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GP-BP

#1 【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8 22:16:12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sos11212(阿包史密斯)

只知kuso的小平民 LV19 / 人類 / 法師
巴幣:15842
GP:668
經驗:



剛剛突然發現ptt可以推文了,第一個想到要推的就是這篇文章。
當初看到這篇文章真的久久不能自己,剛好版上好像還沒人分享過,就來推廣了XD   
總之
好好享受文章吧!!


轉貼自PTT   原文網址

================================正文開始===============================




在我十三歲的時候曾經見過人魚。
不是那種在驚奇屋裡面粗製的乾癟木乃伊,而是貨真價實,有著少女樣貌的美麗生物。




在升上國中二年級的那年夏天,我被工作繁忙的雙親安置到鄉下的外婆家。
那是個總人口不到二十戶,位於深山裡的車站一天僅有寥寥幾班拖著兩節車廂的電車停靠,到了週末甚至還會停駛,幾乎可以用與世隔絕來形容的偏遠村莊。
由於交通不便的關係,會留在這裡的大多數是些念舊的老人,因此不要說是與我年齡相仿,就連與父母相同年紀的長輩也看不到,在年齡上與我巖然形成了巨大無比的斷層。
值得慶幸的是這裡的飯菜非常好吃,外婆燉煮的當季蔬菜很合我的胃口,雖然晚上沒有電玩作為消遣有點遺憾,但要是有所抱怨的話恐怕會遭到天譴吧。
於是我就這樣抱持著順其自然的心情,適應起步調緩慢悠閒的鄉下生活。

渾渾噩噩地過去第一個禮拜後。
堆積如山的暑假作業絲毫沒有減少的跡象,大概在暑假結束之前都還是會維持同樣的進度吧。
不過呢,在這期間逛遍了村裡每個角落的我,決定將探險的範圍進一步的擴大,經過昨晚在床上翻來覆去思考後,我已經大致上決定了今天的路線。

「外婆,我出門囉!」吃完早餐,我對著還在廚房裡的外婆喊完後就逕自拉上老舊的木製拉門。鄉下的好處就是不用鎖門,省去了多帶鑰匙這個麻煩。
我的防水背包裡裝著最基本的水壺和飯糰,以及能隨時席地而坐的橘紅色野餐巾,作為必需品應該是相當足夠了。

在大太陽底下走了將近十五分鐘後,汗流浹背的我總算來到車站前面。
雖然說是車站,但本身並沒有任何能稱為站體的建築物,說穿了就是個水泥製成的平台而已。
在平台左右兩側的隧道,是村子通往外界少數的途徑之一,聽外婆說再來就要翻過反方向的山頭,才會有通往都市的產業道路。
既然是如此簡陋的月台,當然也沒有剪票口這種設置,不過在看到旁邊的護欄鏽蝕地相當嚴重後,我還是決定放棄攀越,乖乖地繞到旁邊走階梯上去。

站到月台上面,反射強烈陽光的水泥地讓我不得不先瞇起眼睛。
在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後,我將視線對焦到對面月台的後方,那條遮蔽在樹蔭間的小徑上。
早在一星期以前來到這裡時就注意到了,當時雖然沒有想那麼多,但現在作為探險的起點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好,讓我看看到底通往哪裡吧!」像是宣戰一樣的喊話。
週末這天雖然沒有電車停靠,但難保不會有特快車經過,於是我在快步跨過平時絕對不敢穿越,中間長滿青草的生鏽鐵軌後,筆直地朝著小徑的方向前進。
大概因為昨天晚上下過雨的關係吧,才剛踏進去第一步而已,就聞到讓人覺得舒爽的樹木香味。小徑本身與周遭翠綠的景色不同,由泥土和落葉呈現黑褐色的路線,沿著斜坡一路蜿蜒上去。
前前後後大約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在跨過幾處糾結的樹根,撥開生長茂盛的枝葉後,坡度就逐漸趨緩,進入了緩和的下坡路段。

「……咦?」才多走沒幾步,我就在前面泥濘不堪的積水處發現了一個深印在上面的鞋印。
那是個前後分成兩節,像是穿著靴子所留下的鞋印,大概足足有我的腳印的一倍半大小。

「什麼嘛,看樣子還是有人在使用的嘛。」對於這個發現,我不禁撇了一下嘴。
原本計畫的藍圖是探險荒廢已久的小徑,這下子興致瞬間大減了一半,但我還是想看看這條路的終點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順著下坡走了將近七八分鐘的時間,耳旁先是從傳來了細微的沙沙聲,起先雖然有些懷疑,但隨著我加快步伐靠近光亮的出口,那一陣接著一陣的聲音就越是清晰──

「哇──太酷了!」抵達終點時不由得發出歡呼。
映入眼中的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視野的最前方是蒼藍與天藍的交界線。
太陽就像是預設好位置似地掛在構景的正中央,迎面而來的海風挾帶著潮濕的鹹味。
不過呢,第一眼看到時並沒有遼闊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兩旁那突出的高聳峭壁所造成的吧。
峭壁上面的樹木生長茂盛,就像是手掌一樣包覆了周遭的景色。
雖然不同於一般的海岸,但取而代之的則是猶如秘境般的存在感。

脫去衣物後,我光著腳踏到滿佈碎岩的岸邊。
潮汐帶上面有著許多白色的小螃蟹,原本我是想抓個幾隻來玩的,正當我打算蹲下來的同時,因角度關係反射陽光的某個亮點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直刺眼角的光源來自左側,延伸到海床上那峭壁底端的灌木叢裡面。
以距離來說是有點遠,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還是背起了背包朝著那裡前進。
當然,這裡畢竟是有人會經過的地方,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將全部家當都收到了雙肩背包裡面。

越靠近峭壁的邊緣水深就越深。
還好因為退潮的關係,海平面的高度大概只到我胸前的位置,並不算太難以行走。
當我好不容易抵達灌木叢後,發現掛在枝條上那人造物的真相時,實在是難掩心中的失望。

「從哪裡飄來的啊,這鬼東西?」
一個上頭刻著RIRI字樣的銀色拉鍊。
平凡無奇,只是稍微磨得亮一點的金屬,說難聽點就是隨處可見的垃圾。
就在我將那拉鍊隨手一丟準備離開的時候,意外地發現灌木叢的後方的岩壁有些不太一樣。

「這後面是……?」
那幾乎可以容納成人側身通過的裂縫。
一半以上的部份沉在海中,退潮時才會顯露的部份又剛好被灌木叢所遮蔽,簡直是渾然天成的秘穴。
對於這個發現又驚又喜的我,立刻將灌木叢撥開,顧不得一切地就鑽到裡面去一探究竟。

岩壁內的空間是有點呈ㄑ字型的構造。
必須稍微用手向上一撐,在海水浮力的幫助下很輕易的就爬了上去。
然後,在那裡等待我的是──

整整一片的蔚藍色世界。

透過海水的折射,從外面反射進來的陽光是寶藍色的。
在比預料中還要大上許多的空間裡輕輕流曳,讓人彷彿有置身海底的錯覺。
腳底下有冰涼的山泉流過,或許就是這些從岩壁中滲出的水經過日積月累,才切割出如此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觀吧。
我一邊專注在欣賞映在壁面上那美妙的水紋波動,一邊朝著洞穴的深處走去。
也因此,當那個聲音從下方出現時,我才會像這樣毫無任何形象可言地放聲慘叫。
「小心別踩到我喔。」
「哇啊啊啊啊啊啊……!」
心臟幾乎在瞬間停止了跳動。
多虧了雙肩背包作為緩衝的關係,嚇到整個向後傾倒的我才不至於一頭撞上地板。
我急急忙忙地往後退,無論如何先和那未知的聲音拉開距離再說。
因為光線的關係看得不是很清楚,最先勉強辨識出的是個側臥在地上的長髮女性形象。

「沒事吧?希望我這樣不要嚇到你才好。」
「妳、妳妳怎麼沒穿衣服啊!?」等我注意到對方是個沒穿衣服的少女的時候,二話不說就紅著臉把視線給撇到旁邊去。
僅僅是一瞬間,那對形狀姣好的乳房就深深烙印在視網膜上。
最後依稀殘留的畫面是她那肚臍以下的異常,肌膚的顏色就只延伸到那附近,更後面的部份在微弱的藍光下呈現出一種光滑的藍綠色調。
她身上的一切特徵,全都和過去在神話裡描述的那個一模一樣。

「那個……妳是人魚嗎?」
「嗯?」
「總、總之!這個妳先拿去蓋吧!」
我慌慌張張地從背包裡將折好的野餐巾朝她大概的方向遞過去。
不先想辦法化解這種尷尬場面的話,就連基本的對話都很難展開吧。

「啊,原來如此!謝謝,你還真是紳士呢。」
少女從我手上將餐巾接過去。
從後面傳來一陣布料摩擦的窸窣聲,過了一段說不上短的時間,我等到她對我說了聲「可以轉過來了」後,才慢慢把發熱到不行的臉轉回去。

「怎麼了,第一次看到人魚會害怕嗎?」
少女用像是蓋被子一樣的方式將野餐巾蓋住全身,只露出手臂到鎖骨的部份。
我直到這個時候才有機會觀察她的臉龐。
年紀的話大概十六、七歲吧,她留著一頭如同絲綢般的黑髮,瀏海下那靈動的大眼睛結合精緻的鵝蛋臉,十足的東方正統美少女外貌。
若只看這些部份的話,她的確與普通少女無異。
但是呢,在那一大張方格餐巾底下隆起的,她那長度明顯不合比例的下半身,讓我再次確認了她與人類之間的不同。

「是不至於啦……」
說是這樣說,但我的聲音還是有點顫抖。
其實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是不是因為害怕的關係。

「不會就好,老實說看到你走進來的時候很擔心會害你嚇到。」
「那個,為什麼妳會待在這裡?」
「我嗎?是為了養傷喔。那你呢,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坐到旁邊一一回答了她的反問,反正就是出自於好奇的探險什麼的。
接下來,我更進一步地想追問受傷的原因。
對此,她只淡淡地說,是因為不小心愛上了錯的王子。

「錯的王子?」
「你有聽過嗎,人魚公主的童話。」
我點了點頭。那是個人魚公主因為愛上了人類的王子,經過一番努力終究還是無疾而終,最後化作泡沫死去的悲傷故事。

「所以,妳也要變成泡沫了嗎?」
「聽起來是蠻淒美的,不過沒那種事,我的傷勢好轉以後就會回到海底。」
「那還會回來嗎?」
「與其說是不會,不如說是沒辦法吧,你也知道總是有些規定的。」
「……這樣啊。」
「對啊,就是這樣。」
我們之間突然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正當我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少女卻先一步像是不滿似地鼓起臉頰。

「露出那種嚴肅的表情可不行喔,而且不適合你。至少距離我傷癒還有一段時間,在回去之前陪我聊聊好嗎?」
少女接著笑瞇瞇地說她的名字叫做『汐姬』。
為了怕我不懂,她還特地用指尖沾了點旁邊流經的泉水,一筆一劃地寫給我看了一遍,我雖然並不太懂箇中含意,但還是看得出是很美的兩個字體。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指間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種蹼存在,反而還是比例非常完美的手指。
作為回禮,我也告訴了汐姬我那並不算罕見的名字。

「哎,是和你很相稱的名字呢。」
結果就像這樣,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稱讚,雖然我這邊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就是了。
不知道是因為彼此知曉名字的關係,還是汐姬本身的性格使然。
我和汐姬不論聊到什麼都相當投機,一下子就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不間斷地聊了各式各樣的話題,其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莫過於她也有收看前陣子最熱門的連續劇這件事。

「早熟的小鬼,那部應該是你們去外面玩得一身泥巴,回家被抓去洗澡挨罵的時段播的吧。」「沒辦法啊,學校規定我們放學不能在外面逗留,沒事好做當然只有看電視了。」
「咦,為什麼不能逗留呀?」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附近的高中有發生誘拐之類的事件的樣子。」
我依稀記得同學們在私底下討論時的一些關鍵字。
但畢竟和我們沒有直接的關聯,所以大家也只是僅止於相當表面的討論。
到了這時候我才想到,這大概就是我父母不放心讓我獨自留在家中的主因。

「誘拐事件呀……」
汐姬聽了以後,略為豎起眉毛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我在想她恐怕是很難將這兩者間的因果關係搞懂。

後來等我發現胃袋早已空空如也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下午的事情了。
我們兩個一起對半分了我帶來的海苔飯糰。不,嚴格說起來並不是對半。
因為汐姬的食量非常小,加上飯糰不太合她胃口的樣子,最後我還是吃了將近四分之三個飯糰。

「這時間你差不多該回去了。」
大概是眼睛早就習慣光線不足的關係吧。
汐姬提醒我的時候,洞穴裡其實比我白天進來的時候暗上了許多。

「應該還可以再待一下沒關係。」
「不行,晚上的話會漲潮,海水會一直從入口那裡灌進來,到時候要出去就很困難囉。」
「汐姬妳應該不會突然回去吧?」
「不用擔心我會不見,要回海底的前一天我會告訴你的,先抓緊時間離開吧。」由於汐姬不想被人類發現。
為此我和她約定了,絕不將她躲在洞穴裡的事情說出去。
最後在離開之前,我問她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要是有辦法的話我會帶來。

「啊,我想吃小熊餅乾!」
她在歪著頭想了想後,給了我一個相當少女的答案。




「今天跑去哪玩了?在村子裡面的人都說沒看到你。」晚餐的時候,外婆突如其來的發問讓正在喝湯的我差點嗆到。
明明在這之前都沒過問我的行蹤,偏偏挑到今天在意起來未免也太巧了吧。

「喔,我在車站旁邊的樹林裡抓昆蟲,怎麼了嗎外婆?」
「今天村長的孫子剛好回來探望他們,我還想著你們年輕人比較有話聊,要介紹你認識呢。」「不用啦,我在這裡又不會覺得無聊。」
「不過孩子真是一眨眼就長大了成人,你說是吧老爺子。」
「好、好,我等一下就吃藥了。」
在一旁的外公似懂非懂地點著頭。
這兩三年由於老人癡呆的關係,偶爾連我的名字都會叫錯,其實我蠻好奇外婆平時是怎麼跟他溝通的。

「以後就算讀到大學,也要像那樣常回來探望外婆和外公知道嗎?」
「嗯,我會啦。對了外婆,為什麼這個燉煮會這麼好吃呀?」
那麼久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偏偏我很不擅長說謊,於是趕緊將話題支開。

「那是因為我們這裡的水質很好,從以前祖先就流傳下來有能治百病的功效,改天跌跤時記得和外婆說。」
「唔……我會記得的。」
外婆可能不知道水裡面有細菌。
就算喝起來再怎麼甘甜的泉水,用來清洗傷口的話只會造成感染,要用的話就得用消毒過的水,這點知識我還算是知道的。
我卡滋卡滋地咬著醃蘿蔔,百般無聊地聽著外婆講著村長家的孫子有多上相的瑣事。

「是啊、是啊,你外婆說得沒錯。」突然插嘴的外公點著頭,不知道到底在贊同哪件事情。




結果汐姬想要的小熊餅乾我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而且還是大份量的家庭號包裝。
原因是村裡的雜貨店就有在賣,價格便宜到連零用錢貧困如我都瞠目結舌,雖然保存期限剩不到兩個禮拜就是了。

由於事前的準備簡直順利到不行,我比預計中還要早出發。
昨晚還在行李裡面意外發現母親偷塞進去的泳褲,這下連只穿內褲的尷尬都可以省掉。

等我到達洞穴時,汐姬早就笑盈盈地坐在那裡等待著我。
與昨天不同,今天她將位置移到旁邊凸出的礁岩與岩壁間的夾角倚靠著,餐巾弄得像是斗篷般披掛在身上,兩縷側髮就這麼掛在胸前的位置,至於那長長的尾巴還是一樣藏得很好。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視線停留在尾巴附近,汐姬用質疑的語氣對我開口。

「想幹嘛?肯定再打什麼壞主意。」
「也沒有啦,我只是在想能不能摸看看尾巴而已。」
「當然不行,你用腦袋想想,你會要求同班的女同學給你看或摸大腿嗎?」
「不,怎、怎麼可能那樣問嘛!」
提出那種問題的話教師肯定會當場聯絡父母吧。
不過汐姬的舉例確實讓我明白,對人魚來說剛剛的要求實在是失禮到不行。

「抱歉,是我沒有考慮清楚。」
「哼哼,你才知道,想成為好男人的話還有很多要學的喔。」
汐姬一臉得意地用鼻子呼氣。
年紀雖然比我大上不少,但不得不說她這樣帶點幼稚的舉動,讓我湧現了她真的──呃,非常可愛的想法。

「差點忘了,昨天說好要幫妳帶來的。」
我放下背包,從裡面翻出那六角形的紙盒包裝。

「小熊餅乾!」
看到包裝的同時,汐姬的雙眼就像是看到寶物一樣閃閃發光。
她喜孜孜地從旁邊的縫隙中伸出手撕開包裝,小口小口地吃著那拇指般大小的巧克力餅乾。
一想到人魚居然會如此喜愛零食,這事實恐怕會讓全世界的童話作家大跌眼鏡吧。

和昨天沒什麼兩樣,我和汐姬隨意地聊著五花八門的話題。
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相當健談的人,但汐姬往往卻能讓我接著說下去,這中間或許被施了什麼魔法也不一定。
當我們聊到人魚的歌唱的事情時,我向她透漏了自己唱歌極度難聽的這個缺點,是連音樂課的教師都受不了的程度。
對此,汐姬只是露出不可思議的樣子表示:世界上沒有唱歌難聽的人。

「我想只是你用錯方法了喔,唱歌是必須要用腹部去唱的。」
不愧是人魚的看法,光第一句就讓我摸不著頭緒。
隨後汐姬要我喉嚨不要用力,嘗試用腹部下方貯氣,再緩緩地讓氣流經喉嚨來歌唱。
在經過她不厭其煩地反覆教導後,我終於稍微能夠理解她的形容,利用共鳴的方式唱出穩定的音色。

「怎麼樣,就說世界上沒有唱歌難聽的人吧。」
「好厲害……汐姬妳果然很會唱歌吧?」
「還好而已啦,就只是普普通通的程度。」
她講歸講,臉上明明就是一副相當有自信的樣子。
不知道是本來就想唱歌呢,還是禁不起我的慫恿呢,汐姬在解說後輕輕地闔上眼睛。

那是首名為『Tie A Yellow Ribbon On The Ole Oak Tree』的英文歌。
是她在我們人類的世界中,相當喜歡的一首年代久遠的歌曲。
她淡淡地用著氣音,柔和地唱出輕快的曲調,優美的歌聲在這湛藍的洞穴裡回盪著。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天賦吧。
她即使沒有用上剛剛教我的腹部發聲的技巧,卻還是讓人無法自拔地陶醉在歌曲之中。

這天就在汐姬的歌聲中劃下了句點。
由於餅乾的存量還相當足夠,在確認了汐姬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後,我才依依不捨地和她道別。  




第三天的見面也在歡樂的交談中渡過。
因為汐姬在陸地待得比我想像中還要久上一些,所以我們聊到彼此的朋友,還有生活上的趣事,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到了今天,也就是打從認識起第四天,我卻不得不拖著沈重的腳步前往洞穴。

起因是昨天晚上我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
住在別縣的爺爺病危,恐怕剩下不到五天的壽命,父母在明晚下班後會趕來接我過去。
也就是說,只剩下不到四十八個小時了。
雖然知道和汐姬相處的時間打從一開始就在倒數,但像這樣明確地被宣告終點,心情還是難以調
適過來。

「早安,今天你的臉色很糟呢。」
汐姬似乎很喜歡那倚靠著岩壁的位置,從前天起就沒再更換過了。

「與其說我,不如說妳的臉色比較糟吧,連嘴唇都變白了。」
儘管我是想轉移話題,但她的情況確實就照我說的,就連笑容也不像前幾天那樣有精神。

「嘿嘿,這才比較接近我真正的膚色喔,越來越變回原本的體態了。」
「真正的膚色?」
「嗯,在深海裡面因為沒有陽光,皮膚自然也不會產生黑色素。
再說呀,光吃餅乾也會營養不均衡嘛。」
又來了,汐姬再度露出她那一貫的得意表情。

「果、果然還是要吃些什麼才好吧?」
「不要緊的,畢竟人類的食物我吃不習慣,等回去以後就會變得白白胖胖的了。」
關於海底的話題就到此為止。
我發現到她一直不是很喜歡描述那裡的事情,所以我到現在對於人魚的生活模式還是一團霧水,她有補充解釋這是礙於規定的關係。
我們聊了很久,聊到太陽快要下山之前,對於家庭關係什麼的,這方面的內容她也變得毫無保留地分享。
汐姬提到她的父親和繼母根本不在意她的死活,兄弟姊妹也漠視她的存在,因此身為前妻的獨生女的她,才會願意捨棄家庭來到陸地,只為了和她認定的王子在一起。

「想不到最後卻被殘忍地拋棄了,就好像笨蛋一樣對吧,哈哈。」
汐姬像是自嘲似地這樣笑著,但我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才沒有那種事情,我不覺得真心愛上一個人有什麼錯。」
第一次,對汐姬說的話提出了反駁。

「要說誰是笨蛋的話,離開汐姬的那個傢伙才是真正的笨蛋吧!」
自顧自地生氣,聲音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大聲了起來。
我不明白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會願意傷害像汐姬一樣這麼好的女孩子。
對於任何事情都很愛笑、明明年紀比我大卻比我幼稚、在那樣的家庭孤單長大的她──

「怎麼了?今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汐姬似乎有點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了。
儘管如此,她還是用溫柔的語氣關心我這邊的情況。

「……」
意識到自己剛剛失控的舉動,我捲曲起身子,將整張臉埋到膝蓋的中間。
到這時候就算遲鈍如我也終於發現了,自己愛上汐姬這個事實。
在經過了一陣短暫沉默,我一五一十地,告知她明天即將到來的離別。

「原來是這樣,但我認為你的確是該過去喔,你爺爺肯定會覺得很幸福的。」
「……為什麼那樣說?」
我緩緩抬起頭,看著汐姬那對直視著我的瞳孔。

「在生命的盡頭有家人陪伴,那樣的結局不是很幸福嗎?」
「但沒有人不害怕死亡的吧!」
汐姬的說法我也知道,但充其量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我就不怕喔,既然已經無力違抗命運,那麼與其拼命掙扎,不如在坦然接受後幸福地微笑離去不是很好嗎?」
「……」
她那過份成熟的想法,讓幼稚的我根本沒有反駁的餘地。

「啊,這番話是我從長輩那邊現學現賣的,厲害吧?回歸正題,其實在時間上可以說是剛剛好呢。」
「剛剛好?」
「嗯,原本我也是想挑時間說的,其實我的傷也好得差不多,明天要回到海底去了。」
汐姬的這番話讓我的心整個揪了起來。
事已至此,明天的別離早已沒有選擇的餘地不是嗎。

「這麼說……明天就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是呀,既然如此,幫我帶奇異筆和一片貝殼過來好嗎?」
「貝殼?」
老實說,我萬萬沒想到她最後一次要求的竟然是這兩樣莫名其妙的東西。

「對呀,要扇形的,記住越薄的越好喔!」汐姬拉起一根頭髮,試圖向我形容她需要的那份細薄,但要找到那種的還真有點難度。

「我知道了,這兩樣東西我明天一定會帶過來的。」我信誓旦旦地向少女保證後,在海浪的催促聲中揹上背包離去。




隔天,我依約帶著貝殼和奇異筆來到汐姬面前。

扇形貝殼是清晨就睜開眼睛的我,在退潮前找到的眾多貝殼中最美的一片。
面積大概只有我手掌的大小,潔白無暇的外殼若是對著光,薄到連對面的光影都看得一清二楚。汐姬對貝殼也相當滿意似地,哼著歌拿起油性奇異筆後就用手遮著,開始小心翼翼地在上面寫著什麼。
既然會這樣就是不想讓我看到的意思吧,我只好乖乖坐下來等待她完成。

「好,完成囉!」
汐姬開心地將筆蓋套回去後,將貝殼翻過來遞到我面前。
或許是即將回歸海洋的關係,她的臉上有一點點憔悴,但這仍不減她目前的興致。

「你捏著這邊不要動,手指要用力一點哦!」我雖然不太懂汐姬的意思,但還是先照著她的話做。
啪地一聲,她握住對側的手指一使力,受力的貝殼就應聲斷成兩半。

「這是我們人魚的傳統喔,只要拿著這各一半貝殼的男女,無論身在何處都可以再次相見。」「那妳剛剛在寫的是……?」
「我到時候想要對你說的話呀,這是女生這邊才有的福利。」
「我明白了,就是像符契一樣的意思沒錯吧。」
我將我這邊的半片貝殼翻過來,字跡的部份只有在最上方才有,一個像是『、』形狀的黑點而已。

「唔,還真的什麼都看不出來。」
「嘿嘿,想知道的話只有到時候就把兩片合併起來囉。」
汐姬趕緊將她的那一半收到了斗篷裡面,彷彿擔心我會看到內容一樣,但她這樣的小動作還是讓我不由得看得著迷。

「咳!」只能先藉著咳嗽把意識拉回現實。
為了掩飾我的緊張,我用僵硬的動作移到側面和她比鄰而坐,避免對到眼時忘記自己的臺詞。

「我喜歡汐姬。」
以直球決勝負,我將昨天思考了一整晚的結論說了出來。

「我知道的唷。」
「我這麼說可能有點操之過急,但我想成為王子,能照顧汐姬一輩子的王子。」
「嗯……那恐怕就沒辦法了呢。」似乎是希望我能看著她的眼睛說話,汐姬冰涼的手指貼上我的臉頰,將我的臉轉了過去。
果不其然,在對到眼的同時,我原本準備好的反駁說詞全都忘得乾乾淨淨。

但是,在我反應過來之前,汐姬的嘴唇更先一步與我的嘴唇交疊。那是即便日後老去也不會忘記,有點乾乾的,帶著一絲絲巧克力香味的初吻。

「因為你早就是了唷,我的王子大人。」
輕撫著我的耳鬢,紅著臉的少女用微笑的表情如是說。看到這表情失去理智的我,不知道從哪裡湧現出來的勇氣,再一次地朝她那小巧的嘴唇攻去。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每說不到幾句話嘴唇就再次貼合。
到了後來,我們的舌頭漸漸纏繞在一起,彼此交換著口中的唾液,深怕和對方停止交流一般。然而,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接吻當中,我試著抓住她肩膀的手不小心碰觸到她的胸部,察覺到這個
意外的她緩緩地將嘴唇移開。

「真是的……小色鬼。」
像這樣輕輕蹙眉看了我一眼以後。
她將胸前的布料微微敞開,引導著我的手掌包覆在她那飽滿的乳房上。
這是我第一次碰觸到女性的乳房,柔軟卻又不失彈性的手感,過去未曾在任何地方體驗過。
意外的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感到興奮不已。雖然我的手指因為稍加施力而陷入其中,但這之中並不帶有任何性慾的成份存在。
因為我感受到的是,持續從她那內心深處傳來,那份規律且不斷重複的微弱跳動。

那是真真確確,汐姬存在於這世界上的唯一證明。




別離的時刻來得很快。

我和汐姬從互相依偎的淺眠中同時醒來的時候,海水幾乎要淹到入口處的位置。
整個洞穴裡搖晃著暗藍的色調。
就算心裡千百個不願意,在汐姬的堅持之下,我還是開始進行簡單的收拾工作。
我們之間並沒有太多的對話。
我知道再怎麼想流淚,也不能夠在她面前表現出來,否則只會讓分離後的彼此更加難過吧。

「……」
一切準備就緒後,面對汐姬的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然而,就這麼盯著我看的她,卻做出我完全意料之外的反應──

「噗──不行了,你那一臉憂鬱的表情太好笑了啦!」
而且還不只是竊笑,是笑得到用手去摀住嘴巴的程度。

「有、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有說,那表情不適合你,因為真的蠻難看的。」
「不然妳到底要我怎麼辦嘛!」
老實說看她笑成那樣是有點火大。
不管怎麼說,現在都不是該笑成那樣的場合不是嗎。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既然早知道這時候會到來,最後只要幸福地微笑離去就好。」
「那怎麼可能辦得到嘛!」
「來,像這樣──」
汐姬將手掌貼上我的臉頰,然後硬是朝著我兩邊眼角的位置推動。
這動作就像是觸發了我身上某個開關似地,眼淚突然嘩啦嘩啦地流了下來。

「別哭別哭,我們不是有貝殼嗎,那麼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面的。」
「可是妳不是說回去後就沒辦法……」
「嘛,是有規定沒錯,但別忘記我可是曾經逃家過的人喔,區區一兩條規定算什麼呀!」
哼哼,汐姬又再一次地露出她那招牌的得意笑容。

「那麼去吧,讓我看看你身為男孩子帥氣的一面!」
這次催促我的不是海浪聲,而是我無可救藥愛上的女孩子。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後,快速站起身,直到踏在入口處的礁岩上才回頭看她最後一眼──

「一定會再見面的……!!」
「嗯,就這樣約好了。」
汐姬笑了一下,從斗篷底下伸出白皙的手臂向我揮手。
我流著眼淚擺出僵硬的笑容,就這樣一邊奮力地揮手道別,一邊退後將身體沉到海水之中,直到無數飛濺的水沫遮蔽了我的視線。

「ByeBye,要成為最棒的男人唷─。」



■■■
我坐在電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快速流過。
耳機裡面傳來的是鄧麗君甜美溫暖的歌聲,比起原唱Tony Orlando的版本,我還是比較喜歡前者詮釋這首歌的方式。
當然,這純粹是個人喜好的問題。

年紀和我相去不遠的列車長走了過來,告知我可以往前面的車廂移動,因為再過幾站將要減少車廂的數目。
對此,我表示我即將在下一個幾乎荒廢的車站下車,拒絕了他的好意。

在那之後過了將近二十年。
自從當年外公和外婆迫於醫療問題搬離那村莊後,我再也沒有機會踏回這塊土地上。
升上國中二年級後相繼而來的課業壓力與人際關係經營,簡直就像是要逼迫我忘記一切似地,硬生生地將我塞入社會的框架之中。
現在的我已經邁入婚姻,孩子也即將在半年內出世。
我雖然從未忘記過關於汐姬的一切,但那次宛若童話般的邂逅就像是被收納進盒裡一樣,若在平時絕不會輕易打開,與我現有的價值觀產生衝突。

重新打開這塵封已久的記憶的鑰匙,是幾天前在深夜播出的廉價節目。
以聳動浮誇的標題描述我高中時震驚社會一時,誘拐後分屍藏匿,而兇手尚未伏法的懸案。節目內容當然是極度泯滅人性,被切割成上下兩半的被害者被打上整片馬賽克的映像畫面。
說來奇怪,明明是雜亂無章的報導,卻如同對準彈子孔的撞匙一般,將童年的片斷記憶一一對齊,然後喀喀喀地轉開鎖頭。

「變得更荒涼了啊,這裡。」我提著單肩背包在年久失修的小站下車,站在鐵軌上用火柴順手點起了一根香菸,毫不猶豫地朝著只能稱作獸徑的小路走去。

先從結論開始說起好了。
汐姬曾經提到過的王子,我想我已經掌握他的真實身份。
我和汐姬相遇的第一天是沒有電車停靠的週末,因此,村長的孫子在那天回來探望就顯得十分不合理。
以此為前提,就能解釋當初為什麼會在這條獸徑上,出現只有年輕人才會著用,深埋入土中的那個靴印。

「比印象中的還近嘛。」走沒多久就看到了那如同秘境般的海岸。
香菸在走到一半的時候就抽完了,雖然還想再抽,但考量到接下來的行程,我還是放棄了這個決定。
今天的運氣很好,正午十二點的現在正處於退潮的狀態。
我就這樣穿著牛仔褲直接踏入碧藍的淺海中,朝著那早已乾枯的灌木叢走去。
在側身進入了岩壁的裂縫後,裡面的空間並不足以讓我自由活動,於是我先將背包丟到上面,靠著二頭肌的力量將整個身體撐了上去。

藍洞裡的岩壁流出涓涓的山泉水,我順手捧起了一把喝進嘴裡。
甘甜的味道讓我想起外婆說有能治百病的功效,我想這並非傳說,而是不容質疑的事實。即便摸不透原理,但我確信在止血方面絕對有著極強的效果。
然後,我嚥下一口口水,往前緩緩走了幾步,終於見到那名少女的遺骸。

汐姬維持著和當初一樣的姿勢靜靜倚靠在那裡。
彷彿時間從未流動過,她仍然將我當初借給她餐巾當作斗篷般披著,雙手像是珍惜似地捧著那只有半片的貝殼。
我小心翼翼地從她那化作骸骨的手指中拿起貝殼,和我自己所持有的那份合併在一起,上面拼湊出來的字樣讓多年未曾哭泣的我不禁聲淚俱下。


謝謝你一直記得我


那就是,汐姬想要在再見面時對我說的話。


「對不起、汐姬……我來晚了,對不起……」
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潰提。
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在原地等待著我回來,而我卻遲遲到現在才發現這一切。

世上根本就不存在著什麼人魚。
當時的汐姬為了替年紀尚幼的我著想,自始至終都沒有讓我發現她所受到的殘暴遭遇,反倒是藉著最初的誤會,陪我共同編織起純真的童話。

……等到心情平靜下來以後已經是十幾分鐘後的事了。
為了那個總是堅強地笑著的汐姬,我也不能老是哭哭啼啼的,因為她曾經說過,我不適合這樣哭喪著臉的表情。

「……走吧,讓我帶妳回家。」我用方格巾將她那只有上半身的遺骸包覆起來,另外找到的骨盆以下的部份也仔細地拾到背包之中。

最後,我把輕得不可思議的她背在身後,帶她離開這個她始終無法逃離的洞穴。
至於那不屬於我們兩個的,拉鍊早已被扯壞的綠色光滑睡袋,我將它獨留在藍洞深處。                                                                                                                         






                                            ──



最後編輯:2015-11-08 22:16:12 ◆ Origin: <1.165.203.xxx>

顯示稍舊的 55 則留言

20GP-BP

#2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9 16:22:19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googleboy198(你在大聲什麼啦..)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8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1804
GP:37
經驗:


發表個對故事小小的看法。雖然汐姬是考慮到少年的年紀,而編織這麼了一段美麗又殘酷的童話。但從另一層面來看,汐姬隱藏實情,似乎也是間接放縱了殺害她的兇手逍遙法外。

試想,這20年來,可能又有多少個汐姬遭遇相同的悲劇…

如果,汐姬無從得知,與少年相遇時,是否已抓到將汐姬殺害的兇手,其實可以從誘拐事件的話題中,旁敲側擊且不著痕跡地來查探訊息。

不過,話說…汐姬考慮少年的年紀,而故意不說出實情,這也只是少年單方面的看法。個人比較偏向於,汐姬擔心說出實情,除了會衝擊少年的心靈外,同時也會害知道真相的少年捲入被兇手追殺的危險之中吧。
最後編輯:2015-11-09 19:18:02 ◆ Origin: <39.13.23.xxx>
2GP-BP

#3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9 18:54:56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wl01282742(蒙面貓肉)

經歷滄桑的老巴友 LV27 / 獸人 / 初心者
巴幣:35115
GP:1060
經驗:

故事很精采
原本還猜是不是汐姬要殺主角(爆)

因為水可以止血,所以汐姬活了一段時間
身體被切成兩半有夠殘忍@@

又感人又哀傷啊
這篇文章鋪梗鋪的真好
最後編輯:2015-11-09 18:54:56 ◆ Origin: <124.9.129.xxx>
1GP-BP

#4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9 20:05:04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titanrobert(Sundowalker)

天降的使者 LV17 / 獸人 / 武鬥家
巴幣:7445
GP:1097
經驗:

本來以為會出現什麼人魚殺食人類的梗
結果居然是這種大洋蔥
天啊太感人了,而且是那種哀傷的感人
真的得說是一篇好文章
最後編輯:2015-11-09 20:05:04 ◆ Origin: <220.134.88.xxx>
3GP-BP

#5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9 22:35:32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gaexpa05656(散煙)

迅擊的鬥劍士 LV20 / 人類 / 劍士
巴幣:3694
GP:382
經驗:

討厭啦 不要在睡前給人看這個啦
劇情衝擊這麼強 怎麼睡啊QAQ

比人魚變成泡沫更淒美啊 ...
最後編輯:2015-11-09 22:35:32 ◆ Origin: <123.240.163.xxx>
0GP-BP

#6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09 23:13:5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didi797979(呆呆)

LV4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285
GP:48
經驗:

看完才發現其實很多地方可以看出汐姬不是真正的人魚
主角一直沒發現也是蠻厲害的...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09 23:13:50 ◆ Origin: <101.8.96.xxx>
26GP-BP

#7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0 21:05:47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A0922363778(查理B)

夜行者月痕 LV28 / 人類 / 劍士
巴幣:10415
GP:1685
經驗:

看完之後後勁慢慢上來阿
有點衝動想把他畫成漫畫
嗚嗚,可是沒PPT帳號,聯絡不到作者QQ
最後編輯:2015-11-10 21:05:47 ◆ Origin: <123.204.184.xxx>

顯示稍舊的 11 則留言

3GP-BP

#8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1 01:23:1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Wayne890925(wayne)

斬龍使者 LV19 / 人類 / 劍士
巴幣:2018
GP:3595
經驗:

重看了一次
看到
那句"在生命的盡頭有家人陪伴,那樣的結局不是很幸福嗎"
而汐姬最後的結局卻......
.......
有人把洋蔥塞進我的眼睛裡了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1 01:23:11 ◆ Origin: <58.114.104.xxx>

0GP-BP

luckyone0510#9 【刪除】siamesecat:請再充實文章內容(不倒扣刪文)
0GP-BP

#10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1 12:21:35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ayu159(東星烏鴉¤張耀揚)

開始XD的見習生 LV20 / 妖精 / 弓箭手
巴幣:14306
GP:5
經驗:

好難過的故事…
還好我不是半夜看到
不然應該會哭慘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1 12:27:08 ◆ Origin: <101.14.114.xxx>

0GP-BP

freesky31#11 【刪除】siamesecat:請多充實內容或善用留言功能,感謝合作!^^
1GP-BP

#12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2 09:27:2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flash16765(緋)

未夠班的勇者 LV26 / 人類 / 法師
巴幣:36532
GP:792
經驗:

轉移焦點沖淡一下悲哀感...

這兩人從相遇開始就注定沒好結局了,畢竟汐姬身體變成這樣已無法活下去
但對泉水能止血這點真是超怪
應該是反過來才對吧,不然也不會有割腕後把手伸進水中這種自殺方式
而且能把半個身體斷面這程度和面積的止血功能...
以我所知只有某種蛇毒能有這種超強的凝血效果

嗯...這樣就可以安慰自己,只是一個故事而已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2 09:28:34 ◆ Origin: <218.188.215.xxx>
1GP-BP

#13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4 23:56:57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e19980312(逼逼叭叭)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7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1578
GP:8
經驗:

其實我有一點點不懂....
有人可以給懶人包嗎...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4 23:56:57 ◆ Origin: <42.79.134.xxx>

顯示稍舊的 1 則留言

0GP-BP

#14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5 10:58:29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yesterday770(yesterday)

神眼遊俠 LV23 / 人類 / 僧侶
巴幣:2041
GP:899
經驗:

看了有夠難過

比起男女之間的情愫

我覺得更多的是母愛

很難去形容那種感覺啊

犧牲 奉獻 隱藏著痛苦 包容著孩子

大概就是那樣吧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5 10:58:29 ◆ Origin: <117.19.19.xxx>
0GP-BP

#15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5 11:43:5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poillookk(布穀鳥清潔錠)

開始XD的見習生 LV8 / 矮人 / 初心者
巴幣:180
GP:41
經驗:

小弟我很喜歡這種淒美的故事呢

雖然心情會鬱悶一陣子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5 11:43:51 ◆ Origin: <36.226.242.xxx>
0GP-BP

#16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18 11:04:3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xxx510225(天龍羊)

迅擊的鬥劍士 LV20 / 人類 / 劍士
巴幣:1812
GP:90
經驗:

我滿喜歡這類的
雖然看了之後會有點悶悶不樂der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18 11:04:31 ◆ Origin: <110.30.151.xxx>
0GP-BP

#17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22 22:58:4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coco93198(o寶寶o)

LV7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598
GP:5
經驗:

前面看得很有興趣.
看著看著漸漸有了甚麼頭緒,結局感到好難過qq
最後編輯:2015-11-22 22:58:40 ◆ Origin: <61.70.104.xxx>
0GP-BP

#18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24 17:07:2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kkk860224(天狗)

廢柴上的風霜菇 LV13 / 獸人 / 初心者
巴幣:1678
GP:617
經驗:

推薦一首歌,
相當符合這個感覺...


姚貝娜 的"魚"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5-11-24 17:07:20 ◆ Origin: <39.8.65.xxx>
4GP-BP

#19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1-25 09:58:32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mason0120(MasonZhang)

流星御矢 LV22 / 人類 / 弓箭手
巴幣:882
GP:1877
經驗:

看了一下,發現此作者還有其他文章


補充:若點此連結被判定遇毒的,請改為Google搜尋"依澄Q"即可
最後編輯:2015-11-29 00:57:45 ◆ Origin: <61.58.74.xxx>

顯示稍舊的 9 則留言

1GP-BP

#20 RE:【轉貼】 魚戀人

發表:2015-12-01 14:46:3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celestine6(心臟大街)

LV3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746
GP:7
經驗:

好洋蔥催淚的結局
完全沒有恐怖驚悚
最後編輯:2015-12-01 14:46:30 ◆ Origin: <219.85.114.xxx>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板務人員:

5679 筆精華,04/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巴哈姆特徵才

  • iOS app 程式設計師
  • Android app 程式設計師
  • PHP 程式設計師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