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27k

【正常生物學傳染病報導】中國武漢疫情情報整理 1/25更新

樓主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14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乳提,我會在這篇文章整理統合這次武漢疫情的情報。
我希望版主可以豁免這篇文章板規3-3的古文限制,讓我可以在一個月後繼續更新情報。

可靠性較低的謠言和未證實訊息,我用灰字表示
中国官方发布的讯息用简体字表示。
光山自己的看法用藍字。

沒辦法理性思考,腦子裡面只有中國和政治的請自己左轉去撞牆。


2019年底的某一天 不知道是誰的零號病患從未知來源感染了未知病毒

2019/12/12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纪录中第一例病人的发病时间。

2019/12/30
爆料內容中出現的公文時間。

2019/12/31
中國:
網路上出現爆料,宣稱中國武漢爆發SARS感染。已有7人感染。

台灣:
疾管署表示會和中國詢問,並給予正式答覆。

爆料內容中是一份中國的公文:武漢出現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各單位請統計病人數量,做好防疫準備。顯然是記者亂講,把不明原因肺炎=SARS,才會出現這則報導。


光山:不明原因比sars更讓人警覺呀。

发布机构: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 2019-12-31 13:38:05
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1/1
香港:
屯門醫院接到一名發燒的病患,該病人曾經到過武漢。馬上被關進去隔離病房。


1/2
香港:
屯門醫院對這位病人進行SARS的篩檢,排除SARS的可能。累積感染人數達到27人。
光山:還無法排除武漢疫情是SARS的可能,這位病人只是去過武漢,是否和武漢爆發的病毒一致?還未知。
1/2 光山趁STEAM特賣買了瘟疫公司

1/3
台灣:
疾管署接到中國的正式回覆,陸方表示自2019年12月以來,湖北省武漢市發現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至1月3日8時,累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個案44例,其中重症11例,其餘患者生命徵象穩定。目前所有病例均在武漢市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已追踪到121名密切接觸者,追蹤工作仍在進行中。

依據陸方調查,個案臨床表現主要為發熱,少數病人呼吸困難,胸部X光片呈雙肺浸潤性病灶,初步研判為病毒性肺炎。
致病原及感染源釐清中,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見病毒。目前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及醫護人員感染,當地衛生單位在全市醫療機構進行相關病例搜索和回顧性調查,並已完成華南海鮮城的衛生清潔工作。

发布机构: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 2020-01-03 17:00:42  
截至2020年1月3日8时,共发现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

光山:大陸說沒有人傳人,但是病例數比起12/31謠言出現時的7人還多,也比有正式消息的27人還多。病例隨時間指數增加,有玩過瘟疫公司都知道這一定是會人傳人啦。
之前SARS的重症惡化比例是50%,這次病毒只有25%會惡化變重症,和之前的SARS在殺傷力上有很大差別。

1/4
香港媒體爆料,無法證實的消息來源說這是新型的冠狀病毒。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
香港的 7 個懷疑個案(到過武漢且生病的人)中,有 6 人已確認病因。其中 4 人罹患A型流感, 2 人鼻病毒、1人肺炎鏈球菌, 1 人已康復未能追蹤到致病原因。
由於 7 位病患皆無到訪華南海鮮市場,推測與當地不明原因肺炎無關。
光山:似乎香港的這些病人都只是烏龍病例。香港的反應迅速,並且資訊公開。

1/4晚上10點
新加坡:發現一名可疑病例。
一名來自武漢的三歲小孩出現發燒症狀,收治檢查後,對呼吸道融合病毒有反應。
正在釐清他的發病原因是否就是呼吸道融合病毒。
光山:這是常見的定番病毒,很可能又是烏龍病例

1/5下午三點
香港:發現6名新的疑似案例,是22到55歲之間的4男2女,都是曾經到過武漢後出現發燒症狀的病人。
光山:反正就是【有發燒+去過武漢】的總之就是先抓起來看看是怎樣。

1/5
台灣:從武漢飛往台灣的班機上發現有生病的乘客,累計總共發現8位病人。
追蹤研究後確定是普通感冒一名,流感2名,支氣管炎一名,1人已康復,3人觀察中。
沒有發現"武漢不明肺炎",大家可以放心,但不可大意。

1/6
发布机构: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 2020-01-05 20:33:24
2019年12月31日以来,我委在全市开展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工作。截至2020年1月5日8时,我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汉市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无死亡病例。在59例患者中,病例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最晚发病时间为12月29日;已经追踪到163名密切接触者并行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工作仍在进行中。
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呼吸道病原。

台灣: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重症人數從11人降到7人,可能是因為中國的病例計算習慣不同,查出原因後就把人數下修了。
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最長可達14天,最近這段期間的可能都是之前被感染的,現在市場已經關閉,如果1月14日後還有新病例,可能代表此病毒有人傳人能力;若沒有新病例出現,或許可研判和動物感染源有關。

光山:錯賽,看來不是已知病毒。必須要繼續擴大可能性檢查了。
如果有【醫療照顧人傳人】的天賦,應該要出現醫護人員中招了,目前看來還沒有。
那些增加的病例可能是早就被感染,沒被發現,12/30新聞爆出來後才被抓到的。

1/6
美國媒體報導
北卡羅來納大學研究新興病毒的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說:“鑑於他們提到的日期以及沒有醫護人員被感染的事實,這表明該病毒無法在人體內有效傳播。”

“所以在我看來,這是從動物到人類的跳躍,而且還處於早期階段。現在,是病毒演化和公共衛生控制間的戰鬥,採取措施以試圖防止傳播。發生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Ralph Baric的研究領域是SARS和資卡病毒等新型病毒,主要集中在分子和生化方面。


1/7 香港
香港食衛局局長陳肇始發現了一個法律漏洞,指定的危險傳染病才能強制隔離,沒有名字的未知疾病不是指定傳染病。所以香港當局沒有權力強制捕捉可能感染未知疾病的人。

草案是把【嚴重新型傳染性病原體呼吸系統病】也納入強制捕捉的範圍內。
已經有兩個病人拒絕隔離,自己跑出來。
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目前還不知道武漢肺炎是甚麼,沒辦法診斷也沒辦法確定,沒有隔離的標準。他認為如果局長陳肇始真的決得這麼嚴重,應該要派專案小組去武漢學習取得檢驗診斷方法。
而不是把每個從武漢回來後發燒的人通通隔離。


光山:香港之前的策略是看起來怪怪的就抓起來,結果全部都是感冒或流感這類普通病毒。之前被抓的病人都還算明理,知道嚴重性願意配合,不過有兩個病人大概覺得這沒什麼,就自己跑掉了。
光山是覺得啦,疾病管理局應該要有發布【疾病戒嚴】的權力。強制進入隔離狀態。只要放跑一個就GG的東西怎麼可以開玩笑。

瘟疫公司的難度要從【每個在飛機上咳嗽的人都隔離】降低到【只有看起來超不妙的隔離】囉

1/7
台灣
疾管署和陸方聯絡希望可以派人到武漢觀摩,掌握狀況。中國方面表示:已讀。
疾管署把武漢的旅遊警示提升為一級。

1/8 香港
香港動用緊急法令,強制隔離法已經在1/8早上生效,現在可以強制隔離病人了。香港將病人分成三級:
懷疑個案:14天內去過武漢,且發燒或有任何呼吸道疾病的症狀。
疑似個案:符合懷疑條件,並且有下列任一情形:1.去過武華南海鮮市場 2.確診有肺炎症狀 3.曾經在14天內跟武漢不明肺炎的感染者接觸過。
確診個案:確認是武漢不明肺炎(目前還沒辦法確診,大概是先修起來放的法條)
符合這三種條件認一種就可以強制抓起來隔離。

目前為止香港捕捉隔離了30個病人,其中20人已經確定只是流感、呼吸道融合病毒或小感冒。13人康復後已經被放出。

1/8
台灣:
發現兩名疑似病人,基於料敵從寬的原則,已經被抓起來隔離了。其中一人被驗出流感病毒。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正在修正傳染病防治法,將「特殊不明原因肺炎」列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通過後就可以把因為奇怪未知原因發燒的病人抓起來隔離。
光山:這不叫抄什麼才叫抄? 顯然是偷學香港的。

中國:
八位武漢不明肺炎的病人已經康復,達到出院標準後,已經被釋放回家。

1/9
研究進度:
中國發表了關於病毒研究的最新進展。從一名病人身上找到了一個從來沒看過的病毒,在顯微鏡下看起來像是太陽王冠,呈現典型的冠狀病毒外型。
使用DNA序列檢測,證實這是一種尚未發現的冠狀病毒,且獲得了完整DNA序列。總共有15個病人對該病毒的檢驗有反應,這15人可能都含有這種病毒。實驗室在1/7前就研究出這些成果了。

光山:
考試考100分不代表這個人很聰明,檢驗陽性也不代表真的有病毒。不過這裡是巴哈我們不要管那麼多,就把陽性當成有病毒吧。

這個病毒是否就是不明肺炎的成因,要完成科霍法則才能證實。不大家都知道87%就是他了。現在已經知道這個病毒的全DNA序列,就可以設計出他的專用引子了。就看中國願不願意公布了。

中國在1/6發聲明說不是流感這些常見病毒,發現是新種冠狀病毒是1/7,我推測中國應該是同時做檢驗,把所有能想的到的病毒引子通通丟進去驗看看,發現有個結果很奇怪,就先公布其他的。繼續研究確定這個奇怪結果是新種冠狀病毒才公布。要說他隱匿消息呢? 還是對於發表結果很慎重呢?

1/11 中國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组织对现有患者标本进行了检测,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已完成病原核酸检测。国家、省市专家组对收入医院观察、治疗的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实验室检测结果等进行综合研判,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均已接受医学观察,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中國研發出診斷方法了,把之前抓到的病人通通驗過一次後,確定了有41人感染這種病毒,其中2人痊癒,7人惡化重症,1人死亡。這41位病人都是在1/3前發病的。市場在1/2被關閉。
光山:看來這個病毒是真的沒辦法人傳人,出生點/市場被關閉後,就沒有繼續傳染了。
一整個就是來給中國練經驗值的,現在中國手上有一種人類未知的全新病毒,而且已經成功控制沒有擴散。 以下開放陰謀論發揮

台灣
疾管局在1/11大選日早上接到中國的回信,居然是武漢病毒的完整DNA序列。
中國已經把DNA情報公開了,現在各國都可以使用這個情報來製造引子,自行檢驗病毒了。
疾管局晚間七點召開記者會說,7天內就可以準備好需要的引子給醫院實驗室使用。這樣台灣也有辦法檢查武漢病毒了。
光山:中國居然這麼配合,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過要是可以直接送已經合成好的引子會更好,只給DNA序列還是要自己製造呀。

1/12
台灣:
疾管局早上的記者會表示,中國同意讓台灣專家到武漢觀察學習
周志浩表示,將盡快派出2名專家實地了解武漢目前的流行病學調查,最快這一兩天就會出發。

1/13
台灣:
行政院表示台灣的參觀人員已經到達武漢了。

1/13
WHO:
病毒已經成功鑑定分離。該來取名字了,根據我們的不汙名化政策。新種病毒將命名為2019-nCoV
2019新型冠狀病毒,為了中二感。光山將用2019-nCoV而非中文翻譯。

1/13
泰國:
中國境外首例確診的2019-nCoV病例。病例是個61歲中國婦女武漢居民,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但去過其他市場。於1月5日出現喉嚨痛,發燒,發冷和頭痛,並於1月8日直接與家人和一個旅遊團從武漢飛抵曼谷素萬那普機場,通過發燒監控被發現,並於1/8當天住院。1/12,以RT-PCR檢測了新的冠狀病毒。
光山:中國給的基因序列馬上就發揮功用了,泰國用了中國給的基因序列成功的攔截了一名確診病例。這是個警訊,非常非常嚴重的警訊。
如果中國沒有隱藏消息,真的和中國所講的一樣,那麼市場關閉後就不該有新病例。
但這個泰國病例沒有去過華南市場發病日是1/5,這都顯示他是在中國的市場封鎖行動後才感染了。以為打下敵方主堡(華南海鮮市場),現在卻在沒有料到的地方出現敵軍。

1/15
台灣修法完畢,將「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列為第五類傳染病,將可以強制抓人隔離。

1/16
日本
日本厚生勞動省指出,日本國內首次確認的新型肺炎感染者是居住在神奈川縣的30多歲中國籍男性,1/6日從武漢市回到日本,1/10住院,1/15日康復後出院。

台灣
疾管署的參訪團回到台灣了。醫療網指揮官莊銀清表示:「到當地後主要去參觀疾病控制中心,聽取有關疫情調查以及防治作為,當時陸方還不敢確定有人傳人現象,但有連續兩起家庭群聚感染,發現疫情有明顯變化」。
專家分析41起案例中,有7成的人到華南海鮮市場,3成(13人)沒有去過市場。

光山:沒去過市場的這13人應該就是人傳人的案例了。有家庭感染的案例,顯示親密接觸是個可以傳染病毒的方法,例如一起吃晚餐,搶電視遙控器這類的互動。
有玩過plague inc都知道,感染人數要夠多才會開始出現紅飛機(帶有感染者的飛機),跨國傳染。直到1/16已經有兩台紅飛機了,幾乎可以肯定中國有下修感染人數。這幾個病例都是一下飛機就被抓到,先給海關人員一個讚好消息是中國給的基因訊息非常有用,泰國和日本都成功抓包。

1/17
泰國
抓到了第二名2019-nCoV病例

中國網友表示:
只有湖北省有病例,其他省都沒有傳出病例,日本和泰國卻出現新病例。
這個病毒是愛國病毒呀,要擴散都不會在國內擴散,只會擴散到外國呢。


中國
出現第二起2019-nCoV死亡病例,患者是69歲男性,肺部纖維化,很可能已有長期肺結核感染。
死於多重器官衰竭。
光山:肺結核助攻很會喔

英國報導:
據《BBC》報導,傳染病專家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指出,儘管疫情以武漢為中心,但目前泰國已出現2起病例,日本則有1起,這讓他非常擔心,因為要讓武漢疫情於國外出現3起病例,這代表著當地感染者比官方的數據多出不少
弗格森與倫敦帝國學院的同事,進行了電腦模擬,考慮到有多少人從武漢飛到泰國,要有多少人感染才會剛好有感染者在飛機上等等數據。顯示應該要有1200~1700人感染,才會出現泰國病例。

這和光山玩plague inc時出現兩台紅飛機的人數不某而合,巧合嗎? 我不這麼認為。
看來Plague inc的遊戲提示都是真的(遊戲引擎參考真實世界數據)

WHO:
發表了一篇檢測病毒的說明書。
WHO建議,進行病毒檢查和DNA測定的實驗室安全等級,可以比照流感病毒處理。
(大醫院就有的實驗室防護安全等級)。如果要培養病毒,需要更高級的生物安全實驗室。
PS:中國只有一個生物安全第四級實驗室,於2018年1月在武漢開張使用。

1/18
研究進度:
光山終於找到網路上的免費資源了。Genebank上面已經流放了2019-ncov的完整基因序列。
中國似乎找到了5個病毒分離株,不過能免費看到的只有一個,Genebank番號MN908947。其他有帳號才能觀看的平台(GISAID)上則是5個序列都有。

1/18
中國
新增17個病例,累積62例。其中包含沒有去過市場,也沒有和懷疑對象接觸的人。
顯示病毒封鎖網有漏洞,有未知的感染源頭。
深圳出現疑似病例。

1/19
武漢增加136人
北京確定兩例
深圳確定1例
中國累積病例達到201人

光山:選情愈來愈樂觀。

1/20
南韓:出現一名確定病例。
患者是一名35歲中國籍女性,1/19搭機從中國武漢抵達仁川國際機場。於入境出現高燒等症狀,因此遭到隔離。
浙江省傳出有5個疑似病例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表示:
鄰近香港的深圳市已出現2019ncov個案,由於港深交流頻繁,未來病毒傳入香港的機會高。


光山肝尼老師。突然爆出這麼多人,中國肯定有隱匿疫情。
新增加的病人中,很多人根本沒去過市場,也沒有和監測對象接觸過。
也就是說,這些病人是從中國不知道的地方感染到的。有不知道在哪裡的傳染源正在外面趴趴走!

1/20
中國
一名有高血壓,糖尿病與心臟病的患者,死亡。總死亡人數來到4人。
武漢有15名醫護人員遭到2019ncov感染。2019ncov有人傳人之能力,已是明顯事實。
中國的傳染病首席鐘南山表示:有個病人感染了14位醫護人員。

光山:
他媽的這根本是教科書上的超級傳播例子阿。一般來說,疾病通常只能傳染1~3個人,看疾病的特性而定。但有些病人很超級,到處亂跑或者剛好有特殊效果,這種病人就有可能一次傳染給一堆人。
例如去年台灣麻疹暴發,零號病患回到台灣後就傳染了8人。而傳說中的傷寒瑪莉傳染了53人。

1/21
武漢累積198人
北京累積5人
深圳累積9人
上海一人
株海3人
勘江1人
惠洲一人
中國累積病例達到218人,大量病例出現在武漢以外的城市與省份。

香港專家袁國勇分析表示;感染可分為三階段。
第一階段是病毒從動物感染給人,這發生在市場。
第二階段市場相關人士感染給附近的人。
第三階段是家庭;醫院等公眾場合的傳播。

一但到達第三階段,病毒就會快速擴散到武漢以外的地區。香港專家袁國勇認為現在是第三階段的初期,必須進快防堵。

袁國勇表示,香港當局對2019ncov的預防措施,比其他地方嚴厲許多,因為香港有過SARS的慘痛教訓。他也認為,突然暴增的案例,可能是因為中央研發出篩檢藥劑,並發放到地方,篩檢量突然增加,才讓診斷數量也突然增加。


1/21
台灣
疾管局召開記者會表示,台灣有首例確診病患。
台灣人,南部50多歲女性,於中國大陸武漢工作,去年12月就待在武漢地區,沒去過華南市場,沒有接觸禽鳥。
於1/11日出現感冒症狀,因為不相信中國醫院沒有就醫。1/20由武漢搭機入境,上機前就有症狀,帶著口罩。主動告知檢疫人員後,由機場檢疫人員安排就醫,X光檢查顯示有肺炎。
於1/21日檢驗確認為2019ncov陽性,持續於醫院負壓隔離病房治療中。目前健康狀況十分穩定,十分配合。
這也是第一起非中國國籍的病人感染的案例。

莊人祥表示將加強隔離政策。
只要12天內去過中國,有肺炎症狀就一率抓起來隔離。

1/21
研究進度
中國發表有關病毒的第一篇研究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關於在武漢傳播中的新種冠狀病毒期間刺蛋白的構造演化與人傳人能力的關聯

利用公開的基因情報,重建模擬了病毒的蛋白質並且讓他在電腦裡面和虛擬人類細胞結合。

冠狀病毒都是靠S蛋白與細胞結合達到入侵的。SARS病毒是用S蛋白與ACE2結合入侵的,MERS則是S蛋白與DPP4結合入侵。
研究者先比較了這三種病毒的S蛋白基因序列,發現2019ncov與SARS的S蛋白最接近。
所以猜測應該和SARS一樣,也是與ACE2結合的。

但仔細比較後發現,在關鍵點的位置,有4個變異。應該要彼此緊密貼合的位置上,2019ncov的5個位置中有4個和SARS病毒不同。既然這樣那他還是不是會結合呢?

為了釐清這一問題,不能只看DNA,而是模擬出了一整個完整的蛋白質。

結果顯示,雖然SARS和2019ncov的S基因十分不同,但最後形成的S蛋白,折疊構型卻幾乎相同。也就是說,雖然程式碼不一樣,但最後呈現出的外型結果卻極接近。2019ncov的S蛋白和ACE2,進行模擬結合成功。顯示他應該可以用這種方法感染細胞。

強度上的比較,SARS病毒的S蛋白,和ACE2的結合自由能是 –78.6 kcal摩爾–1。
2019ncov稍微弱一點,只有–50.6 kcal摩爾–1,但還是很高。一般認為–10 kcal摩爾–1以上才有意義,他顯然有達到標準。

光山:可以推測2019ncov入侵細胞方法應該和SARS一樣(經由ACE2),所以入侵用的蛋白才會長一樣(但DNA序列結構不一樣)。不過會比SARS稍微弱一點點。這些推論都還需要用真的病毒和真的細胞作一次實驗才能確認,不過中國應該是沒時間也沒膽進行這種實驗了。然後光山就自打臉了,中國馬上就用基改細胞作了一次病毒感染實驗了,看來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在好好的運作呢

1/22
美國
CDC記者會宣布一名男子於1/15返回美國西雅圖後,出現感冒發燒症狀。由於曾去過武漢,院方懷疑感染2019ncov,經檢驗後隨即確認。

光山:CDC的大本營就在西雅圖ㄟ,被秒篩

中國:
感染總人數增加到440人,死亡9例。


江峰漫談20200122第101期 這位YT主在視頻中預測,大量身穿防護衣的士兵會在近期出現於武漢的街頭。武漢市向中央請求400萬套防護服,這麼多給誰穿? 整個武漢市政府也沒400萬人。一定是給解放軍穿的。

香港
香港出現一名確診案例,患者39歲,由武漢來港,昨日(21日)由武漢車站乘坐G1015高鐵到深圳北,於晚上由深圳北乘坐G5607班次抵西九龍站。患者當日出現發燒和鼻塞徵狀,被港口衞生處職員發現,他向職員表示曾到武漢,其後被送到伊利沙伯醫院作進一步檢測。
該人表示,自己過往健康良,無去過醫院、濕貨市場,無接觸過野生動物及家禽,亦無與確診患者接觸。

光山:flag滿滿,這傢伙是被人傳人感染的。病毒已經有完整的擴散能力了,而且不限於市場或醫院這些高風險地區就能感染。


香港出現第二患者,該患者於1/19因為身體不舒服到院看診,由於他沒有任何可疑症狀,醫院並沒有隔離他。但他說自己曾去過武漢,因此醫院要求他兩天後,在1/21日回診。回診時狀況惡化,出現肺炎症狀,檢查後發現2019NCOV陽性,以經隔離。

澳門
出現一名確診案例,一名52歲的女子,1/19日由武漢乘高鐵到珠海,同日晚上經關閘到澳門,之後乘巴士到新東方置地酒店,曾在酒店附近吃東西,大部分時間都是與兩名朋友在賭場逗留。1/21傍晚該名女子自行到仁伯爵綜合醫院求診,確診感染2019ncov,與她同行的兩名朋友亦送院隔離14天。


1/23

中國:
感染總人數增加到569人,死亡17例。
武漢是最嚴重的地區,一天內就增加了62個病例。

武漢宣布關閉所有機場、港口、公車站火車站。(武漢在長江旁邊所以是有港口的)


1/23
研究進度:
中國發表了關於病毒起源的研究: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within the spike glycoprotei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may boost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from snake to human
這篇研究指出,2019ncov應該是多種冠狀病毒重組融合的產物(病毒本來就會互相融合,你看流感每年都會變,那些數字就是每年隨機融合的結果)。


2019ncov的主要成分是蝙蝠冠狀病毒,但是病毒表面用來入侵細胞的尖刺蛋白,被替換(同源重組)成了一種新的尖刺蛋白。資料庫裡面沒有對應這種尖刺蛋白的病毒,是來自一個未知的病毒,但蛇病毒尖刺蛋白是最接近的。

可以推測,2019ncov,應該是蝙蝠冠狀病毒與一種未知的冠狀病毒,融合交換了尖刺蛋白,才誕生出來的。在DNA發表的第一天大家就猜到了,2019ncov應該和蝙蝠病毒有關,但不知道是突變,演化還是重組,現在看起來應該是屬於重組。

而蝙蝠病毒的部分,最接近的是舟山蝙蝠病毒(bat-SL-CoVZC45),可以和2019ncov組成單系群,彼此應該是姐妹關係。

該研究推論可能是因為尖刺蛋白被替換(同源重組)了,所以讓蝙蝠病毒可以感染人類。


本光山認為只靠這種薄弱證據就說是來自蛇太過隨便。對支序分類學有點了解都會知道,採樣數量不足的危險。
如果有一天外星人來地球研究,只抓到人類,貓,蟑螂和雞這幾個樣本,就會得出貓是與人類最接近的生物的錯誤結論。現在的狀況就是這樣。

拿現有的資料庫中最接近的那個答案,就說是這個生物,也太隨便了吧? 從記者的高潮反應看來的確是太過隨便了。
況且支序分類學就是門會一直上patch,一直更新修正的學問,細節隨時都會變。在更多採樣點出來前,說來自蛇參考就好。不過大方向,也就是蝙蝠的部分應該是對的。

蝙蝠的部分,採樣數量很多,而且有SARS的案例,本光山認為十分可信。
我贊同他是蝙蝠+不明病毒重組的結論。我反對不明病毒是蛇病毒的論點。

1/22
王廣發發文表示,他覺得病毒或許可以從眼睛進入感染。他就是那個,前一天說可控制,第二天就發病的專家。他認為自己可能是有戴口罩卻沒戴護目鏡中招的。本光山覺得這個理論很有說服力。

最有可能的是两个节点。一是到武汉第二天去金银潭医院去ICU看重症病人,正好赶上插管。我有一个近距离的接触。但都是全副武装,戴着防溅屏,感染的可能极小。另一个节点是在回京前2天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有的医院的发热门诊比较拥挤,里面很可能存在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当然我们也高度戒备,都是戴N95口罩进入。现在回想起来,在发热门诊感染的可能性最大。我现在突然意识到,我们没有配备防护眼镜。一个重要的线索是,我回京后出现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很轻。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和发热。基于我看到的病例,还没有以结膜炎为首发表现的。当时我还以此为依据,把自己排除在新冠状病毒肺炎之外,而更多地考虑是流感。但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发热时断时续,最后做了新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说明我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因此高度怀疑是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如果这个推测成立,则我的防护盲点就在没有戴防护镜。


1/23
新加坡
一名來自武漢的66歲男子,他與9名同伴一起乘坐中國南方航空公司 CZ351航班從廣州飛來,並留在香格里拉聖淘沙度假溫泉酒店。旅館工作人員和航班乘客的已經被納入監控追蹤。


越南
中國父親從武漢前往河內探望其在越南的兒子。他已經把疾病傳染給了兒子。


沙烏地阿拉伯

印度外交部表示,一名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的印度籍護士遭到感染。
沙國方面尚未回應。

1/24
中國
累積病例達到830人。(人數差異是因為光山更新的時間不一定,外國資料則是隔一天人數清算完才寫)

武漢市政府決定建造野戰醫院,效仿當年SARS北京使用的小湯山醫院計畫。預計可在一週內建成。
取名為火神山醫院。
光山;可以 這很DLC
法國出現病例


尼泊爾出現病例
於台灣時間深夜宣布。

研究進度: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完成了一部分的科霍法則。

科霍法則是用來確定Y病和X病原體有關的一套理論法則,如下:
1.在Y病的患者身上可以找到X,但是健康的人身上沒有X (找到嫌犯)
2.X可以被分離出來培養觀察,並且可以被紀錄區分(物種定義)
3.X可以感染建康人,健康人會出現Y病的症狀
4.從這個人身上可以找到X

目前完成了1~2 找到了一個病毒,幫病毒拍照取名字了,也開發出鑑定方法了。

中國的研究者把2019ncov拿去感染人類細胞、結果顯示,2019ncov可以感染人類細胞。這些人類細胞會一副快死掉的樣子,對培養的細胞切片觀察,可以看到許多有著尖刺的圓圈圈顆粒,看起來很像是冠狀病毒。

也就是說,用細胞培養完成了科霍法則的3和4。當然不能用人類作實驗阿你在想什麼啦。除此之外,武漢肺炎患者的肺部可以挖出痰。痰中可以檢驗到2019ncov。

把武漢肺炎患者的血清與2019ncov混合丟進培養皿,培養皿裡面養的細胞不會死掉。
這代表武漢肺炎者身上含有一種攻擊2019ncov的抗體。所以細胞才沒死掉。

這兩個證據都證明了,武漢肺炎的成因就是2019ncov
(雖然用屁眼想也知道是他,但還是必須確認,這才是身為科學家的驕傲)

最後,他們順手製作了一些基因改造的細胞,製作出含有麝香貓、小白鼠、馬蹄蝙蝠、豬ACE2蛋白的改造細胞。還有一些含有N蛋白和DPP4蛋白的細胞,測試看看病毒能不能感染其他動物,還有能不能用其他入口感染。

結果顯示2019ncov可以感染人類/蝙蝠改造細胞,也可以感染人類/豬改造細胞,就是不能感染老鼠/人類改造細胞。
代表這個病毒應該沒辦法感染老鼠,應該可以感染人、豬、蝙蝠、麝香貓。
也順手證明了病毒無法使用N蛋白或DPP4蛋白入侵細胞。
這點與電腦模擬研究的結論完全相同。(電腦模擬預測他應該是用ACE2而不能使用DPP4)
最後研究員結論,針對ACE2的標靶藥物應該可以發功效。(因為病毒是從這個弱點入侵的)

長話短說:
武漢肺炎的成因就是2019ncov (雖然還用你說喔但還是得作)
肺炎病人體內有2019ncov抗體(有抗體和有抵抗力是兩回事,愛滋病毒也有抗體呀)
2019ncov靠ACE2感染細胞 但是沒辦法感染小白鼠 (所以實驗動物不能用小白鼠)
2019ncov只能用ACE2感染細胞
ACE2應該會是解藥研發重點
這個病毒感染實驗於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就是那個唯一有生物安全第四級實驗室的研究所。


1/25
中國
累積病例達到1287人。死亡人數41人,一名醫護人員死亡。
除西藏外,所有省份都出現病例。
24日除夕夜晚間,大陸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150名軍職醫護人員,從上海乘坐空軍包機直飛武漢,支持當地防疫。
江峰漫談20200122第101期 這位YT主關於解放軍的預測成真了。


澳洲出現病例
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他於1月19日從中國南方航空 CZ321航班從廣州飛往墨爾本。他目前正在墨爾本東南部的莫納什醫療中心接受治療

馬來西亞出現病例
是新加坡病例的親戚

全球累積:

研究進度:
柳葉刀發表了一篇很詳細的病例研究,紀錄了一家七人感染的過程。由於柳葉刀的版權律師很可怕,本光山沒辦法直接貼上論文中的圖表資料。
不過該論文可以免費閱讀,只是不能轉發而以,本光山多益895都看得懂了,你也可以。

https ://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154-9
簡單來說:已經出現無症狀感染者。這位無症狀感染者和普通感染者身上的病毒完全相同。

研究人員訪問了一個在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1月4日期間從深圳前往武漢的7名患者家庭。
在前往武漢的6名家庭成員中,有5名被確定感染了2019ncov。沒去過武漢的7號成員,在與家庭成員接觸幾天后被該病毒感染。值得注意的是5號,沒有出現任何症狀,是在X光肺部檢查後才發現異狀。

可以從12457病人身上檢測到2019ncov,但只有病人2號和病人5號成功的分離出完整病毒基因。
病人2號(HKU-SZ-002a)和病人5號(HKU-SZ-005b)身上分離出病毒DNA相似度是100%。
也就是說,病人5號和病人2號感染完全相同的病毒,但病人5號還是出現了無症狀感染的現象。

1~6號病人在12/29~1/4待在武漢,1和3號病人在1/29到醫院探望親戚。

1/5跑回深圳,3 4 5 6 號病人住在7號病人家裡。

病人1號:
65歲女性。親戚一號因為生病在武漢醫院住院,病人一號於2019/12/29日前往探望,沒戴口罩。
病人一號在1/3出現咳嗽症狀,於1/5看診,1/9又看一次,1/10因為一直沒好跑到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醫院就診。預估應是在12/29於醫院受到病毒感染。

病人2號:
病人一號的老公。在1/4出現咳嗽症狀,於1/5看診,1/9又看一次,1/10因為一直沒好跑到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醫院就診。

病人3號:
37歲女性,OL。陪她媽媽於2019/12/29日前往醫院探望親戚,有戴口罩。
在1/2出現落賽症狀,因為病人一號確診,全家都於1/11被帶到醫院檢查。

病人4號:
病人三號的老公。出現發燒落賽流鼻水的症狀。

病人5號;
10歲小屁孩,不聽阿嬤(病人一號)的話。沒有咳嗽發燒等症狀。因為病人一號確診,全家都於1/11被帶到醫院檢查,在病人三號(媽媽)的堅持下照了X光,發現有肺部病變。
進行篩檢才發現感染病毒。

病人6號:
7歲,沒有被感染,阿嬤(病人一號)要求她整天戴口罩。因為病人一號確診,全家都於1/11被帶到醫院檢查。

病人7號:
家住深圳,病人4號的媽媽,於1/4~1/11讓23456號住在家裡。出現腰痛,咳嗽,發燒的症狀。

結論:
病人們的症狀很不一致,最常見的症狀是發燒 6人中5人有。
肺部病變是唯一所有人都有的症狀。
落賽症狀也很多,6中有2人。
流鼻水是很少見的症狀,只有一人有。
然後也有病人完全無症狀。
這是第一個科學上證實的人傳人案例。

光山:注意看時間,病人1號的推估感染時間,是12/29號醫院。這就代表在1/29的時候就已經擴散到醫院裡面了。華南海鮮市場很可能不是原爆點。並且這家人是於1/11在醫院被檢察到的,那時中國已經有DNA鑑驗技術了,還送了一份DNA資料給台灣。
也就是說,中國在1/11幫這家人看診的時候就該要知道病毒可以人傳人了。卻還說沒有,他媽的我還信了。退一步講,假設醫院沒那麼快拿到檢驗材料,幾天後總該要知道了吧?卻拖了9天,才於1/20要鍾南山出來講會人傳人。
如果在1/12 1/13就公布這家人的情報,事情也許就不會這麼慘了。


1/25
英國研究發表了關於流行病學的預估
這篇研究的版權規範屬於可以自由轉發,不可商業使用CC-BY-NC-ND 4.0

首先一點傳染病學,傳染病學中最重要的數字是R值,R值是一個病人康復前平均會傳染多少人,也就是傳染力。疾病要擴散,R值必須大於一,R值等於1時,病人數量不會增加。R值小於一時病人就會逐漸減少。你可以把R值當成疾病的加速度。

控制傳染病的目標就是要把R值降到一以下(平均每個病人感染1個以下的新病人),這樣疾病就會慢慢停下來了。
只要無效化 1-1/R的病人,新的R值就會等於一。病人數量維持不變。無效化1-1/R 以上的病人,感染就會萎縮停止。
所以R值也可以用來評估,要抓到多少病人,或者檢測出多少病人才有辦法讓感染停止。

另外,R值和傳染的速度(病人/天)並沒有直接關聯,例如愛滋病R值高達2,但因為傳播途徑的關係,傳播的速度很慢。流感的R值只有1.3~1.8,但是因為流感無症狀下就可傳染,而且呼吸就會感染,所以傳播很快。
人類以知最強的疾病是麻疹,R值高達18,必須要無效化94.4%的病人才能讓感染停止。
SARS的R值是1.2~1.8。

英國發表了一篇沒經過同行審查的研究 (科學家這個行業的職業慣例,所有研究發表前都要先讓其他競爭相同研究的科學家嘴砲過一次,挑完毛病了才能發表,這個過程稱為同行審查)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early estimation of epidemiological parameters and epidemic predictions
這篇研究估計了2019 ncov的可能狀況。

該研究憑空假設了很多還沒辦法證實的數據,這個研究給出的估計應該要隨更多情報公開而逐漸修正,不可被當成絕對的正確真理。

首先於估計了1/21號武漢目前的病人總數,可能範圍是3000~4000人。這是扣掉痊癒者的估計。
如果計算的是直到1/21的總累積病人,是9,217到14,245人,配合官方公布的數據,預估只有4.8~5.5%的病人被偵測到並納入官方數據。

該研究也順手預估了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時的病人數量,應該是24人左右。

利用官方數據預估的病人倍增時間是4.1天。但是用英國研究自己預估的病人數量算出的倍增時間是2.3天。

該研究估計,病人在3.6天內每天平均傳染1.07人,R值是3.6~4.0,取中間值3.8的話,也就是平均一個病患可以傳染3.8人,R值越高,就需要無效化更多病患,或者疫苗更多健康人才能讓疾病停止。

根據這個R值進行估計,需要無效化72%~75%的病患才能讓感染平息。

如果將武漢的交通量減少99%,預估將可使其他地方的感染降低24%,效率極低
這和其他研究的結論類似:降低交通只能延後病毒到達時間,無法降低總體感染。

這篇研究使用的估計只考慮飛機數量,因此有可能低估。

最後,該研究給出了預測:
在2/4武漢市應該會有16萬~35萬的病患,信賴區間內的平均數為25萬。
而被偵測到的確認病例會有8470~18082人,平均數為1.2萬人。

光山並沒有足夠能力判斷這篇研究使用的估計方法是否正確。

147
-
LV. 17
GP 79
2 樓 彌賽亞 messiah6294
GP45 BP-
台灣這邊會反應很大也是正常啊,當初就大陸官方封鎖SARS消息(假造/隱匿),才導致香港跟台灣受害。
豬瘟不也是相同,一直對外表示已成功控制(實際上全部淪陷)。
至少我寧願台灣在"防疫"處置上,居安思危。畢竟被鄰居害到怕了!
45
-
LV. 33
GP 27k
3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43 BP-
我來講解一下病毒檢驗的原理。

復習一下國中生物:病毒就是一坨包在蛋白質盒子裡面的邪惡DNA(或RNA)

所以,要檢驗病毒就有三種方法:
1 檢驗蛋白質
2 檢驗DNA
3.檢驗RNA


1.檢驗蛋白質
這類方法的原理都是利用抗體會攻擊病毒蛋白質的特性。

假設我要檢驗流感病毒,那就提煉出流感抗體,然後加上一些化學分子,讓這個抗體會發光或者發出警告聲之類的。如果樣品裡面有病毒,抗體攻擊病毒後就會發光或者變色。

因為特殊抗體可以事先製造,作成紙片或者驗孕棒的形式,不需要任何實驗室社備就能檢驗很方便。
只需要幾分鐘就能檢驗出病毒,是第一線作戰的防疫人員最常用的檢驗法。
也就是大家平常說的快篩

這個方法也有實驗室版本,ELISA和西方墨點法,基本原理都是利用抗體攻擊病毒後變色。不過在實驗室裡面用精密機械操作,精密度提升。

缺點就是他能檢驗的範圍極小,一種抗體就只能驗一種病毒。有時候病毒稍微一突變就驗不出來了。
而且有時候抗體會耍智障,攻擊其他東西導致偽陽性。
(不會有偽陰性,生物檢測劑的品質要求是可以把健康的當有病,不能把有病的當健康)

2.檢驗DNA
目前檢驗DNA的方法全都根基於PCR。限制脢切割指紋法和全基因組定序對於疾病偵測沒有幫助,不討論。

DNA在複製的時候,需要有一個【開頭】,只有單一邊的DNA是無法複製的。
所以,科學家在複製DNA的時候,會先加入一小段DNA,讓他和想複製的DNA結合,產生一個【開頭】,然後就能複製了。
先加入的這段DNA,稱為引子。必須要先知道目標長怎樣,才能決定要用什麼引子。

拿植物的引子去複製動物是弄不出東西的。不過如果用粒線體的引子,複製動物和植物就都會成功。
想要驗植物,就弄針對葉綠素基因的引子。想驗動物,就弄一個肌肉細胞引子。想驗肥宅,就弄脂肪細胞引子。

也就是說,引子可以當成檢驗的【條件和目標】,必須要符合這個引子的條件才能複製,複製成功就代表有檢驗到,沒成功就是沒有。

這個方法可以檢驗任何生物,但是一樣,必須先對要檢驗的目標有基礎了解。才能知道要挑什麼引子,如果不夠了解,就用範圍比較大的引子先試看看。

優點是時間很快,實驗只需要12小時就能完成。可以用事先準備好的不同病毒的引子,通通驗一次。如果全都驗不出來,需要設計新的引子,還可以用DNA合成機,直接印出新引子

缺點一樣,需要知道目標才能檢驗
不過因為可以任意設計引子,所以可以設計出廣效的引子擴大偵測範圍。
而且因為會複製出很多DNA,這些DNA可以繼續拿去研究。

假設我懷疑這個疾病是流感病毒,但是快篩沒用,我就拿出針對所有流感病毒亞種都有效的引子。
有偵測成功,我就知道這是某種流感的亞型,這個亞型剛好是快篩的抗體認不出來的種類。
而且還多了一大堆祂的DNA,可以拿去分析。就能進一步知道是哪種亞型,或者是全新的突變體。


所以說,如果武漢病毒是冠狀病毒,那中國現在一定已經用冠狀病毒的通用引子,複製出武漢病毒的DNA了。連個屁都沒放,就代表:1.他們不想講 2.這不是冠狀病毒,最慘的狀況(全新的未知病毒)已經發生。 3.這不是病毒,第二慘的狀況(全新的未知病源體)發生了

3.檢測RNA
和檢測DNA一樣,只是多了一個反轉錄脢的轉檔步驟。



感謝樓下補充:
如果要用DNA檢驗,尋找未知病毒時,通常會採用隨機引子的散彈槍法。

簡單來說,就是用一大堆隨機引子,把樣本裡面所有的基因通通複製出來。用電腦去暴力演算,把這些基因片段全部拼起來。 然後再和已知的生物比較,就能找到沒看過的未知樣本了。

是個現代電腦科學發展後才有辦法用的方法。
43
-
LV. 28
GP 1k
4 樓 戳破國王的新衣 m12345g
GP0 BP-
說起未知病毒

我也很怕歐美的殭屍鹿病毒

不知道何時會演變成會傳染人類
0
-
LV. 22
GP 1k
5 樓 塔克蘭斯 tark455365
GP5 BP-
1720年,黑死病大流行
1820年,霍亂大流行
1920年,流感大流行
2020年,???
各位準備好了嗎?
5
-
LV. 50
GP 31k
6 樓 摸摸鷹 go5936299
GP0 BP-
哪天中共國爆發奇普斯隊長我也不意外,一整個怕
0
-
LV. 33
GP 27k
7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6 BP-
1/11更新
有一個人死了
中國得到了鑑定病毒的方法
確定41人感染,最後一個感染者在1/3出現
中國緊急應變後就沒出現新病例了。
6
-
LV. 33
GP 27k
8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4 BP-
更新 中國同意讓台灣派人到武漢參觀
而且已經到了。
4
-
LV. 33
GP 27k
9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8
-
LV. 26
GP 315
10 樓 換氣後再潛入 Resvertrol
GP12 BP-
補充一些小資訊
一般實驗室中如果有可疑(未知)的病毒樣本,基本上不會丟特定種類引子,
多半是用隨機引子,olig(dt)那些丟進去抓
拼出完整/部分序列
然後配NCBI blast這個老少咸宜的database,啊! 網路時代最棒的就是這個東西
然後就能對照已有的病毒資料,對照計算其變異性

病毒要感染細胞,基本上要有抓住細胞表面以及鑽入細胞的能力,鑽入細胞的能力又看是切割
細胞表面碳水化合物的末端唾液酸的神經胺酸酶,或是走胞飲途徑(機率極低很佛系)
如果本來不傳人的變得能傳人,基本上是有雙重感染/輔助感染的可能性
絕大部分病毒有專一感染特性,然後有不少病毒感染不會讓宿主細胞死亡
但是如果有兩種以上的病毒分工合作而感染,原本不會死的變得會死,
這在實驗室裡倒是很常用來檢測病毒數量(力價)

因此下面是我自己的猜測
2019-ncov或許一開始不傳人,經過流感病毒或者其他有感染人能力的病毒
幫COVER切割神經胺酸後僥倖進入某人的細胞,又很偶然的自立或者抱上述病毒的大腿複製成功
這個階段會是單純的禽畜傳人,然後會很快演化出人傳人的特性



12
-
LV. 33
GP 27k
12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12 BP-
其實手腳快的病毒學家,已經建構出2019ncov的演化路徑了。

但基因的相似性和演化過程是非常專業的學門,我看得懂,但要判斷是否正確我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
演化樹的重新建構需要完整的採樣,正確的挑選檢驗基因,電腦程式設計和統計機率學等等的專業知識。

我稍為看了一下,理面的病毒學家好像在吵說單一鹼基對的突變是否有足夠的效力做為區分變異的基礎。然後再吵說有些突變是不是同義突變,基因定序有沒有出錯,還有人值接說 中國公布的武漢五號(IVDC-HB-05)
這份樣本根本狗屁一堆錯誤。總之就是一些演化學者的技術性問題爭吵,而我當然是完全看不懂。


所以,我沒辦法判斷這些專家的研究結果是否可信,因為我沒有統計學和機率的專業知識。

如果不管怎樣,反正就相信的話,我倒是可以解說一下這份研究的。
中國公布的2019ncov基因序列中,有6個單一點突變,也就是只寫錯一個字的突變,這麼高的密度是滿奇怪的,很可能是測定序列時的雜訊誤差。


病毒因為不是生物,所以取名字的方法不適用學名,而是用編號和奇怪的英文字母簡寫。
重點是,病毒無法套用物種的概念,所以我沒辦法說這兩種病毒是否同一種或不同種。
而是全都要當成個案處理.....只能用基因相似度和演化過程當依據畫分不同的分類單元。

中國之前(2015~2019)砸了很多錢研究冠狀病毒,就是想要找到SARS的天然宿主。
中國病毒學家在中國各地已經找到許多新種的未命名冠狀病毒,累積了不少資料可以用。

這次遇到的2019-ncov目前看來,應該是舟山蝙蝠病毒的姊妹群。
以動物學來說就是貓和石虎的關係,而SARS則是獅子。

從研究原文,把病毒一個一個點進去看就可以找到他是哪裡來的。
有一狗票都是未命名病毒,呀咧呀咧...........

WIV1特別值得注意,這個病毒是從蝙蝠身上找到的,但是可以感染研究用的人類氣管細胞


12
-
LV. 33
GP 27k
13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17 BP-
關於生化武器的說法,我覺得不太可能。

為甚麼呢? 因為生化武器最大的問題是會打爆自己,研發一個會感染自己人的武器說不過去。

以美國研究過的Q熱和兔熱病來說,這兩種細菌都沒辦法人傳人。
但是只要做成噴霧劑,就可以懸浮在空中,在一個月內持續感染吸到的人。
只要等時效一過,進入受感染區時不用擔心我方人員會受害。

Q熱更是以症狀不明顯著名,Q熱只會發高燒,發懶不想動。躺在床上兩周就會自然痊癒。致死率不到10%,以剝奪戰鬥能力為主外。在道德上根本是完美的生化武器。

不只有時效性,等時效一過就可以安全進入,還可以搭配疫苗使用,不會誤傷友軍。
(Q熱的疫苗只有兩年效力,沒辦法全面接種產生永久保護)

這樣子才是一個合格,並且真的有可能在實戰上使用的生化武器。

冠狀病毒太不受控了,笨蛋才會選他當開發對象。
如果真的要陰謀論的話,比較有可能是實驗室意外,並不是刻意開發武器,只是一些普通研究。
但是病毒外洩了。


17
-
LV. 26
GP 324
15 樓 換氣後再潛入 Resvertrol
GP5 BP-
              SARA與2019-nCov的差異
傳染力  未有足夠數據,但以爆發速度速度看來, 2019-nCov可能高出SARS一截
重症率  SARS 50%  2019-nCov約14% (由於未計黑數,實際重症率可能超過20%)
死亡率  SARS 7-15% 平均超過10%, 2019-nCov 目前約 1.6%上看2% (MERS 30%)
符合病毒演化機制,傳播率提高,死亡率下降,如果2019-nCov與SARS系出同源的話
5
-
LV. 33
GP 28k
16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7 BP-
※ 引述《Resvertrol (換氣後再潛入 )》之銘言
> SARA與2019-nCov的差異
> 傳染力  未有足夠數據,但以爆發速度速度看來, 2019-nCov可能高出SARS一截
> 重症率  SARS 50%  2019-nCov約14% (由於未計黑數,實際重症率可能超過20%)
> 死亡率  SARS 7-15% 平均超過10%, 2019-nCov 目前約 1.6%上看2% (MERS 30%)
> 符合病毒演化機制,傳播率提高,死亡率下降,如果2019-nCov與SARS系出同源的話

係出同源,這詞很難定義。所有動物都是同源的,你跟蟑螂也同源。
普通生物還可以用界門綱目這些單位,我可以說人類和蟑螂在界的層次同源,但是門的層次不同。
人類和猴子在目的層次同源。

目前看來,SARS,MERS和2019ncov都屬於貝塔冠狀病毒分支,這個分支的病毒主要都是在蝙蝠上發現的。我前面的文章講解得很清楚了。雲南,香港,舟山等地都有找到這類病毒。
(病毒不適用傳統的分類法,所以用演化分支當分類單位)

比較一下這三者,2019ncov的傳染力(以平均感染患者計算)肯定高過MERS。但是有多高,很難確定。

2019ncov肯定以經有在人群中穩定自我複製的能力了,防堵包圍網的戰線已經崩潰。想要把病毒控制在範圍內會很困難。

現在最重要的關鍵是病毒在哪個發病階段有感染力?

SARS要有症狀才有感染力,開始發燒了才會感染其他人。 如果2019ncov不需要有症狀就可以感染,那就很棘手了。

我覺得澳門病例和香港病例會是關鍵,這兩個病例都是在無症狀下入境,一段時間後才發病。
如果與他們接觸的人也被感染了,那就會是最糟糕的劇本了...代表2019ncov和流感病毒一樣,不用到發燒咳嗽的程度就有感染力。


順代一提,愛滋病毒是ELISA檢驗的空窗期感染力最強。

7
-
LV. 14
GP 70
17 樓 貓兒衝鋒 cata12345
GP0 BP-
聽說武漢肺炎的真正死因是細胞素風暴,也就是嚴重的過敏反應

那為什麼不能用類固醇藥物來治啊?我記得過敏時吃一點就好了

我是文組,有人知道為什麼嗎?
0
-
LV. 33
GP 28k
18 樓 光山-Kohinoor tcss0612
GP3 BP-
更新了基因研究。
目前的理論認為他是 舟山蝙蝠病毒和一個不明病毒的融合體。
本體是蝙蝠病毒,但是用來入侵細胞的尖刺蛋白替換成了科學家未知的種類。
來自一種還沒被發現的冠狀病毒。


在你說任何話之前,不對。

病毒本來就會這樣互換,這就和同源染色體排列在赤道板上後會交換是一樣的道理。
病毒雖然沒有染色體,但是有類似的機制。病毒本來就會這樣換來換去。
3
-
LV. 50
GP 31k
19 樓 摸摸鷹 go5936299
GP0 BP-
現在種種跡象都證明任何天災一旦和那五星的世界毒瘤人類癌症扯上關係那就會變成人禍
0
-
LV. 50
GP 6k
20 樓 帥王之王 cloud777
GP1 BP-
我前兩年得過噬肉桿菌肺炎,
所以我知道防疫的難度,
一開始大陸說控制住了,我根本就不相信,
因為感冒的症狀會讓很多人在症狀輕微的時候,不會去就醫的,
很多人從小到大,輕感冒就是靠自己的免疫力痊癒的,
只有到重感冒的症狀才會就醫,
但這段時間就可能已經傳染開來了,
更別說大陸的醫療體系又差又貴,
病人是感冒症狀一定比台灣還更不願意花錢去醫院.

別種病狀的傳染病好防堵,
但初期和感冒很像的傳染病是最難防堵的,
不只醫生可能誤判,從病人自己就會誤判而延誤就醫了,
所以如果是別種病的病症說控制住了,我會相信,
但如果是和流感相似的病徵沒進入緊急狀態就說控制住了,
那流感你不就也能控制住流行了嗎?
所以是笑話.


至於從眼睛感染,雖然我沒聽人說過,
但我早就自己認為感冒會從眼睛感染,
因為病毒除了從口鼻入侵人體,
眼睛也是濕潤的黏膜組織,
又怎麼不能成為感染途徑呢?


題外話 : 之前美中貿易談判為什麼中國那麼快的就接受川普的不平等條件簽下協定,
原來是家裡面失火,沒法和外面硬扛打貿易戰.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196 筆精華,02/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