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270

【心得】ラディアンテイル(閃耀傳說) 全通感想

樓主 豆子 iamkido
GP9 BP-
因為聽說要出FD了,加上又是薄葉老師擔任主要角色人設而拿出來玩。
整體評價偏普通,詳細心得下收,有劇情透漏還請斟酌閱覽。
為了方便閱覽,原文後面會附註我流的譯名。

ラディアンテイル(Radiant Tale/閃耀傳說)
◆平台:NS
◆語言:日文
◆分級:B(12+)
◆評價:★★★☆☆
◆建議攻略順序:ザフォラ→パスハリア→イーオン→ラディ→ヴィリオ
◆個人攻略順序:ザフォラ→ラディ→パスハリア→イーオン→ヴィリオ
◆角色喜好:ザフォラ>ラディ>其他
◆覺得最應該和女主在一起的:ラディ

◆故事背景
遊戲講述有個叫做「エスコルチア」(艾斯科爾奇亞)的奇幻王國,首都是「アーテイル」(安提爾),這也是第一代國王的名字,另外有四大都市:土之大精靈セリウス(瑟利烏斯)創建的學術都市「カリダ」(嘉里達)、風之大精靈リベラ(里貝拉)創建的迷宮都市「クルトラ」(克爾托拉)、水之大精靈レーヴェ(蕾紋)創建的水上都市「オリエンス」(歐里埃斯)、以及火之大精靈ヴェレン(威廉)創建的決鬥都市「フェルス」(斐爾斯)。各大精靈在消逝前均留下核心魔導具(コアアイテム,以下翻譯成寶具),支持著該城鎮的繁榮。

表格化大概就是這樣:

女主ティファリア(TIFALIA,蒂法莉亞)是住在首都一家小旅店リーベル(里貝爾)的看板娘,也是老闆娘的姪女,雖然自小就失去了父母,但有姑姑スピレア(思匹蕾雅)和幻獸萌寵ラディ(拉迪)的陪伴,過著幸福的日子。

但某天遇到王家馬戲團CIRCUS的成員,自稱為龍的ヴィリオ(威里歐),以及其他性格殊異的團員們,因為偶然展現了自己在活動規劃上的才華,被團長兼貴族的ジーニア(吉尼亞)挖角,成了CIRCUS的團員,在各大都市展開巡迴演出。

這個皇家馬戲團的真正任務是,透過逗樂民眾,讓魔法花「フローラ」開花,以便利用花蜜治療陷入心靈凍結長達十年的王子コリヴス(克里斯,COLIVUS)。

女主在序章被挖角進入CIRCUS,之後第一到第四章就是眾人在各大都市巡迴演出的故事,第五章則是回到首都,進行最後公演。如果滿足進入個人路線的條件,就會接角色路線的第六章,如果沒有滿足,則會進入共通的NE。

◆系統美術音樂
・分共通章(序章、第一章~第五章)和角色路線(第六章~第九章),該有的既讀SKIP等都有,還能直接章節跳躍回收其他結局,算是蠻便利的。攻略上很簡單,只要瞄準自己這回合想要攻略的角色去跑即可,選項都有提醒,基本上可以自力攻略。

・本作由薄葉カケロ老師負責主要角色人設、MIKO老師負責次要角色人設,CG圖則由朱玖負責。我必須老實說,我一開始就是因為薄葉老師的人設圖而被吸引,MIKO老師的人設也很有魅力,立繪甚麼的都不錯。但那個CG圖……我不想惡口,但崩壞的地方有點多,帥哥都不帥哥了QQ
啊,不過ラディ路線有幾張漂亮到讓我懷疑薄葉老師有出手幫忙(笑)。

・系統介面、轉場等的美術設計很漂亮,帶有慕夏的風格,讓人看了很舒服。
・音樂部分則是普普,有做出歐洲田園感,但沒有太讓我印象深刻的。

◆共通線
遊戲分為共通章(CH1-5)與角色路線章(CH6-9),序章就是描寫女主加入CIRCUS的經過。

第一章:在學術都市嘉里達舉辦首次公演,因為大家都是生手,不懂得取悅觀眾,所以由長年擔綱女主萌寵的ラディ(拉迪)教導眾人,並提案尋找其他幻獸的協助。在調查嘉里達當地的情報時,發現當地人過於重視研究、自我中心,甚至出現虐待幻獸的情況,遂透過公演喚起大家對周遭的關心。

第二章:在迷宮都市克爾托拉舉辦公演,這裡同時是ザフォラ(札弗拉)的故鄉,他曾是預計的下任迷宮守,但多年前他被自己的叔叔バルト(巴爾托)欺騙,導致父母自殺,自己也被當作背叛者趕出故鄉,叔叔巴爾托則取而代之,成為現任迷宮守。
迷宮都市的特色是地下迷宮,民眾藉此交通往來、生產獨特的當地產品,但最近出現了狂人事件,加上巴爾托身為現任迷宮守,管理手腕相當獨裁專制,在在都引發了民眾的不安。CIRCUS眾人認為這不應該是「調和的都市」該有的面貌,透過公演喚醒大家的心,不再乖順地服從巴爾托的統治。

第三章:在水上都市オリエンス(歐里埃斯)舉辦公演。這邊是パスハリア(帕斯哈里亞)的主場,他因為想要尋找擅長水魔法的人而加入CIRCUS,到了水上都市,發現當地雖然作為觀光勝地相當繁榮,但當地民眾卻欠缺公德心、自我主義。於是透過公演,喚醒民眾的公德心。
過程中會發現帕斯哈里亞似乎總是焦慮著甚麼,時不時看著手中的水鐘,彷彿一切終將終結般。

第四章:在決鬥都市斐爾斯舉辦公演。剛到斐爾斯,イーオン(伊翁)的前友人,現任第七競技場的主人アーヴィ(亞文)主動來訪,告知當地風俗喜歡更刺激的對決,奉行強者就是正義,認為像CIRCUS這種類型的馬戲團不會受歡迎。但眾人調查後認為也有很多「弱者」生存在這個城鎮,因此透過公演,告訴眾人強者應該要懂得扶弱、尊重敗者。
過程中會得知伊翁曾經是地下競技場的劍鬥士奴隸,右眼有著インタリオリング(英達利歐戒指)的刻印,會受到戒指持有者的控制,但戒指在三年前掃除地下競技場的淨化作戰中遺失,目前下落不明。
PS.亞文的秘書叫做ルーナ(露娜)。

第五章:回到首都アーテイル(安提爾)舉辦公演,這次要演出給國王和王子看。女主等人討論後,決定演出初代國王的故事,藉此鼓勵王子,而王子也不負眾望地溶解了冰封的心,恢復正常。但因為王子冰封內心的時間長達十年,為了讓王子真正成長,ヴィリオ(威里歐)提議可以讓王子一起旅行公演,在獲得國王的允許後,原本要解散的CIRCUS再次集結成軍。之後就是接個人路線劇情了。

全部都是HAPPY END,頂多有NORMAL ED,但大多是抱有正面希望的結局。附帶一提,若女主在共通路線沒有滿足進入個人路線的條件,就會進入共通 NE,這個ED某意義上也算是ジーニア(吉尼亞)結局吧(笑)。

◆角色路線
ヴィリオ(威里歐)VILIO

必須跑完其他人的HE才能開啟ヴィリオ(威里歐)的路線,且是獨立路線,等於前五章的共通路線情節完全不能SKIP,雖然劇本有略為精簡,但跑起來還是有點心累。而真正的個人路線部分則為第六章到第十章,硬是比其他人多了一章,不愧是官方男主。(遠目)

他的路線中,女主角因為被威里歐當作教導人類常識的老師,所以格外關心威里歐,留意他的行蹤,因此在迷宮都市「クルトラ」(克爾托拉)駐營時,發現威里歐不時夜裡外出的目的是去吞食魔物(物理)。

威里歐發現被女主撞見後,希望女主保密,表示治安維持隊所能做的不過是打散魔物的形體,讓它們需要再花費時間成長而已,並無法真正消滅魔物,坦承自己是龍族中的特別種「MASTER DRAGON」,可以淨化自己吃掉的魔物,達到真正的消滅魔物。

只是,吞食魔物其實會給威里歐的身體帶來負擔,他的淨化(消化)能力也有限,因此會有變成黑髮/黑麟的副作用,身體也會感到不適。但威里歐總是裝做一副沒事的模樣,跟大家一起完成巡迴公演,並仔細地查探出夥伴的願望,事先跟國王打交道,使得大家在最後跟國王許願時格外順利。

王子コリヴス(克里斯)雖然因為魔法花的花蜜恢復正常,但身體還是七歲時的模樣,國王因此希望威里歐帶王子一起出去旅行,一方面達成威里歐的任務,另一方面就是讓王子成長。女主想到CIRCUS要就此解散,再也見不到威里歐,一時忍不住上前詢問威里歐是否為了吞食魔物而旅行。眾人聞言,想到過去威里歐的種種言行,也覺得一些疑點總算得到解答,希望能夠幫忙威里歐。

威里歐的任務,其實就是盡可能吞食魔物,讓自己化成魔物本身,最後借助四大精靈和初代國王留下的力量封印自己,達到淨化世界的目的。國王表示回收四大精靈留下的寶具後,也需要有使用者,因此贊成眾人跟威里歐一起旅行。於是CIRCUS再次集結,前往王都附近的學術都市「カリダ」(嘉里達)舉行公演。

在學術塔,發現女主的父母其實還活著,只是同時受到龍的詛咒和土系魔法的交纏陷入假死狀態,威里歐和ラディ(拉迪)協力解除這種衝突,讓女主得以和家人重聚。

公演很成功,王子也因此建立自信心,但威里歐因為吃太多魔物,導致淨化不及身體不適,撐完公演後就倒下,眾人因此要求威里歐留在嘉里達休養,由ザフォラ(札弗拉)和イーオン(伊翁)前往迷宮都市回收寶具(戒指和項鍊),パスハリア(帕斯哈里亞)、ラディ(拉迪)和王子則前往水上都市回收寶具(耳環)。

前往迷宮都市的札弗拉和伊翁,由於叔父巴爾托拒絕交棒,人民卻已經受不了暴政而發生動亂,兩人趁隙直接與叔父面對面,靠著伊翁的武藝硬是搶到了項鍊和戒指。

而前往水上都市的帕斯哈里亞等人,遇到水之大精靈的殘留思念,聽聞他們需要耳環是要用來封印威里歐,就反悔不願意借助力量了,並告知他們千年前的悲劇,但最後仍是將耳環託付眾人,想看看是否能導引出不同的道路。

女主所能做的就是照料威里歐的起居,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是無能,無法認同將淨化世界的任務交付給威里歐一人背負,但這種「大義」讓她無法反駁,漸漸滋生黑暗的想法。她想到學術塔找父母聊聊心事時,剛好遇到研究中的魔物逃走事件,她為了救助走失的小孩導致自己被魔物憑依,靠著模糊的意識勉強回到了威里歐所在的帳篷。

由於被魔物憑依,女主忍不住壓倒威里歐,暢談自己的真心話,認為世界甚麼的,如果是拿威里歐換的,她寧可不要云云。威里歐知道被魔物憑依的人類,一旦魔物化後就回不去了,只能奪取性命,但他怎麼樣都無法對女主下手,於是將自己的魔力分給女主,讓女主成了「龍的新娘」。

女主醒來後,發現自己身在龍島パシオ(帕西歐),原來自己分得了威里歐的魔力、壽命,已經不再是人類。女主希望能夠幫上威里歐,不希望世界的重擔都在他一人身上,龍族族長於是告訴女主,島上有個寶玉,是千年前的MASTER DRAGONラグレス(拉葛雷斯)犧牲自己,被精靈和初代國王封印後留下的魔力結晶,如果能夠取得這塊結晶,或許能夠幫到威里歐。

女主於是和王子克里斯前往島上的洞窟,通過四大精靈和初代王留下的考驗後,順利取得寶玉,克里斯也因為初代王的加護,取回了17歲青年的姿態。一行人忙趕回大陸,想要跟威里歐以及其他眾人會合。
威里歐在分享魔力給女主後,只剩一半力量的他仍不斷吞食魔物,並通知CIRCUS的眾人來封印他,他渾身的鱗片已經發黑,顯示淨化能力早已到了極限。

HE的話,就是女主及時趕到,聽到威里歐坦承自己其實不想消失,想和女主在一起的心願後,在眾人的協力和威里歐本身的配合下,成功斬斷他身上的「魔物」部分,將負的意念回歸到世界的眾人身上。女主認為這些負的意念本來就是每個人自己該處理的東西,不應該將MASTER DRAGON當作祭品般,要求威里歐承擔一切。女主和威里歐最後繼續在CIRCUS演出,最後邀請大家來看他們的表演兼婚禮。

NE的話,就是女主雖然趕到現場,但來不及和威里歐溝通,他就已經喪失理性,眾人只好物理消滅、封印了他。女主最後一個人孤單地在龍島生活。

・演出充滿「官方男主角」的氣場,一堆回憶、考驗,最後還有眾人的相助甚麼的,連我期待已久的王子長大情節,都是放在威里歐的路線,根本超作弊的啊!但可能是我已經玩太多乙女遊戲了,套路到這種地步反而讓我無法感動。ORZ

・人設讓我想到WOF中的火龍ラギー(拉基),還同樣都是薄葉老師的人設(笑)。不過威里歐相對比較成熟穩重。

ザフォラ(札弗拉)ZAFORA

ザフォラ(札弗拉)個人線劇情,是在共通路線最終公演,成功融化王子的心後,由於王子還未完全恢復,因此在威里歐的提議下,讓王子成為CIRCUS的一員進行巡迴公演。首場為了膽怯的王子著想,安排在首都アーテイル(安提爾)進行公演。

札弗拉拿著クルトラ(克爾托拉)當地民眾的罷免連署向國王請求罷免叔父バルト(巴爾托),雖然請求獲准,但手續上需要一點時間,剛好利用這段期間與大家一起共演。

公演成功落幕,王子建立了些許自信心。原本之後大家就要分道揚鑣,女主一行人和王子繼續前往各地旅行表演,札弗拉則獨自前往克爾托拉處理迷宮守的事宜,但正巧此時克爾托拉傳來叔父拒絕卸任,並躲到地下迷宮的消息。在眾人和王子的堅持下,CIRCUS與札弗拉一同前往克爾托拉。

札弗拉發揮他領導人的天分,安撫民眾並調查叔父的下落等。但因為地下迷宮是克爾托拉的重要生產基地,現在被叔父佔據搞得烏煙瘴氣無法使用,加上附近郊區的魔物數量倍增,令民眾十分困擾。王子努力製作魔法槍イレース的子彈,以便強制剝奪巴爾托身上的外掛魔法道具兼迷宮守證明。但因為王子精神力不穩定一直無法成功。

因為王子的能力是種威脅,巴爾托使計誘出王子想要排除他,卻因為女主和拉迪的介入,最後女主、拉迪與王子三人一起被叔父的風魔法吹到遠方的水上都市附近,女主的失蹤讓札弗拉等人十分焦急,幸好在リアン(利安)通風報信下,知道三人都平安,眾人才鬆了一口氣。

王子因為這次的危機精神有所成長,足以製作子彈,但因為被巴爾托的風魔法攻擊時,他為了保護女主和拉迪不小心用罄魔力,需要時間回魔。女主因此想到可以在克爾托拉舉辦公演,一方面安撫激勵民心,一方面可以刺激巴爾托出面,不然成天東防西防也只是精神力的徒勞,另一個益處是可以透過公演使魔法花フローラ開花,幫王子補充魔力製作子彈。

於是女主三人想辦法回到克爾托拉後,大家在這種狀況下硬是舉辦了公演,公演很成功,不意外地,巴爾托也確實利用這個機會前來攻擊主角一干人。最後關頭,王子及時製作出子彈,由札弗拉和女主一起開槍射擊,打倒了叔父,恢復了克爾托拉的和平。

HE就是事件結束後,女主回到首都的家繼續工作,一年後札弗拉把手邊的事告一段落後,前來跟女主告白,將女主撈回克爾托拉。他真的超彆扭超迂迴的,這段對話還蠻好笑的。

NE就是事件結束後,女主回到首都的家繼續工作,但因為札弗拉遲遲沒有聯繫,按耐不住思念的女主,在眾人的推波助瀾下,自己跑去克爾托拉當起札弗拉的秘書。

・札弗拉的人設造型應該是最符合我的菜的,小丑的舞台造型也很吸睛。他的彆扭傲嬌可以說是恰到好處,讓我看得很開心(笑)。

パスハリア(帕斯哈里亞)PASCHALIA

パスハリア(帕斯哈里亞)的路線就是在共通路線後,為了王子的成長決定繼續旅行公演,首場選擇在學術都市嘉里達舉行,但王子在表演上出包,帕斯哈里亞忙使出魔法救援,卻在謝幕後倒下昏迷不醒。這時從帕斯哈里亞身上傳出女聲,告知眾人趕緊前往帕斯哈里亞的故鄉ルース(路斯)的精靈之泉才能救他。

於是女主、イーオン(伊翁)和昏迷的帕斯哈里亞搭乘ヴィリオ(威里歐)的龍身特快車前往ルース的水泉。透過上級水精靈ヴィータ(薇塔)的講解,才知道原來帕斯哈里亞患有不治之症,會因為缺少水分乾枯而死,但因為帕斯哈里亞和眾多水精靈感情很好,大家不希望他死掉,便拜託ヴィータ幫忙。ヴィータ想說跟帕斯哈里亞訂契約應該就能挽救他的生命,沒想到此時他已經病入膏肓,連說話詠唱契約都沒力氣了。

ヴィータ只好使用禁忌的「同化」之術,潛入帕斯哈里亞的體內,將帕斯哈里亞變成「半精靈」的狀態,想著若能找到擅長水魔法的人類,與之訂契約,就能夠改善帕斯哈里亞的病症。這也是帕斯哈里亞離開故鄉旅行的原因。但雖然帕斯哈里亞被團長挖角,加入了CIRCUS,和大家一起巡迴表演,卻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雖想拜託王家,但王族的魔力珍貴,不太可能為他這種小人物費心。

加上帕斯哈里亞本身因為長年的宿疾,格外悲觀懦弱,本想瞞著大家到最後,一個人默默地消失就好。但沒想到在這次的演出暴露真相,在女主及眾人的鼓勵下,帕斯哈里亞總算說出自己不想死。團長ジーニア(吉尼亞)和王子也提供了解法:先暫時和王子簽訂契約,到水上都市オリエンス(歐里埃斯)使用核心魔導具「ラクリマイアリング」(水之大精靈留下的寶具耳環),只要隨身攜帶著,就能解決帕斯哈里亞缺乏水份的病症問題。

正當大家覺得問題即將獲得解決,準備從ルース出發的前夕,女主向帕斯哈里亞告白卻被拒絕,女主只好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情,希望能回復到「夥伴」關係,不帶給帕斯哈里亞困擾。

而到了オリエンス(歐里埃斯),王子和吉尼亞借來魔導具「ラクリマイアリング」,想要先配戴起來試試看時,出現水之大精靈レーヴェ(蕾紋)的殘影,給予CIRCUS的人課題,要求眾人拿出真正的愛的證明,她才願意借出力量。眾人找了半天毫無頭緒,請求水之大精靈再給點提示,蕾紋點出帕斯哈里亞和女主間早有愛的種子,以及兩人的心結,詢問女主是否有所覺悟,課與兩人愛的試煉。

水之大精靈蕾紋對兩人施與水魔法,讓帕斯哈里亞暫時可以自由行動,不受病情影響,並將女主藏匿到海中,要求帕斯哈里亞在日落前找到女主,否則女主就只能孤零零地一個人死在海中。帕斯哈里亞為了女主拚了命在歐里埃斯四周的海域尋找,其他夥伴及精靈等因為水之大精靈的要求,不能直接出手相助,於是拐彎地舉辦起表演活動,將蕾紋的試煉大肆宣傳,希望精神鼓勵兩人。

最後帕斯哈里亞在日落前夕總算正視自己的心意,與女主心意相通,這時之前兩人互贈的飾品像似反映了兩人的心意,發出耀眼的光芒,成了引導帕斯哈里亞找到女主的關鍵。帕斯哈里亞找到女主,蕾紋見證到兩人的愛,同意出手幫忙,將原本的飾品化為戒指,只要兩人心意不變,就能擁有蕾紋的加護,保證帕斯哈里亞的健康。

兩人回到岸上,才發現剛剛在蕾紋前的對話與親吻都被轉播給眾人,成了居民口中的知名情侶檔,被眾人圍觀,女主為之大感窘迫,和帕斯哈里亞一起逃離。

HE就是眾人在歐里埃斯舉行婚禮,帕斯哈里亞跟女主一起回到首都,在リーベル裡工作。(婚禮是拉迪牽著女主的手交給帕斯哈里亞,這對剛跑完他的路線的我來說,真是感慨良多啊)

NE就是沒有婚禮橋段,直接說因為兩人成為精靈認證的情侶,所以在當地的連日演出都大爆滿,女主還被粉絲告白,帕斯哈里亞連忙宣示所有權這樣。

・這條路線相對溫馨歡樂許多,且將帕斯哈里亞的天然描寫得很鮮明。
・水精靈ヴィータ傲嬌得很可愛。
・因為跑完拉迪的路線,知道女主父母其實都還活得好好的,在帕斯哈里亞路線看到這種「之後要去跟妳的父母報告」的台詞就覺得微妙。

イーオン(伊翁)ION

在共通線中,會知道イーオン(伊翁)曾經是フェルス(斐爾斯)地下競技場的劍鬥士奴隸,被刻上了「インタリオリング」(火之大精靈留下的英達里歐戒指)的刻印,被迫聽從持有者的命令不斷戰鬥。

幸好三年前的淨化作戰,地下競技場被舉發清掃,伊翁等人被救出,大部分的人在調查後被釋放、回歸正常生活。但因為戒指在淨化作戰後不見蹤影,至今仍查無線索,因此身上有戒指刻印,又具備高強武力的伊翁,被當作不定時炸彈軟禁著,會參加CIRCUS也是因為アレスト(亞歷斯特)的命令。

他的劇情從共通結束,要跟王子一起旅行公演開始,首場公演考慮到王子還不適應,選擇在王都アーテイル(安提爾)舉行。練習過程中,王子跟眾人建立了伙伴情誼,也在公演成功演出後,建立了信心,眾人打算繼續前往其他地方進行公演。

但此時伊翁卻被格外拎出,表示因為伊翁身上有「インタリオリング」(英達里歐戒指)的刻印,若出現戒指的持有者,就會受到操控,那怕是殺了王子這種命令也會遵從。

眾大臣顧慮到王子,因此反對伊翁繼續待在CIRCUS,但在CIRCUS與王子的努力下,加上ジーニア(吉尼亞)的助力(表示有預防萬一的殺手鐧),伊翁方得以繼續待在CIRCUS。

此時傳來戒指的消息,據說在クルトラ(克爾托拉)的地下拍賣會上有現蹤,以及在フェルス(斐爾斯)的競技場上的獎品出現具火魔力的戒指。眾人遂兵分二路,女主和伊翁、札弗拉、吉尼亞、王子前往迷宮都市克爾托拉,威里歐、帕斯哈里亞與拉迪則前往斐爾斯。

女主一行人在克爾拖拉透過交涉,拍得戒指的得標者,也就是現任迷宮守バルト(巴爾托)勉強同意交出戒指,但需要一點時間,眾人知道這不過是推託之詞,遂利用半夜潛入府邸想要偷竊戒指。

沒料到卻目睹了ルーナ(露娜)殺害巴爾托的現場,アーヴィ(亞文,伊翁過去劍鬥士奴隸時期的好友,現為斐爾斯第七競技場的主人)藉此取得戒指,見到眾人到來,遂利用戒指命令伊翁攻擊眾人,吉尼亞忙使出殺手鐧「レリークア」阻止了伊翁,亞文一時判斷不出吉尼亞的深淺,只好先撤退,大家因此撿回一命。在緊急收拾了下克爾托拉的後續事宜後才匆匆趕往斐爾斯,但路上一直連絡不到應該在斐爾斯的威里歐等人,到了斐爾斯也沒能在約好的會合地點碰面。

此時聽說了地下競技場要舉辦龍、水之魔法使和傳說級劍鬥士的對決的消息,眾人趕往競技場,發現帕斯哈里亞正與伊翁對決,重傷落敗。眾人摸不清楚頭緒時,幸好努力逃出地牢的拉迪趕來會合,才知道眾人被露娜欺騙並監禁,露娜並以自己的性命相脅逼迫眾人參加戰鬥,拉迪則是變成幻獸姿態趁隙從下水道逃出。

眾人趕往地牢救援威里歐和帕斯哈里亞,在負責看守的露娜的睜隻眼閉隻眼下,女主甚至跟伊翁見了面。但伊翁顧慮自己身上的刻印束縛,很是消極,在女主的鼓勵下,總算坦承自己想要自由地活著、跟女主在一起的心意。露娜看到兩人因為刻印如此痛苦,也有點動搖。

因為刻印的問題沒解決不行,所以威里歐仍留在地牢參加隔天的對決,避免找了頂替者,讓伊翁手上又多添人命;眾人則另行回去想辦法。翌日,威里歐和伊翁對戰,一度讓威里歐負傷,關鍵時刻,CIRCUS眾人以「SHOW」的名義亂入,跟眾人指出這種枉顧他人意願和性命的比賽不當,違反建城的火之大精靈的理念云云,亞文氣得跟著嘴砲,認為你們這些外來者根本不懂得當地人的想法。

吉尼亞於是表示,那就跟著斐爾斯的風俗,以實力定勝負吧!說完,在外面當暗樁尋找地下水脈的王子和帕斯哈里亞利用水、土精靈,來了一招水漫地下競技場,嚇跑了觀眾。之後就是一干人趁隙奪取戒指的作戰,出身劍鬥士的亞文也不是省油的燈,掙脫偷襲的札弗拉和拉迪,「命令」伊翁殺了眾人。

HE的話,就是女主趁隙碰到亞文身上的戒指,讓自己也被刻印,藉此減弱戒指的控制力,這個些微的差異,就足以讓伊翁取回自由,壓制住亞文。嗣後,亞文被逮捕,CIRCUS成員拿著戒指,輪流在自己身上留下刻印,減弱戒指的控制力,使得刻印變得像似夥伴的象徵的刺青一般。最後戒指被王家嚴密看管,伊翁和女主一起在リーベル生活。

NE的話,就是伊翁受到命令要殺了女主的關鍵時刻,沒能控制住自己,導致女主重傷,他則拜託王子封印他的心靈,以免戒指的精神控制生效。最後就是女主變成植物人,伊翁則是行屍走肉,CIRCUS眾人繼續旅行表演,希望能像王子一樣最終恢復正常與健康。老實說這個還蠻像BE的。

・雖說戒指的控制力減弱,但可以控制的成員包括王子、龍、重臣、劍鬥士、未來的迷宮守,哪怕只是稍微影響行動都很誘人啊!覺得遲早會被偷。XD

ラディ/ラリーダ(拉迪/拉里達)RADIE

ラディ(拉迪)的路線,一樣從共通的首都最終公演,融化了王子的心開始。為了幫助王子成長,希望將王子納入CIRCUS 一起旅行表演,但拉迪不希望女主繼續去旅行表演,認為有王子加入風險會提高。兩人爭論中,女主漸漸理解自己的心意,向拉迪告白卻被打槍,女主只好努力隱瞞自己的心意,以期回到過去的家族關係。

最後拉迪勉強同意女主參加,自己也跟在身邊想繼續守護女主。正巧這時國家因為想量產魔法花フローラ,需要借助的土之精靈留下的魔杖,卻發現魔杖魔力量不足,轉而想尋求拉迪的協助,拉迪本來想拒絕(因為形同會被綁住在學術都市嘉里達,無法陪在女主身邊),但因為偶然得知女主的父母其實還活著,只是陷入假死狀態,而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原來拉迪是千年前土之大精靈セリウス(瑟利烏斯)為了研究何謂[心]而做出的魔偶ラリーダ(拉里達),且將原本預計要灌注在核心魔杖的魔力,分了一半給拉迪,這樣拉迪就能獲得永遠的生命,在瑟利烏斯消逝後繼續存在,繼續瑟利烏斯的研究。所以他一直不願與他人有過深的交集,直到遇見女主一家人為止。

年幼的女主對拉迪一見如故,女主父母也將他視為友人,並為了他偶然吐出的真心話:想要知道這不老不死的生命是否有個終點,而前往龍島,想要請求協助或找出解法,結果因此中了龍島的詛咒而「死亡」。此後拉迪一心一意想要守護女主,且身為「造物」的出身讓他格外看重血緣聯繫,所以得知女主父母其實沒死,就死腦筋地想要犧牲自己復活兩人。

幸好現在CIRCUS中就有龍族的威里歐,於是兩人協力成功喚醒女主的父母。看著女主與父母團聚,拉迪想著自己的責任總算告一段落,可以安心放手了。隨即搞失蹤,等眾人發現他時,他卻失憶了。
原來拉迪把在自己身上的魔力歸還給魔杖,但照理來說,他會因此消失卻依舊存在,推測是身體裡仍有殘留的情感轉換成了魔力而得以繼續存在。

這下魔杖魔力恢復完整,可以繼續量產魔法花,也不需要形同半身的拉迪,便讓拉迪回到女主等人身邊。因為此時的拉迪只記得土之大精靈的任務,處於欠缺感情的狀態,基本上是別人怎麼說他就怎麼做。女主看著這樣的拉迪很是難受,但仍希望讓拉迪想起來,回復原來的模樣,於是眾人開始巡迴演出,藉著魔法花補充拉迪的魔力,希望藉此喚醒他的記憶與感情。

最後眾人回到首都進化最後的公演,女主飾演一個魔法師創造的人偶,因為永生而感到痛苦,祈求自己能變成人類,最後真的變成人,獲得幸福的故事。

HE的話,就是拉迪因此懂得了愛,完成當初土之大精靈的研究課題,變成真正的「生命」,會老化等,也就是他的身體變成跟幻獸類似,雖然可能比人類略長些,卻不是沒有盡頭的。最後的拉迪算是跟新人格(?)的結合體,在女主的主動下總算跟女主告白,HE。

NE的話,就是女主和失去感情和記憶的拉迪重新建立新關係,看著會吃醋忌妒的拉迪,覺得自己的幸福也不遠這樣。

・覺得這條路線,有從失憶者的角度點出質疑的地方很棒,女主願意放棄讓拉迪恢復記憶,重新和眼前的拉迪建立新關係這點我也很喜歡。

◆總評
・本作分級為B(12+),不曉得是否因為這樣的緣故,明明世界觀、神話體系都很完整,諸多設定和劇情都顯得淺白、具童話感。例如明理的國王、喚回笑容就能改變民眾想法之類的,沒有進一步描述可能的黑暗面。

・共通路線到個人路線的劇情都有點類似,就是一進入個人角色路線,該主角就會因為種種理由需要離開CIRCUS,並面臨危機,但在CIRCUS眾人的努力下協力度過。怎麼說呢,就是有種過於強調眾人協力到讓我有點疲憊的感覺。

・人設很漂亮,CG圖略崩,音樂普通,系統流暢,整體屬於中規中矩的小品奇幻作,喜歡這種奇幻王國風格的玩家,還蠻推薦一玩的。(雖然我私心只給三顆星,但這是因為我的偏見濾鏡作遂XD)

最後附上拉迪的人形圖


9
-
0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