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10k

【心得】武家官位簡述

樓主 Faust666 Faust666
GP43 BP-
這幾天因為在其他板有談到些相關的問題,不過畢竟這個部份還是和這邊比較有關,所以移來這邊進行說明。當然,這是一個非常龐大而複雜的主題,所以這邊說的東西只是非常粗淺而提綱的,如果對日本史有相當熟悉程度的話,應該會在腦海中浮現不少以下提到原則的例外。

在進入我們的主題前,我們需要先了解幾個日本官制的基本知識。
首先,日本的官位相當制雖然大致規定了品位與官職間的對應關係,並非像中國那樣某人獲得某官職,某人就變成正/從◯位的形式;而是某人先得到正/從◯位的授予,然後再依有職故實擔任他的氏族慣任的官職

因此,在《信長之野望》裡的那些「公家」,其實都會依他們的出身受位階及第一個官職(稱為起官),並逐漸爬到氏族的所被允許的最高官位(稱為極官)。

例如近衛前久,他是藤原北家嫡流的近衛流,這個氏族的初始位階是三位,慣任官為近衛府,極官是從一位關白左大臣,所以他天文9年(1540)12月,5歲元服就敘位正五位下,形式上成為可參見天皇的「殿上人」,4天後的天文10年1月任左近衛權少將,2天後昇敘從四位上,次月升任左近衛權中將,3天後昇敘從三位,再次月兼任伊豫權守,然後再依序慢慢升上來,19歲的時候升到正二位關白左大臣,然後次年升到極官從一位關白左大臣,2年後左大臣位子讓出來給別人。當然近衛前久後續還有繼續活動,但到這個時候他其實就已經走完了身為攝關家家格的藤原北家近衛流的正常官途。從這邊我們可以看出來,公家要完成從起官到極官的路程,會需要經過數個官職任命的過程,特別是有名額限制的官職(例如國守,八省的卿、府、丞、錄,京職的大夫、亮、近、屬,寮的頭、助、允、屬等等)通常做完短暫任期就會趕緊卡進下一個階段的官職

而官位的正式任命,除了授予位階的「位記」授予官職的「宣旨」以外,還要在宮中執行任官的儀式「除目」


在日本史上,從天皇實質掌權到關攝掌權的平安時代為止,朝廷官位是唯一的權威。但進入鐮倉時代之後的武家政權時代,武士以幕府的方式建立起一套的新統治權威及統治組織,朝廷官位成為幕府高層用來強化自己統治權威的工具,於是出現了部份長期持有朝廷官位的武士,對於這些武士持有的官位,歷史學界沿用了慶長20年(1615)江戶幕府發布的《禁中竝公家諸法度》所用的稱呼,稱之為「武家官位」。

武家官位依時代有性質上的變化,到戰國時代為止的變化大致是這樣:
鎌倉幕府的實質掌權者執權北條氏,大多是停在四位到五位,除了國守外多擔任不限名額的權官;實際上的地方統治是幕府機構下的御家人與地頭等等,朝廷依然可以繼續讓公家當有名無實的國守。
室町幕府的將軍,除了少數幾個例外,基本上都是在從二位到從三位之間,然後會卡左近衛中將和右近衛大將這兩個近衛府職以及不限名額的參議、權中納言、權大納言;地方上的實質統治者是幕府的各國守護職(或其下的守護代、小守護代),朝廷的國守依然是有名無實。
而這兩個幕府組織裡的武士,如果要取得朝廷的官位,都必須由幕府的官途奉行,由幕府向朝廷提出申請,實質上在相當程度遏止了其他武士取得朝廷官位的途徑。
對公卿來說,鎌倉幕府執權不太擋到他們的官途進程,而足利將軍家則像是多了一個家職是左近衛中將及右近衛大將的家格,還不至於成為大礙


進入戰國時代,由於幕府的權威衰退,實質掌握地方的豪族,特別是下剋上爬起來的國人或被官,開始重新回頭尋找朝廷的權威輕微一點的就是自稱國守,例如早期織田信長的上總介、尾張守,這個其實都是隨人自稱問題還不大;有本事一點的,就是越過官途奉行直接向朝廷取得官位,例如織田信秀的三河守,武田晴信的信濃守,甚至是大內義隆花大把銀子弄到的兵部卿。但這些以整體來看算是特例,對公家來說還不會構成大問題。這個傾向一直發展到織田政權時代出現了一項變化,從元龜4年(1573)織田信長與將軍足利義昭決裂後,織田家失去以幕府作為統治權威來源,於天正年間轉向以朝廷作為其統治權威來源,開始讓自己的重臣任朝廷官職(例如柴田修理亮、惟任日向守、羽柴築前守等),這個傾向到豐臣政權時期被大肆擴張
在豐臣政權時期,豐臣秀吉以朝廷官位重新編制諸大名的位格,模仿公家的「攝關家、清華家、羽林家、名家」家格,將自己的豐臣家變成攝關家格,前田、德川等大大名為「清華成」,國持大名為「羽林成」,其下為「諸大夫成」,直接和公家家格對應,展開了一場公家與武家的官位搶位大賽。結果當然是公家搶不過武家,加上武家佔住單一官職的時間遠比公家長在豐臣政權時期造成不少公家官位晉升的大塞車,成為豐臣政權末期公武關係緊張的主因

因此,在德川氏獲得政權後,勢必要解決這個問題,江戶幕府解決的方式是《禁中竝公家諸法度》第7條的規定:「武家之官位者、可爲公家當官之外事。」(武家官位與公家官位分離),此後只有德川將軍家會卡右大臣、右近衛大將這兩個有定員的官職,這邊會得到正式的位記與宣旨。
只有家格可達四位以上的德川分家大名、部份譜代大名、部份國持大名、賜姓松平大名幕府才會協助向朝廷申請權大納言、權中納言、參議、權中將、權少將及侍從等無定員的武官系官職,而這些官職此後也不再有公家任職,變成武家專屬官職。同時,這些無定員的武家官職不以正式宣旨方式任命,而是用半官方的「口宣案」承認,也不需要「除目」,但如果有官職變化,需要奏報朝廷。

其他的國持大名理論上落在五位國守的位置,但實際上幕府只向朝廷申請位階,並奏報該大名由幕府認可自稱的國守名。朝廷會根據申請的位階發給「位記」及「從五位下諸大夫」之類的位階,但不會有任官的宣旨,而是相當於天皇口頭備忘錄的「口宣案」代表天皇口頭表示他「知道」這個大名將自稱某國守,如果有官職變化,由幕府方面決裁,不須奏報朝廷。
另外鐮倉公方家(室町足利將軍分家)後代的喜連川氏和德川家因為沒有明確的主從關係,所以不經由江戶幕府取得官位,正式身份為無官無位,但歷代均以鐮倉公方慣任官的左馬頭或左兵衛督自稱,為江戶幕府所默許,算是比較奇怪的特例。
當然位記和口宣案都要根據不同位階獻上不同金額才會發下來,是江戶時期皇族與公家的重要收入之一。

因此,這些江戶期的武家官位本質上其實和戰國時期那些武將「自稱」的「官途名/受領名」是一樣的東西,是名字(名乗り)的一部分而非真正的朝廷官位,所以除了幕府規定的松平姓、國持大藩大名優先使用領國守名,伺候席最前兩等的「大廊下席、大広間席」以下的大名不可以和幕府的老中用同官名,同姓大名不可同官名,三河守、武藏守、山城守原則上不可用等限制外,國守名重複也是沒關係的,因為不是真正的任官而是自稱,所以沒有定員問題。例如我手上的這本慶應年間所編《武鑑》(因為保存狀態不是很好,看不到是哪年,但從內容可以判斷成書不早於慶應元年(1865),不晚於明治元年(1868))就有三浦志摩守朗次及相良志摩守長福兩個志摩守同時存在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的三個武家政權,越來越往朝廷權威的結構來取得至少一部分的統治權威,而這中間的一個關鍵轉折點是放逐足利義昭後的織田政權及繼承其政策的豐臣政權,最後在江戶幕府的政策收束。江戶幕府雖然將公家與武家的官位分離以免造成豐臣政權時期的公武摩擦及緊張狀態,但豐臣政權中以朝廷官位格式來重編諸大名家格的概念仍然得到明確的體現。
這個也是戰國時代末期到安土桃山時代這短短數十年,是日本歷史由中世階段轉入近世階段關鍵期的又一個具體實例。
43
-
LV. 41
GP 10k
2 樓 Faust666 Faust666
GP4 BP-
紅染憐華 想請問為什麼喜連川氏和江戶幕府沒有主從關係、默許原因為何?

簡單來說,喜連川氏作為關東公方的嫡系,是德川家的客將,而非其屬下,所以自稱為「天下の客位」,也因此默許其繼續使用關東公方的官途名。

複雜一點來說,在豐臣政權時期,古河公方嫡系只剩氏姬一位女性而自然消滅,但秀吉藉由讓氏姬嫁入由古河公方分裂出來的小弓公方家,讓原本分裂的關東公方嫡系重新合一,並且不讓這個足利家納入家康的關東支配體系下,所以家康只能以客將的方式來對其進行間接支配,延續到整個江戶時代。

更進一步來說,過去對於戰國期的關東研究重點是放在後北條氏上,但近年的研究也揭露出後北條氏的崛起實質上是順著關東公方與關東管領間永享之亂、享德之亂以來長期的結構性衝突,藉由竄入關東/古河公方方的鐮倉/古河府架構,從內部以實力剝奪掉關東公方的實權(守護補任、指揮權、安堵狀發行等等),進而成為關東的實質統治者。
因此,關東公方的足利家在關東是相當於西國的足利將軍家一樣的神主牌,加之其與關東傳統雄族(關東八屋形),以及享德之亂時足利成氏打入上總、安房的家臣真理谷武田氏(武田信長及其後代)、安房里見氏(里見義實及其後代)等勢力有長期的關係。
扣掉最後面那兩個,理論上在後北條氏滅亡後,關東公方仍具有凝聚享德之亂以來的老地盤,利根川以東的東關東的諸大名的可能性。所以,秀吉之所以打下這一手,背後也可能期待足利家能重新抓起東關東,成為牽制西關東的德川家康的一股勢力。

其實就整體來說,在關東平原當時大部份仍是沼澤地以及諸侯複雜情勢的狀況下,秀吉對家康移封關東打下的幾手牽制,以當時眼光來看都是具相當程度的合理性,只不過德川家康的手腕比秀吉評估的還要高上許多而已,換成其他大名可能就這樣被困在關東這個自然及人文兩方面的泥淖了。


紅染憐華 織田家是否有過打算扶持足利將軍家分支或一門擔任將軍來維持幕府權威的支持?

沒有,放逐足利義昭後,織田家的基本方針就轉為爭取信忠任征夷大將軍,這條路線失敗後改為直接尋求朝廷權威取得近衛府及大臣位,此武家公卿政策方向後續被豐臣政權繼承、擴大。
4
-
LV. 40
GP 3k
3 樓 紅染憐華 g007007
GP0 BP-
※ 引述《Faust666 (Faust666 )》之銘言
> 紅染憐華 想請問為什麼喜連川氏和江戶幕府沒有主從關係、默許原因為何?
> 簡單來說,喜連川氏作為關東公方的嫡系,是德川家的客將,而非其屬下,所以自稱為「天下の客位」,也因此默許其繼續使用關東公方的官途名。
> 複雜一點來說,在豐臣政權時期,古河公方嫡系只剩氏姬一位女性而自然消滅,但秀吉藉由讓氏姬嫁入由古河公方分裂出來的小弓公方家,讓原本分裂的關東公方嫡系重新合一,並且不讓這個足利家納入家康的關東支配體系下,所以家康只能以客將的方式來對其進行間接支配,延續到整個江戶時代。
> 更進一步來說,過去對於戰國期的關東研究重點是放在後北條氏上,但近年的研究也揭露出後北條氏的崛起實質上是順著關東公方與關東管領間永享之亂、享德之亂以來長期的結構性衝突,藉由竄入關東/古河公方方的鐮倉/古河府架構,從內部以實力剝奪掉關東公方的實權(守護補任、指揮權、安堵狀發行等等),進而成為關東的實質統治者。
> 因此,關東公方的足利家在關東是相當於西國的足利將軍家一樣的神主牌,加之其與關東傳統雄族(關東八屋形),以及享德之亂時足利成氏打入上總、安房的家臣真理谷武田氏(武田信長及其後代)、安房里見氏(里見義實及其後代)等勢力有長期的關係。
> 扣掉最後面那兩個,理論上在後北條氏滅亡後,關東公方仍具有凝聚享德之亂以來的老地盤,利根川以東的東關東的諸大名的可能性。所以,秀吉之所以打下這一手,背後也可能期待足利家能重新抓起東關東,成為牽制西關東的德川家康的一股勢力。
> 其實就整體來說,在關東平原當時大部份仍是沼澤地以及諸侯複雜情勢的狀況下,秀吉對家康移封關東打下的幾手牽制,以當時眼光來看都是具相當程度的合理性,只不過德川家康的手腕比秀吉評估的還要高上許多而已,換成其他大名可能就這樣被困在關東這個自然及人文兩方面的泥淖了。

  不好意思還想多請教您一些。
  太閤為什麼不賜封一定的關東封地使足利家再興,而僅是授予其四百貫的領地?
  不管物價比值多少這石高都不可能有超過五千石的實力,單純就只是神主牌的功用,感覺制衡能力仍然不足。足利義昭被迫依賴若狹武田氏、朝倉氏、織田氏以遂行其權威;想到這點,那麼家康是否也有利用關東公方來強化其對關東統治之威權?

0
-
LV. 41
GP 10k
4 樓 Faust666 Faust666
GP2 BP-
※ 引述《g007007 (紅染憐華 )》之銘言
>   不好意思還想多請教您一些。
>   太閤為什麼不賜封一定的關東封地使足利家再興,而僅是授予其四百貫的領地?
>   不管物價比值多少這石高都不可能有超過五千石的實力,單純就只是神主牌的功用,感覺制衡能力仍然不足。足利義昭被迫依賴若狹武田氏、朝倉氏、織田氏以遂行其權威;想到這點,那麼家康是否也有利用關東公方來強化其對關東統治之威權?

首先要先說明的是,後北條氏到滅亡為止,都沒有直接統治古河公方的據點古河城,在表面上維持著古河公方家12萬石直轄領的統治。但小田原征伐後,因為後北條氏在此處設有實質統治的代官與奉行,所以被判定為後北條氏領地,足利氏姬被秀吉命令退出城外,暫棲附近的古河御所(化妝料300石),但後來因為家康入關東,後面就暫時不了了之。
當年享德之亂(1455~1483)時初代古河公方足利成氏選擇此古河城作為新據點,除了這原本就是鐮倉公方的直轄領外,也因為這座城是關東往東北的道路交會點(奧大道、鐮倉街道上道),鄰近利根川與常陸川兩水系,是關東地區的水陸交通交會點。所以家康入關東後,便希望將足利氏姬移到其他地方,讓古河公方家正式滅亡,古河城交給孫女婿小笠原秀政統治,但氏姬依舊穩坐古河御所不動直到死去。

回到稍早之前,喜連川城城主鹽谷惟久(2萬石)因為小田原征伐遲到,因害怕受罰而出奔後改易,其正室月桂院與秀吉談判後,成為秀吉的側室(月桂院是當時已沒落的小弓公方足利賴純之女,可以說是武家的最高格式的名門之一,秀吉一直希望自己能有名門之女生下的後代),但可以保留喜連川城週邊3800石的領地。
通說是她向秀吉請願讓關東公方家再興,把自己的領地讓給弟弟足利國朝,並且讓他與氏姬政略結婚,國朝在文祿2年(1593)22歲病死後,由小他8歲的弟弟賴氏元服並和氏姬結婚。但最後氏姬仍不願意離開古河御所,直到寬永7年(1630)她的孫子拋棄古河御所繼承喜連川藩後,江戶幕府才把那300石收歸天領,從這邊也可以看出即使只是塊神主牌,江戶幕府也不打算隨便亂動他們。
而由古文書研究看來,小弓公方系之前就有希望和古河公方系重新合併的意向,秀吉在之前也注意過這個問題,也許月桂院之事不過是順水推舟。

所以喜連川氏的領地是足利方提出的要求,另外稍微查了一下,原本鹽谷氏的領地除了月桂院拿到的部份外,幾乎都分給週邊參加小田原征伐有功的大名,所以大概也沒得再加
從後面江戶幕府對喜連川氏的態度和關原一戰的處置看來,如果喜連川氏是比較有點手腕的人當家的話,要在關東給家康碰各種軟釘子,遲滯他的關東支配體系建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比較明確親豐臣的國朝早死,賴氏則是年輕(關原之戰時21歲)加上沒有明確的立場,所以沒有發揮太大的效用。但基本上這手不過是低風險低報酬的東西,秀吉恐怕也沒有太大的期待。


而關於江戶幕府對喜連川氏是否有權威運用這點,江戶幕府對於喜連川氏的禮遇,基本上可以視為對關東傳統大名的表態,代表江戶幕府雖然把後北條氏的勢力收歸己有,但不隨意侵害既有的諸大名也尊重既有傳統權威,以穩固關東地方的統治。所以關原之戰賴氏以嫡男剛出生不久不便出戰為由拒絕出兵,戰後還是因為送戰勝賀使這種微不足道的理由加增了1000石領地,並且在江戶待遇同國主格大名(10萬石以上)。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3 筆精華,09/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