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28

【短篇】【鬼畜眼鏡】親愛的你--中(御堂×克哉) (4/16更新)

樓主 奉兒 silkground
GP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佐伯克哉在鬧鐘響起前三十分鐘自動睜開了眼,最近的他總是如此。

多出來的時間,他充分地花費在浴室中,結果沐浴得比平常更久了些,克哉對著鏡子吹乾頭髮的同時,看著鏡中自己的臉龐發燙得紅通通,但憑良心論,克哉自己也曉得並不完全是因為沐浴的緣故,忍不住再確認了一遍時間,其實才剛過七點幾分鐘罷了。

離御堂來接他的時間,還有將近半個小時。

御堂孝典,也就是他佐伯克哉現在正在交往的愛人,交往至今,將近三個月。

『以後每天七點半,到樓下等我。』

這是到MGN上班還不到一週時,御堂得知他每天需要通勤一個小時(來回兩小時)的電車才能到公司時候,立刻果決對他下達的命令。於是至今,每天早上坐著御堂的車上班已經成了一番慣例。當初租的公寓本來就是因為離原本的公司距離夠近,現在進了御堂所在的公司、克哉總覺得自己該學的和快樂的事情一樣多得數不清,其實每天通勤一個小時對他來說並不算無法忍受,但御堂一聲令下後,克哉並沒有多嘴的空間。

御堂租的公寓本來就靠近MGN一些,每天讓他接送上班讓克哉很過意不去,每天從一大早就能看見御堂這件事,也讓他不知道該緊張還是高興才好。悶悶地嘆了口氣,才發現自己的頭髮早就乾了,時間不知何時已經飛快流逝,想到御堂總是早了五分鐘到,代表還穿著浴袍發呆的自己即將遲到!

克哉手忙腳亂地穿好西裝,拎起公事包之前不忘再確認了內容物一遍,工作與遲到之間,並不是克哉還分得出輕重緩急,而是早已有過多次因為緊張而忘東落西的經驗了,那時御堂發火的表情他還記憶猶新。

匆忙趕到樓下的時候,御堂的車剛剛停穩,克哉鬆了口氣,打開前座的門,在迎上御堂的視線前,很自然地就湧上微笑:「早安。」

「嗯,早安。」

坐在前座的男人僅是一個帶在眼神中的笑意便令克哉心跳加速,密閉車箱的空調裡,克哉聞得到御堂的氣息混著古龍水與座位皮革的氣味緩緩漲滿他的鼻息。他買不起車也不會開車,光看著身旁男人用那雙筋張修長的手熟練地換檔和操縱方向盤,克哉忍不住就對自己彷彿少女般的心情埋怨不已,每天都要看的畫面,為什麼會讓自己這麼著迷呢。

熱烈又無法煞車地愛上一個人的心情,克哉到現在依然無法駕馭。

認識御堂前的自己怯弱而無能,是在他身邊一切才著了魔,一開始充滿屈辱的強迫關係不知何時起變成彼此都無法收拾的強烈激情,那一天覺得自己即將崩潰前不顧一切的對御堂告白後,陰霾的雲就這麼乾淨地被吹散,而愛情竟然能讓人如此快樂。

御堂不多話,連開車都認真小心是這人不變的個性,克哉想此刻的自己或許什麼都不需要,呼吸著御堂呼吸的空氣,整顆心就能雀躍而愉快,不覺間眼睛舒服地閉了起來,克哉聽見御堂的手指輕輕動了,將車上的廣播聲音調弱,是很簡單的溫柔。

我真的好愛你,就算只有萬分之ㄧ,也想讓你知道我現在的幸福。克哉在意識朦朧間,忍不住這麼默默地對御堂說道。

※※※

煞車聲響起的同時,克哉猛然驚醒,御堂剛將車子熄火,已經到了MGN的地下停車場,自己竟然不自覺就在這麼舒服的空氣和心情裡大搖大擺的睡著,克哉整理著頭髮拼命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竟然睡著了…」

御堂拔出車鑰匙,輕描淡寫地搖頭:「沒有道歉的必要。」

克哉點點頭,試著打開車門的同時才發現門仍被從駕駛座上了鎖,茫然著正要轉頭問御堂,那張線條挺拔的臉就這麼帶著笑意毫無預警地貼到了他眼前,驀然放大數倍的光采雙眼讓克哉呼吸有點難受,御堂的唇停在他唇外數寸的空氣上,只是盯著他微笑。

「呃…那個?」

克哉說不出話,喉頭脹滿緊繃的吐息,御堂呼出的空氣微熱而煽情,令他很自然就想到在床上與這張臉有其他更多近距離親熱接觸的時候。

要被吻了嗎?現在嗎?緊張而不能否認期待的心情,克哉反射動作一樣緊緊閉上眼,聽見御堂低低而輕輕的笑了一聲,但雙唇並未如預期中如御堂向來的方式一樣被迅速覆蓋,而是溼熱的氣息滑到了脖頸上,薄唇在頸部細嫩敏感的肌膚上游移,令克哉忍不住溢出了呻吟:「…啊…」

御堂的手指探進了他的襯衫,灼熱的吐息在他耳邊呢喃,胸口透來一陣涼氣,是御堂瞬間解開了他上方兩粒鈕釦:「少扣了一粒鈕扣喔,真是粗心。」

御堂的手很慢條斯里,一面整理著他的鈕釦,一面有意無意撫摸他的鎖骨四周,每一吋御堂撫摸過的肌膚都因為那獨特指腹觸感而變得滾燙。

「…抱歉…」

雖然口中說著抱歉,身體的反應卻在全然迎合,克哉想著自己就要發瘋了,身體與心都這麼期待御堂的一切,對一個人如此迷戀真的沒有關係嗎?

「呵,我還以為你是故意的。若隱若現地露出自己的肌膚,不是在誘惑我嗎?」

御堂瞇著眼笑,薄唇摩擦著他的臉頰輕輕囓咬,傳來陣陣麻癢中帶著微痛的刺激,克哉無法控制住呻吟,只能聽著自己動情的輕吟荒唐地溢出口中。

「…時間。」

費了多大的力氣,克哉才在理智崩潰的前線裡擠出這句話,御堂倒是相當果決第抬起身子看看自己的手錶:「嗯,沒錯,的確快要遲到了。」

看著克哉呼吸凌亂滿臉通紅的表情,御堂微微一笑:「你說呢,要停下來嗎?」

「…御堂…!!」

被突然這麼一問,克哉慌張得連敬與也忘了說,只能瞪著眼前明顯在壞心的男人,看著他笑得眼睛更細了些,把手錶收到口袋裡,雙唇與肌膚熱度一齊貼上。

鐵定要遲到了,克哉在神智被完全擊潰前這麼想著。

幸好他的直屬上司就是御堂本人。

※※※

狹小的車內空間裡,再怎麼熱情翻滾起來也有點礙手礙腳。在二十分鐘的盡情宣洩後,一如往常,御堂是首先恢復理智的那一方。俐落地整理完衣服後,對著車內鏡將微亂的前髮撥回原位,抹去額際的汗珠後,拿起公事包的御堂已經準備就緒。

前座的青年依然在情動未已地喘氣,淺色的短髮是被他親手揉亂,胡亂散在那張端秀的臉龐上,衣物則是一路從衣領被解開,袒露的胸膛還在急促地起伏,被汗水襯得格外艷紅的膚色讓御堂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真是的──這人到底對自己的吸引力有沒有自覺?

「我先上去了,你留在這裡休息半個小時再到就行。」御堂簡單的交代著,打開駕駛座的車門:「遲到的理由我會替你解釋,你不用多嘴了。」

「…嗯、是的…」

有氣無力的嗓音在慵懶外帶了另一絲魔力,御堂感覺臉頰有點發燙的跡象,連忙在克哉抬起頭前離開了車子,一路快走到了地下停車場的電梯裡,才對著鏡中手忙腳亂的自己發笑。

御堂不否認自己的快樂從何而來,全部是為了佐伯克哉這個人。每天每天,都因為看見那張只對著自己笑得燦爛天真的臉龐而幸福,自己究竟是著了什麼魔。

入社將近十年來,一向自信於自律的御堂,是第一次聽見自己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甚至還有不怕死的新社員跑來向他打聽:說是御堂部長最近總是春風滿面神采飛揚,是否身邊或是心裡多了個人?如果能告訴大家這神秘幸運兒是誰就更好了。當然被他用嚇死人的冰凍視線當場拒絕回應。

但心裡暖烘烘的,御堂不討厭自己這樣的改變。

與克哉在同一個公司以來,原本默契就佳的他與自己合作起來順利無阻,交出了好幾個亮眼的project,連他的頂頭上司在讚嘆之餘也忍不住向他調笑兩句,說事業愛情兩得意的這男人、真是令人妒忌。

走進商品企劃開發部的辦公室,稀稀落落地傳來幾聲早安,一早正是最忙碌的時候,受到上司的刺激影響,御堂屬下也大多是一群工作狂。走進部長辦公室前,御堂忍不住在經過一張依然嶄新地發亮的桌前放慢了腳步。

【佐伯克哉,MGN商品企劃開發部第一室。】

不僅是身體,連在工作上都是屬於自己的人,御堂看著這個名牌就覺得心情好得不得了。

我愛你。

這句話,他不會輕易地掛在嘴邊,不會讓輕浮的情話隨意抹滅自己這份得來不易的愛情。

但是佐伯克哉,你最好記住,永遠牢牢的記住。

『看吧、部長又在偷笑了。』『最近完全變本加厲了──真是幸福透頂喔。』

周圍細細瑣瑣的耳語御堂決定網開一面當作沒聽見,輕盈地打開辦公室的門,陽光和清透的空氣一瞬間耀眼地讓他微微目眩。

※續※

誒-----突然接不下去了,不過這篇基本上還會有續集的^O^

這次是預告過的御堂克哉篇~剛好趕上甜蜜情人節!
希望大家會喜歡~

小小的題外話,normal版廣播劇完食後,
總覺得御堂克哉篇的克哉講話特別大膽呀(好害羞)
跟drama比起來我完全覺得自己這一篇是超級普遍級,
作者T大您實在是太敢寫了b

腸胃炎肆虐之下我也中獎啦~這篇是在渾身飄然快要成仙下打完的,
大家要保重身體喔!
最近整顆心都被這一款遊戲佔滿了,
寫完御堂克哉篇後應該是克哉X克哉吧~
希望到時候的尺度還能夠貼在這裡^^bbbbb



8
-
LV. 35
GP 176
2 樓 非凡公主 doris58
GP1 BP-
※ 引述《silkground (奉兒)》之銘言:
> 誒-----突然接不下去了,不過這篇基本上還會有續集的^O^
> 這次是預告過的御堂克哉篇~剛好趕上甜蜜情人節!
> 希望大家會喜歡~
> 小小的題外話,normal版廣播劇完食後,
> 總覺得御堂克哉篇的克哉講話特別大膽呀(好害羞)
> 跟drama比起來我完全覺得自己這一篇是超級普遍級,
> 作者T大您實在是太敢寫了b
> 腸胃炎肆虐之下我也中獎啦~這篇是在渾身飄然快要成仙下打完的,
> 大家要保重身體喔!
> 最近整顆心都被這一款遊戲佔滿了,
> 寫完御堂克哉篇後應該是克哉X克哉吧~
> 希望到時候的尺度還能夠貼在這裡^^bbbbb

哇呀呀~
雖然期待後續,可是奉兒大的身體可更重要的捏-

這篇配上情人節,可是有著甜蜜的韻味呀-未完的勾人心急-XD

我會在旁邊幫奉兒大搖旗吶喊的-

(克哉X克哉可以期待不能貼在這裡的尺度版嗎?XD)
1
-
LV. 15
GP 575
3 樓 子喵 tomomori
GP0 BP-
寫得好啊…!
玩這個遊戲雖然不是一天兩天了,至今對Mido這個人還是很有愛。
像他這樣的冰山型男不做攻真得很浪費,所以大人這篇文章的配對剛好對我的胃口。
整篇文兩個人的言語交談儘管不多,感情表達卻十分到位。
無論是克哉的迷戀也好,Mido桑的傻笑也好,都不難看出這兩個人在真心面對這份(建築在SM基礎之上的)感情 [汗…]。
其實眼鏡非裝著盤我也一直有聽,每天晚上睡覺前,差不多…
所以看到那些對話,某人那有愛的低沉攻聲就在耳邊不斷回蕩中…。^ 3^
實在是…太喜歡了^v^。

請大人繼續加油啊!
0
-
LV. 10
GP 156
4 樓 奉兒 silkground
GP3 BP-

 

【鬼畜眼鏡】親愛的你---中(御堂×克哉)

 

御堂的手指很漂亮,優雅細長、指尖總是保養得圓潤細緻;而他剛剛,就在那雙美麗的手指下,在自己工作的大樓地下停車場,在隨時有別人經過也不奇怪的車內宣洩了。

 

但最糟糕的事,是佐伯克哉發現自己並不滿足。

 

甜美的餘韻過後,從體內湧現的空虛感,是就算五分鐘前才依依不捨地將交纏的唇舌互相分開的甘美都無法填補的,身體一點也不撒謊的反應,克哉不知道如何是好。

 

遇見了御堂後,才第一次認識自己被愛欲吞沒的、貪婪的身體,──在與御堂認識前,無法想像身為男性的自己有一天竟然會這麼眷戀著另一個男人的身體。

 

雖然那是說不出口、連光是在頭裡想著都令人害臊的念頭,克哉慢慢地扣上鈕扣,嘆了口氣,雖然等一下就能見到御堂了,身體上御堂慢慢消退的指溫與親吻的余熱不知怎麼地很令人鬱悶。

 

克哉看了一下手表,猶豫著該上去了嗎?想到那雙總是銳利地看穿自己的俊眸,克哉還是決定再多坐一下,至少在體內燈芯般燙熱的熱度稍微冷靜下來之前,否則,一定會手足無措地被御堂看穿了。

 

〝對不起,雖然才一大早,雖然就要開始工作了,但是現在的我──非常非常想被你用力地擁抱。〞

 

克哉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出來,如果連這種想法都被看穿了該如何是好?

 

雖然御堂孝典──他最喜歡最喜歡的御堂孝典──大概只會滿足地瞇著眼對他這麼微笑著。

 

〝──很好啊。只要對我一個人這麼想就好了──〞

 

◆◆◆

 

新的合作案剛剛成功落幕,由御堂率領、一向以『隨時過勞死也不希奇』為座右銘工作的MGN商品企劃開發部,進入了難得悠閒的時期,不少社員藉著銜接接下來的黃金周假期,將累積已久無處可用的年假一口氣請掉,在部長基本上也是享樂主義之下,一早的辦公室人數是以往的一半以下,可說是非公式的年度假期。

 

『假期……嗎?』

 

克哉經過同事的辦公桌,桌上幾份色彩鮮明的度假勝地DM吸引了他的視線。

 

「喔,佐伯,有興趣嗎?」端著咖啡回到坐位旁的同事拍拍他的肩膀,將桌上的幾張全塞到他的手裡:「本來只是要跟我老婆去泡個溫泉的,結果那傢伙突然說甚麼要去夏威夷……這幾張都是國內的行程,你也趁放假好好去玩一下吧?吶?跟女朋友?像你長這麼帥,一定有吧。」

 

最後的一句話,讓正接過DM的克哉忍不住心跳漏拍了幾秒,在同事轉頭去的時候,他偷偷往御堂辦公室的方向看了看,那扇門一如往常地關著,就像他們兩個的關係依然對外保密一樣。

 

【箱根溫泉】、【京都祉園】、【熱海】、【輕井澤】……不同風情的景點照片閃過克哉的視野,旅行嗎?出社會以來,雖說很忙碌、不過並不至於連度假的空閒都沒有,這麼多年沒有私下旅行,其實只是身邊一直沒有伴侶。

 

現在擁有御堂的自己……克哉忍不住想像,露天溫泉、古街、山間的別墅──自己的戀人的話,不管在哪裡都一樣美得像畫吧?不管去哪裡……克哉沒有發現自己臉上浮現著微笑。

 

不管是去哪裡,只要跟御堂在一起,一定都很開心吧,就算只是兩個人牽著手去散步。

 

御堂的、美麗而溫暖的手,只要是輕輕的十指交扣,從指尖傳達上心口的熱度讓他迷戀萬分,還有那雙手在身體上游移時令人妒忌的優雅與從容……

 

「上班時間做無關的事,我應該扣你的薪水嗎,佐伯君?」

 

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低聲時候,克哉手忙腳亂地想收起桌上的DM,不過御堂的手已經搶先抽起其中一張,熱海的DM遮住了御堂的眼神,克哉只能茫然地看著戀人安靜地讀了好久好久。

 

關於連續假期的事,御堂目前對他隻字未提,以他的個性也不敢主動向對方提議什麼……現在要解釋是同事給的也為時已晚,他緊張地吞著唾沫,在熟悉的戀人前、心跳還是無法控制地加快。

 

「喔……休假?」

 

當御堂終於依然維持著職場上從容口調開口的時候,但是哪裡藏著只有他聽得出的笑意,克哉已經困窘地低下頭無法直視對方的眼睛,他慶幸著現在辦公室裡幾乎沒甚麼人在,否則自己燒紅的臉頰一定難以掩飾的。

 

『嘟嚕嘟嚕嘟嚕』

 

聽見御堂的手機響起的瞬間,克哉忍不住鬆了口氣,偷偷再度抬起頭,只看到高挑的長身轉身走回辦公室聽電話的背影──不禁有幾秒,他很慶幸御堂是這麼熱衷工作的男人,那代表著這個話題至少可以等到下班後再討論。

 

匆匆把DM塞進抽屜裡,克哉深呼吸幾口,打開電郵信箱,較平日嚇人的信件數量,今天只有幾封來自客戶的簡單連絡與打招呼,除此之外、今天的工作也只剩整理幾份文件,相當的輕鬆。

 

一面回覆著信件,不特別費心的腦袋一下子就被雜亂的思緒入侵,克哉回想著上次出門旅行到底是甚麼時候了?是還在原本的公司的時候的社員旅行吧,業績不好的八課去的只是偏僻地方的便宜溫泉旅館,本多高大的身體狼狽地塞在窄小的露天溫泉裡突兀的有趣場景是當時唯一覺得開心的回憶。

 

「哈哈……本多……」

 

沉浸在回憶裡,克哉忍不住脫口輕輕笑出聲,雖然偶爾會互通郵件,工作忙碌之下已經很久沒與本多見面,現在本多也在努力地工作吧?回覆給客戶的感謝函同時打完了,右手摸索著滑鼠的方位,指尖卻觸摸到熟悉的溫熱肌膚觸感,驚訝地下意識想抽開手,卻立刻被捉住手腕。

 

「───本多?」隨著壓低得近乎聽不出情緒的低聲靠近耳畔,御堂的吐息溫熱襲上:「一面這樣笑著一面念著【過去】的名字……哼……」

 

+續+

賀鬼畜R發售(灑花)
睽違一年的御克終於更新了...OTL
R篇的御克路線大好>////////////<
御克滿開炸裂中!!
好久沒來薔薇版更新,
請多多指教囉^/////////^

P.S:這是尺度稍微修剪版喔
3
-
LV. 21
GP 16
5 樓 血色不死蝶 DMC66284
GP0 BP-

呀呀~~~~!!
好甜好可愛啊
話說御堂×克哉是我的本命說
我超愛御堂那種不說出口的溫柔
和克哉不問就明白的體貼
對大大的文章整個超有愛(心ˇˇˇ)
要再加油喔
期待續集

0
-
LV. 23
GP 39
6 樓 snail snailworld
GP0 BP-
好甜好棒啊~看的我心癢癢
也請繼續加油生出下一篇啊~

哪裡可以看的到完整版啊...?(小聲)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