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0

【其他】夜訪女軍官

樓主 clergy1314 clergy1314
GP56 BP-
半夜一點半

我靠在窗邊抽著煙

窗外沒有行人

路樹搖曳街燈閃爍

街上只剩寂靜

剛退伍不久的我

對於當兵的種種過往依然歷歷在目

我刁著煙把玩著身上的護身符

想起了給我這個符的主人



12月的台中山上天氣非常的冷

尤其是對我們這種晚上要站夜哨的小兵來說

四、五度的低溫要爬起來真的很辛苦

而就在寒風陣陣中

不知不覺饅頭也快數完了

這一次到部隊來的新兵跟平常沒什麼兩樣

一臉的菜樣

唯唯諾諾的低頭不語

而兇惡的洪班長正在給他們精神教育

「我告訴你們,這裡誰最兇?我最兇啦!你們哪個要敢給我撐,就是找死聽懂沒有!」

「是!班長」

菜兵們整齊的答話

全身像被緊繃的橡皮筋一樣不敢鬆卸

而我跟同梯阿文刁著煙抖著腿坐在連集合場旁邊歪著頭看著

「幹!真菜」

阿文丟下一句話後就跑進了中山室打PS

而我依舊很有興致的盯著他們看

「喂~二兵,就是你還看,來來你過來」

被我點到的學弟迅速狂奔而來

「學....學長好!」

「靠..緊張啥啦,我又不會吃了你」

「剛剛看你們在分排組,你被分到砲排是吧?」

「學..長是!」

小菜兵站的直挺挺雙手伸直並攏貼緊褲縫

「我是你砲排的學長,要是有別排組的學長凹你來跟我講,我幫你處理」

「是學長!」

我熄了煙準備進去跟阿文一起打電動

「不過....砲排學長的話一定要聽....」

留下仍站的直挺挺的小菜兵



新分到我們砲排的小菜兵叫小馬

靦腆的他是唸企管畢業的大學生

除了有時有點扭捏會讓人想貓他兩拳之外

大致上還算適應的不錯

不過就在他到連上後的一個星期

他告訴了我一件事

「學長....這裡有鬼....」

中午休息時間小馬突然沒頭沒腦的對我講出這句話

躺在床上刁根煙看雜誌的我差點煙就掉了下來

「瞎咪小?你撞鬼唷」

只見小馬神情緊張的把我拉到了外面

我看小馬緊張的樣子覺得有點可笑

不過還是跟著他到了外面

「是怎樣你就講咩」

小馬這才有點不好意思的娓娓道來



原來小馬說他常常晚上會聽到有人走來走去的聲音

不過他本以為是有人查鋪所以也不去理會

但是昨天晚上他睡到凌晨一點半

迷迷朦朦的走到的廁所尿尿

想不到回來的時候

看到了一個女人

穿著軍用的運動服

掀開了一個下鋪阿兵哥的蚊帳

然後把頭探進去

而那女人的臉就離熟睡的阿兵哥只有幾公分

正盯著那阿兵哥看

小馬看到的時候不禁一呆

而那女人就慢慢的轉過了頭

斜著眼惡狠狠的瞪了小馬一眼

嚇的小馬衝到了床上蓋緊棉被不敢出聲

就這樣蓋著棉被到天亮

 

聽完了小馬講的事後我呆了一下

「真的假的呀?」

半信半疑的我皺著眉打量著小馬

看他樣子不像唬爛我

但是這種問題要找誰呀

我抓著小馬走到了士官長室

士官長俗稱老ㄟ

因為士官長通常都是一個連上最老的

所以不管在哪裡的士官長都是叫老ㄟ

有些時候

找老ㄟ要比找輔導長和排長有用的多

而老ㄟ在聽完小馬的故事後大手一揮破口大罵

「幹勒死阿兵哥,是不是想辦停役唷,怕當兵也不要講一堆藉口」

「是男人就給我好好當兵,快滾」

被老ㄟ罵了一頓的小馬滿腹委曲的走回了寢室

而我在轉身前卻看到了老ㄟ對我使了個眼色

 

這天夜晚在上刺槍術

整齊劃一的殺聲響徹山頭

而我卻被老ㄟ叫去出公差

跑去小庫房作木工

要去小庫房前我走到了營舍後面的圍牆

打了通電話給對街的檳榔攤

叫了一罐高梁

我趁著夜色掩護小心的潛入木工材料庫房

而老ㄟ就坐在椅子上鋸著木條

「老ㄟ,辛苦了耶,來來我有帶東西孝敬你」

「幹你這死阿兵哥,這麼懂事唷」

老ㄟ看到了高梁不禁笑了起來

於是我就跟老ㄟ一杯一杯的在小庫房喝起了高梁

酒過三巡之後

老ㄟ對我講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故事

 

我們這邊的營舍

最角落已經荒廢的另一間庫房

原本是女軍官的寢室

多年前

一堆喝醉酒的士官

半夜闖進了一個女軍官的寢室

侵犯了她

而那女軍官不堪被這樣對待

在那群禽獸走掉之後

爬上頂樓自殺了

多年前軍中是很黑暗的

就算是這麼大的事情

也是能被壓下來

最後就不了了之了

不過很多人說

半夜會看到女軍官一個一個的查鋪

想要認出是誰侵犯了她

小馬當天就是看到了在認人的女軍官

 

聽完了老ㄟ講的故事

我只覺得超震驚

每次連上的狗經過那庫房都是莫名的呲牙裂嘴

而那庫房也從我到部隊之後就被告知絕對不能進去

「那個新兵應該是八字比較輕,會容易看到那種東西」

「所以你不要跟他講,我怕他會嚇到,你就叫他放假去廟裡求個平安符就好」

張大嘴巴的我酒早就醒了

只能一勁的猛點頭

 

小馬放假時果然去求了平安符

而且還求了兩個

一個拿了給我

我看著模樣古怪的護身符啞然失笑

「媽啦這什麼鳥,長的真怪耶」

「學...學長..這是八卦教的護身符,聽說很靈,你一定要隨身攜帶著」

「什麼八卦教...聽都沒聽過」

我嘆了口氣還是把符帶上了

只是覺得小馬的臉色有點奇怪

於是我輕拍著小馬的肩安慰他

「媽的勒怕啥呀,我還不是當到現在,還不是好好的」

小馬露出了苦笑後匆匆走了



又過了一星期

小馬戴上了護身符後情況並沒有好轉

臉色越來越不好

精神非常憔悴

於是有天操課時我把小馬叫到了旁邊

「喂..你狀況好像不是很好耶,是怎樣了厚?」

我蹲在戰車旁邊把玩著軍帽邊問小馬

小馬臉色蒼白的看著地上

過了好久才有反應

「學...學長..我最近每天晚上...都聽到她在叫我...」

「靠勒真的假的?」

聽到這樣的我差點沒跳起來

小馬說

他去求護身符時

那個道士就說他天身體質比較陰

容易吸引那些東西來

他每天晚上睡覺時

都會聽到有人小聲的在他床邊講話

而他也常常半夜看到有人在他蚊帳外面一直繞

嚇的他每天都蒙著頭睡覺

「學長...你都沒有覺得怪怪的嗎?」

小馬突然臉色古怪的問我

「沒呀,怪啥小」

被小馬這樣一問我突然感覺到有點毛

「媽啦你不要想太多」

感覺不太對的我轉身就走了

坐在操課場地旁邊的我一整天都覺得怪怪的

 

這天的夜一如往常

十點一到寢室就熄了燈

除了窗外陣陣呼颼的風外

寢室內一片的寂靜

十分鐘不到就傳來此起彼落的打鼾聲

不知怎的

我總覺得睡的不太好

翻來覆去才迷糊睡著

半夢半醒中隱約我聽到了睡小馬上鋪的阿森在說夢話

「幹!打啥小手槍....」

雖然想起身查看

不過睡意襲來

我又沉沉睡去

到了隔天

我們全部傻了




小馬死了

就死在他的軍用椰子床墊上

小馬臉上的表情非常猙獰




右手抓著一把美工刀

而左手割腕的傷口一道又一道

已經看不出總共劃了幾刀

慘白的手骨都清晰可見

手掌已經呈現一種詭異的姿態彎曲著

滿地流滿小馬的血

連綠色的床單都被染成可怕的暗紅色

阿森昨晚本來想說下面的三更半夜在搖床

以為他在打手槍

結果想不到居然是人死前的痙攣

看著小馬蓋上白布的遺體

我們全部嚇傻了眼

而小馬上面的床板更被他用鮮血寫上一句話


去找他不要找我


鮮紅的字讓我們大家彷彿都能看到小馬左手留著血

用發顫的右手沾著血一字一字乞求般的寫著

我閉上眼彷彿就能看到小馬躲在棉被中發著抖不敢探出頭

彷彿能看到充滿怨毒的女軍官雙眼兇惡的瞪著他

是誰的錯?

接著好一陣子都有高級長官來視導我們營區

阿兵哥自殺是大事

我們營區馬上被列為重點營區

連旗直接被請到我們寢室

由副連長坐鎮跟我們同寢

幸好過沒多久我就退伍了

不過小馬送我的護身符卻一直戴在身上

也許是覺得對不起他吧

一點忙都沒幫上他

讓他自己面對這一切

 

剛退伍後的我過的並不是很順

找工作不順利

而也常跟家裡人吵架

晚上更是睡不好

也許是剛退伍後的不適應吧

我這樣的安慰著自己

但是最近卻一直不斷的作惡夢

一直夢到小馬和那個女軍官

 

凌晨一點半

我滿頭大汗的驚醒

摸著被汗水浸溼的枕頭和棉被

我打著哈欠走到了窗邊抽煙

窗外沒有行人

路樹詭譎的輕巧晃動

連巷口街燈也是陰沉的閃爍不定

街上安靜的有一點妖異

我把玩著手上的護身符

突然聽到了客廳有腳步聲


「我跟你爸爸回南部,你自己在家要小心,趕快找工作唷」


老媽前兩天說的話突然在腦海中浮現

靠勒....小偷唷

我突然緊張了起來

我輕輕的翻著抽屜

找到了以前買的彈簧刀

我躡手躡腳的打開了門

盡量用輕微到不被察覺的身法走到了客廳

空無一人

我打開了客廳的燈

接著又打開了全家的燈

檢查了門鎖又看了看廁所

確定沒人後我才回房

媽啦...是不是有幻覺這麼瞎..

我上網胡亂看著文章

一邊把玩著我的護身符

玩著玩著卻把護身符的套子弄破了

露出了裡面黃色的符紙

我好奇的將符抽了出來

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了出來

我看了一下桌上的東西

是白色透明的指甲

本來以為是白米

想不到居然是人的指甲

媽勒什麼鳥符呀

我打開了折好的符紙後忍不住叫了起來

喔喔喔喔喔

媽啦裡面還有一整撮頭髮

我皺著眉看著上面用硃砂寫的字

這到底是幹啥的符呀

我打了通電話給了當過乩童的同學楊仔

目前他在南部的某個宮廟

「喂...你在衝啥小?」

「兄弟三更半夜了不要鬧好不好,我明天還要去出陣勒」

「你少囉嗦啦,你幫我看看這符是衝啥用的」

我邊看著符邊把上面寫的東西講給楊仔聽

聽完我的描述後楊仔沉默了一下

「兄弟...你好像..被人下符了!」

楊仔吸了一口氣後沉重的對我說著

沉重的語氣連我都感到胸口一陣窒礙

「不是吧!下符?下啥符?」

我不可置信的問著楊仔

「兄弟,你這符哪裡來的跟我講一下」

我原原本本的把當兵時候的事跟楊仔講了一次

楊仔一陣沉默

「媽啦是啥狀況你講咩」

聽到我有點不爽的聲音吼著

楊仔嘆了口氣才肯說

「兄弟,我看這次不好處理...符裡面寫的是小馬的生辰八字跟一些引鬼符錄」

「頭髮跟指甲也應該是小馬的....」

「這個符最大的用意應該是要叫那個鬼把你看成小馬.....」

「要那個鬼來找你不要找他」

我臉上的表情應該不是很好看



我實在是不敢相信這符居然目的是這樣

一瞬間我突然懂了

小馬遇到的困難怎麼處理?

女軍官已找不到該復仇的正確對象

營區也無法請法師進來辦法事

或者是乾脆引走她?

我想起了小馬給我符時的古怪表情

想起了他曾在戰車旁問我

「學長...你都沒有覺得怪怪的嗎?」

更想起了小馬寫在他上面床板的鮮紅大字

"去找他不要找我"

原來不是要叫女軍官去找兇手

是要來找我

我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從頭開始涼到了尾錐

什麼樣的人會願意戴小馬給的符

當然只有知情的我會跟他一起戴著符



「兄弟...那個小馬死掉到現在..可能都過百日了...」

「那女鬼找不到人...你現在實在要小心..」

我不再理會楊仔說什麼

我緩緩掛上了電話

我低著頭默默看著黃色的符自言自語

我現在已經感覺到了我的房門外站著人

我呆坐在床沿低頭思考著

而門外有人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我輕巧的站起了身

走到了我的房門口

強壓住心中害怕的情緒

佈滿汗水的臉龐貼近了門

鴉雀無聲

我只聽到一片靜

是幻覺嗎?

喀喀....

喇叭鎖就離我的臉不到15公分

然而此時

它就這樣緩慢的轉動

「幹勒」

我吼了一聲

連忙抓住了喇叭鎖

我甚至還能感覺到門外那股不詳並充滿忿怒的力量

我將門反鎖了起來

喇叭鎖喀喀兩聲後外面又恢復了一片死寂....

我全身無力的軟倒在地上

連伸出手想要拿電話的力氣都沒有

我看了看電話

我該打給誰?

媽啦...我腦中一片空白

就在此時我又聽到了門口傳來聲響

咚....咚.....

就像是有人緩緩用著頭撞著房間門板

咚....咚.....


喔喔喔喔喔

幾近崩潰的我發出了一陣陣害怕的叫聲

我跳上了床躲在棉被裡面不敢出聲

外面的聲音終於靜了下來

就算是汗水浸溼了床我也不敢探出頭

我發著抖躲在床上

這情景似曾相識?

我腦中閃過一個名字

小馬...

當時小馬也是這樣害怕的躲在床上

我現在就像那時的他一樣

一樣無助一樣恐懼

而小馬最後選擇了自殺...

我會是怎樣?

我不自覺握著口袋裡的彈簧刀

發著抖的手居然就這樣彈出了刀片

我在作什麼?

我現在居然拿著彈簧刀抵在我的手腕上

竟已輕淺的劃開了一道口子

我怔了半晌

差一點就跟著小馬的路走了...

一臉吃驚的我就這樣呆坐在床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

直到我受不了令人窒息的悶熱

抓著彈簧刀的我掀開棉被一臉兇惡的跳了起來

「媽啦來呀來呀,我砍死你這王八蛋」

我歇斯底里的吼著邊拿著手上的刀亂揮

黑暗中只剩一片嚇死人的沉靜

我股起勇氣打開了房門

黑沉沉的客廳陰森的只聽到時鐘滴答響

我抓起鑰匙沒命似的衝出了家門

發動了摩托車逃命般的逃到了網咖

就這樣上網到天亮

在路上失魂的晃了一整天

腦中完全無法思考任何東西

疲倦的我擋不住睡意

醒來時竟發現已經回到了家

就躺在我的床上

時間是凌晨1點半

一片黑暗一樣的靜

甚至連氣氛也跟昨晚一樣妖異

我把門鎖了起來

發著抖打下了這篇文章

我又感覺到了



門口站了一個人.....







-----------------------------------------------------------------------------------


這篇是小弟剛退伍時將營區中流傳的鬼故事加以改編的

一晃眼就過了10多年

這陣子不經意看到自己當初的創作

為了紀念當初曾滿懷的創作熱血

特此與巴友分享

感謝
56
-
LV. 22
GP 1k
2 樓 嗨瘟深的a夢( ◞‸◟) cs8710
GP1 BP-
幹這篇確實讓我恐到起雞皮疙瘩了,太有畫面了

這才是優質文章啊!
如果能再有後續就更棒了!大推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50 筆精華,1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