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95

【小說】知識藍龍與正太魔法師的課程

樓主 柏夫 bofkimo
2 -
迷失了方向 來這邊發文兼觀察@@
===
  在一個陰暗的洞窟中,一個小男孩手持著火炬,腳步謹慎而緩慢地前進,避開一個個水窪以免讓拖鞋給浸溼,每隔一段距離都有著發散暗藍色光芒的蘑菇照亮周圍,但暗色的藤蔓被火光照耀出影子扭動,時不時嚇到男孩,男孩忍住發出驚呼的念頭,像是不要吵醒入睡的野獸一樣壓抑著。即使放緩腳步,不小心踩上的苔蘚發出濕潤又飽滿的噗噗聲,在這只有水滴滴答聲的地方特別響亮。

  男孩持續前進,另一隻手抓緊背帶,小心翼翼地不讓背帶產生晃動,雖然走的路上有著眾多的石子造成了一點小小的阻礙,整體上並不崎嶇,但過分專注的行動仍然讓男孩額頭冒出汗珠,單薄的衣物周圍也產生了熱氣,大口喘出白煙。

  男孩的終點是一面石壁,立體的巍峨雕塑像是座小山,看起來像是個趴臥於此地的石龍,男孩拿起抹布與刮刀,將凝固硬化的泥土從石麟上刮下,接著用抹布用力地擦拭,露出底下暗色又堅硬的石麟,男孩堅信這是一條真的龍,只要把每片鱗甲都清潔完畢,龍就會甦醒,並且實現男孩的一個願望。

  男孩放下背包的地方升起了一小個火堆,行李除了有刮刀跟抹布之外,還有一小瓶蜂蜜酒與奶油麵包,雖然已經變涼了,但應該會出現的蟲蟻卻一隻也沒有,因此男孩相信這裡有著神奇的力量不讓蟲蟻膽敢進犯這裡。男孩已經在這裡進行清掃好一段時間了,暗色的石麟在發出螢光的蘑菇下隱約閃耀著暗藍的色彩,色彩就像在呼吸一樣躍動著。

  可是依照傳統對龍的概念,恐怕男孩要失望了,龍酷愛收集財寶,但在這麼一片洞窟內只有蘑菇會發出比不上財寶的光芒,如果財寶被盜竊,那龍也不會在此睡覺,而是去追殺膽敢盜竊的不知死活的份子了,而如果龍現在才知道,那就會成為龍在狂怒下第一個宣洩的對象。

  男孩結束今日的進度,將酒與麵包像是祭品一樣放置於龍石像鼻頭前的小台,然後雙手抱拳,跪地說出自己的願望:
「我想要受歡迎。」
「哦?你可得要說清楚一點,變成肉塊會很受野狗的歡迎,變成女孩會很受醉漢的歡迎,變成肉泥會很受蒼蠅的歡迎。」
「是、是誰?」男孩環伺四周,聲音像是直接傳達到他腦海,只有男孩的話語在洞窟內迴響著。
「你面前。」
男孩望向前方的石龍,石龍就像塊石頭一樣靜靜存在,沒有一點動作。

「我想受女孩子歡迎!」
「女孩子會喜歡貌美的,那就去打扮;有經濟能力的,那就去賺錢;有肌肉體格的,那就去練身體;會甜言蜜語的,那就去練口才。這就是你的願望?」
「那、那教我魔法!」
「這就有價值了,但這得要看你的天資,回答我這個問題:你是童貞嗎?」
「疑?這?這有甚麼關係啊?」
「我問的不清楚嗎?你是童貞嗎?」
「這不是很顯而易見嗎……」
「我想聽你說。」
「對啦!」男孩低頭小聲地說著,臉頰看起來泛起了一片紅。
「對什麼?」男孩彷彿聽見喀喀的笑聲,語調都飄了起來。
「我是童貞啦!這跟魔法又有甚麼關係啦!」男孩像是要掩飾窘境一樣地喊著回話。
2
-
LV. 21
GP 295
2 樓 柏夫 bofkimo
0 -
「當然有關係囉。」石龍緩慢地動了起來,眼皮睜了開,比男孩還大的細長瞳孔掃視著男孩,男孩止不住顫抖的雙腳而跌坐在地上,水窪弄濕了褲子。
「回答,想使用魔法,需要甚麼?」
「魔力吧?」
「繼續。」
「正確的動作跟言語?」男孩努力地回想。
「對也不對,繼續。」
「魔法書?」
「不對。」
「嗯……童貞?」男孩想不出來了,擠出剛剛問題的答案,龍的喉頭輕輕喀喀笑了兩聲。
「為什麼是童貞?」
「這個……」

  在男孩思索的時候,石龍身形抖出淡藍色的光點,碩大的身體隨之變形縮小,化身體型還比男孩高一個頭的人形生物,但身上遍佈的暗藍色鱗片、尖角、尾巴、裂開的嘴巴中森寒的尖牙,以及細長的瞳孔都在宣稱著自己與人類的不同。接著石龍那帶有尖銳指甲的手爪往空中揮了兩下,像是捕捉看不到的絲線一樣鋪在身上,而在身上環繞的光芒散去之後就出現了編織細緻的連身裙,套在嬌小的身軀上。

「真的是龍,真的是魔法耶!」男孩興奮地驚呼。
「這不是答案喔。」
「嗯……」

  男孩繼續思考,但眼睛沒有離開過藍龍身上,藍龍發覺男孩的眼神,像是給提示一樣用手像捧東西一樣擺放,接著用鼻子聞一聞做出表情,用手捏一捏做出反應,往上拋接住做出重量,男孩彷彿看見藍龍手上拿著是一顆蘋果,但仍然可以意識到那裏沒有東西。
  男孩揉眼,想再看清楚一點,但這下反而看見藍龍手上是顆真正的紅通通的蘋果,接著驚訝地瞪眼,說不出話來,藍龍察覺到男孩的反應,眼睛像是因笑意而彎曲成半月形,雙手一拍讓男孩回神。

「……想像力?」
「正確,你有天分喔。」藍龍又將手拍了兩下,表示讚賞。
「這是甚麼天分嘛……」男孩抱怨著。
「想像出想要東西的樣子,然後用意志力去輔助,影響到旁人就是種魔法,而魔力只是讓這過程簡單了一點。」藍龍用手爪捕捉天空的絲線,之後手中真正出現了顆蘋果,扔給男孩。

  男孩驚奇地看著手中的蘋果,想張口咬之前用眼神詢問了藍龍,藍龍點點頭。男孩咬下之後覺得像是在咬紙屑一樣,一點滋味都沒有,流出的液體有如生水一樣的味道。

「怎麼是這樣?」男孩吐出口中的物體,像被騙的小狗一樣發出嗚咽聲,藍龍又喀喀笑了起來。
「不是笑你,你有吃過蘋果嗎?」藍龍安撫著男孩埋怨的眼神。
「……沒有。」男孩垂下頭。
「再試試。」藍龍又從手中變出一顆蘋果,扔給男孩。
男孩警戒地接過蘋果,還是安分地咬下,失望的表情為之一亮,對於咬下的滋滋口感回味不已,接著把手掌中快要滴下的液體舔了個乾淨,直到啃到咬不動的果核為止,但是肚子一點都沒有飽的感覺。

「需要詳細了解那個物體,才有辦法使用並影響他人,可以用知識去滿足這個條件,也可以用想像力來滿足。」
「那這跟童貞有甚麼關係啊?」
「你看起來就是窮人,就只剩下想像力能用囉。」藍龍轉身背對男孩捧腹哈哈笑著,一點都不像是在偷笑。
男孩呆住,不知道對這表示認同還是生氣。
「你有看過這衣服底下的東西嗎?」藍龍依然背對著男孩,將連身裙像是包裹身體的毛毯一樣地打開,像是展示一樣,藍龍的身形映照在衣服做成的布幕上,接著就要緩緩轉向正面。
「疑疑?」男孩用雙手遮住眼睛,又像是克制不住慾望地從指縫中偷窺。
「直接看唄。」藍龍從男孩的指縫中看著男孩的眼睛,讓男孩又退了兩步。
男孩看見光滑的胸部,像平原一樣光滑,沒有一點幅度。

「胸,胸部呢?乳頭呢?」男孩困惑地不自覺將話給漏了出來。
「龍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又不會餵奶。」藍龍又笑了起來,並靠近抓住男孩的手往自己胸部的地方擺。

「變形術。」

  男孩手掌處的胸部隆起,變成碩大的乳房,沉甸甸地壓在男孩手上,但只有一顆的關係,讓男孩的表情看起來十分複雜。藍龍抓起男孩另一隻手放在另一邊,也開始隆起變成胸部,男孩嘴角像是笑一樣嘟起,但眉頭對於沒有乳頭看起來非常困惑。

「乳頭的作用是甚麼?」
「呃,產生奶水餵小寶寶。」
「繼續。」
「呃嗯,摸的時候會很舒服?」
「是這樣嗎。」藍龍放開男孩,將男孩衣服一脫,接著就往男孩的乳頭上摳去。
「嗚嗚……」男孩因為感覺到癢而身體縮了一下,但並沒有阻止藍龍的動作。
「這樣感覺如何?」藍龍開始捏著。
「有點……痛……」
「這樣呢?」藍龍開始揉著。
「有點癢……」
「這樣呢?」藍龍挑逗著。
「我不知道……」
藍龍將避開眼神看著遠方的男孩手抓住,又往自己胸部上放。

「這是你的乳頭喔。」藍龍引導男孩的手。
「所以這跟童貞有甚麼關係嘛……」男孩聽到前一句話之後有點洩氣,對乳頭一點都不上心。
「你理想的乳頭是甚麼樣子的?」
「這很重要嗎……」男孩心裡閃過幾個畫面。
「是這樣子的嗎?」藍龍指著男孩的胸部,小巧的乳頭像是櫻桃擺在粉色的花瓣上。
「怎麼、怎麼?」男孩不可思議地碰觸自己的胸部,碰觸的地方像是電流一樣衝擊著腦門。
「變形術,知道器官的作用、觸感、形狀、顏色,不足的用想像力或知識來彌補,你蠻有天分的喔。」藍龍站起,對男孩伸手。
「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啊……」男孩猶豫了一下,牽起藍龍的手,但藍龍並沒有拉起男孩,反倒是挑起一邊眉毛地注視著。
「怎麼了嗎?」
「等價交換,要教你魔法,你就得付學費,這是要把你的身體給我囉。」藍龍細長地舌頭舔了舔嘴巴。
「等等!」
「來不及囉,當我的暖爐吧。」藍龍拉起男孩,到石床捲曲起身體睡覺,將男孩緊緊裹住。
「你體溫也太低了……」男孩努力掙扎,但藍龍紋風不動。
0
-
LV. 21
GP 295
3 樓 柏夫 bofkimo
0 -
  自從藍龍醒來之後,洞窟內增加了很多像是用魔法創造出來的物件,對於龍來說環境的光暗沒有意義,但為了男孩的視力著想,環境也變得明亮許多,男孩坐在藍龍的膝上與藍龍一起觀看著水晶球轉播,內容是一名擅長使用爆裂魔法的法師的故事。

「如何?」隨著結束的字幕落下,藍龍對男孩提問。
「很好看,爆裂魔法好酷!」男孩很好地擔任著暖爐的任務,眼睛還捨不得離開水晶球。
「不是問你這個,魔法?」
「啊!姿勢跟咒語果然是很重要的對吧?」
「怎麼重要?」
「嗯……引導法力的流向?」
「很好,做一次看看。」藍龍舉起男孩腋下,把男孩擺放在舞台上,拿著不知從哪變出的爆米花啃著。
「呃這很令人害羞呢……」男孩臉頰紅通通的。
「你不是想用魔法嗎,快做,台詞……咒語也要念喔。」
「嗚嗚……」男孩模仿著爆裂魔法師的施法動作與咒語。

「姿勢不對!放開點!」
「大聲點!放入點感情!」
「眼睛睜開!」

  經過一連串的努力之後,男孩與水晶球內的姿勢、語氣與咒語幾乎沒有不一樣。

「你瞧,你已經跟這法師一模一樣了,為什麼施放不出那法術呢?」
「這是在捉弄我吧……」
「回答。」藍龍像抗議一樣輕點了男孩的額頭。
「嗯……因為我沒有魔力嗎?」
「對也不對,魔力存在於每個地方,要怎麼運用是依照每個人的理解跟引導的方式。」
「所以我把『吾名惠惠』的惠惠改成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嗎?」
「有意思。」藍龍開始笑,男孩臉又漲紅了起來。

「我來使用那法術給你看,萬分之一威力的版本。」藍龍迅速地揮動手爪,口裡扼要地發出三個音節,小小的爆裂在男孩腳下破開,男孩嚇了一跳。
「速度也太快了吧?」
「還有呢?」
「咒語很簡短!」
「咒語的差別在哪?」
「嗯……他之前在自我介紹,他是無詠唱法術!」男孩驚奇地回道。
「他把咒語藏在自我介紹裡面了。」藍龍接著模仿了一段台詞,使出一樣的小爆裂魔法。
「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你的對手會給你詠唱的時間嗎?」
「應該不會吧。」
「沒錯,還有這個……灼熱射線!」藍龍的手指噴湧出一道光束,擊中男孩的手臂。
「好燙……不對,涼涼的?」男孩看著手臂,一臉納悶。
「喊出名稱是件奇怪的事,依照理解的不同,使用的語言也會不同,只有人類會把這當成一項需要做到完美的作業,但就速成的法師來說,這樣的確很有效率。」
「這是說你教不了法術的意思嗎……」男孩失望地垂下頭。
「注意看。」藍龍憑空揮舞手爪,淡藍色光芒的絲線在藍龍手上逐漸凝結。「發現甚麼?」
「絲線?」
「很好。」藍龍走到男孩背後,抓住男孩的雙手,並且將臉靠近男孩的耳朵,一面指導一面協助男孩揮動手臂,半透明的藍色絲線逐漸聚集在男孩的手中。
「灼熱射線。」「灼熱射線!」男孩隨著藍龍的指示,從手指噴出一道紅色光束,灼燒了目標點的岩石。
「這,這是我的魔法嗎?」男孩不可思議地望著自己的雙手。
「這是我的魔法,是我對於魔法的理解跟運用方式。」

藍龍又擺弄了男孩一翻,一樣的灼熱射線的姿勢與咒語卻完全不同,並更換了六七種。
「這是用腳施法喔。」藍龍用腳抓住男孩的腳揮舞,噴出射線。
「這是用屁股施法喔。」藍龍抓住男孩的屁股搖動,噴出射線。
「這是用乳頭施法喔。」藍龍抓住男孩的乳頭扭動,噴出射線。
「這是用……」藍龍往男孩的褲檔探去。
「這邊一定是在作弄我吧!」
「發現啦?都記好了嗎。」
「這麼多根本記不完吧……」
「對,想抄作業是沒用的,要自己掌握重點之後再去變化、調整,首先你得學會怎麼觀察法術,要從觀察周圍的一切開始,然後找出疑問、提出解答、獲得知識、驗證實作,對無知的人來說,你的所作所為就會跟魔法一樣。」
0
-
LV. 21
GP 295
4 樓 柏夫 bofkimo
0 -
  明亮的洞窟中,平滑的不可思議的岩壁上投射著不停變動的畫面,男孩看著畫面不停地動作著,止不住喘息與汗水,濕潤的眼神注視著藍龍,開始求饒。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男孩斷斷續續地說著,滴下了口水。
「說話可以,但腰不可以停下來喔,這是為了要鍛鍊你的體力與精神力,忍住!」
「我……不是……說……那個……」
「想使用魔法必須有超乎常人的精神力與慾望,體力耗盡之後能支撐身體的就是精神,要有欲望但要去支配他,不能被欲望牽著鼻子走,像你現在說話變成財哥體就代表在使用精神力了,接下來撐開!」
「什麼……是……財哥……體……」
「嗯,不重要,深一點,這樣好了,你如果能撐到時間到,會給你獎勵喔。」
「是……為……什麼……我要……穿……裙子……跑步……啊……」

  男孩穿著閃亮閃亮的粉色衣物在原地跑著,手上拿著一個具有彈性的圓環,輕飄飄的裙子可愛地隨著男孩的姿勢而律動著。

「當然是為了鍛鍊精神力囉!在對敵的時候,你的對手可不會給你時間做好施法的準備,常常都得靠精神力來施法呢。」
「有……不這麼……累人……的鍛鍊法……嗎……」畫面顯示男孩可以休息一下,男孩斗大的汗水與唾液一起滴下。
「這倒是有,只要任何時候可以讓我用指頭彈一下而不驚慌失措的話就可以了。」藍龍拋起一顆石子,手指輕彈,石子化為飛灰。
「……還是這樣就好了。」

男孩努力做完進度,藍龍獎勵地為男孩鼓掌。

「很不錯,說出你想要的獎勵吧。」
「那……」男孩思索了一下:「我想問一個問題。」
「很好,學會提出疑問了。」藍龍獎勵地抱了男孩。
「我身上都是汗臭味吧!」男孩推開藍龍。
「那就梳洗一下吧!」藍龍轉移自己跟男孩到了一個水源地,男孩的衣物也消失了,「能自己洗嗎?」藍龍仔細清洗身上的鱗片。
「能,能!」

兩人悠閒地泡在水池內。

「你的問題?」
「啊,嗯,師傅你是龍吧,為什麼沒看到你的財寶呢?」
「觀察得不錯,那你覺得原因是甚麼?」
「嗯,嗯……」男孩沒想到問題會被丟回來,開始思考。

「被偷走了!」
「那我應該再找。」藍龍笑著搖頭。
「吃掉了!」
藍龍笑著搖頭。
「藏起來了!」
「沒有藏喔。」藍龍起身調整姿勢,水滴從暗藍色的鱗片上滑落,一滴都沒法留在上面。
「那……」
「給你個提示吧,財寶是甚麼。」
「就……金幣啊、皇冠啊、美術品啊。」
「我要這些東西幹甚麼。」
「因為這些東西有價值啊!」
藍龍點點頭。
「啊,這些東西對師傅來說沒有價值嗎?」
藍龍點點頭。
「那師傅的有價值的東西是甚麼?」
「壞心的小子,壞主意是從這裡想出來的嗎。」藍龍嘴角微微上揚,嬉鬧地抱住男孩的頭。
「不,不是這樣,只是好奇……」
「原諒你啦,你覺得我認為甚麼東西有價值。」
「嗯……」男孩思索這段時間觀察到的一切。

「蘑菇?」
「怎麼可能~」
「水晶球?」
「隨便就能做出來的東西。」
「剛剛我用的圓環?」
「玩具。」
「鱗片?」男孩猜完洞窟內的東西,猜藍龍身上的特徵。
「有點接近喔。」
「角?」
「遠囉~」
「尾巴?」
「差遠囉~」
「嗯……魔法?」男孩換猜沒有形體的東西。
「很接近了。」
「知識?」
「說得好,給你看看吧。」藍龍又站起身,在男孩前迴選一圈,展示身上因水花與光線而晶瑩閃耀著藍光的鱗片。
「……真美……」男孩目不轉睛。
「識貨喔,每一片麟片上都刻滿著魔法符文,每一絲光芒都是閃耀的知識。」藍龍陶醉地揚起水光,像是沉浸在反光之中。

「我很高興,還是給你額外的獎勵吧!如剛剛說的,魔法師需要有豐富的慾望,但更要有能支配慾望的精神力,現在來滿足你的慾望吧,我可以變成你的想受歡迎的具體對象喔。」藍龍碰觸男孩的身體,讀取男孩腦中的印象。

「嗯,居然沒找到,對於可以支配慾望這點你做的很好喔。」藍龍揉揉男孩的頭加以讚賞。
「啊,好險……」男孩輕聲自言自語,鬆了口氣。

『真能幹啊,居然腦子內都是我的形象……』藍龍想著,臉上的鱗片藍底透著一點紅。
0
-
LV. 12
GP 58
5 樓 別來搗亂 boddy87tp
1 -
ㄐㄐ
1
-
LV. 19
GP 225
6 樓 卡爾達多 oktiop52
1 -
敲碗敲碗
我要看後續 很棒!!
感覺偏向日式輕小說 很有趣的內容
除了兩人(龍)的每日課程 應該有主線劇情? 男孩怎來 為何會被龍收養
期待後續劇情的展開 可以溫馨 熱血 或是夾著著陰暗等等
令人腦洞大開後續! 之後會出來旅行嗎?
1
-
LV. 21
GP 295
7 樓 柏夫 bofkimo
0 -
※ 引述《oktiop52 (卡爾達多 )》之銘言
> 敲碗敲碗
> 我要看後續 很棒!!
> 感覺偏向日式輕小說 很有趣的內容
> 除了兩人(龍)的每日課程 應該有主線劇情? 男孩怎來 為何會被龍收養
> 期待後續劇情的展開 可以溫馨 熱血 或是夾著著陰暗等等
> 令人腦洞大開後續! 之後會出來旅行嗎?

主要是拿來補完世界觀的魔法觀 XD
的確是往日常輕小說的方向寫
旅行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還有幾個有趣的梗還沒寫到ww

對世界觀的其他故事有興趣可以來小屋看看史萊姆培養日記跟凡骨立志傳ㄛ :Q
0
-
LV. 21
GP 296
8 樓 柏夫 bofkimo
0 -
「師傅師傅!教我這魔法!」男孩興奮地跑進洞窟,洞窟的道路已經整了個平,蘑菇的光亮也加強了,讓男孩一點都不用擔心跌倒的問題。
「什麼魔法?」藍龍舒適地躺在添加了棉花墊的床上,慵懶地仰頭望著男孩。
「誠實之域!」藍龍聽聞,笑到差點從床上摔下來,男孩疑惑地看著。
「為什麼想學這魔法?」藍龍的語尾微微上揚著,像是忍住笑意。
「因為、因為這魔法很厲害啊,都不能說謊呢!我嘗試過說謊根本說不出來呢!」
「你看這個是什麼顏色。」藍龍拿出了顆糖果,包裝紙是紅色的。
「紅色啊。」男孩警戒地回答。
「很好,在一個古代語言中,這顏色叫做BLUE,等下我會再問你一次。」藍龍在空中編織,藍色絲線集結成束,藍龍施放了誠實之域的法術。

「回答我的問題,你長毛了嗎?」
「疑?」
「問題很難懂嗎,長毛了嗎?」
「頭毛有啊!」
「下面長毛了嗎?」
「呃呃……」男孩發覺自己沒法撒謊。「會、會長的啦!」
「那就是沒有長囉?」
「嗚嗚……還沒有啦!」男孩漲紅著臉回道。
「這就是語言的精準度,如果不是將問題設計到難以迴避,那麼都可以繞過。」藍龍攤手,接著指了指那顆有著紅色包裝紙的糖果。

「這是甚麼顏色?用古代語回答。」
「BLUE。」
「其實古代語言中,紅色叫做RED,這是甚麼顏色?」
「欸……」男孩張嘴,說不出原本的詞。
「語言是很曖昧的,認知的落差就會造成誤會,何況是根本不同的語言。」
「嗯……」男孩沉思。
「再來,答對了會有獎勵喔,如果你信任的朋友騙你。」
「朋友騙我……」男孩難過地眼眶泛淚。「為什麼要騙我……
「呃那個,如果你父母騙你……」藍龍慌了手腳。
「爸媽居然騙我……」男孩拭淚,發出嗚咽聲。
「如果啦!好啦,如果我騙你。」
「喔,然後呢。」男孩止住淚水,像是這件事已經司空見慣。
……」藍龍敲了男孩頭上一記。
「為什麼要欺負我……
「總覺得很不爽,如果我騙你,但是話卻是在誠實之域中說出來的,那麼是什麼情況?」
「法術失敗?」
「繼續。」
「你認為那是真實的?」
「沒錯,我不會騙你,但我可能會受騙,真實可能並不只有一個。」
「嗯嗯,這樣我答對了吧,真的有獎勵吧。」男孩躍躍欲試。
藍龍發出喀喀的笑聲,拆開糖果包裝紙,將糖果含在口中。
「耶~疑?怎麼……」男孩看到藍龍將糖果吃掉,情緒從高漲掉到低落,失望地皺眉。
「我可沒有說過獎勵是這個喔~」藍龍嘲弄地用舌頭滾動糖果給男孩看。
「太狡猾了啦!現在不是誠實之域還在作用嗎!」男孩揮手抗議著。
「回答這個問題,答對了就給你糖果作為獎勵,我嘴裡有沒有糖果?」藍龍張口,緩緩將舌頭上的糖果送往口中含住。
「咦?這樣就是……」男孩注視著藍龍的嘴巴,像是要找出線索。
「如果你說有,那我會吃掉;如果說沒有,那我就不吃。」
「太狡猾了啦!這樣誠實之域感覺一點用都沒有啊!」
「回答。」藍龍微笑著,像是達成目的一樣。
……在有與沒有之間!」男孩像是耍賴一樣回答。
「答對了!這顆糖是你的囉!」藍龍吐出舌頭,上面有著一顆糖果,並打算等男孩用手拿的時候就用舌頭把他的手給拉住。

「謝謝師傅!」男孩用嘴接過舌頭上的糖果。

「毛都長到心臟上了啊,這小子……」藍龍對於男孩的舉動,驚訝地忘記收回舌頭。
0
-
LV. 21
GP 301
9 樓 柏夫 bofkimo
0 -
  微弱的燭光照亮著洞窟,香味像是瀰漫著的霧氣一樣充斥在這空間內,男孩嬌小的身軀正努力地在藍龍身上有節奏地律動著。
「很好,繼續。」
「我快不行了,師傅……
「忍住,撐著。」
「不、不行了……」男孩跌落到一旁大口喘息。
「整體來說你的按摩很有水準,可以再多學學。」藍龍給男孩一本穴道書。
「呃,我想學的是魔法……
「當技藝到達究極的程度,那就跟魔法一樣了,曾經有位叫做鷹加藤的人物,光靠手指就達到魔法的效果了呢。」
「那按摩跟魔法有什麼關係啊……
「說說看,答對了有獎勵喔。」藍龍熄滅香精蠟燭,照明四周。
「嗯……施法姿勢的靈活度?
「一半,繼續。」藍龍拿出糖果,含在口中。
「嗯……」男孩苦思:「不知道……
「魔法作用在人體內的時候,需要去感受他的流動跟作用。」藍龍把糖果咬碎。
「我應該要想到的。」男孩露出可惜的表情。
「這麼想吃糖嗎?還是想學魔法?」
「都想!不,想學魔法……
「坦率不是件壞事,想學甚麼魔法?」
「嗯嗯……」男孩歪頭細想:「讀心術!」
「噁心的臭小鬼。」
「咦?」
「又髒又臭又一無是處。」藍龍維持笑臉。
「咦咦?」男孩慌張又委屈地看著藍龍。
「看了就想把你撕碎。」
「我、我做錯了甚麼嗎?」男孩淚眼婆娑。
「會讀心,代表你會接受到所有對方的想法,即使只是無意間的惡意。」
「不會這麼過分的吧……
「特訓的時候我可知道你在心中罵我了五百六十三次喔。」藍龍微笑,但眼神沒有笑意。
「那個那個……只是那個……
「對於別人的話會這麼在意,你能承受這種無意的惡意嗎。」
「不學這個了!」
「很好,所謂的魔法只是工具,讓工具駕馭了使用者只會讓你的判斷失準而已。」
「這樣我要怎麼知道為什麼打工地方的姊姊不讓我幫他按摩了呢……
「可能知道你是個色小鬼了吧?」
男孩淚眼注視著藍龍。
「只要你變得更好,那麼就有可能改善吧。」藍龍嗤笑地聳肩。
「那教我變形術!」
「理由?」藍龍有點期待著男孩的答案。
「因為按摩!會知道魔力怎麼流動,就是引導魔力在身體內作用!」
「很好,你想用變形術變成什麼?」
「我想要……變高變壯!這樣就是有魅力的男人了!」男孩握拳振奮地說著。
「非常好,仔細看著。」藍龍一邊笑一邊指導男孩,男孩臉上盡是疑惑。
「師傅,這個……哪邊好笑了?」
「等等你就知道了。」藍龍將石壁變得如鏡面般光滑,可映照人影。

男孩施放變形術,除了臉之外,上半身肌肉糾結,下半身沒甚麼改變,看起來非常不平衡,男孩嘗試走路,沒第二步就跌倒了。
「痛痛痛……」男孩試圖站立,不知輕重地握住了自己的膝蓋。「痛啊!」
「感受你的身體,讓本能跟理智平衡地操控你的身體。」
男孩接受建議,十分勉強地維持住平衡,之後魔法的效果就解除了。
「感想如何?」
「魔力流動在身體裡的感覺真棒!」
「你理想的有魅力的男人如何?」
「好像哪邊怪怪的……
「很好,魔法只是提供你一條捷徑,但終究不是真的屬於你的,如果沉溺在魔力裡,就會與古書裡記錄的一種叫做血精靈的種族一樣,把魔力當成毒品吸。」

0
-
LV. 16
GP 121
10 樓 阿御 heng88
1 -
你是知識藍嗎
1
-
LV. 21
GP 303
11 樓 柏夫 bofkimo
0 -
  空曠的洞窟中,男孩握住棒狀物賣力地動作著,熱氣從男孩身上的每一寸皮膚冒出,連汗水滴落地面的聲音都可以聽見,微張的嘴角黏著已經乾掉的口水痕跡,疲累的男孩巴不得可以用皮膚來輔助呼吸,迷茫的雙眼內透露著堅毅的意志。
「認真點,他是你身體的一部分!」
「我……盡力……」
「很好,再做完十輪就可以休息一分鐘喔。」
「好,可是練習揮劍跟魔法有什麼關係啊?」男孩放下手中的木棒,擦去額頭上斗大的汗珠。
「說說看,答對了有獎勵喔。」藍龍拿出糖果。
「嗯……」男孩習慣了這互動模式,很快地沉思。「體力?」
「有,不是主要原因。」
「意志力?」
「同樣。」
「專注力?」
「跟意志力的詞差不多吧。」
「不能用魔法之後的辦法?」
「很接近。」
「想不出來了……」
「有大概八成,那就給你八成的獎勵吧。」藍龍輕巧地把糖果的八成遞進男孩的嘴巴。
「我想到了!」糖分迅速補充男孩腦袋的能量。「這是施法動作!」
「很好,在實際戰鬥中,敵人不會給你安全施法的時間,除了有忍住傷害專注施法的意志力之外,但更實在的方式是別被敵人打到。」
男孩點頭,專注地聽著。
「除了不用動作成分的法術,施法動作被干擾還是可能會造成法術的失效,最好的方式就是把防禦動作加入施法動作之中,這就叫做防禦式施法。」
「可是,對方怎麼會剛好攻擊到我防禦的地方啊?」
「記得施法動作的基礎嗎。」藍龍賞了男孩一個白眼。
「只要有必要的動作,可是……」男孩揮動木棒,嘗試實作。「如果只要說話就可以施法就好了。」
「有哦。」
「我知道沒這麼好的事……咦?」男孩差點忘記手中還握著木棒。
「坐下!」
男孩立刻坐下。
「起立!」
男孩不自主地站起來,即使腳已經非常酸了。
「像這樣。」
「只是這樣啊……」男孩看起來很洩氣。
「坐,下。」藍龍的聲音渾厚地傳達給男孩。
「不理你……怎,怎麼?」男孩已經決定不聽從這意見,但無法抵抗地坐下了。
男孩看著藍龍張嘴,似乎有細微的蚊音,然後男孩也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這是不用說話的施法嗎?」男孩興奮地亮著眼睛看著藍龍。
「算也不算,有的是人類聽不到的聲音,你看。」藍龍張嘴吐舌。
男孩靠近,除了看舌頭之外,還伸手捏了捏舌頭,左右上下都摸了個遍,男孩的手讓藍龍的口水沾濕了。
「夠了吧?試試看。」
「阿耶喔喔耶。」男孩邊吐出舌頭邊說話,但一點都無法說的清楚。
「有些是人類無法發出的音,就像惡魔像是有兩條舌頭一樣。」
男孩把注意力放在沾濕藍龍口水的手上,並且仔細地聞了聞。
「……你在聞甚麼?」
「好像有味道。」男孩將鼻子貼緊。
「注意聽。」「擦,掉。」藍龍同時說出兩句話,男孩無法自控地將手往身上抹。
「哦哦耶欸。」男孩模仿同時說兩句話,但連一個音都無法正確地發出來。
藍龍沒理會男孩的模仿,繼續說:「平時施法的言語成分就像是契約一樣,只是簽約對象的不同會造成不同的效果,用在人身上就像是命令一樣。」
男孩不自覺地倒立。

「接下來是召喚異界生物並訂立盟約的注意事項,許多惡魔是不會撒謊的,但會用曖昧的文字或無法聽見的耳語來干擾你的意識。」
男孩不自覺地跳舞。
「取得惡魔的真名就可以驅逐他,但無法發音的話也是無用,就像給一隻猴子一支筆跟無限的時間,猴子可能可以寫出一篇文章,但是沒有的字是寫不出來的。」
「在故事中的惡魔都會訂立契約呀?」男孩停止動作,站著直挺挺。
「有信仰的人呼喚他的神,神就會來迎接他的靈魂,契約是讓他放棄這個權利。」
「那……要是不小心簽約想後悔的話怎麼辦?」
「在人類的社會中是讓法庭裁決吧,就好像打贏官司才能解約的健身房一樣,回答,為什麼法庭可以裁決?」
「因為他很公正?」
「錯,繼續。」
「因為大家信任他?」
「錯,你覺得我會怎麼做?」
男孩看著藍龍微微上揚的嘴角,這次的壞笑令男孩脊椎一陣發冷,接著搖搖頭。
「我會將契約本身或契約者消滅……」
「我懂了,因為他有力量。」男孩回答,聲調中沒有一絲高興的情緒,只有遺憾。
「有力量才能推行正義。」藍龍鼓舞地抓亂男孩的頭髮,但男孩不像是有被安慰到。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47 筆精華,04/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