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k

RE:【文字遊戲】zero 7.0

1361 樓 黃米-預備學測中 Kagamine002
GP0 BP-
啊,白色的聖誕節,是一年當中多麼重要的一天啊!

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天……花兒在綻放,小鳥在歌唱,全世界的壞小孩,將在地獄中焚燒……不對,錯頻了。

白色的聖誕,天上飄下了皚皚白雪,不僅有耶誕節的傳說,那一天同時也是全家人團聚的日子。春田想到了其中一年的聖誕節,那是她已經認識瓦爾特半年的時候。那時候瓦爾特就喝著熱騰騰的咖啡,望着窗外。

「欸,春田……」

「嗯?」

「沒…沒什麼啦,就是……」

「Wa醬有什麼困難的話,都可以說喔~」

「喔……就是那個啊……我其實有點不想參加我們家的家族聚會……」

「為什麼?聖誕節的時候大家難得聚在一起,應該很棒吧?」

「就……唉呦你不懂啦。」

「說說看吧,說不定我知道喔~」

「好啦!就是我討厭每次見到阿公阿嬤,他們就會一直問『找到工作沒?』或是『交到男朋友了嗎?』之類的事情。」

「這種事情在每個家庭裡面都上演著呢……」

「所以啦?我就不想和我家人聚餐,可是偏偏又不能拒絕……」瓦爾特的咖啡冷了。

「Wa醬家的話……應該很嚴格吧?」春田幫她換了一杯咖啡。突然間,她露出了壞壞的笑容,「還是說……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來我家作客作客?」

「欸?」

「放心啦~只是吃個飯而已,吃完飯後快點回去不就沒事啦!」

「你這麼一說……那我就不客氣囉?」

結果那天晚上,她倆都喝了杯小酒,隔天醒來時發現她們在同張床上睡成一團,近乎全身赤裸。瓦爾特自然是臉紅到不行,穿好衣服後就匆匆離開了。

啊,那段時光……

「店長……」矮小的灰女僕拉拉春田的長裙,把她拉回現實,「咖啡……」

春田看了看手上的咖啡壺,不知道什麼時候裡面的咖啡全傾倒在水槽裡。

「哎呀!」春田甩了甩頭,連忙再泡一壺咖啡。白毛在調情之餘不忘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她,而格蕾特更是無微不至的用看似兇狠的眼神傳達關懷。

今年的聖誕節,瓦爾特沒有再一起和她喝酒,明年會嗎?

夜晚中的咖啡廳很是忙碌,幸好多了灰女僕,要不然光靠她們還真是忙不過來。今天店裡特別清理出一個空位,擺著一干支架,支架上洞孔甚多的紅寶石發出溫暖的光芒。

在這個,灰色的季節。
0
-
LV. 8
GP 2k
1362 樓 黃米-預備學測中 Kagamine002
GP3 BP-
今天晚上是個忙碌的夜晚,通常春田的咖啡廳是不會營業到晚上八、九點的,可是春田似乎是為了回饋老顧客,或吸引新顧客,又或者是什麼理由,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半了,咖啡廳還經營著。

整間咖啡廳充滿著耶誕節的氣息。牆壁上掛著紅色金色相間的彩帶,店門口也吊著小鈴鐺。窗戶的位置掛著樸實的檞寄生,整體燈光依舊採用溫暖的橘黃色。其中一個角落擺著一株聖誕樹,上面掛滿了拐杖糖、小雪人以及最重要的耶誕星,另一個角落則擺充氣的聖誕老人娃娃,最後一個角落擺著一根木製支架,支架頂端有顆渾身都是小洞的紅色魔法石,漂浮不定。

春田的忠實粉絲們自然是沒有少,他們還是很喜歡春田,他們也為了春田最近那若有若無的憂鬱而感到擔心。吧檯那兒都快被他們擠滿了,春田忙的不可開交的同時還要和他們聊天搭話。

「太太~都已經年末了,你就不打算告訴我們你幾歲嗎?」「對啊對啊~」他們七嘴八舌的,嘴裡喝的不是優雅的咖啡,而是溫熱的奶油啤酒。

「好~♡」春田笑咪咪的,拿出一卷羊皮紙,他們見獵心喜,連忙打開。裡面卻是好幾道複雜的數學函式,「答案就是我的年齡數字喔!」這張紙比什麼醒神酒有效,立刻讓他們酒醒,開始東想西想。

另一桌,坐著疑似愛慕著白毛女僕的小伙子。這位看起來精力旺盛的年輕小伙,每次點餐時似乎不是為了餐點,而是為了一窺白毛女僕對他若有若無的暗示。

就格蕾特來看,白毛女僕對所有男性顧客的態度始終如一。她總是時不時的喬一下髮飾,搖搖屁股,調整過膝襪的高度,讓所有年輕氣盛的男士們看的受不了,再加上嫵媚的笑容、奇妙的眼神和姣好的惡魔身材……齁齁。

「店長那邊還需要人手嗎?」格蕾特向擦肩而過的粉毛問道,粉毛手上還端著餐盤,搖搖頭,「不用,後臺有我和她撐著!咖啡吧那邊只要有老闆娘和那個新來的應該就夠了。」

粉毛口中的她應該是指綠毛。新來的應該是指灰女僕。

「不會再試毒的吧?」

「當當當當然不會!啊啊客人您點的鮭魚義大利麵來了喔!」粉毛似乎是被嚇著了,趕緊逃離格蕾特的凶狠目光,上菜去。

格蕾特就像是女僕長,幫忙春田督促著所有女僕們,忙不過來時也是要幫忙下廚。整體來說,店裡的氣氛很棒。

十一點半了,大部分的客人也都離開了。春田的忠實粉絲有一半回了家,愛慕白髮女僕的小伙子再也吃不下任何蛋糕,其他客人零零散散的撐著,翻翻書,聽著咖啡店裡面老舊播音機播出的聖誕歌。

「喂喂,前輩,」綠毛攔下了格蕾特,指指其中一個角落,「那邊那個東西,我可以使用嗎?」

格蕾特往那邊看,是那顆紅寶石和支架。她其實有點搞不懂春田為何要擺出來,可能是覺得很喜氣吧。「可以啊,反正現在客人很少,應該是無所謂。」

「好!」綠毛一個賊賊的笑,就提著裙襬過去了。格蕾特看不出她的小把戲,不以為然的聳肩,回頭去收盤子(白毛此時終於把目標轉向小伙子,粉毛還在廚房整理環境)。

然而,就在大家差不多忙完的時候,角落傳出了綠毛的聲響,聲音似乎用什麼儀器放大了:「各位先生、女士們!祝各位佳節愉快!現在,就請讓我獻上最後一曲,劃下今年的句號吧!」

「等等……?」格蕾特暗覺不對勁。唱歌?可以嗎?她把眼神放向店長,店長只是在洗杯子的時候露出不明的微笑,就像她接收了灰女僕時一樣。

而此時此刻,綠毛正手持支架,口對著紅寶石,所有的客人把目光放到她身上,她這時候看起來特別的耀眼。綠毛把目光放到春田身上,春田會意到了以後,幫播音機換了首曲子。

她開口唱起了歌。這首歌節奏輕快,帶著輕鬆的調子,然後就在一個不經意之間,她把氣氛直接拉到全場最高峰!

春田粉絲們拋下了難題、小伙子非常熱衷的投入其中,所有的客人都被音樂感染到了歡樂氣氛。格蕾特是傻了眼,看向春田。

春田露出不好意思的眼神,吐舌頭裝可愛。別裝傻啊!你肯定都知道了!格蕾特心裡吶喊著。

而台下有一名藍髮少女,她的目光一直都放在綠毛身上。

在這,歡樂的最後樂章。

3
-
LV. 27
GP 488
1363 樓 多多史萊姆 L3322111
GP3 BP-
「……」

少女呼出一口溫穩的吐息,默默的點起了燈,木製家具特有的氣息溫暖了心脾,她微微嗅了一口,芬芳糅進了點點霧氣,反倒成全了木的典雅。

暖黃的燈光在夜色中保住了光亮,燈光照不到的昏暗中也彷彿蒙上鵝黃暖光,少女解開了身上綁著的護甲,丟在一旁,稍稍鬆開綁得過緊的髮辮,披在身前。

她用魔法熱了一小壺水,從櫥櫃中整出了一人份的茶具,灑進了自己最愛的茶葉。

「呼。」

夜晚的寧靜,少了血海深仇,少了腥紅血雨——只彷彿夜色中彷彿有個婀娜的少女,頭髮有月光的柔順綿長。

沒有生活的汲汲營營,也沒有競爭的此消彼長。

客廳的一盞茶緩緩升騰出熱氣,沁暖了少女細長的素手。她就坐在平時最愛的地方,一旁,豎立一把小小的茶几。

少了波瀾壯闊,也少了點緊張刺激——而,夜色中的那個少女,彷彿就坐在身旁,目光有夜色的深邃溫柔,那抹微笑有星光的恬淡深刻。

……誰說,冒險一定要天天激烈呢?

米榭兒微微一笑。

「今晚夜色也很漂亮呢。」
3
-
LV. 21
GP 109
1364 樓 Trapa Luminus032
GP3 BP-
(Random Shit)

傍晚時分,窗隙流入的夕陽光輝將那朵嬌小的粉花給染上一抹橙紅,而頂著那花朵的粉髮少女,也被暖呼呼的陽光給喚醒。

「哈啊--」

她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如同把玩凹折鮮脆芹菜的酥爽聲響迴盪,張大的口吐出甘甜而慵懶的氣息……摯友離開兩人共同經營的店舖,外出到遙遠的遠地送貨已經好一陣子了,這些時日她閒來無事,除了看店、整理栽滿鮮花草藥的庭園和一些日常瑣碎的家務之外,大概就是偶爾會帶著筆記,坐到書桌前試著寫寫畫畫些什麼吧。

不知是栩栩如生的髮飾,抑或是真的在她頭上紮了根的那朵小粉花,彷彿有生命一般的隨她口中哼唱歌謠舞動,也許是少女輕輕擺頭造成?也許真的有絲意識蘊藏在花兒裡頭?

潔白中帶了絲蒼藍……柔軟蓬鬆,尖端卻又銳利無比的羽毛筆在她手中打轉,一行又一行的文字書寫於稍有泛黃的信紙上頭,然而思緒驟然打結,少女又是將紙張給一把抓起,任由心中的躁動與不滿,將紙張蹂躪成皺巴巴又烏漆嘛黑的一團廢料,扔入早已填滿、堆積成小山……甚至,本體已經被山脈吞噬的垃圾桶。

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雙手也被這激動之舉染黑,只是再次自筆記撕下一頁紙,一再又一再的重複,一再又一再的堆砌山峰……直到,雙手的痠累和血絲滿佈的雙眼乾澀將自己拉回了現實,雖然才沒過多久,但這夕日已是幾乎要落下山頭,現在的樣子就如同大洋之中,悄悄探出頭蓋骨頂那氣孔來呼吸新鮮空氣的小海豚一般。

這少女在心中一絲念頭的鞭策下,將椅子拉到了栽滿多肉植物的窗台邊,眼光看向了外頭,再度沉浸於夕陽餘暉之中。

「早安呦……」

她和外出的那位男孩,最喜歡日落的餘暉了……同樣貴為幾近永恆的星之光芒,非但不會像是其他時辰那般刺人和灼熱,反倒如同一爐赤火一般暖烘烘的,像是來自太陽神的溫和抱擁,像是…

兩人彼此依偎時,那份在心中照耀的溫暖。

然而……橙黃帶點紅,如同鹹蛋裡頭那圓滾滾鹹鴨黃一般的夕陽,只不過是幻影罷了,真正的那閃耀球體,早已沒入地平線許久,這顆溫暖和藹的東西,不過是它所遺留的,虛幻的殘存身影。

她望向了那些奇形怪狀,有些以棘刺排斥一切,有些如同富人般臃腫肥大的多肉植物,口中醞釀了些許抱怨呢喃,但又是吞了回去……說了出來,它們也不過只是植物,能懂什麼呢?甚至,連聽這件事他們都辦不到呀。

但它們卻是挺能說的,像是小麻雀一般,在陶盆裡頭嘰嘰喳喳。

似乎要將心中的慵懶、雜念和憂愁給清掃殆盡,少女站起身子,兩隻細滑如綢段的小手往臉上,猛是拍了又拍,啪啪的聲響環繞在房內好一陣,配上這暖人的夕日光輝,簡直像是冬季屋內暖呼呼的壁爐一般,還燒著柴發出崩裂的聲響呢。

=====

她總算是稍稍振作了起來,穿上靴子走入了藥草園……剛掀開溫室門,便是一陣吵雜如同蟲子一般鑽耳入腦…藥草大多是草本植物,他們不像喬木那樣睿智穩重,更像是幼稚園哇啦哇啦鬼叫的小毛孩!!

拔除雜草,施肥,修枝--好像有聽到什麼慘叫聲,應該是錯覺吧!

「怎麼感覺像屠夫一樣啊……不對才不是屠夫,是殺人魔?還是虐待狂--?」

少女掃過整理完後的藥草園,這些幾乎都是兩人一同栽下的呢,叢生的各種莓果、爭相在最後一滴餘日光輝下秀展艷麗的花兒、尚等著天上掛出那大銀盤,依然含苞待放的球苞和奇形怪狀的草本,平時他們會一人負責半邊的園圃,大清早的便能把事情做完呢!

……雖然,她通常起不來。

=========

一陣子過後,少女來到了一叢莓果前戴起手套,乘著日落西山、玉盤初掛之時,指尖翻開些微泛黑的鋸齒,摘起一粒飽滿的果實,仔細詳端。鮮紫色的瘦果,一顆顆的集生小果聚集,宛如泡沫一般聚集為一顆完整的果實,表面佈滿皺摺與絨毛。

雖然只有紅豆般大小,但毒性可是如同蛇蠍蛛蛙一般嚇人!精靈的神話故事中,天神之妻就曾經用此毒殺自己外遇的丈夫,隨著主神的崩壞,信仰隨之消亡……這位妻子之名便以毒莓流傳,當地人都管它叫“哇吧啦吧噠噗吧”,意為“狠毒的寡婦”或“出門踏糞之厄運”,是當地人外出必定得辨別的危險果實!

…至少,少女印象中大概是這樣的,畢竟是男孩講給她聽的,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而要說精靈語……她根本也不會講,莓果也是因為忘了名字,所以隨便用嘴巴能發出的怪聲搪塞了。

一顆顆的採摘入盆,外行人若是從方才便偷窺至今,或許會看得膽顫心驚,以為要發生什麼大事!然而鮮少人知,若是在日與月交疊之時摘下,風乾並稍稍加熱之後毒性便會大為減輕,甚至能夠作為烘烤鮮莓派的果醬!

那個人,最喜歡吃的派……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再一起吃派呢…」

來到廚房,望著一塊、兩塊……數不清的派,有些已經生出毛茸茸又螢光幽幽的菌物,有些以焦黑之姿出爐而連腐壞的餘地都沒有,少女再次望向了窗外。

她看見了……蝴蝶。

一切情景,無論是花草樹木、兩人的木屋小舖、天空、大地、空間、時間……現實的一切,如同春風吹拂開滿花的原野一般,化作晶亮如淚的炫麗蝶翼,隨風消逝。

奇怪的莓果,不明所以的傳說,還有自己能和植物溝通這莫名其妙的能力…
她自己也是知道的,這些回憶…這些孤獨……甚至於這整個世界,包含自己…
只不過是,不知道誰在模糊幻夢之中的思念罷了。

…或者,某人為了掰字數寫的期末作業。

=========

「嗚哇?!」

一大清早,塔菈帕被彷彿要把臉給燒起來的晨光給嚇醒,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種怪夢好一段時間……

她記得的不多,但有一點是肯定的…

「怎麼作了這種像是青少年會寫的憂鬱愛情小說夢啊…噁喲喲喲--!」

肉麻!莫名其妙!!再說,那個男孩就睡在身邊……到底是睡前吃了什麼蘑菇才作這種夢啊?!

於是少女決定……

把前幾天從鎮上買來的野菇給丟了,反正自己也沒有精靈常有的大自然缺乏症候群,每個月不吃點野味就渾身不對勁什麼的。

…嗯?不知道米榭兒有沒有這種毛病?

3
-
LV. 27
GP 497
1365 樓 多多史萊姆 L3322111
GP3 BP-
清晨香氣清新的沁鼻,林間吹來一陣涼風捎進了鼻間。

青草波動,綠葉摩娑著窸窸作響,隨風起舞的樹梢飛過一雙鳥兒,比翼著朝著遠方飛去。

早晨,有那麼一丁點涼。

少女的步伐踏在泥土地上,腳步微微揚起沙塵,她吐出微小但綿長的氣息,從林間緩步跑出。

雖是緩步跑出,但卻是十分快速,這麼說來有些矛盾,但確實是如此。

她踏出的每一步雖然微小,卻輕盈、有規律,她的身上發出了微弱的魔力光芒,如青草一般柔和、如藤一般生機蓬勃,這股魔力使她每一步輕微的一步都有著十足的爆發力——但,光要維持這股魔力,對她而言並不輕鬆,她面色是微微紅潤,腳步也有些雜亂。

比起之前,還要能夠多維持個幾息了——不過,如果全力催動的話還是會有可能會疲累的昏過去呢。

少女深吸了一口氣,身上的魔力崩解消散,正常的慢步跑著。

於她而言,訓練還是有些不太足夠。

她理想中的自己可不是這種樣子,既然成為冒險者……那麼就要以頂尖為目標前行,哪怕艱難困苦也要嚐試撥開擠在身前的荊棘和枯木。

既然,以頂尖為目標前行……掌控這股魔力,訓練自己以在艱困的環境當中多支撐一秒、在激烈的戰鬥中多奮戰個一刻,熟悉自己的所有底牌,然後臨場判斷……

這些,都是她還需要好好加油的地方呢。

一大清早,少女便行越了附近的森林小徑,充當了一回守林人。

少女順道巡視了森林,和巡守的森林守衛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

回程途中,少女什麼也沒有帶走。

最後她只在回到城鎮時,隨手捎了一份今天的報紙,便拖著不知道該說神清氣爽還是疲累的身子回到了茂木的家中。

這是,她休閒的一天之中,很正常的一天。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36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23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