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255

【小說】【百合】《微寒天晴時》(10/25更新第七話)

樓主 閃耀마眼 Costco5566
8 -


很純粹的愛的故事。


--目錄--

--外傳--

8
-
LV. 26
GP 144
2 樓 摩卡一Rin ca980980
0 -
寫好後能看看嗎
0
-
LV. 10
GP 1
3 樓 你這樣不行喔 mougatx
0 -
0
-
LV. 27
GP 1k
4 樓 唸著到你叫誰 lll908755
0 -

讚,我想第一個看
0
-
LV. 20
GP 556
5 樓 カレー君 a9405111
0 -
0
-
LV. 10
GP 123
6 樓 克寧洋奶粉 syoung1567
1 -
我也要卡個
話說安島10月要出新的一集了

1
-
LV. 20
GP 105
7 樓 冷氣 Paul0665
0 -
Ка
0
-
LV. 19
GP 255
8 樓 閃耀마眼 Costco5566
0 -
頂一個
0
-
LV. 27
GP 1k
9 樓 唸著到你叫誰 lll908755
0 -
卡出版
0
-
LV. 25
GP 85
10 樓 村民 Aa404130
0 -
CA
0
-
LV. 19
GP 255
11 樓 閃耀마眼 Costco5566
2 -
序、願妳能如生來時般受人祝福。

將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了。

我並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曾經對我施加傷害的人,今天並不在這個地方。

班上的大家都是好人,一直在一旁默默觀察著的我,比班上的誰都明白這點。明明我知道,這裡是沒有敵人的地方。

這個班級,這間學校,這座城鎮,是我在經過漫長的苦悶日子後,終於得以迎來的樂土——明明我是知道的,但卻始終無法釋懷。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不明白。

不管默問幾次,教室的嘈雜聲、海浪的拍打聲都不會回答我,只能祈求祝福。

就像出生的時候那樣子,雖然不太記得,但是我一定備受身邊的人們祝福吧。默默祈求著總有一天能夠像那時候一般,能夠不顧及一切,專心看著自己被祝福的未來。

而我的願望,彷彿成真了一樣。

『一個人都不會無聊喔?你叫做紀湘晴對不對?陪我聊天一下嘛。』

一切的苦悶時間終於劃下句點的那一天,那個人來了。



用午休時間稍微寫了第零話。

2
-
LV. 10
GP 70
12 樓 那智乃之命運 yo910922
1 -
左邊大碇右邊短髮鹿島
1
-
LV. 19
GP 255
13 樓 閃耀마眼 Costco5566
4 -
一、就算是這個時候,亦有我不應該忽略的事情。

天氣有點寒冷的二月,才剛開學沒幾天,就到了星期五,明天就是這學期第一個周休。似乎是因為這個原因,今天一整天,學校裡的大家滿腦子都只想著晚上的行程。

第七節課的最後幾分鐘,已經有人蠢蠢欲動想要衝到球場去了。

我是不是也去球場陪大家打球比較好呢?不過放學後的球場大概被男生佔滿了,我不太擅長待在滿是男生的地方。我在社交能力方面被人認為是頂標的等級,不管和誰都能相處融洽,在班上就算跟一群男生也能打成一片。不過,能辦到是一回事,喜不喜歡又是另一回事,因為總覺得大部分的男生似乎總是在想著「要怎麼攻略妹子」、「想讓這妹子喜歡自己」這種事,所以我不太喜歡這樣子。但神奇的是,明明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很拘謹,跟一個男生單獨聊天反而會很自在。

我並不是說只有男生這樣喔,女生們也是,常常滿腦子想著男生的事情,還會為了取得跟夯哥相處的機會互相爭風吃醋。很久以前,我也被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女同學咬過耳朵,說著什麼「那麼常跟男生聊天,謝品涵就是個婊子」之類的話。當然我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比較在意她們的腦結構就是了。

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為什麼就是沒辦法拋下戀愛的想法,大家好好相處呢?我沒辦法理解,女孩子們拼命地追逐男生的腳步的理由,我真的沒辦法理解。並不只是現在而已,我從出生到現在,好像從來沒有對哪個男生感到小鹿亂撞過,談戀愛什麼的,對我來說真的太早、太不真實了。

說不定我是個不太正常的女孩子。

總覺得很不爽,心裡都被這些負面的想法佔滿了,搞得課都沒聽進去。下課鐘敲響後,我沒有收拾書包,而是快步走去學校對面的機車停車棚,牽著我的電動車去附近晃晃,但也其實就只是去買了杯豆花。

從學校西南側的坡道上去後,有一間不錯的豆花店,我們學校的學生總是會在放學後到那邊去吃點心。現在雖然才剛放學沒幾分鐘,但穿著藍色襯衫和黑色制服外套的男男女女已經湧入其中,把整間店裡都坐滿,看來只能外帶了。

店家究竟是覺得我們很煩,還是希望我們多消費個幾杯呢?我常常覺得自己觀察力很糟糕,連豆花店老闆的想法都看不透。

最後,我因為一時嘴饞買了兩杯熱花生豆花。雖然可以加珍珠但是我並不想要,珍珠還是配奶茶好啦,花生才是最棒的你知不知道?

東西買到手之後,就要騎車回去學校了,早知道連書包一起帶走就好了,有時候我會做一些很豪快的事情,當然事後來看會覺得自己很白痴就是了。乘著風前進,停好車後抽起鑰匙,提著豆花快步走過斑馬線進到學校,帶回家就冷掉了,所以我打算在教室裡享用。

進到校門馬上左轉,朝一、二年級的校舍前進,從靠圖書館那側的階梯一步一步向上輕輕踏去,一上到三樓,幾步路便到了一年三班的教室。

一班、二班的教室裡一個人都沒有,我們班的人也應該都走光了吧。

然而事實並不是這樣。我轉動門把,將門推開,裡面坐著一位淺色短髮的少女。

少女似乎被開門聲驚動到,便回頭看向我,並揮了揮右手。儘管視線是朝著這裡沒錯,但左手卻還在振筆疾書,這就是所謂的盲寫嗎?

眼前揮著手、面無表情的女孩,名字叫做紀湘晴,是我上高中後才認識的新朋友。留到肩膀的淺色短髮明顯沒有用心整理,但也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身高大約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湘晴比我高大不少,雖然因為身高問題讓我有一點自卑,不過多虧她的身高所賜,我和她相處時便會感到些許安心,就像跟男生在一起一樣。

其實,整天只想追男人的女生們,追求著的或許就是這樣的安心感。

我想著這些深奧的問題,漫不經心地走向湘晴身邊。

「喂喂,這種時間居然在讀書嗎?」

「因為蠻安靜的。」湘晴應答道,並沒有看著我,而是看著書本。

「就像是在說我破壞了妳的安靜獨處時間一樣。」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這樣想。」

「嘻嘻,只是妳不知道吧?不過妳是沒辦法逃避的,畢竟妳那麼愛我嘛。」

「……」

面無表情、不發一語的她真不解風情──雖然我覺得自己問題也不小,因為覺得「就像跟男生在一起一樣」,就不自覺地說著這種讓人肉麻的甜言蜜語,但我和男生並不會這樣說話。

明明長得很可愛,卻有與其說是低沉,不如說是慵懶的嗓音,好像多講一句話都會浪費力氣一樣,給人一種不太會與人相處的感覺。而湘晴實際上也不太會與人相處,升上高一後一個月,我憑藉著好奇心去接近了這位無比孤獨的少女,試著和她成為了朋友。

我們第一次說話到現在──也差不多五個月了,我還沒看過她和其他人有深刻的互動。早上來學校時是一個人、去福利社買午餐是一個人、去廁所是一個人、放學回家的時候也是一個人去車棚牽車、一個人騎著電動腳踏車離去。

我不曾在鎮上遇到過她,不曾和她在學校以外的地方見面過,也沒有去過她家,我不知道她究竟住在什麼地方。她畢業的國中、她在哪裡補習,我全部一無所知,也沒有去跟她打聽過。

這並不代表我討厭湘晴,只是我沒有去知道這些的餘裕。

為什麼湘晴不主動去和大家互動呢?她明明並不是討厭和別人相處,說不定其實也會覺得孤單,會希望人家陪伴,但或許只是不擅長吧,我感覺有點拿她沒辦法。

「真是的,陪妳一起看吧,還有,這個給妳。」

我把她旁邊位置的桌椅拉到和她靠在一起,把剛買的豆花其中一杯遞給了她,這樣子我就不能吃兩份了,但說也奇怪,我並沒有那麼不甘心。放下書包、準備好書和鉛筆盒後,我並沒有立刻翻開書,而是對著身邊埋頭寫數學題的湘晴觀察了一下子。

儘管我坐到她身邊,少女依然面無表情,不知道她現在心裡在想什麼呢?可能是在想著這題要怎麼解之類的吧,湘晴好像很喜歡數學的樣子,根據和她同班一個學期的觀察結果,她只有在數學課的時候會專心上課。

不過她曾經說過,自己很討厭自然科,討厭到想放棄的地步,討厭自然科卻對數學無比熱愛……說不定是很正常的事情,數學做起來的確比自然科更加直觀,只是能不能得心應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觀察完湘晴之後,我打開了英文課本,漫不經心地看著明天上課要考的單字,之後又在幾本講義、參考書之間不斷切換,度過恬靜的一個小時。



「我差不多要回去囉,妳要一起嗎?」

正當我被教科書上浮起的文字吸走思緒時,湘晴呼喚了我,把我拉回現實世界之中,我才察覺到她已經收好書包,收起椅子。

「咦?要回去了?現在不是才十分嗎?」

「妳想多待一下子嗎?」

一個人待著也沒意義,於是我對湘晴說了「我也走」後,就開始收拾書包。打球的男生等等還會回來拿書包,所以不用擔心鎖門的問題,於是我大搖大擺地走出教室。湘晴沒有走到我身邊、而是默默地跟在我背後。

她喜歡這樣的話,也沒關係。

總覺得她的心裡好像一直都是放空狀態──從對她一無所知的我的視角看來的話,應該會是這樣子沒錯。因此,一開始我不太懂得怎麼和她相處,在經過一陣子的磨合後,我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只要待在她身邊就好了,於是──

「妳是要去腳踏車的車棚對不對?我陪妳去。」

「……嗯。」

學校依照有無踏板將二輪交通工具分類,讓它們分別被安置在校內外的車棚。正當我思考為什麼要這樣子做的理由時,我在去車棚的路上見到了另一個熟悉的人影。

和我們一樣都是女孩子,手上提著裝雙簧管的箱子,似乎剛結束社團練習回來。及胸的長髮用髮束綁了起來,身材比我高了不少,比湘晴矮一點。將制服穿著得相當整齊,圍著白色的素色圍巾,看起來像是有氣質的大小姐。

「小憂!團練辛苦啦!」

她是我們班的班長,姓吳,單名一個憂,大家都叫她小憂,雖然有點不順口但我還是跟著這麼稱呼她。各方面都很厲害的一個女生,尤其是能夠吹奏雙簧管這部分,我曾經和她借來試吹過,結果明明含著簧片,卻吹不出聲音來。

但她常說「只是因為有練習過而已」,如果我像她一樣拼命練習的話,是不是也能吹得像她一樣好呢?像她一樣,成為管樂社的王牌?我想一定──不可能有這種事情。

「妳們兩個居然會一起回家喔……真是意外。」

「這是那麼稀奇的事情嗎?」

小憂露出微妙的表情。或許我真的很少和湘晴待在一起也說不定,這樣一想我又有了點罪惡感。明明人家的朋友就只有我一個人了。

「也不是啦……我是說湘晴,很少看她跟別人一起待到這個時間啊。」

我看了看背後的湘晴,她的眼神在我和小憂之間游移,一發現自己被兩個人看著,馬上低下頭去,什麼話都沒有說。小憂和湘晴的關係是怎麼樣的呢?我不禁好奇。有時,小憂會用一種特別的眼神看著她,就像現在──我觀察小憂那倒映出湘晴樣子的深邃瞳孔,那眼神裡蘊含像是擔憂一樣的感情。

直覺告訴我,小憂和湘晴之間發生過什麼,在我還沒認識這兩個人的期間內。

不知不覺間,她瞳孔蘊含的感情,變成了欣慰之中略帶點喜悅,然後,花瓣般小巧的嘴唇微微張開。

「……她應該能像以前一樣吧……」

「蛤,你說……」

「啊!我突然想到有朋友在等我,再見啦!品涵、湘晴!」

「呃、喔……再見。」

只留下錯愕的我,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表情看起來若無其事的湘晴。我只來得及拋下一句再見,而湘晴對著班長女孩的背影微微晃動著左手。



回到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感到無比的疲勞,疲憊的無法張開眼睛,勞累的無法思考事情。

『……她應該能像以前一樣吧。』

但是小憂像是不小心說出、拋下便匆匆離去的這句話,直到現在依然在我的心中縈繞著,跟隨逐漸模糊的意識一起搖晃。

越是好奇的事情,就越不該去探究。

知道的事情越少,就越不容易扯入麻煩。

像我這種人,肯定不會有人願意打開心房面對我的吧。



就算是那個人也是。



忘記吧。冗贅的煩惱也好,空虛的回憶也罷,全都在勉為其難晃蕩著的意識被切斷的那一瞬間,歸於靜寂。



不知道內心戲會不會寫太多?不過最一開始好像總是這樣。


4
-
LV. 21
GP 93
15 樓 貓洛奇 ben05091180
1 -
窩只是看到百合就來了
1
-
LV. 27
GP 1k
16 樓 唸著到你叫誰 lll908755
1 -
幫,感覺有點可憐
1
-
LV. 26
GP 156
17 樓 摩卡一Rin ca980980
1 -
幫推個。期待後續呢
1
-
LV. 10
GP 211
18 樓 冰凍企鵝 pc13572
1 -
要更新了嗎?來推一個
1
-
LV. 19
GP 255
19 樓 學測戰鬼 Costco5566
2 -
二、只有那個總是讓一切放晴的女孩在,所以我。

我並不討厭一個人,比起被一群人牽著鼻子走、讓他們隨意決定自己的心情,一個人對我而言是最安適的狀態。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有辦法一個人渡過一輩子,我有自己處理不了的事情,比如說抓蟑螂。

而且,我討厭寂寞──沒錯,我並不討厭孤獨,但討厭寂寞,我為這兩者之間存在微妙差距的理由苦惱著,不過儘管在苦惱,也掩蓋不掉寂寞的心。為什麼會寂寞呢?我想一定是因為今天是假日吧。星期六的早上雖然很冷,令人想永遠躲藏在被窩之中,但我因為感到寂寞,而決定到市區走走。

「水明,我出去一下。」

「姊姊妳要騎車?不吃早餐嗎?」

「嗯。」

「要小心喔。」

「嗯。」

我換好衣服,向坐在客廳邊吃早餐邊看電視的妹妹道別後,便走出家門,從車庫裡牽著電動腳踏車準備出發,將身子跨到車上、插上鑰匙,踩著踏板並轉動「油」門後,便再也感受不到牽車時所負荷的電池重量,取而代之的是幾件外套都擋不住的刺骨寒風。

經過了一所頗有名氣的國中、在大街小巷間繞路尋求著捷徑。我們所居住這個地方雖然是縣治,但是我並不認為這裡和南邊人口不多的地區有本質上的區別。

因為我考上了這裡的高中,所以全家乾脆從南邊搬到這裡,我還以為生活這裡的生活和南邊不一樣,但是其實沒有太大的改變。這個鎮上不管是主幹道還是副幹道,車流量都小得難以置信。

說是落後,不如說是悠哉。不管是閑靜的街道,還是學校斑斕低矮的圍牆,都散發著悠哉的氣息,這股悠哉無法令人討厭,反而讓我有了一種「啊,這裡也差不多」的安心感。

並沒有人會討厭躺在沙發上吃著洋芋片、喝可樂發懶的時間。

多虧這份悠哉,我可以維持著最低限度的專注力,邊騎車邊放空思考事情。

我所在意的人──謝品涵,不知道她此時此刻正在做些什麼呢?我對她的了解實在是太過稀少了。品涵是我在班上唯一可以稱做「朋友」的人──這樣說好像又有點過分了,但是事實應該是這樣子沒錯。

台灣人並不會不管看到誰都來一句「歐拉!阿咪狗!」。但是我比較有可能交到女性朋友,所以應該是「歐拉!阿咪嘎!」──隨便啦,我想朋友是更珍貴的東西,並不是靠一句「朋友啊!」就能建立起來的關係。

(註:西班牙語為Hola! Amigo,意為「朋友啊」。若是指稱女性則為Amiga。)

順帶一提,雖然Amigo是朋友的意思,但其實源自於拉丁語的「愛」。兩千年前羅馬人就知道,不能付出「愛」的話,根本不能稱為朋友。

我能對品涵付出「愛」嗎?什麼樣的愛呢?友愛?好像太過抽象了……溺愛?我比較希望成為被品涵溺愛的那一方,這樣的想法說不定有什麼毛病……戀愛?這樣的話又會牽動到心裡最軟的那一塊。

說到底我在品涵的心裡是什麼形象呢?我想一定就像我搞不清楚她在想什麼一樣,她一定也不可能會知道我心裡平常在想什麼事情。我有自覺我總是不說話、沒有多餘表情,我並不擔心這種事,我比較擔心品涵會因此對我有什麼過度的「期待」,比如把我想像成生化人之類的──並不是那樣子的!

如果她知道我心裡都在想這些無聊的事情,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表裡不一,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不知不覺間,我便已經到達了市區的街道,幸運地找到了停車位。該從哪裡逛起好呢?手機配件店、批發店、書店、玩具店、藥店和運動用品店,市區還是有點大都市的樣子,令我有點迷茫,街道上的汽車聲搞得我微微暈眩。

明明是因為覺得寂寞才出來逛逛的,但是這麼熱鬧的街道上沒有半個認識的人,我的寂寞感並沒有消退。我是怎麼回事?在學校應該也是這樣的狀況沒錯,但是有品涵在,和她待在同一間教室裡就覺得安心不少。

因為一直想這些事情的關係,導致我快被自己的情緒給吞沒。先找間咖啡廳坐下吧,我點了巧克力蛋糕和熱拿鐵,為此我必須付出不少代價,這點得跟錢包說聲對不起。當我端起餐盤轉身,準備前往座位區時,突然我聽到有個女生叫了我的名字。那女孩子的聲音柔和,而且親切,但我聯想到的並不是心裡惦記的笑容。

回頭看見的那個人,站在等待點餐的隊伍中,穿著黑色大衣外套,將長長的頭髮綁成低馬尾垂到胸前,對我擺著和善的笑容,但看見那笑容的我的心裡,卻有不小的距離感油然而生。

「吳憂……」

對於吳憂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這件事,我覺得有點驚訝。作為住宿生的她,周末應該會回去老家才對。

「妳沒有回去?」

「嗯,回去那邊的車票又漲價了,所以我留宿喔。」

「是喔,那……」

不知道要怎麼把話題接續下去,於是我選擇逃跑,端著自己的茶點去找位置。

「啊,湘晴等一下,妳一個人來對不對?」

「是這樣沒錯……」

「那麼,我可以和妳一起坐嗎?我也是一個人。」

也不是不行──我以點頭來表示我的回應,換來了和藹的笑容。



坐上座位後,我開始想起一些久遠的事情。我對她的了解其實不少,畢竟我和她來自南邊的同一個國中。吳憂是南邊仕紳望族的女兒,也難怪會長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但以前的她好像更加奔放、任性,更加趾高氣揚,與之相比,現在的她也可以說是憂鬱了,就像她的名字一樣。

我妹妹水明也常說我有過開朗的時期,但那些事情我不太記得了,或許吳憂也曾看在眼裡。

換個角度想,我和她都各自見識了彼此的改變,這或許就是我始終想維持和她之間的距離感的原因。儘管如此,她偶爾也會關心我,對此我心懷感激,也感到慚愧。

沒辦法以面對品涵的態度,面對關心著我的她,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在發什麼呆呢?湘晴?」

令我慚愧的人已經坐到了我的正對面,我對此後知後覺。

「……啊,抱歉。」

「妳不用這樣道歉啦,反倒是我。」

「沒關係,反正……」

──反正我也有點寂寞,後面的六個字我用氣音吐露出,吳憂她雖然有點不解,但馬上收起了疑惑的表情,拿起冰咖啡喝了一口。她是理解了我的想法,還是放棄理解我的想法呢?

就算她把吸管抽出口腔,也沒有就此讓嘴巴休息。

「那個,湘晴,妳……會討厭我嗎?」

「不會。」

我馬上就回答出了真心話。她並沒有在開玩笑,所以,我也必須認真回答她。為什麼吳憂會問這種問題呢?為什麼她會覺得我討厭她呢?是因為我心中對她有所芥蒂,讓她誤會了什麼嗎?不對。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我自己的問題,我討厭的並不是她──

「……討厭的是自己……」

因為對自己的厭惡太過強烈,使這句本應是獨白的話化成言語。我說的話讓吳憂露出了擔憂的表情,嘴唇好像在顫抖著,看起來想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氣氛落入尷尬之中,我只好低頭用叉子挖下一小塊蛋糕,緩緩送入口中,巧克力的甜味佈滿舌根,但本應被其掩蓋的苦味,卻直直傳遞到了內心去。

又搞砸了。

就這樣,我們兩人都一語不發,有默契地在同時間吃完了餐點。

「那麼,我要先離開囉。」

「咦?」

我不知不覺間竟然對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感到疑惑,因而抬起頭來。

眼前的吳憂又恢復成了一直以來的樣子,微笑著邊收拾包包邊和我道別。儘管如此,見到我疑惑表情的她,無法無視剛才那種氣氛曾經籠罩過我們之間的事實。

「啊……是因為跟管樂的學姊約好要一起看電影了。」

「這樣啊。」

「不要誤會哦,湘晴,不是因為討厭跟妳一起。」

像是擔心我會會錯意似的,吳憂她做了這樣的補充說明。

「不會……我沒有那樣想。」

「太好了,我還以為妳在難過。」

我保持著沉默,與吳憂一起跨出咖啡廳的門檻,寒風與車聲再次向我們襲來,讓我差點沒辦法站穩。

「對了,妳有打算去一趟學校嗎?」

「是沒有。怎麼了嗎?」

這裡和學校有一段距離,我們的學校是號稱全國唯一能邊看著海邊上課的高中,它坐落於海邊的灘地以西,與我居住的地方相距遙遠。儘管從市區起算,也有一段距離,我並不會沒有事情就跑去那裡──我不曾在假日自己跑去學校過,今後也不打算。

「我從宿舍出來的時候遇到品涵了,她現在應該在學校的圖書館自習。」

但是,從她口中說出的那個名字,讓我無比動搖。我想去找那個人,只有與她在一起這件事情,才能夠稍微排解掉我的寂寞。為什麼就是非她不可呢?以不同的態度面對與自己同樣友好的人,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討厭,雖說討厭,但人畢竟是順從欲望的生物。

「這樣啊,那我要去找她。」

「嗯,掰掰。」

「再見了,吳憂……那個,下次,我請你吃蛋糕吧。」

她先是疑惑,再是沉思,最後是驚喜地說了「好啊!」。



再次,以雙輪取代雙腳,開始行動,前往那個人所在的地方。

恨不得速度再快一點,恨不得這段騎行可以不知不覺就結束。一路上,交通燈很賞臉的一片綠,沒有讓我停下來白焦急。

從市區的主要幹道爬上能看到海的坡道,上到高地之後在小路間穿梭、尋求捷徑。

就像願望成真,時間以難以想像的速度飛逝。走過了不知道多少街道,心裡閃過為數眾多的思念,我終於到了想要去的那個地方,但是這時我才想到,並不一定能見到想見到的那個人。

有可能她早已離去,有可能學校提早趕人。

懷著不安的心,說服自己勇敢跨出腳步。停下車,走進門。



──終於,瞬間便相認的我們,不知為何笑了出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0 筆精華,10/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