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GP-BP

#1 【心得】那天晚上,我撞了鬼。

發表:2017-01-04 22:11:35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poillookk(閜羅雀)

不擊隔大學士 LV19 / 矮人 / 商人
巴幣:14750
GP:874
經驗:

那天晚上,我撞了鬼。


先說一下,我家是那種有十多層樓高的公寓,附近有些漁村常見的老舊住宅,除了一個公園與一間小學校外,基本上都是巷道與巷道間的壅塞小路。

有時,當我心煩意亂的時候,會在傍晚,趁著夜幕的紗帳緩緩降下,配著老式的MP3、戴起隨電腦附贈的耳機,就這麼在巷弄裡閒晃。這是我的舒壓方式,算對於生活厭倦的一種逃避方式。

猶記得那天,老媽拿著成績單質問我,她怒目橫豎的大吼大叫,老爸則在一旁充耳不聞的翻閱著報紙,一副事不關己,而老姊更不用說,那副幸災樂禍的眼神我倒是見怪不怪。待老媽面紅耳赤之際,我是一股腦地抓住裝了mp3的腰包,頭也不回的走出家門。

他們知道我又在巷弄裡流連,也知道我一定會回家,他們總是知道,我沒那個種離家出走。

事情是在我經過公園旁,說是公園,倒不如說是個小空地,裡頭除了植了幾棵老榕樹外,就只有一張木長椅,形單影隻的擱著。說也奇怪,平時會有幾位老人談笑風生,今天別說是老人,就連平時在此晃蕩的小貓小狗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被逐漸降下的黑暗所吞噬。

或許是因為天氣涼颼颼的,把老人們給吹回家的緣故,我那時搓了搓雙手,裹在夾克裡保暖,mp3正在播前幾天我因為一時興起而載入的「懺魂曲」,那女歌手空靈的嗓子更是讓鬼氣森然的公園覆上一層詭譎。

陡地,我的後背被人冷不防的輕拍了下。我連忙回頭,卻不見任何人影,周遭是逐漸隱沒在昏暗中的小巷道,僅就一盞照明燈,散出昏黃的微光。

當下腦筋自然一片空白,想立馬衝回家中,卻又不能拉下臉,看了看手錶,七點十二分,再過十多分鐘就是晚餐時間,若過了這段時間再回去是再好不過,就像個鬧脾氣、乳臭未乾的小鬼頭,我可不想在那種氛圍下,和家人共進晚餐。

於是我繼續待著,任由四周刮起的涼風侵入夾克與針織毛帽的縫隙,整個人凍得一根大冰棒,天氣也愈發寒冷。

那種感覺又在我卸下防備時陡然出現,這次是左肩,即使隔著夾克,還是有種輕輕拂過的微妙觸感,我又是回過頭,赫然發現背後是一堵結實的牆壁,上頭粉刷著的白漆大半剝落,露出石頭原有的暗灰色澤。

我正覺得奇怪時,一滴雨水打在我的臉頰上。

我伸手摸了摸,卻發現這雨水有些黏稠,嗅起來——這不是雨水,是唾液,驚愕之時,又是一坨打在我的鼻樑上。

抬起頭,看到那血盆大口時,我差點兒尿濕了褲襠。牠就這麼以壁虎的姿勢攀在牆上,我連忙跳了開,腎上腺素的助力下,我足足是跳離了三公尺遠,正好夠時間回過頭觀看,那到底是什麼生物?

牠從牆上一路攀至地面,之後更是從匍伏的狀態猛然起身,以兩隻如竹竿纖細的雙腳站立著。透過微弱的黃光,我看見那是一名長髮披散的小女孩,她穿著一件破損的米白色背心,雙手的指甲老長,上頭滿是凝固的血污。

她的樣貌普通,勉強說的上清秀,前提是只要那嘴巴別一路裂至耳根,露出滿是尖牙的臉。小女孩的後腦勺似乎也開了個大口子,裡頭同樣齜牙咧嘴,不時發出喀喀喀的啃咬聲,似乎怎麼也填不飽。

我僵直在那兒,任由女孩一拐拐的,直直往我這走來,就好像是電影中的喪屍般,當她快要接近我,兩人不到一公尺時,我的mp3也剛好換歌。


登登登—— 登登登—— 登登登登登——

這旋律,我再熟悉不過,身子也逐漸舒緩,口中唸唸有詞的我,似乎讓那女孩有些愣住,即使如此,她仍無法放過嘴邊的肉,一步步向我走來。

現在想想,或許當她靠近我不到幾十公分時,才聽見了我在說什麼吧?

「大膽無畏揭竿起義,蘿莉控的辛亥革命!」我一把掐住了小女孩兩邊稚嫩的肩頭,速度之快,在她來不及反應時將其高高舉起,猛烈的搖晃。

「變態紳士通通爆衣,下限無底——」顧不得刺骨寒風,我脫下大衣,赤裸著上半身,跟著耳中的旋律,就這麼將被我搖的暈頭轉向的女孩夾在肩膊上頭,一路用破記錄的超音速衝回家門,深怕被哪個路人看到了,報警。

「幼女使用過的物品,每件都要舔來舔去……」


順帶一提,她後面那張嘴,雖然很有些刺痛,但整體來說——很爽。




那天晚上,我撞了鬼,撞得她不要不要的。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7-01-06 09:04:43 ◆ Origin: <27.52.96.xxx>

顯示稍舊的 33 則留言

0GP-BP

ron263333#2 【刪除】siamesecat:發、回文章請滿15字以上,感謝配合。^^(不倒扣刪文)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板務人員:

5662 筆精華,03/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