  「妳沒有錯。」Raysty不自覺的開口,然後在女天使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繼續說著:「喜歡這件事本身......是沒有錯的。」
  
  眼前女天使悲傷的表情,在Rasyty心中和Liru重合了。
  
  「Raysty大人......謝謝妳......」女天使微笑,但眼神卻是如同哭泣般的滿目悽涼。「謝謝妳對Gabriel大人說情,還有這麼說......可是來不及了。」
  
  「也許等Raysty大人再長大點也會遇到和我一樣的事......但也許上位天使不會遇到吧......」語畢,她猛然朝窗口飛去,在Raysty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已經衝出了房間,只剩飄落在地板上的片片羽絮。
  
  「糟糕!」Raysty連忙也飛出房間,但視線所及處已沒了那天使的蹤影。
  
  天界這樣......真的對嗎?Gabriel大人的決定真的對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Raysty心亂如麻,腦中全是那女天使最後露出的宛如哭泣般的笑容以及從前Liru悲傷的神情。
  
  ──為什麼號稱是幸福美麗的地方的天界,卻接連的令天使們悲傷了?
  
  「(這裡真的,沒有錯嗎……?)」Raysty再次感覺到了迷惘。「(神啊……如今現在的天界,是您所期盼的嗎?)」
  
  搖搖頭,Raysty甩去想要依靠神的想法,羽翼一振開始找尋那女天使。
  
  這時她還不知道,等在她眼前的會是何等的慘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大考了,所以應該會停更一段時間.......
0
-
LV. 22
GP 247
12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十一

「……進軍奈落?」

在某次七大天使的集會中,Michael提出了此一提案。

「現在"奈落王"的力量已漸漸減弱,如果不趁這時機除去這個隱患,等到他們有新王繼承力量的話就太晚了!」

「奈落是個以力量決定一切的國家……留著恐怕會有危險。」即使是一向溫柔的Raphael也贊成了這個提議。

「那麼,這項提議還有任何異議嗎?」Gabriel環視在場的七大天使一圈,開口。

「…………」Raysty心裡默默擔心著在奈落Liru的情形和其他事務,以致顯的有些心不在焉,連Gabriel開口叫她都沒發現。

「Raysty!」

「啊……對不起。」Raysty知道自己失態,於是老實的道了歉。

「在討論重要的事情,專心點!」Michael板著臉訓斥。

「Michael你也別太嚴苛了,Raysty也才剛繼任沒多久就面對這麼大的場面,會反應不過來也是正常的。」Raphael微笑了下,「不過Raysty,還是要注意喔。」

「是,非常對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結束一連串的進軍細節討論以及兵力分配等事後,Raysty離開集會場所前往工作的地方,和負責守衛的天使打了招呼便進入探望自己負責的天使。

或許該說是"曾經"負責的。

──那個因為特別之夜,而失去戀人的天使。

「……拉潔。」Raysty看著被關在結界裡的女天使,原本背上天生象徵天使的羽翼現在已經不在她的身上了。

天界最重的刑罰──折去天使最引以為傲的翅膀,不再被承認是個天使,這對天使來說比被奪去生命還嚴重數倍。

「Raytsty大人。」拉潔乾澀的笑了笑,「不用再來看望我這種罪人了……反正不久我就要被投放到下界……成為失去自我的天使。」

「妳這是何苦……」Raysty嘆了口氣,「殺了他們……能對妳有什麼改變?妳能因此得到救贖嗎?」

那天Raysty追著拉潔,當好不容易找到拉潔的行蹤時在她眼前的卻是全身濺血的拉潔與兩具血淋淋的天使屍體……Raysty後來才知道,那是原本要和拉潔配對的天使以及那個天使的"戀人"。

「在他被判刑的那一刻,我就不求什麼救贖了……」拉潔虛弱的笑著,「和我配對的天使算是被我牽連的吧……只要這樣我就不需要再被強迫和其他天使配對了。」

「那麼另一個天使……」

「嗯?他的戀人嗎……?Raysty大人,如果他被我殺了,您認為他的戀人會有什麼反應?」拉潔將視線轉到Raysty身上,像是想要考考Raysty的笑了。

「………和妳一樣吧。」Raysty皺眉。

「嗯,所以我不希望她變成和我一樣,於是讓她和戀人一起消失了……就是這樣而已。」拉潔再度微笑起來,虛幻縹緲的神情彷彿對自己現在的處境完全不在意。

「拉潔,我曾經說過妳沒有錯……」Raysty咬牙,直直盯向拉潔,「現在我要收回那句話,喜歡本身沒有錯,但妳為了求解脫用自己本位的判斷傷害了其他人……就是錯的!」

──“喜歡”和“愛”本身沒有錯……但如果以它們為理由而去傷害了別人,那就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當初Liru對自己說的話,Raysty至今終於算是明白了──以喜歡為名傷害無辜的人,這樣太自私!

「對,我知道。」而出乎Raysty意料外的,拉潔完全不在意的聳聳肩,不過馬上就因為拉扯到背上折羽的傷而痛的縮起身子。「可是……Raysty大人,我又能怎麼辦呢?要我就這樣放棄抵抗,委身給另一個天使……?而且還是知道對方另有戀人的情況下?」

「………」Raytsy被說的找不出話來反駁,於是只能沉默。

「所以……就這樣吧,這樣就好……」拉潔閉上眼,喃喃自語著。

「…………」

良久,發現Raysty沒有反應,卻也沒有離開,拉潔有些疑惑的睜開眼,卻驚訝的發現Raytsy竟然已經淚流滿面。

「Raysty……大人……」堂堂一個上位天使──雖然外表是個小孩,居然在自己面前流淚,這讓拉潔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對……對不起……對不起……」Raysty流著淚,也不伸手去擦拭,只是放任淚水淌流。「妳作錯了…但是……這個天界……這個地方…也錯了……!」

Raysty終於拋開一直以來因環境所造成的成見,存在心中的疑惑在親眼看見拉潔的所作所為以及絕望的姿態後豁然明瞭。

──Liru姐姐,這就是妳甘願拋棄天界的原因,對吧?

其實在被關禁閉的那幾年裡,Raysty閒來無事便翻翻存在家中的藏書,卻意外的找到Liru留著的日記本……裡面的記述讓Raysty了解,那個Liru很久之前告訴她的上下階級天使相戀故事,其實不只是個故事,而是真實發生過……Liru的切身之痛。

只是那時,她還無法理解為什麼Liru寧願選擇到下界,而不願找尋其他方法的原因,而現在的Raysty明白了。

──不是不去找尋方法,而是根本沒有方法可以改變了。

掌握在七大天使手中的絕對權力,無形中已經讓所有天使無法違抗,尤其是失去神的現在,七大天使的判斷幾乎就等於是神的決定……無法反抗,也沒有力量可以反抗。

神留下的規定就一定是對的,只要對天界有益處的事就是對的,除此之外的反對聲音……一律排除。

天界──表面祥和美麗,內在卻很早之前就開始腐敗。

「是……這個地方……對不起你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久違的更新.....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再看(鞠躬)
0
-
LV. 23
GP 251
13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12】

  神之領域──是神之石所在之處,同時也是上位七大天使才能進入與神溝通的天界禁地。
  
  而其實神之領域還有另外一個功能,那就是透過這裡窺看下界──正確的說是藉由派下去的情報天使以及被流放的墮天使的眼睛,來得知下界的情況;雖然能收集到的情報非常有限,但如果只是要探知情況也差不多夠了。
  
  Raysty靜靜的眺望著下界──奈落的情況,自從了解到天界的錯誤以來,Raysty便常常進入神之領域觀察奈落的情形。
  
  「(雖然以力量為主的情形不變,但奈落到是挺安定的……)」Raysty想著,「(而我們天界……唉……)」
  
  一會兒觀看的畫面一轉,移至森林裡──Raysty的目光瞬間被影像裡一個有著銀色長髮的男性吸引住了。
  
  ──那是個有著絲絹光澤的銀色長髮、藍寶石般的眼睛,看上去氣質有如清冷水泉般的人,表情相當乾淨卻又深不見底,彷彿隱藏著什麼似的。
  
  ──而跟在他身邊的男性,則有著墨綠色的及肩短髮、深紫色雙眼,嘴邊不時勾著一抹笑容卻讓人感覺不到親近,感覺比銀髮男子更加難以捉摸甚至是有些危險。
  
  「(咦?那個人……我好像見過……?)」Raysty歪著頭看著影像中的男子,思索。
  
  Raysty專注在思索上,絲毫沒發現神之領域裡已經進來了其他天使。
  
  「Raysty?現在似乎不是妳監督下界的時間喔?」
  
  「!」Raysty嚇了一跳轉身一看,「Re...Remiel大人......」
  
  「呵,Raysty妳總是忘記妳現在的位置可是和我們相同,不用加什麼敬語。」Remiel淡淡的笑了笑,「最好有些上位天使的自覺才好。」
  
  「是……」Raysty有些不安的回,Remiel可以說是她七大天使裡最少接觸也最不熟的,讓她不太曉得如何應對。
  
  「嗯?那張臉……」Remiel似乎注意到Raysty身後的影像,觀察一陣子後輕笑了聲。「Seles……可真是對”他”執著到了某個境界呢。」
  
  「”他”是......?」雖然對Remiel毫不忌諱說出天界避談的名字有些驚訝,但Raysty更在意的是這個。
  
  「Raysty不知道?啊也是,畢竟妳是之後才成為上位天使的......」Remiel先是微微訝異,但很快又像想起什麼而接受的點了點頭。
  
  「Raysty,妳沒有見過”神”吧?」
  
  「!......」Raysty怔了下,不過還是老實的點了頭。
  
  「這就難怪了。」Remiel瞄了下影像,開口:「那個人,銀髮的長相和”神”一模一樣。」
  
  「.........什麼?!」Raysty吃驚的再次看著影像裡的銀髮男子,這次她更加緊盯著對方的臉不放了。
  
  「(神是......長這樣啊......)」Raysty心中暗想,但過沒多久影像就突然歪曲、消失了。
  
  「啊啊......看來又失去了一個同胞。」Remiel搖搖頭,用頗為惋惜的語氣說著。
  
  影像消失,代表的就是一個天使的死亡。
  
  就在Raysty為那死去的天使默禱時,Remiel突然說:「那麼,這幾天的觀察下對奈洛有什麼感想?Raysty。」
  
  Remiel話一出,Raysty心裡立刻警戒起來,畢竟觀察下界不是她的主要工作,Remiel會這麼問,表示自己這幾天來到神之領域的舉動對方早就看在眼裡了。
  
  「不用緊張,我只是出於”同類”的立場,詢問妳的看法而已。」Remiel淡然的說著,可是那彷彿看透什麼的目光讓Raysty更加警戒。
  
  「”同類”是......什麼意思?」Raysty一邊斟酌著發問,一邊緊盯著Remiel生怕他會有什麼突然的舉動。
  
  「嗯......同樣對這個天界心生懷疑的同伴?」
  
  「您在說什麼?」Remiel拋出的話讓Raysty明顯的動搖了,但Raysty仍努力保持鎮定。
  
  「呵呵,不用這樣強裝了......果然還是年輕呢。」Remiel露出了抹莫測的微笑,「對曾經墮落的我來說,要查覺誰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很容易的......但妳似乎還在迷惘。」
  
  「Remiel......大人,您......」Raysty咬牙,為自己被看透感到恐懼,但凌駕在這情緒上的,是好奇。
  
  深植於天性上,近乎本能的好奇心終究還是讓Raysty開口發問:「您既然擁有這能力,那麼......Seles大人的墮落,您早就知道了?」
  
  「喔?」Remiel似乎沒想到Raysty會這麼問,「嗯......是又怎麼樣?」
  
  「您......知道卻不阻止Seles大人,所以......天界會變成這樣您不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嗎?」
  
  「......我不是不阻止,是阻止不了。」Remiel沉吟了下,「Seles對神的執著已經超乎我原本的想像了,心中一旦有黑暗潛伏,便是難以抹滅......更何況。」
  
  他頓了頓,「天界的問題已經不是一天二天的事,妳應該清楚吧?」
  
  「............」Remiel說的是正確的,所以Raysty只能保持沉默。
  
  「Seles的想法我多少能理解也蠻想幫忙的......不過......」Remiel勾起嘴角,「我還是留下來了,這裡需要一個知道真相的存在,這就是”神的慈悲”。」
  
  「Remiel大人......」Raysty神色複雜的盯著Remiel,眼前的天使──墮落卻又高潔,就是那樣難以解釋的存在。
  
  「那麼Raysty,妳又想作出什麼選擇呢?」Remiel微笑著,用一種玩味、卻又期待著什麼的眼神投向Raysty。
  
  是要在這個天界繼續守護,還是像Seles一樣直接打造新世界?無聲的,這樣詢問著。
  
  「............」
  
  Raysty低頭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後等她抬起頭來時,她第一次在Remiel面前露出了自然的微笑。
  
  ──這一次,是真的做了決定。
  
  在天界的禁地──神之領域裡,一個小小的、秘密的協定達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miel你真的很搶戲www(想起以前最初版他根本沒出現啊ww)
不過越寫越覺得其實Remiel很有東西寫怎麼辦?!搞不好會迸出番外篇!!(捂臉+不負責任挖坑發言)

0
-
LV. 23
GP 251
14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13】

  今日的天界一如往常的,迎來了天使們的休息時間──因為天界沒有夜晚,只有依照耀的光芒顏色來大概判斷時間何時休息;而負責在這時巡邏守衛的天使們也照常巡視,沒有放鬆。
  
  這時一道罩著斗篷的白色身影輕巧的在地面邊注意不被巡邏天使發現邊盡量謹慎移動,本來在空中視線有制高點的巡邏天使們卻完全沒注意到那身影。
  
  於是身影繼續往他的目的地邁進──暫時收容犯了罪的天使的結界處,其實也就是天使們的監獄。
  
  當身影來到門口,奇怪的是平常總會有天使守著的大門今天卻是空無一人。
  
  「Remiel大人真厲害......」他嘴裡喃喃唸了下,便逕自踏入無人看守的結界。
  
  白色身影熟門熟路的在結界前進,面對這陌生的身影,被囚禁的天使們卻沒什麼大反應──或許該說是因為犯了罪,他們已經對外在事物都不在乎了。
  
  很快的白色身影來到了他的目標前,在那裡還站著另一個天使──七大天使中的Remiel。
  
  「你是誰?為何能進入結界內?」Remiel見來者和自己要等的人對不上,立刻擺出警戒姿態。「這裡現在應該除了七大天使都無法進入才對......等等,你沒有翅膀?!」
  
  注意到眼前的人沒有天使應有的翅膀,就算是身為七大天使的Remiel也能以保持一貫的冷靜。「守衛的天使在做什麼......!侵入天界有何目的?!」
  
  「Remiel大人,請冷靜。」意外的,白色身影叫出了他的名字。「是我。」
  
  白色身影將蓋在頭上的斗蓬帽沿拿下,掩蓋在其下的淡金髮絲以及深黑雙眼讓Remiel愣住了。
  
  「妳是......Raysty?」
  
  「是的。」”少女”點點頭。
  
  沒錯,現在站在Remiel面前的正是現任月之天使──Raysty,可是令Remiel吃驚的是她的身形已不在是前幾天所見一直以來的小孩子形象,而是大約十六、七歲的少女樣子。
  
  Remiel這才從驚訝中回神,「真是沒想到......妳居然會挑這種時機成長,不能不說這可能是神意吧。」
  
  「或許吧......」Raysty淺笑了下,聳聳肩。
  
  
  Raysty在神之領域決定『前往奈洛,幫助新的奈洛王即位』,會這麼決定主要是Remiel對他說了一個重要情報──
  
  『雖然只看到一點點,不過那個銀髮男人身上靈魂的純淨程度和Raysty妳當初幾乎不相上下,又擁有神的長相......如果我推斷沒錯,他大概就是Seles選出的新奈洛王。』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他還沒有即位,但是如果那個純淨的靈魂能夠即位......對奈洛應該能產生相當大的變革。』
  
  就是因為這樣,於是Raysty決定要幫助他、輔導那個人的靈魂免於變質。
  
  
  「Raysty...大人......?」兩人談話的內容似乎被關在結界裡的天使聽到了,「是Raysty大人嗎......?」
  
  聞聲,Raysty看向結界裡的天使,開口:「拉潔。」
  
  「您的翅膀......為什麼......?」拉潔不敢置信的看著Raysty現在的樣子,儘管已經很虛弱卻仍死死的盯著Raysty。
  
  「有些事情,不要知道比較好。」Remiel也看向拉潔,但眼神不帶一絲情感。「妳的靈魂本來應該要消散在下界......不過現在狀況特殊,就讓妳進入輪迴吧。」
  
  「欸......?!」拉潔瞪大了眼,「我......可是我,怎會......」
  
  在拉潔還未理解過來之時,Raysty已經進入了囚禁拉潔的結界,手握上平時戴在頸上的十字架項鍊。
  
  ──下一秒,十字架化為劍,狠狠刺穿了拉潔的身體。
  
  鮮血四濺,染紅了Raysty的衣服,在那乾淨的純白上恣意綻放出了罪惡之花。
  
  「拉潔。」Raysty在拉潔不敢致信的眼光中呼喚了她的名字,眼神裡是說不上來的情緒,「希望妳的靈魂,能在沉眠中獲得安寧,然後再度甦醒時......能獲得幸福。」
  
  拉潔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最後卻似乎是想通了什麼而慢慢閉上雙眼。
  
  Raysty則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不動,直到拉潔的身體化為點點白光,消散。
  
  「......我已經安排讓她的靈魂輪迴了。」Remiel開口:「第一次奪去生命的感覺對妳來說是很沉重的負擔,其實妳可以不用勉強的。」
  
  「.........」Raysty仍然保持靜默,像是在為拉潔的靈魂哀默般,Remiel也就先暫時不再說什麼。
  
  「這是我......應負的罪。」良久,Raysty才囈語般的說出這句話。「不管怎麼說,這樣要前往奈洛就方便多了。」
  
  「也真虧妳想的出來......居然自願折羽冒名頂替要流放下界的天使。」Remiel搖搖頭,似乎對Raysty的作法不甚贊同。
  
  「沒關係,反正到奈洛大概也免不了要殺戮......先習慣也好。」Raysty勉強笑了笑,但臉上表情卻是比哭還不堪。
  
  「妳呀.........」Remiel像是終於受不了似的大步跨入結界,然後在Raysty不解的目光中往她頭上狠狠敲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miel要來"教導"太過逞強的Raysty了(笑)

0
-
LV. 23
GP 251
15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0 BP-
【天界之章】其十四

「好痛!......」Raysty捂住被Remiel敲痛的頭部,一臉不可思議的望向眼前一直都表現的很中立平淡的上位天使。

而作了出格行為的本人則不管她的眼光,儘自將Raysty從地上拉起來。

「妳才奪走一條生命就露出這種陰沉表情,那到了奈洛是打算怎麼辦?直接發瘋嗎?」Remiel將Raysty扯近自己,「再說,妳是真心想要殺人,想在奈洛用力量證明自己有能力?」

Raysty似乎被嚇傻了,只是愣愣的搖了搖頭。

「那就對了......雖然妳是要到奈洛,但誰規定妳一定要照那裏的規矩走了?想要做什麼,用什麼方法做都是妳要自己決定的!這麼容易受外界影響還說要實現理想根本就不可能!」

Remiel放開Raysty的手,換了口氣繼續說:「好好考慮,按自己真正的想法來決定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在奈洛迷失了。」

「............」Raysty睜大了眼,Remiel的話讓她一下子反應不過來,良久才慢慢的將其消化。

「Remiel大人......謝謝你。」一掃方才的陰霾,Raysty對Remiel露出了個真誠的笑容。「對不起,我差點在開始前就鑽牛角尖了......嗯,按照我自己的原則來完成才是我所期望的,不然我就跟那些魔人沒兩樣了。」

「這才對。」Remiel第一次伸手摸了摸Raysty的頭,「果然就算外表長大,內心還是個令人操心的小孩啊。」

「和Remiel大人比起來我本來就還是小孩啊。」Raysty不自覺得和他開起玩笑,「我都不知道Remiel大人還有這麼父愛的一面呢!果然是因為年長經歷豐富的關係嗎?」

「Raysty......妳是覺得自己要到奈洛去了所以怎麼說都沒關係是嗎?」Remiel嘴角一抽,平靜的表情首次出現崩壞,隨即一抹陰冷詭譎的笑容出現在他嘴邊,看起來倒真的頗有幾分墮天時的感覺。

「妳就小心不要和我一樣又回到天界,到時候......呵呵。」

「對、對不起......我是開玩笑的.......」Raysty瞬間退後好幾步保持安全距離,同時在心中決定如果還有以後的話絕對不能得罪Remiel大人!

「總之,妳就先好好待在這裡,過不了多久自然會被送到奈洛去。」Remiel恢復平時的表情,又拍了拍Raysty的頭。「拉潔的靈魂妳不用擔心......在我看來,妳殺了她反而是幫助到她了。」

因為殺了靈魂的宿體,充滿罪孽哀傷的魂魄才得以自由,重新滌盡罪惡。

「嗯,不過,我殺了同類的罪名仍是存在。」Raysty苦笑,向Remiel揮了揮手道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miel踏出整個結界外,接受已經回到崗位的天使致敬後便一如往常的往自己的工作地點飛去。

「(Raysty......還真是個容易激起人保護慾的天使,讓人不自覺的就會想幫助她,原本我還以為自己"在那之後"就能以冷靜的態度旁觀一切了......)」Remiel短暫微笑了下,隨即收起笑容。「(那個銀髮男人的靈魂......有機會再觀察看看好了。)」

接下來──就看妳自己了,Rayst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翅膀的事……沒和Remiel大人說呢。)」Raysty學其他被監禁的天使們那樣靜靜縮在結界一角,想著。

──其實自己並沒有將翅膀折去。

在當初Liru留下的手記中,除了當年往事之外,還另外記述了一項相當奇怪的法術──那就是隱藏天使翅膀的法術。

Raysty最初只是抱著好奇的想法試著去練習,沒想到真的將翅膀隱藏……更正確的說法是封印在了自己體內,不過感覺有點奇怪加上沒有翅膀在天界會出事,所以Raysty馬上就解除了封印,沒有再用過。

「(沒想到會在這時派上用場……)」Raysty將臉埋入自己的手臂中,露出一抹苦澀的笑。

──自己是天使。即使要到奈落,即使未來也許雙手將再次染上同伴的血,Raysty仍不想捨棄這個事實。

「(我是以天使的身分……來改變奈落!如果奈落能改變,那麼天界和奈洛說不定……)」Raysty緊握著手,手上還殘留著方才用劍刺穿拉潔身體的觸感,身上的淡淡血腥味仍提醒著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不能讓拉潔的犧牲白費……!)」Raysty在心底,這麼對自己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裡是目前寫王子和部下互動寫的很歡樂的作者ww
天界之章再此告一段落~接下來Raysty就要到奈洛去了(終於啊!!)
0
-
LV. 23
GP 254
16 樓 紫夢蝶 pilinicole
GP1 BP-
【奈落之章01】踏出的第一步

這裡是被稱為『奈落』,離天空最遙遠的地方。
一切的愛、希望在此皆不存在,是個弱肉強食、強者為王的世界。

「這裡……就是“奈落”。」夜晚的山丘上,一個身影披著略為破爛的白色斗篷,幾縷長長的髮絲從斗篷間散出,隨風飄揚。

人影靜靜的俯視眼前的一切,腳下是乾涸的土石山坡,但山丘底下卻是一整片蓊鬱的廣大森林,而更遠處,則隱隱可見閃爍的燈光,明顯有人跡。

「這就是……夜晚。」人影喃喃自語著,稍微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斗篷後,便轉身消融於夜色中。

「接下來,要從哪邊入手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一片夜空下,幾個位在懸崖峭壁下的帳棚內依舊燈火通明,顯示帳中的人仍未就寢。

而此時最大的主帳內,一名銀髮男子正單手撐著下顎微斜靠在椅子上,一頭即使束起卻仍幾乎長至及地的髮絲閃著令人稱羨的光澤,如同上好的絲緞般;而那精緻臉龐上的湛藍眼瞳正帶著些微倦意以及不耐看向眼前數人。

「所以。」男子開口,似乎比平時還要低上許多的聲音讓人感到他此刻心情並未好到哪去。「你們有什麼事情要說?」

「王子。」一個戴著帽子,藍色長髮的青年上前了一步。「我們只是來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罷了。」

「喔?」銀髮男子──奈洛的第二王子,Platina微挑眉,眼神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是關於參謀殿下。」青年單刀直入的說,「我們跟著王子也有段時間了,在四處討伐天使的同時難免會受傷,可是對我們,參謀殿下卻不肯使用治癒魔法。」

「Jade?」Platina發出了有些疑惑的聲音,不過此時自家的參謀並不在身邊,「是這樣嗎?」

「沒錯!」另一名有著美麗容貌、纖細身材的褐髮少女插話:「Carrol你說的太含蓄了,何止是不肯?遇到我們自己沒辦法治療的情形他的治療手法……那可是痛到不行啊!要是人家這身光滑柔嫩的肌膚上留下疤痕該怎麼辦嘛!會找不到客源的!」

「……這種時候還想著要回去作本行嗎?」Platina一臉無奈,「再說Lhodo,你一個男人在意傷痕作什麼?」

「切,好歹老子的外型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少女啊!」Lhodo嘖了一聲,方才可愛的聲音語氣也瞬間降八度回復他正常的語調。「Jade那傢伙……雖然老子不太滿意這女人的身體,但要是受傷破相是要叫老子怎麼混下去啊?!」

Lhodo一邊說,一邊咬牙切齒的摩拳擦掌起來,大有想把在討論的當事人抓來“教訓”一頓的氣勢,方才的美少女形象整個破壞無存。

「Zil,你也這麼想嗎?」Platina選擇性忽視過Lhodo那沒什麼營養的抱怨,望向從剛才便一直保持沉默的高大金髮男子。

「…………」Zil又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如果王子你真的想要當王,那麼為部下設想也是必要的考量之一;參謀殿下也許有他的理由,但我們之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擅長回復魔法,因此而有所不便是事實。」

「更重要的是。」Carrol壓低帽沿,讓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我們會聚在這裡為王子效命,是希望王子當上『奈洛王』實現我們的願望……不是來送命的。」

「唉呀唉呀……那麼你們是希望Platina大人做出什麼處置呢?」倏地,一道聲音從帳篷外傳來,緊接著的是踏入帳中的“人”。

方才眾人討論的對象──Platina王子的參謀Jade,此刻正掛著非常完美的笑容巡視部下三人,帳中的空氣瞬間一變。

「……王子,希望您能好好考慮。」Carrol對Platina稍點了頭表示致意後,視剛進來的Jade為無物的直接走出帳棚,不過經過時朝他了暼了一眼──雖然因為壓低的帽子遮住了眼睛而看不出那一暼的意涵為何。

「我們並非要王子作處置,參謀殿下。」Zil似乎沒受到四周氣氛改變的影響,繼續用冷靜的口吻說道:「只是希望Platina王子能思考出解決的辦法。」

「問題如果沒有解決,那麼光是處置沒有意義……是嗎。」Platina淡然的聲音帶上了幾分認真。

「…誠如Platina王子所理解。」Zil輕閉了下眼,似是認同。

「Zil殿下。」Jade再次開口,仍是微笑著。「教育、引導王子是我的責任,Zil殿下不用太過操心。」

「…………」Zil未對Jade的話作出反應,只是說了句「先告辭」就離開了。

「啊啊啊那兩個人太狡猾了……!那老子也沒別的事了,掰啦。」Lhodo一邊發著兩位不夠義氣(?)的同僚牢騷,也踏出了帳棚。

「…………」於是,現在帳棚中只剩下Platina和Jade。

「…Jade。」Platina挑起眉,一聲叫喚裡滿是「你給我解釋清楚」的意思。

「話先說在前頭,Platina大人。」Jade保持著笑容,開始解釋,「我個人的魔力是有限的,在大局下我自然先以保住Platina大人為先,至於其他人……恐怕就沒能力顧及了。」

「(這傢伙……八成全聽到了。)」Platina在心裡想著。

「意思是,我們這裡人才尚且不足?」

「怎麼會呢?」Jade故作驚訝的聳聳肩,「我們和Alex王子的勢力『目前』是五五分,就人數、實力來看是完全沒問題的。」

「更何況,他們那些人可都是王子您親自挑選出來,萬中選一的人才,不會因現在這種程度的戰鬥就倒下的。」

Jade的意思幾乎已經很明顯,但Platina仍是在沉吟了一會兒後開口。

「話雖如此,但我可不想看到部下因為這種事而出現二心……Jade。」Platina掃了他一眼,「交給你了。」

「欸?我嗎?」Jade微睜大眼,似乎有點不可置信。「就算Platina大人下令我的魔力也不會因此增多喔?……啊如果能的話到也不是壞事。」

「不好笑。」Platina馬上皺眉,對自家參謀“偶爾”會出現的“開玩笑”行為直接的表示不滿。「魔力不足……那你就另外再找一個可以勝任的人,這樣就好了吧。」

「什麼?」這下Jade的語氣是真的驚訝了,「Platina大人,我們這邊的經費問題……」

「個人私人用品少買點就是了。」Platina果斷打斷Jade的話,「相信用在正規用途上其他部下不會抱怨。」更何況是他們自己提出的,再者其實那些主要部下幾乎也有自己的財產……嗯除了有些意圖“為人部下,能有的福利不拿白不拿”的人除外。

「和皇兄……Alex的這場戰爭,能確保後路,多分勝算也好不是?」Platina看向Jade,眼中已是不可動搖的決心。

「只不過……」Jade還想說什麼,不過Platina馬上揮手再次打斷他。

「就這樣,我累了,要睡覺。」天界大奈洛大而睡覺最大,上一秒還在椅子上的Platina這下已經迅速躺上床,就寢。

奈落第二王子Platina,個性冷靜認真,還是個無論魔法劍術幾乎只要學習一次就能上手的天才,不過他唯一的缺點就是──體能非常、極度差強人意!

「……我知道了,我會盡快找到適當人選。」Jade將帳棚裡其它燈拿起,只留下一盞床邊的油燈。「祝您睡的安穩,Platina大人。」


「唉呀……這下又多了個麻煩的事。」離開Platina所在的主帳後,Jade如此自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終於寫到奈洛了~雖然想部下們的反應有點累但我寫的好開心(捂臉)
最難搞的就是你!Jade!!快告訴我你都在想什麼啊!!(J:不可能(笑))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4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