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67

【短篇】【鬼畜眼鏡】惡趣味 ﹝克哉x御堂﹞

樓主 席亞菲公爵 SIYAFAI
GP3 BP-

在鬼畜眼鏡遊戲中的角色介紹有提到,御堂部長有每週會去健身房的習慣,這真是令人遐想,所以有此篇產生,請各位笑納囉^////^

 (第一樓這篇算是是序~~)

 ************************************

「我先走了。」

拎起公事包,御堂孝典自高級牛皮辦公椅起身,秘書等幾位下屬皆起身行禮。

環視眾人、微微點頭回應「時候也差不多了,你們也下班吧。」簡單明瞭的話語結束,御堂踩著優雅冷靜的步伐離開辦公室。

 

和佐伯克哉兩人一手創立的小公司、在幾個企畫案表現極為成功後,公司規模已擴大不少,人事方面的需求也相對增加、這一方面只有初期是由佐伯處理,之後便都由御堂負責,所以他也樂於按照自己往常的標準,選用的皆是頭腦清晰、機伶、行事迅速的人員,並且明白告訴下屬、有實力者應該是具備在工作時間內將事務完成的能力,除非特別必要時期,否則準時下班應該才是常態,而下班之後的便能保有愉悅的自我空間與休閒時光,回饋於工作上的自然是工作效率。

對於這一點,他可說是身體力行。一絲不苟、有效率的的將工作在時間內完成,堪稱是完美的工作狂,也是下屬表率,雖不是硬性規定、但聽說有不少人羨慕著他們公司能準時下班的德政。

在御堂離開後,員工也紛紛整理物品準備下班,其中的一位新進員工人忍不住說出景仰的語句。

「總經理真是優秀,總是完美的將工作依進度完成,嗯、應該說是事情總照著他的企畫行程在進行、都沒有意外情形產生,真是太神了。」說話間還似乎出現閃閃發光的崇拜神色。

『沒有意外嗎……呵。』喉嚨發出讓人聽不見的清笑聲,佐伯克哉輕輕的移動滑鼠、將游標指向電腦關機的圖示,臉上漾起一派從容的淺淺笑意。『能讓御堂孝典感到意外與驚慌的、從來就只有一人。』

隨著電腦螢幕關閉,佐伯自座椅起身。

「社長再見。」

「嗯」

鏡片下冷淡的視線示意後,佐伯也離開辦公場所。

 

「社長也是一樣厲害,幾乎每天都是和總經理同一時間下班。」

「你說反了吧,應該是總經理和社長一樣。」

雖然在工作上都是嚴謹認真之人、但難免還是會對主管充滿好奇。偶爾、還是會有這些短暫說東說西的情況。

「真不知菁英份子的下班生活是什麼情況?」

幾個人將目光看向藤田。藤田是所有職員中最早進入公司的,聽說公司草創期他可算是兩人的共同助理,對兩位主管知道最多的當然非他莫屬了。

「不好意思辜負你們的期待了,除了必要的應酬之外、私領域的事我還真的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總經理從以前就有固定上健身房的習慣,社長則是沒有,其他就一概不知囉。」

「這樣啊……」

沒有多特別的八卦可聽,讓人小小的扼腕。

「不過總經理也真的優秀了吧,工作完美又保有運動習慣、啊~~就是有像總經理這樣的黃金單身漢,女孩子才看不上我們這些平凡上班族。」

「努力吧,在他們手下工作,已經替我們加分不少了,你就把他們當作標竿、做出一番成就不就得了。」

辦公樓層的燈、在人們羨慕或互相鼓勵的聲音中逐漸暗下。

 

~~~~~~~~~~~~~~~~~~~~~~~~~~~~~~~~~~~~~

 

頂級健身俱樂部中,少了過度濃郁的汗臭味,多了些上流社會的優雅氛圍。

這是御堂經過仔細挑選的會員制俱樂部, 打從在MGN擔任部長時就開始參加。

它是一家會嚴格講究申請資格的健身中心、所以不會有四肢發達、只為追求誇張肌肉線條的人在此健身,人數少也是它的特點之一,財力、職業類別聽說也是非常挑剔,這似乎有點歧視味道,卻正合乎御堂的喜好。

在這裡的會員多半是商界領導階層人士,有品味、注重禮儀與隱私,彼此間不會過度熟絡、更別提會有干擾他人的失禮舉動了。

這讓御堂可以盡情享受放鬆筋骨、揮灑汗水的時刻;當然、對上層社會而言,有時候、友好的禮貌情誼建立也是必要的。所以也是會有一些不著痕跡、但往後可能會有助於工作往來的品味交流。

如同現在、御堂正與幾位會員啜飲紅酒。某次運動閒談間、碰巧發現幾位紅酒愛好者,其中一人提及在運動前先喝上一小杯紅酒,血液在酒精活絡下、運動時的感覺會非常美妙,接著就開始出現了輪流帶紅酒來分享品嚐的情形,這之中也暗暗帶有較勁品味的意涵。

 

今天恰好是輪到御堂攜酒分享。這瓶CHATEAU MARQUIS D’ALESME紅酒是日前佐伯所贈,雖然這人其實對紅酒認識不特別深,但每回買到的酒倒是都是極上之作。

只可惜佐伯似乎對於與人品酒交流沒多大興致,理由不外乎是『無聊』、『酒是一人獨飲或兩人對飲才好的東西』、『應酬是麻煩、多此一舉的舉動』等等……

對於這點御堂只稍微覺得可惜,不然以佐伯的智慧,要透徹瞭解品酒世界的深奧應該不是難事。但可惜他似乎欠缺一種雅興來體會紅酒的美妙……

思及此、御堂臉上不自覺泛起淡淡笑意。『呵、該說不懂風雅是種缺點嗎~~』

將杯中所剩的紅液緩緩飲盡,在口腔中細細體會溫潤的口感與香氣後,御堂輕輕擱下酒杯,緩走向隔壁一間全數跑步機的玻璃隔間。

沒有注意到這個同樣是玻璃隔間的交誼室對面,臂力訓練室中,有一雙銳利目光透過鏡子照映,將他的一舉一動全數收入眼裡……

  ************************************

(越寫越覺得自己好像在偷窺御堂……但……筆者算是以某人視點再寫~呃、咳、基本上某人確實是明目張膽在欣賞吧XD)

诶......然後要說一下,本人是個偶爾會亂挖坑但總不寫完的任性人(爆汗)
但這篇因為對遊戲中這配對的愛,所以基本上已在腦內鍊成完畢。不過打成實際文字的速度非常非常慢,等有生出足夠份量時才會上來更新XD 請見諒~~
也謝謝看到這兒的各位:D

3
-
LV. 19
GP 67
2 樓 席亞菲公爵 SIYAFAI
GP1 BP-

上篇序文可能太雜唸,請見諒XD

*****************************

修長的雙腿以節奏穩定的步伐行動著,跑步機上的高挑男子似乎是一派輕鬆的模樣,僅有微微薄汗在肌膚上泛出些許光澤,毫不紊亂的氣息顯示運動之人將呼吸調節的非常適切,以一種最正確最輕鬆的方式進行鍛鍊活動。

能自訂速率的跑步機是御堂最常使用的健身器材。有時是進行半小時的跑步訓練後再配蝴蝶機等器材鍛鍊臂力,但有時、光是在跑步機上就跑上一小時也是常有的情形。

特殊材質的寬鬆POLO衫顯示舒適性與功能性,下身則是穿著同樣材質但貼身具有雕塑肌肉線條功用的膝上緊身褲,使得雙腿移動起來十分輕盈不受阻力。

「嗶、嗶、嗶、嗶、」

提示聲響起,隨著速率變動、御堂腳步漸緩,最後轉為慢步行走調節呼吸與心跳,御堂拿起機台扶手旁的毛巾拭汗。

走下跑步機後離開前往置物櫃,靈巧的手掌一翻動便將手腕上的鑰匙甩握在掌心;正當鑰匙孔被旋開時、背後一個熟悉但令人意外的聲音響起。

「還真晚呀。」

「你怎麼在這?」御堂倍感詫異的目光直直看向佐伯克哉。

「我也是這兒的會員啊。」鏡片下的眼睛微瞇著,臉上是一副無辜、人畜無害的笑容。

御堂決定不予理會。反正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不過以他的能力和現在的身分要加入這俱樂部並不是難事,又或許是生意上的往來得到的暫時體驗優待;另也有種可能是靠他那舌燦蓮花的言詞說服櫃檯讓他進入。

八成是後者吧。平常看他對身體勞動也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不太可能今天突然就有閒情逸致。

「呵、這裡雖然不錯、但果然不是我需要來的地方。」

「想要一直依靠大學時的排球社團經歷鍛鍊出的體能,可是自信過度。」微揚的嘴角與下巴與話語相呼應帶有嘲諷意味。

「這你就不必擔心。」倚牆靠著,雙腳恣意交疊,佐伯悠哉地取出一根香菸,「淋浴室沒人了,剛才我是最後一個使用者、接著其他隔間也沒再有人進入……」

說話間邊要點起香菸,優雅的腳步走近,修長的手指夾奪過香菸,略施力便將之折斷。

「這裡禁菸。」

「是、是。」

佐伯右手伸向御堂持菸的手,大掌不輕不重的包握住對方的手一下後便將被折斷的香菸取回。

御堂將手掌抽出,看也不看佐伯一眼便逕自走向淋浴區。

看似平靜無波,但只有佐伯克哉明白他的反應。

『害羞了是嘛……但只是小小的緊張感帶來的快樂是不夠的。』

眼鏡下的目光一閃,踩著愉悅的腳步,佐伯也走向淋浴區。

***********(待續)************** 

1
-
LV. 19
GP 67
3 樓 席亞菲公爵 SIYAFAI
GP1 BP-

正如克哉所言,淋浴區的其他隔間已無其他人使用。但唯一緊閉的那扇門中卻還未有使用的情形。

只有門外的佐伯克哉明白是為什麼。

裡面的人正苦惱要不要出來。

走出來、會對上自己,御堂顯然是不太願意;不出來、卻又不喜歡清洗完畢後又穿回運動衣物……

「你怎麼會只拿了沐浴乳卻忘了拿乾淨衣服呢?」聽起來似乎無比體貼的聲音小聲的隔著門板對裡面的人說著。但卻有著因他人的疏忽而感到愉快的感覺。

這只有御堂感覺得出,所以他不想開門,也不想開口請佐伯幫忙。

「好吧,那出來吧,別洗了。」

「……」

「回家吧。」故意試探性走開幾步。

「等一下,你、你去幫我拿。」

說話間、御堂將置物櫃鑰匙從門板上方拋出,佐伯長手一撈,反應靈敏的接住。

「多虧我曾是排球接球員,不然被這不長眼的丟法砸到可還是會痛的。」「呼~~真是麻煩。」故作抱怨的暫時離開。

佐伯克哉很清楚,那個可說是有潔癖的人、不可能忍受自己洗好澡又穿著髒衣服,所以勢必會”很勉強的”開口請人幫忙。

 

淅瀝瀝的水聲,裡頭的人正盡情的沖洗運動後的一身疲憊。御堂不像大部分男人僅是大略沖洗過、等回家就寢前才可能好好再洗一次。他總是要從頭到腳仔細清理乾淨後才能滿意,這是他的習慣。

雖然現在覺得讓門外的人等待而感到不好意思,但他實在無法草草沖洗。本來心神是有點緊繃的,所幸佐伯並無開口催促或多說什麼,後來也就放心了。

「不好意思、久等、」話還沒說完,圍著浴巾正要走出向佐伯拿衣物時,還來不及走出、佐伯卻已從門板微開的瞬間側身進來!

「你!」御堂滿臉驚訝卻措手不及。

左手例落的將衣物放進置物櫃,右腳跟順勢向後一蹬、右手同時迅速栓上門鎖,讓御堂全無時間阻止。

「你到底在做什麼?」

「做什麼?幫你拿衣服進來呀~~」佐伯食指指著櫃內的衣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多謝,那現在可以出去了吧!」耐著性子道謝,但還是刻意加重了“出去”兩字的語氣。

「為何?」

「你還問我為什麼!」御堂瞪起美目,他很清楚佐伯這無聊的舉動是為了捉弄自己,但就算知道、也還是無法不生氣。

「我們早就是袒裎相見的關係,你不過是穿個衣服,我有特別需避開的必要嗎?」

「……但是……如果被人發現兩個大男人同在一間淋浴室……」似乎是怕被人聽到,御堂話越說越小聲。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不是說了,其他會員早就離開,現在只剩下你我……」瞄了御堂一眼,看他表情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後、沉吟了一下才又繼續說「嗯、頂多就是還有準備打烊的清潔人員吧~~」

「所以說你快出去!」一聽到清潔人員,御堂驚覺時間真的晚了。

「拒絕。」

「?!別再鬧了,我穿衣服有什麼好看!」御堂語氣顯得急燥,害羞的成份少,大半是緊張所致。

「當然好看呀……」佐伯笑容可掬的一邊說一邊靠近御堂,「通常呢、你的衣服都是被我“脫下”……」話語稍停頓、便看見眼前人的臉已悄悄泛紅,「穿上的時候嘛,要不是起床時間不同沒瞧見、要不就是背對著我……正面看你將衣服穿上的畫面還真沒見過呢~~」

看佐伯刻意露出一副思索中的表情,御堂多麼希望自己能光用眼神就將這張嘴臉燒出個大窟窿。

兩個人就這麼盯著對方。

一個是興味盎然欣賞對方羞憤的臉龐,一個是死命怒瞪著對方,沒人肯先妥協。

     ***********(待續)**************

1
-
LV. 19
GP 72
4 樓 席亞菲公爵 SIYAFAI
GP1 BP-

率先低頭的人不可能會是御堂孝典。

對於這點、佐伯克哉完全清楚。

「呵呵~~御堂先生您真的非常有意思。」

「什麼?」聽到佐伯開始使用敬語,御堂感覺得出佐伯不懷好意、身體不自覺地因為緊張微微顫抖。

「這樣著涼了可不好。但這都是因為您不願在我面前將衣服穿上,寧可光著身子才會如此~~但是~~」故意慢條斯理的說「這樣的風情倒也蠻賞心悅目的~~」

鏡片下瞇起的雙眼垂落停在僅僅圍著浴巾的下半身,並且將視線焦點固定在某處,御堂才猛然想起自己現在的狀況。

「夠了!」御堂用力一推,雖然只分開彼此一些些距離,但一手仍抓住佐伯肩牓,想將他扳過身去。

佐伯一邊被半推半就轉過身去,一邊回頭繼續用言語煽動御堂。

「御堂先生這麼激動,我的上衣都被您”弄濕”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肩頭和胸口處都略出現印子。

「這是你自作自受。」

御堂不打算理會,抓起置物櫃的衣服正要拿出,手腕卻被佐伯抓住。

「既然都弄濕了,就濕個徹底吧!」

用力一壓,佐伯將御堂鎖在自己與牆面之間。

 
 ************************************

端午佳節 人們吃粽子 克哉吃御堂

但是自主管理Love Love場面無法貼出

淋浴間再度出現使用中的情形,但水聲是從相鄰的兩間同時傳出。
其中的一間水聲先停住,片刻後佐伯克哉一身清爽的走出。
先坐在長椅將鞋穿上,便走向置物櫃整理收好隨身物品,之後又好整以暇的坐回長椅休息。
過了一會兒御堂孝典也來到自己的置物櫃前將物品拿出,隨即轉身離開。
看也不看佐伯一眼。
佐伯也起身離開。
兩人一前一後不發一語的走著,一同進入通往停車場的電梯,密閉的空間中一靜謐依舊。


踏出電梯門,御堂走在佐伯數步之前。
「坐我的車吧。」佐伯開口
御堂停下腳步「不必了。」
「反正兩天後你又要過來,到時候我載你到這,之後你再把車開回去就可以了。」
「……」
不知為何,御堂沒有任何回答。
「沒意見就走吧。」說完佐伯便邁開腳步。
但經過御堂身旁,發現他並沒開始移動,佐伯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御堂。
只見御堂皺著眉、垂眼看著斜下方的地面。
這是御堂鑽牛角尖或鬧彆扭時的表情,不是生氣的表情。
「……」不催促他,佐伯靜靜的等、讓御堂自己開口。
這個情人倔得很、得等他自願開口才聽得到他真正想說的話。
「你不是不希望我來健身,何必要載我一趟,我現在就把車開走。」
「我何時有說不希望你來健身?」佐伯真的是相當疑惑
「沒這麼想的話,剛才為何要那麼做……」話說完御堂已是滿臉通紅「那麼做分明就是想讓我丟臉……想讓我沒臉再到這裡來……」
佐伯看著連耳根都紅透的御堂,喉嚨發出愉快的聲響。
「呵呵~~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鏡片下的雙眼充滿笑意,這時御堂不甘示弱的抬起頭瞪向佐伯。
「再、再不然你是看見了吧,所以不滿我和其他人飲酒……」
佐伯仍是笑著、但搖搖頭。
「難不成你是對我的服裝有意見?我穿緊身褲健身是我的自由跟你無關。」
「哈哈哈哈~~」聽著御堂的連串言詞,佐伯只感到非常快樂。這個人真的是非常可愛,就是這樣才讓他無法自拔的深深愛著。
御堂不知道佐伯是因為對自己深愛才如此開懷,以為他是在嘲笑自己而感到惱怒。
「嘖、」一聲輕啐是對自己生氣「笑就笑吧!」方才那些話簡直是自我意識過盛、往自己臉上貼金,佐伯根本就不在乎。雖然不甘心、但莫可奈何。
對自己生氣的御堂轉身就要往自己的車子方向走去。
「御堂先生真的是很可愛。」
一把環抱住還來不及走開的御堂,佐伯在御堂耳邊清清楚楚的說出他的想法。
「我會希望你改變嗎?」
「不會。」
「那麼我會阻止你的喜好或干涉你的習慣嗎?」
「都不會。」
「所以囉~~」
改抓著御堂的臂牓,佐伯溫柔地輕啄御堂雙唇。
不再有氣惱的神色,只是困惑的又略紅著臉開口詢問。
「那你為什麼……」
「為什麼~~你應該知道的呀,讓你緊張害羞~~是我的樂趣~~」
「你!」
「呵呵~~」
不等御堂怒意發作,佐伯愉悅的走向座車,一臉無奈搖著頭的御堂也走往同樣方向。


兩人心中各有未說出口的話,不須要說出,卻是彼此相仿。
『就算我不希望你來健身,你也不會照做吧。』
『就算你不要我來,我也不可能答應。』


真的想法講出來他又會害羞的生氣吧。
『雙手贊成你繼續健身,充滿彈性的身體抱起來非常舒服。』


真正的想法太丟臉、不可能讓你知道。
『為了不讓七年年齡變成體能差距,我不會停止健身。』


有些話,還是不用說就行了。


************(全文完)************

賞賜GP的巴友,感謝你們。健身房+淋浴間真的是個美妙空間~~

最後眼鏡克哉還是沒能如願正面看到美人穿衣,不好意思啦~~
佐伯先生,御堂先生吃都被你吃了,就留點小小面子給他吧XD

Ps.雖然在寫內容時尺度在意料中爆表了,但是這裡不能貼愛愛場面,我也不敢po(爆汗)
只敢加密放在我的部落格。看官們如果對那一段有興趣,煩請搜尋一下我的名字,應該就會找到我的天空。
我是膽小鬼、連結也不好意思直接放在這。Sorry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