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5k

【心得】從伊拉克的視角看海灣戰爭

樓主 lin1937 csyoulin1937
GP98 BP-
這篇文章參考這個Iraqi Perspectives Project Phase II Um Al-Ma’arik (The Mother of All Battles):
Operational and Strategic Insights from an Iraqi Perspective,這是少有根據事後查訪伊拉克軍官以及整理伊拉克檔案得到的,以伊拉克視角為出發點的第一次海灣戰爭介紹文。

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我想都必須感謝對岸的蘇翻譯大大,如果不是他海湾战争笔记——伊拉克视角這篇文章,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有這麼一篇如此有價值的文章。另外先強調一點,我自己翻譯自己的版本但不代表我有能力翻譯的比蘇翻譯更準確,而且受限自身能力我也不會翻譯具體的戰局圖,因為我根本不懂戰略.....

海珊的狂妄怕是跟利比亞的格達費不相上下,他們都有共同的理想:統一整個阿拉伯世界,其次就是毀了以色列。在他看來,埃及領導沙達特和以色列的和平協議是一種[投降],但也認為是個讓真正的阿拉伯領導---也就是他自己統一阿拉伯世界的機會,甚至在1979年3月,他對來訪的巴勒斯坦代表表示任何違反來自巴格達的意志的阿拉伯國家都是叛徒,他也會不惜煽動民眾推翻那些[背叛的政權]。

另一方面,海珊說服了他的國家,他讓國民相信科威特正在美國的支持下嘗試瓦解伊拉克,甚至包含伊拉克副總理塔里克·阿齊茲(Tariq Aziz)在內的高官對此也深信不疑。他認為美國因為黎巴嫩死傷的陸戰隊士兵而全面撤軍說明美國已經疲憊,且美國實際上是缺少進行軍事行動的決心的。

為了保證進攻的突然性,就連共和衛隊都只在開始進攻前數小時才會接收正式命令,甚至連陸軍參謀長兼首相Nizar al-Khazraji都在回憶中表示自己並未提前得到消息,而在海珊的宣傳下伊拉克普遍相信以色列才是真正的敵人。根據共和衛隊漢摩拉比師第17裝甲旅旅長Ra'ad Hamdani准將的回憶,當時伊拉克人認為他們透過兩伊戰爭贏得阿拉伯世界的敬重,而他們也相信在科威特邊界集結的龐大軍隊也只是在進行施壓,透過這些施壓達到政治而非軍事上的勝利。7月15日上午他收到轉移部隊到巴士拉以南待命時,他依舊對部下表示這是基於政治施壓採取的作為,7月20號上午他才完成佈署,當天晚上他才終於在總部得知海珊的真正意圖。

Ra'ad Hamdani在回憶中表示他對此作戰的震驚,也或許是因為心理上還沒把科威特視為必須消滅的敵人,他曾下令不要進行火炮準備,戰車也只允許發射高爆彈,意圖透過聲光震懾敵人而不殺死他們。

而這種過度倉促且高度保密的計畫是有許多困難的,首先就是參謀人員其實也沒有完全確認科威特6個旅的駐地和地形,高精度(比例1:10萬)的地圖數量也不夠,許多部隊得到的戰前情報僅有旅遊地圖和由米格25偵查型貢獻的科威特城市空拍圖(儘管他們認為幫助還頗大,另外其實很多進攻行動都是靠旅遊地圖,包含打伊拉克的那票聯軍以及美軍自己)。更嚴重的是所有後勤補給和支援會在進攻後24小時才進行,在這之前入侵部隊必須自己就地解決,透過掠奪佔領區加油站、守員、醫院等。這導致包含Hamdani在內的許多軍隊前線指揮官必須先了解入侵路線上可能可利用的資源所在,為此Hamdani甚至計畫偽裝成普通小兵前往科威特一趟,但出發前上級取消他的許可,一來指揮部已經派了其他偵查人員,二來進攻時間(8月2日)已經逼近。

入侵前伊拉克高層吸取了部份兩伊戰爭時期的教訓,下令裝甲車輛都必須加裝額外水箱緩解可能的缺水問題。而為了提高推進速度,130毫米炮會跟在入侵部隊後面隨時發射照明彈。根據一位不知名指揮官說法原本估計伊拉克部隊平均每小時只能推進20公里,但實際上達到40公里。

伊拉克空軍高層則是被下令開始進攻前1天才允許告知作戰單位作戰意圖,但由於米格25繁重的空中偵察任務,7月初時高層已經猜到主要目,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空襲al al Salim和al-Jaber空軍基地以及科威特國際機場,癱瘓跑道阻止科威特軍機升空。

至於地位最低的伊拉克海軍,他們則是進攻前36小時得知作戰意圖,任務是解放Faylakah島並阻止任何船隻進入或離開科威特海域,但強調不干涉伊朗的。

多數伊拉克進攻單位原本被告知的都是政治施壓任務,但包含海軍在內少部分單位則被告知是應對以色列可能的軍事行動。大致上都是開始進攻前幾天才被允許告知部下真正意圖。

8月2日伊拉克軍隊主力開始入侵,但原本還算嚴謹的計畫很快就出了差錯,天候因素導致部分伊拉克軍機延遲一個小時才能起飛,也導致不少機場的一炸任務沒有及時展開,代價是:凌晨5點到6點之間,2架科威特的A-4天鷹攻擊機襲擊了共和國衛隊。對此共和衛隊當然像空軍抱怨了,但伊拉克空軍指揮官也辯解他們阻止了9成的科威特空襲行動。

根據事後調查其實伊拉克空軍成功讓機場跑道關閉,但當時剛好不在機場的幻象F1和A-4返回後利用道路起降。而另一位科威特飛行員回憶也表示部分軍機跑到沙烏地阿拉伯機場,甚至以沙特機場當基地執行空中任務。根據統計至少80架科威特飛機逃到沙特。

但伊拉克空軍另一個主要任務:避免科威特皇室透過飛機逃跑,完全失敗了。空軍把責任歸咎在過度的保密導致他們在得知作戰意圖後根本沒有足夠時間擬定更完善的計畫。

負責運輸兩個共和國衛隊特戰旅深入科威特腹地的伊拉克陸航部隊直到8月1日午夜才被告知作戰行動,而2日凌晨0425時直升機編隊就已經出發了,他們損失不小,至少40架直升機損失,還有60多人傷亡,一部分是被科威特的鷹式對空飛彈擊落(估計3-4架),其他大多是因為缺乏夜航經驗以及寬廣沙漠地區的導航手段,或者低空飛行以避開可能的對空導彈威脅結果撞到電線桿之類的,導致撞機或著陸失敗。

而地面進攻就很順利了,幾乎沒有成建制的抵抗,科威特戰車在伊拉克戰車開炮後往往會直接棄車逃逸,少有的困擾是數量龐大的逃難民眾。有趣的是第17裝甲旅在路上幾乎用光燃料,而原定奪取科威特民間加油設施的計畫也因為難民阻塞破功。最後第17裝甲旅旅長Ra'ad Hamdani乾脆直接[請求]科威特警察[為他以及他身後的1000輛戰車淨空並開放道路,然後找點油過來],最後科威特警察屈服了,他們淨空道路並把警車開過來讓伊拉克人抽取油料,還為他們指引前往目的地的道路

然而由於嚴格的無線電靜默,伊拉克主要進攻部隊都沒辦法很確定友軍位置,甚至第17裝甲旅一度以為進攻已經取消只是他們沒來的及得知。

僅管最終大致達到占領科威特的目的且損失極小。但伊拉克還是暴露很多問題:事前過度的保密導致部隊根本沒足夠時間蒐集情報並準備足夠補給、進攻時的協調很不好、直升機部隊缺少夜航和定位訓練卻被要求在夜間進行缺少標的物的沙漠機降突擊、伊拉克空軍的能力也不足以消滅科威特空軍,且沒有預料到空軍起降不僅限於機場的情況。



科威特空軍軍機列表


這是第一部分的文,內容極度龐大所以我需要分好幾節寫....重點是我根本沒翻譯多少,這文章真的很厲害,記錄到70年代甚至更早以前海珊的每次公開發言。
98
-
LV. 42
GP 10k
2 樓 tulip810018
GP2 BP-
原定奪取科威特民間加油設施的計畫也因為難民阻塞破功。最後第17裝甲旅旅長Ra'ad Hamdani乾脆直接[請求]科威特警察[為他以及他身後的1000輛戰車淨空並開放道路,然後找點油過來],最後科威特警察屈服了,他們淨空道路並把警車開過來讓伊拉克人抽取油料,還為他們指引前往目的地的道路。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啊.....
台灣人口密度更高,如果開戰民眾全跑出來,國軍也會被塞個半死吧。
2
-
LV. 22
GP 5k
3 樓 lin1937 csyoulin1937
GP36 BP-
進入防守科威特防守階段後,使其不被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奪回成為伊拉克入侵部隊的考驗,伊拉克情報部門也開始透過可能的管道去了解美國接下來的動作,而西方開放的媒體則是他們主要的情報來源,這個來源能提供的情報大多是準確的---只是往往不是那麼即時性,而且由於西方媒體眾多,伊拉克情報部門很難一一篩選可靠情報提供下級單位,情報部門也只好把能接收到的資訊都提供出去,甚至經常出現矛盾情報

而在進入科威特後伊拉克有意取得沙烏地阿拉伯的地圖情報(應當用於判斷聯軍可能進攻路線),結果全國只有16張1比25萬比例的高精度地圖,而法製和俄製衛星能提供影像完整度也不足以建立更多地圖樣本。

儘管能力有限,但伊拉克情報部門也從聯軍日益增加的通信和偵查行動確認美國政府會以軍事行動回應伊拉克,儘管如此他們也無法確認聯軍可能的總攻擊時間。

包含海珊在內的伊拉克人士都普遍相信聯軍空襲會是進攻主軸,但明顯低估地面戰鬥的強度。甚至他們也低估美國為首的聯軍的持續空襲強度,原本他是沒想過有高強度空襲能持續進行1個半月的。

由於對聯軍空襲的重視,海珊也下令所有單位必須貫徹分散原則,部隊與部隊之間要保持一定距離,彈藥和重要物資都要分散儲藏。不僅裝甲車輛和主要防禦掩體得到掩蔽,陸軍參謀長還下令把500多輛失去戰鬥力或損毀的戰車送來科威特混淆聯軍攻擊機。伊拉克當局甚至舉辦了科學競賽,讓科研人員發揮創意尋求能更有效掩蔽部隊免於空襲的手段,成果包含一種能釋放大量煙霧,遮蔽500米高度天空的火箭,據說這種火箭被所有部隊和敏感設施防禦部隊所使用。另外為了欺騙巡弋飛彈,海珊還下令建造假建築愚弄使用地形比對導引的巡弋飛彈。

除此之外,海珊和伊拉克軍官也嘗試所有能避免情資外洩的手段:根據聯軍衛星還沒經過的空檔進行移動、所有電話和手機通訊全部禁止,任何命令和情報的傳達全部用人力進行

而海珊還在12月19日進行了1次實彈測試,模擬空襲下如何保障人員和物資的最大生存,他們甚至把動物放進掩體裡確認空襲造成的生理影響。這場演習的參加者包含所有伊拉克軍、師、旅以及更小單位的指揮官。這場演習證實他們能建造足以抵抗250磅炸彈直擊的掩體,指揮官相信他們能抵抗來自空中的打擊,而這份樂觀也傳染給伊拉克占領軍。

事實上哪怕是在戰後,海珊依舊認為自己做的準備挫敗了美軍空軍,讓他們無法透過空中行動解決這場戰爭。另一方面,海珊有個錯誤認知是空襲只限於戰爭的最開始,並不把它視為一種會在戰爭進行過程裡不斷施加的打擊。

伊拉克海軍也在盡力阻止聯軍可能的兩棲行動,最佳選擇就是佈雷---根據指揮部命令,伊拉克海軍需要部屬1300個水雷,包含臨時趕製的土製水雷,因為自己儲備的蘇製水雷大多耗盡。海軍其他任務還包刮分散船艦並藉此分散聯軍空襲,以及在海面監視敵軍行動,如果有必要,把可能被登陸的區域設施破壞掉並用石油汙染那些海水,不僅使用岸上的泵站放油,還準備了5艘改裝過放油設備,裝載535萬噸燃油的油輪,油輪船長收到命令必須隨時,且可不經討論的情況下執行汙染程序。

在海珊擬定的[石油戰爭]防禦計畫裡,石油就是最佳武器,不僅會用來汙染海水、還會進行燃燒阻礙空襲,海軍司令還召集民間石油專家和雇員。

海珊並未低估他的敵人,所有部隊被下令必須獨力且不依賴上級命令作戰,且物資必須保證至少1周在各種威脅下的自給自足並堅守崗位。並特別強調道路節點和交匯處的防守,另外由於無法確定聯軍進攻方向,還下令各部隊都要準備一支足夠強大的預備隊。

伊拉克情報部門原本估計聯軍攻擊行動會從科威特西北方以大規模機降展開,隨後才是地面進攻,聯軍則可能在靠海的科威特市進行一次兩棲登陸。這推估其實還是很接近美軍中央指揮部在10月擬定的one corps plan進攻方案,但遺憾的(對伊拉克來說)此計畫因為軍隊數量不能保障而被打槍。

海珊相信聯軍的打擊會很著重空中資源處理儲存設施、火炮陣地、導彈陣地、指揮機構。陸軍則會基於減少損失和時間的考量選擇非直線路線,或乾脆用機降/空降快速穿插分割包圍伊拉克軍。且海珊相信兩棲登陸行動是必然的,而以沙特為首的聯軍則是次要進攻,任務是分散伊拉克注意力和實力。

12月13日,伊拉克在演習中測試透過燃燒石油阻礙空襲的效果,根據當事伊拉克官員回憶,石油泵站的火焰有50米高,在400-500米高度構成厚實的煙霧層,這和12月19日的演習依樣都讓軍官相信空襲並不可怕。

實力差距很大的伊拉克空軍倒是很有自覺,他們在報告裡指出:.....敵人可以利用所有海灣國家,以及土耳其和以色列的軍事力量,他們還有來自航空母艦的戰機,他們有能力從數個方向構成高強度且連續的空襲波次,他們也有遠程導引武器和傳統武器。他們估計聯軍空軍實力是他們的12倍。因此空軍認定的主要目標是[生存]。因此對科威特的地面支援僅限於10架生存力較低的SU-25攻擊機,因此他們事先告知別期待任何空中支援。

至於對付航空母艦的任務預計由18架裝備12枚KH-28反艦飛彈的SU-22M4攻擊機、4架裝備AIM-39導彈的幻象F-1和12架裝備AS-30導彈的幻象機負責,儘管是全力以赴,但伊拉克空軍清楚認識到航空母艦戰鬥群那道350公里半徑的防空圈有多難踰越,他們估計最多有12架攻擊機能抵達目標,而返航機則被認為不會有,估計可以破壞可能來到的9艘航空母艦中的1艘。另一項任務是空襲利雅德機場,因為其他機場都在伊拉克軍機作戰半徑以外,空中加油打擊也不現實。

至於伊拉克空軍實際上的主要行動:撤退到伊朗,沒有報告指出是有預先規劃的,情報單位是有給過轉移飛機到伊拉克以外地方的建議,但沒證據指出也沒理由認為海珊有許可過。

至於備受期待的就是防空部隊了,這些防空單位不僅被用於保護指揮機構和機場,還有毒氣(沙林、芥子氣、VX)工廠、核子研究設施、鈾礦處理設施、燃料和電力設施。軍事設施由SA-6、羅蘭和SA-7負責,其他敏感研究設施和工廠則是由SA-2/3負責(奇怪的是SA-2/3被認為是最有能力的,並不清楚為何資料會認為更落後的SA-2/3比SA-6值得期待>。),另外還使用39門有雷達協助接戰的高砲、36門無雷達協助的高砲、擄獲自科威特的鷹式強化防空能力,光是雷達系統就有14個型號。

主要反擊武力則是地對地彈道飛彈,尤其是飛毛腿和國產版改良飛毛腿al-Husayn彈道飛彈,而長時間待在沙漠的發射單位是經過大量轉移和機動發射訓練的,他們也擅長偽裝、隱蔽、通訊靜默等技能。然而在海灣戰爭的防守準備階段還是遭遇了點困難,因為他們接受的訓練基本都是針對伊朗或以色列而不是科威特或沙烏地阿拉伯,部隊也很缺乏可能攻擊地的情資,不得不繼續使用旅遊地圖規劃打擊任務。

根據一名導彈旅士兵回憶,他在1月8號時收到準備好[特種武器]的指示,特種武器在伊拉克軍事術語指的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如生物、化學彈藥(至於核彈,根據巴基斯坦科學家A.Q. Kahn的招供,當時他已經被要求提供設計圖和算式,幸好當時離開戰只剩2個月)。而被命令的使用時機是:上級下達發射命令、或伊拉克遭到大規模入侵時。

伊拉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一份綜合報告指出,在1月的第二周,海珊和他的高級顧問的晚宴上,海珊要求顧問開始著手準備生化武器,但顧問表示細菌武器還在準備中,能立刻投入使用的只有磷、乙醇、甲基原料化學武器,海珊對此表示不滿並要求在15號準備生物武器並對準利雅德。伊拉克副總理後來向聯合國視察部隊表示海珊因為被聯軍空襲的準度震驚,擔心這些生化武器設施被空襲而污染伊拉克,所以在1990年秋季就事先銷毀生物武器菌種。報告後續指出以色列也成為潛在的投射對象。

事實上伊拉克大量捕獲文件都指出他們事先做了很多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的使用準備,同時為了避免遭空襲後的洩漏讓彈藥的存放盡可能拉開距離。據擄獲的備忘錄指出,高層要求準備120輛卡車轉移1232發軍機炸彈和13000發裝備芥子毒氣的彈藥,還有25發[特殊彈頭],以及8320發裝備神經毒氣的122毫米Grad火箭。

當然實際上海珊並未在海灣戰爭中使用過任何生化武器,也沒有具體事證指出原因,但不難猜測的是聯軍早已警告過[報復]的強度,海珊也不想拚個魚死網破。

海珊同時還是個恐怖分子資助者---當然他不叫他們恐怖分子,而是阿拉伯戰士(Arab fighter)。一份11月的備忘錄指出當時就有270名學生從志願自殺者課程中畢業(這課程不僅限於伊拉克人),沒有資料證實到底有多少人參加過這些培訓,但一份文件指出這數字恐怕是非常驚人的:僅僅為了在1990年閱兵式上校閱這些人,國防部就準備55輛公車和40輛其他車輛轉移來自Ta’mim camp訓練營的蘇丹人,另有差不多數量的埃及人從Diyala營地出來,甚至還有訓練敘利亞人的Karbala營地和訓練巴勒斯坦人的Babel營地。這些人曾計畫被利用在海灣戰爭,儘管如此幾乎沒有實際作為,有限的襲擊大多在中東以外地區發生,而且針對的主要是商業目標。這培訓計畫可確定的是直到第2次海灣戰爭前都沒停止過。

而海珊可能受到越戰獲以及幾個事件的影響,並不認為美國作戰決心有多高,他相信只要戰爭拖到6-7個月就有可能迫使美國使用核武。他的幕僚也認為沙特、埃及或敘利亞都不會想打這場戰役,甚至樂觀倒覺得這不會比兩伊戰爭艱難。而他們也覺得美軍進入沙特會是個推翻沙特皇室的好機會,他們認為阿拉伯人會必然的仇視外國人,特別是在他們自己的土地上,可能的動亂也將會迫使美軍離開。換言之,伊拉克高層或許是對短期戰爭有足夠覺悟,但對長期戰就顯得樂觀過度(也根本沒想過他們沒有拖到長期戰的本事)。

感覺很多都是我們可能犯的錯....過度低估可能的攻擊強度、過度樂低估國自身穩定性、完全不值得信賴的通訊手段,不僅可看出國軍怕是還沒有伊拉克軍看的清和敵國的技術與能力差距,甚至我們在準備上都可能因此不如伊拉克充分且徹底。

另外也算是打了我自己的臉,本來認為足夠的為張、掩蔽足以讓空中打擊效果大大減低,但怕是我自己都高估了,水雷的阻滯效果也是,雖然聯軍自己是覺得很煩,但1300枚水雷能造成的影養還沒大到能影響全盤作戰。

至於那些超缺德的打法....只能說幸好海珊政權沒辦法不透過戰爭活到1992年以後,到時候他完全有潛力成為一個輸出恐怖分子和生化武器,容易滲透周邊國家的擁核國,怎麼想都比北韓+伊朗+70年代以前的利比亞還危險。
36
-
LV. 22
GP 5k
4 樓 lin1937 csyoulin1937
GP35 BP-
1990年12月26日,伊拉克情報部門做出了聯軍戰力評估,他們認為有3500輛戰車在敵對海灣國家,另有634輛在土耳其,美國戰鬥機連同航母艦在戰鬥機估計是1525架(不含支援機種和直升機),但認為這些軍機頂多達到每天200架次的戰鬥飛行。報告另外還很重視美國彈道飛彈,如Lance、潘興,以及巡弋飛彈的打擊。同時他們正確估計攻擊行動會以這些精準導引武器對空軍和防空單位的壓制為序曲,但不認為空襲和地面進攻會同時進行,因為可能導致他們認為美軍絕對會避免的傷亡可能。

另外伊拉克裝甲武力指揮也認知自己的戰車性能是劣勢的,那怕是最先進的T-72毅然。而1月3日時曾舉辦過對抗美國戰車的講座,參與過的伊拉克軍官表示主導講座的講師認為美國戰車能摧毀T-72的距離比T-72能摧毀美國戰車的距離長800米,但講師信心滿滿的說他們從科威特擄獲的美製戰車(問題是科威特當時只裝備英國的酋長、維克斯MK、百夫長,以及塞爾維亞M-84,根本沒有美國貨)證實美國戰車有個潛在弱點---砲塔頂部觀測/瞄準設備,包含雷射測距設備和指揮控制設備,這點非常重要,務必讓所有車組瞄準美國戰車的這個弱點打擊。

除了鼓舞士兵堅決對抗[美國女兵]的攻擊,海珊也不忘記兼顧士兵的疲勞,事實上伊拉克有個傳統是任何時候都保持25%士兵休假,這傳統就連兩伊戰爭最艱難的時期也被貫徹。這次也是。

至於實力差距最大的伊拉克海軍,原本海珊已經決定把海軍艦艇疏散到伊朗,等聯軍攻勢完全展開後再回來參戰(至於伊朗會不會放行這點似乎是根本沒想過),但海軍官員說服海珊,因此海軍的之後的態勢就是在海岸線上散開分擔些壓力。

海珊還一度要求海軍把200-300個水雷的繫留繩切斷使其成為浮雷,但海軍官員表示聯軍直升機可以在白天輕鬆找出這些浮雷並摧毀,而且他們不敢保證這些浮雷會因為洋流漂向何方,甚至也可能飄到伊朗。

另外海珊還要求所有指揮人員應該避免乘坐軍車,而是盡可能多利用民間車輛移動,車輛外觀必須低調且盡可能多次換車。軍官也建議海珊換上不起眼的低地男裝而不是制服。

正如同原先估計的,聯軍的攻擊序曲就是空襲,第3軍宣稱在下午3點擊落1架敵機並俘虜飛行員。海珊認為聯軍空襲的目的包括迫使防空單位消耗彈藥,因此他下令防空單位指揮控管開火頻率,並下令彈道飛彈部隊開始填充燃料對準以色列,但暫時只允許使用傳統彈頭。

重點防禦的777項目---伊拉克核能研究設施生存了較長時間,海珊認為777項目的防空單位成功擋下1月17日到2月3日為止由F-16進行的空襲並迫使他們動用F-117匿蹤攻擊機,儘管F-117還是在2月3號完成了任務,但海珊還是視為一種勝利。

1月17日13點34分,伊拉克開始進行海上的[石油戰爭],第一批800多萬桶原油開始灌入波斯灣水域。根據伊拉克海軍司令的回憶,這個作戰對當地的淡化廠和聯軍船隻行動造成很大障礙,並迫使聯軍對這些正在傾瀉原油的石油設施展開空襲

0300時,224彈道飛彈旅收到命令開始對以色列射擊,這個導彈旅僅花了10分鐘就完成準備工作。對以色列特拉維夫和海法發射了8發導彈。

根據軍官回憶,由於彈道飛彈的機動發射車數量不足,上級非常祝聖這些發射車的生存:平時發射車在西部沙漠不斷機動,導彈的補充和裝填在ar-Ramadi和巴格達進行。

1月19日,海珊開始擔心防空單位的生存,他下令被空襲過的防空單位轉移到還沒被攻擊過的地區,雖然他知道防空單位被壓制後他的地面部隊將遭到聯軍空中打擊(但他似乎毫無辦法)。另外,他意識到聯軍在電子戰方面的優勢有多大,他發出的新命令非常直率地指出敵人在這方面的領先且強調部隊不要嘗試從同一技術面對抗,而是應該停止所有電磁通訊。海珊進一步強調,無線電通信[不會從比通信設備更有價值的建築發出](或許意味海珊正在避免這些高價值建築因為電磁訊號洩漏所在地),而所有通信交流應當透過信件進行,而較機密的信件則必須手寫。

19日晚上6點,海珊開始強化彈道導彈旅的生存,來自情報部門的追加人員強化了發射車隊的護衛力量,導彈旅指揮官倒是指出儘管他們遭到1800多枚炸彈攻擊,但只有1人喪生,而且他們的發射程序效率正在變強,每次發射的地點距離都保持5-10公里。

1月20日的報告指出對以色列的導彈攻擊效果正在發揮,以色列正陷入恐慌並開始在邊境集結軍隊。當天在科威特的第3軍團接到命令開始執行境外任務,包含攻擊經濟和軍事目標並盡可能抓捕俘虜。第3軍司令指出正是為了尋求優勢。  

1月21日,海珊下令防空部隊減少活動並控制消耗,以便對應海珊認為的[長期戰]。

1月底,25步兵師因為運輸車輛被聯軍軍機重點關照,下令從當地蒐集駱駝並集中給有放養駱駝經驗的軍官,負責後勤補給。

隨著時間過去,伊拉克前線士氣正在崩解,因為他們不能反擊在他們頭頂肆虐的敵機,他們開始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對抗他們](戰後會議指出)。

伊拉克彈藥分散策略或許沒有想像中的管用,1位被俘虜飛行員說他們打擊時比較不用擔心被彈藥爆炸的衝擊波及,所以提高了精度(Ali Hasan al-Majid在戰後會議說法)。

防空單位在機動轉移上面臨困難,他們缺少足夠的大型拖車轉移沉重的防空設備。然而他們毫無選擇,就算減少開火次數聯軍依舊能準確定位多數防空單位駐地,很多時候他們前腳剛走聯軍就把他們不久前待的地方炸成廢墟(戰後軍官對海珊的說法)。

1月22日海珊下令所有單位[拆解所有裝備,讓聯軍軍機無法從空中辨識的程度],他安慰那些軍官:一旦戰爭勝利,我們還能重新組裝他們。

正如同在巴格達和科威特的友軍,在伊拉克南部的共和衛隊也正在被聯軍空軍摧殘,第17旅在空襲開始後3星期內損失所有防空連,每天有3分之1的部隊疲憊的轉移陣地以避免空襲,但還是有很大傷亡(旅長回憶)。

空襲開始1星期後,伊拉克情報部門確認大量聯軍正在向西轉移,但分析師還是無法確認聯軍作戰意圖以及主攻方向。而情報部門分析師不自覺地讓新的猜測盡可能像原先預計的符合,這導致更多的錯誤(而聯軍指揮Schwarzkopf對左鉤拳行動的認知是:在聯軍空襲下,無論海珊有沒有正確認知到他們主攻方向轉移,他都做不了什麼)。

·在1月23日提交的一份報告中,伊拉克軍事情報總局提出:

——大量多國部隊,包括直升機在內,正向西向拉夫哈方向機動。這主要包括法軍(第6輕裝甲師);
——美軍至少使用一個裝甲師保護其左翼,即上述提到前往拉夫哈方向的車隊。(這可能指的是第24步兵師(機械化));
——至少一個陸戰隊師會沿“海岸軸線”進攻;
——美國將把美國第七軍作為預備隊;
——科威特軍隊將在進攻中充當第一梯隊;
——多國部隊將發動大規模空襲以“孤立科威特”;
——主要地面突擊將沿海岸公路進行(災難性誤判);
——次要突擊將在整個戰線上進行;
——多國部隊的主要企圖是實施地面和海上突擊,粉碎共和國衛隊的反擊;
——立即目標是以最小的美軍傷亡奪取科威特城。

伊軍此時被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兩支陸戰遠征旅所吸引,堅持認為主要攻擊會向科威特方向,特別是沿科威特城的最近道路實施。美軍將從正面攻擊,但努力尋找伊軍防線的翼側和後方。但伊軍情報部門同時也認為,多國部隊在徹底評估空襲的效果前不會確定地面作戰方案。法國軍隊向拉夫哈的行動似乎被伊軍無視了,最終法國第6輕裝甲師只遭遇了伊拉克第七軍擔任後方掩護的第45步兵師。

儘管盡可能消極避戰,伊拉克空軍處境照樣很糟,軍機已經無法進行轉場飛行,甚至連轉移零件、彈藥以及人員都非常困難,所有空軍基地都整天忙著修理停機坪和跑道,以及拆解炸彈,連基地內部的移動都有困難。科威特西部和南部巡邏的F-14和F-18被格外重視,空軍認為他們可以偵測到80-100公里外低空飛行的飛機。此時伊拉克空軍已經確認聯軍完全形成空中優勢,但他們還是想做最後一搏---派出軍機空襲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設施,計畫預計由幻象戰鬥機進行,時間原定23日,且將以超高難度的,30-40米海拔高度和940公里/小時速度進行,甚至將在敵方空域以略高於100米的高度進行空中加油。

這場半自殺任務從規劃到執行都充滿哀傷:攻擊機所在的機場先是在22日晚上被空襲,直接幹掉準備執行任務的2架幻象攻擊機;隔天下午又被空襲,這次也損失1架攻擊機,僅剩的2架被轉移到防爆地堡內,而機場的電力供應因為空襲而中斷,計畫也當然延遲到24號。不過隔天還是沒辦法按時展開行動---昨天空襲時被丟下的集束炸彈還沒清掉。最後在深夜裡總算有2架幻象起飛了,然後很聰明也很大膽的在接近伊朗邊境的空域完成高風險的空中加油任務。

然而這2架藝高人膽大的攻擊機運氣也用完了:隔天早上9點34,這2架攻擊機被沙烏地阿拉伯空軍的F-15C用AIM-9擊落。而他們很可能是完全沒有機會得到預警的。

這段痛苦時光裡少數損失極小的單位就是被聯軍重點關照的彈道飛彈旅,雖然大量彈坑造成車隊轉移上的困難,但導彈旅還是善用較安全的地區發射導彈---甚至包含高速公路路邊的難民營。

1月26日,海珊終於下令空軍撤出戰鬥,18架幻象、9架蘇霍伊和1架Falcon-50軍機計畫逃到伊朗,甚至伊拉克官員還幫這些逃難的飛行員準備了護照、照片等文書資料。根據伊拉克報導,實際逃離機為:4架SU-20(3架被摧毀)、40架SU-22(5架被摧毀)、24架SU-24(2架被摧毀)、7架SU-25、12架米格23(1架被摧毀)、4架米格29、24架幻象F-1、15架IL-76、1架Jet Star 、2架Falcon-20、3架Falcon-50、1架波音-727。但伊朗只承認22架(根據戰後伊拉克情報部門資料,這批軍機很快就被噴塗伊朗空軍標誌,伊朗還嘗試尋求可培訓伊朗飛行員駕駛蘇聯軍機的外國飛行員。)。

1月27號,224彈道飛彈旅報告他們抓捕5個聯軍特種行動小組士兵,但只有2人活著,還有1人逃跑(隔天被抓捕)。這些特種部隊是英國SAS小隊,任務是在廣大的沙漠搜索並定位伊拉克彈道飛彈部隊(請參閱維基百科Bravo Two Zero頁面),然而伊拉克卻誤以為這些特種部隊是聯軍大規模空降務隊的前鋒,伊拉克以為聯軍會嘗試透過空降佔領伊拉克空軍基地並威脅包含巴格達在內的城市。

情報部門因此得出應該把部隊加強到西方的建議,但如前所說,聯軍的空中壓力已經讓伊拉克無法進行大量部隊的轉移,對此情報部門派出手下的突擊單位並賄賂當地沙漠裡的貝都因人加強對當地的監控。

1月的最後1周裡,海珊嘗試讓盡可能多的設備從聯軍空襲下生存,然而伊拉克空軍幾乎瓦解了,剩下的定翼機大多無法運作,殘存的直升機也在不斷轉移避免打擊。而防空單位的損傷也不小且數量不足。戰後海珊對蘇聯人非常不滿,認為蘇聯提供利比亞和敘利亞最先進的防空武器卻沒有提供伊拉克同等的裝備。

1月29日,伊拉克海軍司令開始下令軍艦逃到伊朗,包含4艘飛彈快艇、3艘登陸艇、1艘砲艇和1艘掃雷艦。這是個無比艱鉅的任務,不僅要在聯軍的空中壓力下渡過230公里路程,這趟路上還有大量他們施放的浮雷(....),他們也不敢使用導航雷達和通信設備。這趟逃難之旅在晚上21時開始,3艘船為1組,然後在隔天1點半就被空襲,直接打掉指揮艦,15分鐘內第一組的3艘船就全部沉沒分批逃離,看到第1支船隊的慘狀,剩下船隻趕緊改變路線---當然沒啥用,7點半聯軍再次對船隊空襲,接下來就是長達1小時的單方面虐殺,最後總共有6艘船進入波斯灣海底。最後僅有飛彈快艇、登陸艦、砲艇各1艘抵達伊朗,損失20名士兵和7個將軍(伊拉克海軍是不是船長就是將軍層級....)。當然抵達伊朗的68人下場也不太好:大多數人直接進了監獄,至少9人呆了超過2年半。

2月初伊拉克情報部門GMID提交給陸軍參謀長一份極度悲觀的報告,唯一的亮點還是彈道導彈部隊,他們損失很小,僅有1名軍官和5名士兵陣亡,7名軍官和41人受傷,28個發射基地中的9個受損,17門高砲中的3門損毀,最重要的是:所有機動發射車都沒事。彈道飛彈部隊發射了52枚飛彈:20發射向特拉維夫、8發射向海法、13發射到利雅德、7發射到Dhahran,2發射到Baqaq、1發射到al-Dammam、1發射到at al-Jubayl,但也可看出他們大多時間花在移動,平均1天只能發射4發飛彈。

儘管發射頻率極低,甚至2月2日蝕海珊還下令飛彈部隊休息2天,之後的射擊次數也被限制在平均每天2發。但伊拉克的彈道飛彈和燃料儲量已經在告急:國內230發傳統導彈(另有75發[特種彈頭]戰鬥部)已經消耗52發,還有34發需要維護,而燃料僅夠118發導彈使用。al-Ayyubi將軍因此要求海珊許可他們製造15發新彈頭,修復7發並製造41發新飛彈,並為60發導彈準備燃料,這將使伊拉克彈道飛彈部隊的傳統戰鬥部導彈儲備增加到102發,並估計可戰鬥到3月底。

2月5日,伊拉克情報部門透過國外媒體整理了聯軍的進攻行動預測:
聯軍裝甲部隊集中在Hafir alBatin,但主要任務是掩護科威特北部的兩棲作戰,且可能伴隨空降作戰掩護。兩棲作戰將是所有作戰核心,但如果不成功,聯軍可能從科威特南部進攻。而美國將和土耳其在北部展開一條戰線,並消滅庫德族的活動。

但沒過多久,GMID開始懷疑兩棲作戰只是幌子,真正的主攻會由裝甲部隊從科威特西部展開,他們也注意到聯軍直升機活動正在大增。

伊拉克也開始透過廣播散佈謠言動搖聯軍,他們宣稱美軍將拋棄盟國軍隊,伊拉克軍方還在造勢說伊軍即將越境發動大規模進攻,給美軍造成重大傷亡。這是海灣戰爭中雙向軍事欺騙中的一個範例。美國軍隊正向西延伸其正面,但又給出在哈夫阿巴廷(面對科威特西南)方向實施主攻的假象,在得知伊拉克方面的宣傳之後,美軍認為己方的戰略欺騙成功;相反,伊拉克試圖煽動美軍對沙漠戰的恐懼,並分化阿拉伯盟軍與美軍之間的關係,在聽說美軍向西轉移後,伊軍反而認為美軍懼戰,是自己的戰略欺騙成功。

不過從2月的第二個星期開始,新的情報開始動搖伊拉克軍隊高層自信滿滿的判斷。一方面,土耳其在土伊邊境部署重兵(20萬5千人,1500輛坦克),而當面之伊拉克第五軍只有兩個師的兵力;一方面,伊軍觀測到大量多國部隊車輛和兵力持續沿阿勒吉蘇馬-拉夫哈-阿拉西進。伊拉克的前進偵察分隊(如第999部隊)同樣在拉夫哈地域觀測到了數量巨大的多國部隊技術兵器。

聯軍空襲並沒有隨著時間過去而減少,反而增強了。Hamdani回憶到伊拉克南部的共和衛隊平均每2小時就被空襲1次,且不分晝夜。造成最大威脅的是慢速的A-6和A-10,這兩種飛機的續航力驚人以至於可以整天待在共和衛隊上頭,讓共和衛隊甚至開始習慣他們的引擎轟鳴聲

這種高強度空襲對士氣的打擊非常驚人,2月初1位來自第20步兵師的逃兵就表示他的部隊幾乎是1天3次轟炸,他的同胞開始感覺自己被遺棄在科威特土地上,開始對一切失去信賴。而補給線也幾乎斷絕,每天只有1頓飯能吃且完全沒有肉類,飲水甚至缺乏到只能讓3人使用1.65升。士兵不僅放棄修復被空襲損毀的裝備,甚至也不會去回收死於空襲的同胞屍體,阻止他們投降的僅僅是恐懼,而且他們僅僅是覺得等聯軍地面進攻在投降才是最佳時機。

2月進入第2個星期後,伊拉克軍隊能做的只剩統計損失,報告都是充滿悲哀的

2/10報告:
....由於敵軍威脅,今天無法讓飛機逃往伊朗,轉移計劃推遲1日.....通知第24中隊拆解他們的飛機並隱蔽到遠離基地的地方....
....只剩軍官還有足夠份額的食物....
....沒必要把米格23飛行員送到Sa’ad空軍基地,當地已經沒有能動的米格23了,只需要補充5個米格21飛行員....

2/11報告:
....航空學員的教官提出隱藏飛機的主意:把米格23藏到壕溝裡,並用帳篷掩蓋,帳篷上可以覆蓋一層泥......

2/12報告:
.... Ali空軍基地報告大多數米格23都已經撤離基地,只剩1架預計今晚轉移,幻象機除了2架被損壞的掩體門卡住的,其他都撤離了.....

2/16報告:
告知所有基地的指示:所有飛機放置點相隔保持1公里,避免被擊中的戰機波及其他軍機

2月18日,GMID終於正確預估聯軍的[左鉤拳]計畫:美國第十八空降軍和裝甲部隊在拉夫哈-阿拉地帶的部署意味著敵人有可能在不加防禦的區域實施空(機)降以抵達我後方地域,威脅我補給線。敵軍還可能在西南方向實施會產生重大威脅的攻勢,直指卡爾巴拉和薩馬沃方向。……考慮到聯軍快速的戰役機動能力,其在阿拉的大規模部署已經讓伊方無法判斷其具體意圖。……必須在薩馬沃-卡爾巴拉地帶準備適當的預備隊,以防多國部隊實施戰略機動,否則多國部隊將把我軍孤立於幼發拉底河以南或西南,阻止我軍機動,並用強大的空中威力解決後續問題。

儘管如此,伊拉克什麼都沒做,很可能正如聯軍總指揮史瓦茲柯夫預料的伊拉克已經失去大幅度移動部隊的意志。此時伊拉克軍已經開始潰散,大量士兵逃離崗位。

2月22日美國報導伊拉克開始點燃140多口油井---但這可能是個壞主意,莫斯科因此失去協調的立場從而擋住了停火談判。

坦白說看過伊拉克那些報告後,真覺得不能說他們意志不足....持續整天,不分晝夜,準確無比的空襲套餐吃到撐死,正常人都會絕望。因此任何人以空襲損毀的裝備數量來評斷空襲效果可能不太正確,因為空襲有太多附帶殺傷效果了。

請注意一點:整天文章幾乎都僅限於[空中打擊],地面進攻.....還沒開始,接下來最絕望的還在等著這群快餓死渴死在異鄉的精神衰弱患者.....我用看的都同情。
35
-
LV. 22
GP 5k
5 樓 lin1937 csyoulin1937
GP33 BP-
翻到地面進攻階段我就放棄了....因為我對戰略不了解,也不清楚伊軍的具體佈署和戰線推移狀況,甚至不知道美軍對應的真實狀況,所以直接跟蘇翻譯伸手討文章還是更準確---因此這篇就沒我的事了,完全照抄(有許可的)。

沙漠風暴行動地面戰階段——沙漠軍刀行動:

·2月24日凌晨,伊拉克武裝力量最高司令部開始接到各地伊軍的報告,稱多國部隊發起了與此前幾日不同的猛烈進攻。

·在此前三天“成功的地面防禦作戰”之後,伊軍在“沙漠軍刀”行動的最初幾個小時保持了驚人(遲鈍)的鎮定。第一軍在凌晨0200時報告第45步兵師(該軍在戰區的唯一一個師)聽到陣地周邊有坦克和直升機活動。這個師是2月在伊軍延伸其防線右翼的過程中被部署過來的,人員和裝備都尚不足編。第一軍在最初的報告中向巴格達聲稱,軍態勢保持正常(與前幾天相比),雖然敵方直升機活動正在頻繁化,但“情況一切正常”。

(伊軍不知道的是,頻繁化的直升機活動就是實施空中突擊的先兆。清晨0700時美第101空降師(空中突擊)就搭乘這股“頻繁化的直升機活動”機降穿插225千米抵達薩勒曼以東地域,那裡是伊拉克第45步兵師以及整個伊拉克第七軍的深遠後方。至於第45步兵師認為情況一切正常,只不過是因為法國人的那一刀還沒砍在他的脖子上。)

“沙漠軍刀”行動的最初階段,由美第101空降師(空中突擊)、法第6輕裝甲師、美陸戰隊和沙特軍隊實施。

·到24日天明時分,科威特的伊軍指揮官才開始意識到這次和前幾日的試探性進攻不同。第三軍司令官此時才明白,21日以來的地面攻擊是為試探伊軍實力,以及消除伊軍掩護部隊以暴露其主要防禦陣地。0515時第三軍的第7、14步兵師開始遭到重炮火力打擊。很快第14步兵師發現敵軍“重型機動力量”逼近,而這次進攻,據戰報所言,“被第14步兵師組織的營級裝甲反衝擊粉碎”。雖然該師當面的美第2海軍陸戰師承認遭遇伊軍極端頑固的抵抗,但考慮到此戰的結果,伊軍顯然也對“粉碎”的詞義擁有不同理解。在此後三天中,伊軍還將不斷地在戰報和電文中“粉碎”多國部隊的進攻,直到……宣稱粉碎敵軍進攻的部隊都不復存在為止。

·24日天明,薩達姆和他的核心圈確認他們概念中的戰爭已經確實開始。薩達姆首先為蘇聯調解失敗而大發脾氣,因為此前他剛把他的親信塔裡克·阿齊茲派去和莫斯科,希望借戈巴契夫從中調解,並宣稱願意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第660號決議,在三週內撤出科威特,交換條件是國際社會必須在48小時內停止制裁。然而這種耍無賴式的“妥協”對美國已經毫無吸引力——美國不準備接受任何有條件撤軍方案。就在阿齊茲發表聲明後的“48小時內”,多國部隊以“沙漠軍刀”行動作為對伊拉克的回應。

·就在伊拉克核心圈關於蘇聯調解問題謾罵不休的時候,伊拉克第14步兵師(兵力約8000人,此前在邊境線上經營5個月;遭到炮擊、接敵、投入預備隊、實施反衝擊、被擊潰,瞬間完成,只用不到4小時,是步兵師中的豪傑)。遭到了美軍強有力的裝甲突擊。0900時,不久前剛宣佈“粉碎”了多國部隊突擊的第14步兵師已經被美陸戰隊和陸軍“虎”旅聯手擊潰。這意味著伊拉克第三軍和第四軍防線的接合部被突破。

·在第三軍和第四軍遭到猛烈攻擊的同時,鎮守西線的伊拉克第七軍的防區風平浪靜。第七軍只報告稱“七架直升機和一些運兵車輛正從東側接近”。費萊凱島也遭到多國部隊猛烈炮擊,這是兩棲登陸的先兆。多國部隊的這場戲演到了最後,效果也的確不錯。

·薩達姆在24日上午的講話中指出,第14、18、29、8、26、45師正遭到進攻。除第45師外,其餘的師都屬於第三軍。

·此時薩達姆仍然傾向於相信多國部隊在西線的活動是為了吸引伊軍從科威特分兵。他只命令第七軍的第26步兵師和第一軍的第45步兵師調整部署準備接敵(預計目標是法國第6輕裝甲師)。

·到上午1130時,薩達姆作出評價:伊拉克軍隊在此前三天(21日起)的地面作戰中表現良好。此時西方媒體開始報導前線的伊軍成批成批地投降。有自己的判斷的薩達姆和他的核心圈自然視之為一派胡言,是骯髒的宣傳戰法。畢竟在伊軍最高司令部所收到的戰報中,局勢不是小好,是大好。

·在這天召開的軍事會議中,伊軍將領圍繞多國部隊左翼的動向各執一詞,一些建議趕快從科威特抽調部隊對抗多國部隊的左翼,一些則仍然在擔心美陸戰隊兩棲登陸的風險。薩達姆最終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不改變部隊的部署態勢。

·面對伊拉克第三軍的多國部隊從伊第8步兵師和第29步兵師的接合部實施進攻。到1400時伊第29步兵師的一個步兵旅已被合圍。不過伊拉克第三軍司令部仍然充斥著樂觀情緒。軍長在戰後還自豪地評論道:“敵軍付出了許多傷亡,導致其失去控制並變得浮躁……敵軍開始繞過有堅強支撐的地域,因為我軍在各支撐點都頑強戰鬥。”不過根據美方記載,“有堅強支撐並頑強戰鬥”的這個步兵旅在其僅有的兩輛坦克被摧毀後立刻投降了,為美第1陸戰師一次性提供了3000名戰俘。

·一些伊軍將領這樣總結多國部隊的進攻方式:“敵軍的作戰方式是突然且快速地越過邊境線……首先是在空襲,然後是在其坦克和重型火炮的支援下,敵方向我軍陣地迅速開進……敵方在接近後將在我軍陣地後方展開,通過合圍我後方部隊動搖我之防禦。”

·薩達姆此時在討論“戰略問題”——如何將更多的阿拉伯國家,如突尼斯、阿爾及利亞、毛裡塔尼亞和也門拉入戰爭。還有人談到“武裝國民”——給民眾分發武器,採取巷戰。

·在凌晨報告“情況一切正常”的第45步兵師沒有(來得及)提交情況變得“不正常”的新戰報,因為在日間該師已被法國第6輕裝甲師基本殲滅。

·雖然掌握的情況應該比巴格達的統帥們多一些,但伊拉克第三軍司令部的自知之明並不比薩達姆多。到晚上2000時,軍司令部認為軍防禦區的態勢已經“穩定”——然而到此時為止,第8、24、14步兵師的防區已經基本淪陷,伊軍已有5-6個旅被基本全殲。第三軍軍長對此的理解則是“多國部隊為此肯定付出了重大傷亡。”

·第三軍在24日後半日下達一系列指令,要求第14和第29步兵師實施反擊,奪回陣地。然而這兩個師的師長稱無力反擊,原因是“缺乏步兵”——換句話說,這兩個師的步兵已經大量地開小差或投降了。

·在各一線師無力反擊的情況下,第三軍決定動用預備隊對楔入第8和第29步兵師之間的多國部隊(主要是美第1陸戰師)實施反突擊。這次雄心勃勃的任務計劃動用5個師:第7步兵師在經軍預備隊加強後負責填補該日間被殲滅的第14步兵師造成的缺口;海夫吉戰鬥中的“凱旋之師”第5機械化師以兩個旅兵力對多國部隊實施反突擊,奪回賈貝勒空軍基地;與此同時,第8步兵師和第3裝甲師則在賈布勒以東構成新的防線,重建與西側伊第四軍的聯繫。25日清晨伊拉克第5機械化師離開集結地域,與第8步兵師一些分隊合流後開始實施反突擊。與此同時,第3裝甲師第8旅和伊第7步兵師的坦克營合流,也向美軍縱深突破位置推進。因為伊軍點燃油井,能見度下降到0。根據伊拉克方面的戰報,0710時鉗形攻勢的兩翼與美軍接戰,到0900時伊軍成功擊毀美軍裝甲車輛十餘輛。第三軍認為,這次反攻在初期階段取得了很大勝利。1100時開始,美軍開始以大規模的空襲阻滯伊軍前進。後來美軍投入攻擊直升機,到1300時伊軍反突擊被粉碎。現場伊軍指揮官後來回憶道,“戰鬥十分激烈,雙方都蒙受很大傷亡,並損失了大量裝甲車輛和坦克。”不過考慮到實際情況,只有伊方對自己蒙受很大傷亡的描述是準確的:比如抵抗了伊第5機械化師進攻的美第8海軍陸戰團1營在這一天擊毀了39輛坦克裝甲車,而自身損失為0;而伊第3裝甲師第8旅的一個坦克營則在行軍中撞上了第4海軍陸戰坦克營B連的14輛M1A1,在短暫交戰後,35輛T-72中的34輛被擊毀,美軍損失依然是0。

·在這天,伊軍在第三軍第18步兵師的防區內擊落了一架OV-10A(被伊方誤認為直升機),乘務長陣亡,飛行員Joseph J. Small被伊軍抓住痛打一頓,要他交代美軍作戰計劃。斯茂後來回憶說他“撒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個謊”:他信誓旦旦地告訴伊拉克士兵,美軍的作戰計劃分為五個部分——1、攻擊並殲滅邊防哨所;2、摧毀防禦障礙物;3、向伊軍中央司令部開進;4、摧毀伊軍中央司令部;5、奪取科威特城。這種“把大象裝進冰箱”式的鬼話竟然被伊第三軍司令部信以為真。第三軍司令部趕快把這位“重要人質”送往巴格達,並“推測”美軍決定在每個步驟上花上一天。伊拉克第三軍軍長隨即進入了發現自己“洞悉”了美軍的作戰計劃、卻沒法採取任何應對措施的“賢者模式”。

·和心眼壞透的美軍飛行員相比,伊拉克軍官還是要實誠的多。在第22步兵旅向熊爸爸特遣隊(美陸戰1師一部)投降的時候,該旅旅長向美軍交出了伊拉克第三軍的防禦部署態勢圖——阿拉在上,這次這個可不是胡編亂造的!

·伊拉克第三軍軍長後來回憶:“在敵軍向科威特城開進時,第三軍在2月25日當日成功阻擋了他們。”雖然翻譯成更通俗的人話來講,伊拉克第三軍只成功阻擋了美軍一天,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第三軍畢竟在25日當日擊敗了敵人。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到25日下午,第三軍殘部已經撤入科威特城區,打算在城區外圍和內部組織戰鬥。此時第三軍宣佈其第7、14、29步兵師失去戰鬥力。然而此時第三軍接到薩達姆的命令,要求其撤出科威特,後退到巴士拉地區組織防禦。

·後來伊拉克的軍事史學家們這麼解釋薩達姆在1月25日下達撤出科威特的命令的原因: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得確認一些基本事實。第一個事實是多國部隊的根本目的是摧毀伊拉克,而非將伊拉克軍隊逐出科威特。在敵軍可能從南部邊界奪取伊拉克本土時,我們就不應當將部隊用於保衛科威特或科威特城……相反,多國部隊可以很輕易地通過任何路線進攻伊拉克領土腹地,並將大部分伊拉克軍隊孤立在科威特地域,這樣伊拉克就無法阻止足夠的部隊保衛其國土了。因此撤退的決定是明智且恰逢時機的。在巴士拉而非科威特保衛伊拉克粉碎了多國部隊的兩個圖謀:在科威特孤立並摧毀伊拉克軍隊和摧毀伊拉克。從科威特撤出部隊和裝備才能讓伊拉克成功保衛自己。”
·不過這一“恰逢時機的決定”來的也是在太恰逢時機了一些,不論最高司令部還是第三軍幾乎沒有時間計劃撤退方案。這一方面也是因為伊拉克武裝力量最高司令部恰在此時失去了和第三軍司令部的聯繫。巴格達不得不派出信使傳遞命令手諭,可因為密集的空中轟炸造成的道路堵塞,這些信使也遲遲不能到達科威特城,更進一步縮短了第三軍的準備時間。

·伊拉克武裝力量最高司令部制定的“從科威特撤出部隊的計劃”據稱經過了“精心設計”——嚴格按照蜿蜒北進的第80和第6號高速路的最高承載力(!)規劃了各部撤出的時間。按計劃伊軍的撤退應在25、26、27日三晚內完成。毫無疑問,這樣精心設計的計劃只能是躲在巴格達地下防空洞裡的參謀們才想得出來的,因為前線任何一個駝隊運輸給養、飯都吃不上、在沙漠中每天只有0.55升水喝的伊軍官兵都會知道在當前的狀況下公路究竟能發揮多少承載力。

·伊軍從科威特撤退計劃大致如下:

1、海灣作戰司令部,民眾軍,國有單位/企業工人;第三軍部隊和海軍(費萊凱島守備部隊)優先於25/26日夜間撤出;
2、第四軍部隊、“與第四軍能維持穩定聯絡的”第六軍部隊、“與第六軍能維持穩定聯絡的”第二軍部隊,在26/27日夜間執行。同時,第七軍也從邊境後撤,在後撤同時應保護左側翼第四軍的安全,第七軍的行動應與其後方的共和國衛隊向配合。
3、共和國衛隊部隊應保留“倚賴真主”師在其陣地上,保衛第七軍的後退行動,隨後也撤退到巴士拉地區組織防禦。
4、伊軍應摧毀一切不可帶走的設備,並用盡一切手段維持士氣。
·薩達姆直到25日還認為伊軍有能力(有可能)從科威特“光榮撤退”。

·25日夜間2000時,薩達姆用電話指導了伊軍的撤退計劃。

1、立刻開始計劃撤退。最重要的目的是保護部隊的人員、士氣和戰鬥精神。
2、取消摧毀一切軍事設備的命令。
3、沿薩馬沃-納西里耶-古爾奈-巴士拉構成新防線。
4、26日清晨將為巴士拉司令部提供書面命令。
·25日夜間2030時,第223導彈旅發射一枚“飛毛腿”導彈命中宰赫蘭的美軍兵營,打死28名美軍。這是戰爭中“飛毛腿”家族導彈戰果最大的一次打擊。

·(2月25日,美國第七軍轉入進攻。美101空降師已經實施第二次機降,在納西里耶附近建立了阻滯陣地。伊軍特別是西線伊軍的狀況猶如自由落體,陡然直下。然而文獻中沒有提及在美國第七軍當面的伊拉克第七軍對這些動向的反應和其在25-26日的垂死掙扎。總之,擁有8個師的伊拉克第七軍被擁有4個師(其中1個師作為預備隊,未投入)的美國第七軍輕易消滅了,只有第12裝甲師的殘部得以成功後撤,但這也只給該師延續了一天壽命,次日該師在著名的“東73高地”之戰中被殲滅。)

·2月26日巴格達廣播電台開始廣播伊軍從科威特撤軍的消息。然而美軍認為薩達姆毫無誠意,繼續進攻。

·此時伊軍在科威特的部隊已經幾乎失控。無線電已經普遍不可用,伊軍完全依賴信使傳遞口信,甚至撤軍廣播也被認為是多國部隊的心戰陰謀。更糟糕的是,很多伊拉克指揮官不在崗位上,讓哪怕抵達指揮所的信使也無法傳遞命令。

·2月26日日間,因為伊軍各部開始撤退,局勢急轉直下。因為伊軍各軍、師司令部全都開始轉移,無線電又不可用,伊軍指揮鏈完全崩潰。上午1145時伊方重新調整了撤退計劃:

——第四、六、七軍應在第三軍和聖戰軍的支援下首先撤退;
——第二軍、共和國衛隊司令部和聖戰軍司令部將自27日開始撤退。
顯然,這一方案跟此前的方案中的撤退順序正好反了過來,本應最先撤退的第三軍現在負責殿後,但第三軍的撤退隊形已經在路上了。

·26日至27日之間,戰場普降暴雨,這從盟軍的空中打擊下拯救了不少伊軍部隊,但因此也導致伊軍的撤退演變成了軍事災難。被空中火力擊毀的1800-2700輛伊軍車輛在80號公路上綿延36公里,被稱為“死亡公路”。但大部分伊軍士兵得以徒步逃走。

“死亡公路”一隅,1991年3月


·就像海夫吉戰鬥一樣,伊拉克方面對東73戰鬥的描述與多國部隊一側的說法大相逕庭。伊拉克共和國衛隊的官方軍史這樣描述:

“在將我軍部隊撤出科威特的命令下達後,我們的任務變成了保衛巴士拉以保障我軍部隊撤出科威特。……我方的計劃是,一旦敵軍企圖干擾我與巴士拉方向之聯繫,‘倚賴真主’師應參與到保衛城市的作戰中去。但敵軍使用3個師的兵力企圖干擾我軍的撤退作戰,這包括2個美國師(第1裝甲師、第3裝甲師)和1個英國師(第1裝甲師)。‘倚賴真主’師……憑藉其良好訓練和高昂士氣在2月26日與多國部隊交戰,使多國部隊付出巨大損失,被迫停止向巴士拉推進。”
(作為參考,美軍在東73之戰中付出的重大損失包括:1人死亡,2人受傷,2輛步戰車損毀;作為代價,憑藉其良好訓練和高昂士氣的“倚賴真主”師徹底損失了兩個旅,更讓赫爾伯特·麥克馬斯特帶著一個騎兵分隊(=連)在伊軍T-72群中開了無雙。)

·2月27日,多國部隊繼續無情追擊撤退中的伊拉克軍隊。薩達姆決心在巴士拉周邊重整防禦:

1、共和國衛隊負責庫爾納-巴士拉-祖拜爾地區的防禦,以及巴士拉城防;將第10裝甲師配屬給共和國衛隊;
2、第六軍負責巴士拉南郊和西南郊地域(=阿布海西卜地區);第六軍下轄第22、23、37、56步兵師;
3、第二軍防禦巴士拉以西地域,從巴士拉機場和舒艾巴基地向西沿高速公路延伸5千米;特別要將第17步兵師用於防禦國際機場,第51步兵師用於防禦祖拜爾周邊;
4、第三軍防禦納西里耶地區;
5、第四軍防禦薩馬沃地區;
6、海灣作戰司令部將其部隊部署在庫特地區;
7、聖戰軍將其部隊用於確保南部戰區的內部安全;
8、第一軍在將其防區交還第七軍後撤回基爾庫克。
總體來講,這一防禦“計劃”企圖命令已經聯絡不上的軍司令部動用已不存在的部隊在高強度空中遮斷下穿越敵占區防禦已被多國部隊佔領的地域。

·然而多國部隊甚至沒給薩達姆腦洞的時間。27日清晨,巴士拉以西的共和國衛隊“尼布甲尼撒”和“阿德南”師遭到沿8號公路東進的多國部隊(美第1、3裝甲師)進攻,“阿德南”師的第21旅一如既往地表現出共和國衛隊良好訓練和高昂士氣,在短暫交戰後就被擊潰。共和國衛隊罕見地要求正規軍支援一個裝甲師,以填補“倚賴真主”師在前一日被殲滅後在戰線上留下的空缺。自上午1130時起第二軍的第10裝甲師轉隷共和國衛隊指揮。1240時該師的兩個旅開始從科伊邊境出發北進,並在下午抵達阻滯位置。第10裝甲師的行動避免了“麥地那”師被殲滅,及多國部隊過早推進到塞夫萬。

·“麥地那”師此時正被美第1裝甲師2旅暴打,一小時內損失了61輛坦克和34輛裝甲人員運輸車,但是該師報稱還剩有50%戰鬥力。伊拉克第10裝甲師的堅持總算讓“麥地那”師逃出生天,不過很快第10裝甲師自己也被美第1步兵師(機械化)逼迫退卻。“尼布甲尼撒”、“漢謨拉比”和“阿德南”師報稱“狀況良好”,不過考慮到“阿德南”師至少已有一個旅被完全擊潰,“良好”這個詞的真實含義使人充滿遐想。與此同時,伊第12裝甲師也被美第1步兵師擊潰,美七軍右翼的英國第1裝甲師殲滅了伊拉克第52裝甲師。

·美七軍準備繼續發展進攻,並由第1騎兵師和第1步兵師(機械化)對伊共和國衛隊剩餘主力實施鉗形攻勢並實現合圍。不過此時伊軍已經完全無心戀戰了。伊拉克,從上到下,已經完全承認了失敗。

·在27日間,美陸戰隊和阿拉伯聯軍部隊對科威特市內伊拉克第三、四軍的剩餘力量發動了最後攻擊。參加過第三、四次中東戰爭和兩伊戰爭的伊拉克第3裝甲師的殘部一個旅(第12旅)在科威特國際機場進行了最後抵抗,並被殲滅。此後殘留在科威特市內的伊軍投降,多國部隊徹底解放科威特。

·1991年2月28日上午,伊拉克宣佈接受停火。此前多國部隊已單方面實現停火。海灣戰爭正式結束。伊拉克被部署在戰區的43個師此時僅剩5-7個還有戰鬥力。

·薩達姆將多國部隊的單方面停火視為伊拉克軍隊的偉大勝利。在3個月後他這樣說:
“全世界最強大且最富有的國家,也不過就能在中等規模的戰爭中騷擾我們。……我非常確信布希直到意識到我軍裝甲力量的抵抗時才加快了停火進程。他可能跟自己講:‘顯然這薩達姆是能給我們帶來一點損失的’。他擔心他的所謂勝利可能發生不利於他的轉變,因此他在安理會判斷形勢並做出決定之前就急匆匆地選擇停火,這不過是為了保住他在停火時的良好局勢。”

·一些共和國衛隊軍官同樣持類似的觀點,即認為美軍擔心再進行作戰會造成傷亡,不利於美軍達成目的。

·共和國衛隊的官方軍史則寫道:
“面對以美國軍隊為首的28國聯軍的重壓,在面對共和國衛隊時無力滲透其防線,付出巨大代價,不得不退出在南伊拉克的一切戰鬥,這一切迫使喬治·布希總統單方面宣佈停火……”
·毫不奇怪地,還有一些伊拉克官方史學將此事歸功於薩達姆本人的天才。那些肉麻話我就不引用了。
·在停戰令生效後,薩達姆立刻命令所有還在向巴士拉方向努力靠攏的伊拉克軍部返回平時駐地。

·在停戰後戰鬥仍然在發生。3月2日,“漢謨拉比”師的第17旅在巴士拉以西的高速公路上遭遇了美第24步兵師(機械化)的先導分隊,結果共和國衛隊遭遇了美軍攻擊直升機、機械化步兵和砲兵的一邊倒打擊,損失了超過600輛機動車輛,這個在整個戰爭中都未遭到致命打擊的旅在戰爭結束後反而被殲滅了。

·就從3月2日起,從巴士拉開始,伊拉克全國爆發了大規模起義。然而在戰爭中得以保存的共和國衛隊主力仍然得以在漫長而血腥的反叛亂戰中成功鎮壓了大部分起義者。不過這就已經在海灣戰爭的討論範疇之外了。
————————————————————————
伊拉克軍隊的戰後教訓分析

·在戰爭結束之後,伊拉克軍隊不斷分析自己在海灣戰爭中的經驗教訓,這一直持續到2003年。拋棄掉意識形態、地緣政治和戰略領域,我們只看戰役戰術分析的部分。

·入侵科威特階段的教訓:
——在保密的前提下無法辨別目標;
——不善於用演習的形式隱瞞真實作戰目的;
——部隊缺乏實施快速戰略突擊的訓練;
——政治訓練較差,部隊有畏懼和思想混亂現象;
——作戰計劃和準備不如兩伊戰爭;
——缺乏關於敵方的情報;
——無法提供足夠的後勤補給;
——司令部吹噓部隊武器先進,和現實不符,反而引起士兵疑慮;
——作戰的思維、計劃和綱領仍基於兩伊戰爭的思路進行。
·空中戰役階段的教訓:

——伊拉克保住了大部分飛機(包括飛往伊朗的),這是正確且值當的;
——多國部隊空襲飛機多在中空飛行,而非伊軍設想的低空;
——多國部隊空襲飛機的架次數和軸向數遠多於伊軍預料;
——伊關鍵目標被命中率:57%;精確制導彈藥使用率:40%;
——多國部隊未使用地毯式轟炸;
——伊拉克的大部分重要工事和掩體不足以抵擋-1000磅航彈打擊;
——會發出煙塵的目標尤其容易受害;
——疏散武器會顯著降低損失;
——伊拉克的防空系統遭受嚴重損失;戰爭期間伊軍損失98%的SA-2,88%的SA-6,46%的SA-3;“羅蘭”只損失了7%,而掠自科威特的三套“改進霍克”只損失了一套。
·撤出科威特階段的教訓:

——混亂,缺乏良好撤退計劃,對涉及部隊的具體位置也沒有良好掌握;
——無法在寬廣區域內重新部署部隊;
——無法將補給集中在作戰區域內;
——各級管理軟弱;
——採取了兩伊戰爭時期的計劃和反擊戰略;
——各級指揮的職責不明且過於繁重;
——缺乏關於敵人的情報;
——指揮層對敵方武器的瞭解完全不基於現實。
——————————————————————

蘇翻譯個人評點:

·海灣戰爭從爆發到結束證明了伊拉克軍隊這支“世界第四大武裝力量”的很多側面細節。伊拉克軍隊無疑有一支有一定實力的軍官團隊,他們使得伊軍有基本合格的戰役策劃能力、組織能力和執行能力——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這至少證明了伊拉克不遜於其阿拉伯鄰居,如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乃至埃及和敘利亞的軍隊。

·然而這支軍官團隊也擁有很多類似軍官團隊的類似問題:官僚主義、報喜不報憂、破罐破摔。這從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伊拉克當局的決策。

·伊拉克軍隊的致命問題在於其政治體制和徵召兵體制導致的脆弱士氣和不穩定的軍心。大批對薩達姆和復興黨全無好感的徵召兵構成了伊拉克軍隊龐大而脆弱的主體。在局勢不利的情況下,這支大軍的軍心從下到上瓦解了,一戰即潰。

·伊拉克軍事情報部門也並非毫無作為,雖然一度被多國部隊反情報部門算計,但伊拉克軍事情報部門被證明也能提供正確的分析和判斷。然而在戰爭期間,伊拉克軍情部門被如潮水般湧來的情報“淹沒”了,根本無法判斷比對究竟哪些信息是真實的,哪些是誤導信息。結果就是在多種相互矛盾的信息面前暈頭轉向,干擾了決策的進行。

·和多國部隊單方面的觀察結果不同,薩達姆本人的決策並非是經常毫無邏輯性的;相反,薩達姆的決策方式是理性且高度有邏輯的。但就像大多數平庸者一樣,薩達姆的高度理性和邏輯被限制在有限的條件反射和邏輯推理之中,整個戰爭期間薩達姆幾乎未能作出哪怕一次(從歷史角度看)“正確”的決策,而只有(從當時角度看)“合乎邏輯”的決策,這只能證明薩達姆是一個正常人,但根本不瞭解戰爭本身。

·對伊拉克空軍和防空部隊在戰爭中的表現和行為,很多時候不應從能力上過於苛責。因為我們可以發現,它們在很大程度上是服從於薩達姆一系列“合乎邏輯”的決策。

·伊拉克受到意料之外的重創,本質是因為其對美軍在信息化時代的戰役、戰術完全不瞭解,仍按照第四次、第五次中東戰爭和兩伊戰爭中以色列乃至伊朗的標準去思考美軍,甚至認為美軍還不如伊朗軍。當然,美軍不會“堅決”到如巴斯基民兵那樣動用美國的兒童去踩地雷陣,但從伊軍對多國部隊的諸多“預判”可以發現,伊軍把發生在自己和伊朗身上的低效率現象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這可能最初是宣傳需要,但當這些“神話”被列入伊拉克軍方的分析評估體系後,失敗就不可避免了。

·考慮到戰爭的進程和交換比,人們往往給海灣戰爭中的伊拉克軍隊打0分。現在看來,0分實在過於苛刻了,滿分100分的話打30分比較合適。當然,這也離及格遠得很。


個人心得:
目前看下來很多蘇翻譯指出的問題都是國軍正在面臨的....對敵方自亂陣腳的可能性過度樂觀(民眾尤其如此)、報喜不報憂、指揮層對敵方武器的瞭解完全不基於現實(雖然不敢確定但至少連M1都不引進且不重視單兵反戰車能力就可看出在陸軍可能有此疑慮)、防空單位的機動佈署能力略低因此可能遭到較大損失(就我所知國軍似乎沒有可以完全單車獨立接戰的中長程對空武器,短程的能獨立接戰的大多性能也比較低落,如復仇者)、無法將補給集中在作戰區域內、政治訓練較差,部隊有畏懼和思想混亂現象、完全不能信賴的通訊設備....一大堆,說都說不完,希望這場戰爭能成為國軍的警惕。


另外,文章有段指出伊拉克曾經因為搞不清楚82和101師的所在和意圖而必須準備裝甲師層級的預備隊,這點既可看出直升機/空降部隊在現代戰爭,以及可能的台海戰爭中辦雅的重要腳色,光是存在就是一種牽制,迫使守軍在連前線較遠的地方準備強大的預備隊。
33
-
LV. 22
GP 5k
6 樓 lin1937 csyoulin1937
GP2 BP-
火燄騎士 我國陸軍幾年前就打算以銳捷專案要跟美國買M1戰車
34 分前
火燄騎士 但美國近幾次年對我國軍售依然沒看到M1戰車在軍售清單上

The United States later approved Taiwan’s request for Abrams tanks in 2001. Also, in the fall of 2008, the U.S. Army briefed Taiwan’s army on the M1A2 tank and an upgraded M8 armored gun system. By early 2009, Taiwan’s army estimated the total cost of under 150 new tanks at about US$2.9 billion。

這段節錄自2014年美國國會的報告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雖然想找更新的但看來這議題並非每年都會做報告,然而可以很肯定的是直到2014或13年做這分報告時美國也沒有對外表態拒絕銷售,而可以肯定的是2001年曾經同意過,姑且假設歐巴馬修正過布希的路線(考慮到台灣軍售案一般難過的都是總統那關,國會很少卡著),但可看出至少歐巴馬上任後直到13年或14年也沒對外表態拒絕過。因此,真的有任何證據指出不是台灣主動放棄?如果真是美國打槍的,請問為何沒說?美國打槍台灣的每個案子都有說明是美國主動拒絕,無論F-35、神盾艦、F-16C/D等。
2
-
LV. 35
GP 2k
7 樓 火燄騎士 wwwrty606
GP0 BP-
※ 引述《csyoulin1937 (lin1937)》之銘言
> 火燄騎士 我國陸軍幾年前就打算以銳捷專案要跟美國買M1戰車
> 34 分前
> 火燄騎士 但美國近幾次年對我國軍售依然沒看到M1戰車在軍售清單上
> The United States later approved Taiwan’s request for Abrams tanks in 2001. Also, in the fall of 2008, the U.S. Army briefed Taiwan’s army on the M1A2 tank and an upgraded M8 armored gun system. By early 2009, Taiwan’s army estimated the total cost of under 150 new tanks at about US$2.9 billion。

機器渣翻譯
美國後來於2001年批准了台灣對阿布拉姆斯坦克的要求。而且,2008年秋天,美國軍方向台灣軍隊介紹了M1A2坦克和升級的M8裝甲槍系統。 到2009年初,台軍估計,新坦克的總成本約為29億美元

2001年美國批准我國陸軍的採購M1戰車的需求?
那六年前1995年美國出售我國陸軍160輛M60A3戰車做什麼

中國99式主力戰車是1999年10月
中國建國50週年閱兵中才首度公開於世人面前
我國陸軍就馬上就因應威脅向美國提出M1戰車需求?
我國情治單位情報收集有那麼快速.精準和正確?
兩年後美國就同意出售我國M1戰車?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05 筆精華,05/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