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8k

【胖子鬼話】抄襲(10/19追加故事插圖)

樓主 南方大表哥 leoncool
GP22 BP-
閃爍的燈光下,廁所四處貼滿著符咒,被詛咒的我坐在馬桶上摀著耳朵不斷祈禱外頭的呼喚聲趕緊消失。豈料原本不可能被打開的廁所門,此時竟然被打開……

我瞪大了雙眼,跟眼前那個身長兩米高白衣的魔神仔對上了眼,那一瞬間我立即翻了白眼……死去……

===============================================================

國中的時候,學校有一種討人厭的作業叫做日記,每天都要記錄生活心得呈報給師長過目,但由於我個人覺得活著就是吃喝拉撒哪來什麼心得?從國小開始便對於發表生活感言這種事情感到極為苦手,實在是很不想為了根本寫不出來的日記常常搞到三更半夜,於是為了確保每天都能早早睡覺,那時我剛好因為打球的關係認識了隔壁班一位帶著粗框眼鏡、一臉書呆樣的阿哲,在一次打球的機會時問他有沒有興趣幫忙一下,以後寫好的日記借我抄?結果他這樣回:

「我日記給你抄?可有想過這侵犯到我的著作權嗎?」

嘎?我只聽過北抖神拳,哪知道什麼是著作權?但即使不清楚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但我能確定他沒這麼容易就想把日記借給我抄,於是我又問:

「好吧,你要怎樣才願意把日記借我抄?」

「聽說你家裡遊戲滿多的嘛!有電腦的也有電視的。」

「是…所以?」

「這樣吧,以後你借我遊戲我借你日記,這樣公平吧?」

雖然借剛認識的傢伙遊戲實在很不合我的個性,但為了日記還是勉強答應了。

於是我跟阿哲這樣的魔鬼交易持續了一個學期後迎來了國中第一個暑假,暑假開始前幾天,阿哲就這樣邀約我:

              「嘿胖子,八月要不要到我南部老家來玩個三天兩夜?我還有約班上五、六個同學一起來!」

「痾…不要,鄉下那種沒有網路的地方是要玩什麼?」

              「所以這就要看你了啊。唉,我跟大家都講好了你會帶刃天堂來玩明星大亂交,還有屁A斯格痘天王等等大家都期待到不行!」

              挖靠,居然擅自替我隨便亂答應同學這種事情?這種行為跟父母決定兒女終生大事有啥不同?本來我想大聲斥責他的,但他手上拿著那本暑期日記本實在是太厚了…於是我還是從了。

              到了約定的當天我扛著行李以及一大袋遊戲主機+光碟氣喘吁吁的出了火車站後,便看到阿哲與他叔叔駕著一台車窗都貼滿黑色隔熱紙的廂型車早已停在我面前:              「胖子,這裡這裡!」

           「阿其他人哩?怎麼都沒看到?」我一上車看著空蕩蕩的座位問著。

           「沒有其他人,就我們兩個而已。」阿哲笑著說。

           「啥小?不是說還有其他五六個怎麼搞到最後變成我們兩個?其他人都臨時不來喔?」我大驚。

         「我騙你的啦!我本來就沒約其他人來,哈哈!」

         「你沒約其他人來?那你下一步是不是要在我的飲料裡下藥啊?」

         「是要下什麼藥?減肥藥?啊不是啊,我就覺得不這樣講你不會想來啊。更何況我這三天只想一個人好好獨享電動才不想跟其他人一起玩哩!」

         「獨享?所以你的意思是連我都不能玩喔?那我要幹嘛?」

         「你可以看我玩啊!」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阿哲說這句話,我腦中閃過了自己暗戀的女孩跟其他男生聊得火熱的火大畫面。要不是現在車子在高速移動中,我早就撞開車門跳車去矣!我氣到轉過頭去看著窗外,決定這一路上再也不跟阿哲講半句話,但阿哲似乎也無所謂,倒是津津有味的翻著我帶來的遊戲片,並思索著等等要先臨幸哪一片遊戲比較好。

                 然而就在轉頭望向窗外那片綠油油的田景時,我發現眼前的稻田中間站著一尊看起來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稻草人……
               但說它是稻草人感覺好像又不太像,因為它是整個人站在那裡,雙手無力垂在兩旁,只是因為它剛好在稻田裡,因此我姑且先它叫稻草人。它的身高跟美國職籃選手差不多高,頭上戴著破舊的斗笠,但面容被黑長直的頭髮給蓋住,身上還穿著白色連身裙。就我所知稻草人一般都是拿來嚇唬鳥類,但做成這個樣子別說鳥類,我看連藍鳥都被嚇到躲在包皮裡不敢出來吧?後來車子經過那片稻田後,那個稻草人消失在我眼前我就沒繼續探究下去了,只當作是這邊的農民特殊的美學而造成的恐怖景象。

                 然而到了阿哲的老家後,原本我以為接下來的日子要看阿哲打電動就已經夠無聊,沒想到實際碰上的狀況更淒慘,三天下來他老家的叔伯雙寶整天宅在家裡不出門,霸占著電視不是看政論節目,就是24小時新聞台,而且還邊看邊對罵。我們想跟他們借電視來玩遊戲時,不是被打槍就是被迫發表對於檯面上政治人物的看法,因此我跟阿哲兩人眼看沒轍,索性回房間內寫暑假作業,然後邊寫邊聽阿哲靠杯這兩個叔伯有多廢物,幹譙他老爸有多不負責,暑假一到就把他丟到鄉下過原始人生活。

                 「啊不然…我們去外面走走算了。在來你家的路上我有看到附近有籃球場,可以去那邊打球。」我提議。

                 「這可不成!」阿哲回絕的挺乾脆。

                 「為啥不成?」

                 「我曾經有一次想出去走走,結果被叔伯們拒絕,說是治安不太好,出去被壞人抓走怎麼辦?所以從國小開始的暑假我都只能被關在這棟透天厝整整兩個月,直到我爸把我接回台北為止!」

                 「你媽啦!被關在這邊兩個月?你的意思是現在八月,你已經被關了一個月了?」

                 「沒錯,所以你看看我多可憐暑假都要這麼過?」

                 「靠杯,那你還拐我來這邊陪你坐牢?80719(阿哲的學號)你會不會覺得你太過分了?」我大罵。

                 「抱歉啦!你已經很不錯了,晚上就要回台北了,我還有一個月要關耶!」阿哲說著眼淚還流了幾滴下來。

                 看阿哲這眼鏡仔哭成這樣我也覺得有點可憐,我探探窗外,想到一個方法偷溜出去,因為我發現這二樓房間窗戶下方剛好有被隔壁鄰居堆了一堆雜物,兩個人協力應該可以藉由踩踏雜物的方式從那邊偷溜出去,那兩個電視老頑童在晚餐時間回來前應該是不會被發現才對。

                 於是我跟阿哲講好計畫後,我們兩個當天下午就從窗戶溜了出去,然後跑到街上的籃球場上頂著大太陽打球活動一下筋骨。

                 結果當我們打到一半時:

                 「幹!怎麼有兩個臭小子怎麼可以在這邊打球?」一個穿著吊嘎的中年男子腳上的夾腳拖快節奏的趴搭趴由遠到近響起來。

                 「啊?抱歉抱歉!我不知道這邊不能打球!」我跟阿哲兩人趕緊跟對方道歉。

                 「你們什麼也沒看到吧?」我還以為這球場是那個中年男子的,想說接下來要被他飆罵擅闖私人領域之類的事情,豈料居然開口便問這奇怪的問題。

                 「看到什麼?」我跟阿哲兩人面面相覷。

                 「很好,什麼也沒看到就好!你們是誰家的孩子?現在眼睛趕快閉起來,我帶你們回家!」那中年男子說完,伸手就想往阿哲的手臂抓去。


待續~
22
-
LV. 39
GP 55k
2 樓 銀髮ㄇㄇ ARVIN1206
GP1 BP-
1
-
LV. 50
GP
3 樓 迅疾747 k7365116
GP0 BP-
0
-
LV. 50
GP
4 樓 瑪茲瓦 p20090823
GP0 BP-

0
-
LV. 50
GP 25k
5 樓 李小蛇 boy0802fsvsv
GP0 BP-
0
-
LV. 39
GP 5k
6 樓 雨丸✰黑魂のLife★ xajkimon477
GP0 BP-
0
-
LV. 30
GP 5k
7 樓 Ophlo nbv030207
GP0 BP-
0
-
LV. 32
GP 38k
8 樓 南方大表哥 leoncool
GP8 BP-
「很好,什麼也沒看到就好!你們是誰家的孩子?現在眼睛趕快閉起來,我帶你們回家!」那中年男子說完,伸手就想往阿哲的手臂抓去。

挖靠,回誰家啊?這邊治安真的不太好耶!才剛出來打個球馬上就遇到叫我們眼睛閉起來要帶我們回家的怪叔叔,我看看阿哲,阿哲也正看向我,於是我喊:

「快逃啊!」

「喂!你們跑什麼?趕快把眼睛閉起來不然會出人命啦!」

那中年男子在後面追著我們跑,情緒感覺起來很緊張,但我跟阿哲兩人更緊張,拔腿就往老家的方向跑。我們穿過了魚塭、跑到荒蕪的稻田,兩人想要抄捷徑直接從稻田中間切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嚕嚕嚕嚕嚕嚕嚕…」

我聽到了這樣的怪聲,轉過頭往怪聲的方向看去,這才又讓我遇見了那個稻草人!這次近距離看到它身高真沒誤會的高,而且那種恐怖的感覺更強烈,我這時才發現原來它還有雙類似蛇直豎瞳孔的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感覺自己是一隻肥鼠,而它就這樣一直在盯著我看。

不過雖然這個稻草人很可怕,但目前更可怕的是後面那個窮追不捨一直叫我們閉眼睛的怪叔叔!

一路逃回阿哲老家後,我們怕爬回二樓窗戶速度太慢會被那怪叔叔給抓住,因此直接瘋狂按門鈴求救,叔叔開門之後發現是我們露出很驚訝的神情,而後面窮追不捨的怪叔叔看到叔叔開門後也沒跑掉,反而直衝過來大罵:「川仔!這你家的小孩喔?你怎麼可以讓他們在這個時候跑到外面去?」

阿哲的叔叔也很緊張的說:「我沒有讓他們出去,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跑出去的?我們這個月來家裡都有人在啊。何況如果他們跑出去了大門的警鈴會響起來!」

「那他們一定是自己從別的地方偷溜出去的!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到那個東西?」怪叔叔問。

「哲仔,你們有看到什麼怪東西嗎?」叔叔緊張的問。

「沒有沒有,我們一路上只看到車子、稻田還有籃球場,沒看到什麼怪東西。」阿哲回。

「什麼怪東西啊?如果你硬要講的話,那…那個恐怖的稻草人算不算?」我邊喘邊回。

稻草人?長什麼樣子?」怪叔叔問。

「就帶著破舊的斗笠,穿著一身白色連身裙然後頭髮又黑又長。對了,它還長得超級高,還有一雙瞪著我看的恐怖蛇眼!」

怪叔叔跟叔叔聽到我這描述後,兩人像是沒吃維骨力一樣,膝蓋一軟全都跌坐在地上鬼喊著:「兩百爺!是兩百爺!!你真的看到了兩百爺!!!」

「兩百元?沒有啦!路上我連一百元都沒看到哪來的兩百?」我疑惑地說著。

「是兩百爺!爺爺的爺!你居然還看到他的眼睛了?天啊!這大摳呆死定了!」怪叔叔鬼叫著。

三小?我死定了?被人家莫名其妙地咒死還真不是滋味,我氣急敗壞地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後來阿哲的叔叔才用帶有極端恐懼的語氣跟我描述兩百爺是什麼……

原來…這個兩百爺是這裡口耳相傳的魔神仔,之所以叫做兩百爺是因為祂身高兩百公分以上,因此大家都管祂稱作兩百爺。每當夏天來臨時,便會出沒在鄉間牽走跟祂對上眼的孩童的魂魄,據傳這些年來已經有好幾十個孩子就這樣回不來了。所以一到暑假,這村裡的孩子都會被迫關在家裡,以避免被兩百爺給盯上,即使要出門,也需要以車代步,並貼上厚厚的一層隔熱紙,讓兩百爺看不到車裡有孩子在裏頭。

「什麼時候出現這個兩百爺啊?我記得以前阿公只說過這邊有專門抓小孩的山貓靈啊!」阿哲害怕的詢問。

「那個山貓靈早在幾十年前被一個高人給趕走了,從那時候起我們本來以為這村莊終於可以寧靜了,誰知這幾年來居然又來了個兩百爺,一樣幹起拐小孩的勾當,而且受害人數更多,但這兩百爺從何而來我們這邊誰也不知道。」叔叔說著。

「那…那有辦法連絡上之前那個趕走山貓靈的高人嗎?他有辦法對抗山貓靈,這個兩百爺應該也沒問題吧?」我抖問著。

「那個高人早已成仙了,現在要對付兩百爺只剩一個方法了……」這時阿哲的伯伯雙手背在後頭緩緩的走來,雙眼炯炯有神滿是自信。

「什麼方法?」現場的人都好奇的問著。
「參加連署罷免總統阿匾的活動,只要綠的不下台這種事情只會一再發生!」

……………………………


阿哲伯伯忽然一句無理頭的政治發言讓現場陷入一片尷尬,此時叔叔憤怒拍了一下門板,本以為要制止他老哥的胡言亂語,豈料:

「挖哩幹你娘!關我們阿匾什麼事?我看這兩百爺是你們藍的死光頭來台灣時帶來的細姨!」

阿哲叔伯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政治對罵起來,我眼中彷彿出現了政論節目常出現的名嘴對嗆分割畫面!底下還寫著標語:「兩百爺索命是藍還是綠的政治陰謀?甘安內?」媽的!我都陷入生命危急關頭,居然兩個政治狂熱分子還能扯到那裡去,真他媽夠了!

「我看我還是趕快找廟公來幫幫忙好了!」怪叔叔說完後轉過身來便趕緊離去。

「對對,現在我看只剩下廟公有辦法了!叔叔再麻煩你了!」阿哲拜託著。

沒多久,怪叔叔帶著一個眼睛垂垂,頭髮半灰、身穿背心的廟公出現在家門口,那個廟公似乎因為講話聲音小聲的緣故,因此都會隨時自備手持麥克風。廟公看一看我之後便說:「沒想到連續好幾年零中煞,今年居然破功。同學我跟你報告一下齁,今天晚上只能留在這個地方過夜了,而且還需要在廁所裡過夜齁!」

「三小?為什麼!?」我瞪眼訝異。

「因為兩百爺索命的時間就是你跟祂對上眼的當天晚上齁,而廁所是這個家裡唯一沒有窗戶的地方,能降低你被兩百爺找到的風險齁。當然以防萬一,我們還是會在四周貼上符咒齁。」

「不行啊,我今天就要回台北去了!我直接遠離這裡不就沒事了嗎?」
「孩子,你懂隔離的概念嗎?」

「嘎?」

「你已經被兩百爺給盯上了,如果說隨隨便便搭火車回家會造成防煞破口齁,有很大的機率害其他車上的孩子也跟著被兩百爺盯上齁,這樣一來事情就很大條了。總之,防煞期間你我有責,落實隔離既是愛人也愛己齁。」

就這樣,那個晚上我待在了一間四周以及馬桶上都貼滿符咒的二樓廁所裡。阿哲則是接受廟公指示,暫時迴避到其他樓層,他也很貼心地準備枕頭與棉被給我過夜,但我謝絕了他的好意,因為這間廁所就只有半坪左右的大小,我還真不知道這要用什麼姿勢才能睡?坐在馬桶上的我想起白天廟公跟我說過的話:「孩子你記住了齁,只要這個晚上你能撐過去那就安全了齁。兩百爺是個很狡猾的魔神仔,因為有符咒的關係祂開不了門,但會模仿你親朋好友的聲音與語氣騙你開門齁。所以無論你聽到什麼不要回答也不要開門,懂齁?」

懂,懂個屁啦懂!我只覺得我真他媽倒楣被騙到這什麼狗屁鄉下,被關三天還遇到什麼狗屁兩百爺,然後現在又被關在什麼狗屁廁所裡,我幹他媽的兩百爺要是再被我遇到,我就祂媽的把這馬桶裡的屎給挖出來塞進祂的屁眼裡,塞到直到祂從嘴巴裡吐出來為止!

「咚咚咚…胖子開門啦,我是阿哲!大家都睡了趁現在我們趕快來打電動吧!」

正當我內心幹譙不已時,門外居然傳來阿哲的聲音!但……不可能啊?當時廟公在講的時候阿哲也在旁邊聽著,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現在跑過來約我去打遊戲。而且就在這個時候,廁所的燈光開始莫名閃爍起來,所以……這真的是兩百爺在模仿阿哲的聲音……幹!這也太像了吧?雖然剛剛內心波瀾壯闊,但現在反而毛骨悚然起來了!我整個轉過身去背對著門口,趕緊用雙手將耳朵給摀起來。

後來「阿哲」就沒在講話了,我鬆開了耳朵,正當我喘一口氣時,又聽到敲門聲。

「咚咚咚……唉呦不錯這間廁所屌!你好我是周賊倫,就是剛好路過這邊肚子有點痛,就是想說跟你借個廁所用用。」幹!沒想到兩百爺除了會模仿親朋好友外,連我當時最愛的偶像周賊倫都會模仿,真是有點屌!祂甚至為了取信於我,還在門外開始唱起了當年周董走紅的神曲《雙孑棍》,當他唱到副歌時,我就像是選秀節目的評審一樣,坐在馬桶上從背對著門口轉過身來,只為認可他那高超的模仿功力,但我心中的恐懼還是揮之不去!

歌唱完後,現場又回復了寧靜,我本來還開始期待兩百爺會模仿那些明星歌手來騙我,結果沒想到接下來他模仿的對象居然是:

「咚咚咚……大摳呆開門!我是阿哲的阿伯,我要放尿!咚咚咚……」

失望!誰不模仿,模仿那個政治狂熱分子不曉得幹什麼?

「快開門!林爸快要尿出來了!稍微開一下門讓阿伯進去尿一下不會死啦!」

這個模仿的也真靠杯像,尤其是接下來這一句:

「是在怕什麼啦?你們這群少年就是奇怪,票投綠的都不怕台灣倒掉,還怕什麼魔神仔?快開門!」

正當我無奈地又想摀住耳朵時,極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廁所的鎖頭居然「咖」的一聲被彈開了!?奇怪?廟公不是說兩百爺不會開門嗎?祂怎麼會解鎖?就這樣廁所門被「呀──」的長聲打開了……但站在廁所門口的真的是穿著某縣長候選人的競選衣的阿哲伯伯,他手裡還拿著開鎖用的一塊錢,但看到他我並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而是雙眼跟單嘴都張的老大嚇得魂飛魄散,因為………
「嚕嚕嚕嚕嚕……」

兩百爺就站在阿哲他伯伯的身後!!!!!那雙眼充滿血絲的恐怖蛇眼直瞪著我看!!!!


待續~
8
-
LV. 32
GP 38k
9 樓 南方大表哥 leoncool
GP8 BP-
到了隔天早上阿哲以及其家人跟廟公都紛紛跑來開啟廁所門跟我恭喜逃過死劫,我坐在馬桶上像是拉了一個晚上後一臉疲倦的傻笑,眾人也讚揚廟公功力高超救了我一命,阿哲伯伯此時出現在眾人之中笑著說兩百爺也沒多厲害,昨晚他跑來借廁所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只看到睡死的我而已。


廟公聽到這句話嚇得用麥克風問伯伯說:「你說的是真的嗎?你有去開廁所門?」


「當然是真的!我才不像綠的連神明都敢騙。」伯伯自信的說著。


「挖哩幹你娘!誰最會騙?你們藍的說要反攻大陸反攻到最後變叫阿公!」叔叔情緒激動反嗆。


「我才要幹你娘!你們綠的說要獨立獨到現在還在呷奶!」伯伯不甘示弱的回嗆。要不是一旁的廟公阻擋,我看又要聽這藍綠二老互相嘴淫自己的老媽好幾小時。


這時我整個人精神都上來了,拿起六月花平版衛生紙整個往伯伯的腦袋丟去,並痛罵:「幹!我真的差點被你給害死!」


現場的人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紛紛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這時才一五一十的告訴大家到底怎麼回事:
.
.
.
.
.
那時伯伯開門後,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引力從廁所裡面往兩百爺的身上給拉去,最恐怖的是,我感覺到我的身體穿過了阿哲的伯伯,我好奇地往後一看,這才發現「自己」居然翻了個大白眼掛在馬桶上,那個樣子像極了在捷運上睡翻的可憐上班族。而阿哲伯伯則是拍著我的臉頰企圖叫醒我,我那時才明白……我的靈魂被牽走了!!!


一片漆黑……我被像是被原住民獵到的山豬一樣,被兩百爺扛在肩膀上走在一片漆黑的路上,我的身體無法動彈連要發出一個聲音都沒辦法,我一直以為自己會死於冠狀動脈硬化或肥胖相關疾病,結果沒想到竟是死於一個阿伯的尿急,怎麼想都覺得很不甘心。


「嘿~前面的兩百爺~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傳來了這一句話,我感覺到兩百爺朝聲音的方向望過去,接著便聽到兩人的腳步聲咚咚咚咚地跑過來,這兩人到底是誰由於我動彈不得根本看不到,只見兩百爺立刻從口袋內掏出一張類似卡片的東西交給對方說:


「鬼差大人,這是狩獵證照,然後我是在合法狩獵區狩獵的,所以沒問題吧?」說完轉身就想離開。


原來兩百爺會講人話啊……我還以為他只會發出「嚕嚕嚕嚕嚕」的怪聲而已。然後…幹!什麼是狩獵證照?什麼又是合法狩獵區?這根本把我當山豬看一樣嘛!冥界這種規定有考量過我們山豬的心情嗎?


「唉不是啦,我們知道您有證照,但今天我們來找您是為了別的事情……您被人家告了啦!」鬼差解釋著。


兩百爺蛤了一聲。


後來我們就被鬼差帶到了一個陌生的機構裡,有人命令兩百爺將我放下後我才終於可以自由活動,這時我才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說真的要不是上頭掛著匾額寫《城隍殿》三個大字,我還以為這裡是民間的法院……然後這裡所有的鬼差、文武判官跟戲劇演的完全不一樣,全是一臉公務員現代打扮,就連城隍爺都還戴起眼鏡來了,親切感十足。直到回陽間後我才有機會問廟公說:「為什麼陰間鬼神的造型這麼現代,而不是像連續劇演的那樣都穿古裝?」廟公回答我:「這是當然,陰間的鬼神造型都會符合那時代的造型,讓剛往生的人比較能適應,總不會都穿成四五百年前的模樣吧?你有沒有想過北京猿人受審時看到穿著明朝官服的判官,那種震撼是多麼超時空?」


話題拉回,那時我還注意到現場除了兩百爺外,還有個身高體型跟造型也差不多的魔神仔也在這裡,這難道是兩百爺的親屬?朋友?還是…戰隊成員??


「被告兩百爺,來自日本的八尺大人控告您抄襲祂,您有何解釋?」城隍爺問。

「什麼八尺大人?什麼抄襲?歹勢城隍爺我聽不太懂?」兩百爺抓抓斗笠說著。


這時旁邊那個跟兩百爺長的很像的魔神仔開始激動起來,機哩咕嚕的講了一大串聽不懂的日文,只見一旁的鬼差一邊安撫祂的情緒,一邊翻譯著說:「八尺大人說祢這身行頭打扮跟他如出一轍,這不是抄襲那怎樣才叫做抄襲?」


「哪裡抄襲?我們也只有身上這件連身裙跟你的洋裝雷同而已你頭上戴著是寬沿白帽,而我帶著是斗笠,這根本完全都不一樣吧?」兩百爺無奈說著。


看著這兩隻魔神仔在城隍爺面前爭論著,我一時好奇問了一下旁邊的鬼差說這八尺大人到底是誰?鬼差簡單跟我介紹一下八尺大人的來歷,那時我才知道這位八尺大人大有來頭,是日本知名的魔神仔,孤狗都有相關的資料。平時以吸取孩童靈魂維生,其一身行頭打扮就如同現場看到那樣,一身白晰佯裝、頭戴寬沿白帽,藉由高挑的身材以及發出詭異的「波波波波波」怪聲來吸引幼童目光。


而被他盯上的幼童,晚上即使被家人鎖在屋內,祂也會假扮成家人的聲音誘拐幼童開門,藉此達成狩獵目的。


我聽到鬼差描述到這邊,整個人雞皮疙瘩了起來,因為這些行為簡直跟兩百爺一模一樣!


「誰跟你一模一樣啊?祢是波波波的叫,我是嚕嚕嚕的叫?耳屎有挖乾淨的都聽得出來差很多,然後祢說我學祢模仿獵物家人朋友的聲音,那又如何?模仿有罪的話那你告鸚鵡了沒?何況我還會模仿偶像明星的唱歌哩,這點祢有嗎?有嗎?」兩百爺氣噗噗地跟八尺大人吵著。


「難道改點東西就不算抄襲嗎?淋草莓醬的剉冰改淋黑糖就不叫剉冰喔?那我問祢,祢以前明明就不叫兩百爺,而且有自己的狩獵模式,怎麼後來忽然登記改名,連模式都改這麼大,這你要怎麼解釋?」八尺大人質疑。


「我就經過多年潛心研究終於創作出這一套狩獵方式能更有效捕獲充滿恐懼的靈魂啊!只不過一些地方跟祢雷同,而且我根本就沒見過祢,祢就說我抄襲這樣說不過去吧?這世界本來就充滿各式巧合!」


「噁心!還敢說祢沒見過我,是自己創作出來的?當我不知道祢是誰嗎?經過我的調查,祢登記改名大約是在十年前,然後在十一年前,祢有來日本參加第3158屆亞洲鬼怪交流會,我是那年的MVG(最有價值鬼怪),一堆鬼跑來找我合照,其中也包含祢,幸好當時我也有留一張大合照下來做紀念,不然我還真抓不到祢抄襲我的證據。」


八尺大人說完,拿出當時跟兩百爺等鬼魅合照的靈異照片交給城隍爺裁決,城隍爺看一看照片,並請一旁的判官調查出入境資料,確定八尺大人所言不假,兩百爺確實在參加交流會後沒多久就更改了造型、狩獵方式以及名稱,然後又這麼剛好一切模式都跟八尺大人如此相像,這說是巧合實在很難說服別人。


「好了,兩百爺,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城隍爺雙手一攤問。


眼看大勢已去掰不下去,兩百爺閉眼深呼吸一口後低聲說著:「那……可以說我致敬嗎?」


「抄襲啦!巴格野鹿!!」八尺大人如此激動。


「不然這樣好了,我來問問這個被您狩獵的孩子。哈囉小朋友,現在兩百爺跟八尺大人站在您面前,您分的出這兩人的差別嗎?」城隍爺笑咪咪地問著我。


我看一看八尺大人再看一看兩百爺,然後笑著說:
「原來是八尺大人啊,我還以為是兩百爺呢!」


「幹你娘西大摳呆!我們兩個明明就差很多你故意這樣說的對不對?」兩百爺居然氣到罵起髒話來!超沒水準的祂還想衝過來打我,幸好被鬼差給擋住。


「好了!肅靜!兩百爺我現在命令您去除身上的裝備,回歸原本的模樣,並說明為什麼要抄襲八尺大人的創意?」


於是兩百爺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卸去身上的打扮後,這才露出祂原本的模樣,原來…是一隻超可愛的小胖橘貓(媽的,剛剛還敢罵西大摳呆),而祂竟然也就是阿哲所說的山貓靈!?祂為了扮成山寨版八尺大人,還自己弄了兩個高蹺來踩,講真的…滿有心的,我這時才了解那時看到的那雙蛇眼原來是貓眼;而那個嚕嚕嚕的怪聲,原來只是祂們貓咪的呼嚕聲。

後來根據山貓靈的描述,祂們這些藉由吸取恐懼靈魂來維生的魔神仔,由於山貓靈外貌太過可愛的緣故,根本沒有幾個小孩子會怕祂,因此多年來只能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困苦生活。直到有一年參加了亞洲鬼怪交流會後認識了八尺大人,深深被祂這種充滿詭譎的狩獵方式給感動後,回到台灣就直接模仿其作法,果然收益匪淺,也在當地造成一股傳說與旋風,山貓靈從來都沒有感受過這樣如此尊爵不凡的待遇,即使知道自己抄襲了別人的創意有違職業道德,但這樣「撩」下去後實在是讓祂欲罷不能,直到我被祂抓的那天才終於被本尊給踢爆。


「那麼本府宣判,山貓靈違反著作權法,需判刑百年,好了,可以帶下去了。」城隍爺宣判後,立刻兩名鬼差上前將山貓靈套上羞羞圈後關進貓咪用的提籠中給帶走,八尺大人跟城隍道謝後也離開了城隍殿,現場工作人員開始進入散場動作,只剩下我一個人晾在那邊不知道該怎麼辦?


「等一下!那我要怎麼辦?」我在現場緊張的大喊著。


「啊對,差點忘了您!因為山貓靈這筆交易屬於非法交易所以並不算數,您可以回去了!」城隍笑一笑後,用法槌槌一下桌面上的槌台後我立刻甦醒了過來,又回到了阿哲家的廁所裡,而阿哲的伯伯不停地拍著我的臉,這場景跟我被兩百爺抓走時簡直一模一樣!那就表示從我被抓走到回來,對人世間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我醒過來後伯伯說了一句:「原來你是睡死了,嚇我一大跳!好了我上一下廁所,你去外頭等我一下!」說完就把我趕出廁所外。
.
.
.
.
.
.
眾人聽完我的描述後紛紛感到不可思議,廟公則是笑著說雖然過程有些瑕疵齁,但最終結果是好的就好,阿哲與他的叔叔則是不斷批評伯伯的行為,伯伯一開始說一定是我自己在作夢,然後又把自己夜尿問題怪罪到總統頭上,接著又聽伯叔兩人那邊吵膀胱無力問題到底是藍綠那個政治人物需要負責?


回到台北後,我再也沒跟阿哲借過一次日記來抄,無論好壞全靠自己來,阿哲對於我的變化感到好奇,不斷問我是不是因為被兩百爺被嚇到整個人都轉性了?要說是被兩百爺給嚇壞嗎?嚴格來說也算是,看到山貓靈因為抄襲這種事情被鬼差塞進貓咪提籠帶走的羞恥模樣,說什麼也不想抄襲到自己的身上啊……


END

8
-
LV. 32
GP 38k
10 樓 南方大表哥 leoncool
GP5 BP-
多花了幾天工夫替故事畫了幾張插圖,希望這樣能讓大家好讀一些~WW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1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86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