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610

(連載小說)熊頭勇闖異世界(更新至第六章)(26/10)(周兩更)

樓主 愛上蘿莉的Roziv NightLightA0
16 -

月圓之夜 我熊必嘯
(鎮樓圖)


熊頭勇闖異世界  

Volume 1   <Paradise>



内容大要


蘿莉的保質期才不過數年,而身爲蘿莉控卻對一個女孩許下一輩子的承諾,這不是很矛盾嗎?」


因爲喜歡蘿莉而成爲幼教老師的洛里斯爲了救下學生不幸身故,輾轉轉生到異世界,一個由蘿莉控和蘿莉組成的世界。然而那個看起來像理想鄉的世界卻不如人意,充斥著哀嚎和絕望,彷佛生存已經是一種奢侈。

而在這個充滿絕望的世界裏,洛里斯邂逅了一個女孩,他成爲她的依靠,而她成爲他的支柱。

抱著願意為她付出所有的覺悟,世界的殘酷變得微不足道。

——這是一個屬於蘿莉控的故事。




序章
 

「小心!」
 
貨車還有三秒就撞上我的學生,我和她的距離是二十米,還追得上!
 
我左腳在牆上踏了一下作為起跑加速,向學生的方向衝去。
 
二。
 
在一秒前我想出了34種救她的方法,但是一秒過去,只剩下4種是可行的了。
 
一。
 
跑起來啊!你以前不是田徑隊王牌嗎?
 
成功率最高的方法,就是跑過去把她救走啊!
 
零。
 
趕上了。
 
我在剩下五米的時候,一躍而起,利用剛才全速奔跑的慣性,飛躍向我的學生,成功將她推開。
 
而我取代了她的位置。
 
「你以為我是誰啊!」
 
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想要硬扛貨車,結果可想而知。
 
說好的螺旋力呢?
 
我就像脫線的風箏般,飛出接近20米遠。

也太遠了吧。

我的身影如八點檔的劇情一樣,在空中畫出一條完美的抛物綫,隨之狠狠摔在地上。

我帶領的5個學生如八點檔的角色一樣,帶著哭容向我奔來。

一切都如電視劇般,在發生之前,根本沒法想象這種鳥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沒有人會想到吧。
 
「「「大哥哥!」」」
 
其他學生一擁而上,而被我救走的學生依然站在原地,驚魂未定。
 
「以後……要小心過馬路啊……大家沒事就好,我也安心了…….
 
我被撞到全身快要架散的身體居然沒有暈倒,這就是所謂的回光返照吧。
 
「哥哥!不要啊!」
 
我一個比較聰明的學生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怕得哭了起來,用力地摟著我,結果弄得我傷口處傳來陣陣劇痛。
我强忍著痛楚,僵硬地露出微笑。
 
我還是想舉起手安撫她,卻渾身乏力,連指頭都動不了。
 
「小雨,幫我告訴小谷姐姐我愛她……還有……幫我向她道歉吧……哥哥要睡覺了……」
 
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吐出遺言,我閉上眼睛,等待著意識的消逝。
 
——我究竟做了什麽啊……



1
 
 
「凡瑞,A班的那個女班有夠正的。」
「看起來很清純呢。」
「清純個屁,內裏不知道多開放呢。」
「可不是嗎?高三那個籃球隊隊長也沒什表示,她就自己倒貼上去了,人高臉帥就腿開開。」
「嘿嘿,實不相瞞,小弟和他關係算是蠻好,哪個婊子我大哥早就用厭了,順便傳了些裸照給我,高清無碼,誰要?」
「「「宗星是我們2B班的唯一神!吾等永遠追隨宗星大哥!」」」
 
高二那年夏天,損友三五成群,埋頭一起討論著禁忌的話題,言辭,動作,以致眼神,無不充滿著貪婪的性欲,散發著人類作爲動物最基本的獸性。

顯然,我在他們之中,猶如蓮花般的純潔正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但是為了三年高中生活的安穩,我就算能夠保持本心,依然迫於無奈地附和他們。
 
——我根本不屑於同流合污,但是爲了生活,我忍
 
大家都在想著如何泡女生、幹女生的時候,我微笑點頭。
 
大家都在興高采烈誇誇描述著昨晚胯下的吶喊時,我敷衍讚嘆。
 
大家都在互傳著校花裸照、品酒般評價著她姣好身材時,明明手機裏的是凹凸有致的誘人身軀,但是我甚至連一絲的欲望也沒有,甚至覺得嘔心。
 
有時候同學會跑來問我是不是性無能,而每天都被晨勃敲到頭的我只會一笑置之。

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了差不多兩年,以致同學們甚至向我傳來仰慕的眼神,更甚者我開始有了「戰神」的稱號。

不知爲何我有了一群忠實的信徒,對此我不知可否。
 
原因是每次上廁所,站在我旁邊的人都會因爲實力差距而產生莫名自卑。

也因此,學校裏漸漸有了我是因爲經驗過於豐富,才會對校花無動於衷的傳聞。

更甚者,我的忠實信徒在學校設立了「巨龍幫」,將我尊奉為教主,兩年之間成員已經接近五十人。
内部經常有不同的活動或者聚會,儼然是全校最大的私人組織,其權力甚至壓過正牌的學生會一頭。

我這個教主什麽活動都沒有參加過,雖然我不討厭權力,但是不知不覺見我已經達到了學生的權力巔
峰。

可笑的是我身爲一個以把妹為宗旨的教團的教主,卻對女性沒有任何興趣。

肯定有人在笑我是甲甲,但是並沒有。

我只是單純對人類沒有興趣而已。

美如校花,也不過殘花敗柳,而其他女性,甚至難以入我法眼,看到自己胯下神龍,捫心自問,她們配得上我嗎?她們有資格得到我神龍的歲月精華嗎?
 
嘔心。
 
單用想就覺得嘔心了。
 
有時候我照鏡看著自己完美的臉孔和澄明的心智,也比望著那群台女容易有生理反應。
 
是以我從來沒有真正感受過什麼叫勃起,因爲被世俗所污染的人類不可能能夠勾起我的性欲。
 
——直到那天。
 
我照常走在街上,忍受著路人的詭異目光,早已見怪不怪。
 
無他,有誰的衣服會中間有著明顯的隆起。

如果要形容的話,就像在衣服塞了支棒球棒一樣。
 
你以為我想的喔!ㄐㄐ那麼大最好是塞得進內褲,冬天的時候還好,現在夏天穿短褲,放褲管會露半支出來,往上發展已經是最佳方案了。
 
現在我的ㄐㄐ已經是在疲弱狀態,如果完全解放的話肯定會被請去警察局喝茶。
 
本來這只是平凡的一天,但是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女生,目測小四左右吧,揹著書包獨自在街上走著,和我擦肩而過,改變了我的人生的軌跡。
 
龍頭突然有感覺了,陣陣的脈衝彷佛在呼嘯自己找到了屬於他的鳳凰。
 
一聲龍嘯鎮九天,巨龍試圖突破地心吸力的束縛,向天直飛。

從那個女童清澈的雙眼中,我找到了共鳴——

和我一樣純潔的心智。

她純真的笑容足以將我冰封已久的内心融化。
 
因爲充血過多讓讓我大腦貧血,在短暫的暈眩後,我强迫自己定神。

全身的血液都被往胯下巨龍奔去,巨龍亦感受到我身體的支援,龍身一震,意味著他的第一次完全解放!
 
我回過神來,轉身奔向剛才擦肩而過的女孩,從背包裏拿出一根棒棒糖,友善地向她發出友誼之手。
 
「那個……妹妹要和哥哥一起回家嗎?哥哥家裏還有更多棒棒糖呢!還有哥哥可不是壞人呢!」
 
典型,堪稱完美的邀請。
 
果然,面對處處散發著陽光氣息,滲透著吸引萬千少女的男子力,還有堪比父親的溫暖笑容,女孩顯得無法招架。
 
......哥哥看起來很像壞人,衣服裡還藏著鐵棒......好像要打人的樣子。」
 
沒辦法呢,小女孩已經屈服在我的魅力之下,甚至可以隱約感受到濕透的下襬。但是為了貫徹自己的傲嬌,她依然選擇迴避。
 
可愛
 
「妹妹啊,武器既可傷人,也可救人,我本來是前者,但是遇到你,我只能選擇救贖一途,我的棒,只為守護,不為殺戮。只有你,讓我龍魂覺醒,我的龍魂已經認定你,沒錯,無論你再拒絕,我依然會窮我一生守護你,直到我老去,永不止息......更何況,我藏著的才不是鐵棒呢!」
 
說著深奧的言語,試圖解釋著我的立場,同時將胸口的「鐵棒」掏出來讓她看,來證明自己並沒有帶什麼所謂的鐵棒,以證清白。
 
她被我感性的語言跟坦白的行動所感動,無神地雙膝跪在地上,雙手掩臉,淚水沿著臉頰滑下,一臉懊悔。
 
果然,她早就被我所征服,只是還沒能跨越心理防線。心理防線一旦被我打動,她就會為自己剛才不必要的傲嬌而後悔。
 
「你是爲了證明給那個女孩你沒有藏著鐵棒才會當衆露械?」
 
「沒錯。」
 
「你當我白癡啊這到底誰會信啊!」
 
然後我就身處警局了。
 
之後經過幾此試驗後,我發現不是因為世俗女子不入我眼,而是我鍾愛幼女。
 
幼女稚嫩而可愛,皮膚白滑如雪,小小身軀毫無起伏卻足以勾人靈魂,不論是身體哪個部分也未經歲月侵蝕,保留完美狀況,何況無邪的性格,只要給予疼愛就滿足,在任何時候扶持著我的心靈,沒有被物質享受污染的感情,只有幼女才能給我這樣的仙境。
 
更別提緊緻的......肌膚啦!你在想什麼!
 
就這樣,我成為了一個擄獲無數幼女的蘿莉控,足以讓我被判死刑那種。
 
走馬燈在我眼前閃過,每次和幼女的魚水之歡——每次撈到金魚的喜悅,每次游泳時的歡鬧,我循著我的志願,成為了一個深受學生喜愛的幼教老師。
 
在不會懷孕的正太,跟嬌小可愛的蘿莉之間,還真的難選擇呢。

你説蘿莉也不會懷孕?

這就不對了,蘿莉只是比較低幾率懷孕而已,現在的食物一堆激素,女性早熟的問題顯然而見,初潮比以前來得更早,很多只有八﹑九歲的女孩已經有生育能力。
 
先說明一下,除了我女朋友之外,我完全不會對其他的蘿莉有非分之想,因為這樣會對不起我的女朋友,當然如果是她們同意的話則不在此限。
 
對了,之前在街上撞到的那個小學生就是我的女朋友,連婚期都訂好了,嘿嘿。
 
但是......
 
抱歉,我先走一步了,希望來生還能與你再見吧!
 
意識就在這裡消散了,就如睡覺一樣,不過,這次再也醒不來了。
 
那個傻丫頭,應該會哭很慘吧?
 
至於爸爸媽媽,抱歉了,不過之前我中威力彩的頭獎獎金,足夠你們養老吧,兒子不孝,只能給你們這些物質上的東西了。
 
在這個時候,我甚至沒有想過,我會以轉生的方式重獲新生。

16
-
LV. 15
GP 41
2 樓 澳洲麵 walker335482
1 -
1
-
LV. 13
GP 8
3 樓 波波大 yuan9959
1 -
1
-
LV. 12
GP 523
4 樓 中二病正太控 rogue2506
1 -
卡前排
1
-
LV. 5
GP 0
5 樓 我不當人類啦! Jo611439
0 -
熊頭驕傲
0
-
LV. 17
GP 43
6 樓 為什麼要這麼尷尬 pcshihun
0 -
好多字 有懶人包嗎
0
-
LV. 19
GP 611
7 樓 愛上蘿莉的Roziv NightLightA0
9 -
2

「犯人!你可知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答吧!」

「我沒罪!我沒罪!」

「二十八年間,你玷污了多少個十二歲以下的小童!」

「那個......男的算嗎?」

......

「還有!你情我願的事⋯⋯怎麼可以叫玷污呢?」

「蛤?」

原來這就是死後的世界,在無際的漆黑中,只有一束光從上對著我,從我身上反射的光隱隱看
到對面坐著一個中年男人。

「沒錯沒錯!就算法律不允許,但是法律由人而定,也由人而改。所謂法律,只不過是一堆人
自以為是的偏激見解而已!千百年前的男性強姦女童不會受到法律制裁,現在就算是你情我願
的關係也足以讓我受到牢獄之災,你說你說,合理嗎?從法律角度來看,我有錯!但是從倫理
道德的角度來看,我何罪之有!」

「坦白從寬,我以地獄之主撒旦之名發誓,再屁話你一定不得好死!」

「我死了啊⋯⋯被車撞死⋯⋯算是好死嗎?應該不算吧。如果要好死的話,我比較想無痛的,剛
才被車撞倒全身內臟好像挍在一起,痛死了。」

「哼!」撒旦的聲音帶有不悅。

「男的三個,女的十六個,先說明一下......」我馬上就慫了。

撒旦舉起右手,打斷了我的話。

「不用說明了,衡量你生前除了玷污了不小孩之外,基本上還算是一個好人,本應該將你送
到天堂的。可惜你屁話太多,搞得老子有點煩躁了。老實說我這這幾千年來審判了百億的人,
還真的沒有見過有人像你一樣聒噪,還屢勸不聽,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就只能委屈一點用下
輩子贖罪了⋯⋯

我舉起右手,打斷了撒旦的話。

「天堂其實有什麼特別呢?怎麼好像人人都想去呢......

突然,撒旦動了動手指,我嘴巴便被膠帶給封住了,說不了話。

「你給我閉嘴!我不讓你説話你就別説話!還學我舉手叫停對方説話齁!再吵信不信我讓你神
魂俱滅!就將你送往那個被神放棄的地方吧!連天神都拯救不了的地方,讓你活在活生生的地
獄,墮落到最黑暗的最深淵吧!哈哈哈⋯⋯」他這樣就發飆了,脾氣真差。

「那個⋯⋯所以是什麼地方連神都放棄⋯⋯

「噢,那個地方是多年來用作監禁惡人的地方。如果是罪大惡極之人,就會被轉生到那個地
方,不能進行輪回,因此神將惡人傳送到那裏后就置之不理,任由他們自身自滅。我看看你
嘛……你這種變態死蘿莉控,就送到那個只有蘿莉控跟女孩的地方,讓你在女童中失去自我,
淪爲沒有意識的野獸……」撒旦認真地解釋著,卻發現自己又被打斷:「喂!!你又中斷我説
話了!!」

我好不容易用唾液舔掉的膠帶馬上又被撒旦黏回去。

真是的,本來不是解釋得挺好嗎。

撒旦話音未落,我頭上的光線轉為藍光,我感受到身體的分子逐漸分解,化整為零,看來我的
存在註定要被毀滅。

真是短暫的人生啊!

我如此感嘆著。

完結了呢!

不!

我不甘心!

還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不能在這裡倒下!

我不是一個普通凡人,我不是凡夫俗子,我可是擁有巨龍之人啊!

怎麼可能堅持不下去呢!

可惡......

算了,我拼了!

——就算要忍受極大痛楚。

我將全身力氣灌注在已經被分解得不成形的右手,反抗著手臂分解的痛楚,將手往自己的嘴巴
,用蠻力撕掉了嘴唇上的膠帶。

「啊——

撕心裂肺痛楚,伴隨聲嘶力竭吶喊。

在強行突破那接近無限的摩擦力,我甚至感受到我的嘴唇要掉出來後,我的嘴巴終於活動自
如。

那地方怎麼看都是獎勵啊!」

蘿莉之地欸,根本就是蘿莉控的伊甸園。

最後的吐槽了卻了最後心願。

我身體分崩離析,思緒等待著命運齒輪的轉動。


9
-
LV. 21
GP 40
8 樓 傲視長空 albert2251
0 -
0
-
LV. 12
GP 529
9 樓 中二病正太控 rogue2506
4 -
男的算嗎 那裏直接戳到笑點

正太蘿莉一起喜歡才是熊頭之光啊
4
-
LV. 20
GP 101
10 樓 肛鐵肌甲魔受戰線 irenehe0507
0 -
0
-
LV. 12
GP 540
11 樓 中二病正太控 rogue2506
0 -
推個
0
-
LV. 3
GP 79
12 樓 公鯊小 K16081553
4 -
4
-
LV. 22
GP 237
13 樓 夏亞 生番模式 alex920519
0 -
淦笑死
0
-
LV. 12
GP 14
14 樓 修比 a29657016
0 -
路過突然想到那個很久沒更的蘿莉警察那串

不過樓主這個也好看耶(*゚∀゚)
0
-
LV. 19
GP 612
15 樓 愛上蘿莉的Roziv NightLightA0
8 -
3
 
再次得到知覺,眼前一片荒涼。

不同大小的房屋參差不齊地分佈在一大片石地上,似乎沒有任何名爲「道路」的物體;空氣中彌漫著血腥味,地上處處是還沒乾透的腥紅和腐爛的女童尸體;四處的雜草和瓦礫反襯出這篇土地了無生機,跟二戰後的戰場相比,糟糕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到處只有混亂。

前面景象更是讓人難以置信——

眼前女孩被一隻熊人追到墻角,身上的污泥遮掩了她頭髮和皮膚的顔色,傳出陣陣惡臭。
窮途末路的處境讓她最後一絲的求生慾也隨之喪失。她清澈的雙眼以及淡然的笑容,無不透露著她早就放棄掙扎的事實。

——殺死我好了。

女孩不帶猶豫的眼神帶出如此信息。

是何其堅決,她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留戀,大概這世界上也沒有值得她留戀東西。

她早就厭倦了這個不像樣世界。

旁觀者望著熊人一步一步接近女孩,即使他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也沒有人打算對無助的女孩伸
出援手。

有人的眼中盡是色欲,有人單純視若無睹,少部分正義之輩也被這個世界澆滅了内心熾熱——女孩被
熊人强暴的事情已經屢見不鮮,早已見怪不怪了。

犯罪只有零次和無限次,沒有人可以維護絕對的正義。日子一久,人心也變得無情了。

熊人和女孩的距離越來越近,女孩比誰都清楚之後會發生什麽。

已經有無數的同齡人被熊人强暴﹑殺害,她能夠活到今天,大概就是比其他的人運氣好一點而已。

如果這個時候自盡,或者可以免於受到凌辱玷污,但是女孩顯然沒有這個勇氣。

——接下來,就交給命運來決定吧。

她省下掙扎的力氣,靠著墻邊坐下來,用淡然的苦笑面對接下來的一切。

出生在這個世界,命運已經被編排了,無情,無光,無望,只有黑暗。

那隻熊人擁有全黑的雙眼,頭上有一雙小小的熊耳,在酷似狗鼻的鼻子下是粉紅的嘴巴,全身的棕毛
遠看起來還蠻可愛的。

這是我看到熊人的第一反應,但是看到他的獸行後,我不得不重新衡量我的評語。

在我本來的世界,我也看過這隻熊人,在一個名爲巴哈姆特的論壇,一個名爲場外休憩區的看板,無
數人以這隻熊作爲頭像。

平時這群人正正常常,沒有異樣,但是當有人張貼有關幼女或者蘿莉,更甚者正太的文章或者圖片
時,他們便會原形畢露,毫無遮掩地釋放他們的獸性,毫不掩飾内心對於未成年軀體的欲望。

將他們在論壇的十分之一言行放在現實,已經足以讓他們被判死刑了。

雖然他們好像都説「死刑不虧」就是了……

這個團體被廣稱爲「熊頭」,學名為‘PedoBear’,讀作「批都卑耳」,意解「戀童癖熊」。

——人人視之為敗類,而他們以身爲熊頭而自豪。

如果有人告訴我眼前只有獸性的熊人是場外熊頭的轉生,我信了。

對幼女出手,何其不堪!

這種事本來就應該是由我來做的!

如果我英雄救美,然後慢慢地養成和調教那個蘿莉,嘿嘿!

一個真正的蘿莉控,只有完完全全獲得蘿莉的心,繼而進行靈魂和肉體的交流才會感到滿足,強奪她
們的身體只是糟蹋了自己的獵物而已。

我再望向戰場,眼前一幕推翻了我爲人20年的常識,完全推翻物理定律——

熊人似乎擁有超能力,似乎是念動力類的能力。

不過這是異世界嘛,所以也不奇怪了。

只見熊人向前踏出半步,和女孩只剩下不到半米之差;每貼近一厘米,女孩身上的衣服就淺色半分,
到貼近她的時候,連身裙已經變成半透明的一層薄紗,雪白的身軀若隱若現。

大概是身體被熊人的念動力所控制,女孩本來M字形的跪姿變成大字型,雙眼由無光變成反白,意味
著她激烈的反抗不果。

不對……如果他可以直接控制人體的話,就不用追那個女孩追得那麽辛苦了。

這樣的話,可能性只有一個。

如果我沒有想錯,他應該是用控制女孩的衣物刺激她的敏感部位,從而讓女孩全身酥麻,失去反抗能
力。

禽獸!

如果我也有這超能力就好了……

我在想什麽啊!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熊人和女孩的距離已經由正數變成零,再由零變成負數,女孩的衣服也消失不
見。

我的意思是熊人把手伸到女孩後面將她抱起,從物理角度來説,距離是矢量,在前面是正在後面就是
負……

女孩因爲被刺激而輕聲嬌喘,但是本來已經放棄掙扎的她,此時即使全身使不上力,卻不斷搖擺身
體,想要掙脫熊掌。

徒勞無功。

女孩本來已經看淡一切,已經不再在意自己的貞操以致生死,才會選擇直面熊人的侵犯而不抵抗。

雖然結果一樣,但是她的心情已經截然不同。

當熊人接觸到她的一瞬間開始,她才醒覺自己一直以來所做的心理准備都只是自我欺騙。

直面被侵犯的事實,接受死亡的勇氣,怎麽可能會有啊!

——我要反抗!

已經太遲了,不,本來結局就注定了,無論她做了什麽結局也不會改變。

她盡力拍打著熊爪,但是在絕對的力量差距下,根本影響不了熊人的行動,反而是熊人一個反手,便
不費吹灰之力地將女孩壓倒在地上。

女孩很清楚知道自己會受到怎樣的對待,早就保持不住一開始的冷靜,淚水緩緩從無神的雙眼流出,
沿著臉頰滑落到地上,眼神越來越空洞,牙齒緊咬嘴唇,只求讓自己忍痛的能力高那麽一點。

她無法,也不敢想象之後會發生什麽。

女孩内心只剩下絕望,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她只剩下逆來順受這個選擇。

她望向人群,雙眼迷離,似乎在發出「救救我」的哀嚎聲,試圖捉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她沒有望向我吧,沒有吧?

就算有,我也沒有必要爲了一個陌生的女孩搭上自己的小命吧,畢竟我連她叫什麽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那個熊人我可打不贏。

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我出手吧?

但是……我實在沒辦法眼睜睜看著蘿莉受到這種摧殘身心的傷害啊!

如果她一直都保持一臉沒所謂的話,我至少有藉口可以讓自己視若無睹。

可是她偏偏到最後又怕得要死,還要一臉絕望地求救!

我怎麽可以拒絕她啊!

如果連我也不站出來的話,還有誰會在這世界伸張正義?

「喂,放下那個女孩!」

在熊人和女孩真正意義上距離變負前,我喝停了他手中動作。

好消息是,他放下了女孩,我成功拖延了時間。

壞消息是,場面尷尬了。

我在熊人面前想隨手撿起路邊的一根鐵棒作爲武器防身,但是我低估了鐵的密度,鐵棒重得我完全拿
不起。

我只能拍打兩下鐵棒,乾笑兩聲,裝成我沒有要拿起鐵棒的意思,尷尬死了。

「有什麽屁話快說,沒有合理解釋的話我連你一起肛!」熊人一臉怒容地怒視著我,如果交不出合理
解釋的話,我的後庭勢必交代在這裏。

我只有兩秒思考回答内容吧。

不過既然我是小説的男主角,兩秒的思考時間應該可以想出一篇3000字的演講稿,對答這種小事輕鬆
啦。

但是有什麽比全身赤裸的蘿莉更吸引人呢?

這個問題倒是難道我了。

我腦海裏回想起20年的人生,努力尋找著那個比蘿莉更棒的事物。

但,有嗎?

不可能吧。

就算讓我盡興地對著怪物揮舞雙刀,就算拯救6000人性命,就算和擁有外挂的游戲製作人打成平手,
也及不上蘿莉十分之一的好吧。

在0.4秒的思考後,我判斷出不可能讓熊人分散注意力。

蘿莉的好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凡人覺得喜歡蘿莉是一種嘔心,一種病態,我不責怪他們,他們

不是被神選中的人,我甚至有一點點為他們而惋惜——他們失去了爲人最大的樂趣。

想想完全物質化的貪婪台女,純真的小蘿莉只要一根棒棒糖就心滿意足;想想將你的付出當作理所當
然的台女,知足的小蘿莉只要一個抱抱就能開心整天;想想在背後說男朋友壞話的台女,無邪的蘿莉
不單會再所有人面前説著我的好,有人說我壞話時更會漲紅著臉爲我辯解。

多可愛啊。

未經風霜而維持完美狀態的滑嫩肌膚;未完發育而嬌小玲瓏的瘦弱身軀;未經世事而清澈明亮不帶邪
念的水靈眼球;未經開發而……

沒。

但是剛才畢竟只是粗淺結論經過,再經過0.6秒后,我突然想到,如果有這樣的東西放在熊人眼前,他
絕對會馬上丟下手中蘿莉。

「那邊有一個金髮雙馬尾傲嬌蘿莉和一個黑長直穿死庫水的無口蘿莉那個金髮蘿莉還要是藍瞳的混血
兒!比現在這個骯骯髒髒又渾身惡臭的女孩好多了吧。」

這樣的話,就算定力高如我都會放下手中的任何東西吧,更別提那個只剩下獸性的東西了。

果不其然,熊人不再理會胯下女童,緩緩轉身向我疾冲過來,速度之快讓我完全沒有救走女童的機
會。

「哈……囉?交個朋友嗎?」

我擺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試圖提升自己的存活率。

沒想到熊人出奇地溫順,並沒有出手攻擊我。

「我嗅到了,我們是同類呢。」

「是呢是呢。」

我連忙附和著熊人。

「剛才你説的那兩個蘿莉在……」

喂別這樣啊,我尿好像滲出幾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該不會騙我吧!」

熊人一邊用有些慍怒的聲綫怒喝,一邊伸出他那隻看似足以削斷鋼鐵的利爪。

「哈哈哈……怎麽可能呢……哈哈哈……我怎麽會有想騙你的想法呢……哈哈

哈……」

我拍著熊人的肩膀,尬笑説著。

「只是那隻蘿莉,我看上了,大家一場同類,讓我好嗎?」

熊人將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讓小女孩奪回身體的控制權。她向我投來一個感謝的眼神,站起來拍拍身
上的灰塵跑到我身後,低著頭輕輕拉著我衣角,尋求我的庇護。

「沒問題啊!」沒想到熊人卻是出奇的爽快。「抓一隻巨乳蘿給我當作補償就好了。」

熊人説完口水從嘴角滑落,隨即伸手擦掉。

聽到他的話後,我已經顧不得自己惡劣的處境,隨著一聲怒吼,身體積累已久的能力全部關注在右
臂,直擊熊人的胸口。

「你這個熊頭之恥!!!!!!!!!!」


8
-
LV. 10
GP 50
16 樓 殺道·黑袍行者 free530922
0 -
0
-
LV. 7
GP 0
17 樓 你媽知道你發廢文嗎? udv877
0 -
雖然我不知道我到底看了三小
還是推一下好了
0
-
LV. 15
GP 2
18 樓 超級小黑熊 Eric940126
0 -
我到底看了尛
0
-
LV. 19
GP 612
19 樓 熊頭不需暱稱 NightLightA0
6 -
4

 
面對皮粗肉厚的熊人,我的拳擊絲毫沒有作用,他連半步也沒有退後,在原位屹立不移,而我反而因爲反作用力被彈退兩步。
 
這一拳,不是為了那個無助的女童,不是為了警惡懲奸,而是為了單純的正義!
 
就算他比我強再多,我也不能在這裡倒下,如果我倒下了還有誰能維護這不再復見的正義!
 
世風日下啊!明明身為蘿莉控,卻偏愛巨乳蘿莉這種變異體,這些異教徒沒有任何生存的理由和價值,通通給我下地獄吧!
 
……
 
這裡不就是地獄嗎……
 
不行!再絕望都給我撐下去!為了正義!
 
熊人恥笑,用鄙視的眼神望著我,右手隨便一揮,我便飛到五米開外的地方。
 
「實力差距面前,我是異教徒又如何!你還不是要乖乖聽話!」
 
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吐出一口血,嘴角微微翹起。
 
——實力差距嗎?老實說……我想不到我可以怎樣輸。
 
剛才之所以被他擊中,純粹是被他攻其不備,就他那樣的攻擊,極限速度也沒有多快,我認真起來完全可以輕鬆躲掉。
 
以剛才那一揮為例,我可以後閃,也可以蹲下,更可以側閃,之後只要從他左右腹其中一處進攻,我就算是成功換血,這樣磨下去,告訴我怎麽輸。
 
只要累積足夠傷害而自身不被攻擊,最終的勝利依然歸我。
 
看來我稱霸這世界指日可待啊!
 
 
五小時後——
 
「垃圾,有種你別躲啊!連打都不敢打,你這個熊頭之恥!」
 
熊人喘著氣,無力地揮著他的熊爪,速度顯然比以前慢了很多。
 
「你到底有什麽立場說別人熊頭之恥!還有你有種別打啊!你不打我就不躲好不好?」
 
閃避攻擊所耗費的體力雖然不多,但是五小時下來,依然讓我的身體吃不消,相較之下,一直主動攻擊的熊人體力高得嚇人,身體狀況居然和一直保存體力的我相若。
 
要不是一開始讓他偷襲得手,我現在絕對不會這麽狼狽!
 
在第四個小時開始,估計是因爲熊人體力下降導致防禦力下降,我的攻擊已經開始能造成些微傷害。
 
只要給我30秒回復體力,或者讓那個女童……不行不行,絕對不能成人之危!
 
「熊頭不打熊頭,但是對於你的行爲我感到極度遺憾,你這樣做猶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今天就破例對你出手了!」
 
喂喂你的説法怎麽這麽熟面口,而且你已經打了我5個小時了啊!
 
除非……
 
「你來自地球嗎?」
 
「什麽?居然是同鄉?我是大中華兒女,你呢?」
 
呼,至少緩下來了,再拖30秒我就有足夠體力反擊了。
 
「哦原來你是西臺灣人,我是正港台灣人。」
 
熊人呆了半秒,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明白過來時已經是一臉怒容。
 
「你這樣是分裂國家的行爲!爲了維持國家主權和尊嚴,我們必須恪守一中政策!讓我將你這個叛國分子就地處決!」
 
「哼哼……你覺得我就會放過你嗎?西臺灣人。」
 
贏了!心中的激動讓我忍不住嘴角上揚。
 
——眨眼間已經爭取到30秒鐘,體力已經恢復到一小時前的狀態,是時候進攻了。
 
吃力地躲過熊人的揮爪,我的鐵拳命中他的下腹。
 
呀咧?速度居然快了這麽多?
 
「哈哈哈!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嗎?三十秒,夠我完全恢復體力了,哈哈哈!果然是臺巴子啊,井底之蛙聽過沒?哈哈哈哈……」
 
可惡……不過你以爲我就這樣?
 
「……你不覺得,自己開心得太早了嗎?」
 
其實並沒有,他已經可以開心了。
 
我已經技窮了,純粹嘴硬而已。
 
在體力差距下,我的反應已經跟不上熊人的速度,他的揮擊已經數次擦身而過,在我身上留下不少淤青。
 
在體力下降和受傷吃痛的雙重負面狀態下,我的戰鬥力直綫下降,我和熊人的實力差距猶如失衡的天平般傾斜到一邊。
 
苦苦支撐了三分鐘後,熊人的揮擊打中我的鼻梁,我大腦一陣暈厥,跌出兩步後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眼前模糊不清,熊人的身影只剩一片啡色,隨著啡影越來越大,我的第二次生命也隨之倒數。
 
我的雙手不自覺地伸向後方,試圖遮掩菊花。
 
「不准傷害哥哥!否則……否則我可要……啦!」
 
突然,被我救走的女童站在我面前,擋著熊人的去路,可能是暈眩的關係,還是她的聲音太小,以致我聼不清楚她在説什麽。
 
笨蛋……都五個多小時了你還不走,難道還要陪我送死嗎……
 
賠上性命而無用功使我心理極度不平衡。
 
「你能阻止我嗎?哈哈哈……讓我把他處理掉就來處﹑理﹑你﹑哦!」
 
人神共憤的禽獸!
 
「哥哥……以後就交給你了。」
 
女童轉過身來,柔柔一笑對著我說。
 
她因爲害羞而聲綫微弱,但是聲綫中帶著的堅決依然讓她看起來説不出的懂事。
 
但是,這種處境對我投以信任,真的好嗎?
 
……
 
欸欸欸!!!
 
女童突然騎到我身上,雙手托在我的臉頰上。
 
「你幹嘛……」
 
我用愕然地眼神望向女孩。
 
她並沒有直接回應,而是雙唇緊緊地封住我的嘴巴,接著像要侵占我般,將舌頭伸進我的口腔,和我的舌頭交纏。我們感受著彼此身體的熱度,交換著彼此嘴巴裏的體液,絲毫不在乎旁邊上百看眾的熾熱目光。
 
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我身體的傷口自動修復,不再疼痛;早已耗盡的力量也重新源源不絕地湧進我的身體,甚至比原來更充盛;迷糊的視綫也恢復得比原來更好……
 
身爲一個成年男性,對於女性的主動獻吻自然是毫無招架之力的,這完全不是我的錯,要怪就怪人類的欲望這個不可抗力。感受到自己的充沛體力后,我將女童攔腰抱起,反過來將她壓在身下,繼續和她激烈地擁吻。
 
蛤?你跟我說她只有7歲?
 
這不是更好嗎?
 
眼前的女童緊緊地閉上眼睛,雙頰已經漲紅得像蘋果一樣,已經不見剛才的果然勇敢。
 
她鼓起極大勇氣才做出這樣舉動,只是爲了救我,讓我傷口復原。
 
——即使她早就可以丟下我自己逃跑,她依然選擇放下所有羞恥心來救我。
 
「你個笨蛋……爲什麽這麽弱還要救我啊,難道你就不怕死嗎……像我這種人,不值得你付出生命吧……」
 
女孩滿臉紅暈,一臉不解地問我,或者是我的錯覺,字裏行間竟然帶著一絲不應該有的情意。
 
「不是這樣的,我這種懶人,可以救下你就很值得了!而且……你明明可以丟下我逃跑,但是還是回來救我,甚至都怕成這樣,害羞成這樣還是願意回來救我,你才是笨蛋吧!」
 
「明明我早就絕望了,你卻偏偏出現,給我活下去的希望。我才不要哥哥因爲我而死,何況我想要以後永遠都跟哥哥一起……」
 
熱吻過後,女童雙頰依然潮紅,輕喘著氣,右手背按在自己嘴巴上也遮掩不住她的害羞和嬌俏,雙眼迷離地側望著地上的雜草,嘗試逃避我的眼神。
 
「我現在就把他收拾掉,有什麽遲些再説吧。」
 
面對女孩直白的告白,我選擇了逃避。
 
「嗯,以後就交給你了。加油吧!」女孩點點頭,幫我打氣。
 
「嗯!」
 
我用手指輕輕托起女童的下巴,四目相交,她眼神不再是逃避,而是對我百分百的信任。
 
我們已經將一切的籌碼押在對方身上,已經再也不可能抽身離開了,只能相信著對方,守護著對方的背後,將一切托付給對方。
 
哪怕是第一次見面,確認過眼神后,我也能肯定地說:她會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這就是命運紅綫的牽引。
 
「去吧!瑪娜相信你!我等你回來哦,哥哥!」
 
原來那個女孩叫瑪娜呢
 
女童探頭在我臉頰蜻蜓點水地親了一下,馬上就把頭縮回去,低到看不清她的臉,想必又是紅通通了吧。
 
這孩子這麽怕羞……一開始到底鼓起了多大勇氣才會主動親吻我啊。
 
「受死吧!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
 
我習慣性地擺出雙拳作防禦姿態,並對著熊人説出宣言。
 
但是……
 
這樣姿勢下我得以看到自己的手臂,爲什麽我的手會變得毛茸茸呢?
 
於是我朝旁邊的櫥窗一望——
 
「爲什麽我也變成了熊人啊!!!」

6
-
LV. 22
GP 251
20 樓 夏亞 生番模式 alex920519
0 -
笑死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0 筆精華,10/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