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18

【其他】[翻譯][日本怪談]《袋子先生》

樓主 BlackFist DSWGSNO210
GP91 BP-
http://fumibako.com/kowai/story/1/59.html
原文網址↑

大家好,這次的文章拖的比較久,年末的公家機關真的是忙爆啦Orz

所以只能慢慢的回家翻譯,可是人有惰性,意志力超薄弱的www

所以才拖的這麼久,另外一點就是,日本的方言根本是有別於日文的另一種語言吧www

翻起來超痛苦的(掩面

不廢話,正文開始


------------------------------------------------------------------------
《袋子先生》


那是發生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的事情。

那一天,我跟朋友S、K時常舉行心靈景點的踏點。
K是天生的據有靈感的傢伙,移動手段是S的車。老樣子三個人、老樣子的模式。

車子現在位於左右都是山跟田的鄉下道路,負責開車的是S,我做在副駕駛座,K在後座。

目的地是開車兩小時才能到達的村落的神社。

根據K的說法,那個神社好像把有趣的東西當作『神』來祭拜。

「所以說,我們去能夠看的到那東西嗎?」

「唔恩?阿....這個嘛,沒問題吧。...大概」

後座傳來K虛弱的聲音,K是對乘坐車子沒轍的類型。

「已經連絡過神主了...我們三個人...
是對民俗學有興趣的認真學生...阿不行了,好不舒服」

靈感體質的K,至今已經有好幾次體驗了,依照需求,我們會事先聯繫對方,
負責連繫的是K,大部分的情況都會被無情的拒絕,但也有像這次說OK的案例。

嘛,如果被拒絕的情況,『沒差啦,先去再說』也是會用這種理由出發。

「所以,那間神社在祭祀甚麼?」

我朝向後面看,剛好K翻過身來,用那個姿勢說話。

「...袋子」

「袋子?」

我反問。那個神社在祭祀著袋子?

「啊嗚..不是啦,是用裝在袋子裡的某物?糟糕,感覺要吐了,噗」

默默開車的S把車停在路邊。

K搖搖晃晃的走出車外,在稍微進入樹林的地方跟今天早上吃的東西進行感動的再會。


那之後行駛了一陣子後,到達了村子。那是位於山間的小村,我們馬上看見了神社。

入口處有石造的鳥居。我們以不妨礙進出為前提,把車停在旁邊。

K看起來重拾精神了。

「別在神社裡面嘔吐喔,就算不完全,也還是神明居住的地方吧」S不忘調侃K。

「...不才會吐咧,我的胃裡面已經啥都不剩了,話說回來,你是會相信這個的傢伙嗎?」
(這邊指的是神佛)

「入境隨俗..呢。而且我現在好像專攻民俗學呢」

鳥居的對面是連自行車都難以行走的木製樓梯,在樓梯延伸的盡頭,看到像是拜殿(註1)的建築。

穿過鳥居,我們走入參道。

頭上的枝葉將陽光遮住大半,些許陽光透過樹葉映照而下,隨著風吹,腳底下的樹影跟著改變形狀。
感覺周遭的空氣與外界有些不同。

我們跟一個駝背的老婆婆擦身而過.婆婆用慈祥的表情點頭示意。
我也稍微點頭,K加了一聲「你好!」;老婆婆是香客吧。

神社境內並不怎麼寬廣,拜殿緊鄰著本殿。

出了參道,右手邊能看到水盤,是供香客洗滌淨身的地方吧。
水盤旁邊是高度比人還高的神社。

神社旁有個人拿著掃把在打掃。
男性、大概四十歲後半、全身身穿著藍色運動夾克、運動褲。

「阿阿,就是你們吧,打電話過來的。」

他一看見我們,露出穩重的微笑,這麼說他就是這邊的神主吧。
比想像來年輕呢。

我們互相自我介紹完,平時都在農家種柚子的神主用掃把的柄指向身旁的小神社。

「那個就是在電話中說的『袋子先生』,總之先去看是怎樣的東西吧。」

看來我們的目標就在這個神社中的樣子,我們在神主的催促下朝神社裡面觀看。

打開的小門中,放著一個奇妙的物體。

『袋子先生』

正如其名,就是個袋子。
麻製的材質、淺茶色的外表、大小跟人頭差不多大,上方系著紅色的繩子。
單看外表,還真不知道這袋子的底細。


有異樣的地方是,除了接地面,袋子的各處都插滿了『針』。
縫衣針、針腳、長針、短針,各式各樣的針插在上面。

「剛剛我說這是『袋子先生』,這並不是他的正式名稱,我的老爹都稱
這個為『針鼠』或『針鼠大人』。」

神主邊摸著屋頂邊說著。

「聽說只要用針刺進這東西,過去的罪孽都會被消除,是真的嗎?」

隨著K的話語,我們把目光移向袋子,原來如此,果然並非普通的袋子吧。

但是外表卻是與傳言不符的樸素。

「是呢,的確是有這個風俗流傳下來,至於信不信就看個人啦,至少村里的
爺爺奶奶們都相信並來插針呢,你們要不要刺刺看?如果有做過甚麼虧心事的話」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我首先搖頭拒絕,K則是露出笑容,S微微聳肩。
我們都沒做過啥虧心事阿,三人都這麼想吧,我們真是會遭天譴的一群人。

「哈哈哈,是嗎是嗎,都過著能抬頭挺胸的正當人生,這比甚麼都重要。」

這麼說著的神主露出了會心一笑。

「那麼,我先去另外一邊掃地了,有甚麼想問的就叫我。」

神主往本殿的方向走去,留在原地的我們仔細觀察了『袋子先生』。

「只要拿針刺就能抵銷罪孽的袋子嗎,還真是頭一次聽到」S低聲說。

「『袋子先生』這名稱阿,只要加上お*(註2),就會變成老媽喔。」我說

「『它沒有正式名稱』神主是這樣說的吧,『袋子先生』也是香客們之間的稱呼,
結果我們今天,就只是來看這個袋子嗎?」

S這麼說的同時,把視線頭向K。

我也在思考這件事情,這插滿針的袋子的確不普通,但是K的靈感警報器卻沒有反應。
也就是說,這袋子跟跟寺廟裡面放的佛像是差不多的的存在。

K『嗚哈哈』的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阿,今天怎麼可能只看這袋子就了事。」

「我們來看的 是袋子裡面。」K把我跟S拉住,悄悄的說。


袋子裡面。


我的直覺也認為這袋子應該不是塞了棉花在裡面。

「這個袋子有些傳聞唷,用針刺的瞬間會動還會叫咧.....
   裡面該不會塞了動物進去吧?反正此地無銀三百兩,
   是真的塞了動物呢,還是除此之外的『某種東西』呢?」

這個瞬間,我們周邊傳來不知道甚麼的叫聲,我不做多想的看向袋子。
但是叫聲是從頭上傳來的,是烏鴉吧,黑黑的鳥從空中一劃而過。

「你打算怎麼看裡面?」

我深吸一口氣,問K。

從剛剛的對話,神主給我們的印象雖然很平易近人,
但會不會這麼簡單就把自家的御神體給我們看呢?

再說,袋子被無數的針刺著,如果不把針拔掉,就算打開袋子也看不清楚內容物吧。

「不用這麼拘泥於『現在看』啦,
  不過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問神主,搞不好他會告訴我們咧。」

「那,問問看?」

「你們能接受的話啦」

所以我們朝神主的方向走去,打算問問看。
神主在本殿的周圍掃著地。

「最近開始連掃地都有點吃力了阿,哈哈。」

看到我們靠近,神主邊笑邊垂著腰說著。

「有啥想問的呢?」

「那個..『袋子先生』裡面到底裝了甚麼呢?」

K不做套話的動作,直球對決,神主沉默了一會,盯著K看。

「問這個做啥呢?寫進大學的報告嗎?」

「恩,是有這個打算」

毫不猶豫的說謊阿,神主靜靜的笑了。

「你忘記帶筆記本囉。」

K頓時語塞,神主看了『哈哈』的笑出聲。

「沒關係啦,沒關系,我知道喔,之前也有像你們一樣,因為興趣所以來這的
年輕人呢。你們算是相當有禮貌了,還好好的事前預約呢。」

看來我們的目的一開始就被看透了。

「能不能讓我們看內容物呢?」

「抱歉阿,沒辦法。」

雖然神主用溫柔的語氣拒絕,但是給我們一種沒得商量的感覺。

「我不能告訴你們裡面裝了甚麼,...阿阿,還是說,你們之中的誰成為
這間神社的繼承人的話,這樣就能跟你們說喔,如何,是不錯的美談吧。」

神主是認真的,還是在捉弄我們,不管是哪邊,我們都沒得選。
在哈哈大笑的神主面前,我們也只能擺出曖昧的笑容了。

結果,我們沒有從神主口中套出『袋子先生』的任何情報。

我們先跟神主道謝後,走出神社。

回到車上,K用憤慨的語氣說

「那個可惡的大叔,能知道袋子的內容物的只有代代相傳的神主,
這不是更釣人胃口嗎?」

「搞不好在監視著我們呢,看我們有沒有對神體做冒犯的事情。」

「不會吧?」我說。

「...剛剛那大叔不是說了嗎?
之前也有跟我們一樣的人來過,只是我們有先告知而已;
但是他們還是知道了是『年輕人們』來過,搞不好那些人搞砸了甚麼事情也說不定。」

「難道不是神主剛好在場嗎?」

「那個大叔不像是會頻繁來神社的樣子,嘛,也有可能是剛好在場啦。」

「搞砸了是...搞砸了啥?」

「我不知道啦,別問我」

那時,K小聲的說

「...是詛咒。」

我跟S轉頭看向後座。

「也許那群傢伙,對袋子做了甚麼,然後被詛咒了吧?束手無策只能
跑去找神主大叔哭訴。」

「不會吧。」S立刻否定這可能。

「是-嗎?我覺得我的推論還不賴呢...」

因為被S否定,K失望的停止他的名推理。

「那,接下來呢?」

我問了K,K碎念了幾句後,踢了駕駛座一腳。

「喂,S,快開車。」

K連安全帶都不系上,就閉眼休息。

「只能盡力而為了。」K閉著眼說道。

事前連絡、詢問內容物,並拜託神主讓我們看內容物。
但還被拒絕,那我們也無計可施了;結局就是無法得到許可。

那一天的晚上。
我們把車停在離神社一段距離的地方,我跟K拿著手電筒,再次通過石造鳥居。
S說了「我很睏」所以沒有來,現在應該在車上睡覺吧。

夜晚神社內的氣氛,跟白天大相逕庭。
白天來的時候,神社境內有種爽朗的感覺,夜晚卻能感受到正體不明的『某物』
在呼吸的聲音。

「在那邊」K指著水盤旁的小神社。

靠近一看,早上還打開的門扉,現在鎖上了。
我正想著該怎麼辦時,K靠近神社,對著我說「幫我照一下門」。

然後K從口袋中拿出螺絲起子跟鐵絲。

「嘎搭」一聲,我們把門扉卸下,輕放在地上,K「呼」的吐了一口氣。
我們將放在神社中的「袋子先生」取下,擱在拆下來的門上。

「嗚哇,這是犯罪吧...」我小聲的說。

「而且是完全犯罪,安啦,明天早上沒人會發現的。」

當然,在看完內容物後,我們是打算全部恢復原狀的。

可遠觀不可褻玩焉,這是靈感者的禮儀,K常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我將手電筒的光聚焦在袋子上,果然滿滿都是針。

接著也察覺到,綁著袋口的紅色繩子,在打結處也插著一根針。

「袋子會重嗎?」

「不會,大約一公斤左右吧。」

然後我跟K對視一眼。

「那...我拔囉。」

K小聲的說,並把第一根針拔起來,刺進去的部分跟穿線的部分的色澤不一樣,
針頭部分還散發著銀色的光澤。

一根、一根的拔掉,我們把拔出來的針放入從車上帶來的空面紙盒。
K打算把針全拔掉後,才要把繩子解開吧。
我原本還期待著拔針的途中會發生甚麼現象呢。

光照在袋子上,我們數了數拔了一半的針,總共41根。
然後想到了,這個針代表了人過去所犯的過錯。
也許,我們在做的事情相當糟糕。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繼續拔針。

還剩下20根左右。

這時,我們聽到了低鳴聲。
我環顧四周,是鳥嗎? 不對,比較接近貓的聲音,也像是嬰兒的哭聲。
嬰兒,聯想到的瞬間,我冷汗直冒。

K停下手邊的動作,他也聽到了吧,那叫聲還在叫著。
但是我們無法判斷聲音是從哪邊傳出來的。

從在左邊的草叢。
從右邊的拜殿底下傳來。
從空中或是從地下傳來。

也像是,從身旁的袋子中傳出來的。

袋子

袋子稍微動了一下。

「嗚哇!」我反射性的往後倒退,K則是不動於衷。

『唦唦..』樹葉搖動的聲音跟『某物』的低鳴聲。

我的腦中響起警告音,從經驗上來判斷,現在相當的不妙。

K依然故我的拔著針。

「K!夠了,別拔了!」
我出聲阻止K,但是K就像沒聽到一樣,繼續拔針。

雖然腳不斷發抖,我還是勉強站了起來,心跳聲就像太鼓一樣大聲。

我該怎麼做、現在怎麼辦?

把K毆倒在地?去叫S過來?無法思考,也動不了。

「把那傢伙幹倒!」

我聽到了聲音。

那一瞬間,我的身體開始行動,用兩手把K揍飛。

手電筒的光照在我身上,我回頭望去,位於光源的是跟早上一樣穿著的神主。

「真是的,因為擔心跑來看,果然就跟我預想的一樣。」

看著被拆下來的門扉以及放在上面的袋子,神主深深嘆了一口氣。

「這個蠢蛋!」

「對...對不起!」

被揍飛的K還倒在地上,沒辦法,我一個人跟神主低頭道歉。


「...有趕上真是太好了,如果看到那個的話,就不是這樣就能了事的。」

神主看向倒地的K。

「把那孩子叫起來,你們兩人,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我搖了K一陣子,K總算睜開眼睛,K的視線沒有焦點的亂飄,看到神主的時候,猛然回神。

「真的是非常抱歉!」K當場跪下。

「夠了夠了,拔針的是哪一個?」

「阿...是我...」K舉手回答。

「是嗎,那用你的手,把針插回去,
每刺一次那袋子,人們的汙穢、罪孽、過錯都會累積起來,
如果你真有感到歉意,那就好好的一根一根插回去。」

「...究竟能看到甚麼呢?」

K怕怕的詢問神主。

「說看的見的話比較可怕吧...,很不巧的,是看到不見任何東西的,那個袋子
從以前開始就是『那種東西』了;之前來過的年輕人們,看了裡面後,就回不來了。」

真是驚悚。

K不再問問題,默默的開始把針插回去。


「...但,就算我這麼說,不跟你們說的話,搞不好還會來吧。」

在K默默把針刺回去的途中,神主低聲說

「邊做邊聽就好,給我聽好,這個袋子的真名並不是『袋子先生』而是稱為『inukaeshi』」

我跟K一臉驚恐的看著神主,神主露出穩重的笑容。

「好奇心會殺死貓,那麼這次你們也因好奇心差點丟掉生命,你們能跟我約定,不對任何人說嗎?」

我們點頭答應。

然後神主說起了袋子的故事。

inukaeshi,漢字寫成『犬返』。
裝在裡面的是動物的屍體,而且是把血跟內臟都除去的乾屍狀態。

「為啥要把『內容物』抽空呢?那是為了把不是生物的東西塞入。
然後,通過針把人們身上的汙穢轉移成『內容物』。
犬返的目的,就是像這樣消除罪孽;阿,別誤會,那些動物是壽終正寢的。」

神主說現在放在袋子中的是貓的乾屍。

「我老爹都是用老鼠啦,嘛,用老鼠難以刺中,我雖然不太想說,不過豬、蛇,狗也有用過。」

只要是動物,甚麼都可以,神主這麼說。

「汙穢通過針不斷累積,然後人們祭拜乾屍,讓乾屍擁有神格。長久以來,成了替人們承擔了汙穢的存在。」

替人們承擔汙穢的存在。

「現在是把祂作為農業的神來祭祀,不過以前的名稱是『大犬大人』。」

這麼說來,不就是巨大的汙穢、怨恨的集合體嗎?這個神社把這當作神來祭拜。

「所謂的神道,並非只有偉大才能稱為神,只要有力量,也能稱做神。」

就像看透我的心思一樣,神主補充。

就算只是怨恨的集合體,只要有力量就是神明。

「結...結束啦。」

在對話時,K把拔出來的針插回去了。
神主確認沒有遺漏後,從懷中拿出了某樣東西,遞給我跟K。

是針。

「這個阿,是你們今天所犯的過錯的分,滿懷歉意的刺進去吧」

做了不好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過我們沒有惡意,真的,很對不起。
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把針刺入袋子。

「好了,這樣你們就安全了。」

那之後,我跟K把袋子放回原來的位置、修復拆下來的門,再次跟神主道謝。

「沒事沒事,把這次當成教訓,別再做危險的事情了唷」

神主邊說邊往我們頭上猛揍一拳,超痛。

然後神主笑著說「有機會要再來喔。」

回到車上,淺眠醒來的S看了我倆的表情吹了口哨,我們到底是怎樣的表情呢?

「不過這次的靈異旅遊,讓我們學到很多」

歸途上,看著窗戶對面流逝而過的景色,我這樣思考著。
看著後座,就算是K,這次也再反省了吧。

K擺出想到甚麼的表情,猛的抬起頭,對著我小聲的說。

「聽了大叔的話之後,我再想本殿會不會放著人的乾屍呢?」

「........如果有,你想做啥?」

「想請大叔讓我看。」

「如果被拒絕呢?」

「那,也只能盡力而為了...阿!不行啦....怎麼辦呢..恩恩,嗚喔喔,S,我該怎麼辦?」

「總之你先閉嘴。」S果斷的說。

看來,讓我們學到很多這點必須訂正了。

好奇心會殺死貓。
這大概是我們唯一學到的教訓。
嘛,光是體驗到這點,就是個大進步了吧。

--完--

註1:一般包括安置神位的本殿,一般信眾參拜的拜殿,放置祭品的幣殿;其他還有高麗犬、燈籠、手水舍、 鳥居、參道等設施。

註2:袋子先生=ふくろさん 老媽=おふくろさん 主角這邊再說冷笑話。


----------------------------------------------------------
這篇真是超長的,每次翻譯或是看日本的神話故事,都有把"人類無法應付"的某些東西加上神格來拜
其實也不是日本的專利,世界各地應該都有這種現象。

說起來滿正常的,打不過就當朋友嘛(大誤

91
-
LV. 8
GP 4
2 樓 Tallgeese good1472002
GP6 BP-
以為會把針拔光,進而解除封印,釋放出妖魔鬼怪,
然後住持再嘆口氣把事情的原委說明白,在K被妖怪吞噬,S被嚇得精神異常之後
再次用繁複的儀式封印,十年之後再由主角把故事說出來。

意外的和平結束,袋子放的也只是動物乾屍。
原以為ふくろ和おふくろ的笑話在埋梗
母親會有おふくろ的說法,由來有三種

作為母親會把金錢、貴重物品放在袋子中統一保管,久而久之就用袋子代稱母親(啥)

母親總把小孩抱在懷中,而懷ふところ念久了變成了袋ふくろ

子宮、胎盤等等像個袋子包著嬰兒,後來變成母親的代名詞

如果袋子中裝的是嬰兒的屍體,且是從即將臨盆的孕婦體內強行取出等等等.......



日文版的還沒看完,看了一小段
言いだしっぺは生粋のオカルティストK君
翻成“提議的人是道道地地的靈異愛好者K”
比較對,這篇和有沒有靈異體質好像沒關係。

另外好奇去查了犬返し,還真的有這個詞
指的是連狗都爬不了,只好回頭的險峻懸崖峭壁,


題外話,說到長篇,我還蠻喜歡“夢鬼”的。
然後“危険な好奇心” 是我看過最廢的長篇。
由於都看日文版,努力想在字裡行間找出梗或是關鍵點
而看得很慢,花了一個下午看完結果心得是“咦?就這樣?”

6
-
LV. 7
GP 3
3 樓 飛驅鳥 lm314v25
GP1 BP-
那種最壞事態的發展,在這系列不會發生啦。
如果神主沒出手救他們,
就是表面上是無神論者,而且每次探險都留在車上睡覺的S解決事件的時候了。
1
-
LV. 24
GP 419
4 樓 まいご doggg1025g
GP0 BP-
又是這個我和S還有K的組合www
不過這次S沒有爆發男友力來個神救援
一開始聽到袋子的時候直覺是聯想到供養未能出世的嬰兒
0
-
LV. 24
GP 727
5 樓 真理 speedhunter0
GP1 BP-
對不起想耍個中二

阿如果供奉的屍體很大例如鯨魚

那聚集起來的業會不會變成這個....?XD


1
-
LV. 41
GP 7k
6 樓 Cifer cifer134567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有力量的物體和現象,自古以來都有人在拜
自然物和自然現象都是被膜拜的對象
如:石頭公,大樹公,河神,火神,狐仙,豬八戒,孫悟空等等
都是屬於這些例子,而這種例子通稱為自然崇拜
但隨著人的科技技術愈來越發達之後
就會發明出一堆庶物,而延伸出庶物崇拜,如:炤神,廁神等等

當然台灣還有比較特殊的崇拜,那就是拜鬼(有應公信仰)
而那些鬼指得就是都沒人祭拜他們(孤魂野鬼)
會祭拜他們的原因是古人認為無人祭拜的鬼會到處作亂
因此為了預防此事發生,所以就幫他們蓋了間廟宇供奉
所以古代只要發現到流水屍,或無名屍
都會幫他們蓋間廟宇祭拜(可想而知,那時有多少拜鬼的廟)
通常他們的名稱為:有應公,萬善爺,大眾公(媽)
水流公(媽),xx將軍(飛虎將軍),義民廟,仙童廟,x姓仙姑等等
較特殊稱號的廟宇為十八王公,二十五淑女廟等等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8 筆精華,01/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