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1k

【短篇】說走就走的肥宅異世界生活

樓主 午夜人偶劇場 sasha30942
GP2 BP-
  我姓歐名塔庫,二十三歲,無業。有個外號叫尼特,再加上原本的名字感覺就很像外國人。歐塔庫‧尼特,聽起來像不像NBA球星?我自己是覺得蠻像的啦。
 
  自從大學畢業後就無所事事,都沒去工作。不過話先說在前面,不是我沒那個本事面對挑戰,而是就業環境太糟糕了,資源早就被那些老傢伙掌控住了,我們這些後起之輩根本什麼都分不到!就只會在那邊擺架子說我們年輕人不努力什麼什麼的…
 
  不過沒關係,現實世界再爛再無聊也都跟我沒關係了,因為我知道還有無數個等著我們去發掘的美好異世界存在,只待命中選定的我們去發掘。
 
  所以我被選上啦!哈哈,偏偏就是萬中選一的我!就在我被逼去參加什麼就業博覽會的那天,我在半路上被一陣強光帶走啦!
 
  中世紀風格的農村田園景象在我眼前展開,山坡下的小徑有一些奇裝異服的人在行走,還不乏尖耳朵、鬍子矮人之類的面孔,表明了這裡是貨真價實的奇幻異世界。
 
『耶!爽啦!』我忍不住又叫又跳。
  底下有的路人稍微往這裡看了一下,不過不介意似的轉頭過去走他們的。頓時我感覺到人生充滿希望,一個充滿驚奇的新世界等著我去發掘,彷彿屬於我故事的片頭曲即將響起,不知道哪個聲優唱的比較適合呢?
 
  算了不管那些了,反正再也沒有整天催我找工作的爸媽,沒有那些瞧不起我的同學,沒有那些現充潮男潮女,沒有那堆爛國家爛政治爛教育。在這裡等著我的是充滿愛與勇氣的世界,只要有毅力有智慧就能化險為夷,成為英雄的世界!
 
『那是?』眼前景像讓我眼睛一亮。
  路邊走來一位蓬鬆及肩的金髮,穿著淺藍色輕裝皮甲配劍的女子,年輕可愛的臉蛋讓我心跳加速。
『喂!那邊那位!』
  我跑過去搭訕,那位女子不疑有他的轉頭過來注意到我,臉上帶著友善的微笑,完全不像現實世界的人看到我就一臉嫌惡。
『妳好,我叫歐塔庫,剛來到這一帶不久。』我搔著頭傻笑說道。
『好特別的名字喔?從哪來的啊?』女子回應時,刻意走到道路旁的草地上在面向我。
 
  我也趕快跟過去,看她手插著腰頗有興趣的盯著我的樣子,想不到女主角這麼快就登場了!
『我從一個叫地球的世界來的。跟妳說喔,那裡超爛超噁心的,還好不知道為什麼我被傳送到這裡來…』
『地球?』
  看她的表情從微笑轉為疑惑,藍色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我同時注意到她的耳朵也圓圓尖尖的,不過看起來還不完全像精靈,應該是混血半精靈之類的吧?
 
『不好意思還沒請教妳的名字呢。』我覺得自己剛剛太興奮了,沒先請教名字就講那些好像有點失禮。
『我嗎?』女子用一隻手點著下巴看向旁邊。『不重要啦,我對你比較有興趣。』她又轉回來笑瞇瞇的樣子。
『對我?』我心臟噗通噗通跳起來,感覺二十幾年來不曾有過的幸運似乎都集中在今天。
『你脖子上那個是什麼東西?』她手指著我問,好奇的臉蛋真可愛。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要問這個?我脖子上從來不會配戴東西,該不會是我的格子杉的領口鈕扣?照理說她應該會對我的眼鏡或布鞋比較有興趣吧?
『不知道耶,妳是說這個嗎?』我摸了摸我的領子。
『不是,再上面一點,那個環。』她說話的口氣突然變的很冷淡,不過我更在意她說那什麼環的?
 
  摸了摸脖子,我心裡一涼,怎麼現在才發現好像有個金屬狀的東西套在脖子上。
『我不知道…這是?』我知道不應該問對方,但還是不禁自言自語。
『你不知道?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女子聲音的突然變的尖銳起來,然後大步靠近我。『你說你是從那個早就滅亡多時的星球來的,然後現在跟我說你不知道那是什麼?』
 
  地球滅亡了?在說什麼啊?不過我沒有空多想這是怎麼回事,因為這女人突然性情大變,表情變的猙獰,瞳孔縮小,就是所謂的壞掉吧?我吞口口水,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應而忍不住看向別的地方。
『算了,看你一副蠢樣大概也沒什麼值錢的情報。把那個東西給我如何?』女子突然露出邪笑,表情變化之快讓我全身發寒。
『妳…妳想搶劫嗎?』我直覺的認為這個東西不能交給別人。
『是又怎樣?』她拔出腰間的匕首。『看你是要自己交給我,還是我從你那坨肥肉上割下來?』
 
  我忍不住退後幾步,她也步步逼近。懷疑自己能否脫身的同時,我又左顧右盼寄望過路人的存在能否讓這女的有所顧慮。
『放心,我已經啟動聖域立場了。在我沒拿到那個東西之前,這裡就是專屬你與我的世界。』
  她所言不假,路旁那些提著農具和水果藍的民眾和我們擦身而過,卻對她的話置若罔聞,對我們的存在視而不見。這…就是異世界的不可思議之處吧?
 
『救命啊!』我不死心的大叫,轉身拔腿狂奔。
『沒用的!』她在我後方喊道。
  回頭看她一臉得意的拉近距離讓我全身顫慄。平時不運動的苦果來了,才跑沒幾步就氣喘不已。不過她像刻意展示給我看似的,從後面騰空跳起,在空中翻一圈後降到我面前不遠,逼的我煞住身體差點往前撲倒。
 
  反正都會被追上,不如試著用體形壓制對方吧,如果可以把武器搶過來的話…結果我正想前進出拳的時候她就衝過用戴著皮手套的手握住我的拳頭,捏緊喀拉一聲。
『啊!』受到人生不曾有過的痛楚,哀嚎像是嘔吐物一樣傾瀉而出。
  我的右手骨被捏碎了,左手摸的時候感覺像在摸不冰的冰袋一樣。
『看來你只剩下一隻手可以把那個東西拿下來給我了。』
 
  這恐怖的女人冷笑著盯著我受傷的手,對我臉部因為疼痛與恐懼而扭曲的樣子絲毫沒有憐憫。從我以為她是可愛的女主角到現在這可恨的樣子才過不到三分鐘吧?
『拜託別殺我,我拿下來給妳就是了。』我喘著氣用左手擺出制止的手勢。
『給你一分鐘,快。』
 
  即使根本不知道取下那莫名其妙頸環的方法,我也只能瞎子摸象似的摸來摸去,看看有沒有扣環或是按鈕之類的。
  我不敢再和對方對上視線,只能低頭讓左手去忙,忍耐右手的劇痛,任汗水大量滴落。
『還沒好嗎?你該不會蠢到連那個環是怎麼裝上去的都不知道吧?』
 
  不知道她在急什麼?該不會是她說那什麼聖域空間的時間效果有限吧?如果可以再拖個時間,說不定能讓路人介入脫離險境…
『哼!』
  結果對方根本不讓我有任何機會,一瞬間就繞到我側面出腿把我絆倒,然後扳起我的左手跪在上面。
『哇!啊!』這次兩手分別承受不同的痛楚,除了慘叫以外我沒有任何選擇。
『看來我得自己從你那肥滋滋的肉團動手了,最好別亂動。』
 
  我只能盡全力放鬆身體忽略疼痛,任對方冰冷的刃器在脖子邊翻弄,因為恐懼和屈辱感而淚流不止。這算什麼?就算她不是女主角,這種開場未免也…
 
  好痛!這次是因為對方粗魯的翻弄拉扯,刃器刺到脖子。感覺到溫熱的鮮血開始流出,弄濕了我的格子杉。
『乖,蠢肉塊,就快要拿下來了。』女子戲謔的說道,配合喀擦喀擦的金屬磨蹭聲。
 
  最後她拉我的頭髮將我的頭抬起,我感覺到頸環離開脖子了。接著她離開我的身體,我也翻過來正面,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看著她。這混帳女人正端詳著她舉至臉前的頸環,銀色的環身中間散發著綠色光芒。
 
『這樣妳滿意了吧?可以讓我走了吧?』我也不知道我這種無謂的哭喊有什麼用,但還是想說。
『隨你便,反正你那麼醒目,我還是隨時可以找到你。』她說完便把頸環收進腰間,完全不看這裡。
 
  我想起身,卻發現雙腿好像不聽使喚,明明她沒有攻擊我的腿部呀?也不像是腳麻的樣子。
『嗚?』一陣新的疼痛感襲來,我很快就發不出聲音,只剩下低喘聲。
『開始了嗎?』女子斜眼,用看蟲子似的眼神看向我。
 
  起先是雙腿,接著蔓延到全身,好像被無數根釘子輪流刺穿身體,彷彿被切片凌遲的疼痛。全身開始有極度劇烈誇張的抖動,但那似乎是配合著莫名痛楚的效果而非身體自然的機制。
 
  眼前的世界開始變紅,幾乎是跟身體爆裂噴血同一時間,這恐怖劇變伴隨而來的卻是痛楚的消逝。明明等同沒有視線了,我卻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四分五裂,意識也很快就會消失吧?
 
  我不甘心,我的異世界生活明明才剛開始…不到十分鐘吧?連個正常的NPC都沒遇到,連個地名還人名都沒記到,連個技能都還沒學到…就遇到這種事。史上最爛開局,史上最短的異世界生活…連在這種地方也要捉弄我嗎?老天爺。真希望這是場惡夢…不,與其帶著這種屈辱回到現實世界,不如就這樣死了吧…
 
『呵,果然是這麼回事。』那女人在我意識完全消失前丟下那麼一句話。


-待續-
2
-
LV. 43
GP 1k
2 樓 午夜人偶劇場 sasha30942
GP0 BP-
2.

  滿血復活!就跟我之前看過的作品一樣,我好端端的活過來了!不過終究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首先,我被那女人殺死的記憶還在…我所處的地方也不是那個戶外的田園道路,而是城鎮的小巷裡。我摸摸脖子,絕望與疑惑感像蛛絲一樣纏繞全身,那個頸環回到我身上了!
 
  現實生活也隨處可見的斑駁橘磚和垃圾箱近在眼前,惱人的蒼蠅和廚餘味道四溢,巷外人聲鼎沸,還有馬車呼嘯而過的聲音。那件事情的餘悸讓我害怕再有人盯上我脖子上的東西,所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脫掉格子杉,扭起來繞在脖子上當成圍巾。
 
  穿著T恤和牛仔褲,配上格子杉圍巾的黑框眼鏡胖子,在這個中世紀風格的街道上行走確實是醒目了點。不過絕大多數的路人和攤販除了斜眼看人之外似乎沒打算搭理我。雖說是中世紀風格…不過這裡的建築樣式、居民服裝更像某些電影裡羅馬帝國的風格?該說是更古老還是特色呢?
 
『嘿,朋友,要不要試吃梨子?』
  聽到右手邊攤販的大叔在叫我,我忍不住停下來轉頭看。
『可是我沒有錢買。』我兩手插著口袋說道。
『算我請客吧,反正最近生意不太好,這最後一批貨也沒人要。』光頭的健壯大叔遞出裝著幾片切好的梨子的小碟給我。
『謝了。』
 
  算是來到異世界後第一次有人釋出善意…但實際上也只是第二個跟我互動的人而已,不過還是有那麼一絲絲溫暖啦。
『你是從哪裡來的,西大陸嗎?這種打扮我頭一次見到。』大叔邊說邊拿起一顆梨子自己啃起來。
  地球…雖然我很想馬上回答,但上次那恐怖女人的猙獰面孔在腦海中浮現,她說地球已經滅亡了…也因為我提到地球才讓她性情大變,這到底是?
『我不小心撞到頭,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哈哈。』我搔頭做樣子傻笑。
『是嗎?真不巧。』大叔好像沒當一回事,空著的手整理攤架上的水果。
『可以請教一下這裡是哪裡嗎?』
『這裡?布蘭卡城。』
『喔?』
 
  既陌生又沒概念的名稱,奇幻異世界嘛。不過我更想知道具體一點的,例如國家、大陸之類的名稱。
『布蘭卡城,塞維爾聯盟國,至少名義上還是啦。』大叔好像看穿我的想法,主動補充說明。
『聯盟國?名義上?』
『不久就要正式脫離了吧,這裡很快就會有戰爭,來自南方的貿易已經中斷了。』
  戰爭…雖然在異世界裡應該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但剛經歷過那種事情的我可不樂見啊。
 
『水果這種不能久放的東西根本沒人要買,大家都把錢拿去買乾糧儲備了。所以放著爛掉也可惜,不如你拿一些走吧。』
『大叔你到時候要去避難嗎?』
『避難個屁,老子要守在這裡,不管這座城換誰統治我都不會走。』
『能不能收留我,我什麼忙都會幫的。』我鼓起勇氣請求,覺得這個大叔應該不是像那女人一樣的壞蛋,如果沒有善良NPC的引導,要怎麼在異世界闖蕩呢?
 
  大叔轉頭過頭來打量我幾下,想到之前去面試工作的時候有些傢伙也是這樣打量人全身上下。
『你看起來就一副拖油瓶的樣子,恕我拒絕。』
  唉,真是直接了當,不過還是比回家等通知之類的幹話好多了。
『好吧…』我無精打采的準備離開。
 
『讓路!讓路!』充滿威嚇性男性吼聲傳來。
  大批沉重的腳步聲靠近。轉頭一看,排列整齊的綠色盔甲士兵正在往這個方向行軍。那造型跟羅馬帝國的士兵真的好像…尤其是開面頭盔上像雞冠一樣的羽毛。士兵們個個凶神惡煞,路上行人紛紛走避,連本來要離開的我也只能繼續靠在大叔的攤子邊,戰戰兢兢的等那些士兵通過。
 
『隻身一個人來到陌生外地,想必很有本事吧?』大叔說道。
『為什麼你會這樣覺得呢?』我害怕說話太大聲會被那些近在眼前行進的士兵聽到,刻意壓低音量。
『你說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八成是被人襲擊但脫困了吧?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本領的話…』
 
  幾乎被他猜到一半以上的真相了,難道我那麼容易被看破手腳嗎?
『我…』
  不知道用這種方式取得對方信任管不管用,但為了暫時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只好試試看了。
 
  我把先前的遭遇都說給對方聽,但稍微修改了一下內容。例如對方只是單純搶我的錢財,我身上有個捲軸可以讓我脫離險境,但發動前一刻被對方用鈍器敲到頭所以什麼都不記得了。
『嗯,嗯…』大叔坐在椅子上不斷點頭,看樣子應該是相信了。『但更之前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嗎?』
『不記得…但也許之後會想起來吧。』我心虛的回應,希望他不會看出來。
『還有你說的卷軸,該不會是傳送術吧?』
『是啊,但最後一張剛好用掉了。』
 
  還好以前打電動的知識可以在這裡用上,這方面足智多謀的我說不定可以在這裡當個食客之類的角色吧?
『為什麼你會用禁術?而且還是在黑市裡才能買到的東西?』大叔臉色突然沉下來。
『禁術?』
  大叔挑眉看著我,像在等待我回答。這時後那批軍人已經離去,場面變的相對安靜,只剩下我噗通噗通的心跳。
 
  糟糕,怎麼跟那個女的突然性情大變一樣的展開?之前是太坦承所以惹來殺機,這邊該不會變成吹牛吹過頭而再度上演慘劇吧?
『我覺得你打從剛才開始就沒有完全說實話。』大叔站起身來,站到我面前彎腰用臉逼近我。『你一點都不像失去記憶的人,你到底在隱瞞什麼?該不會是聯盟國的間諜?』
 
  如果掉頭就跑,情況也不會好轉吧?恐怕會被抓起來,我看只能從實招來了。
『對不起…因為那件事太可怕了,所以我不敢照實說出來…』我低著頭不敢和大叔對看。
  大叔取來他的圓凳,放在我面前要我坐下。
『說給我聽吧,這些水果要吃多少都隨你。』
 
  我只能相信大叔是願意幫我的,只好把真實的故事原委,包括我是從地球莫名穿越來的,如何遇到那個女的被她殺死,然後平安復活過來的所有經過。大叔一臉狐疑的聽完了,至於他相不相信,有何看法我也無法預測了。
『關於那女的長相,你能描述一下嗎?』大叔不知為何這樣問。
 
  基於有機會找到那個女的向她復仇,我決定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金色微卷的頭髮,藍色大眼睛,淺藍色的皮甲,使一把短劍和匕首等特徵。但不知道為什麼大叔看起來比剛才還心不在焉,究竟是認識那個人還是問好玩的?
『還真的是超越我的理解範圍呢,你這傢伙。』大叔像是做結論似的,用一種不同的態度重新打量我一番,表情也變的比剛剛更詭異。
 
『所以大叔你願意…幫幫我嗎?』
『你希望我怎麼幫你呢?』
『提供我庇護或什麼都好,直到我能在這裡站穩腳跟為止…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報答我就不必了,我的房子可以免費給你睡幾天。要的話我告訴你怎麼走,你現在就去吧,順便跟我老婆說我晚點就會收攤回去。』
『真是太感謝您了!』我激動的站起來鞠躬。
  除了告訴我他家的走法之外,大叔塞給我一個金幣,要我去他家的路上順便買點吃的,人真的是太好了!
 
  照著大叔說的走向這條街的盡頭,我看到一個攤販在賣香噴噴的肉串,馬上過去跟他買一個。
『你耍我嗎?我不收這種貨幣!』中年老闆一看到那個金幣就把肉串收回去。
『咦?可是我只有這個…』
『那就滾啊!』
  旁邊走來一個帶著孩子的中年婦女要買,老闆馬上殷勤的招呼對方。
 
  不收也不需要那種態度吧?我只好繼續照大叔給的方向走,進入一個長巷。這佈滿垃圾的巷子和我的復活點蠻像的,而且更長。走著走著,我突然覺得背脊一涼…
 
  明明我現在受人恩惠,心情還算好的…這感覺是怎麼回事?這巷子也一點都不可怕,我在怕什麼?
  不對…我停下腳步。感覺到背後濕濕的,像是整件衣服被汗染濕一樣,我終於知道那溫溫熱熱的感覺是什麼,血!
『還站的住啊?不簡單。』冷酷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出現。
『誰?哇!』我剛發出聲音的時候就腿軟,整個人跪下去,八成是中了有毒藥的飛鏢之類的。
  接著噗哧一聲,我的背後被人用利刃捅了,心臟確實感受到刃物的冰冷。
 
  整個人趴倒下去,腦袋已經完全空白,除了自己再度遇刺之外什麼都不知道了,不過痛楚倒是沒有前一次那麼恐怖。
『得把那個東西還人呢。』隱約感覺到那個殺手在翻我的口袋,然後他摸走那個金幣。
 
※ ※ ※
 
  再度滿血復活……恢復意識的時候我正盤腿坐在雪中,好朋友頸環也還在。眼前除了雪花飛舞之外就是一片黑暗。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雪,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只剩下滿腔怒火,以至於可以暫時忽略寒冷。
 
  所以為什麼我又被殺了?到底哪裡做錯了?為什麼又是在毫不相干的地方重來?這到底是什麼糞Game?
『搞屁啊!我不想待什麼異世界了啦!快送我回去!』我對天空狂吼,換來的是嘴吧吃進一堆雪。
 
  似乎有人回應我的怒吼,幾個穿著盔甲的人影從黑暗中出現。那些穿著綠色盔甲,樣式有點像羅馬帝國的士兵們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待續-
0
-

歡迎使用哈啦區新版介面

感謝測試期間提供珍貴使用習慣的勇者們,讓新版更貼近玩家習性。若使用上發現問題也請不吝告訴我們 >> 新手教學

板務人員:

8255 筆精華,10/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