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1k

【心得】大日本帝國皇軍最強單兵反戰車武器

樓主 候恩 cina0401
GP220 BP-

刺突爆雷

Lunge mine
今天特別寫這篇文章,就是因為太多人說舊日本軍沒有好的反坦克武器,那些可能都是被左翼團體日協組的教育洗腦了,所以為了替大家介紹這款名不精傳的武器,刺突暴雷。

背景

首先在神聖光榮的大東亞戰爭時,至上偉大光榮最高的日本帝國軍隊一直非常注重步兵作為反坦克攻擊的手段,日本軍隊對於反坦克的手段稀少並不是因為反坦克炮的開發與產量不足,而是精神力不夠的關係。

坦克的噸位隨著戰爭演變而越來越大,大日本帝國最強戰車也受限於海上運輸船的封印而始終無法跟盟軍打對手,而且在戰爭局勢的發展下,飛機與船隻有著優先生產權,在昭和 19年 由於工廠被轟炸而疏散與鋼鐵配額的限制,車輛生產也被推遲,在這個時候日本帝國製造出了最強單兵武器「刺突爆雷」。

設計

刺突爆雷由一根長1.5米的桿子或一根竹子與尖端的彈頭所組成,彈頭是錐形的彈頭用以發揮HEAT的效應,內部裝有4.5KG的裝藥並由尖端的三支壓力引信所觸發,日本帝國非常注重士兵的生命,所以附有安全插銷!

彈頭能夠以90°的角度穿透約152.4 mm或RHA,以60°的角度穿透至101.6 mm。大多數的情況下幾乎總是會在90º處撞擊,因為與目標的撞擊角度將由武器的使用者決定,他可能會瞄準垂直面的裝甲板而比較好觸發。

操作
為了使用刺突爆雷,士兵要先拉開安全別針,然後向鬼畜英米的坦克奔跑,就像在刺刀衝鋒中一樣,使爆雷頂部的引信與目標相撞。左手緊緊握住長竿的中心不放,長竿的底部用右手用力托住,當彈頭的引信因撞擊而觸發時大喊「天皇陛下万歳!」。

把手奮力向前推頂住裝甲板,彈頭的4.5 kg裝藥會被引爆,向前方射出寄宿著日本民族大和魂的HEAT噴流,在炸死使用者的同時,還有可能順便炸掉做為目標的敵人裝甲車輛。

附註:本土的国民義勇隊也有使用竹槍作為訓練,而且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還特地開發了使用竹子先端作為彈頭的版本,填裝進火藥與引信後成為「爆槍」(如下圖)作為本土決戰的配備,然而鬼畜英米的膽小畏於登陸作戰,還沒來得及使用便迎來了輝煌勝利的終戰。
220
-
LV. 30
GP 3k
2 樓 華倫斯塔湖畔的灰雲 bme882005
GP83 BP-
  日本的盟友相反(德國與義大利),1941年以前的日本人並沒有充分認識到地雷、拆除炸藥(TNT)和火焰噴射器作為加強反坦克防禦的可能性。

  總體來說,他們最初對於更大戰爭的威脅沒有充分認識,在工程師技術領域與武器和戰術領域一樣明顯。

  在戰爭開始時,日本軍隊中標準的地雷被證實因為太輕,無法對輾過地雷的盟軍標準坦克產生殺傷作用。

  對抗重裝甲的價值和適當的使用誘殺陷阱和設置殺傷人員地雷、保護反坦克雷區幾乎沒有人理解。

  同樣,德國人用來對付蘇聯裝甲的各種磁性炸藥和其他錐狀炸藥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是日本人沒有擁有的,而他們仍然有時間在其他方法內採取反裝甲手段的補救措施。

  當盟軍裝甲的優勢效能迫使日本人尋求更有效的對策時,他們的工業潛能壓力已經非常大,以至於無法滿足與德國人相當的能力要求。

  結果是出現了大量的標準化和現場施用類型的即興創意。

  利用已經擁有的資材,做出即興的反坦克地雷並提高破壞力,並增加這種裝備的數量。

  舉例來說,典型的即興創作為標準類型是三型(1943年)地雷,其中一個型號是陶器製造,另一種是木製型,使得探測更加困難,並且還可以節省金屬。

  野戰時的創意是透過將海軍深水炸彈,火砲彈藥和空用炸彈轉化為反坦克用途,來追求提供非常強大的反坦克地雷。

  日本人在這種反坦克戰術中繼續發展出典型的獨創性,堅持性和勇氣。

  日本在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考察團,緒方勝一考察團(緒方考察團,實際上勝一在法國擔任駐在武官)在法國考察獲得了很多新資訊,其中對日本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坦克的發明。但是長久發展下來,他們都忽略了反坦克作戰的有效辦法。

  日軍為了抵銷盟軍在裝甲戰上的優勢,發明了許多反坦克武器、地雷、炸藥、溝渠構築法與設置路障的方法來彌補,然而日本在反坦克的單位數量與技巧顯得不足,為了補足這些缺陷,日本陸軍在組織訓練坦克突擊小組上,根據坦克最脆弱的近距離為目標,以小組所裝備的任何武器與炸藥摧毀坦克。

  這些坦克突擊小組因為武士道精神與其任務性質,使得他們的任務非常危險,也因為這樣的攻擊導致這些組員死亡,雖然這些"即興"的反坦克戰術的有效時間有限,但是隨後服役的反坦克砲(戰防砲)已經發配部隊,每個日本步兵團至少有四門到六門一式機動四十七粍砲取代一式三十七粍砲,而原有的一式三十七粍砲則用來對付步兵。

  有些反坦克的單位直屬營部(營部連),有的則附屬連部(不知是步兵連還是戰車連)或者分成更小的單位用來支持坦克的行動。若是獨立反坦克營,每營由三到四個連組成,有時會有六個連,這樣的獨立營擁有八門47mm或37mm的反坦克砲。

  在作戰中,指揮官往往自行選擇合適的目標,並獨立開火。若地形允許,這些反坦克單位會等到他的火力範圍對他有利,往往是坦克距離在50碼時開火。反坦克小組往往會協調可不可能"一擊必殺"(原文做命中後的影響,但反戰車戰的教條是一擊必殺,故此如此翻)作為開砲的依據。




  反坦克小組與坦克突擊小組、特種突擊小隊和步兵之間密切合作的例子如下。菲律賓當地三輛先遣的盟軍坦克因為障礙物而止步時,47mm的反坦克砲直接招呼,並且有至少15~20名持著炸藥包和汽油彈、手榴彈(可能是手持地雷?)一擁而上的攻擊坦克;雖然三輛坦克有兩隊美國士兵從後方用機槍牽制日本士兵,但日本士兵成功的燒掉了兩輛坦克、摧毀了其中一輛坦克履帶的3分之1。



  每門從事反坦克小組的砲通常有60~100發的高爆彈與穿甲彈,彈藥排(彈藥補充兵,編制為排)作為補充每門砲的彈藥,從營的儲藏轉自陣地,或者從運補彈藥時協助運輸。

攻擊方法
在攻擊坦克時,坦克獵人的每個成員都有一個反坦克的任務。其中一個步兵試圖投擲反坦克地雷或塞在履帶的踏面下方,或者用手以及其他方式將它放在任何材質匾額長桿的末端。
第二名成員可能會擲出一輛莫洛托夫雞尾酒或任何物品做成的燃燒彈迫使組員主動放棄坦克。
如果這些事情失敗了,攻擊隊可能會嘗試登上坦克,使用用小型武器射擊和手榴彈攻擊一個坦克,日本人可能會試圖干擾目標來阻止它前進,然後在靠近驅動輪的地方放入一個桿子,然後用撬棍和撬竿撬開它。
或者使用煙霧彈或任何燃燒製造煙的方法努力使坦克隊員失去視野,迫使他們離開坦克,或躲藏在坦克等待來自我方步兵支援。

日本人可能會採取欺騙手段來接近坦克,很難讓人懷疑。有一次,一位日本人穿著一套美國制服,爬上坦克並投下手榴彈在裡面。在另一個例子中,有八到十個日本人說著英語的,漫不經心地走進一個忙碌的坦克停車場。通常他們的欺騙行為沒有效果時,他們就逃跑了。留下了幾個裝滿爆炸物的彈殼,裡面裝著雷管。
日本消息來源指出另一種方法,其中一種三個坦克獵人(指定為“組長”,“1號”和“2號”)一組。 1號投擲一個莫洛托夫雞尾酒,如果擊中坦克,他大喊“一擊”。在這種情況下,其他人不會攻擊。如果投擲不成功,1號會叫出“失誤”,於是小組組長利用前面幾點提到的方法試圖破壞履帶,從而阻止坦克前進。 2號組員,則將安裝地雷或炸藥的長柄伸到坦克上,試圖破壞坦克或砲管與槍管,在他們的下面放置一個類似黏土炸彈的炸藥。該日本人建議2號同時攻擊坦克,如果前者(1號)裝備了穿甲彈的炸藥,則由領導人擔任(2號)。否則,他會等待領導努力的結果。

據日本消息人士稱,如果坦克獵人為兩人組合時,由1號攜帶一個穿甲炸藥,2號攜帶一輛莫洛托夫雞尾酒。坦克在進入地形有利與他們攻擊範圍時,同時從兩側受到攻擊。
根據戰俘說法,一個獨立的反坦克連隊是從沖繩軍隊組織的沖繩島連,實力約為100人,被認為是一個自殺單位。這些部隊,只用來對付戰車,是軍隊預計會滲透盟軍陣線或保持隱蔽陣地,等待最突如其來的攻擊機會。每個步槍連的每個排中的某些人被指定履行同樣的義務。

作戰單位團隊
根據日本發布攻擊坦克的指示與坦克使用的單位(結合爆炸物,近距離攻擊),它主要由步兵和工兵部隊組成。這些戰鬥小組分成幾個小隊(運輸隊、破壞隊、滯怠隊(如有必要,請數個小隊),每個隊都分配了一個任務來摧毀坦克。
破壞隊由10名士兵組成,其中一名軍士為領導人。該小組的第一項任務是沿地雷埋設地雷。根據各種坦克進場的可能。每個團隊中有一個人是指定為“點火器”;據推測他的責任是適時適當的控制地雷或炸藥爆炸。地雷爆炸後,破壞隊的下一個任務是充當救火隊(協助其他小隊)並建立以機槍和狙擊手的火力,這些火力的目的是將敵人步兵留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與他們的坦克分離而無法支援。為了完成這個任務,團隊是配備兩把或三把輕型機槍。

這個滯怠隊由幾名男子組成。作為領導的任務官員。它試圖摧毀敵方的坦克,使用並由成員投擲或放置的最先進的地雷和爆炸物對抗坦克。
一旦敵方坦克及其支援步兵接近雷區,每個隊分配一個目標坦克。
組員會立刻引爆地雷或炸藥,使盟軍步兵和任何暴露的坦克船員遭受損傷。一些投擲手會在坦克附近 等待,直到距離夠近了才會用火焰彈或煙霧彈襲擊標定的坦克,煙霧彈可能是用來驅離保護坦克的步兵。

運勢隊必要時將履行預備隊的職責,除了將地雷或炸藥運往隊伍。供應彈藥給團隊,以及埋放地雷和破壞筒外。並適時的配合隊伍癱瘓坦克後的破壞任務,提供火力上的支援。

坦克步兵
一種類別坦克戰鬥方法,看起來像是被日本人遺忘了,但日本人越來越常使用坦克步兵戰術,用來送士兵前往前線。
這些人中有七人乘坐輕型坦克,四至八人是由一個中型坦克運輸的例子。在抵禦敵方火力時,這些被派遣的坦克獵人們平躺在坦克上,並可能嘗試使用攜帶的武器(在坦克上)。另外,如果從事近距離戰鬥,或者遭受狙擊,坦克乘員也會嘗試在裡面射擊或企圖使用手榴彈。

步兵們通常會根據坦克指揮官的命令下車,但如果預計會發生所有遭遇戰或遇到雷區,那麼他們在這方面會提早主動採取行動。

在坦克步兵加入坦克單位之後,坦克組員努力讓他們作為一個單位運作。 步兵則是在坦克前方或前進時提供密切的支援。 作為回報,坦克試圖支持步兵的移動。
遇到敵方坦克時,日本步兵會企圖利用友軍坦克火力進行個人戰鬥,這些坦克可能從後面或側翼靠近我方坦克。

日本的坦克獵手被期望消滅坦克,因此反對這些步兵攜帶額外武器並執行清除雷區。除此外,它還協助鋪設煙幕,短程偵察,指導,觀測砲擊,觀察和指揮聯絡。通常坦克步兵的組織 -是由一個四到六人的坦克步兵突擊部隊和反坦克步兵部隊組成。
圖194顯示了人數與使用的坦克武器的方法

反坦克步兵小組範例:
四人小組:隊長攜帶斧頭與雜物包,武器則攜帶一枚陶瓷煙霧彈、一枚陶瓷手擲三式手榴彈、一個投擲器(可能是擲彈筒)。
二號組員攜帶鋸子與鏟子,武器與隊長相同,再加上煙蠟燭(應該類似所謂的黃龍煙霧彈)、氰氫酸陶瓷手榴彈。
三號組員同上
四號組員同上,再加上棍棒炸藥。

五人小組:隊長攜帶鏟子與雜物包,武器同四人小組編制。
二號組員攜帶鋸子與雜物包,武器同四人小組。
三號到五號組員與四人小組相同。

六人小組:隊長攜帶斧頭與雜物包,武器同四人小組。
二號組員攜帶鋸子與鏟子,同上。
三號組員同上。
四號組員攜帶斧頭與雜物包,同上。
五號組員攜帶鏟子,同上。
六號組員同上。

坦克獵人小組編制:
每人攜帶五枚陶瓷煙霧彈、十枚三式手擲地雷
、十枚煙蠟燭、五根棍棒炸藥或地雷、兩種陶瓷氰氫酸手榴彈。

日本步兵師團司令部發布的指令,設法使用該新成立的機動團,針對反坦克作戰的誕生連隊。 指示強調徹底訓練對敵對坦克的個人自殺攻擊,使用5至10公斤(11至22磅)的炸藥,每個人都能做。 圖198至206說明了戰術形式 -
這些機動連隊將在坦克攻擊中使用這些戰術。





83
-
LV. 23
GP 1k
3 樓 炳文 tzion13
GP20 BP-
關於莫洛托夫雞尾酒名號的由來,還是很有意思的。

1939年11月蘇聯入侵芬蘭的時候,芬蘭軍方用玻璃酒瓶外型容器(有專門製造或是運用空酒瓶)裝汽油或是高濃度酒精(也有烈酒在緊急情形下運用的個案)加上棉芯當成點火引信的燃燒彈來攻擊蘇聯車輛。

然而其名稱在戰爭一開始的時候並不叫"莫洛托夫雞尾酒"。

冬季戰爭中,蘇聯空襲芬蘭的城鎮進行無差別轟炸,面對外界指責,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宣稱那些"不是炸彈,而是救濟飢餓平民的食物莢艙"。

為此,芬蘭軍方放話"讓紅軍吃飯時有酒喝",並把燃燒彈命名為"莫洛托夫雞尾酒"(俄羅斯一千年下,ISBN:9789865727338);維基百科則寫了另一種說法。

"莫洛托夫雞尾酒"在戰爭結束前量產了50萬瓶,衍生出的做法或是型號眾多。
20
-
LV. 44
GP 9k
6 樓 可樂殺 n93011
GP2 BP-
雖然整篇文是用很嘲諷的語氣說著
不過 這武器的確是浪費資源就是 就算是二戰當時日本資源短缺 也真的完全無法思考這東西的實用
要讓步兵接近戰車 別鬧了 戰車附近也會配置步兵 看到人衝過來還不開槍 根本沒碰觸到的可能
就算說要讓其他步兵掩護 但不先解決戰車也很難解決旁邊的步兵
只是我滿好奇的 假設真的奇蹟似的靠近戰車 這個打得穿雪曼嗎
2
-
LV. 17
GP 3k
7 樓 空襲者 kevin94082
GP5 BP15
值得注意的是,可以發現這些日軍提出的看似瘋狂的武器往往運用了大量的竹子材料,一般也會盡可能減少鋼鐵的使用量,不過火藥的用量倒是從來不吝嗇。

可能也會有人覺得這很奇怪,明明在戰爭末期時,日本的資源和生產能力都已經被逼到極限了,為什麼還要設計各種新的奇葩武器來浪費資源?繼續生產原本的武器不是更有效率嗎?

首先,我們要先理解,這些武器"絕大多數"都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制式兵器。在海上運輸能力相對薄弱的狀況下,把這些急造武器跨洋從本土或中國送到中南半島與菲律賓的前線來佔用本來可以用來運輸燃料或糧食的噸位根本不經濟,更不用說是運輸作為原料的竹子和鐵(不是鋼)了。這些武器要不是在戰地製造後直接轉交前線使用,就是要留在本土準備決戰,無論是開發和生產週期往往都非常短。



一個有趣的例子就是所謂的簡易擲彈器,可以讓我們來檢視這些急造武器背後的思路。

日軍所說的擲彈器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槍榴彈發射器,和擲彈筒有所區別。在太平洋戰爭時日軍已經在分隊層級下放了射程有600米以上的擲彈筒,相較之下射程較近的槍榴彈的開發就比較遲緩。
遲緩並不代表沒有,日軍跟隨著法軍和其他國家在一戰中的經驗,對於以發射制式手榴彈為目的的槍榴彈發射器也一直有所研究,成果就是所謂的百式擲彈器。
『百』就是1940年,百式擲彈器顯然在生產速度和規模上非常難以趕上太平洋戰爭,再加上日軍很快就模仿德軍的槍榴彈發射器開發出二式擲彈器,百式擲彈器在太平洋戰爭前線的存在感相當低。

不過像百式擲彈器一樣發射手榴彈的槍榴彈發射器在本土決戰中相當有用。深深師從一戰的日軍準備了大量的制式手榴彈(加上土造手榴彈)以備本土決戰使用,把它們作為槍榴彈就可以把射程和火力倍增。
但是百式擲彈器的生產速度和量完全無法跟上兵力的迅速擴張,因此日軍在1945年的2月就發布了《簡易擲弾器ノ参考》,公開了數種槍榴彈發射器的設計給部隊參考。

於是我們接下來就可以來討論關於急造武器一定會提到的問題:
1.有必要這樣做嗎?用全力加速生產既有的武器不是會更有效率嗎?
2.這些簡陋的急造武器有用嗎?



關於第一個問題,並不會。

有人會對蘇聯在有PPSh-41的狀況下還開發PPS-43有疑問,很多人也不明白為什麼德軍要在戰爭末期開發Gustloff Volkssturmgewehr之類的武器來分散StG44等武器的產能。

以蘇聯的例子來說,這關係到生產機具和工藝的分配。PPSh-41儘管因為蘇聯工業水平所限而沒有使用太複雜的沖壓工藝,依然需要大型的沖壓機具,也就是說非常依賴於少數、集中的工廠來實施流水線生產。相較之下,PPS-43的設計不僅減少了沖壓工藝的使用(很多部件僅僅是被壓彎的鋼板),使用沖壓工藝的部分也允許出力較低的沖壓機具來生產,使其能充分利用分散的較小型工廠與工坊的產能,使蘇軍的衝鋒槍產能不減反增。
(當然,PPS-43也改良了PPSh-41上的一些嚴重缺陷,不過我們不在這裡討論)

以德國的例子來說,這其實是個假議題。
Gustloff Volkssturmgewehr之類的有"Volkssturm"、"VG"包含在名字內的武器,本就不是要給德軍使用的,而是要給著名的"人民突擊隊",也就是Volkssturm使用的。
人民突擊隊並不是德軍的一部分,是地方政府所組織,因此和早期的黨衛軍一樣,在獲取武裝方面遇到了很大的問題:德國國內的槍械生產商當然是優先供應德軍,很難有產能剩下來照顧人民突擊隊。
因此,由地方政府所招標,各式各樣的VG系列武器,就是德國和蘇聯一樣試圖運用民間剩餘的產能來解決產能整體性不足問題的解決方案,本質上就和StG44之類的德軍武器在生產上沒有半點競爭關係。

回到日軍。對於二戰末期的日本來說,除了存量有限的『特定材料』外,工廠和城市頻頻遭到盟軍轟炸則是更大的問題。
簡易擲彈器的材料以木頭、竹子、薄鐵板為主,這些都不是當時的日本所稀缺的材料,很容易讓部隊在駐地附近籌措。尤其是竹子,竹子基本不在正規軍的武器上使用,種植、採收和加工都非常簡單,原料品質也容易保證,民間輕工業累積的產能和技術更是不容小覷。
更重要的是,因為沒有牽涉到鋼鐵,簡易擲彈器的生產工藝在民間並不稀罕,部隊可以輕鬆的徵招到民間的工匠來就地生產,生產能力也分散到基本上不存在被戰略打擊的可能性,理論上可以很輕鬆的培養起產能,甚至可以讓老人、小孩、女性也一起投入生產行列。
需要鋼鐵和專業生產工藝生產的百式擲彈器基本上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倒不如說,在產生影響的那一刻起,急造武器計劃就會被取消了吧?



至於第二個問題,有沒有用?

從文獻來看,日軍似乎有進行相關的測試,確保這些設計都有至少足以撐過一場戰鬥的耐久性,對於其中哪些零件會先損耗、如何影響使用也有探討,算是比較經過規劃過的急造武器。
性能上,簡易擲彈器射程只有百米上下。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些並不是擲彈器本身的性能問題。
簡易擲彈器使用的是當時日軍量產中的九七式和九九式手榴彈,這些手榴彈為了針對步兵投擲優化,引信長度僅有4~5秒,從根本上限制了簡易擲彈器的最大射程。
基本上,這些急造武器傾向於解決有無問題,存在本身就已經是一大改善。



回到首樓所談的反戰車刺槍。在日軍為了本土決戰所準備的反戰車武器中,刺突爆雷算是一種較為原始的武器。
以穿甲能力100mm為目標設計的投射式噴進爆雷就是一個很自然的演進,透過在彈藥尾端配備推進劑來避免和戰車貼身,發射器則是簡單的由一根竹竿和末端的『發射架』組成。
不過和大多數的急造武器類似,其使用戰術、戰法等等都依賴部隊的臨場發揮,顯示出其規劃的不足和日軍重視前線部隊經驗的特性。

如果回到日軍的傳統作戰體系,撇開新型的反戰車炮和戰車,本土決戰中的反戰車主力則應該是配備於各式輕型火炮的タ彈。
タ彈是日軍為輕型火炮所開發的HEAT彈總稱,口徑從40mm到105mm皆有,最小配備於前面提過的二式擲彈器,最大則配備於九一式105mm榴彈砲。
除此之外還有開發中的各型無後座力炮和火箭炮,不過我手邊倒是沒有什麼它們的資料。
這些武器的特點都是仰賴被炸得昏天暗地的正規兵工廠的生產,也就是他們相對於急造武器的最大劣勢。
5
15
LV. 19
GP 28
8 樓 目童 gn02001605
GP0 BP-
之前我看太極門電影
日本對蘇諾門罕戰役
是不是有蒙古騎兵+蘇聯坦克部隊打敗日本
在懷疑蒙古騎兵在2戰有那麼強嗎
0
-
LV. 18
GP 401
9 樓 蘭花 RanphaGA
GP0 BP23
錐形裝藥日本已經在1944年的泰緬戰役,普遍拿來擊毀英軍引以為豪的馬提爾達式重裝甲步兵戰車了,這在法國、北非戰場時可是讓德軍義軍束手無策的“鐵娘子”

而四式單兵反裝甲火箭筒更是製造了一大批用於本土作戰,更有硫磺島作戰時首次實戰的反裝甲槍榴彈,後期的日軍反裝甲作戰武器和戰術並不那麼的匱乏,前面所說的突刺暴雷,在本土作戰中只是會用在民兵上,並非正規部隊的標準武器,所以各位也不必那麼見獵心喜

0
23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98 筆精華,03/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