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純文遊】《寧靜之窗咖啡館》

201 樓 風力強度警報 Kagamine002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二人就這樣子閒聊著。窗外的雨聲成了寧靜的背景音樂,被喚作牛奶的白髮女僕仍然是擺著死眼看著已經變得有點無聊的女孩。

這女孩擁有一頭棕色的頭髮,綁了兩團包包看起來就像是熊耳朵,黃色的護目鏡與紅色的雙眸很醒目,全副武裝的她給人安心的感覺。

「喂!」那女孩感覺無聊透頂,把注意力放到牛奶身上,「你叫甚麼名字呢?我叫P90!」

「...牛奶。」是個很有活力的女孩呢,牛奶想。

「你看起來心情似乎不太好,」P90這麼說道。

「沒甚麼,我平常就是這個樣子。」

「是嘛,那麼還真是不太好意思阿。」令人意外的是,P90居然學起了牛奶的語氣說話!隨後她開心的笑了笑,「嘿嘿,有像嗎?」

「......是有點像。」

「我喜歡模仿別人的口氣說話喔!」P90是這麼說道,「不管是格里芬裏頭的大家還是常照面的鐵血BOSS,我都能學得來!」

「那你...會你主人的語氣嗎?」牛奶稍微望向P90的主人(現在她還是一臉無精打采的抱怨著甚麼),拉了張椅子坐下。老實講,一直站著有點累。

「當然會呀!」P90清清喉嚨,「啊啊啊...格琳娜又在向我坑寶石去買東西了...我只想買戒指啊......」

說完之後,P90就捧腹大笑,「真的好像喔哈哈哈!」

「......你有一點,聒噪呢。」這是牛奶所下的評論。雖然她聽了之後確實有像,「這樣子學著別人,真的好嗎?」

「咦?」P90的笑聲停了下來,「嗯......我沒有想過這些耶。不過大家都覺得很厲害的話,那應該也沒甚麼不好才是。」說著說著,已經不知覺得變成牛奶主人的語氣了。

「這個才藝...很厲害。」牛奶這麼說。

「也沒甚麼啦,聽久了就明白了。」P90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不過啊,有一次聖誕節的時候,指揮官叫我去站崗,大家都和我說聖誕快樂的時候,我差點就找不回自己的語氣呢。」

「找不回...自己的語氣?」

「是啊,」P90此時又在甩著槍玩了,「我平常是用語氣在認人的,可是那一天大家都說『聖誕快樂!』,一模一樣的話讓我被打亂了呢。」

「是這樣子......」

「後來啊,IDW就陪我一起找我曾經打過招呼的人,結果快要找到的時候又被叫回去了,真的很不甘心!幸好最後是指揮官幫我找回來的。」

「聽起來,你口中的指揮官應該很喜歡你。」

「那是當然的囉!」她看起來很驕傲地說道,「畢竟我是比五星戰術人形還要更稀有的五星戰術人形嘛!」

「真叫人羨慕呢......」
7
-
LV. 19
GP 1k
202 樓 風力強度警報 Kagamine002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努?」察覺到牛奶神色不對勁的p90這麼問道,「怎麼了?」

「為什麼我......我只是個人人常見的R,而且到後面還會被大家當拖油瓶......」牛奶搖搖頭,神色變得有些陰鬱。就像窗外的天氣一樣,開始下起了大雨。

「呃呃呃不要難過啦,」p90顯然是發現自己說這話的時機不太對,「我相信你主人還把你留在身邊照顧必定有理由的!就像每個IOP製造出來的人形都是有用處的!」

「看著那些光鮮亮麗的SSR和SR一直上戰場,餐廳那裡也不需要我......我...我真可悲......」

「呀呀呀呀別別難過啊~」p90顯然更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了,「呀,等級也不是代表著一切啊!實際強度才是重點!」她想了一會兒,「你應該有你的強項吧?有八?有吧?」

「......補血吧,但是這一點甜豆花做得比我更好...」

「補血......那是什麼?」

「咦?」這次換牛奶有些驚訝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

「補血就是......恢復自己的血量啊。」牛奶想了想,「還是你們那邊沒有這個概念?」

「是沒有沒錯,」p90這麼說,「當我們被對面的鐵血打到受傷時,我們都會撤退後進維修倉修理自己。」她再想了想,「舉凡擦傷了腿、缺了條手,甚至差點被切成兩半,只要核心沒壞,都可以修復喔!」

「我實在是不敢想像有人切一半後還能活著......」牛奶搖搖頭。

「家常便飯啦,」p90搖搖頭,「我們的指揮官資歷還挺年輕的,才剛進入格里芬一個月左右,剛開始的時候啊大家都是完整的出去,然後殘缺的回來。那時候還真是個黑暗時代......幸好最近好轉了。」

「黑暗時代?」
3
-
LV. 19
GP 1k
203 樓 風力強度警報 Kagamine002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P90開始和牛奶說起了她們那邊的故事。牛奶聽了聽後才了解:對她們而言,戰鬥勝利是很重要的事情。

只要戰鬥勝利,人形就會對指揮官產生好感,進一步的增強戰鬥力。而相反的,只要戰鬥失敗,整個基地便會愁雲慘霧,嚴重影響士氣。

而那位指揮官以前什麼都不知道,平白無故的失敗了好幾次,說多少次的「對不起」都沒有用,整個基地風聲鶴唳,還有人形想要跳槽。甚至開始出現了「這個指揮官不中用」的謠言⋯⋯

幸好這些情況在最近得以改善,基地安穩了下來,現在固定有三個小隊去跑後勤,新人員也是天天報到。

而剛開始的那段時間,就被稱作「黑暗時代」。

「聽起來,你們都是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現在呢。」牛奶下了評論。

「可不是嗎?」P90這麼說,「現在看來算是安穩了下來,不過都過了一個月了,我們的指揮官還是有點力不從心,令人擔憂啊。」

「一切都會好轉的。」

窗外的雨停了,而她倆的主人也聊完天、喝完咖啡了,「看來你們聊起來了。」姊姊微笑道,而妹妹一臉紅通通的,感覺有點得意,又有些害羞。

「我們回去吧,牛奶。」「好的。」

「我們回家吧,P90。」「好!」

咖啡廳,又回歸了寧靜。





錢?當然有付啊。
1
-
LV. 24
GP 232
204 樓 孤獨一顆蜆 jack29
GP3 BP-
這裡是終於想出#195故事後續的蜆
終於可以接上原設定裡的角色了,不知道會不會讓之後比較好對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5晴雲
故事接續#195
雨在這期間越下越大,晴雲走到家樓下的時候,不久前穿上的雨衣裡面已經濕了一半。
在外頭走了一整天,疲累的晴雲很快地洗個澡。洗完澡才看見了客廳桌上有張紙條,通知她家人們臨時有事出差,要晴雲好好自己顧家。她打點完家事之後,便抱著安心小毯毯上床睡覺了。
夜裡,晴雲夢見了今天發生的事。夢境,一如既往的混亂,不過做夢的人並不會察覺這件事。
小秋是妹妹,雲村是...不對?小秋是雲村的妹妹,那麼誰是晴雲的妹妹?誰可以來陪晴雲?她們越走越遠。對著夕陽,海鷗越飛越遠。小貓從後面將她撲倒、然後消失。雨下了下來,打濕了毫無防備的軀體。還有誰。
周遭的光線開始扭曲,和雨點一起、向著晴雲的胸前收縮、收縮、收縮、收縮......誰?
『...姐?』......誰?
「。!」
啊…被子抱的太緊了而做惡夢嗎?晴雲醒來,看了看懷中的...被......子?
另一雙清而藍的眼睛正看著晴雲。
照理來說,醒來時懷裡突然出現一個人,不論是誰都會嚇到才對吧?可是晴雲卻沒有?也許是因為那個人的頭髮顏色與原先應該在懷裡的被子如出一轍、也許是因為晴雲抱著的--不對,抱著晴雲的她散發出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溫度與味道。
「雨...潔?」晴雲懷著些微的不確定,唸出了她以前賦予這件被子的名字。那個象徵著她對妹妹產生了無限想像的起源的名字。
「嗯!」她,被稱作雨潔後大力地點了一下頭之後,開始了磨蹭的撒嬌行為。
嗚,這就算只是夢,也太過於幸福了。晴雲閉上眼,輕撫著雨潔如剛出爐的麵包般鬆軟溫熱、散發芳香的身體。
晴雲,終於有了夢寐以求的能夠隨時陪伴她的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後會再補上新角色卡,以及再之後會再開一樓可對文
呃,如果我能順利掰出劇情的話

3
-
LV. 24
GP 232
205 樓 孤獨一顆蜆 jack29
GP4 BP-
角色名稱:
雨潔

  基本資料:
性別:女
身高:136
外觀年齡:約12歲
種族:物靈/付喪神 (擁有者人類有意或無意地對某件物品產生情感積累轉化而成)
擁有者:晴雲(#155)

  所屬象限:
奇幻

  角色介紹:

淡黃色、看起來有點退色的頭髮總是輕飄飄地到處亂翹,走起路來令人感覺她好像下一秒就會跳起來。很活潑好動,但不是在人群面前,只在擁有者在附近的時候不會怕生。因為本體是被子,喜歡抱人,平常體溫冰冷,但是只要與溫血動物皮膚接觸幾分鐘就會變得溫暖且散發芳香。
或許是因為寂寞的晴雲晚上睡覺時一直蓋著這件她很珍惜、從小用到現在的被子,從她夜晚的思念之中誕生的雨潔,自然而然地扮演起妹妹的角色。
註:原先所在為平凡象限的人除非進入咖啡館,否則也看不見她。

  窗外的景色:
由於與擁有者某種程度上算是心靈共通,所以擁有者看見什麼,就是什麼

  最大的煩惱:
有點想要...變成真正的人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了...
感覺加了一個不太好駕馭的設定啊…
接下來就差下一篇文的導入了...(扶額
4
-
LV. 20
GP 2k
206 樓 深不可測 eeggasce
GP5 BP-
≡≡≡≡≡≡≡≡≡≡≡≡≡≡≡≡≡≡
… … … … … … … … … … …
  昏黃的燈光照亮了這個不大的空間,老舊的書架與櫃子散發著淡淡的原木氣味,上頭緩緩迴轉的吊扇已積了一層薄灰,這裡是個陳舊的書房。

  幻海魚提著油燈,一側夾著兩本沉厚的書,踏著節奏的步伐,咿啊一聲,推開門走了進來。
緊隨在後,小跟班也一同鑽入房間,它胸前抱著一個桌燈,玩具人偶模樣的它,身高幾乎只比桌燈大一丁點,使得它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它將桌燈遞給了幻海魚後,便攤坐在地上吁吁喘氣。

  幻海魚無奈地笑了笑「累壞啦?」
小跟班猛地搖頭,跳起身來擺了個大力士的姿勢,但很快的又向前癱倒在地上,看起來真的是累壞了。

  「所以才說,讓我自己拿就好了呀!」搓了搓小跟班的腦袋瓜兒,幻海魚將桌燈擺在書桌上,低頭整了整光線的角度,便在書桌前翻起了沉厚的書。

  不了多久,又兩隻小跟班也從門縫後頭鑽了出來,踏著輕快的腳步聲,它們手牽著手,咚咚咚的在幻海魚身邊兜了兩個圈子,最後腳步停在書桌前,踮起腳尖,好奇的張望書籍上生澀難懂的文字。

  「好奇內容?」幻海魚不經心地說著,書本嘩的又翻了一頁。
小跟班們先是彼此疑惑的對望了一眼,視線又轉向幻海魚,露出了光彩崇拜的目光。本來癱倒在後頭喘氣的小跟班也一同湊了上來,跳呀跳的吸引注意力。

  「哦,真意外,難得你們對讀書也會有興趣呀?」幻海魚驚訝的挑起眉,還記得之前也曾給小跟班們朗讀,結果………。
然而小跟班們卻是奮力的點了點頭,彼此擊掌,還開心的跳起了舞,一對對玻璃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幻海魚,投以無比期盼的眼神。

  「好啦,真敵不過你們。」於是幻海魚將書本立了起來,指尖指著書上的段落,清了清嗓子…

… … … … … … … … … … …
———————————————————————
    《擴散性去極化》
  在大腦中,神經元透過軸突上的細胞膜控制電化學的進出。
當電化學維持靜息電位時,稱為極化狀態;而電位升高時,則稱之為去極化。
神經元的電位升高疊加,並進一步刺激相鄰的神經元放電時,就會傳遞出電信號。

  由於控制神經元極化狀態需要消耗ATP,因此為了維持腦部基本的活動,大量的葡萄糖被運到腦部分解成ATP,而這個分解過程則十分的依賴氧氣供給。

  當大腦因缺氧而失去足夠的ATP來維持運轉時,神經元內的通道將隨意洞開,電信號會不受控制的在軸突上閃過。
缺氧的神經元為了奪回控制權,將會盡可能的榨取更多能量,開始釋放谷氨酸並不受限制地興奮,接著帶來更大範圍的惡性循環,一場腦內海嘯就這麼擴散開來,造成大量的神經元相繼死亡。

  這就是腦內最後的狂歡,最後當電化學的浪潮也平息後,留下的只會有一片永恆的死寂。
而這個現象還有一個比較直觀的比喻:
「溺斃式死亡跑馬燈。」
———————————————————————
… … … … … … … … … … …

  才剛唸過一個段落,當幻海魚再轉頭看向小跟班們時,小跟班們卻早已在地上睡倒成一大片了。
「哎呀,果然又是這樣。」會心的淺笑,幻海魚將它們抱上了一旁的軟椅,並在上頭撲了一條毛毯。
在毛毯底下,小跟班們也卷了卷身子,接著便發出了陣陣鼾聲。

  安置好小跟班後,幻海魚再回到書桌前。然而當他再度翻開書本時,咔噠一聲,明明無人觸碰開關,整個房間的燈光卻異樣的閃爍了起來。
「……又來了。」幻海魚喃喃的低咕。

  在光影交替之間,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嗓音自背後的不明處傳出「好玩嗎?」
幻海魚默默的捏緊了書本,不做回應。

  「呵,這場矯情的扮家家酒,想玩到什麼時候呀?」
… … … … … … … … … … …
≡≡≡≡≡≡≡≡≡≡≡≡≡≡≡≡≡≡
5
-
LV. 20
GP 2k
207 樓 深不可測 eeggasce
GP7 BP-
≡≡≡≡≡≡≡≡≡≡≡≡≡≡≡≡≡≡
… … … … … … … … … … …
  最近時常這樣,每當想靜下心來做某件事的時候,一陣燈火閃爍,那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就這麼出現了,打擾的人不得安寧。
即使轉身想揪出聲音的源頭,那聲音卻又從另一處傳出,陰魂不散的找不到實體。雖然說不理會聲音就不會怎樣,但最近怪聲發生的頻率真的是越來越高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嘆了一口氣,咚一聲的合起書本,走出了房間。
在房間的外頭是一條長廊,牆上鑲著大小緊密相連的齒輪,精密規律的轉動著。
門把旁的牆上有個旋鈕,是用來控制長廊方向的。
捏住旋鈕將箭頭方向轉到了刻著“藏書室”的字樣處,一個震動,長廊的裝置開始喀啦喀啦的運作。

  此時一隻小手從後頭拉了拉褲管,低頭一看,原來是一個小跟班跟上來了。
「想一起來嗎?」彎下腰來細聲問道。
小跟班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點點頭。

  忽然,一聲咔嗡巨響打斷了交談,小跟班嚇得緊緊抱住了幻海魚的腿。
長廊的齒輪傳出尖銳刺耳的摩擦聲,伴隨著劇烈的晃動和零星火花,長廊躁動的朝著錯亂的方向旋轉。
最後叮鈴一聲,長廊的盡頭指向了另一個房間…畫室間。

  「什麼?機械故障了?」勉強站穩腳步後,疑惑的皺了眉頭,並試著再旋轉旋鈕,然而無論如何轉動旋鈕,機械裝置仍然死沉沉的,像是失去動力了一樣,毫無動靜。

  「天啊…饒了我吧。」一手扶上額頭,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見到。
低頭見小跟班也渾身抖個不停,嚇的都魂不守舍了,於是乾脆把它抱了起來,捧在胸前「我們走吧,看來這次得繞一點遠路。」
小跟班扭扭身子,找了舒服的姿勢,竟然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畫室間是個狹長的房間,各式大小畫作已經佈滿了整面牆壁。比起畫室,整體看起來倒像個小型展館。

  「本來以為不會再回來這裡了………」走入室內。小跟班也好奇的望了望,最後視線落在一幅人像畫前,目不轉睛地盯著猛瞧。
畫中描繪的是一名恬靜的森林精靈,她淋浴在月光下,典雅靈光的外貌下藏著一絲淡淡疏離的陰鬱,畫布上的顏料還有些濕潤,看來是才剛完成不久,又或者還未完成。
「她是一名優秀的女孩,比我還優秀。」走近,手指輕輕撫過了畫框,停頓半晌,一旁還有其他人像畫,吸血公子、洋裝千金、蛸魚少女………

  小跟班看向幻海魚,似乎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別開手指,目光望向牆壁的另一面,上面掛著更多的畫作,有熱血教師、懸絲傀儡、棋盤、殺人魔、實驗室、紙鶴、咖啡廳、紙傘少女、雪鴞、蒸氣城堡………還參雜著許多完成度不一的草圖。

  此時,其中一面畫框吸引了注意力。和其他的畫作不同,那木框是由粗糙的夾板組成,被歪歪斜斜地掛在斜對面的牆角,格格不入就像多出來的一樣。

  「那是?」走近一看,上頭工整的印了幾個黑字:“《地方法院刑事傳票》—被告:深空幻海魚”。公文角落蓋了章,是一張貨真價實的法院傳票。
「這東西怎麼會在這裡!」瞪著眼,警戒的掃視四周,這是惡作劇?難道這裡還有別人?

  此時,四周的燈火再度閃爍,還伴隨著從遠處傳來的未知氣鳴聲。它的聲音自未知的角落鑽入房內「喜歡嗎?送你的驚喜。」
「是你做的?你到底想要什麼。」

「沒什麼,只是來給你個善意提醒。」
「我不需要你提醒我任何事。」

「哦?是嗎,那只是你不願面對而已。」
「你到底想說什麼?」語氣加重,伴隨著遠處漸強的氣鳴聲。

「看啊!看牆上那一排精美的屎,你用上大把時間細心的把它抹成各種形狀,臭氣熏天的,難道你就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你……!」深一口氣,吐氣「你不明白,創作這種事本來就不會符合每個人的胃口。」

「他們只是看在你奮力拉屎,可憐的模樣份上,不忍心跟你說實話罷了。你自己瞧,根本沒有人能在這片臭氣籠罩下倖存到最後。」
「並不是!」握緊拳頭,再握緊……又鬆開「……那只是需要時間證明。」錯開眼神,低聲的說。

「證明,最後用法院傳票來證明嗎? 哈!真諷刺。」
「你夠了,那是他自己情緒管理不好!!」(遠處增強的氣鳴聲)

「你說他情緒管理不好,那你自己呢?」
「我並沒有做錯什麼。」(增強的氣鳴聲)

「你沒有聽到嗎?」
「什麼?」(氣鳴聲)
「氣鳴聲。」

  碰轟—!!!一陣遠超出想像的衝擊,彷彿是乘坐的巴士衝撞山壁,整個人也被噴飛,撞在牆壁上。
………
「嗚…怎麼一回事?」迷茫狼狽的扶著頭,喉嚨湧上嘔吐感,雙耳纏著鳴聲,視線也有如無數層疊影一樣模糊。
整個房間都變了個樣子,地面歪斜曲折,沸騰蒸氣從牆上巨大的破口中竄入,畫作凌亂的各處散落,吸血公子疊到了森林精靈上頭,未乾的顏料整個都糊在一起了。

  默然的注視良久,一陣刺痛感又竄入腦內「呃…痛,等等,小跟班呢!?」當意識過來的時候,本來抱在胸口的小跟班竟然不知去向了。
「小跟班,你在哪!!」連忙的爬起身,倉惶的四處看,滾燙的蒸氣遮蔽了視線,用一手臂擋住臉後繼續呼喊「嘿,有聽到嗎?!」

  一個嬌小的身影在白蒸氣的遮蔽下從眼前溜過,並且從牆上的大破口中跳了出去。
「喂!!!!」不疑有他的追上,衝出濃蒸氣。

  破口的外頭是另一個房間的房頂,大概就是這個不明的房間衝撞了畫室吧。房頂上頭佈滿了粗細不一的管線,連同畫室被撞個席巴爛而外露的管線,濃烈沸騰的蒸氣就是從這些地方噴出來的。
環視四周,一旁還有其他以機械臂和巨大齒輪支撐在空中的房間,連同有如蚯蚓般胡亂扭動的長廊裝置,整座城堡的房間裝置正有如撞球一樣東飛西撞,全都亂了套。

  而站在房頂的另一端,小跟班就筆直地豎立在那,背對著。
「小跟班…?」疑惑的緩步靠近。

  咔嘎,近乎病態的關節扭曲,小跟班的頭720°轉到背上來,白眼翻上後腦勺,嘴角彎成詭異的曲線「嗨,深空幻海魚。」
「………你究竟是誰?」

… … … … … … … … … … …
≡≡≡≡≡≡≡≡≡≡≡≡≡≡≡≡≡≡
7
-
LV. 20
GP 3k
209 樓 深不可測 eeggasce
GP7 BP-
  只是一瞬間就明白了,那沒來由的聲音,那隱身在光影交替間隙中的異樣,現在正潛伏在弱小的小跟班身上。
雖然不知道它到底是從哪來的,目的又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整座城堡的異樣,失去控制的長廊,胡亂衝撞的房間,都和它脫離不了關係。
要說有什麼依據嗎?就是直覺吧。而且小跟班現在也肯定正承受著前所未有的痛苦……。


  捏緊拳頭,再度重申「你不是小跟班吧,你到底是誰?」

「我?我是這裡的主人。我才想問你又是誰?」它以誇張的角度歪頭,擺出疑惑的表情。


  這裡的主人?儘管腦海閃過一絲困惑,但很快又板起臉來,嚴肅的怒斥「少鬼話連篇!把小跟班還給我,然後滾出這裡。」
它揶揄的吹了個口哨,隨後又想到什麼似的瞇起眼睛,拉起微微笑容。
「是嗎?那就如你所願囉。」

  喀嚓一聲,它將某物像拋毛線球一樣朝著胸口扔向來,彈了一下,掉落掌中。

遲疑的低頭端詳一看,一驚,猶如一只寒箭刺入胸口。被拋入掌中的竟是小跟班不知何時被硬生生拆下的手臂,還微微抽蓄著。「你…這是在做什麼。」屏止氣息,怒不可遏的咬緊牙根。


  嘲諷似的,它卻露出無辜眼神「啊,沒有啊。只是看到你這表情,好想嘔吐啦!這種沒有生命的小玩具…就這麼值得你難過?」
想了想後,靈光一閃「要不…這顆頭也給你吧?」

「什麼…?」還沒意會過來,一股不安的預感已經爬上背椎。


  只見小跟班像抓保齡球一樣,手指插入嘴角、耳洞、眼窩。三指掐著頭殼,一個勁的用力扯轉,纖細的頸部也傳出淒慘的擰扭聲。
喀咂—喀咂—喀咂—!
喀咂!喀咂!喀咂!喀咂—!


  「喂,快住手—!!!」毫不猶豫的衝上前,一躍而起,飛撲上去!

然而它卻在露出陰損的笑容後,停下動作,輕輕地向後一躍,從房頂邊緣處落下,身影也在眼前消失。


  「喂!」雙手撲了個空,落在地上又連忙爬向邊緣。向下看,眼前的景象再度讓人驚愕的瞪大眼。
跟隨著響亮的轟聲,底下竟然升起另一個房頂,房頂接住它,又勢不可擋的繼續上衝。一眨眼,就衝過臉前。
在這個短暫的片刻,兩張面孔,一正一反,彼此相擦而過。緊接而來的是環繞在四周的高壓蒸氣,整個房間有如衝出水面的灰鯨,蒸氣將人噴的向後猛跌。

  「可惡!!!!」大吼,用手臂抵擋蒸氣,勉強睜著眼。在房間即將飛離之際,奮力一躍,正好抓住了房底的銅管,一起飛向空中。

向上望,密佈在牆上不規則排列的銅管已經有些鏽蝕,看來不怎麼牢固,從這裡到房頂還有好長一段距離,每一吋都彷彿有汪洋之遠。
低頭看,一雙腳懸空擺盪。在腳底下,巨大齒輪飛速的迴轉。就是這些齒輪提供給機械臂強力的動能撐起這個房間。若稍有不慎而掉進齒輪間隙中,恐怕會被絞成肉泥吧?

  嚥下一口水,將剛才接到的小手臂塞進口袋裡後,又試著將另一手也伸上來抓住銅管。
不料一根螺絲卻隨著動作噠一聲的噴飛,整根銅管向下歪了一截,一條命搖搖欲墜的吊著。
「呃!」差一點就鬆手了。

  「呦,這模樣還不錯嘛。」它從上頭探出臉來,悠哉的趴在手臂上看戲。

「你等著,我很快就上去了。」儘管是故作鎮定的微笑,緊握銅管的手卻已經不聽話的微微冒汗,早知道平常就該多做點運動。

「不如…讓我來幫你一把?」
「…幫我?」
「是啊,幫你。」於是它伸出手,彈了個響指。
7
-
LV. 9
GP 156
210 樓 白雲醬 isa0215
GP4 BP-
#185               向井奈奈美
《笑臉面具》

在那熟悉又陌生的房間

一個女孩靠著房門,面無表情

不對時機的笑
斥責
不對時機的哭
斥喝

最終還是選擇了面無表情


在那熟悉又陌生的走廊

他人的分享或哭訴

都只迎來一個字
「喔」
不對時機的斥責
破壞氣氛

不對時機的稱讚
破壞氣氛

最終還是選擇了一個字


可是
沒人喜歡面無表情、什麼都不說的人
所以
戴上那個笑臉面具吧
這樣
「才會有人喜歡我啊…」
4
-
LV. 19
GP 72
211 樓 sadist shane0124
GP6 BP-
#34 馬克 畫室之中
三個月過去了,他還在原地

自從上次離開咖啡館到現在,他沒有畫出任何一幅畫,依舊住在那窮酸昂貴的公寓,依舊沒有跟過去的畫友聯絡,依舊……原地踏步

或許是沒那個心情罷了,他坐在畫布的椅子前,安慰自己,有些蜷曲而駝背的姿勢給了他些許安全感,他故作鎮定的揮動畫筆,手不自覺的顫抖著,心卻越來越投入

雛菊,向日葵,扶桑與山茶,各樣的芬芳,他的眼前浮現絢麗而溫暖的花彩,一陣微風吹亂花瓣,帶著甜味散往空中,暖光從東邊緩緩乍現,一絲金黃的光夾雜溫度,穿過畫布,暖和了顫抖的手

忽然間,一抹突兀的黑掩蓋了一叢花簇

從許久未逢的狂熱中回過神來,才發現,一不小心,他把畫筆上的顏料與調色盤中的,混在了一起

看著那團污漬,他的腦中閃過另一幅構圖,一幅地獄,讓黑暗掩蓋陽光,沉重的色塊壓抑花田,業火燒過群山,只留下一朵長在危崖邊的金盞花當作焦點,他沉思著,惡狠狠的盯著那片花田,腦中的煉獄越來越清晰

直到舉起畫筆,要將筆毛上的顏料刷落,身體卻又僵硬了起來

他捨不得抹去陽光,捨不得抹去這些美麗,卻也無法忍受這幅被自己污染的畫

如果世界是神的一幅畫,畫布後面的他,是否也煩惱過如此令人煩悶的污點呢?祂又會怎麼做呢?

他苦笑了幾聲,下一秒,將畫帶三角架狠狠甩出,撞擊與破碎聲一層層填滿了整個畫室,伴隨著他隨後無力的倒在椅子上,逐漸寂靜

而他還在原地
6
-
LV. 9
GP 159
212 樓 白雲醬 isa0215
GP3 BP-
#60      雲村夏果               街道上

經過上次紙條的事情後,雲村就不斷在思考
喜歡到底是什麼感覺?
「應該是在一起的時候會不自覺的開心起來,不在的時候會想他吧?欸欸啊!」
“那不就跟我和小秋小姐一樣嗎?”
一個問題在不知不覺浮現於腦中
雲村搖了搖頭,或許是想甩掉自己的想法
亦或者,只是單純的否認自己想法
「我跟小秋小姐只是友情而已吧」
她默默的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到了咖啡廳內
雲村走到自動販賣機旁
緩慢的操作著眼前的機器
過了多久了…?或許有五分鐘吧
終於搞懂怎麼使用了
她端起自己的奶茶
抿了一小口,就那麼一小口
“小秋小姐做的比較好喝”
這樣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腦中
「怎麼又想起她了呢?」
雲村嘆了一口氣
為自己控制不住想法的腦子嘆氣
3
-
LV. 14
GP 23
213 樓 uei2410
GP7 BP-
【綺想】
#19   蘇里   咖啡館內

《道別》
有多久沒來了呢?
我也記不得了。
大概是好幾個月以前吧。
但店內的景象依舊嚇了我一跳。
安靜,不,用空無一人形容更加恰當。
儘管如此,燈光亮著,音樂迴響著,販賣機運作著。
彷彿還有人在這裡消費似的。

人的一生中會經歷三次死亡,而最後一次便是被所有生物遺忘。
這間咖啡館也是如此嗎……

店長似乎從那天起就沒回到這家店。
櫃檯上一直沒拿掉的告示就是絕佳的證據。
這次離開後,我應該也不會再回來了。
說不出原因,大概是直覺吧。
令人不快的感受頓時爬滿全身,卻被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復原狀。
每次都要意識到失去了才覺得哀傷……雖然我也不喜歡被人說是冷血無情,但總比沉溺在悲痛中要好。

如往常一樣的紅茶,一樣的座位。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想嘗試一把的冒險。
照我們唯一一次關於這裡的對話,如果我真的能控制窗外風景的話……
閉上雙眼,我抿了一口紅茶,逐漸感受甜膩的口感和澀味充斥於口中。
深呼吸的頻率越來越高,心臟清晰的脈動分不清是緊張抑或興奮。
再次睜開眼睛時,原本佔滿整個玻璃的城市風景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略顯昏暗的走廊。

走廊上其中一扇藍色的木門緩緩開啟,門後是一直延伸到視線外的平靜水面。
毋須深入,這件事只要在門邊就能完成。
清澈的水中有小小的一點開始生成,點逐漸變成魚苗,最後形成一尾成人手掌大小的魚兒。
在咖啡館的記憶將伴隨它被收藏在記憶之海中。

如果店長在這裡,八成會嘲笑我妄想將現實和想像連結。
但管他的,這就是我記憶的方式。
「抱歉啦!這家店離第三次死亡還有好一段時間喔。」
說話間,風景又漸漸回歸窗外城市的樣子。
將剩下的紅茶飲盡,我起身往門口移動。
在一腳踏出門外前,我回頭望了一眼。
差點就忘了。

轉身離開前
別忘了說最後一句
「再見。」
7
-
LV. 25
GP 277
214 樓 孤獨一顆蜆 jack29
GP3 BP-
各位好
並向深空幻海魚致上敬意
我相信再不發可能就要來不及了
趕在大腦最後的狂歡之前
我要逼自己趕快把想說想寫的弄完
以及,這是一篇跨系統的文,頗具搞事意味,如有冒犯務請告知,將立即移除
----------------------------------------------------
Code:●○○●●●○●○○○○○●●○○○●●●●○○●○○●(ASCII)
>>續,另一個世界中的#241
#▓①░ℒℳℒℒ➀⒏¿¡¡ 紮著馬尾的¿晴雲?
#155 晴雲
#205 雨潔

叮鈴...
咖啡店的門被打開,又很快地被關上
還是有些雨點隨著風撒了進來
紮著馬尾的晴雲站在門口櫃台旁,向著裡頭端詳
「喵~」一隻花色極為複雜的貓走了出來
「噗,你怎麼溜進這裡的阿。抱歉啦之前沒道別就走了、小薛丁格」
「喵。」晴雲一把抱起這隻貓,彷彿牠是自己的寵物一般
咖啡廳裡的一切都仍緩緩運轉著,應該還有人在才對
晴雲發現了櫃檯上的服務鈴,輕輕地敲了它一下
叮~!「請問,有人在嗎?」「喵~」
晴雲的眼神一邊游移到了牆上的菜單
3
-
LV. 22
GP 529
217 樓 獲得涅普之力的餅乾桑 tsemingC
GP4 BP-
#46 維爾塔寧•秋
【平凡象限】:(不是結束) (咖啡廳)

一切都結束了,是的,都結束了。從店長暫離那時開始,都變了,店內除了自己的朋友和妹妹外,基本上很少人光顧了。店內的服務生也只剩下她一個。從剛開店的盛況到現在冷清的模樣,秋感觸相當深刻。

但在店長正式離開後,不會再回來時,當下秋相當迷惘,她不知道要怎麼辦,要是把店收掉了,不就辜負店長的期待了嗎?

所以過了幾天,她又回來了。一早來到這裡,將營業牌翻成OPEN。開始例行的掃除和整理,準備食材。將所有事物都弄的完美,即使一整天下來都沒有人上門,她還是會待到關門時間再結束。

她還想所有人證明,並沒有結束。只要維爾塔寧•秋,小秋還是這間咖啡廳的服務生的一天,咖啡廳會一直營業下去。


進入這間咖啡廳時,你/妳會看到一名穿著短式和服,有著模特兒般的臉蛋,拿著點菜盤的少女,露出微笑向你/妳說道。

「歡迎光臨寧靜之窗咖啡廳,請問要點什麼?」
4
-
LV. 11
GP 432
218 樓 白雲醬 isa0215
GP3 BP-
#60 雲村夏果

《瘋癲的序曲與她的葬歌》

嘻嘻、哈哈。被扔進水裡的石頭,早就習慣了冰冷的湖水,雖在湖面引起波波漣漪,卻一去不返,永遠消失。

「雲村同學,請你起來回答這個問題。」板著臉,明知雲村根本不可能答出正確答案,老師卻依舊帶著嘲諷的心態點了她。

雲村站了起身,上課神遊的她也理所當然的回答不出來,她也不打算做無謂的掙扎。「這種題目都不會,你為什麼還要來上學,真是浪費資源。」老師的話引起班上同學的譏笑,平常雲村遇到這種事,都會一邊傻笑一邊摸著自己的頭,可今天的雲村,一句話也沒說。

「絢田同學,你來答這題吧。」老師面帶微笑,轉身點了另一名同學,「答案C。」絢田同學起身,對著老師甜甜一笑答出了標準答案。「雲村同學,你看……」「廢物。」一個不符合雲村話語的聲音,從她口中冷冷的傳出,「你說什麼?雲村,你的成績已經夠爛了,翹課再加上辱罵師長,信不信我可以把你退學?」老師臉色一變,惡狠狠的瞪著雲村。

「把我退學了,你就能跟絢田同學安安穩穩的一起共度兩人世界了,對吧?老師你怕有一天我去告密,你就沒有工作了,對吧?」雲村展開笑顏,碧綠色的眸中流露著以往不曾出現的瘋狂,「你再說什麼啊?雲村夏果!」絢田同學的視線彷彿可以殺人一樣,她也同樣瞪著雲村。

「我沒有說錯呀?這可是你親口告訴我的呦。」雲村笑瞇瞇的拿起手機,裡頭傳出了絢田說著自己與老師的關係。「雲村!你不像我認識的雲村?」身旁的同學拉著雲村的袖口,擔憂的望著雲村,「是久美子呀?認識……你什麼時候認識過我了呢?你不是前幾天還說著想我去死嗎?」被雲村稱作久美子的女孩眼眶泛淚,哭了出來。

「哭?你有什麼好委屈的?還是你說,之前被父母拋棄的那件事?還是被男朋友甩?」雲村道出了一個又一個秘密,她放棄了從前的小心翼翼,把所有她所知的說了出來,她放棄了從前的善良,把一切的一切弄得慘不忍睹。

既然全世界都在嘲笑她,還不如放棄。「雲村夏果,你現在給我離開教室。」老師氣的全身發抖,久美子哭的癱坐在地,絢田咬破了自己的嘴角甚至出血,見到這副景象,雲村笑得更是開心了。「好哇老師,我現在就離開。」拿起書包,雲村站在門口向全班甜甜一笑,離開了學校。她看了看手錶,嘴角更是上揚,「這個時間……爸爸媽媽應該都在。」

雲村推開了大門,果然……他們都在。雲村邁開步伐走向客廳,「欸?雲村你這時候應該在學校吧?怎麼回來了?」「父親,你的安眠藥呢?」雲村忽略了問題,她放下書包轉身笑嘻嘻的看向父親,「什麼安眠藥?」母親疑惑的問道。

「哈哈,母親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的啊?父親愛你愛的那麼深,就連睡覺都要靠安眠藥,母親你明明也知道呀?結果現在卻像是玩扮家家酒一樣,說離婚就離婚,你們就沒考慮過我嗎?口口聲聲說著愛我,你們有做過任何事嗎?」

父母親的表情,可真是一個比一個有趣,雲村晃了晃腦袋,帶著太陽般的笑容毫不在意的將所有事實一股腦的倒了出來。父母兩人對望,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吶,回答我呀?父親,要不是我騙你說再努力一點母親一定會喜歡你,你現在還會活著嗎?要是沒有我對你說什麼加油,你不就自殺了嗎?」哈哈、哈哈、哈哈,彷彿看到什麼可笑的事情一般,雲村放聲大笑。

之後發生的一切,她沒有印象了。當自己的感官被冰冷的水包圍時,就不清楚外界發生什麼了。


真正沉入水底時,她才感到麻木的放鬆,熟悉的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被人理解的瘋子。提著鷹爪勾少女彎起一個漂亮完美的笑容,她點了杯奶茶,坐在角落,用甜膩的聲嗓朗誦著戲謔諷刺,擁有完美結局的童話故事。


[2019.12.24,半夜12:07。]
[寧靜之窗–雲村夏果 收尾完畢。]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1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23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