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01

【自創】DESIRE 股份有限公司 II (終) by Doki 驚悚小說

樓主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277 BP-
Doki Doki 短篇驚悚小說
 
目錄:

 
PAGE 1                                                         
一 信箱 
二 小朋的超能力                                           
三 福生
四 上吊的女人                                               
五 偷拍                                                           
六 簡訊                                                            
七 小紅傘                                                       
八 孝子 
十 微陰的星期日 II


 
PAGE 2
十一 情書 
十二 塗鴉的小男孩 
十四 開學的第一天 
十六 天使的微笑 
 
PAGE 3
十八 大嘴猴
十九 屍毒
 
 
PAGE 4
二十三 銷毀
二十四 變臉博士的大剪刀(一)
二十六 變臉博士的大剪刀(三)
PAGE 5
三十  目光
PAGE 6
三十一 腐蝕
三十二 可愛的家庭
 
PAGE 7
三十三 捷運怪談 I
三十四 捷運怪談 II
三十五 捷運怪談 III

PAGE 8
三十六 巧合
三十七 偷鞋
三十八 電梯怪談 I
三十九 電梯怪談 II
四十  電梯怪談 III
四十一 快樂的校車
 
PAGE 9
四十二 悲鳴

PAGE  16
四十三 蟬鳴
 
PAGE   17
四十四 丈母娘的復仇
四十五 
夜半的客廳
 

PAGE 18
四十六 手機
四十七 自言自語的老婦

PAGE 19
四十八 
超商怪談
四十九 人魔的聖誕夜
五十一 辦公室有鬼
五十二 辦公室有鬼 II

PAGE 20
五十三 校外教學
 
PAGE 21

 
 
 
 
一  信箱

派報生手持廣告DM,穿梭在大街小巷裡的民宅公寓之間,一張一張的將廣告單投入信箱內。

七月的天氣躁熱,年輕的派報工讀生汗水沾滿了額頭。


他來到一條死巷,稀稀落落的幾間老舊公寓遮擋了頂上的天空,窄窄的巷弄內密不見光,樓下的信箱破破爛爛的染著濕氣,卻也因此有了消暑的涼意。

那位工讀生將其中一張廣告單塞入巷底最後一幢公寓二樓的信箱內,突然發生怪異的事情。

信箱裡面有隻手,猛然抓住工讀生塞入信箱內的右手。



工讀生嚇的趕緊要將手抽出,可是那個抓住他的右手卻怎麼也不放開,反而連帶將他的手臂跟著扯進了信箱內,工讀生的半截手臂塞進了狹窄的空間,把老舊的紅色木門都給崩裂擠壞了,大門木製的材質因此迸出好幾條裂痕。


工讀生感到傳自手掌內的觸感,信箱內的那一隻手,冰涼沒有溫暖。

然而,那個門板信箱後方並沒有人工讀生嚇頭皮發麻。



好不容易,那隻抓住工讀生的手終於鬆開了掙脫了信箱的工讀生整個人嚇坐在地上,他的手臂上清晰可見無數條被信箱投信孔刮傷的紅色痕跡。


有個人從二樓衝了下來,那是這棟公寓的住戶

「年輕人你怎麼了呢?你的手都流血了。」


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慌忙的看著那位派報的工讀生。

「我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突然的有一隻手在信箱內抓住了我,很用力的拖我進去。真是嚇死我了。工讀生驚魂未定,額頭皆是冷汗。


中年男子聽著,嘆了口氣說道:

「唉好意思!那個躲在信箱內的人是我的小兒子,他在去年的一場火災中,來不及逃出公寓,被大火給燒死了不知為何,他的冤魂仍留在這棟公寓中,作弄著這附近的人。你是第五位被我兒子戲弄的人了真的很抱歉!

中年男子垂喪著頭,一臉歉意說道。


工讀生看著失去孩子的他,試著想說些安慰的話,不過這件事情太過脫離現實,使的他不知該說什麼。

他看看自己的手掌,果真有一道焦黑的痕跡劃過,那就像是人體被焚燒之後化成的黑炭,那一道炭紋看起來似乎就是個小孩子的手印

「所以
剛剛抓住我的是你死去的兒子?那我不就撞鬼了?」

工讀生越想越不舒服,腿軟的站不起來,盡顧著搓揉手掌把那炭紋抹掉。中年男子趕緊扶起他的手臂,輔助他坐在公寓內的階梯上休憩片刻。


工讀生仍戰戰兢兢的為著這件事發抖


但是,他沒發現自己的身上又多了新的焦黑炭紋,那是剛剛扶著他的中年男子留下來的



陰暗的樓梯間裡


微微飄散著來自那名中年男子身上的燒焦味
                                                                                            
277
-
LV. 13
GP 24
2 樓 廁所的那天 aa455005tw
GP1 BP-
最後那結尾..
 
還挺可怕的-.-..
 
不錯 GP
1
-
LV. 15
GP 210
3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131 BP-
二  小朋的超能力
 
 
 
「老婆!妳快點過來看。快點呀,再慢一步就錯過了!」張老爹驚奇的喊著,張太太還在廚房忙著晚餐,卻給他喧嚷的叫聲給喊急了

什麼事啦!我現在很忙。」

太太的拖鞋聲,劈劈趴趴的在地板上急促響著,放下煎魚熱鍋的她匆忙的奔來,卻只見張老爹蹲在嬰兒床一旁,和他們出生九個月的小男嬰嬉玩。

老公,到底什麼事情啦?」張太太一臉不悅。

我們的小朋,他居然有超能力耶!」張老爹驚喜的喊著。

太太哪會相信這種事,小朋還不到十個月,連走路說話都不會,哪可能有什麼超能力。

老公你很無聊!沒什麼大事別吵著我做菜!」張太太轉身要走。

等等妳先看著。」


張老爹在嬰兒床前方的一張書桌邊緣上,立放著一本厚重的國文字典,然後轉身回到小朋身邊,輕輕說道:

小朋!你再表演一次剛剛你做的超能力給媽媽看喲。」

小朋似懂非懂的聽著張老爹說話,笑了起來。

太太不耐煩的看著這對父子倆究竟在玩什麼把戲,只見小朋站了起身,倚在嬰兒床的欄杆上,靜靜地凝視著前方立在書桌上的字典。


突然小朋的手掌往前一推,與他距離二公尺的那一本字典,居然倒了下來


哎喲!」


太太雙手半掩著嘴,大聲驚呼。「怎麼怎麼我們的兒子那麼厲害?

是呀!我也嚇了一跳呢!這招叫如來神掌吧?哈哈…」

夫妻倆人望著小朋稚氣可愛的笑臉,不禁隨之莞爾。張老爹再次放著別的東西在書桌上,小朋依然是手掌伸出一推,便將之隔空推倒。


電視的鏡面上,照映著他們三個人快樂的影子。

 
不!是四個人


原來,有一具上吊的鬼魂懸掛在嬰兒床前,小朋的手好奇地推著鬼屍的腳,使屍身往前搖晃,撞倒了桌上的擺放物品



沉浸在歡樂中的夫婦倆人,並不知道這件事


小朋看著鬼屍伸長的舌頭,正拍打在父親的頭上。


好奇的他,稚氣地笑了起來

 
 

 
  
131
-
LV. 18
GP 101
4 樓 屁捷 bhmt1201
GP185 BP-
> 沉浸在歡樂中的夫婦倆人,並不知道這件事...
> 小朋看著鬼屍伸長的舌頭,正拍打在父親的頭上。

> 好奇的他,稚氣地笑了起來...
>

因為父親頭上的假髮緩緩的滑落....
 
原來這是邱義的故事
補字
185
-
LV. 15
GP 219
5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111 BP-
三  福生
 
 
        福生從醫院回家之後,老婆已經失蹤第十天了。

        「這不顧家的女人真是可惡,我當初怎麼會娶了她呢?
 
 
        福生當然要生氣的,他十天前從樓梯處摔傷,腦部短暫的喪失記憶。福生自己都忘記自己為什麼會從樓梯間摔下來......
 
 
        醫師要他別著急,慢慢來,記憶力會逐步恢復。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幾天福生回到四樓公寓的住家,爬樓梯都是一步一步,格外小心。
 
        果然在第十一天的時候,他回想起了部分摔傷的原因。

        他的老婆也在場......
 
 
        對了!肯定是這樣,是那個賤人把我推下樓梯的,難怪逃走了不回來!」
 
        他越想越是氣憤,撥起電話到警察局,不是為了報失蹤,而是要控告他的老婆意圖謀殺自己。

        一名警察隨著福生回到四樓自宅,試著看看現場有沒有線索證明他曾經被謀殺的痕跡。
 
        一定是這樣,那賤人......不要臉的賤人,一定和哪個漢子跑了!
 
 
        他越想越氣,卻激勵起記憶力的復原,部分的片段回憶正在湧現。

        對了,警察先生,我想起來了......我老婆把我約到頂樓的天台上,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話......然後我就糊裡糊塗的往後跌了下去......
 
 
        警察隨著福生一起到了頂樓天台查證。只見福生一臉苦苦思索的模樣,覺得有趣。卻也明白問不出什麼東西來,索性就讓福生自己靜靜的回憶。
 

        那名警察隨後便獨自在天台的幾個角落搜索著。
 
 
        突然,那警察的後腦杓被一塊硬物重重一擊,再一擊,又再一擊......
 
        他料想不到是福生拿起磚頭,用力往他的後腦砸下,他來不及思考為什麼,已經暈了。
 
 
        福生的記憶全都回來了!
 
 
        原來他不是被老婆推倒,而是當時的他太過於慌張,不小心從樓梯間摔倒
 
        他真的太慌了!
 
 
 
        因為那時的他,才剛剛把老婆的屍體藏在水塔

 
 
 
 
111
-
LV. 15
GP 223
6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116 BP-
四  上吊的女人



        六月二十三日,傍晚七點。
 
        我和同學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可怕的事情。
 
        前方一幢五層樓公寓的陽台上,吊著一具長髮女屍,我們兩人的驚呼聲引起了街上路人們的注意,所有人見狀也跟著驚悚不已。
 
        快報案,叫救護車。」一名伯伯大聲喊著,隨即另一人按著手機號碼報警。

        不知是否因為距離太遠造成的錯覺,我彷彿看到那上吊的屍體顫抖了一下。
 
        「或許來得及,上吊的人從事發到死去之間的一個小時,都有機會救回來!」
 
        我大聲的說著,通常上吊的人會痛苦一個鐘頭左右的時間才死亡,只要來得及送醫都有機會救回生命。

        那幢五樓公寓,幾乎都是租給學生。我們一群不相識的路人在樓下窮慌忙也沒用,因為沒有人有鑰匙開門上樓。


        幸好有一位男同學,他認識那上吊的女生。


        「那個長髮的女人,該不會是企管科的劉珊妮吧?趕快叫認識她的朋友過來。」每個站在街上的人都慌慌張張,不知該如何救人。

        「對!是劉珊妮。我認識她的學姊,那學姊說她最近和男友分手了,已經很久沒有參加社團活動了!」一位女學生帶著驚慌的表情說道。

        「我已經打電話給珊妮了,都沒有人接電話,那個上吊的人可能真的就是她


        快撥電話給她室友或是同學!

        樓下的門被一位住戶打開之後,我們好幾人衝上五樓門口,倉慌的按著電鈴。公寓內的走廊不算大,我們也約六、七個人就佔滿了這空間。
 
        珊妮住家的鐵門無法衝撞破壞,大家毫無辦法開門只能猛按電鈴。

        你一直按也沒用呀。她都吊在陽台了怎麼來開門哪?我說。

        「叫人來開鎖啦。警察沒有那麼快
另一同學插嘴道:「先叫她的父母親才對吧!

        幾個匆忙的學生在一團亂之中想辦法,時間卻是嚴苛的流逝,很快的又過了十分鐘,裡面上吊的珊妮恐怕已經撐不久......


        你們在這兒幹嘛?


        一名女子在樓梯間輕聲說道。大家轉頭望去,那女子似乎是住在這裡的學生。


        小惠,妳是小惠對吧?」有男學生認出了這女學生。

        對呀。什麼事情嗎?小惠帶著疑惑臉孔回問。

        「劉珊妮是不是住在這房子裡面?」我趕緊先追問這名叫做小惠的女子。

        「對!她怎麼了?」

        「妳的室友在裡面上吊了,妳趕快開門!」

        「啊!這怎麼可能?下午我們還在看韓劇......」

        妳沒有看到妳家陽台上上吊的人嗎?總之你先開門,不管那是誰都要趕緊救下來!」
 
        小惠深深的吸了口氣想舒緩自己緊張的情緒,隨後趕緊在自己的包包內翻尋鑰匙,但越是慌張越是難找。好不容易她把鑰匙從包包拾了出來,卻又因為緊張而掉到地上......
 
 
        終於,門開了。


        我們幾個男生全衝進去,準備救人。
        誰知屋子內,浴室的門突然打開,有個女人包著浴袍從那走出來。

        「咦!珊妮,妳在家喔。你剛剛幹嘛不開門?」
 
        小惠一見到珊妮安然無恙,臉上立即轉成埋怨的表情望向我們這群無端生事的男同學,又補上一句:「嚇死我了!剛剛有人說妳在裡面上吊,害我擔心了一下。」

        她的眼神掃了我們一下,我們一群被冤枉的男人有點尷尬,卻也錯愕的不知到底有沒有人上吊在陽台上。

        「我上吊?妳們有神經病喔!我在洗澡呀!你們一大堆人來我家裡幹什麼?」

        珊妮緊緊的抓著自己的浴袍,害怕在這麼多人面前曝光,她隨後又不悅的問道:「剛剛電話是你們打的吧?吵死人了一直撥


        我對他的抱怨不以為意,只趕緊問她:「對不起,我們因為看見妳家的陽台上,有一具上吊的女生,所以才匆匆忙忙趕過來救人的。」

        「陽台?陽台怎麼會有人上吊呢?」珊妮似乎被我的話給嚇著了。

        「還說呢!這裡就住著我們兩人而已,哪還有誰吊在那兒!你們沒什麼事情就可以回去了啦!」

        小惠的口氣很差,有點下逐客令的意思。我也不客氣的回話:「至少讓我們確認一下陽台有沒有人上吊就回去,如果真的沒有發生事情就算了!」


        為了解開疑惑,我們所有人腳步幾乎是一至的走向陽台,想確定剛剛在樓下並沒有看錯那上吊的女屍。
 
 
        果然,我沒看錯。

        陽台上真的有個女人吊死在曬衣架上,她的兩腳搖搖晃晃的擺盪。


        那女屍的頭髮被風吹的散亂,我小心翼翼的走過去將頭髮撥開,那女屍眼睛瞪的極大,彷彿死前歷經一段難以想像的痛苦表情,她失去水分的舌頭從微張的口中伸出一小段,讓我差點認不出這是誰
 
 
        「這個女屍是小惠!?」

        站在一旁的人都嚇呆了,珊妮也嚇了一跳,她一眼就認出那是小惠的衣服。
 
        「剛剛剛剛是誰幫你們開門的?」珊妮帶著顫抖的聲音問。


        我們沒有人敢回頭看
 
 
 
 
  
116
-
LV. 15
GP 230
7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81 BP-
五  偷拍
 
 
        早知道,玫琳就不拍下那張照片了。躲在衣櫃的她,連自己的房間都不敢踏上一步

        事情在一個鐘頭以前發生。

        玫琳習慣在入睡前煮宵夜,廚房的熱開水才沸騰,便聽到窗外依稀有些聲音。

        她打開窗子,是漆黑潮濕的防火巷,對面房子牆壁上的老舊斑紋靠自己很近,不到二米的距離。這麼窄的巷子通常只有貓或是老鼠流竄,鮮少有人在這兒走動的。

        剛巧她在一片漆黑中,靠著遠處隱約的路燈燈光,鳥瞰著巷子堆積的垃圾旁,只見有著一團黑影起起伏伏擩動著,原來是一男一女裸露著下半身在行淫穢之事。「唉呀!怎麼有人躲在這鬼地方幹這種事情!呵呵呵......」
 
        玫琳心底起了惡作劇的念頭,住在公寓三樓的她,伸了半個身子出窗外,悄悄拿起相機
 
        按下快門。

        玫琳忘了關閉閃光燈,一束束強烈的白色閃光驚醒了樓下的他們!
 
        巷子下的男子仰起頭張望,玫琳則是迅速躲進了屋內,關起窗戶,拉上窗簾
 
        她依靠在牆上顫抖
 
        因為她看見了不該看的事情,在方才那道閃光之下,她看見了一具女性屍體。
 
        那名男子,很可能殺了那名女子後,強姦女屍!
 
        玫琳驚嚇的不知所措,除了報警之外別無他法。她請警察趕快過來,以免自己遭幾近變態的兇手滅口。
 
        她看了相機裡的存檔照片,由上而下鳥瞰的角度很清楚的拍下那名男子的背影,以及一名白眼上翻,鮮血在臉上流動的女屍。照片裡的屍體,雙腳分別被男子挾在腋下,只為了滿足他那變態的慾望。
 
        這一張變態的姦屍照片,她越看越恐怖
 
 
        玫琳還在猶豫該不該刪除的時候,門外的電鈴聲響起。
她回過神。
 
        才過了五分鐘多,現在的警察辦事效率這麼快嗎?」
 
        玫琳正要去開門,卻突然害怕起來......
 
        「該不會是那名姦屍的變態在外面吧?」她透過門孔觀看外面,並沒有看見任何穿著警察制服的人。
 
        她越想越害怕,反而把門房全鎖了,並且房子熄燈,假裝沒有人在家。
 
        「希望這麼做還來得急
 
        然後,她躲進衣櫥裡,一聲不吭。在這個陰暗處後悔著剛才偷拍的傻事。
 
        門外的電鈴聲急促的響著,好像催促著她。不過她下定打算不管外面是誰,只要不開門就不會有危險。
 
        她在幽深的恐懼裡煎熬著,只能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坐下去,等待黎明......
 
        終於,天亮了。
 
        一夜未睡的她,直到太陽光線曬進屋子裡,把衣櫃裡頭也曬熱了,才出來。
 
        她仔細的觀察,屋子裡沒有任何人,這讓她心安。
 
        熬了一整晚,身與心都累了。她喝了整整一大杯水。
 
        心理想著,「昨晚按門鈴的人,到底是誰?」
 
        她到廚房窗外,想看看那名女子屍體是否還在外面。
 
        才拉開窗簾與窗戶,只見窗外一名男子站在欄杆旁冷冷笑著。
 
 
 
        「我等妳好久了!為什麼妳不開門?」
 
 
  
81
-
LV. 16
GP 15
8 樓 bryant navy017
GP0 BP-
故事都說的很好
不需要反白
就可以感覺得到那種心態
希望可以繼續說一些這種故事
0
-
LV. 15
GP 244
9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83 BP-
六  簡訊
 
 
 
        筱雲實在是因為受不了,才會往公園的公共廁所奔去。
 
        今晚是公司聚餐的日子,每個人都喝多了,尤其是腸胃不好的筱雲。才離開眾人不久,就突然有一股拉肚子的絞痛。
 
        她的男友德明和幾個同事才剛剛離開餐廳,每個人都是醉眼惺忪的各自回家。於是,她只能一個人提起膽子,走到公園裡的那間公共廁所解決。
 
        夜晚一點半,公廁顯得陰暗。
 
        裡面的燈光壞了幾盞,僅僅一顆黃色燈泡在洗手台上亮著。幾隻蚊蟲在稀微的燈光上繞著飛。才走進去,她的影子就印在帶著黃漬的白色牆壁上。
 
        四個廁間有一扇門是關著的,好像也有人正在使用,這讓筱雲產生有人陪伴的心安,就放心的在馬桶上坐著。
 
        大概過了一分鐘的時間。
 
        她對面的廁間裡頭,傳了些窸窣的聲音,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喘息聲與低喃,然後還有一些肉體摩擦碰撞的聲音響起……
 
        「哼!搞什麼呀!這麼晚了還有這些狗男女擠在這裡亂搞。」
 
        筱雲只想趕緊把大號結束,快快離開,不想再吸入一口這裡獨特的污穢的空氣。裡面除了屎尿味之外,煙味汗臭味都參雜在一起混著。
 
        就在她要拿起面紙擦拭的煞那,他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模模糊糊的……
 
        「嗚…嗯…救我……」
 
        筱雲清楚的聽見了一聲微弱的救命!
 
        她發現不對勁了,便豎起耳朵靠著門壁凝聽。對面再次傳來一種悶悶地呻吟,彷彿一名女子的嘴巴被什麼東西堵住無法吶喊尖叫。
 
        「該不會…是強暴吧?」筱雲感到不安,心跳越來越快。
 
        才這麼想著,地面上有一攤紅色液體,從門外流了進來……
 
        她差點沒嚇昏,是血!
 
        紅色血液沿著馬賽克地磚的軌道,緩緩流到她的廁間。筱雲嚇的就要尖叫,趕緊用手把自己的嘴巴堵住。她急忙地把雙腳移到馬桶上蹲著,不讓血液沾上鞋子,也不想讓外面的人看見自己的腳。
 
        然後,這間公共廁所內,響起肢體碰撞門板的撞擊聲。這聲音在幽密的廁所裡響著毛骨悚然的回音,無形中放大了筱雲的壓力,然後碰撞聲在一陣激烈之後漸漸地慢下來,但是筱雲的恐懼並沒有因此停息。
 
        她發現自己可能遇上一樁謀殺案!
 
        看著鮮血的流量,與特有的刺鼻味,她猜測受害者可能被刺上好幾個傷口。原本悶悶的呻吟聲已經消失,那更可能表示受害者已經死亡。
 
        推想到這裡時她害怕起來,想不到自己就這樣闖進一個致命的事件中。
 
        筱雲嚇的想要哭,但是她絕不能發出半點慌亂的聲音,否則就完了。除此之外她完全想不出方法,僅能任憑淚水從眼框滑出。
 
        「如果我假裝若無其事的走,會不會被發現?」事實上,她已經嚇的腿軟了。
 
        「或許,我不發出聲音,外面的男人就以為我已經離開了吧?」筱雲心底這樣想的。
 
        她很擔心自己看見歹徒長相而被滅口。這讓她不想冒險闖出去,乾脆以不變應萬變。
 
        公廁突然變得安靜,這樣的寧靜讓筱雲更是發毛。瀰漫臭味的空氣中充滿窒息的壓迫感,她想不出任何逃命的方法,只有祈求上帝保佑。
 
        此時,廁所內響起一個腳步聲,那是鞋子踏在血漬中的聲音。
 
        她看著廁門下的縫細,黃色燈光下,有個影子在外頭閃動,她嚇的眼淚都忘記流了。
 
        那個男人可能就站在門外等她。
 
        就在一陣錯亂的瞬間,她的腦袋閃過一個方法。保持安靜的躲在這裡,等殺人犯離開。
 
        只要她們不看見彼此的臉,兇手應該不至於殺人滅口。然後自己偷偷蹲在這裡,用手機傳簡訊給她的男友報警求救!這樣一來,就不會因為講電話而發出聲音。
 
        平時輸入文字很順手的她,此時緊張的頻頻按錯字。她很擔心突然手機響起聲音,驚動那名兇手。
 
        【 德明,快來公園的廁所救我,裡面有個女人被殺死了。救命──筱雲 】
 
        幾個簡單的字體輸入,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好不容易,她看著自己打完的訊息,用力閉上眼睛,按下傳送。
 
        「希望還來的及……」
 
        傳送簡訊還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他聽見了一段熟悉的音樂。
 
        那段音樂,是德明的手機收到簡訊的聲音。
 
        這聲音傳自於那名兇手的口袋!
 
        她在這要命的時刻,知道了兇手的身分,就是她的男朋友德明!
 
 
        筱雲其實可以等兇手離開公廁之後再傳簡訊的。
 
        不過她已經沒有時間後悔……
 
 
 
 
83
-
LV. 16
GP 52
10 樓 不怎麼特別的普通人 aaz987654
GP29 BP-
我是覺得結局不用寫的太明顯


像第一篇

可以寫到中年男子摸過的地方出現新的炭痕...這樣就好

簡訊 那篇寫到
傳送簡訊還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他聽見了一段熟悉的音樂。
 
那段音樂,是德明的手機收到簡訊的聲音……

這樣我覺得就夠了
會比較有氣氛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感覺啦...參考參考

29
-
LV. 15
GP 259
11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86 BP-
謝謝各位喜歡這幾篇作品,歡迎指點文內優劣部份,以便Doki改正缺失囉。
這些文章皆是舊作,刊登在玩媒體的網頁專欄上。
近日沒時間撰寫新文,過些時候工作忙完就會動筆囉 ^ ^
 
 
 
 
七  小紅傘
 
 
 
        校園內,一直謠傳著一個恐怖傳聞。
 
        一位穿著紅色洋裝的小女孩,會在下雨天的時候,撐著一把紅色雨傘,在操場上漫步。傳聞道,那是一縷死不瞑目的幽魂。

        小女孩的右眼被貫穿了一個洞,原來在她死前,那位兇手持著雨傘狠狠地插入她的右眼。雨傘尖往後腦穿出,血液把那隻雨傘都染紅了


        這個在校園延續多年的傳說,流傳了好幾屆...好幾年
...

        終於有一天,當我們在五點整準備放學的時候,遇上了這件詭異的事情。
 
 
        那天,下著迷濛的大雨,遠方天邊響著轟隆隆的雷聲。
 
        操場上,霪雨瀟瀟。我仔細的凝看著那霧雨之間,似乎發覺一個紅色的影子,在傾瀉的大雨下綽綽浮動
 
        『小凱,那個穿著紅色衣服的東西該不會就是我們學校傳說的女鬼吧?』我的同學阿亮大聲驚呼,把好幾位學生一起叫了出來。

        濛濛的雨水中,我們仔細的盯著遠處的操場,果真有一張紅色雨傘形狀的東西,在緩緩飄移
 
        『阿亮,我們去看看好不好?看看是不是親眼看見這流傳多年的謠言。』我聽完阿亮的話,也覺得這是一場很刺激的歷險,跟著吆喝著一夥同學去闖闖這難能一見的傳聞。
 
        和我一起前往的同學們,有大信、馬尾、陳霖,再加上我和阿亮一共五人。我們拾起雨傘,披著雨衣往操場的方向奔去,就好像下課鈴響時衝去打籃球一樣的興奮心情,後面傳來了幾位女同學叫喊老師過來關切的聲音。
 
        待我們衝到了操場,卻看不見謠傳中的紅傘女孩的影子。稍稍失望的我們,在雨水沾濕泥土的草地上走著走著,阿亮和馬尾兩人略顯掃興的表情,隨即踢著地上的水漬玩了起來...
 
 
        傾刻,滂沱大雨下的我們隱隱約約聽見了某種聲音,那是某個女孩的低鳴聲。

        她輕聲念著我們五個人的名字:

        『黃耀亮張世凱吳大信馬玉偉陳霖………


        陌生的女子聲音,幽幽地在空曠的操場上飄亢,沒人知道為什麼這位陌生人知道我們的名字?這讓我們五人感到詭異,頭皮發麻...

        最膽小的陳霖甚至拋下了雨傘,往教室狂奔。我們四人也害怕的往教室方向拔腿奔跑
 
        或許是我緊張過度的關係吧?不小心滑倒在草皮上。
 
        重重摔趴在泥土上的我,揚起頭,只見他們四人早已不顧義氣的離我而去,連一件雨衣或雨傘都不留給我
 
        不過,我並沒有淋到雨。
 
        一把小紅傘在我的頭頂上張開,雨水敲灑在傘布上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站在我的眼前的是一雙踩踏在草皮上的紅鞋,那雙鞋子的主人是一個小女孩。她的右眼是一個洞孔,透過去可以看見她腦後天空上的烏雲
 
        我想...我見到傳說中的紅傘鬼了!

        此時,我嚇的不知所措,幾乎是在快漏著尿的狀態下,淋雨跑回教室,溼透了的制服貼黏著皮膚,好不舒服。

        方才與我一起探險的同學,此時也在教室內告知大家剛才遇見紅衣女鬼的事。沒辦法,畢竟我們都是第一次見鬼!或許這等事情也是需要熟能生巧的訓練
 
        不過,我們完全沒想到,更恐怖的事情居然還在後面
 
        我們五個人之中,首先不對勁的人是陳霖。

        他是第一個跑回教室的人,從那之後就蹲在垃圾桶旁邊不停的哭。老實說一個大男生這等模樣子叫人看的有些噁心,可是他實在是淚流不止到了誇張的程度,我已經分不清他臉上的是淚水還是雨水

        『好冷...好冷喲...
 
        陳霖窩在角落,聲音略抖的說著。一名同學關心的拿了件夾克披上他的肩,但陳霖仍止不住身體的顫抖...
 
        起先我們還以為那只是受驚的關係,還不算太在意,直到大信也出了狀況才發現整件事情不太對。

        大信站在黑板上,他沒有哭反而是詭異的裂開嘴笑著,那個笑聲是宛若京劇戲子憋著喉嚨長笑的聲音

        『嘻──
 
        大信他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字,那完全是我們看不懂的文字以及奇怪的圖畫,但是他的笑聲沒停過。
 
        一開始我還覺得大信的模樣有點好笑,直到他手中的粉筆寫完之後,開始用自己的食指與拇指在黑板上繼續用力的寫著字,我們才感覺到他們這下出事了...

        『怎麼辦?他們是不是被紅傘女鬼給附身了?』
 
        一位女同學驚喊著。但是這問題誰也不知該如何回答,畢竟這等事情整間學校翻過來也沒有一位專業的人可以處裡的。
 
        黑板響起了尖銳摩擦的聲音,我每次聽見這種噁心的聲響,背脊就會不舒服的打冷顫,那聲音是大信弄出來的,他似乎樂在其中...
 
        不過大信他寫字的手指過於用力按壓,導致指甲上翻斷裂,但他仍沒有停下動作。接著我只見他的食指也因此折斷,逆向外翻的指頭看見露出的一截骨頭,那指甲尖迸出血的瞬間讓我兩腳發軟,忘了該叫老師過來了。

        奇怪的是,大信他詭譎的笑聲並沒有因為這恐怖的傷痛而停止。

        幾位女同學看著看著就尖叫了,因為大信寫在黑板上的字跡變成了紅色,他用指頭內的鮮血畫出了一張雨傘圖樣,傘下是一位穿著裙子的小女孩。
 
        『快叫救護車!』

        我們的導師出現了,她看見了這情況大聲叫喊另一位老師幫忙。此時所有人一臉大驚,因為大信的拇指也被他扭斷了,而他仍持續的癡笑著

        『嘻──
 
        站在後方的陳霖就在我們稍微沒注意他的幾分鐘內,把垃圾筒打開整個人蹲在裡面,並將蓋子密密蓋上,他的哭聲仍沒停歇,塑膠桶子內仍傳來他悶悶地涑泣聲。一位他的死黨試著將那垃圾蓋掀起,卻怎麼樣也打不開。
 
        『陳霖,你在幹嘛?不要再鬧了啦!快點出來,現在很恐怖耶
 
        那位同學站在垃圾筒外對他喊道。我們的班長走了過來,摸著頭問道:『垃圾桶蓋子又沒有把手,陳霖是怎麼抓的那麼牢?』
 
        班長一說,我們也都覺得納悶了,隨即我懷疑起陳霖可能不是不願意出來,而是他出不來。
 
        會不會是因為我們五人剛剛闖到紅衣女鬼那兒惹惱了她,才連環的引發這些恐怖的狀況吧?
 
        教室前方的笑聲與後方的哭聲都還沒有解決,另一人又出了問題

        那是這件事的起頭人阿亮,他看著無法解釋的怪異情境,倚靠在走廊欄杆上發抖不敢進來教室。
 
        雷雨交加的雨勢下,不知是風雨過大的關係還是真的撞邪了,一把從天空飄來的紅色雨傘,把手的彎鉤像似釣魚般的勾住阿亮的嘴巴,並往走廊外的欄杆處將阿亮拖曳過去。

        阿亮驚叫,被扯開的嘴頰讓他的叫聲變得模糊不清,他死命抱住欄杆上的突出物,但是那一把詭魅般的小紅傘,力量竟然可以比人類還大,阿亮的雙手抓不住,嘴角反而有了撕裂痕跡...

        沒有人可以理解一把傘怎可能拖走一個人?不過阿亮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拖走了五公尺,甚至還往上浮起,將阿亮給拖出走廊的護欄外,把他整個人吊上了空中,甚至越飄越高,越飄越遠
 
        我們沒有人攔截的住那如同妖怪的紅傘,只能眼睜睜看著阿亮的兩腳往上昇。一位同學試著抓住他的腳跟,但阿亮因為痛楚而不斷抽踢的兩腳反而讓那人錯失了握住他的良機。

        我們所有人伸出頭往上看,只見阿亮的鞋底與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遙遠,消失在雷雨濛濛的空中,成為逐漸縮小的黑點。
 
        『你們五個人...剛剛到底撞見了什麼鬼東西?為何會有那麼多怪事發生?黃耀亮同學被拖到那麼高的天空...如果摔下來的話就慘了...

        我們的班導斥責起來,她的眼淚噙在眼框內,但她的心理充滿疑問。雖然大家心裡不說,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和那紅傘女鬼一定有關係
 
        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我現在充滿著自身難保的不安。畢竟我們五個人之中,唯一沒有還發生事情的兩人,就剩下我和馬尾了。
 
        天空的雷聲悶悶地在遠處響著,雨勢仍不停歇。
 
        我們兩人不知該留下還是該走,平日逞勇鬥狠的馬尾,眼框居然也泛紅著,不斷地用手搓揉右眼溢出的淚水。我試圖安慰他的不安,不過我開口說的卻完全不是這回事...

        『怎麼辦馬尾!我們是不是被髒東西纏上了?現在到底該如何?』我自己也十分害怕。


        『我也不知道呀!媽的都是你和阿亮害的,不然我本來也不想跟著你們去操場看她媽的什麼紅傘鬼!』馬尾眼睛似乎很不舒服,他的右手揉著的右眼越來越使勁,他甚至摳抓了起來。

        『馬尾你怎麼了?幹嘛一直抓眼睛?』我甚覺奇怪,心跳開始加速。

        『也沒什麼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眼睛好癢』他的手指甲幾乎要把眼瞼給抓破了,一絲絲的紅色痕跡像被貓爪撂過無數遍一樣。

        『別再抓了!這樣很恐怖』我拉下他的右手。

        『你放開!』馬尾很兇的甩過我阻擋他的那隻手,繼續用力的猛抓右眼,可能因為止不住癢意,兩隻手都開始拼命的在右眼周邊猛抓。我看見他的指甲已經摳在眼球上了,此時我才驚覺不妙。

        『幹眼珠子好癢好癢好癢呀!!可惡,怎麼抓都沒效!靠』馬尾的聲音又怒又急。

        他的整顆右眼球已經呈現滿滿地紅色,連瞳孔也被那片紅淹沒,就像血液逐漸淹滿他的右眼似的,那是微血管破裂的狀況。
 
        『大家快過來把馬尾抓住!他把自己的眼睛抓傷了!』我大聲疾喊,幾位同學奔了過來幫忙,但教室已經一團亂,人手根本不夠。
 
        『嘻──』大信在教室內的笑聲越來越響亮,好像看著一場戲似的。

        我轉過頭,望著站在黑板上圖畫的大信,他的手指幾乎只剩無名指是直的,其他都逆向骨折成兩截。

        幾位比較高壯的同學用力的拉住他,甚至按壓在地上,但他仍是不停的寫在任何可以看見的硬物上,地板、書桌、窗戶使勁的用折斷好幾截的手指畫畫,血紅色的線條讓人看的心驚膽跳。
 
        窩在教室後面哭泣的陳霖,他躲藏的垃圾桶被終於翻開了,一把雨傘筆直的插入他的嘴內,紅色雨傘幾乎全吞進了肚子,血液滿滿地從口腔與牙縫間溢出,那大概是傘尖刺破了食道與胃袋的關係吧?

        這情況把那位掀開蓋子的同學嚇的把垃圾桶推倒在地上,一大攤血頃倒流瀉在教室後方,不斷擴大紅色液體的面積
 
        沒有人知道那把雨傘究竟是怎麼進去桶子內的。
 
        然而另一個紅傘的受害者,阿亮...他回來了。

        剛剛被紅傘拖曳而飄到天空的他,在我們教室走廊外的空中掉落下來。他的頭似乎撞中了教室大樓的屋簷,於是在空中翻轉好幾個圈,才重重地『砰!』的一聲,摔落在地面與樓梯的交逢處。

        真不知他到底是從多高的天空摔在這裡,腦袋都變形了,往內縮了三分之一...

        我只見雨水嘩啦嘩啦的敲落在他的身體,而他一動也不動...
 
        至於馬尾,直到他把整顆眼珠掏出來放在手掌心之後,他才輕鬆的喊著

        『這下終於不癢了


        那顆眼珠子在他的掌心上緩緩移動,瞳孔對著我的方向彷彿在注視我似的


        此時,我腦袋幾近呈現空白狀態,因為一起撞鬼的我們五人,就只剩下我還沒發生事情而已了
 
        我的手腳不停顫抖,心底恐慌的不知所措,這是我前所未有的經歷,自己都難以接受。現在我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是道歉了吧?這念頭才掠過腦海,我就立即跪下來...

        『對不起...紅傘姑娘...我們剛剛叨擾了妳,請妳見諒!我向妳磕頭...請妳不要傷害我好嗎?我好怕...
 
        我對著灰濛濛的天空說話,好像真有一個人在我眼前一樣...
 
 
 
 
 
        這件事一直到了救護車來之後,怪異的事情就像畫下休止符一樣,平息了。

        我的身上也沒有任何異狀出現,彷彿所有的恐怖觸動都回歸正常。
 
 
        雨勢終於減緩,雷聲也緩和下來。
 
        『小凱你還好吧?』

        好多位同學問著我同一句話,那是同學們對我的關心,導師也問了前因後果,並重重地譴責了我們一番,但我知道他們都是擔心著我的安危,這一切讓我很感動。


        大家看著救護車把四位同學一一送到醫院之後,才起身準備回家。
 
 
        我才走出了教室第一步,後方看著我背影的所有人,彷彿都僵住了一樣。

        原來我,在雨中撐起一把小紅傘,往操場走去...
 
 
 
 
        我必須過去。

        因為我的屍體,還躺在操場上淋雨...


 
 

86
-
LV. 7
GP 36
12 樓 稼欲霊招来 acertyui
GP3 BP-
看的好過癮
你寫的好有都市傳說的感覺
恐怖的氣氛和血腥的場景害我都不敢轉頭看後面
怕有東西盯著我
不過最後一篇紅傘小女孩意外的有萌點
還有被雨傘鉤住嘴巴飛上天的畫面有點好笑
化物語裡面也有一個類似的
背著紅書包的小女孩
3
-
LV. 15
GP 272
13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63 BP-
※ 引述《acertyui (稼欲霊招来)》之銘言
> 哇
> 看的好過癮
> 你寫的好有都市傳說的感覺
> 恐怖的氣氛和血腥的場景害我都不敢轉頭看後面
> 怕有東西盯著我
> 不過最後一篇紅傘小女孩意外的有萌點
> 還有被雨傘鉤住嘴巴飛上天的畫面有點好笑
> 化物語裡面也有一個類似的
> 背著紅書包的小女孩
 
小紅傘純粹是灑狗血的劇情,我倒是因此推想起一隻雨傘傷害人類的方式有哪些,才出現這個萌點囉...呵呵
背書包的小女孩是什麼我倒是沒看過,若是好看的話Doki 找時間去翻一翻~~ ^ ^


八  孝子
 
 
 
        『當你們沈家的媳婦還真是累!』
 
        巧怡一接上老公的電話,一肚子火氣就莫名的燃起。
 
        『巧怡,請妳不要怪媽。其實我夾在妳們兩人中間是很為難的。說起來,妳離開家裡也七天了,可不可以先回家來再說?』嘉福的口氣是一貫的委婉溫柔,充滿愛憐。
 
        這些曾經看在巧怡眼裡的優點,在結婚後卻成了缺點。原來溫柔和沒有骨氣幾乎是相同的東西。
 
        『好。你不用來接我,我晚上吃完飯就回家。你也跟媽說一聲別煮我的份,免的我又被她找到藉口糟蹋。』巧怡的口氣依舊酸溜溜,嘉福卻只因為她同意回家而鬆下一口氣。
 
        住在娘家幾日的巧怡,雖說已經下定打算回到家裡,但她仍然對婆婆的態度感到厭惡。她自認不是那種吃不了苦的女人,也絕非不孝順的媳婦。但為何婆婆總老愛用極度惡毒的話語來批評自己?甚至連三歲大的孩子也要敎他來排擠自己。
 
        小孩子是無罪的,難道只因為自己與他們沈家的出身不同而殃及無辜?
 
        巧怡和老同學晚餐後,仍不想太快回家,待在咖啡廳研擬了好幾個鐘頭的婆婆經與媳婦經之後,一臉做好應對手冊的應戰模樣,準備回到不想再踏進一步的家...
到了家門,已經是十點半了。
 
        只見婆婆坐在搖椅上,老公嘉福在幫她按摩肩膀。
 
        巧怡不說話,心底暗自罵道:『沈嘉福你還真是個孝子!』
 
        客廳在十點之後習慣性的不開燈,就只有玄關的小燈亮著。
 
        電視在暗室裡發著藍光,把他們一家三人的臉色照的詭魅。
 
        『媽!巧怡回來了……』嘉福在婆婆耳邊輕輕喊著,不過婆婆並沒有睡去,反而臉色極度難看。
 
        巧怡看了一眼婆婆,只見她的臉眉頭糾結,怒不可仰的眼球鼓碌碌的瞪著自己,有點嚇人,好像自己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一樣。
 
        『巧怡,快跟媽說說話呀。』嘉福低下頭又對婆婆輕聲說:『媽,巧怡她也知道自己不對,希望我們一家以後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巧怡越看這個男人越是一肚子氣,行李放在地上劈頭就對嘉福苛責。
 
        『沈嘉福,你到底清不清楚狀況?你的老媽,我的婆婆,一天到晚整我、批評我,還在我兒子面前說他媽媽是個爛女人、賤貨!你現在說這是我的錯了?所以我要認錯?』
 
        巧怡別過頭,但口中仍是持續斥責婆婆。『媽,妳說看看,我黃巧怡今天是哪裡得罪妳了。需要妳這樣糟蹋我……』
 
        『妳別那麼大聲行不行,媽睡很久了……』嘉福在背後輕輕推著搖椅,很妥善的照顧自己母親。
 
        『你看媽的樣子像是睡著了嗎?不要當個木頭孝子好不好?』
 
        巧怡越說越大聲,她的婆婆依然動也不動的,維持那憤怒的表情……
 
        巧怡突然覺得不對勁,婆婆的瞳孔從頭至尾都盯著同一個地方怒視著,而且散發一股刺鼻難聞的臭味……
 
        電視燈光閃動起來,一瞬間的矇矇白光把婆婆的臉龐照的清楚分明。
 
        巧怡只嚇的坐倒在地上……

        她看見婆婆右半邊臉皮垮了下來,似乎腐爛了好一陣子,屍僵的肌肉皮膚上,是交錯分明的一塊塊屍斑與老人斑。
 
        巧怡明白,婆婆已經成了一具發臭的屍體,但臉上卻仍舊是一附怒氣沖沖的模樣,讓巧怡看的更是心驚膽跳。
 
        『嘉…嘉福……媽已經死了。你還在幹什麼?』
 
        巧怡心底發毛,她猜想或許是婆婆的心臟病發作了,卻來不及送醫急救吧?腿軟的她癱坐在地上,起不來。
 
        只聽見推著搖椅的嘉福,用一貫輕聲溫柔的口吻說著……
 
 
        『巧怡,別坐在地上,妳擋著媽看電視了……』
 
 
 
 
 
63
-
LV. 1
GP 6
14 樓 揉卵精 baby885206
GP0 BP-
安安
每一篇都寫得精彩又可怕
非常好看喔
繼續加油,GP接好~
0
-
LV. 28
GP 31
15 樓 影烯 x00302
GP0 BP-
真是超級好看的欸
大大還有在哪邊寫嗎??
好想看哦=ˇ=
0
-
LV. 15
GP 292
16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64 BP-
 
九  微陰的星期日
 
 
 
        女孩坐在公園的鞦韆上,她試著讓自己可以擺盪的更高,然而不懂得如何盪鞦韆的她,僅能在空中微幅的搖晃......
 
        她看著天空,雖然是中午時刻,但天上卻是濃濃密密的灰雲,世界彷彿淹沒在雲裡霧裡,看不到一絲陽光......
 
        『真是個陰鬱的星期日呢!公園裡面一個朋友也沒有,好無聊......
 
        女孩獨自抱怨著,整個公園只有她一個人閒晃遊蕩。這在星期假日而言,是十分罕見的現象。惟一陪伴著她的,只有手上環抱著的布娃娃了。
 
        她繼續努力的扭腰踢腿擺動身體,試著讓鞦韆可以盪的更高一些,卻只讓鞦韆更快的停下來。
 
        『討厭!今天公園都沒有人可以幫我推著玩鞦韆了。』
 
女孩有點氣悶,正打算要跳下鞦韆時,突然有人在背後推了她一把,讓她開始大弧度的移動起來。上下飄移的擺盪時,會有一股涼風在臉上拂過,女孩覺得好快樂,布製的洋娃娃車縫於臉頰的上揚線條,洽可代表她微笑的心情。
 
        『謝謝,謝謝你幫我推鞦韆...』女孩回頭看向背後,卻哪裡有人。公園依舊空盪盪的,一片死寂。
 
        女孩覺得納悶,她的背後的確有隻手推了自己一把,但是為何看不見那個人?
『剛剛那個人是誰呢?怎麼走的那麼快?』
 
        她兩腿一蹬,躍下了鞦韆,東顧西盼的查觀四周。一縷風刷過樹梢,枯黃的葉片飄零在空曠的翹翹板上,目所及處皆無人聲,女孩很確定著這座小公園沒有任何人出現。


        她抱著娃娃,一同輕輕坐在公園遊樂設施的其中一具木馬上,前後搖著搖著,回想剛剛背後推她的人究竟是誰。同時她的心理納悶著,平常禮拜天的時候這座公園通常都是擠滿了小孩,何以今天一個人影也沒有呢?

        突然,木馬底座的彈簧壞了。女孩差點就要跌倒,她一腳撐在鋪了軟墊的地面上,站了起來。

        『嚇壞我了。想不到木馬也會故障喔。』


        女孩拍拍胸口,有些慶幸自己沒有跌下來。身型不高的她抓著洋娃娃的右腳,導致那娃娃的頭部在地上拖著。她踽踽獨步到了公園的沙坑,平日擁擠著一群孩子的沙坑,今天卻只剩她孤零零的小小身子,獨自蹲在一團團沙堆前,發呆。
 
        她捋起衣袖,手掌輕輕滑過起起伏伏的沙堆,赫然發覺沙坑內其中一座小小的突出物覆蓋在那沙丘之中。她碰觸過後,小沙丘上的一層層沙粒開始順著斜坡下滑。
 
        待沙子流瀉後,露出沙堆的竟然是一隻人類的腳趾頭,原來有人被埋在沙丘下......
 
        女孩有些吃驚,但六歲的她仍不太懂眼前的人為什麼會埋在沙坑裡面,她甚至當成是某個大人躲在沙堆內的惡作劇遊戲。
 
        她用手指輕輕推著那露出的腳拇指,只見那人完全沒有反應,甚至散揚著腥酸的惡臭味,一群群紅色螞蟻密密麻麻地在那啃蝕著腳趾頭,於是開出了一個肉洞。
 
        『好怪異喔?這個人是埋在沙子裡面睡覺嗎?還是......
 
        女孩想著想著,倘若沙堆裡面的人真在睡覺的話,那麼自己就太失禮了。於是女孩也不打擾這人午睡,走到公園的另一處,換了不同的景點散心。
 
        女孩站在池塘前,過去常見的烏龜、小魚以及池邊的荷花都不見了。她只見到一團散髮在水上擴散成一個圓,原來有個人在那池塘漂浮
 
        不!浮在水上的不只一人,大概有十來人吧?
 
        他們或是仰著或是趴著,在濃綠色的池塘水上靜靜地不動,這些人唯一的相同之處,就是散發著難聞的臭味。有些人好像泡水過久似的,腐爛與腫脹膨大的水泡佔據皮膚的每一處,甚至有眼球突出垂掛在一旁的人
 
        女孩覺得有點恐怖,尚不知為何會有人在池塘裡玩這種遊戲。手上的娃娃緊緊抱在懷中,期望這樣可以擁有多一點安全感。

        此時,她不想待在池塘邊了,往公園大門走去。

        路經剛剛玩木馬的地方,赫然發現原本那具倒在地上的木馬,不知何時被人用繩索吊在樹上,而吊起來的木馬更是發出不可思議的痛苦呻吟。

        『哦..................』那是喉嚨被鎖死的怪音。

        女孩覺得這聲音很恐怖,不打算再繼續留在這座公園玩耍。

        『嘿!妳要走了嗎?』有個小孩的聲音說話著,女孩往聲音方向轉頭看去。


        那是一個比她年紀稍大的男孩,他坐在公園的遊樂設施旋轉椅裡面。那是一個老舊的圓形鐵架製成的旋轉椅,遠看它就像是一顆圓形的地球儀。當它在轉動時,生鏽的支架發出依依歪歪刺耳的難聽聲音。
 
        『你是誰呢?剛剛是你幫我推鞦韆的嗎?』女孩問。

        『推鞦韆的不是我,是掛在溜滑梯下的人

        男孩的手指向前方的溜滑梯,果真有個人影吊掛在梯形下方的略大空間裡面。在那陰暗狹窄的地方,女孩仍可以清楚的看見那男子的脖子與溜滑梯的上方欄杆之間,分別各綁著一條草繩

        『他的舌頭,伸的好長喔!我都沒辦法伸到那麼長耶!』女孩驚訝的說,原來那男子的舌頭垂到了胸前,隨風晃樣。


        『嗯,那當然了。上吊的人都是這樣的。』
 
        男孩說完,開始加速的轉動那具旋轉椅,鐵架摩擦的聲音更刺耳了。

        圓形的旋轉椅越來越快的轉動著,那速度已到了觸碰它就會被彈開的危險速度。
突然,那男孩就在這時候放開抓著鐵架的雙手,他整個人宛若一顆滾球,在旋轉椅的球型支架內上下左右的碰撞,就像一顆小陀螺在大鐵球內翻滾。男孩的腦袋都撞歪了,頭顱失去圓潤的形狀,手腳的骨骼響起碎裂折斷的聲音
 
        旋轉椅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那男孩的手腳被甩到了鐵架外,垂落的手在地面上摩挲,發出沙沙沙的聲響。
 
        但那男孩一點也不喊痛,口中是咯咯咯的笑著。那笑聲讓公園染上一層莫名的詭異氣氛。
 
        女孩覺得這個玩遊戲的法子好可怕,不敢多看,隨即拖著心愛的洋娃娃快步離開公園。她沒注意到那男孩消失在公園的一瞬間,渾身冒血的笑臉,正對著女孩招手再見。
 
        由於男孩的笑臉過於驚悚,導致她沒留心著自己拖在地面上的洋娃娃,也正對著那男孩揮手再見。

        女孩到了公園門口,街道上空無一人。這股寂靜延伸到遠方的大馬路,整個世界只有女孩的腳步聲


        天空的雲霧逐漸散去,仍舊是灰濛濛的天空。
 
        這城市的景象因此變得清晰許多,幾處樓房成了殘破的碎瓦,斷裂的大樓飄著煙絲,馬路的紅綠燈標誌折成三截斷在路上,好幾輛汽車翻過了身,車窗玻璃破裂的痕跡染著噴濺四散的血液。
 
        這座城市儘管凌亂成這副模樣,但仍是異常的靜謐,無聲無息。
 
        女孩走經一輛倒翻的車旁,那車窗內伸出來一隻手,緊緊地抓住她的腳踝。
 
        『回..................
 
        那隻手的主人說話了,是個不認識的陌生女子聲音。女孩從某個角度側看了那個女人的臉,應該是趴在翻倒的車內的女人,臉部卻是朝上對著女孩話,頭顱與身體不自然銜接的模樣,嚇著了小女孩。

        女孩覺得更恐怖的是那女人空洞的雙眼,好像兩個黑洞一樣,洞穴裡冒出黑紅色的濃濃血液。
 
        『不好意思,這位阿姨...我馬上就回家了......
 
        女孩有些害怕,手上的娃娃抱的更緊了。她的腳踝掙脫了那隻手跑步回家,腳踝的白襪抹上了紅色的痕跡。
 
        女孩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只覺得這個星期日和往常很不一樣。

        她看著街道左右兩端的樓房,每一幢每一幢都是斷樓殘骸,支離破碎。
 
        『都沒有人陪我玩,好悶......真是個陰鬱的星期日!討厭!』
 
        小女孩自言自語說著話,不知不覺的肚子有些餓了,卻不知回家的路在哪裡。

        灰濛濛的天空下,總可以看見崩毀的樓房冒著燒焦的黑色殘煙,這樣的景象讓她感到深深地無助。


        『爸爸,媽媽。你們都到哪裡去了?我好想你們......』女孩幾乎要哭了出來。


        她漸漸發現這個世界變得和以前不一樣,懷裡的洋娃娃摟的好緊好緊。娃娃的臉依靠在她的肩頭後方,布製的臉上失去笑容,露出嫌惡扭曲的醜陋表情。


        『妳的爸媽都死了!臭雜種!』

        娃娃說話了,發出難聽的笑聲。


        女孩嚇的驚叫,陪伴她許久的那具娃娃居然冒出話來。她把那具洋娃娃甩在地上,一個人往夕陽沉沒的方向驚聲奔跑,小小的影子在龜裂的道路上拉的細細長長。





        其實女孩一直都不知道,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後......


        全地球的人類,只剩她一個生還者......


 
 
64
-
LV. 29
GP 294
17 樓 被打馬賽克 protoss5
GP0 BP-
推推
很喜歡這種短短的然後又沒有上下關聯的文章
紅傘那一篇感覺好適合編成電影
留個位置等通知
   
0
-
LV. 15
GP 324
18 樓 DokiDoki0293 DokiDoki0293
GP40 BP-
十  微陰的星期日 II
 
 
        男子一頭散髮,站在陽台虛望遠方。他的左右手軸依在欄杆上,手掌托著臉頰,點根菸,眼神順著裊裊上昇的煙絲慵慵懶懶遙望天空。
 
        天空是一層層灰濛濛的厚雲,像似凝結了無數的雨珠棲息在重重雲層的背後,待得雷鳴聲在天上的某一處悶悶的轟響,便續勢待發的將積累的雨水灑落這座城市。

        城市則宛如浸在雲裡霧裡,朦朦朧朧的樓房剪影,與男子恍惚不清的眼神相符。
 
        『唉……真是個陰鬱的星期日呀!……只能待在家裡,那兒也不能去。』男子伸了懶腰,眉間糾結。似乎一縷憂悶在心底纏繞繾綣,揮之不散。

        他將香菸撚熄於被滿滿的菸屁股佔據的菸灰缸上,殘煙在空中飄渺,化成空氣的一部分。
 
        屋內響起連續的急促電鈴聲,跟催命一樣的逼迫感覺。男子並沒有立即前往開門,反是戰戰兢兢的走到門前,透過門孔窺視外面。
 
        男子已經有五個月的時間沒有繳過房租和貸款,因此每當電鈴響起時,他必須靜悄悄的假裝屋子裡面沒人住。他睜亮一顆眼珠小心翼翼的窺向外面,一見著之後便放寬了心,原來那不是來追租金的房東或是債務催款人員,而是一位銀灰髮絲交錯的老太婆。

        老太婆的頭臉壓的很低,男子透過圓形凸視鏡的小小門孔,僅能看見她的腦袋也隨著鏡子呈現圓弧形的突樣狀,無法看清她的臉。


        『這老婆婆是誰?該不會是房東找別人來按鈴吧?』他悄悄的開門,希望房東沒有躲在門的一旁。

        門外沒有人,只有開門的喀擦聲響在陰暗的走廊迴盪。長長的走廊一盞燈也沒亮著,如同這世界已經末日了一樣,陰森詭異。

        『大概是有人按錯電鈴吧?』男子關上門,走向廚房打算煮碗泡麵當午餐。


        自從失業之後,男子依靠泡麵生活的日子就已經快滿半年了。心情好的時候就多加顆蛋犒賞自己,心情不好則是乾吃把水錢瓦斯費省下來。男子自從與交往五年的女友分手之後,有如脫韁的野馬一樣,生活規律已然散漫無章,沒有規律。
這段時間他一直待在屋子裡,哪裡也沒去……

        男子的薪水大半都花在海洛因和安非他命上,但他的前女友對他的分手原因,是因為個性太過粗心大意而非嗑藥物的問題,她十足受不了男子天生的神經大條。
 
        他扭轉開水龍頭後,僅流洩出一條細涓的水線,然後再變成一滴滴的水珠,接著就只剩下水管乾轟轟的聲音,一滴水也沒有了……

        『水大概也被停了吧?不記得自己多久沒繳了……』
 
        男子眼睜睜的看著一滴滴稀微的水珠終於快集滿一小鍋盆的時候,心裡已明白這是最後一碗珍貴的湯麵了。

        水龍頭的鐵管內深處,發出轟轟隆隆的乾涸聲響,男子只覺得這宛如地獄裡面發出的哀號。他無意的發覺在這股聲音之中,似乎夾雜著一個女子的哀鳴,於是他湊耳貼去凝聽……


        『……救我!……救我!』

        果真有個幽幽的女聲在空水管內迴盪著……

        『怪了?水管內怎麼會有人叫救命?難道是隔壁有人出事了?不過……嚴格說來我自己的人生都欠人家救了,哪還管得了她那麼多!』

        他搔搔僵硬翹挺亂髮,不打算繼續思考那些午餐以外的瑣碎雜事,趕緊餵飽自己餓扁的肚子才是要緊。他發現瓦斯尚未被停掉,雙手合十夾著筷子慶幸自己今天擁有瓦斯煮麵的運氣,於是這一餐便又加一顆蛋慶祝起來。


        廚房外,傳來了小孩子的嬉鬧聲,好像有兩三位小孩在客廳內追逐笑鬧。男子有點納悶,他明白這房子只有自己一個人住。
 
        儘管天性慵懶無賴,他仍探出頭警覺看查,客廳內究竟有沒有人。
 
        他四顧張望,旋即順著麵香走回廚房。當他轉頭看顧湯麵的一瞬間,後方好像有二個小孩子在天花板上倒伏著,臉色灰白,往他的方向緩緩爬行過來,其中一名孩子的短舌頭舔著日光燈泡,眼神彷彿飢餓的想要吃人一樣。

        男子嚇了一跳,他回頭仔細查望過去時,天花板在一瞬間已然空無一人。

        『唉!我想我真的是餓昏了吧?眼花撩亂到這種程度……』
 
        男子拍了拍自己腦袋殼子,希望可以清醒一點。他猜想,或許是因為一個禮拜沒碰海洛因的原因,殘像幻覺晃過眼的比例才會增多了吧?
 
        男子將泡麵端到電視機前,打算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節目可以打發時間。

        雖說第四台早已經因為沒有繳費而被停掉很久了,不過家裡的天線依然可接收別人家的節目,這對貧窮的他而言是一件大賺特賺的事情,儘管銀幕呈現的雜訊與不斷上下跳動的橫線條很氾濫,但是他仔細一點注視還是可以著入戲的。

        男子仔細的盯著銀幕,在那凌亂的雜訊之中,彷彿有個長髮女人的身影,在每一個頻道內出現……


        『今天接收的電視頻道到底在演些什麼鬼東西?怎麼每一台都有這個白衣女子?』

        男子正思索這怪誕的現象,頻道旋即停在一個畫面上,靜止不動
 
        充斥著雜訊的銀幕上出現一位女人的臉,男子因為畫面過於零亂而分辨不清那是哪一位女演員,只聽見那女子不斷重複著同一句台詞……

        『……你剛剛為什麼不救我!……』

        『……你剛剛為什麼不救我!……』

        『……你剛剛為什麼不救我!……』


        這聲音在電視音箱內越來越大,越來越兇。男子嚇了一跳,一碗麵差點翻了過去。他只覺自己並沒有調整電視音量,怎麼音效會如此立體?初時還懷疑電視是不是故障,隨後又懷疑起這女子該不會就在身旁吧?
 
        男子隨後發現這聲音很熟,和剛剛水管內喊著救命的女聲十分相似。
 
        『莫非,她在和我說話?』一臉疑慮的男子依舊緊緊端著泡麵,嘴巴含著麵條。似乎失去這碗麵比那些莫名奇妙的靈異現象還嚴重。
 
        男子仍仔細看著電視,只覺得這個節目有點奇怪。長髮女子的眼神上瞪著天花板,他越看越覺得不舒服,心裡猜想這節目大概是在演什麼鬼片吧?

        被男子盜用收訊的那戶人家不斷地切換頻道,但是不管頻道轉到哪一台,電視上都是這個恐怖女子的臉,而且鏡頭還越放越大,越放越近。男子的心理也越看越發怵。
 
        更怪異的是當男子站起來左右移動時,電視上女子的眼珠也會往他的方向飄動,就好像她看得見男子一樣。


        『想不到現在的鬼片拍的這麼先進,喫麵的時候還是別看這麼恐怖的節目好了!』他索性把電視關掉。在銀幕畫面熄滅一瞬間,電視上的黑色鏡面有著他的影子,和一位披著長髮的白衣女子……
 
        『真不可思議呀!我想我真的餓到精神疲軟了吧?否則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幻覺?也或許喀藥的後遺症就是如此吧?』
 
        突然,門外的電鈴又響起來了,男子嚴重懷疑有人在星期天的假日整他,但他依然輕踩著警覺性的腳步,看看門外究竟是何人。轉身離開客廳的男子並沒有發現,他後方的電視銀幕縫隙下,緩緩流出一攤攤紅色血液……
 
 
        門外。
 
        陰暗的樓梯間上一樣是那個老太婆,不過她的背後卻多了六個駝背的老人。
 
        連著老太婆共七個老人整齊的站成一列,他們死氣沉沉的低垂著腦袋,使得男子完全看不到那些老人的臉孔,不過他猜想這群老人的氣色應該也不會好看到哪裏,因為他們怪異的行為舉止把門外的樓梯走廊搞的宛若墳場一樣晦暗慘澹,原本不亮的走廊燈光此時竟是一閃一閃的跳躍著。
 
        最前方的老太婆垂低著頭,一隻布滿皺紋的右手高舉起來再次按下電鈴,手腕上好像真有隻蒼蠅在圍繞著,她那種關節肢體扭曲的模樣有點像電影上的殭屍。
 
        『吵死了!你們這些老傢伙到底要幹嘛?』
 
        男子本來想帶著愉快的心情好好的吃碗麵,此時卻因被人破壞這用餐情緒而感到不悅。他正打開門想罵人,誰知剛剛佔滿樓梯間的七位老人,全都無聲無息的憑空消失,僅剩暮氣沉沉的幽暗廊道。

        男子正要關上門的霎那,上方的樓梯暗處幽幽傳來一陣乾乾扁扁的老太婆叫聲……
 
        『啞啞啞……』那聲音應該是脖子被勒緊而逼出來的慘叫吧?
 
        在那微亮的暗廊之中,他看見老太婆的鞋尖好像離樓梯地面有幾公分的距離,只覺得她的人好像被吊在空中……
 
        『他媽的……你們在耍我是吧!可惡,別讓我發現是誰搞的,否則我一定砍死你!』他把門用力摔上,牆上的一幅藝術畫像頓時歪斜了一角。原本熱騰騰的麵涼了一半,男子直接站在原地趕著把那碗麵全部吃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著又傳來小孩子的笑聲出現……
 
        不過這回是在臥室裡傳來。
 
        『對了,我剛剛就好像是看見兩個小鬼在客廳,一定是他們在整我的。我非揍死你們兩個臭小子!』男子將吃完的泡麵碗筷隨性丟在地上,走到了房間門前去探查聲音來源。
 
        這間臥室他上上下下的看查好幾遍,哪有半個小孩的人影?
 
        不過他倒是發現衣櫥下方的抽屜,有一批黑色長髮散在外面垂掛著,連書桌的抽屜也冒出了這一大撮黑髮……
 
        『咦?那個孩子躲在抽屜裡面嗎?不過……我記得剛剛看到的小孩是短髮……』
 
        男子打算一探究竟,畢竟今天詭異的事情太多了。當他靠近抽屜前方時,只見那一陀坨黑色長髮,逕自慢慢的縮回抽屜內,就如同有生命一樣。
 
        『好呀。臭小鬼你們躲在這裡想整我是吧?看我不把你們兩個抓出來痛扁……』男子說完話,用力的拉出抽屜。
 
        抽屜內只有塞著滿滿的發霉的衣服,幾隻蟑螂在衣布間逃竄。就是沒有小孩的影子,連剛剛那長髮也找不到……

        『……這是幻覺嗎?』男子的手開始不自覺得抖動,那是需要再打一劑海洛因的緊告訊號。『看來,藥癮快發作了……』
 
        身旁沒有海洛因的他,只能再次走到陽台邊,藉著吹風來麻痺自己對藥物的渴望。他看著窗外微陰的灰色天空,燃起一根香菸,希望可以削減癮頭上身的痛苦。
 
        『呼呼……呵呵呵……啞啞啞……』
 
        背後的客廳,漸漸的凝聚了許多零零碎碎的人聲,好像趁著男子走到陽台的空檔而聚集的小偷。一齣齣模糊的影子貼在客廳與陽台之間朦朧的毛玻璃上閃動,幾對不知名的手掌貼在一格一格的毛玻璃上,猶如囚禁於精神病院中渴望逃出病房的患者……
 
        男子的腦袋在一瞬間閃過一道清醒的思慮。
 
        他猜想,剛剛那些老太婆、老先生、喊救命的女人和嘻笑玩耍的小孩子……現在大概全都聚在這片玻璃門的另一端吧?
 
        而方才在房間抽屜出現的那一綹長長黑髮,更是輕輕掃過男子的後頸,彷彿有個女人頭顱刻意的從他背後飛飄過去似的……
 
        男子沒有開門,反是左手托著右手軸,仔細的思考今天總總發生的奇異怪事……
 
        『莫非……我見鬼了?』
 
        天性糊里糊塗又後知後覺的他,有了這個自己也懵懵懂懂的推想。『或許出門走走離開這煩悶的屋子,心情會比站在陽台吹風還好上一些吧?』
 
 
        男子撳熄香菸,準備步出這許久未曾踏出門的房子。
 
        他赫然想起……陽台上,還有個人在他的身邊。
 
        那是一具吊死在冷氣機下方的屍體,隨著風吹而微微自轉。
 
        那具屍體的臉部失去了大半的皮膚,血肉模糊的骷髏臉頰看起來好像在微笑一樣,如此看來死亡好像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一樣。蛆蟲們擠在屍體的牙縫中搶食著未腐爛完全的牙齦肉,男子看著看著竟然有些羨慕牠們這飽餐一頓的時刻。
 
 
        男子伸出右手撥動屍體,看著屍身搖晃,並凝視著那死者熟悉的臉頰。
 
        『原來,陽光就是被你擋住了呀……』
 
        他看著自己上吊死亡的屍身,空洞的目光隨著繩索擺動面對遠方。
 
 
        唉……真是個陰鬱的星期日呀!』
 
        他與他自己的屍體,一同遙望著灰濛濛的雲層,抱怨著……
 
 
 
 
 
40
-
LV. 26
GP 112
19 樓 小岩井コーヒー pompadour
GP1 BP-
好精采喔!!

字句間都有令人可以想像的空間

期待更多更棒的作品喔~!!
1
-
板務人員:

6008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