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5

【分享】 日本都市傳說:以前發生在鄉下的事情

樓主 kaku kakujel
GP247 BP6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原文出處

手打翻譯

本文由本人自PTT MARVEL版轉發

給各位分享囉XD

--

我是出生在東京的獨生子,每年夏天幾乎都會花一個月的時間到外公外婆家去。

父母都在上班而變成鑰匙兒童,因此到外公外婆家都只有我一人,不過外公外婆總是迎著笑臉來迎接身為長孫的我。


這村落坐落於兩山之間,村落的北邊有座高聳的山,沿著那座山往下走,外公外婆的家就在縣道旁幾間商店之一。

背對著山有塊不大的空地,中間有河流穿過,穿過河流後步行幾分鐘就進入了山區,在這山邊的縣道與河流稍微往上坡一點,有座險峻的山脊,這個村落就位在往山頂的路的終點前,這座山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令人不太舒服,而且在以前也常常聽大人們說過這座山的奇聞異事。

--

在這麼貧窮的小村子,全村的人口數也才50人,能跟我一起玩的小朋友也才5~6人。

在這幾個小朋友之中,比較常一起玩的有:
小朋友中年紀最大的A(國一)、A的弟弟B(小六),這群人之間唯一年紀比我小的賣魚人家C(小四)。

對於生活在東京這個都市叢林裡的我來說,在河川裡游泳或是去抓獨角仙之類的,儘管沒有紅白機的陪伴,取而代之的是活在鄉下的快樂和新鮮感,就像是天堂般的仙境。

--

小學五年級的暑假,如同往年花6到7小時一般搭乘新幹線和當地支線,然後轉乘公車到外公外婆家。

隔天就東奔西跑的跟各個玩伴打招呼並玩了起來。

雖然被村子的大人們說「那邊不能去喔!」但我們還是前往位在村子南邊山裡的稻荷神去玩試膽遊戲。(稻荷神wiki: http://tinyurl.com/ke3llbu )

儘管烈日當頭,在那蔥鬱的森林裡,面向北方的那一面暗暗的讓人感到有點恐怖。

--

不只那個地方,「那邊不能去喔!」的地方還有一個。

雖說是地方,但對於我們來說是個陌生的區域,沿著縣道往山頂方向,有個木材加工工廠和墓地。

被告知「絕對不能往墓地那裡面走去」。

原因是因為雖然現在縣道已經被拓寬了,隧道也開通了好幾個,但在以前從村落到山頂的這幾公里之間,道路不僅狹窄而且車流量又大所以很危險。

我還記得以前跟爸媽來這的時候是有過開車經過山頂的,在如同緊貼著崖邊的道路上,由於體型過大而無法單純走在單線道的大型卡車,不得已會超過道路中線時那經過的風切聲,那記憶猶如在耳。

--

試膽遊戲後的隔天,由於前一天的實在不夠刺激,在大家在逞強嘴砲的時候,B奸詐的笑了。

B「山頂那的墓地再往裡面不是有條鎖起來的路嗎?那裡面好像有間超~~神秘的房子唷!」

A「房子?那鎖起來的路再往裡面是還有路,可是沒有那種東西啦!」

C「咦?A哥你進去過喔?不是說絕對不能往那鎖起來的路裡面走嗎?」

A「阿,要保密喔!哈~」

--

看樣子那絕對不能去的地方,從鎖起來的地方進去果然還有小路。

A「從那再進去,會被一條河擋住變成死路了。」

B「那個阿,以前在那邊好像有座橋的樣子,但是在我們出生的那段時間被洪水沖掉了。 說回正題,那條路就不管他了,從河的前面一點的地方的叉路進去有一條舊路喔!那邊可是還有一條古老的橋呢!雖然舊路都被草叢蓋住,四周都是森林,從那條路是看不到那座橋的阿!」

A「你從哪聽來的...?」

B「從○○(別的地方)的傢伙們阿!似乎是凶宅的樣子唷!」

A「很像很有趣耶!」

B「沒錯吧!現在就去看看吧!」

AB兄弟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但C卻因為膽小而皮皮挫。

--

B「C已經在發抖了耶哈哈!看來會連晚上起床尿尿都不敢,這樣是不會治好尿床的喔!」

C「才沒有那種事哩!」

B「唷~~膽小鬼阿哈哈!而且C在發抖耶!那我就把你丟在這囉!哈~」

C「我也要去!」

我們四個就這樣鬧哄哄的從縣道前往山頂了。

--

從村落開始走了10分鐘,穿過了木材場和牛舍,山邊有個很大的墓地。

從那邊開始再走五分鐘,右手邊就會看到B所說的『鎖起來的路』了。

如果是坐車的話應該就不會注意到吧!草叢進去約兩公尺沒那麼濃密的地方從縫隙中看去,前方五公尺有兩根小鐵柱,將路給鎖起來擋住去路。

跨過了鎖頭,走在沒有輪胎痕、儘是青苔和雜草的碎石路上,路慢慢的開始向右彎。

穿過這被蔥鬱的森林給包圍住而看起來有些陰暗的彎道,前方是個綠色隧道,很明顯的陽光灑了下來。

在這前方路被河擋住,沒路了。

從我們現在身處看過去對岸,似乎也有條不明顯的綠色隧道。

到對岸的寬度頂多約10~15公尺,由於生長的樹木涵蓋了岸邊所以沒辦法看清楚岸邊的樣子,而腳邊的水泥塊看的出來這邊曾經有座橋。

--

A「果然是死路阿!」

B「等一下啦!你看,這不是橋的痕跡嗎?那邊(對岸)也有阿!」

A「真的耶!」

B「回頭吧!我聽說舊路是有腳印的!」

從那邊回頭轉了個彎後,B指著彎道的接縫處那一帶表示有著岔路。

B「看,那個石頭。那就是舊路的分歧點。」

差不多像人頭一樣大的,很平整的兩塊石頭並列的落在地上。

其中一塊中間有點凹陷,B說以前這邊有座地藏菩薩之類的。

--

站在縣道方向看過去,彎道的入口左邊,在那延伸過去濃密的草叢之中,果然看到有條雜草沒那麼濃密的小路。

走在草叢中,濕粘的觸感雖然不舒服,但走到了路上腳下就能安心了不少。

一邊用手撥,或是用細竹撥開雜草來前進,看到了河。

B「快看,是橋阿!」

B很娘的指著那座古老的吊橋。

A「你說的橋就是這個喔?這可以走嗎ww?」

B「看!還可以啦沒問題!」

B打頭陣開始過橋了。

橋發出唧唧唧的怪聲,不過看樣子橋的狀況還OK。

C已經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

一旦從橋上掉下來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一次一人按照順序的過橋。

第一個是很high的B,再來是A,接下來是我,剩下最後的C,不過C很猶豫想過又不敢過。

B「喂!C,在怕啥啦!沒問題的啦!我們都過來了,最膽小的你也不會掉下去啦!哈~」

對岸C在那東扯西扯的,而我們也好說歹說,花了快五分鐘好不容易C終於過來了。

B雖然笑著,但也一邊安慰一邊摸著眼淚鼻涕直流的C的頭。

--

走在只有跟到橋為止的路一樣雜草比較少但實際上比獸逕還要難走的舊路約2~3分鐘,終於從右邊走回了只有青苔跟雜草的碎石路上了。

從這開始約100公尺吧,走過了幾個S彎,在一個像是廣場一樣的地方看到了兩間房子。

其他在靠著山邊的地方也看的出來幾個曾經有蓋過房子的空地。

看著那曾經有過房子的空地,在這蔥鬱的森林裡,寬廣卻了無生氣的空間更是加深了令人不舒服的感覺。

這兩間房子是平房,面對面在道路的兩邊。

兩間都很明顯是廢屋,左手邊的那間還有個小小的倉庫。

--

在廣場的入口有著一尊已經風化而且臉上的凹凸都已經沒有了的古老地藏菩薩,不知道為什麼整尊都已經變成褐色的了。

AB兄弟非常的興奮,但我跟C因為害怕而都說不出話了。 C很神經質的東看西看。

這兩間房子的大門、拉門跟窗戶都已經用木板釘成了『X』的樣子,完全封死了。

B「從哪邊都進不去阿」

AB兄弟繞著房子東看西看的。

雖說現在並不是說『好想回去喔』的時機,但C還是小聲的說「我想回去了....」

B對著有倉庫的那間房子的後門大聲喊著「喂~~~」

大家往B喊的那個方向看去,後門只有用鑰匙鎖住,而沒有用木板釘住。

--

B「老哥,一起把這玩意兒拔開吧!」

A壞壞的笑,跟B一起開始動作了。

C「不行啦!會壞掉喔!」

B「反正又沒人住在這,沒關係啦!」

一  二  三!出聲的同時AB兄弟開始出力來拔門把了。

不知道在第幾次的聯合出力,叭空!喀鏘!隨著聲音發出的同時,門被很用力的給打開了。

AB兄弟因為太用力了,導致往後飛了出去。

A的左手肘擦傷了。

門的那側很黑,真後悔沒有帶手電筒來。

B打頭陣,再來是A,從廚房的門穿著鞋子就進去了。

(補充:前面說的後門就是這個廚房門,另外日本傳統房子在進門後都會有個高低差方便脫鞋進屋,所以我這邊照著原文翻譯,或許沒看過的人會比較無法想像XD)

B「好臭阿~~~~這啥阿~~~」

A「霉臭好臭阿阿阿阿~~~」

雖然我和超害怕的C對看了一下,但畢竟好奇心戰勝了恐懼,跟著AB兄弟後面也進去了。

看著我們都進去的C,用著哭聲喊著「等我阿」也屁癲屁癲的進去了。

--

進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廚房。

由於是土間改建的,廚房部分是泥土地板的部分很寬敞。

(土間解釋: 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20307)

很臭,而且每走一步地板的灰塵就被在四週揚起。

廚房什麼都沒有,往裡面走是TATAMI的房間(TATAMI應該不用解釋了吧XD)

廚房跟TATAMI房間交界的TATAMI的損傷特別嚴重,不僅變成黑色而且腐爛程度也很高。

在這上面的鴨居(日式拉門上面軌道的那部份)有著不知道被啥東西刮傷的痕跡。

房間裡有著一面靠著牆壁的大鏡子。

鏡子對面的牆上垂掛著昭和40年代(西元1965~1974年間)的月曆,以當時來說已經有將近20年沒有人住過的樣子。

月曆下面有個寬1公尺,高50公分,長50公分左右的木製且厚重的大木箱。(為了簡單稱呼,以下我就這樣子稱呼吧)
(http://www.utuwa-ya.jp/blog/tuzura01.jpg 話說這東西中文有名稱嗎?)

蓋子的部分被變成黃色的像是日本紙做成的信封給貼著。

--

C「我要回去了啦!好可怕喔!」

B「C真是膽小鬼阿!哈哈~」

A「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裡耶!」

AB邊笑邊想打開這個箱子,但是蓋的很緊而且很堅固。

花了好幾分鐘跟這箱子奮鬥的AB,發現沒有能夠打開的可能而暫時放棄,轉而繼續在屋內參觀。

從箱子房間沿著又窄又黑的走廊出去,是舊式的日本茅房跟窄到爆的浴室(跟我們傳統的老式茅房差不多意思,滿了需要挖出來的那種),特別是浴室,像是有著已經凝固的灰黑色液體,非常的髒。

--

從廁所跟浴室出來到走廊的另一側是一間和室房間。

和室有著一面全身鏡,在那面鏡子的對面牆邊有個小木箱,木箱跟一開始看到的那個大箱子一樣貼著日本紙的信封。

A「哇!怎麼還有阿!這到底是啥阿!」

B「看看裡面吧!」

B試著打開這小木箱,但是打不開。

然後把那個日本紙信封給撕開,抽出裡面的紙。

B「這上面寫啥阿?」

A「寫太草了看不懂阿....」(大禍臨頭阿你們...)

在那紙上,只有寫著一行像是蚯蚓爬過黑黑的字,左下方有著不知道被啥東西沾到紅黑色的痕跡。

B「那邊的紙會不會也是寫一樣的東西阿?」

A跟B啪嗒啪嗒的往之前大木箱的房間走去,我跟C也跟著。

--

A「好像有點不一樣,但又好像是一樣的東西阿..」

好像只有大木箱的字不一樣,在只有一行字的左下方一樣有著紅黑色的痕跡。

一邊思考,一邊走在屋子裡調查,經過小箱子房間就是玄關了。

C「哇!」

B「啥啦!」

C「那邊!有人!」

C頭低低的發抖著。

看過去,鏡子反射的影像看到人的樣貌。

很害怕著往玄關走過去,玄關旁也有著一面能夠照到全身的大鏡子。

在那正面的是一具裝在玻璃箱裡的日本人型娃娃。

因為走廊那邊是牆壁的另一側,人型娃娃剛好是在死角的關係。

--

B「只是鏡子反射的娃娃而已阿!」

C「....」

B「C真的怕過頭了www」

C現在的樣子已經是哭到臉變紅了。

不過突然看到鏡子裡有人的樣子,不只是C任誰都會怕吧。

我稍微嚇出了些冷汗。

這個裝著日本人型的箱子也有著日本紙的信封,信封裡面的紙上一樣有著一行字跟紅黑的痕跡。

儘管如此,家裡啥值錢的家具之類的都沒有,小木箱或是大木箱,日本人型娃娃,然後是鏡子。

在這本來就有點不舒服的地方加上這些東西,更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

B「啥都沒有阿~那麼去另一間房子看看吧!」

A「對阿~」

往回要走向後門出口的時候,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下玄關。

是剛剛從鏡子的反射看到人型娃娃的地方,覺得怪怪的。

對了,果然很奇怪,沒道理看的見阿!

在這個位置人型娃娃剛好是在牆壁的死角,我們是從斜前方看著鏡子的。

由於鏡子是正對著人型娃娃的,鏡子是不會照出娃娃的。

而現在也是,看不到娃娃只看的到啥都沒有的鞋櫃。

我無法從鏡子上抽離視線。

在這時候,走在前方的C說了「打開了!」

和室的小木箱的蓋子打開了,蓋子靠著箱子。

--

A「啥?為什麼?」

B「等下,是誰啦把他打開了www」

AB兄弟雖然乾笑著,但額頭已經開始出汗了。

A「喂B,來隔壁看一下大木箱」

C「為什麼?B在惡作劇嗎?為什麼要打開呢?」

B「啊!打開了!這邊的也打開了!」

A「什麼阿!幹麻要打開啦!」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聽到AB兄弟的叫喚而急忙跑到玄關。

玻璃箱裡的人型娃娃不見了。

娃娃....站在玄關前。

在我準備要大叫的時候,發現聲音已經啞掉只剩下喘氣聲了。

牙齒顫抖著,想要移動僵硬的身體往大家所在的地方時,聽到了A跟B打成一團的聲音。

--

A「不要阿!那樣做會完蛋的啦!」

B「混帳阿!這種事情沒啥大不了的啦!老哥快放開我!!」

A「喂!不要阿!趕快從這裡出去阿!喂!來幫忙阿!」

A把B卡住,對我喊著「來幫忙阿」

(這樣的姿勢:http://www.iza.ne.jp/images/user/20091124/690686.jpg )

這個時候AB兄弟後方的鏡子突然倒了下來,雖然沒砸到他們倆,但其他房間的鏡子也倒了兩邊都發出了『喀鏘』巨大的聲響。

鏡子的背面,寫滿了用墨汁寫上的黑色小字。

被倒下來的鏡子給嚇到的A,稍微放鬆了對B的鉗制。

--

B「嗚喔喔!!!!」

叫聲跟動作都越來越大,把A給打飛(原文真的是打飛...)到貼住大木箱。

B「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A「喂!B!喂!喂..嗚啊啊啊啊啊啊~~~!!!!」

從B的肩膀看過去看到正在看著大木箱的A突然大叫

身體呈現趴在地板上屁股翹起來,手腳並用的往後爬。

(我看不太出來到底是啥樣子,我猜應該是Orz的姿勢往後爬)

B「flzpwrc」(已經胡言亂語了)

我已經聽不懂B到底在說什麼了。

唯一聽的懂的地方是,B不斷重複著說的「OO(人名)」

--

已經被嚇到站不起來的A,一邊叫喊著一邊從廚房門逃了出去。

驚慌狀態的我跟C也跟著A跑了出去。

從廢屋中依然能夠聽到B不知道在說什麼的怒吼聲。

A一邊的叫喚,一邊對著另一間廢屋的窗戶『磅磅磅磅』的敲打著。

我跟C拼命的對著A喊著「趕快去救B然後逃出這裡吧」

A雖然眼淚鼻涕直流,但還是持續著敲打著窗戶。

B「430fbklq:z」

B還是一樣的在大木箱房間亂叫著。

從被釘成X形的木板縫隙之間看去,B從大木箱中不知道拿出什麼小東西揮舞著。

然後,在B身處的廢屋的玄關,有個很明顯不是B的人影慢慢的朝著B所在的房間移動過去。

--

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喀嗒喀嗒喀嗒喀嗒喀嗒喀嗒喀嗒喀嗒

喀鏘喀鏘喀鏘喀鏘喀鏘喀鏘喀鏘喀鏘

A正在拍打的另一間廢屋,開始傳出了不是A發出,其他種類的振動的聲音。

然後A也跟B一樣的大喊著「OO(人名)」。

朝著B所在的房間看去,B的旁邊不知道有著誰。

沒有臉,不對,我很清楚的看見臉。

但是完全沒有輪廓,就像是野坊(簡單來說就是日本的無臉妖怪)

但是,我跟對方對到眼神了,我能夠了解。

有沒有眼睛都不知道,完全無法理解的臉。

我看著那東西,失禁了。

--

極限了。

我牽著C的手,腦袋昏昏沉沉的狀態下逃離了廢屋。

接下來的記憶就直接到了看著天空人在木材工廠一帶的縣道,然後搖搖晃晃的往村子走去。

牽著C的手,搖搖晃晃的。

我們離開村子的時候還是上午。

來回那間廢屋就算加上在廢屋裡閒晃的時間,頂多也只需要一個半小時而已。

但現在卻已是日落西山,夜幕低垂的時候了。

回到村子的時候天空已經是深藍色了。

我們被擔心著這個時間點都還沒回來的孩子的大人們責罵。

我還記得早已因失禁而濕掉的褲子跟內褲在這時候早已乾掉了。

--

周圍的大人們質問著我們為什麼那對感情很好的AB兄弟沒有回來。

我跟C都是處於三魂七魄不全的狀態下(這邊為求中文語意通順,故採用相近意思,見諒)

沒有辦法很明白的說清楚。

四個人跑去探險。

前往墓地深處被鎖起來的路。

那邊有著廢屋。

廢屋裡出現了奇怪的現象。

A跟B變的很奇怪。

只有我跟C逃了回來。

在我斷斷續續回答的同時,大人們安靜了下來。

在臉色鐵青的大人們中,有個人赤紅著臉瞪著我們。

--

那是AB兄弟的母親。

AB母親一邊哭喊著,一邊一直打我巴掌。

然後準備要朝C撲過去的時候,被終於回神的大人們給按住了。

AB母親罵我們已經罵到口吐白沫了。

AB父親崩潰著跪了下來,說著「看看你們做的好事...」

這個時候,位於XX(外地)村落的神社住持,騎著金旺90出現了。(類似的摩托車,用金旺90大家比較好想像)

住持似乎沒有去詢問事情的始末,只是很嚴厲的看著我跟C

「感到很討厭的東西於是過來看看....你們兩個到底做了什麼?!」

在激烈的責問與嚴厲的視線之中,雖說感到了刺痛感,但同時也感受到了莫名安心感。

儘管如此腦袋還是一樣昏昏沉沉的,沒有什麼現實感。

--

大人們代替了已經說不太出話的我們像住持說明了情形。

住持馬上向大人們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帶著我跟C到山裡的稻荷神社去。

我跟C的背上被「哈!哈!」(單純狀聲詞)寫了字,從頭頂開始倒下了鹽巴、酒和醋。

住持對著我們說「喝下去!」首先是酒,再來是醋。

然後住持一邊發出「努喔喔喔!」的聲音,一邊用力的拍打著我跟C的背,我們都吐了。

吐的時候看到住持拿著的蠟燭,蠟燭的火苗如同漩渦般卷了起來。

已經吐到胃裡沒有任何東西了,但嘔吐感還在,而且嘔吐物也沾到了衣服。

吐到沒東西的時候,腦袋終於開始清楚了。

--

回到村子後用水銀燈的光一照,發現沾到我跟C的衣服的嘔吐物有異狀。

是黑色的,雖然不是全黑,算是灰黑色的。

看到那個又讓我開始想吐,但胃裡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吐了,除了發出乾嘔的聲音之外

什麼也沒吐出來。

之後就這個樣子,我跟C被帶到了XX神社(外地)。

衣服內褲全被脫光,用這的井水從頭開始淋,然後又被穿上了衣服。

然後在衣服上又被塗上了鹽巴,酒跟醋,然後被帶到了本殿。

--

住持「現在你們之前去的地方已經有派XX村的青年團去找A跟B了,AB的事情..就忘了吧。

      雖說你們算是不知者不罪,但你們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嚴重了。

      在那邊看到了什麼?

      有看到已經被封印起來了的東西嗎?

      我是沒看過,那是上一代的事情了。

      但我是知情的,也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有個大木箱對吧?!那就是禍害。

      有三面鏡子對吧?!沒錯的話應該都是往鄰家反射過去的。

      那咒力太強了,沒有辦法驅除而只能貼上符咒。

      也因為有貼符,利用鏡子將咒力反射,所以持續的以這樣的形式漸漸消除咒力。

      那鏡子照過去的地方有一口井,就是要淨化從井溢出的不祥之力。」

--

住持「我們家的神社世世代代都在顧這地方,每年都會過去一次確認一下狀況。

        上一次去的時候是早春,但咒力還太強,所以還無法運出來。(把啥運出來??)

        我明天會過去把那整間房子給封印起來,但我想應該沒辦法完全封印吧。


        那玩意兒簡單來說就是咒術,是用來殺人的,就是那東西帶來禍害的。

        沒有辦法確定那到底是誰教的,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那是個很可怕的術啊!

        你們潛進去的那間房子的對面那間,就是叫OO的那家,他們一家子都離奇死亡,滅族了。其他幾間的住戶也是,雖然沒有死人,但發生意外或是身體狀況變差之類的阿!」

--

住持「而你們潛進去的那一間,以前有個叫做PP的人住在那。

      PP年輕的時候是個爽朗的好人,而在那時候跟對面的OO起了爭執。

      從那時開始他就變的怪怪的了。

      他跟其他住戶也有發生過幾次不愉快,但主要就是對OO打從心裡怨恨。


      周圍的人家漸漸的都搬走了。

      有數起因不明原因而發生的意外和病人,而有了會不會是PP做的阿,這樣的傳聞。

      結果,最後只剩下OO跟PP兩戶人家而已,這時是昭和47年。(1972年)

      那時候OO一家子似乎每個月都被禍害給圍繞著一般,一年後一家五口就都死了。

      PP將他們一家給咒殺了,這樣的傳聞散播了出去,而與PP有關的人也漸漸的都不在了。


      在那之後的隔年,這次則是PP一家人,在一個晚上就全滅了。

      PP一這戶人家是PP本人跟他妻子兩人。

      PP在家上吊,妻子則是在浴室不知道為了什麼持續著煮著風呂釜(類似舊型熱水器)

      用那沸騰的水阿....」

--

住持「還不只那樣,在東京工作的兒子跟女兒,在同一天不是意外就是自殺死了。

      PP一家人的滅門事件,而來調查事件的警察相關人士之中也有意外或自殺的人,

      較輕微的也是因病入院的,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究竟牽扯到多遠的地方了。


      PP使用的咒術,那並不是人類可以操控的東西。

      當時的住持,也就是我父親,亦感嘆沒有辦法能夠去驅除。


      PP一家全滅後那村子就沒有任何人了。

      那兩間房子應該禍害之氣太過強大,已經到了就算破壞掉也無法解決的程度了。


      所以上一代的住持首先先將禍害元首給封印起來使其靈力減弱,等到了十分微弱的

      時候就能夠驅除了。

      不過距離能夠驅除的日子我想還有好幾十年吧!」

--

住持「然後阿,那溢出來的咒術之力也給你們幾個帶來了災害阿!

      雖然讓你們吐出了那大部分的東西,但還沒完。

      那家的咒力也包含了B吧!

      姑且不論咒力的強大,那玩意兒可是不會這樣就放過你們的阿,B就是如此...


      鹽、酒、醋這三樣絕對不能離開身體,可別搞混啦!

      一旦這瓶裡的水像是煮水一般的熱了起來,那就是禍害降臨在你周圍的時候了。

      那時候就把鹽灑在身上,喝點酒,拿醋漱口,接下來的20年,阿不,30年吧。

      都必須保持著這樣的想法才好。」

--

住持「今晚就好好休息吧!C阿,雖然我認為你們應該不會再靠近那地方了,不過還是要再跟你們提起絕對不再去那了。

      等下我會跟你們的父母說明原委,儘可能的搬家吧!

      別再提起A跟B的名字了,也別說出來。

      你是東京的小孩吧,以後別再來這個村子了。

      今後你們兩個也別再相見了,特別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


      這件事情是禁忌,村子的人跟有關聯的人,每個人都迴避著這個話題。

      你們兩個從今天起,別再提起這件事了。」


      那一天就住在神社,隔天我就回東京了。
--

B死在那個地方了。

A好像在外面瘋了。

然後,將B的遺體從廢屋帶回來的青年團中的一人,隔天遭逢意外死了。

其中又有兩人因精神病被送到了醫院的樣子。


B的死因雖然不清楚,但沒有外傷,隨便的用病死當作理由結案了。

而那間房子也不能被警察搜索,住持還是鄉鎮的有力人士插手進來,搓湯圓當作沒事了。


然後AB的母親在那事件以後身心委靡不振,半年後自殺了。

AB的父親在妻子死後不知為何突然心臟病發,沒多久就因心臟疾病因素驟逝了。

--

那年的秋天,雖說這是早就決定好的事情,外公外婆搬到了隔壁鎮上了。

雖說是鄰鎮,但也相隔了40~50公里。

就這樣,跟那村子的一切都斬斷了。

C一家子在隔年也搬到了縣內的其他地方去了。

--

接下來這是前晚的事情了。

晚上七點多,在新宿換車走在月台上的時候,我感覺到對面的月台有人在看我,有個小個

子的上班族朝我這邊看來。

雖然18年不見,但眼神一對到我就知道那是C。

C也發現到我在看他,眼神露出害怕的目光,準備要跑掉了。

我在人群中奔跑著。

我「C!」

C的手腕被我抓住,對我投以膽怯的目光。

C「啊~果然...」

我跟已經認命的C,兩人儘可能的往熱鬧的地方,之後進入了歌舞伎町的連鎖居酒屋。

這時候開始從C那聽到了後日談。

--

我很緊急的請了三天有薪假。

「怎麼在這麼忙的時候哩!」雖然被上司這樣唸,但我還是硬請了假。

今天在準備週遭的物品時一口氣將這事給寫了下來。

算是心理準備吧。


C似乎提出了辭呈。

雖然我不認為要做到那麼過頭....但也不能怪他。

我跟C明天要去那個村子。


本來是想把A一起帶去的,但由於是內陸地區,雖然前陣子的地震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害,

但不清楚目的地的道路狀況,擔心能否順利的進入而放棄。

--

我最近一直夢到被B呼喚。

開始頻繁的夢到B是三個月前。

然後慢慢的增加,直到每晚都夢到。

在這一個月裡,不論我在哪裡都會感覺到B的視線。

不論是在人群中、晚上電線桿的影子、公寓窗戶的外面。

B總是看著我,在我感受到B的視線而轉頭一看,那影子就快速地躲起來。

B在呼喚著我。

如果去了那間房子的話,應該會有些什麼。

雖然很害怕但是不得不去。



C似乎也想著同樣的事情,但他打算一直逃避下去。

直到碰到了我,才有了逃避不能解決事情的覺悟。

--

我沒有逃跑的理由。

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從住持那拿到的瓶裝水,破掉了。

因為是放在外套的口袋裡,所以沒有被玻璃碎片割傷,但卻有著像是蚯蚓般的腫脹。


我馬上打給外婆說了這件事,才知道住持一家在意外中已經死了,繼任的兒子也死了。

「住持一家就算是絕後了吧!」靜靜的聽著外婆說,然後外婆說「你也要多加小心阿!」


保護我的住持已經死了,從住持那拿到的很重要的神水也沒了,對我來說就是宣判死刑。

--

然後在那隔天,外公死了,幾天後外婆緊跟在後,也走了。

父母也死了。

我在重要的人死掉之前一定會夢到令人討厭的夢。

之後隔天或是隔幾天就會有人死掉。

夢的內容會在那人死掉之後才想起原來是跟B有關的夢。

--

幾個月前,有個好朋友死了。

果然跟那破掉的水有關。

但到那時為止C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所以認為沒啥大不了的。

但是C的家人全死了。

然後C有一次忍不住跟一個大學時代的朋友說了這件事,隔天那朋友自殺了。

--

我跟C為啥還活著呢?

原因很簡單。

到前往那間房子位為止,我們周圍的人們會不斷的有人死去。

會發生什麼也都不奇怪。

但,我們不能就這樣活下去。

--

這故事很長,應該沒有人從頭看到尾吧。

以引起你們的注意為契機,若是PP的咒術有給你們帶來災害的話我在這裡道歉。


我要守護我的妻子跟腹中的孩子。

若是藉由我跟C的犧牲,把這故事說給其他人聽這樣的動作能夠將咒術之力給分散削弱的

話,那麼我就算是寫出了有意義的討論串了。

以上,我的故事到此為止。

--

討論串留言

59.路人A「我看的這討論串可以嗎?」

60.路人A「看來完蛋了」

61.路人B「所以說你今晚要去那間屋子?」

63.原「明天去」

62.原「我不知道,我認為給啥都不知道的其他人知道,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64.原「我頭痛躺著,好不舒服」

65.路人A「別死阿」

74.路人A「趕快跟我說這只是釣魚文吧」

76.原「是釣魚文!如果這樣說能夠讓你比較開心的話啦!大家不好意思阿!」

80.原「不是釣魚文,如果是釣魚文的話那該有多好阿,好可怕」

--

上禮拜發文開討論串的時候,我認為我的狀況不適合在回來後發文,
也因為如此似乎出現了偽裝成我的偽物的樣子。

不管了。

星期天中午,(上一篇發文時間是在禮拜六)從東京前往目的地。

昨天晚上回來,(此篇發文時間是星期三),前往目的地的只有我一人,C..落跑了。

也不能怪他,看著怕到哭的C再去責備他也沒有任何意思。

--

村子因為縣道拓寬的關係,在村內多出了新的道路,對於這樣的變化我感到有些驚訝。

原本外公外婆的家的位置果然已經變成事先聽說的停車場了。

隔壁兩間的魚店(C家)成了空地,有些寂寥。


說到結果,就是我沒辦法過去廢屋了。

橋斷了,只剩下連接的鋼纜。

以當時事件發生的年代那時也有20~30年沒人用,再加上事件過後又過了18年,斷了也不意外就是。雖然可以從廢屋後方的山那一帶進去,但需要相對應的登山裝備,所以這次放棄了。

--

做好被丟石頭的覺悟,我回到了村子向村民打探消息。

大概除了死在村裡或是縱火,不然村民根本不會理我們了,這就是我跟C現在在村民心目中

的印象,如同犯下滔天大罪一般,就算再發生什麼鳥事也不會太意外了。

(原文的村八分wiki: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91%E5%85%AB%E5%88%86)


來到了隔壁的蔬果店,果然問不到話。

對方「你來做什麼?我才不要再跟你扯上關係哩!快滾吧!」

來到了外公外婆家跟C家中間的雜貨店,已經不是當年的女主人,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不認識的中年婦女,一樣被掃地出門。

在這之後又試了幾間,不是被掃地出門就是對方年紀太輕問不到東西而沒有收穫。

就算碰到了能夠溝通的人,面對我的問題也都是皮皮挫的,看來不只我跟C,我能感覺到那件事情還持續著蔓延在這村裡。

--

接下來我前往村內的美容院去試試看,以前很照顧我的阿姨雖然也是會害怕,但還是跟我說了一些事情。

根據從阿姨那得到的情報得知,當時的住持死了之後,村內開始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村子的人為了鎮住禍害,於是到附近的神社去請求協助。

但不論是哪間神社都用些理由來拒絕,已經絕望的村民們只能搬離村子。

然後在那位住持去世半年左右的某一天,來了位新的住持。

似乎是為了鎮住這禍害而來的。


我跟阿姨道謝還有謝罪,阿姨用著很複雜的笑容跟我說「別死哦!」

我再次深深的低頭行禮,之後前往XX地區的神社。

--

走過神社的鳥居,住持直直朝我這走來。

我一看見他,覺得他跟前任住持一樣是有真本事而不是神棍的感覺,安心了不少。

向住持行了個禮,住持用溫和的口氣對我說「雖然與閣下並不相識,但閣下似乎背負著很巨大的東西呢!」

我對他說「18年前我曾經潛入過那間廢屋。」

馬上就理解了一切並請我進入大殿。


住持從上一代那聽過「正鎮壓著這樣的東西」。

然後也在村子從村民聽過差不多的傳聞。

為了不讓這力量對向村子,也為了削弱這咒術,前任住持所做的就是將那間房子給封印。

但是,我跟C已經完全跟這村子切割了,是生是死都已經沒啥作用了。

--

為什麼在那間房子被封印的時候我跟C的周圍還是持續著發生不幸,抱著這樣疑問的我,以是否因為前任住持給予的水沒了而我跟C成了毫無防備為主因,詢問住持。

跟住持說話的時候,心情很放鬆。

儘管是第一次見面,但我能夠了解這人是能夠信賴,擁有足夠力量的。

我對住持問了好幾個問題。

--

為什麼,我跟C還活著?

住持以推測為前提,「恐怕是B的力量導致的」。

是否因為原本的咒術力量跟B結合了起來,降臨在我和C身上的禍害,不斷地發生比自己死掉還要嚴重的事情。

是否因為這樣的結果導致這力量變成了保護我跟C的命。

的確,我在週遭的人們持續死去的情況下,是抱持著與其這樣不如殺了我這樣的想法。

這次我也的確是準備來被殺的。

從今而後也會持續下去直到我的壽終之日吧!

絕望的我嘟囔著說「這會一直持續到我死為止吧!」


還有一件無論如何我都想問的問題,

妻子跟孩子也會因為咒術而死嗎?

若是要防範的話該如何做呢?

--

已經很久都沒有交到好朋友的我,娶老婆這件事情在一年前的我是根本無法想像的。

沒有跟妻子說過這件事。

我只有不耐煩的跟她警告過「跟我在一起的話會有生命危險」。

雖然被追問過很多次理由,但不想她也被捲入而說不出口。

光是闡述這件事就很可怕了,而且還會發生比起自己死掉還要更可怕的事情。

但是妻子還是接受了。

妻子在小時候因為車禍而失去了父母跟妹妹。

同車的妻子重傷瀕死,但撿回了一條命。

妻子說「本來早該死去的我,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掛掉啦!放心吧~」

認識她是在去年夏天,正式交往則是半年前,發現懷孕是在一月的時候,現在懷孕六個月。

能夠跟妻子在一起,我真的很幸福。

幸福到我覺得好害怕。

不知何時妻子會死。

不知何時孩子會死。

每天都在怕。

他們是我唯一最靠近身邊的人。

對於已經跟我成為一家子的妻子與孩子,對於禍害是否馬上就要降臨在他們身上的這件事感到十分的焦慮。

但現在妻子與腹中的孩子還是平安的。

--

住持聽到我結婚的事情感到很驚訝。

我將前面的事情說給住持聽。


住持「這也是推測,剛才說『你的災害會持續到死為止』的這件事,我也許不得不收回,

      現在有了小孩,這次應該是幸福的了,我猜是男的吧!」

      沒錯,是男孩子。


住持「孩子生下後,禍害很有可能降臨在妻子身上,你也是,但孩子應該是能平安。

      但對孩子來說應該會是個很辛苦的人生吧。

      而在你死後,你的孩子應該也會跟你一樣受到禍害吧。」


腦袋一片空白。

--

住持「別擔心,禍害不會降臨在你跟你周圍的人身上。你能來這裡真是太好了。

      因為之前不知道你的行蹤,所以沒辦法為你做任何的補救。

      回去後好好的跟你太太說明原委吧!

      絕對不能帶你太太跟孩子來這裡。

      另一方面,我介紹在東京的朋友給你吧。

      是個非常優秀的人,回到東京後儘快的去找他吧!

      C君的話下一次再帶來這邊吧!

      這樣下去的話他會獨自承受這事情,那我也救不了了。」


我安心的哭了。

--

但我腦中還是有個疙瘩在。

被B呼喚著,不得不去見B,那樣做的話情況應該會比較好一點。

跟住持說了這件事後,住持用著很嚴厲的表情否定了我。

住持「一旦你去了那邊,八成會死。

      而且事情大概會演變到最快的結果吧!

      簡單來說,B已經成了怪物。

      你跟C如果也過去的話大概也會變成怪物吧!

      只會變成更加嚴重的禍害罷了。放棄吧!」


雖說有點不甘願,但但這位住持既然這麼說了,那就相信他吧!

--

還有一件事。

我間接的將在2ch將這故事po在板上的事情說給住持聽。

在不特定、多數人的公開網路空間上說這些事情會怎樣呢?

這也是住持的推測,會發生什麼事情的可能性很低。

但對於某些感受性比較高或是有著負面壓力的人也是有可能會帶來不好的影響。

然後,我也將如同『茶碟』般擴散出去來讓我削弱週遭的禍害之力的想法給說了出去。

不過住持的意思是擴散出去的話可能會有更大的影響也說不定而阻止了我。


或許會有些人因為看了這些而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在這邊說聲抱歉。

--

(接下來是討論串回覆,我是每條都會翻,不過或許還是會有斷斷續續的可能)

--

在那之後,今天我要帶老婆去住持介紹的那間神社去拜訪,先報告到這裡了。

--

謝謝你,沒想到會被轉到這blog阿(此blog是日本比較大且持續更新異聞的blog)

本來以為沒什麼人會看的,看來比我想像的被分享的更遠也說不定阿!

--

跟可愛的家人說的這些不能說的話了。

若是因此感到不安,發生任何不好的事情的人,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報告就暫且到此為止。
--

路人D「B也變成惡靈了喔?」

--

路人E「A哩?」

--

原「回路人D,很遺憾的,事情就是這樣。」

  「回路人E,似乎被送到了有著鐵窗的醫院了,不知道在哪,是生是死沒人知道了。」

--

路人F「咦?所以說是將禍害分散給不特定的多數人...這樣的意思囉?」

--

路人G「什麼時候要把C帶去住持那邊?」

--

路人D「那個詛咒是發出去被彈回來的意思嗎?也就是說有著對立關係的那兩間屋子的靈?

--

原「回路人F,沒錯,另外就是反正都要死了,那乾脆就說出來好了,有著這點想法在。」

  「回路人G,接下來我會跟C好好的談談,但是C有點疑心生暗鬼的樣子,對於我要帶他

    過去感到不安。」

--

原「回路人D,因為那咒術太強,所以我會解釋不是只有咒術留下來的這件事情。

    詳細的狀況沒有從前任住持跟昨天見面的住持聽過,下次會去問。

--

原「接下來我要下線了。

    在感受到了不舒服的感覺的時候鹽、酒、醋是很有用的。

    就算一天只舔過一次,感受也是不一樣的。

    那就這樣吧。」

--

路人H「我家老媽對咒術滿熟的,她說只是看的話沒啥關係。

       跟住持先生的見解差不多真是太好了。

       但看完之後對於心臟還有負荷不了的感覺阿,真討厭」

--

路人I「專家阿!

       雖然我不知道原PO或者其他人會不會看到我說的,但以防萬一,若是有困難的話,

       就去之前去過的神社找住持大人吧!

       不方便的話就去白山或是東京的於岩荷田宮神社吧!

       女性是會幫忙你。」

--

原「回路人H,實際上彼此認識的人,就這麼直接說給對方聽的話毫無疑問的禍害會降臨。

    回路人I,謝謝你的忠告。

    今天去上次談過的住持所介紹的,在東京內的神社了。

    回去村子在很多方面來說都是很危險的,今天被介紹的這間神社我想今後也會很常去

    拜託幫忙吧!

    說的是妻子對我嗎?

    我已經不會在妻子面前抬不起頭了耶。」


接下來真的要下線了。
--

整篇故事結束,雖說還有「後續」...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XD
247
6
LV. 25
GP 426
2 樓 夢影 ckmagic
GP14 BP-
14
-
LV. 1
GP 0
3 樓 happyhenry henry123454
GP1 BP-
哇靠,我看到那句話就嚇到了......
看完後是不是屎定了?
菩薩保佑......
1
-
LV. 1
GP 19
4 樓 Ian Chen ianchen5208
GP7 BP-
我真的嚇到了,太有趣了,日本太妖了

但希望看了這篇文章的各位都平安無事
7
-
LV. 27
GP 649
5 樓 原野灰 levis333888
GP163 BP-
看這麼多日本的都市傳說發現很多共通點

● 小時候一群小孩提議去廢棄屋探險
● 這群孩子總有一位特別膽小
● 這群小孩中帶頭或者最調皮的肯定出事,不是失蹤就是發瘋被迫遺棄在事發地點
● 逃回村里被對方父母修理,接著某住持介入舉行些儀式,被迫搬離村莊斷絕關係
163
-
LV. 26
GP 556
6 樓 雷薩 xxx78
GP1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看完後  應該很多人覺得自己   被 禍 詛咒了吧
 
 
 
 
不過~  在台灣  的大大們   你們可以不用擔心了   (詛咒 的效力  通常是過不了海的  )
 
 
 
 
這故事不論真假   其內容   很像20年前   流行過的   不幸留言.......  
 
 
 
這故事  的內容    據我所知   是使用一種    在日本有相當歷史  而又廣為流傳的  鏡 魔法
 
 
要破此術  必須  選一個特殊的日子    然後用大範圍的  火攻   對. .的瘴氣  作淨化.....
 
 
 
而第2種方法   就如同  故事內容一樣   使其封印   待 瘴氣 自滅 (但這可能 要花上百年....)
 
 
因為從故事內容  來看    做為詛咒物的容器 (也就是那個  日本娃娃...)  
 
 
要等它自然腐朽   然後 禍之瘴氣  才會自然散去......   這真的要很久的時間         
 
 
11
-
LV. 42
GP 1k
7 樓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gf789
GP14 BP-
那神到底是幹嗎用的?有事時又幫不上忙
當吉祥物嗎?
14
-
LV. 10
GP 28
8 樓 月華千本櫻 kevin50805
GP2 BP-
我記得好像有個神靈不過鹹水的說法,而咒術是依靠神靈的法力的,所以在台灣的不用怕
2
-
LV. 10
GP 24
10 樓 shootcow shootcow
GP0 BP-
如果是鬼魂和妖怪還有可能溝通的餘地,但是咒術就完全不能

只能等時間久削弱咒力又或是能找到法力真正高強的人來清除
0
-
LV. 19
GP 366
11 樓 Williamlin B99106023
GP9 BP-
※ 引述《gf789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之銘言
> 那神到底是幹嗎用的?有事時又幫不上忙
> 當吉祥物嗎?

如果我以前看過的說法無誤的話,
日本神道教拜的神和華人拜神有些許不同...

我們拜神是要祈福、求保佑,
有什麼好兄弟方面的問題也會請神幫忙解決,
不過不一定每次都有用就對了,
有的時候鬼太兇可是連神都不一定能罩的住的
(例如民間傳說的陳守娘就是一例)


日本神社則要分,有的是拜好的神,人們祈福、求好運、求御守;
令一種神社拜的則是"怨靈"(日本人似乎也是把他們當神拜),
這種的主要是藉由祭拜來安撫(討好)祂們,
拜託祂們不要作亂(例如日本最兇凶神-平將門即是一例);
如本文這種的是連安撫都沒辦法的(純粹的邪惡?),
建立神社的目的就變成鎮壓、封印,
避免人類跟這類嚴重危害接觸(甚至連提到可能都會出問題),
來降低危害...

然後就是日本都市傳說套路:
大家都"不聽、不說、不看",
結果有個不了解嚴重性的小屁孩打破封印害死一大票人的芭樂劇情...


總的來說,會有這麼多顯著的差異我想主要還是神話系統的不同吧
我們(漢人)的神明有中央集權的行政機構(天庭、地府)、有強力的軍事武力(天兵天將),
甚至在靈界有所謂的法條規章(天條),所以有好兄弟亂來神明大多可以擺平;

神道教的神可沒有那些東西啊!神道教似乎沒有發展出我們這一套中央政府...
號稱有六百萬神,彼此之間可沒有像我們這邊有這種從屬、權力體系
(你看天照大神連祂弟都管不了了...)
不同地區有不同的神明,彼此也都沒有管轄權,
整個執行力(法力)相對於華人的神來說差了不只十萬八千里
9
-
LV. 10
GP 46
12 樓 愛中二的小屁孩 w960330
GP0 BP-
好長一串

先卡

有空看

只是日本的都市傳說好多喔
0
-
LV. 31
GP 229
13 樓 Life Style Z0083
GP23 BP-
看完之後只覺得這咒術也太豪小
不只威力強大
經過那麼久的時候還沒有減弱的跡象

要是有人可以發明用咒術來發電的話
大家就不用為了核能吵來吵去了
23
-
LV. 15
GP 148
14 樓 jisxan743588 jisxan743588
GP0 BP-
也太恐怖....跟咒怨一樣可以拍電影了
0
-
LV. 3
GP 3
15 樓 天氣 joey555777
GP5 BP-
祝福這篇討論串的所有人都平安、健康、快樂!
我看完還是有點害怕⋯⋯⋯⋯

平安平安!
5
-
LV. 4
GP 13
16 樓 巴魯斯 Gungnir15thZ
GP0 BP-
看完真的毛毛的

雖然是日本的都市傳說..


不過好長一串阿@@
0
-
LV. 9
GP 740
17 樓 紫P a5729761
GP1 BP-
跟以前看過的一本小說-對不起 的寫法好像
都是主角被詛咒 然後寫到某些地方給別人看
就會把風險分擔出去
1
-
LV. 10
GP 17
18 樓 沒事多燒書 cutenesseed
GP1 BP-
回覆此文 希望看過的各位都可以平平安安
1
-
LV. 5
GP 50
20 樓 鬼后愛麗絲 qqq5632
GP2 BP-
我看完了……
我神祭會中伏嗎OAQ
哈索爾快保護我啊啊啊啊啊
白虎也請保護我哦啊啊啊啊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032 筆精華,09/2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