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92

【心得】ビルシャナ戦姫 ~源平飛花夢想~ 全通感想

樓主 豆子 iamkido
GP10 BP-

利用中秋連假快速通關,以日本源平時代為背景,加上一點人外要素,描述被當作男孩子養大的女主遮那王,在大時代的浪潮下如何抉擇、成長(順便談談戀愛)的故事。
以下心得內容涉及劇透,還請斟酌閱覽,謝謝!


ビルシャナ戦姫 ~源平飛花夢想~

平台:NS(日文)
評價:★★★★☆

喜好順:知盛>賴朝>教經、春玄>弁慶
個人攻略順:弁慶→教經→春玄→賴朝→知盛
官方建議攻略順:教經→弁慶→春玄→賴朝→知盛
(強烈推薦按此順序跑,知盛、賴朝第一輪無法攻略)

【遊戲背景】

作為源家么子在鞍馬山被養育長大的遮那王,其實是個女孩。她其實只想平靜度日,但因為教經的勝負挑戰,導致她面對平家勢如中天的威逼,不得不逃出京城,投靠平泉的藤原家。而因為平家的無道,各地興起反動勢力,藉以仁王的懿旨聲討平家,女主遂離開平泉,投靠兄長源賴朝,一起為殲滅平家而努力。

【系統】

大體上快捷舒適,基本上可以不看攻略,按照花朵盛開程度進入個人路線,但因為有潛藏的武知優(紅藍綠底色)數值,也會影響結局,若真的跑不出理想的結局,攻略還是可以參考一下(笑)。每個攻略角色有戀愛、悲戀ED以及兩個BE,共通路線有四個BE,另外有IF結局,包括重衡、忠信、繼信、高綱四人,跑完對應的攻略角色路線就能開啟IF結局。
第二輪以後可以從「道導」直接去回收其他結局,IF結局也是要從道導這邊看。

遊戲途中,要開啟選單確認情報和道導時會有點遲延;台詞顯示有點慢,會配合人物講完話才能按下一步,但這點可以透過選單調整台詞出現速度,因此不算是太大的缺點。

【音樂、CG】

音樂合宜;立繪非常漂亮,戰鬥演出很驚艷,但CG圖雖精緻卻有點微崩感(個人觀感),而且配圖的時機微妙,部分場景只能靠文字腦補讓我有點遺憾。

【主線劇情】

女主和春玄在鞍馬山上一同長大,女主一直被教導自己是源氏之子,暗示她要背負家族重任,但女主只想安穩度日,還沒有決定自己未來的道路。某日平教經聽聞遮那王的武名,要求與女主決勝負,女主不得不應戰,雙方約定以誰先抓到弁慶為勝。女主和春玄來到京城五條大橋,與教經爭先挑戰弁慶,女主雖戰勝弁慶,但也因此成為平家的眼中釘,為了保護鞍馬山的眾人,不得不和春玄一同離開鞍馬山,前往平泉投靠藤原一族。

女主在平泉認識佐藤繼信、忠信兄弟,加上平家氣焰越來越誇張,以仁王也下了討伐平家的懿旨,讓女主下定了決心,遂離開平泉前往依附兄長源賴朝,一同打倒平家。女主先是在富士川初戰大顯身手,後打倒無道的義仲軍(宇治勢多)、在一之谷重挫平家(鴨越)、最後追到壇之浦(彥島),正式滅了平家一門。基本上是這樣的流程。

共通線是第一到三章(且有兩套劇本,一套分歧出賴朝、知盛、弁慶,一套分歧出教經和春玄),第三章中段以後開始進入個人線,穿插固定的共通事件,大約第七章以後完全獨立出來。

【無劇透雜感】

.第一輪莫名中了弁慶的陷阱,當心理測驗亂選,結果跑入弁慶線,個人沒有很喜歡弁慶這類人設,所以跑得有點心累。(因為共通路線分兩組,賴朝、知盛、弁慶是共通路線一;教經、春玄是共通路線二,再各自衍生出個人路線,所以第一輪若選到共通路線一,因為賴朝知盛鎖攻略的緣故,會自動進入弁慶路線)

糖度低,重史實,因此主線劇情重複性高,雖說視角色路線會有微幅的差異,但打到後來會有些心累,很想快轉。

.感受到劇本家的認真與努力,將源平之戰複雜的局勢簡單三言兩語精簡地整合起來,還能從中發展乙女戀愛故事,這個劇本整合功力真的很不錯。但因為配合史實,所以劇情發展沒有太大意外性。

.攻略角色也都很有魅力、特色鮮明,例如耿直的教經、變態知盛、暖男弁慶、青梅竹馬春玄、悶騷的賴朝。配角也都很吸引人,可惜只有IF結局,著實遺憾。

.O社過去的作品,即使設定女主有高武力或人外超能力(例如CR、薄櫻、十鬼之絆),往往有著莫名的人外自卑感或聖母病,讓我看了很鬱悶。也因此之前並沒有很期待本作,只是因為喜歡源平主題,加上哥哥賴朝可攻略,平知盛一臉我是變態很迷人(喂),所以還是收了這一部。幸好賭對了!(笑)

.本作女主武力值真的強,而且有活用,也不會聖母病地不想殺人,該砍則砍,該殺則殺,但也不會因此就成了殺人狂魔的變態,還是有著正常的三觀。有人外超能力外掛,合理化女主的武力值設定,雖然多少還是有著人外的自卑感甚麼的,但可能因為劇情緊湊,沒空讓女主悲春傷秋太久,很快就在男主的鼓勵下振作起來,所以相對可以接受。

 

以下開始角色路線部分心得,有劇透請小心!

 

【源賴朝(CV:古川慎)】——冷面悶騷郎

女主逃往平泉時路上特別去伊豆見哥哥,賴朝只給了女主「天與不取,反受其咎」的建言。女主在平泉聽聞平家的暴行(以仁王還沒下懿旨)就一心想投奔哥哥。遂離開平泉,正好趕上石橋山一役,救下了敗戰的源賴朝,一路陪著源賴朝奮戰。

雖然一開始源賴朝冷淡以待,但在義經的言行下逐漸被感化,對於「將義經當作道具」的發言,也解釋說是因為自己背負著父兄的性命與期待,讓他後半生只能以復興源氏打倒平家而活,包括自己也只是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的道具。但源賴朝自己,在見識到平家的非道後,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建立一個新的和平之世。

兄弟倆一起為打倒平家而努力,賴朝雖然嘴上不說,但其實心底已經接納了義經這個弟弟,在某次擋箭中毒事件,女主因而昏迷,賴朝因此發現女主的女性身分,開始對女主的身世有所質疑。

在一之谷戰役前,賴朝找到常盤御前,得知女主其實是池禪尼不知從哪帶來的平家的孩子,為了保全真正的義經,而將兩個孩子掉包,常盤御前本想告訴賴朝真正的弟弟是誰,但賴朝表示對此沒有興趣(春玄QQ)。

一之谷戰役中,女主為了幫助賴朝,利用自己的外掛能力硬是從鴨越的斷崖衝下來,奇襲平家陣營,非凡的戰鬥能力讓一干士兵認為她根本不像人類,埋下伏筆。後來平知盛出來展現外掛能力,並吸乾一名源氏士兵的精氣,放話說女主是他的同胞後揚長離去,搞得女主內外不是人,連源氏的士兵都害怕她。梶原景時跟女主點明,若為了賴朝好,就不要再接近賴朝。女主從此失蹤。

女主獨自跑到鞍馬山上努力修行,學著掌握控制自己的外掛能力,並在壇之浦戰役前回到源家陣營。賴朝抓住機會跟女主敞開心房好好溝通,兩人確認了彼此的心意。女主在戰場上跟知盛對打,利用附子的毒打敗知盛,成功滅掉平家,賴朝也婉拒白河法皇提議的親事,與女主在一起,HE。

悲戀就是女主雖然打倒知盛,但知盛也廢了女主,女主無法言語、視物,也無法自由行動,基本上就是個廢人,她想死卻被賴朝強留在身邊,這結局真的蠻悲劇的QQ。
 

.賴朝要女主也吸自己的氣,因此與女主接吻(明明只要手接觸到脖子或心臟就可以吸食),女主怕吸太多,趕緊推開賴朝問感覺如何,賴朝表示「感覺非常好」這幕讓我大爆笑。

.女主自責自己是個會吸食他人經氣的怪物,源賴朝以自己也是「啃食」了父兄的性命而活下來的(他被迫殺了自己的父兄)安慰女主,這個地獄梗也只有他能講了。QQ

 

【平知盛(CV:福山潤)】——病到最後發現還有救

女主在京城找尋弁慶的蹤跡時,來到母親常盤御前改嫁的一條家,偶然聽到母親與源氏絕緣的話語,難過地流下淚來,剛好被路過的知盛逮到。知盛對女主美麗的淚顏一見鍾情,從此結下孽緣(無誤)。

女主和春玄等人試圖逃出京城,中途被知盛攔阻,知盛像貓捉老鼠般追著女主,還強吻了女主,最後女主憑著超人的跳躍力硬是搭上船離去。知盛因為覺得這樣也很有趣,所以不強求追趕女主。

女主一行人來到平泉,平知盛還透過外掛的夢境能力不時在夢中騷擾女主(笑)。在以仁王的懿旨下達後,女主跟著高綱投奔源賴朝陣營。但在富士川的戰役中,平知盛出場,把用罄力量的女主打包帶走,並以教導女主控制力量的法門與調查身世之謎為由,展開兩人旅行,期間平知盛被女主漸漸感化,開始想看到女主的笑容等更多的表情。兩人的距離逐漸拉近。

兩人來到平家六波羅,正好遇到平清盛重病將死之際,平知盛隱瞞女主的身分將女主帶到平清盛身邊,想要打聽真相。平清盛卻吐出一個從沒聽過的名字「蓮月」,並誤會女主就是蓮月,激動過後就掛了。然後在外面的德子聽到動靜衝了進來,悲傷清盛的死亡,並在看到女主時說出莫名的話語,而後昏厥。女主被這接連的衝擊慌亂了心神,不願承認自己是平家人,不顧知盛的阻攔衝出平家宅邸回到源氏陣營,想著要作為源氏之子而活。

德子醒來後,一改過去任性公主的嬌蠻脾氣,顯得理智冷靜。平家因為清盛之死而大受打擊,在德子的建議下退到一之谷,準備再戰一場。知盛從祖母池禪尼之子賴盛(叔父)口中得知父親清盛是祖父平高度與異類結婚生下的孩子。

女主迷惘下出擊一之谷,努力克制不使用能力,但為了打敗重衡幫助賴朝,女主不得不使用能力,殺死了重衡,浴血奮戰來到賴朝身邊並戳了平知盛一刀(這對真的是很愛互相戳刀,賴朝線是知盛戳了女主一刀……),重創平知盛。平知盛看到女主恢復神智後,自暴自棄在賴朝懷裡哭泣的模樣,本來想欣然赴死的想法也隨之改變,至少不能在這裡死去,發動力量硬是帶走女主。

兩人在小屋裡互相傳氣兼「交心」,女主在夢中看見少年時的平知盛,理解平知盛的消極頹廢,正是因為知道這份力量可能會傷害到身邊重要的人,互相依偎取暖。而後(應該是「事後」了)兩人在海邊聊天,德子出現表示自己是女主的娘,莫名其妙地強硬帶走女主,把知盛打下海,還跟眾人說自己派知盛出任務(要把知盛往死裡整,不讓人有救他的機會),想對義經採取懷柔政策。

女主在牢裡得知真相,德子是自己的母親「蓮月」,蓮月是清盛的妹妹,因故在生下女主後被殺,女主被池禪尼的人帶走,後來就是被作為源氏之子培養長大。但為何已經死去的蓮月會以德子的模樣出現在眼前,還是讓女主趕到困惑,德子則一臉這不過是支微末節小事的表情,透過吸食女主精氣讓女主無法動彈,想要藉此逼女主屈服,女主當然不從。

德子(蓮月)想要實現哥哥清盛的願望,讓這個國家由具有清盛血脈的人所統治,因此她鼓動平家進一步西逃至彥島,與源家展開最後的殊死戰,打算利用此機會一舉滅掉源平兩者,輔佐自己的兒子安德天皇上位。

被打下海的知盛漂到源氏陣營附近的海灘(生命力真堅強!),直接投降源氏陣營(這個橋段讓我大爆笑XD),向源賴朝表示現在不是源平之爭的時候,如果不滅掉德子(蓮月),源平都會全滅。找來了已經投誠源氏的叔父賴盛當證人,自己也發動外掛力量讓眾人信服,確認現在大家的共通敵人是蓮月。

這段會說明蓮月為何被如此忌憚,同樣是異類混血兒的清盛被正常撫育長大,但蓮月因為出生時就啃食了自己的母親而被禁錮,池禪尼認為蓮月是比異類更恐怖的存在,聽說蓮月懷孕並出逃時,趕緊派人追捕。蓮月似乎因為剛生下女主,所以無力抵抗,被人搶走嬰孩還被殺死,利用平家三兄妹使用夢境外掛能力嬉戲,靈魂與肉體分離時,搶奪了德子的身體,從此與德子共存,因為在清盛榻前見到了女主而勾起蓮月的出現。

平知盛來到壇之浦戰場,女主甦醒後見到蓮月利用外掛能力攻擊平家船隻,認為即使她是自己的母親,也不能放任蓮月這樣不分敵我殺人,遂吸食蓮月的精氣,讓她無法施為。平知盛也趕來加入吸食的戰局(大笑),兩人一同把蓮月吸乾。

蓮月垂死掙扎想要滅掉兩人之際,安德天皇出場抱住了蓮月,德子因為母愛而勉力壓制住了蓮月的意識,請求哥哥知盛趁她還是她的時候殺了自己,以保全安德天皇。知盛因此殺了德子,終結了源平之戰。

最後,女主表面上以源家的公主的身分嫁給了平知盛,成為連結兩家和平的象徵,HE。

悲戀就是女主一人吸乾了蓮月,導致暴走,殺害了無數的人,回復理智的時候,見到的就是滿地屍塊與為了阻止她傷痕累累的知盛。女主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而自害。知盛認為沒有女主的世界沒有意義,既然這個世界容不下他們異類的存在,那就到海浪之下的國度,抱著女主的屍骸跳水自殺。

 

.知盛說鬼故事想要嚇女主,結果女主覺得一點都不恐怖,反而因為知盛的目的大爆笑,燦爛的笑容讓知盛看傻了眼。這幕聲優的配音真棒(心動),切實地呈現了知盛被女主迷到不行的感覺。

.安德天皇出場抱住蓮月的場景,差點以為安德天皇也能吸食精氣,要來+1,幸好只是鋪陳母愛梗。大概是天皇身分不好人外設定吧(笑)。

.最後的悲戀很帶感,戀愛結局也很棒,因為吃醋女主回源家陣營找昔日同伴,還開玩笑說會因此發生二次源平戰爭的發言好可愛。(笑)

.平知盛在其他路線一條比一條還有病,但真正跑他的路線,會發現他其實還有救。年幼時因為力量殺了太多人,讓他心理創傷,女主真的是唯一能拯救他的人。QQ因此看到知盛在他自己的路線,終於能夠獲得幸福,莫名地有點感動。

.知盛戀愛ED其實很有大團圓的氛圍,攻略角全員活存(平重衡BYE),且源平相對和平共存的ED(教經路線也是全員活存,但平家被滅),若能多出場一些其他角色串場,應該會更有趣。可惜只有賴朝的結局有比較多人串場(不愧是第一攻略男角)

.附帶一提,女主生父不明,但推論應該是蓮月和看守她的人所生。本來很害怕女主會不會是清盛和蓮月的孩子,幸好這遊戲沒這麼毀三觀(大汗)。女主與平知盛應該算是四親等表兄妹,但因有人外的設定,大概不會有優生學問題(?)。

 

【平教經(CV:河西健吾)】——平家少有的正常人

一開場就出場說要跟遮那王分勝負,並以鞍馬山為脅,女主只好來到京城找尋弁慶的蹤跡,兩人先後找到弁慶,想要好好決勝負。但教經被後來趕來的平家眾人包圍,無法如他所願的公平對決,女主發揮力量救出被壓制的春玄,在弁慶護航下逃離現場回到鞍馬山。由於此事被當作平家的汙點,不能容忍,平清盛派教經和重衡前往攻打鞍馬山,要鞍馬山交出遮那王。為了不波及鞍馬山,女主和春玄選擇被鞍馬山破門,切斷與鞍馬山的緣分,讓平家失去攻打鞍馬山的藉口,並為了廣召世人此事,跑來平家人馬面前廣宣。

事後逃離時遇到教經,看到教經還一副嚷著要對決的大少爺模樣,女主只好出口教訓他,表示自己因為教經的緣故,不得不選擇破門離開鞍馬山。教經似乎有所動容,混淆女主行蹤,幫助女主逃離京城。

嗣後,女主和春玄、弁慶來到平泉,沒想到教經竟然選擇離開平家,追來平泉,就為了和她一決勝負。女主理解到教經原來並沒有惡意,只是一心想要正正當當決勝負的耿直武人。教經表示自己化名旅行,看到了許多過去看不到的事物,在蝦夷人入侵平泉時,教經出手協助,但兩人被蝦夷人逼到懸崖,只好跳水逃亡。教經因為受傷昏迷還發熱,女主只好靠自己的體溫幫教經取暖,教經朦朧中似乎也有所感。

隔日春玄等人來找,春玄道破教經的身分,教經因此入獄,泰衡打算在平家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處決教經,女主看不下去,偷偷放走教經。兩人道別時,都有所覺悟,原來彼此都不想被家名所束縛,卻無法如願,各自承擔起應盡的家名與責任。

女主後來來到源賴朝陣營,參與對抗平家的戰爭,被哥哥派去協助源義仲,見到義仲坑殺數萬平家軍,不認同義仲的作法。教經也回到平家陣營,但討伐義仲的戰役在伽羅峠那邊慘死數萬平家軍隊,加上清盛過世,平家勢力重挫,準備拋棄京城前往福原重振旗鼓。源義仲軍隊入京後到處欺凌百姓與來不及逃離的平家人,女主看到自暴自棄的教經,鼓勵他振作,為保護百姓及家族而戰,兩人聯手打倒義仲的人馬,但因為此舉對女主立場太不利,女主又因此受傷,因此教經就一併把女主打包帶走。

女主清醒後很怕自己的性別曝光,但教經表示早已隱隱有所覺,於是女主暫時在平家陣營養傷,同時知道了平家人其實也跟平凡老百姓沒甚麼兩樣。期間平知盛平重衡兄弟會跑來亂,捉弄兩人,還會讓女主穿女裝,讓教經很是吃醋(大笑)。但最後女主還是不得不回到源家陣營,與賴朝一同為打倒平家而戰。

最後壇之浦,女主與教經在船上大戰三百回合(無誤),真相愛相殺,但他們真的是用這個方式在確認彼此的愛,最後兩人做出相殺的表象,雙雙墜入水中。兩人漂到附近的岸上,被漁夫所救(平家雙花還會來打招呼XD)。兩人終於擺脫源平之名的束縛,展開新的人生,HE。

悲戀就是兩人互殺做串燒,一起跳水殉情,這個結局也很棒,因為對他們當事人來說也是一種幸福QQ。
 

.教經路線的平知盛、重衡兩兄弟意外地溫暖可親,還會幫忙教經換旅費(笑)。一度很擔心教經這個大少爺能否安全抵達平泉,後來會發現他適應力很好XD。

.很喜歡教經用滅掉總大將的方式,來召告世人已無平家,來保全之前悄悄送走的平家婦孺,跟前期女主透過文書宣告自己已非鞍馬山的人一樣,有前後呼應的效果。

 

【武藏坊弁慶(CV:梅原裕一郎)】——暖男忠臣

第一輪就進入他的路線(眼神死),他的路線就是女主在京都的五條大橋上發動力量打敗他,他因此認遮那王為主子,並在逃跑途中發現女主的性別秘密。一行人在逃離京城時,被知盛阻攔,弁慶因此直接將女主拋到船上,自己留下斷後,幸好比叡山的僧兵跑來支援,知盛等人見狀才撤退。

他的路線平知盛出場戲分非常重,女主在平泉與弁慶建立起信賴情誼,並響應源賴朝的號召前往投奔,一同為打倒平家而努力。平知盛會點出女主不是人、會吸食他人精氣的事實,並一度擄走女主,意圖對女主不軌,幸好女主利用吸食精氣的能力,反將平知盛一軍,並砍了知盛一刀,趁隙逃離,回到源家陣營。由於被強暴未遂的不適感讓女主很想清洗自己,受到弁慶的安慰,平復心中的創傷,也比較能接受自己異於常人的事實,並學會如何掌控自己的力量。

依序打了幾場仗,最後來到壇之浦之役,女主和弁慶共同對付平知盛和平重衡,平重衡因為吸食精氣過多,導致失去理智變成妖怪,被弁慶架住,源賴朝指揮弓兵狂射平重衡,將之打倒,弁慶雖然也中了幾箭,但基本無事。平知盛也被女主重創,此時平重衡瀕死爆走,本來想吸食女主的精氣,但被弁慶攔阻,轉而將目標轉向知盛,但兩人都是重創瀕死的狀態,吸了也沒用,知盛帶著重衡一起落海。戰後,女主脫離戰場,恢復女性身分,和弁慶過起安穩的兩人生活,HE。

悲戀ED就是,知盛太早跳海,平重衡瀕死之際沒有可轉移的吸食對象,所以弁慶一把抱起女主,把女主拋到友軍的船上(人體拋擲AGAIN),自己留在船上斷後,抱著平重衡一起落海。
 

.個人不吃弁慶人設,跑得十分無感。明明是第一輪,卻只想快快結束。

.弁慶的路線BE「 バッドエンド・一/屍」最讓我印象深刻,某程度上真的有點毀三觀,在乙女遊戲裡居然暗示了3P,雖說是分級D...........嗯,BE嘛.......好像也是合理的。(胃痛)

 

【春玄(CV:齋藤壯馬)】——青梅竹馬真義經

春玄與遮那王一同在鞍馬山上長大,女主遮那王是源氏棟樑源義朝遺孤,他則是家臣源重成之子,兩人從出生就在一起,有著勝過親人的青梅竹馬情誼。因為教經的勝負挑戰,導致他們不得不逃離京城,本要前往平泉,但女主困惑自己的命運與未來,於是先是去青墓參拜逝去的父兄,後到伊豆會見源賴朝。女主在賴朝的鼓勵(?)下,前往平泉投靠秀衡,在平泉努力吸收學習,下定決心面對自己的命運,響應源賴朝的號召前往投奔。

兩人在源賴朝麾下共同作戰,但源賴朝留意到春玄的配刀,春玄說是父親源重成的遺物,但那其實是源義朝的刀,賴朝因此心生疑惑。賴朝帶著兩人找到常盤御前,揭開真相,女主這才知道自己其實是池禪尼不知從哪帶來的孩子(在賴朝線與知盛線會說明真相),春玄才是真正的源義經,源家末子。這也解釋了為何一開始兩人在京城見到常盤御前時,常盤會把女主當怪物,卻抓著春玄痛哭道歉的緣由。

女主知曉真相後大受打擊,原來自己以為的家世、人生全都是青梅竹馬的東西,但在春玄鼓勵下振作,認為春玄在自己身邊,兩人的情誼不會因此改變也就夠了。一之谷戰役,女主和賴朝在大手軍(本隊),春玄則是負責夾攻的隊伍(搦め手),為了奇襲平家,春玄如史實般從鴨越的懸崖衝下去突擊,建立了功業。而在女主的建言下,源賴朝利用這個機會,正式公開春玄的身分,但女主也因為先前的功業,同為源家不可或缺的將領。

滅了義仲軍後,源賴朝回到鐮倉鞏固地盤,把春玄和女主留在京城。此時白河法皇趁隙而入,看穿女主的性別,以授予官位、讓女主嫁入宮中等手段,企圖離析源家,女主更因此一度被軟禁。春玄苦尋不到女主,加上這時法皇祭出將女主嫁給他的提議,春玄只好答應法皇的要求,這才終於見到女主。春玄很清楚這樣下去會迎來何種結局,但卻不得不為,女主見狀,下定決心不管前路如何,都要和春玄一起走下去。

時間來到壇之浦戰役,法皇下令保住三神器,女主和春玄在船與船間跳躍尋找神器,沒想到在找到之後,迎來的卻是賴朝的狙殺,兩人因此雙雙負傷入海。結局,兩個人在海邊平靜生活,HE,原來那是兩人和賴朝演的一場戲,好讓「源家的末子」從表舞台上消失。

悲戀就是女主被射死,春玄抱著女主跳海,飄到附近的岸上,春玄百般呼喚女主都喚不醒(已經死透了),然後他就壞掉了。
 

.兩人不愧是青梅竹馬,從前期就幾乎是只差戳破一張紙的「堅情」狀態,讓我很想直呼兩人快去結婚啦!(笑)

.女主扮裝成白拍子探聽義仲消息那段,源賴朝那副春玄或女主扮白拍子都無所謂的態度,莫名讓我很想笑。然後女主的白拍子裝扮真的很漂亮!

.本來看春玄的人設造型是經典源義經裝扮就有點懷疑了(還有吹笛的技能),只是想說應該不會這麼老梗,但看到常盤御前的言行,對比了下春玄和源賴朝的髮色、眸色,就頓時確定了真相。ORZ

 
【IF結局】

平重衡——意外天真的病嬌,會害怕怪談的設定很可愛。兄控的他第一次湧現不想讓給哥哥的心情有戳到我,希望有FD讓他成為正式攻略角。

佐藤繼信——其實我一直覺得他是裝傻,但沒想到他真的是以為女主是男的,很合理的聊天增溫感情,但相對下較為平淡。私心很喜歡他的知將人設。

佐藤忠信——鍛鍊時發現女主是女生,開始萌芽的戀情,很古典歡樂XD

佐佐木高綱——一起擔任輔佐建立的情誼,有種兩隻小狗湊一起的感覺。附帶一提,史實上從母系血緣來算的話,他是源賴朝、源義經的表兄弟,大家都是親戚(笑)。

 

【雜談】

.悲戀ED我最喜歡的是教經,其次是知盛,都是比較合情合理的BE。賴朝等人的有點為了悲戀而刻意塑造的感覺。

.一直對源賴朝很有興趣,感謝這次的遊戲讓我滿足了渴望(笑)

.遊戲過程中一直浮現大河劇和遙久時空三的角色,會忍不住拿來相較,沒有說哪個特別好或不好,就是各有各的風采。不過私心還是喜歡遙三版的弁慶(笑);知盛重衡平家雙花變態兄弟檔,兩個作品的角色都很迷人;本作的泰衡其實長相也不錯,很符合史實地演出他害怕平家的模樣。

.雜魚複製貼上出現讓我大爆笑,好歹做個色差版嘛(笑)。

.整體劇本和系統都很不錯,但配圖時機無法共感,讀取也有點卡,可以理解為了符合史實所以糖度不高、主線類似,但結局後其他角色的交代太過隨便,讓我有些不滿,因此給予四顆星好評,推薦給可以接受砍殺血腥,喜歡女主強悍的玩家。(本作女主強大到男角有時只能當輔助役XD)

.推薦本作,期待FD!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