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84

【心得】分享當兵遇到的詭異現象

樓主 上吊娃娃 solonin
GP37 BP-
經歷三以更新補上
經歷二已更新補上
大家好,見到板上有網友分享當兵遇到詭異的經驗,小弟也來分享已深深埋藏在心理多年的當兵詭異經歷,這些事情不見得跟所謂的「鬼神」有關,但卻是小弟的親身經歷,共有三個。
-------------------------------------------------------------------------------------------------------
經歷一: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屏東龍泉
我是民國86年入伍,579梯次,在當時,當兵都還很硬,被操都是常事,久了也習慣了。
在艱苦的新兵生活中的一天的晚上,我正當班寢室衛兵,站在中山市的門外,我身旁是安官桌,安全士官跟輔導長正在聊天,突然間中山室裡面的電視突然自己打開了,音量超大,畫面是那種早期天線遭干擾的雜訊畫面,我們三個都嚇了一大跳。
輔導長命我去將電視關掉,我硬著頭皮進去,操,從中山室門口走到最裡面的電視,頭一次感到這條路這麼漫長,走了很久,終於來到電視旁,我用遙控器發覺竟關不掉,開始慌了,猛按電視上個電源鈕也沒反應,最後直接把插頭拔掉,衝出中山室。

日子過了一個多月,我同梯的都下部隊了,但我因為我抽到的單位(104警衛營,後來的警衛旅,爽缺)遲遲沒派人來帶我,我便繼續留在中心,變成儲備班長,迎接小我兩梯的學弟入伍。
一日晚上,一樣的情況,只是人不同,學弟在站中山室門口的寢室衛兵,我站在安官桌旁跟班長聊天(混熟了XD),突然間,那個電視又自己打開了,同樣超大聲的雜音,我們三個人往中山室裡面一看,真的快嚇尿,這次的畫面,不是雜訊,而是特寫一個長髮女人的半身,面無表情的對著鏡頭看.....
---------------------------------------------------------------------------------------------------------------------

經歷二:鼻頭角雷達站
下部隊後,我本來在高雄左營軍區的的警衛單位,後來因為精實案,被分配到基隆的警衛營本部,再被發配到支援連本部,連本部分派我外哨,被配到鼻頭角,當時苦了快一年,終於輪到我當爽兵的開始,去鼻頭角站外哨,就跟度假沒兩樣。
稍為講解一下環境,由於時空背景頗遠,民國87年時的鼻頭角步道,與現在已經是差的天南地北遠了。
在當時,進出鼻頭角內部,完全得依靠步道這條唯一道路,甚至得直接穿過鼻頭國小校園才可進出,不像現在還可以從後山轉出來。
步道走到深處,經過了涼亭跟廁所後,會發現步道分為兩條路,右路平面直走是往鼻頭角燈塔,左路爬超陡階梯是往雷達站門哨(這門哨後來撤掉了,打通成為下山的第二條路),在當時,這條路遊客是不能爬上來的。
接著講解一下營區,我們這個雷達站,聚集了四種軍種,除了海軍陸戰隊外,另外還有海軍,陸軍與海巡,陸戰隊與海軍有大概各有一個班的兵力,其他兩個軍種則兩三個人而已,我們這單位主要是海軍駐守雷達站,我們陸戰隊負責門哨。

現場圖圖解(以前環境更糟)

像這樣鳥不生蛋的駐點,講真的,連各軍種的頭都在擺爛,又會有誰認真操課?
就拿我們門哨來說吧,早就沒什麼輪值了,晚上當班,我們都直接都採一個人包哨制,所謂的包哨,就是晚上當班的人,直接A書帶著,睡袋帶著,在哨所裡面睡一整晚,然後隔天換人包。
也許你會懷疑,這麼爛,不怕有長官突然來督導嗎?
嘿嘿,我們早有防備,在那鼻頭角步道的某處,我們早已安裝了紅外線熱能感應器,只要有人經過,連接在哨所的鳴聲器就會響,從紅外線感應器的設置地點,到門哨,最起碼要走十分鐘,因為還有個陡梯要爬,門哨人員有充足的時間,穿好衣服裝備。
然後門哨與山後的營區又有一段五分鐘的往下的陡坡距離,哨所內也安裝連接營區的警鈴,門哨人員只要一按警鈴,營區內那些懶蟲慢慢穿衣服,假裝精實,時間都還很充裕。

我為什麼要介紹這些背景?因為這故事,跟這些設施有關。

鼻頭角步道區的入口,有一個公車站牌,公車站牌旁,有一小座陰廟,叫「藍姑娘廟」,據說求偏財很靈驗,時常看到有民眾祭拜。

藍姑娘廟以前很小,現在google地圖上找的,是已經翻修過的了

我曾經因為好奇,低頭往小廟內部一看,看見裡面有兩副女人畫像,大約是清末民初打扮,一幅為小姐打扮,另一幅為丫環打扮,兩者皆美的出奇,畫風很像陳淑芬老師畫的小龍女,只是小姐更清秀,丫環眼睛更圓點,然後兩者都冰冰的無表情。

此為陳淑芬老師的畫作,藍姑娘與丫環的畫就像這風格,並且更美
翻修後的藍姑娘廟,畫已不存在了

我們整個雷達站的官士兵,日子都過得很糜爛,常常跑去山下海產店喝酒是常事。
有一日,晚上輪到我包哨,就看到海軍站長,海軍士官長,還有我們陸戰隊排副,三個人從營區上到門哨,說要下去到海產店喝酒,我門開了就讓他們出去了,這是常有的事。
如此一直到了半夜一兩點,我見到排副跟海軍士官長,兩個人把站長扛上山了,原來站長喝醉了,嘴巴一直在大罵,但也聽不懂他在罵什麼,排副說站長起酒瘋,跑到藍姑娘廟去猛踹廟門,還亂罵三字經,我聽了也傻眼,後來三人過了門哨後就回營區了。

這夜很安靜,我在門哨內也睡著了,一直到我突然被紅外線感應器的鳴聲器吵醒,我趕緊跳了起來,確定剛剛鳴聲器叫了一次,我腦中閃過的想法是「三更半夜,哪來的遊客經過,靠,該不會是營部派人來督導!」
我拿起望遠鏡往山下的步道看,烏漆抹黑的的什麼也看不到,我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督導,也不敢按下警鈴通知營區,趕緊穿好裝備,靜靜等待,等待那個「遊客」走回頭路,出去時會觸碰到的第二次紅外線感應器的聲音。
十分鐘過了,紅外線的聲音依然沒響,心想說死了,該不會真的是督導,現在大概已經在爬陡坡了吧,但我還是不敢去按警鈴,畢竟大家都在睡覺。
結果,我當天晚上,整整全副武裝站了一整夜,直到白天下哨,妳奶奶的,啥都沒有,但心理一直覺得很奇怪,難到真的是遊客經過,但若是遊客,怎麼只有走進來的第一聲紅外線,卻沒有出去的第二聲呢?

後來我是用「遊客野炮打累了,直接在草皮上睡到隔天早上」這種爛理由來說服自己。

下哨後,吃完早餐,排副說站長到現在還沒醒,應該在宿醉,叫我拿早餐進站長室給他,我端著早餐,走到站長室門口,請示了幾聲沒反應,就直接走進去。
看到站長果然還躺在床上,我進門後,他也意識到有人進來,他就慢慢爬起來,我端早餐到他桌上,他回頭跟我說話,我一看到他的臉,驚訝到不行。
他臉上有一到很長的割痕,從眉心往下直到右臉頰,就像霹靂布袋戲的葉小釵一樣,血還一直在流,他床頭也都是鮮血,我趕快安頓好站長,跑回營區通知海軍弟兄帶站長去醫院。

事後,排副說,昨晚扛他回來一直到站長室,根本沒這道刀痕,不知道是怎麼割到的,海軍士官長也是這樣說。
兩天後,就聽到站長帶著士官長與海軍弟兄,下山去祭拜藍姑娘廟,我突然恍然大悟,幹,當晚,那一聲只進來沒出去的紅外線感應器,該不會是......
---------------------------------------------------------------------------------------------------------

經歷三:和平島雷達站
我一直以為我會在鼻頭角待到退伍,怎知軍中單位說調就調,就在我即將當滿一年半的兵,準備要掛上「三ㄎㄧㄠ」臂章時,連部將我調到另一個外哨點:「和平島雷達站」。
那裏是個觀光區,遊客量比起鼻頭角多了數倍,不知有去參觀過的網友們,是否有印象,在和平島公園中,有一個挺顯眼的軍區。

這裡的編制就比較單純,只有海軍與陸戰隊,海軍大約一個排的兵力,陸戰隊同樣一個班。
這裡的環境就不用多作介紹了,在這裡的生活,當然是不能跟鼻頭角比,但也不會很精實就是了。

我們陸戰隊在這裡也同樣是站門哨,在這裡站哨就必須依正常規定了,一班會有正哨與副哨兩個人在站,衛兵交接時也必須做出動作,不像在鼻頭角,直接give me five就過去了,畢竟這麼多遊客在看= ="
軍區門口的前方,有一座廟,香火很鼎盛,我不確定他是否為陰廟,但常看很多人前來朝拜,甚至年尾時有廟方擺流水席,但對我來說,有了之前鼻頭角的經驗,這次我對這間廟興致缺缺。

現場圖,這裡也改很多了,以前是柏油路

來到和平島約三個多月後,一日快接近清晨時刻,我與學弟在門哨當班,我發覺突然起霧,心裏想說這裡又不是山上,哪來的霧,本不在意,但沒幾分鐘時間,霧越來越濃,我發覺我快看不到站在我旁邊的學弟了,同時我聞到濃烈煙硝味,直覺不對,就離開門哨,往斜坡上爬了幾步,剛好離開那團霧,一往外看,卻看到了很奇特的現象。

現在這裡似乎已經沒有軍隊駐守了

一大「管」很肥的煙,從那間廟的門噴出來,沒錯,是用噴的,就像綜藝節目在噴乾冰那樣,只是它很巨大,直徑幾乎就是廟門這麼大。


我第一時間想到失火了,但是卻沒看到火,我叫副哨趕緊打電話回營區,營區內的安官接到電話後,通知站長去了,莫約過了十來分鐘,站長跟排副衝下來看狀況,這時廟已經不再噴煙了,但是現場依然霧濛濛,站長跟排副走出營區,前去觀看那間廟的狀況,回來卻說什麼都沒有,一切正常。

這一切,除了我之外,副哨學弟也全程看到了,據他的說法,有可能是發爐,這我是不懂啦,但我想,三更半夜的,那廟的火爐上,應該沒有香正在燒吧,而且就算是發爐,煙也不可能是用噴的,還斜斜的從廟內噴出來.....


以上是小弟三個在當兵時的詭異經歷,感謝各位觀看^^
37
-
LV. 43
GP 1k
2 樓 場外矮人殺手 gn01732500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當年南沙蓋機場   學弟負責機場養護

走到一半被籃球砸背

相信大家的第一個反應一定是回頭

準備開幹  可是一回頭沒人  

那附近已經鏟平沒得躲人  不久後

看到一個海巡騎腳踏車要下哨

學弟就開幹了   海巡一臉迷惑的說

別嚇我阿  我5分鐘前才剛下哨  
2
-
LV. 48
GP
3 樓 搞笑精 sr966576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是下部隊的時候聽朋友說的
他是說新訓的時候
半夜上完廁所回上鋪有聽到女生的聲音
而且還不只一人聽到
0
-
LV. 44
GP 4k
4 樓 みなみ かな sky6336k
GP0 BP-
和平島軍營旁的小山 有登山步道
面向大海那一面曾經看過一個疑似骨灰罈的東西放在山洞口
有點像是天葬那種感覺就是了 骨灰罈上貼了很多符咒
小時候去游泳 游膩了就浩浩蕩蕩一群人往那邊去(沒上山)
看到半山腰那個骨灰罈就會嚇到 不過害怕又很愛回頭望兩眼
不知道那骨灰罈現在還在不在 現在那邊遊客量比以前更多了
反倒是游泳區域人少很多

骨灰罈的洞口 一般登山步道不會經過 實際上怎麼上去我也不知道
有時候整個圓形洞口被長長的符咒貼一個叉叉形狀
有時候符咒只貼骨灰罈 洞口距離地面應該有30~50公尺高吧 印象中
0
-
LV. 20
GP 111
5 樓 千酌響 qwwzxx123456
GP0 BP-
我下部隊的時候在台東空軍基地

站哨站到退伍,整天看戰機起起降降

因為家在北部,只有一次連假4天有回去

其他時間放假都在台東找住宿

有一次住在同梯同學家,他家離軍營很近

只是有一點偏僻,騎車15~20分鐘才能找到最近的一家超商

當天下午遇到一件怎麼想都很奇怪的事

那時候中午,但是陰雨綿綿,剛跟朋友吃完飯回來

朋友帶我到二樓的一個房間,房子整體相當老舊

整體像是組合起來的那種感覺,很鄉下的那種FU

之後就躺床上狂玩手機,覺得累了就小睡一下

突然感覺到四肢都不能動,眼睛也張不開,意識很清醒(很像人家說的鬼壓床..)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驚醒,看了手機時間14:00

然後全身無力昏昏的又躺下去睡

結果又中了,而且這次感覺比上一次還要久

也是不知道過了多久又驚醒了

拿起手機看時間是13:58,瞬間感到一陣困惑怎麼時間還倒退了

我自己覺得應該是太累所以作夢,但兩次感覺都很真實

退伍後有時在家裡睡覺也會有那種四肢無法動彈,眼睛睜不開,意識卻很清醒的狀況發生,

但不常這樣就是了

以上經歷分享
0
-
LV. 1
GP 0
6 樓 Jonny J0986808711
GP1 BP-
※ 引述《solonin (上吊娃娃)》之銘言
那個鼻頭角的經歷是真的,我當時也在那當兵海軍的雷達兵,記得當時站長叫阿寶是我跟學長一起下去抬站長回營區的,路經過藍姑娘廟那站長發酒瘋指著藍姑娘廟罵隔天早上臉上就真的多出一道葉小釵的疤痕,站長就問我們送他回來有跌倒嗎?當然沒有兩個一左一右抬怎麼會跌倒,後來站長立馬叫我們跟他買些祭品跟他一起去藍姑娘廟祭拜道歉,他臉上疤也很神奇的很快就好了。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4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