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3

【問題】好兄弟說的語言

樓主 阿晨 qww042536
GP0 BP-
大家好
相信大家常在電影或是現在的談話節目上,常會看到一些關於靈異的題材,像是陳為民講鬼那種,但看完後我突然有個疑問,那就是好兄弟說的話到底是哪種話,電視上很常講到有些人尤其是神職人員能夠跟好兄弟溝通,甚至是有時候遇到託夢好兄弟會和自己的親人對話,表示他們應該還是在講我們地球的語言,撇開中文英文日文各個區域性的國家語言跟方言以外,反正就還是我們聽的懂的話語。
我突然想到小弟自己的媽媽發生的一個親身經歷,在我十歲左右的時候,我的媽媽因為子宮肌瘤,所以去醫院開刀,他在醫院裡住了一個禮拜左右,原先都沒發生什麼異常的事,但在他開完刀的那天晚上,大概凌晨兩三點左右,他睡一睡突然驚醒,驚醒後他發現他的床頭站了兩個人,一個人高高瘦瘦的看起來像個中年男子,他帶著一個大概五六歲的小孩,他看不清楚那個小孩是男生是女生,他說那個形體很模糊但感覺的到是小孩,當下我媽很緊張,直到那男人開口說了一句話,我媽說他從來沒聽過那種語言,祂講的很快聲音很低,儘管我媽他會英文跟一點點的德語但他還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相信稍微有點喜歡林正英電影的朋友們應該有看過這部靈幻至尊,這一段是我們的道長在跟鬼差對話,我媽說當時那名男人講話的方式跟這片段鬼差說話的方式非常的像,雖然我媽聽不太出來對方在說什麼,但他大概懂對方的意思,我媽急忙在心裡默念說:不好意思我只是因為生病所以來開刀,若是你要找投胎對象的話,對不起我幫不上你。
後來那名男人對那小孩說了句話後,他就牽著那個小孩從我媽身旁的櫥櫃牆壁穿了過去,祂們走後,我媽說他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覺得很感傷,他大概憂鬱了快一個月,其中我爸有帶他去看精神科,醫生也說一切都很正常,後來帶他去廟裡拜拜,廟方才說他在醫院的那件事後,那個小朋友有跟他回家,後來在廟裡辦了一下法會,才成功把那個小朋友趕走。
這件事在當時他一直擔心我會害怕所以不敢跟我講,直到現在十六年過去了,我媽才敢把這故事告訴我
雖然我自己也有遇過靈異的事情但目前我對好兄弟說的語言還是抱有很大的疑問與好奇,如果大家有跟好兄弟對話過或是聽到過的經歷也可以說出來我們一起討論看看。
0
-
LV. 40
GP 5k
2 樓 老陳 A89110018
GP1 BP-
不一樣是正常的,最常見的是完全雞同鴨講,或是完全不講,

所以才會有求簽,以及求杯,還有靈媒,或是西方的文字盤(威加盤),

例如石頭公,樹王公,地基主這類精靈,沒有足夠修行,連想附身在靈媒身上直接開口講話也沒辦法,

絕多數能溝通,大多不是直接靠熟悉的語言,而是靠“靈魂交流”,就類似心電感應
1
-
LV. 48
GP 19k
3 樓 風靈草 P110708S
GP1 BP-
如果你能聽懂的時候,
好兄弟講得話你聽起來就是中文,但他其實不是在講中文,他"通常"沒發出真正人耳可以聽到的聲音。
惡魔講話也是像好兄弟這樣,但神明的我就不清楚了。

可以說是好兄弟把「他的想法」傳進你的腦子裡,然後你的腦子再把他的想法轉換成你可以聽懂的語言。我因為個人原因有時候「聽到」會是中英文混雜。

一般來說,如果你平常看不見好兄弟,那麼你也不會聽見好兄弟講話,除非碰到靈異事件。

當然也有人天生是能聽見但是看不見,或者能看見但是聽不見,這都是正常情況。

不過最正常的人應該是要看不見好兄弟也聽不見才對。

1
-
LV. 18
GP 13
4 樓 阿晨 qww042536
GP2 BP-
※ 引述《P110708S (風靈草 )》之銘言
那我又有疑問了?
雖然部分的人沒辦法用自己的耳朵聽到聲音,但是不是可以透過科技工具去聽到。
因為小弟我在大學時讀的是大眾傳播學,畢製時要拍微電影,我擔任的工作是收音跟音效編輯,當時在拍夜戲時,是在山裡拍的,當下拍的不是很順利,甚至有學弟妹感到身體不適,然後機器有問題之類的,反正當下大家就是覺得有不好的預感,雖然擔任收音的我在拍片時遇到的問題不是很多,沒有收到奇怪的聲音,也沒有機器的當掉,不過最後還是順順的拍完了,但事後我在編輯音檔的時候,有聽到當時在現場聽不到的尖銳聲音,雖然收音的mic敏感度很高,偶爾還能聽到演員肚子叫的聲音,不過那麼明顯的聲音當下就會發現,但當時錄完檢查時都沒有聽到,放在電腦上時才出現奇怪的聲音。
雖然我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聲音,也不敢妄下定論,所以我在想,如果真是好兄弟所干擾,那是不是透過機器接收比我們自己用耳朵接收來更有可能聽到
2
-
LV. 44
GP 11k
5 樓 cifer1345678 cifer1345678
GP0 BP-
我小姨婆有在修行
外公去世時法事是她在辦
過程中也看過她辦事
當時她是用天語跟好兄弟說話
0
-
LV. 18
GP 291
6 樓 jizuru jizuru
GP3 BP-
※ 引述《P110708S (風靈草 )》之銘言
> 如果你能聽懂的時候,
> 好兄弟講得話你聽起來就是中文,但他其實不是在講中文,他"通常"沒發出真正人耳可以聽到的聲音。
> 惡魔講話也是像好兄弟這樣,但神明的我就不清楚了。
> 可以說是好兄弟把「他的想法」傳進你的腦子裡,然後你的腦子再把他的想法轉換成你可以聽懂的語言。我因為個人原因有時候「聽到」會是中英文混雜。
> 一般來說,如果你平常看不見好兄弟,那麼你也不會聽見好兄弟講話,除非碰到靈異事件。
> 當然也有人天生是能聽見但是看不見,或者能看見但是聽不見,這都是正常情況。
> 不過最正常的人應該是要看不見好兄弟也聽不見才對。

能聽懂靈屬性生命體的表達我只能講,我可能屬於靈性意識偏低的那一類人,我聽不到.
在我的經驗裡都是看著,對方給我的影像我自己感受去會意,過去經常面臨的表達是沒聲音的.

好比說我叔叔彌留之際要被醫院送回家,但他家裡沒人我們被通知要去幫忙接遺體,在他家場地我們安排好時我們接收了遺體,我察覺他還有氣息我全家4人在場為他助念,之後我堂哥他們陸續回家,在我聞到尿味的瞬間察覺我叔叔靈體正要離去,我開始集中精神觀想放白光為他祈福.

在我觀想放白光的期間,一段視訊訊息強行插入我的意識我選擇了接受,那是一個俯瞰滿是綠色森林的境,一個散發金光的人形型態懸浮其間,該人形意念思緒逐漸環繞全身展現意念控制之下,展現意念活化全身細胞連結,逐漸的使全身細胞活化使人身體開始回復年輕達成長壽,這種意念循環達成長壽,是我一邊觀看內心產生的解讀.
我家裡是密宗藏傳佛教,我叔叔是信奉道家長生那派,但我又受過密宗高僧指引要脫離宗教走自己的路,所以我是相信沒有神只有高等文明的外星人,在我的意念下這段視頻解讀只是某種高等生物科技的演示示範,再怎麼講我都沒入過任何宗教,但我都被允許知道這些訊息,我的認知就是沒有神,神只是人類自己有限智慧的定義,在我的認知裡只有創造我們的物種沒有神,創造我們的他們自己都不完美並不是符合宇宙間神性境界,全能的神是愚蠢的人類自己定義的,其實宇宙法則就是光與暗的平衡,想想那個太極圖的意義.

在我的經驗裡我從來聽不到除非我想聽,但我一直以來看到的是啥?單純的幻象嗎?
我並不否認我可能只是一個白癡無知的存在,但你要相信你自己對於靈性世界的認知.
我承認我只能接受到靈體型態產生的音波振動,但我通常並沒有開啟解讀翻譯的功能,因為我不想理只想看著不想理.
我知道我無力漫長的面對他們,我有我自己的事要追尋.

我要表達的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聽的見,不同型態生命體所要表達的訊息.
啥都要聽得見?你能確定你的靈性意識程度資料庫能負荷?不要自己覺得看的見聽的見人很高,那種負荷可能遠遠超出我們對靈性意識上的負荷,有些事我們都需要慢慢探索.
我曾經傾聽過,因為超出我對於靈性世界的認知,所以關閉不再聆聽,我的訊息講這麼白了,不是人世間鬼片講的那麼簡單,幫他復仇或完成他心願這麼簡單,有的是來找你算舊帳,那個舊帳可能是兩人在某個不同生命體型態的空間下產生的連結發生的,根本不是同樣是繁體中文下你一定能聽懂的世界觀,你該怎麼還他?不是你死就了結而已,是要兩人心靈都能達成內心平衡,都能同時達成宇宙法則的平衡融合在一起.陰陽眼所謂的鬼,並不見得是來找你索命,要命的還好講你死給他內心平衡就是了,有的要的是你的智慧想像不到的.
他所表達的愛,你能理解其含義?跟人世間宗教被人為操作下的愛一樣?是不是難怪他追殺你?
我所知道的是,有的人從中處理協調時,是耗費自身能量在幫兩個人(靈體),在為靈性世界大環境無私付出自己的正面能量,做出能量綜合,是傷己成就他人.

看過有的無神論者質疑,植物比動物多,怎麼沒聽過陰陽眼講植物屬性的鬼?
有的,沙子石頭植物跟水都有靈,只是型態不同人類對靈的意識薄弱無法辨識講不出來.
質疑不如自己去修練你的靈性,看見了自然明白,你以為所謂的陰陽眼很高?啥都看見了?
自己有能力屏除人為控制下的意識形態後你才知道真相,不要覺得這跟蒟蒻講幹話一樣很容易.
說穿了,揭穿人為控制的宗教控制是他的目的,但是他看不到靈性世界也只是在創造蒟蒻宗教而已.
對於自身的靈性意識不足,講什麼都無法全面在提升人類全體的科技,人類的世界只有物質這是墮落沉浸在物質,靈性是屁還是人類科技在倒退這是屁?有想過以靈性科技是主物質科技是輔來提升我們?

有多少人察覺到,物質世界是我們的過渡期?
我講白了我是講靈性意識,您覺得您沒有靈魂是別人的科技文明寫好的電腦程序,這也沒啥問題,我的意識認知其實也傾向我們的靈魂程序就是一個被別人寫好程序體,去執行一個階段性人生體驗程序的生命體,或許我們正在體驗的就是一個地球圈靈性生命體進化的進階型態,
我們沒有一起達標會不會被一起刪除,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有權利不相信.
我們作為意識共體卻又不能有共識,會不會不被創造者相信我們而一起被刪除?
究竟我們有沒有被判定,不確定,或是不穩定,導致有危險?
或許想想我們對於我們的人工AI,再想想我們自己的處境.
因為這些關聯性,我相信沒有我們過往認定的神,這種東西.
創造我們的是星際聯盟,而蜥蜴人私心下這種爬蟲類基因主導著我們,自私又貪婪.

您的認知下的鬼,代表他比較邪惡嗎?有時候可能你/妳比他更加邪惡而不自知.
我講這段話有我的依據,我有夢境,第一人稱視角我揮舞著刀,我在斬殺人,右肩進左腰出,肺腸胃飛組織出來,之後還斬下人頭,我的寶刀是武士刀型制,我猜測我過往是日本武士,那是我沒幾歲198
0年代的夢境,那時還沒有接觸那種暴力戲劇跟遊戲,我此生不知道如何辯駁我有這種回憶.
我右撇子,7歲右手重創顯微手術過,我前世做啥我沒記憶,這輩子右手半殘左手半殘我能說啥?如果沒有輪迴說我該怨嘆父母嗎?更好笑的是,遠離中華民國輕度肢體障礙範圍,我該靠民進黨找貪汙出路?
我偏不!
但我現在年過40歲,我乖得很,人生磨難歷閱我很重視,我甘願誠心檢討我自己的脾氣,當廢物不搞人我很願意.
3
-
LV. 48
GP 19k
7 樓 風靈草 P110708S
GP2 BP-
我覺得好像有人對我有什麼誤會,這邊補充一下。

第一,我沒覺得陰陽眼或者能聽到很了不起。
我本人很廢,我沒有任何了不起的地方,我能見鬼的原因,多半是因為我身體很差。
此外我完全沒辦法控制,要不要看到或聽到,而且我本身並沒有什麼超能力可以阻止鬼惡作劇,如果碰到有惡意的鬼我會覺得很困擾。

能活到成年估計是運氣比較好跟祖先保佑,但我運氣大概也快到頭了,所以應該沒剩幾年好活。

第二,我用惡魔這個稱呼並不是因為覺得對方邪惡,或是我有特殊信仰,事實上我沒有宗教信仰。那是祂自稱的,祂說這樣我比較好理解區分,因為祂不是鬼;但我個人並不會這樣稱呼祂,因為祂不喜歡。我這輩子最後悔就是認識那個惡魔,但如果沒認識祂我應該已經死了。

第三,我跟鬼溝通幾乎都不是出於我個人意願,是鬼主動跟我搭話。
我基本上看到鬼都會當沒看到,如果我主動跟鬼講話,只有一個可能,我當時沒發現對方是鬼。但講出口以後旁邊如果有別人我就會發現自己不小心跟鬼講話了,因為別人看不到鬼,會被我嚇到。

第四,如果你有好的錄音設備,該地又有比較厲害的鬼,你有可能可以錄到聲音。
但不建議學電視節目搞什麼靈探,因為電視節目如果是真的靈探,那一定有準備防護手段,只是沒拍給你看,你如果照節目去做,沒發生什麼就算了,要是發生什麼後悔也來不及。
2
-
LV. 30
GP 5k
8 樓 神子上典膳 hope07211433
GP0 BP-
靈魂是一種能量體,這玩意是沒有所謂的聲帶的。

即使有聲音也只會像是卡帶的錄音機或是某個頻率的電磁聲。

要參考的話,可以找梵蒂岡驅魔會的驅魔紀錄影片觀看。

電磁音波有時聽起來像語言,但是並不會是很清晰的語言。

至於那算不算是好兄弟語言,就看你自己判斷。

我個人是認為很微妙。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