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GP-BP

#1 【心得】歷史不是勝利者書寫的:淺析《戰敗者的觀點:德軍將領談希特勒與二戰時德國的興衰》

發表:2017-03-18 15:58:03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Darjeelingte(Darjeeling)

LV3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80
GP:333
經驗:

本文原發於北歐女王花茶會,僅此轉載


一丶楔子

鼎鼎有名的二戰納粹軍官派普(Joachim Peiper)曾經談過一句為歷史虛無主義者津津樂道的名言:「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不過,世人卻往往只引用了前面的一句,而忽略了後一句,以下是他的下一句:但事實真相只有親歷者才知道(and the histories of the losing parties belong to the shrinking circle of those who were there.)。作為歷史的一部分,二次世界大戰距離我們已有77週年,但是歷史的真相仍然像派普所說的一樣,「事實真相只有親歷者才知道」。作為後人的我們,難道只能永遠被困於不完整的歷史碎片中,無法獲得真相的全貌嗎?歷史真的只是勝利者書寫的嗎?

種種的困惑雖然一直深藏於心,但是在上年的暑假,筆者卻有幸購得《戰敗者的觀點》一書,一解心中的迷思。初乍看下,《戰敗者的觀點》一書平平無奇,若非書衣上強調這是李德哈特的傳世之作,也許連筆者也會忽略掉。不過,當筆者在開首部分看到李德哈特引人入勝的名言,便被本書的內容深深打動了:「我在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開始認識到由於具有獨立和史學觀念的研究者未能確定和紀錄那些軍事領袖當時的實際想法,逐使得歷史的研究受到了莫大的阻礙.....凡是參與重大事件的人,其事後回憶錄總是不免有掩飾或歪曲之處,而時間愈久則程度愈深」這句寶石般精練的句子有力地反映出了後世史書和當世事發者回憶錄的問題。以曼斯坦因(Manstein)的回憶錄《失去的勝利》為例,曼斯坦因常被人批評他在回憶錄過於集中斥責希特勒的過失而無視了希特勒的功績和他自身的過錯。《失去的勝利》一書中對曼斯坦因在1943年丟失烏克蘭這個人口和資源雙重重鎮幾乎忽略不提,反映了回憶錄確有掩飾自身問題的缺陷。

故此,李德哈特在書中的開首就點明了主題—他要為歷史的真相寫下筆記。由於李德哈特能夠訪問同盟國和被俘德軍指揮官,這使得他可以同時紀錄兩方在當時最直觀和第一手的觀點,而且還可以補充官方文件的不足和核對雙方回憶錄的不足。在歷史作者研究者的目光中,歷史只是由一方的觀點構成的,好比談起中國抗日戰爭就只能由中國本位思考一樣。但是,李德哈特獨特的逆向思維卻使他能超越民族情仇,用對方的觀點和已方的說法思考歷史,越過了歷史二元論的囹圄。用李德哈特的話說,《戰敗者的觀點》是一本能「在他們(雙方指揮官)的記憶尚未被時間沖淡前記下他們的敍述」的史書,一本能反映時局看法的參考書籍。

二丶書評淺析

全書的結構大致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人物為本位的德將介紹部分和事件為本位的歷史介紹部分。因此,本書既可作為一本二戰德軍將領通史供專史研究者細閱,亦可當作一本二戰通史供初心者速閱。同時,本書獨特的結構使得內容前後均能相互對照,可以較全面地認識德軍在二戰中的概略史事,是本書的一大特色。

在書中,最重要的主題是德軍將領。從書名《戰敗者的觀點》已經可見,書內的主角是二戰德國的敗軍之將,而非勝利者和他們的事跡,可謂別樹一幟。在書中,李德哈特指出了一項廣為人忽略的事:德軍機械化部隊的演變進程。在旁人看來,德軍機械化的進程在古德利安的個人成果,而且過程一帆風順。但是,李德哈特卻反映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歷史觀點。他指出,「閃電戰」並不是一躍而蹴的產物,提倡裝甲化作戰的古德利安亦不是得到德軍將領的必然支持。相反,德軍重視機動性的觀點在腓特烈大帝時代早已有之。古德利安機械化理論得到支持的一大原因亦應歸功於塞克特在威瑪共和國時期的重建和重視機動性的教條和理論。古德利安發揮的主觀條件有其作用,但是卻並非他一人擁有所有主要功勞。同時,《戰敗者的觀點》和其他二戰叢書不一樣,書中有一種特別的「臨場感」。由於李德哈特因為可以親自訪談德軍將領,所以他能對這些將領給予栩栩如生的描述。他筆下的德軍將領沒有那種傳統普魯士軍人式的刻板描述,反而是一種更像「工程師丶銀行家」一樣的角色(李德哈特語),例如舉止優雅的的倫德斯特丶彬彬有禮的布勞齊區等等。故此,本書能夠塑造出一種直觀的歷史感,令人恰似身處其中。

在書內另一個的重點是修正「希特勒災難論」的說法。在二戰書籍中,不少文獻指出希特勒缺乏軍事識見,卻越庖代俎對德軍總參謀部作出武斷決定。這種描述方式令人產生了一種「希特勒導致了德國的戰敗」的錯覺,所以李德哈特在書中的第一部分中就反駁了這種觀點。李德哈特指出,德國初期取得勝利的原因幾乎和德軍總參謀部的因素無緣。這是因為法國戰役中,德軍總參謀部所使用的哈爾德計劃根本無法令德國取得重大勝利。相反,希特勒獨具慧眼地使用了曼施坦因的大膽計劃,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在入侵蘇聯的行動中,希特勒亦準確地把握了時機,在蘇聯進行大清洗後和軍隊重建前之際的關鍵時刻進行攻擊,獲得了煌輝的勝利。不過,希特勒身為一個幸福賭徒,他的的弱點也非常明顯。儘管希特勒具有天才般的戰略直覺,但是他「缺少的是建築在經驗基礎上的軍事能力(曼施坦因)。因此,當雙方戰局膠著令希特勒不能再透過一次賭博便取得勝利時,希特勒便害怕繼續冒險進行賭博,終至失敗。最終,希特勒在早已定局的戰況中失去了他的存在意義,成為了戰略上的矮子和將領的累贅。

第二部分的述事部分可以說是本書最精采的部分。在書中,李德哈特一如書內的精辟見解指出了德軍的不為人知的史事。在一般的史書論述中,德國初期的勝利可謂命定的歷史必然趨勢。但是,李德哈特卻層層推論出德國戰勝純屬巧合的結論。他指出法國戰役的是一件「比小說虛構更離奇」的故事。若非一系列的機緣和不幸,法國不但不會速敗而亡,希特勒甚至會反過頭來被反戰的德軍將領反戈相向提早結束二戰。這一切的歷史看似離奇,但是李德哈特卻在六十年前大膽地依德國將領的口述訪談拼湊出歷史「原有」的面貌,令人嘖嘖稱奇,可謂全書最令人滿意的地方。

不過,李德哈特的《戰敗者的觀點》並非一本十全十美之作。作為一本歷史向的叢書,《戰敗者的觀點》更像是戰敗者的自辯書籍而非一本客觀公允的史書。在書中,李德哈特運用大量德國將領的口述史和觀點,缺少了對這些觀點的對照。在論述西線時,李德哈特雖然可以用西方的資料進行核對,但是他卻幾近全盤採用了德方的資料未盡公允。例如,他在論述敦刻爾克一戰時把責任悉數給予希特勒的政治目的上,沒有進一步討論當時的情況。到了談到東線時,這個問題更為明顯,在第十九章<對紅軍的印象>中可謂原形畢露,充滿了德將個人的主觀意識而非客觀論述。透過德國將領的片言隻語,李德哈特拼湊出了一個野蠻無道的紅色軍隊形象,但是卻難以解釋紅軍取勝關鍵的全貌。這個原因的關鍵在於敗軍之將們偏好論述他們東綫前期的經歷而甚少論述中晚期的情況。結果,書中用了三章論述東綫41-42年的情況,僅用一章探討43-45年德軍東綫失敗的情況。這種情況好比討論太平洋戰爭時,過度強調美國海軍初期的失敗而得出美軍實力薄弱的結論,有失公允。不過,考慮到本書的成書時間和資料尚未完全解封的問題,《戰敗者的觀點》一書的問題實屬時代的缺陷,而非李德哈特一人之過。

總結而言,書中以德方立場論述二戰進程可以說是當代的突破。在書中,李德哈特以歷史正面肯定失敗者的努力,以欣賞的口吻肯定凱賽林丶古德里安丶倫德斯特等敗軍之將在有限的資源創造了豐盛戰果的功績。同時,他透過本書揭示了希特勒和將領們的矛盾並以證據顯露了這些矛盾最終導致德國的戰敗。他指出,非專業軍人和職業軍官有其各自的優劣,必須互相補足。只有這樣,國家機器才能被充分運用,達致「大戰略」(Grand Strategy)的目的。

PS:
在原文中,李德哈特把書名為《山的另一邊》,《戰敗者的觀點》。八旗文化把書名譯成《戰敗者的觀點》雖然失去了威靈頓原來諺言中的韻味,但是卻充分反映出這是一本為了戰敗者而寫的書,可謂一個有趣的特點。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7-03-18 15:58:03 ◆ Origin: <182.239.100.xxx>

顯示稍舊的 4 則留言

0GP-BP

a25172366#2 【刪除】batty36979:違反版規第七條第一款

0GP-BP

leeming740#3 【刪除】batty36979:違反版規第七條第一款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板務人員:

601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