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8k

【心得】機械化戰場的史崔克裝甲車:美軍演習經驗探討

樓主 lin1937 csyoulin1937
GP49 BP-
2015年7月的一個塵土飛揚的早晨,一個艾布蘭-史崔克聯合營特遣隊在加利福尼亞州歐文堡的國家訓練中心(NTC)沙漠中穿過兩個山口,史崔克在蜿蜒地形越野過程中已經落後於艾布蘭,但仍舊及時趕上並伴隨艾布蘭穿過山脈之間的缺口進入大平原---但隨著史崔克進入開闊地形,它們很快就被敵軍裝甲單位一輛接一輛的摧毀,史崔克的薄弱裝甲完全無法匹敵敵軍戰車和步兵戰鬥車的火炮。能夠在開闊地形與敵軍對戰後生還的史崔克很少,也導致整個旅的攻擊力大幅削弱。

在這次失敗後,許多參與演習的人可能會想問自己,史崔克有沒有更好的運用方式?這問題並不新鮮,在早期史崔克引入時就常被批評者質疑它們缺乏火力和裝甲,使其無法成為原本期望的中等重型力量(medium weight force)。在史崔克天生的局限限制下,該如何讓它們應付機械化敵軍?在推出史崔克旅級戰鬥隊(SBCT)15年後,陸軍是否已經確立SBCT在戰場的定位?

我們將試圖回答一個棘手的問題---如何在戰場上最好的利用史崔克。首先,我們先回顧史崔克與SBCT最初起源與設想;然後,我們也要簡單回顧史崔克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使用,看看它們在不同的反暴亂(COIN)行動中所扮演的角色;再來,我們將回顧史崔克在新的規則下在NTC運用的一些案例,藉此研究那些運用方式能最好發揮史崔克平台的固有優勢;最後,我們將討論未來史崔克的訓練與使用方式。

當Eric Shinseki將軍於1999年6月成為陸軍參謀長時,他對改變陸軍的結構和戰略響應能力有了明確的願景。這一願景的核心是在華盛頓州的路易斯堡(Fort Lewis)建立一個新的臨時旅級戰鬥隊(BCT),這個旅將成為未來旅級部隊進行部署或改造的模板。這些新旅將使用[中等重量]的裝甲車---輕到能利用C-130運輸機運輸,但又重到足以為步兵小隊提供基本保護和火力。這種用於填補輕型和重型部隊之間的差距的[中等(medium)]單位理念對美國陸軍來說並不陌生,也許Huba Wass de Czege中將撰寫的[三種類型步兵(Three Kinds of Infantry)]是對其最好的描述。早在1990年,佈署到沙漠之盾行動的輕型部隊脆弱性就凸顯了對這種部隊的需求。

2000年11月,陸軍宣布選擇了一種稱為LAV III(第三代輕型裝甲車)的輪式車輛,該車輛將被發展成包含偵察、迫砲、指揮和步兵運輸角色的幾種衍生型。這些車輛的交付始於2002年春季,當時第20步兵團第5營(或簡稱為5-20步兵單位,因為該團實際只建置一個營)的A連接收了最初的14輛史崔克(LAV III的新名稱)並開始共同訓練。新成立的史崔克旅的第一次重大演習發生在2002年千禧挑戰賽(Millennium Challenge 2002)期間,這是一項重要的聯合演習,其中項目包括以C-130允書的史崔克從路易斯堡運往加利福尼亞州歐文堡,並通過高速海運雙體船返回。

這些演練展示了史崔克的缺點和優勢:在與NTC的機械化假想敵的載具對戰時,史崔克很容易被消滅,但它們在特定地形下運用攜帶的步兵伏擊敵軍裝甲部隊時表現優異。JRTC演習更好地突出了史崔克旅的作戰能力所帶來的新的可能性。當時是一名營行動指揮官的前上校Charles Hodges,他回憶起史崔克旅比一個典型的輕型步兵部隊提前12小時攻擊臭名昭著的Shughart-Gordon城市戰訓練設施,使敵人陷入混亂並迅速贏得戰鬥。最終, 儘管史崔克旅仍然受到一些懷疑,但在完成其旅級訓練後,它已被美國陸軍司令部認證部署。

2003年12月,第3史崔克BCT抵達伊拉克,這是未來8年的史崔克實戰歷史的序幕。這次部署是史崔克和相關重組旅的首次展示。與已經在伊拉克行動的機械化和輕型單位相比,史崔克旅的兩個最獨特的方面被證明是其行動機動性及其先進的指揮和控製(C2)網絡。擺脫了重型機械化部隊的後勤支援需求,SBCT可以更快地從一個地區轉移到數百英里外的另一個地區。Hodges回憶起在伊拉克黑色颱風行動(Operation Black Typhoon)期間SBCT展示的的靈活性:

所有三個史崔克機動營都參與其中......一天晚上,我們真正地跑遍了整個尼尼微省,從摩蘇爾一直到敘利亞邊境。5-20步兵在靠近敘利亞邊境一帶進行襲擊,我們則在摩蘇爾和摩蘇爾下方區域[Qayyarah西部機場]進行主要行動,這都發生在同一時間......這證明了我們行動時能夠發揮的深度和廣度。

此外,史崔克這個平台本身被證明在城市戰鬥中非常有效。Theodore Kleisner上校提出了一些心得:

史崔克能夠攜帶更多的人和更多的東西,而一輛旱馬只能帶5個人,兩個人需要待在車上,所以可能只有3個人可以下車執行任務;而史崔克則能攜帶9人......我們使用史崔克機動並抵擋攻擊,我們可以待在他們(史崔克)中直到我們抵達能夠建立需要的地形優勢的地點。

隨著美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介入程度下降,經過10年COIN導向的訓練與戰鬥,美國陸軍開始尋找新的核心焦點---同等技術力、武力與訓練的假想敵對抗。2011年底開始,3個隸屬被重新激活的第7師的史崔克旅開始展開這類演練,同時也必須克服長年深陷COIN作戰後部隊作戰準備狀況不足的局勢。第7師師長認為史崔克不能像布萊德雷那樣使用,同時也必須假定不同於當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有大量前線作戰基地的條件,因此他必須重新摸索。在一次模擬搶佔一個城鎮的演習中,單獨運作的史崔克營表現出並不意外的先天限制,在此過程中損失慘重,顯示史崔克旅如果沒有其他有力單位協助就很難獨自達成進攻任務。

在攻擊演習後是防禦演習,,史崔克營這次表現比較好,在特殊地形掩護下步兵可以依靠標槍反戰車飛彈有力反擊敵軍---儘管它們最終還是被假想敵裝甲單位擊敗。當然,這是首次進行這種演習,戰場條件設定與執行都還不是那麼完善。

2015年7月,美軍嘗試性的把兩個艾布蘭戰車連加入第3旅,同時再度送去NTC驗證效果。但其結果也不盡人意,由於史崔克越野能力低於M1戰車,意味著史崔克離開道路後就無法像M2/3布萊德雷那樣跟上M1的行動速度,M1就必須減低自身速度讓史崔克跟上,讓兩者都更加脆弱。同時,史崔克沒有M2/3的機炮與TOW飛彈,在開闊環境下移動時很危險;而一旦失去史崔克攜帶的步兵支援,M1也很容易在複雜地形被敵軍反戰車單位擊敗。另一個問題是,由於兩者尺寸差異很大,史崔克工程支援車只能開出允許史崔克通過的安全道路,而不能保證M1通過時也是一樣安全。

最終,改進戰術並得到戰車加強的史崔克單位仍舊只勝任防禦任務,且在移動中接戰任務與埋伏襲擊任務中也遭到重大損失。

隨後史崔克單位繼續吸取這些演習的經驗改進戰術與配置,指揮官會盡可能利用有利的複雜地形,嘗試把史崔克作為火力支援平台,同時標槍飛彈在史崔克旅的價值也被極大的重視。2016年5月,5-20步兵單位再度在沙漠地區演練新的運用方式,史崔克營的A連在演習開始後移動了14.5公里抵達距離最終目的地僅2.5公里的複雜環境中以便保護史崔克免於敵軍反戰車武器攻擊,先放出步兵在連迫擊砲支援下掃蕩山脊的敵方步兵。在經過半天修整後右移動14公里到新的區域。這段看似簡單的演習流程驗證史崔克的價值:有道路支持下史崔克能發揮很好的機動性把步兵送到合適地點發動攻擊;且史崔克整備與油耗都遠比重型單位方便。作為史崔克這種薄皮又缺乏直接火力的單位,間接火力支援是非常重要的補充,史崔克良好的數位化網路功能則正好能便利快速的傳遞資訊加強間接火力效能。這些特點才讓參與演習的A連得以在完成第一項任務的不到24小時後立刻展開第二輪大膽推進。

在演習的第2階段,C連發動一次大膽的側翼機動。該連當時距離營指揮部有20公里且被許多地貌阻隔,它們在6點接到任務指令,經過12小時的加油和準備後在1800行動。離開準備區後C連搶在被假想敵部隊發現前搶占目標城鎮東北方的兩棟建築,並用機槍和榴彈發射器孤立城內敵軍,並在天亮後擋下嘗試進入城鎮的假想敵裝甲部隊。這次行動中C連不僅僅把史崔克作為交通工具,也善用史崔克遙控武器站上的熱像儀作為封鎖城鎮和支援步兵的重要手段。

C連和A連的演習經驗都展現史崔克機動性的巨大價值,讓C連可以在2小時內控制一個立足點並放下步兵使用其反戰車武器攻擊敵軍裝甲部隊;同時史崔克營能夠在地形阻隔下同時對3個距離20公里的史崔克連下達準確指令,展現史崔克引進時就大力強調的數位化系統的價值。在這一輪演習中,5-20步兵單位推進了70公里,佔領兩個村莊並突破5個地雷/障礙區,有力打擊假想敵部隊後方區域,迫使他們抽調大量單位在後方掃蕩這些史崔克單位。再次證明史崔克在進攻時能夠有效發揮把步兵長距離運送到有利位置的巨大價值。

在這3輪演習中,史崔克證明自身的侷限,它的薄弱裝甲與火力讓它不適合以類似布萊德雷的角色和M1戰車在聯兵營中行動,也不適合單獨在開闊地形與敵軍對抗;儘管還不能說史崔克注定不能和戰車或其他重型單位的共同行動,畢竟目前只能說史崔克不能取代布萊德雷,但起碼在開闊地形上和機械化敵軍的對抗是確定不能勝任的。

然而,史崔克在演習中證明只要被合適的運用,它依舊是極具價值的。只要史崔克用合理的方式接近但又保持在敵軍反戰車武器射程之外,史崔克就能放下步兵掃蕩或壓制那些敵方反戰車單位,而史崔克則能在之後伴隨推進利用遙控武器站有力支援步兵。同時史崔克的機動性與更低後勤需求也讓它更能即時反應,有效利用敵軍暴露的弱點。

最後,要了解史崔克如何在戰略層面上融入陸軍,需要了解它的起源以及體系創建的原因。史崔克可以有效地運輸大量步兵跨越很長距離,特別是在可能被裝甲部隊損壞的交通線上。史崔克旅佈署速度也比重型旅(HBCT)更快,使他們能夠快速應對輕型步兵不適合的危機。如果史崔克在1990年時存在於沙漠之盾行動,他們就能根據需要快速抵達沙特阿拉伯,而輕型步兵單位根本沒有運輸資源來做同樣的事情。而且,即使為輕步兵單位增加了運輸車輛,輕型步兵單位很多方面仍然不如史崔克單位。史崔克提供可以防禦輕武器射擊的防禦以及強大的通信網路套件,使士兵能夠安全地了解他們的目標並提供情境意識。雖然與史崔克旅相比,重型旅可以為目標帶來更多的戰鬥力,但這需要顯著增加維護和後勤的成本,特別是和史崔克旅相比,重型旅的燃料需求需求非常驚人。如果一個聯合重型與史崔克單位的部隊被迅速部署,在這種情況下,重型旅將在等待後勤支援時無法行動,但史崔克單位則較不受此限制。因此,如果使用得當,史崔克可以填補輕型步兵和重型裝甲部隊的傳統角色之間的缺口。

美國陸軍尚未進行全面的,將HBCT與SBCT配對測試的師級訓練。這種尚未出現在演習與指揮部模擬的測試將使美國陸軍能夠了解測試不同類型的旅之間互相偕同的的理論,也可能能夠定位史崔克在聯合武力機動中的作用。

最近美軍內部的爭論是史崔克是否應增加30毫米機炮使其更接近布萊德雷,甚至是取代後者。然而,如果我們明天就需要為一場大規模的地面衝突部署史崔克部隊,它們可能不會有那些我們期望的,而是它們目前既有的裝備。而史崔克已經是陸軍步兵部隊的重要組成,因此,如果我們被迫這樣做,我們作為美國陸軍必須知道如何善用史崔克。

文章節錄自:Strykers on the Mechanized Battlefield

在本文中,能看出美軍不愧為世界最強武力,他們探索自身裝備的運用與改進動力是非常驚人的,短短5年多一點的時間史崔克單位已經經歷3次大規模聯合演習與組織戰術修正,這種確保最大化利用現有裝備的決心與意識才是美軍最不起眼但可能是最有價值的一個傳承。



49
-
LV. 50
GP 49k
3 樓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kobaylin
GP30 BP-
※ 引述《cloud777 (帥王之王 )》之銘言
> 所以坦克派別再神話M1了,
> 什麼連城市這種複雜地形也說很適合拿來防守使用.
> 美軍自己都說了坦克根本不適合複雜地形.

這種毫無邏輯可言的飛躍性思考,實在讓人搖頭

這篇文章的主題,主要在探討「史崔克裝甲車」搭配各種情境的運用與支援,所以整篇完全是從史崔克切入,看它是否順利勝任其角色定位,而不是該任務所搭配的隊友作戰能力如何;而文章在M1的部分也是如此,由於跟不上M1的速度、加上自己皮也不夠硬,勢必要讓M1不得不降低速度來配合與保護它,導致失去本身優勢而暴露在危險之中,也就是史崔克難以勝任與M1搭檔支援的任務

如果硬要從裡面來講戰車性能如何如何,這段反而更間接證實了戰車非一般甲車甚至某人成天吹上天的皮卡所能輕易取代,說穿了就是吐你戰鬥力太渣,跟不上人家的進攻步調,害人家不僅不能專心殺敵,還得花心力保護你們,導致被你這豬隊友給拖累,進而莫名其妙暴露使自己危險而遭擊殺
30
-
LV. 17
GP 3k
4 樓 空襲者 kevin94082
GP17 BP-
用這篇文章來討論坦克無用論沒什麼意義吧?

史崔克旅本身就不是為了傳統的裝甲決戰而設計,用M2布萊德雷的定位來運用史崔克就像是把兩棲突擊艦帶進傳統的艦隊砲戰,想也知道它跟不上戰列艦和巡洋艦的作戰行動。

史崔克旅催生自和傳統裝甲部隊運用觀念不太一樣的戰術,硬是把它套到傳統裝甲部隊中運用自然會水土不服。就像是把大量M1放進史崔克旅的話,史崔克旅的行動會因為M1那可怕的後勤補給需求而嚴重拖慢,戰術彈性也嚴重降低。

史崔克輕甲旅的一大特點就是讓步兵部隊擁有超越重型裝甲部隊的戰略機動性,但又能保證普通的輕步兵沒有的重型火力支援。

舉個可能的例子,己方的重型裝甲部隊在一次激烈的戰車決戰中擊退了敵方大部隊的進攻,但也被迫退出戰場休整。
敵方預期己方的裝甲部隊需要一段整補的時間,搶先佔據有利地形,補充之前的戰損,準備以更好的姿態挑起下次戰鬥。
沒想到本來應該在40公里外待命的己方輕甲部隊,強行通過主力戰車無法行走的狹窄產業道路,迅速迂迴了敵方的側翼,在己方裝甲部隊補給完成前八小時奇襲並癱瘓了仍然在等待補給的敵方裝甲部隊,隨後蹂躪了手無寸鐵的敵方指揮部。
趁著敵方指揮鏈陷入混亂,己方輕甲部隊放出機械化步兵,運用標槍飛彈和迫擊砲伏擊了趕來的敵方援軍,爭取時間讓己方的裝甲部隊進入戰場掃蕩殘敵和鞏固防線。

因為使用的武器有所不同而改變的才叫戰術,給你空母用你還要讓空母加入水雷戰隊,那麼你不死誰死?
17
-
LV. 28
GP 2k
5 樓 超級土豆 kelvin2011
GP10 BP-
補充一則史崔克旅在對抗演習的表現。

https://www.ptt.cc/bbs/Warfare/M.1538966883.A.E3F.html

這場演習中由第3裝騎團2營F連搭配第11裝騎團第1營擔任假想敵(OPFOR),對抗受訓的第1裝甲師第3旅。第一場對抗中部署在山丘的F連以標槍導彈,M240跟M249機槍摧毀了催毀第3旅將近一個營的兵力。由於第3旅四天以來一直無法前進,NTC只能把對抗叫停,要求F連讓敵方通過好進行下一階段對抗訓練。然後到了對抗演習的最後一天,第3旅放棄打穿F連而是繞過避開他們。

這場演習反映了一件事,在每個步兵班都有一個標槍導彈系統的編制下,SBCT的步兵在特殊地形(山區)掩護下反坦克能力其實挺強的。

10
-
板務人員:

687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