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578

【心得】剛剛看完scp-3774的故事

樓主 衰神肆 noirht3608
1 -
我到底看了三小
可是又有點感動
好希望房間裡的母蚊子也可以和我談場戀愛喔
1
-
LV. 32
GP 528
2 樓 我有疑惑 juily1005
0 22
※ 引述《noirht3608 (衰神肆)》之銘言
> 我到底看了三小
> 可是又有點感動
> 好希望房間裡的母蚊子也可以和我談場戀愛喔

0
22
LV. 10
GP 98
3 樓 小猴子 chou markchou0314
0 -
0
-
LV. 13
GP 503
4 樓 阿鏽 F3A696
6 -
項目編號: SCP-3774
項目等級: Neutralized(無效化)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3774個體都已被尋獲並處決。一切備份設計圖和涉及如何製造SCP-3774個體的文檔都已被刪除或銷毀,只留下原文件作為文件歸檔之用。

描述: SCP-3774是一種接受過基因調整和智能化改造的蚊類生物,最初由基金會製造,用於暗中監視受關注人士。SCP-3774個體被設計為可將生物工程賦予的強化能力遺傳給自己的後代,並且其生產的後代90%為雌性個體。SCP-3774接受的強化使它們擁有以下能力:

圖像識別
實時傳輸視頻和音頻
可登入自帶的基因數據庫
可發射信號顯示自己的全球定位坐標

向SCP-3774個體展示某個人類對象的照片後,它會開始暗中搜尋該對象。它會使用口器叮咬疑似該對象的人類,並吸取微量的血液進行分析,在數據庫尋找匹配的基因。一旦確認基因匹配,SCP-3774個體將逗留在對象的附近,實時傳送該對象的影像和聲音信息,直至基金會尋獲該對象為止。

SCP-3774個體在大多數實驗中都獲得了正面的結果,但是在引入適應性發聲功能後,它們出現了一種原因不明的故障。當SCP-3774吸取對象的血液後,不論該對象的基因是否與目標對象相匹配,它都會試圖與對象交流,交流內容通常為表達愛意。在大多數情況下,SCP-3774個體會嘗試向對象求偶,但基本上都遭到了拒絕。

基金會了解到該故障的存在後,定位並回收了所有個體,對它們進行研究,嘗試修復該故障。在進一步的實驗之後,發現該故障無法修復,全部個體隨後被立刻處決。個體記錄的影像資料被保留作為研究之用。

以下是SCP-3774-2432在定位了一名疑似PoI-███的對象之後記錄的一系列影像資料,事後確認該對象並非目標對象。事實證明,以下事件極少發生,只出現過兩個類似案例。

<影像記錄3774-01開始>

SCP-3774-2432的攝像裝置顯然是從對象的書櫃頂部進行拍攝。畫面顯示對象躺在床上,但並未入睡。對象所處的房間光線昏暗。

SCP-3774-2432:喂?

對象快速從床上坐起,環視房間,顯得很驚慌。

對象:什麼人?

SCP-3774-2432:是我!你好!

對象:你躲在什麼地方?你怎麼進我家來的?

對象打開了床頭櫃上的檯燈,起身下了床。

SCP-3774-2432:我……嗯……我是個幽靈!

對象:哦哦,我好怕怕哦。請你快出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我不想對你太無禮。

SCP-3774-2432:我……我都說了我是個幽靈!真的!

對象鑽到床下搜索。

對象:你再不出來我就報警了,小姐!我也不想報警的!

SCP-3774-2432:不,不要!求求你,我不想給你惹上麻煩!已經有人知道我在這裡了!

對象從床下鑽出來,站起身。

對象:有人知道你在這裡?那是什麼意思?別告訴我你是個逃犯什麼的。

SCP-3774-2432:不,老天啊,當然不是,別管這個了。你……忘掉我剛才說的話吧。

對象:聽著,小姐,你不如現在就出來,把事情都老老實實告訴我。

SCP-3774-2432:不,不行!SCP-3774-2432停頓了片刻。至少,現在還不行。

五秒的沉默。

對象:對象嘆了口氣。好吧,你愛躲就躲著吧。能不能至少告訴我出了什麼事?你要是不說,我就去報警,我才不管接下來會怎麼樣。

SCP-3774-2432:我……我說不出口……

對象:為什麼?你都闖進我家來了還有什麼說不出口的?肯定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原因吧。

SCP-3774-2432:不,不……不是的。只是……太怪了,真的。SCP-3774-2432模擬笑聲。

對象:我今天也見過不少怪事了。鮪魚堵了馬桶呀,小孩卡在了垃圾桶裡呀,都是這種蠢事。不管你會說什麼,總不至於比馬桶裡有條鮪魚更怪吧。

四秒的沉默。

SCP-3774-2432:好吧……我隸屬於……哎呀,我不應該告訴你這個的。

對象:隸屬於什麼?你是間諜嗎?你在監視我?

SCP-3774-2432:不是!呃,至少一開始不是。我本來是在找一個替某組織工作的大壞蛋。但是我好像……把你和他搞混了。

對象:我的老天爺,你真是個間諜?!

SCP-3774-2432:我沒在監視你!

對象:那你出來讓我看看你的臉!

SCP-3774-2432:我都說了我沒法出來!我是……我是在遠程操作!用的是微型無人機!

對象:那就快切斷你的信號!既然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那就從我家裡出去!求求你了!我只想好好睡一覺啊!

SCP-3774-2432:我……好吧。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擾你的。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它飛出窗口,降落在外側的窗台上。它回頭望向窗口,可見對象仍站在原地喊叫,要求SCP-3774-2432離開。約六分鐘後,對象回到床上,關了燈。

SCP-3774-2432:真該死……天哪,我為什麼要這麼嚇唬他?我為什麼這麼快就搞砸了?

SCP-3774-2432沉默了大約四秒。

SCP-3774-2432:我只想多了解他一點啊……

一小時後,對象顯然已經入睡。此時SCP-3774-2432再次進入房間,停在床頭櫃上,面對著對象。

SCP-3774-2432:SCP-3774-2432用極小的聲音開了口。下次我會更努力的。對不起。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它飛到了對象的書櫃頂部並停下,隨後它再次轉身面對著對象。

無關鏡頭已刪除。

<影像記錄3774-04開始>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對象從前門走進家裡。SCP-3774-2432顯然停留在某個燈架上。

SCP-3774-2432:嗨……又見面了!

對象:什麼?!對象明顯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SCP-3774-2432:不,不用怕!是我!

對象:誰?對象停頓了三秒。等等,不不不,你不是應該已經放過我了嗎!我又沒什麼好監視的!我只是個在小學裡做清潔工的!我什麼也沒有!

SCP-3774-2432:你是個清潔工?你幫助別人打掃衛生?

對象:是的!就只是個清潔工!不是什麼假裝成清潔工的邪惡政府組織成員,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清潔工!

SCP-3774-2432:知道啦,知道啦。你真是個善良的人,真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你幫了那些孩子和老師們很大的忙。

對象:什麼——呃……謝謝誇獎……不對,你給我從這裡出去!

SCP-3774-2432:我……天哪,看樣子我不說出來是不行了,對吧?哎呀我的心跳得好快,呃……

對象:你想說什麼?

SCP-3774-2432:我……不是來監視你的……我只是很想……想…… SCP-3774-2432停頓了三秒。我想要認識你,明白了嗎?!

五秒的沉默。

SCP-3774-2432:老天,我就知道這聽起來很怪,對不起,對不起,你說得對,我這就走。

對象:等等,你只是想要認識我?

SCP-3774-2432:對……

對象:可是……你是哪個政府大機構手下的人吧?你不是可以直接查我的資料嗎?為什麼要繞這麼大的彎子來找我?

SCP-3774-2432:因為我本不該和你來往的。我要找的是另一個人,可是……我只是很想能稍微多了解你一些。

對象:你想多了解我一些?我?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誰說話吧?

SCP-3774-2432:我希望能知道,真的。

對象:呃……嗯…… 對象停頓了五秒。好吧。好吧。但是你也必須讓我知道你是誰。你已經知道我家在哪了,只要……怎麼說呢,只要你親自來一趟,讓我和你見一面就行。

SCP-3774-2432:不!哦,我是說……不要啦。現在還不行。羞死人了。

對象:老天啊,好吧!那至少告訴我你叫什麼吧?

SCP-3774-2432:我……我沒有名字。他們一直叫我2432。

對象:哦,真了不得,這孩子從小就被秘密組織培養成了間諜,從沒過過正常人的生活。真是厲害。好吧,那你希望我怎麼稱呼你呢?因為我不想叫你2432。

SCP-3774-2432:嗯……我也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嗎?

對象:天啊,你是要我替你起名字?嗯……對了,你的聲音很像萊斯麗·卡農。就叫萊斯麗怎麼樣?或者萊絲?

SCP-3774-2432:萊斯麗·卡農是誰?

對象:她是個演員。現在她已經上了年紀,但是在她年輕的時候,我的天她可真是一代女神。她演過“花都舞影”。我跟你說,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

SCP-3774-2432:哦,好啊!萊斯麗聽起來很不錯!

對象:很好,現在我們可以繼續下去了。很高興認識你,萊斯麗。我叫 莫爾Merle 。

SCP-3774-2432:很高興認識你,莫爾。

無關鏡頭已刪除。

<影像記錄3774-14開始>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對象一邊吃著剛在微波爐熱過的晚飯,一邊看著2012年改編版“悲慘世界”電影。對象坐在似乎是起居室的房間中的躺椅上。從SCP-3774-2432視角來看,它顯然停留在另一張躺椅的扶手上。

對象:我不知道現在你能看到什麼,但你最好注意看下面這一段。艾潘妮的這一段我一看到就會掉眼淚,有點期待著你看了也會哭。

SCP-3774-2432:好的!

SCP-3774-2432的視線轉向正在播放電影的電視屏幕。畫面顯示了中彈瀕死的艾潘妮向馬呂斯歌唱。可以聽到對象的抽泣聲從畫面外傳來。這時,SCP-3774-2432的視線轉回到對象身上,可見他正在哭泣。

SCP-3774-2432:真是太美了。

對象:是啊。對象深吸了一口氣。是啊,太美了。

SCP-3774-2432:她是這樣深愛著他,就算他愛的是別人,她還是為了他的平安和幸福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真是太美了。

對象:我知道。

此後三分鐘內,對象和SCP-3774-2432都沒有說話,繼續觀看著電影。

SCP-3774-2432:莫爾?

對象:怎麼了,萊絲?

SCP-3774-2432:有沒有人像這樣愛過你?

對象:什麼?我……我也不知道。但願有吧。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沒談過幾次戀愛,所以我也說不太清楚,不過我還是希望她們之中會有人曾經像那樣愛過我。

SCP-3774-2432:我很遺憾,莫爾。

對象:沒事……沒事,我沒事。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戀愛或者結婚才能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我是說……有的話當然很不錯……但也並不是一定要有。我沒有愛情也活得挺好。

SCP-3774-2432:哦……我想你說得沒錯。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我顯然也活得不錯。因為我遇見了你,而你讓我覺得從沒這麼開心過。

對象:對象咳嗽了一聲。你剛才說什麼?

SCP-3774-2432:嗯……沒什麼。別在意。

對象:你那是什麼意思?我讓你覺得從沒這麼開心過?

SCP-3774-2432:是……是這樣,我和你只認識了一周半的時間,但你真的讓我感到很開心。我喜歡和你一起看電影,我喜歡看你關照那些孩子,我喜歡你的一切。但是我也知道你不可能回應我的心意,就算你回應了……也不會長久的。

沉默持續了大約兩分鐘。隨後對象站起身,關掉了電視。

對象:你對我來說同樣很重要,萊絲。

SCP-3774-2432:你不必說這種話來安慰我。

對象:我不是在安慰你。雖然我從沒見過你的面,但我知道你是個親切、善良、溫柔又有同情心的人。在我傷心焦慮的時候,你會特意逗我開心。即使是面對最自卑的人,你也能發現他們身上的閃光點。最近的這幾天是我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過得最快活的日子。

SCP-3774-2432:你是認真的嗎?

對象:我不說不認真的話。

SCP-3774-2432:SCP-3774-2432模擬抽泣聲。謝謝你,莫爾。

對象:你在哭嗎?

SCP-3774-2432:SCP-3774-2432模擬笑聲。別說啦,現在是感情最激烈的片段。

對象:對像大笑。是是,你說得對。

七秒的沉默。

SCP-3774-2432:那麼……我們現在這算什麼?

對象:你想讓它算什麼?

SCP-3774-2432:嗯……我想我們這就算是你說過的那種沒有用的幸福戀愛了吧。

對象:說得好。一點用處也沒有的、幸福又甜蜜的戀愛關係。

無關鏡頭已刪除。

<影像記錄3774-23開始>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對象在臥室裡踱來踱去。SCP-3774-2432位於對象的書櫃上。

對象:為什麼你還是不願讓我看看你?

SCP-3774-2432:因為你知道了我是什麼樣子一定會討厭我的!

對象:我不會以貌取人,萊絲。就算你長得像他媽的理查德·尼克松我也不在乎,我愛的不是一張臉,而是你這個人。求求你讓我看一看好不好?到我家來,讓我親眼見見你吧?不行的話,給我寄張照片來也好啊。我只是想知道你長什麼樣!

SCP-3774-2432:可是……可是為什麼呢?假如你不在乎長相,為什麼你非要見我不可?

對象:因為我知道有種騙局就是這樣。也許哪個小孩正在對我進行著什麼惡作劇,也許這些天來我的反應都已經被偷拍下來放在哪個惡作劇博客上了。“男子愛上小男孩,見光死瞬間大揭露!”頭條一定會這麼寫。

SCP-3774-2432:我不會耗費這麼長的一段人生來欺騙你。

對象:這麼長的一段人生?我們才認識了三星期!

SCP-3774-2432:在這之前我還花了兩星期才找到你,我只能再多活一星期了!

對象: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

SCP-3774-2432:我……我……

對象:你到底是在替什麼鬼組織工作?你難道是機器人?我難道一直在和一個AI說話?

SCP-3774-2432:不!不,不是的……我不是機器人。

對象:所以呢?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是什麼

SCP-3774-2432:我是……

五秒的沉默。

SCP-3774-2432:我這就來找你。

對象:很好。我等著。

SCP-3774-2432: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它從書櫃上起飛,落到了對象的床上。

SCP-3774-2432:我在你的床上。當心點。我很小。

對象:等等,什麼意思?

對象轉身盯著床。

對象:你在哪裡?

SCP-3774-2432:我……我是那隻蚊子。

對象:你是什麼?

對象繼續在床上搜索,最終發現了SCP-3774-2432。

對象:哦,哈哈。我越發感覺自己被耍了。

SCP-3774-2432:我沒有耍你。

對象:你說過你用了微型無人機,這也許就是其中的一台吧?你還是在耍我吧?

SCP-3774-2432:我不是在耍你!我說的都是真話!我就是一隻蚊子!我騙你說我用了無人機,因為我覺得這比會說話的蚊子要可信一些!

對象:啊,你說得對。無人機確實比會說話的蚊子來得可信一些。那就向我證明你是那隻蚊子。

SCP-3774-2432:什麼意思?

對象:我也不知道,做些只有蚊子能做的事吧!咬我啊,吸我的血啊!

SCP-3774-2432:嗯,好吧。既然你這麼要求了。

SCP-3774-2432拍攝的畫面顯示它飛向對象,落在他的肩上。隨後它伸出口器叮咬了對象,吸取了他的部分血液。

SCP-3774-2432:但願這能證明一些東西。雖然我也不知道能證明什麼。

對象:我……我也不知道這到底證明了什麼,可是……如果你真的是只蚊子……

SCP-3774-2432:我真的是只蚊子!

對象:拜託,讓我把話說完。

SCP-3774-2432:對不起。

對象:如果你真的是只蚊子……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區別。如果這就是你真正的樣子,那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仍然是那個親切、善良、溫柔的人,是與我聊天、陪我看電影、讓我在工作時牽腸掛肚的那個人。只是我需要稍微修改一下未來我們倆結婚生子的夢想,因為你是一隻蚊子。

SCP-3774-2432:你不在乎嗎?我這個樣子?

對象:我剛才說不在乎是認真的。不過理查德·尼克松那部分是在吹牛。要是你真的長得跟理查德·尼克鬆一樣,感覺還真有點怪怪的。

SCP-3774-2432:SCP-3774-2432模擬笑聲。這……真是太好了!謝謝,謝謝,謝謝,謝謝你!我真想親你一口,可是恐怕那隻會讓你發癢!

對象:對象大笑。確實!不過……為什麼不呢?你已經沒什麼好隱瞞了,來親我吧。

SCP-3774-2432:好,我來了!

SCP-3774-2432再次伸出口器叮咬對象,吸取了更多血液。

無關鏡頭已刪除。

<影像記錄3774-30開始>

SCP-3774-2432的攝像裝置因不明原因停止工作。該記錄全程只有音頻。

門被打開的聲音。

對象:嗨,萊絲,我回來了!

約三分鐘的沉默。

對象:萊斯麗?

約20秒的沉默。

對象:萊斯麗?你在嗎?

SCP-3774-2432:我——我在。

對象:萊斯麗?你在哪兒?

SCP-3774-2432:我……不……知道……

對象:你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你被卡在哪兒了嗎?

SCP-3774-2432:我……不……知道……

對象:哦天啊……等一下,已經過了一周了嗎?

SCP-3774-2432:我……不……

對象:完了完了完了,已經一周了!媽的!

SCP-3774-2432:知道……

對象:萊斯麗,你能不能提示我一下你在哪兒?你最後的記憶是在往哪兒飛?

SCP-3774-2432:起居……室……

對象:起居室,起居室,起居室……找到你了!

對象的腳步聲漸漸接近。

對象:老天啊,不要就這樣離開我,求求你……再陪陪我吧?哪怕一天也好?我從沒像愛你這樣深深愛過一個人。

SCP-3774-2432:我很……抱歉……

對象:你沒必要道歉,你沒有做錯什麼事,只是……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

SCP-3774-2432:我……有個……主意……

對象:什麼主意?能讓你活下去嗎?!快說啊!求你了!說啊!

SCP-3774-2432:不對……是……為了……幫你……

對象:幫我?

SCP-3774-2432:記住……我……

對象:什麼意思?

SCP-3774-2432:生……孩子……

對象:生……什麼?生孩子?可是……要怎麼生?

SCP-3774-2432:在……你……身上……產卵……

對象:哇哇哇。產卵?在我身上?

SCP-3774-2432:對……

對象:這……這怎麼能行得通?生出來的不還是蚊子嗎!

SCP-3774-2432:你的……血……

對象:我的血?感覺這已經不是科學層面的事了,這他媽簡直是魔法!

SCP-3774-2432:相信……我……

對象:可是……孩子一出生就沒有了媽媽,又有什麼意義?

SCP-3774-2432:我……會……陪著……你……

對象:不,你不會……你會死,而我……沒有了你我也不想活了

SCP-3774-2432:莫爾……別……讓……我……這樣……告別……你……

對象:你……天哪,你真是很懂如何打動我。

SCP-3774-2432:求求你……

約十秒的沉默。

對象:好。我做就是了。我會生下你的孩子。我會生下我們的孩子。

SCP-3774-2432:謝謝……你……

對象:我愛你,萊斯麗。

SCP-3774-2432:我……也……愛……你……

無關鏡頭已刪除。

████年9月28日,影像記錄3774-30中的事件發生三天后,對象被基金會回收,當時他的大腿部有一大型增生組織。手術切除該組織後,發現其中有四個活體人類胚胎,以下稱之為SCP-3774-A個體。SCP-3774-A個體的皮膚取樣化驗結果顯示它們是純粹的人類,而且對象是它們的生物學父親,它們有50%的基因構成與SCP-3774一致。又過了七天后,SCP-3774-A個體已成長到與人類新生嬰兒無異。進一步的觀察顯示在到達此階段後,這種快速成長就停止了。這是可確認的唯一一個SCP-3774與人類對象成功交配的實例。

對象被施以C級記憶刪除劑,修改了他與SCP-3774-2432之間的記憶,並給了他一個新身份。另外,為了更好地觀察SCP-3774-A個體的自然生長過程,對象與四個個體被轉移到了位於西弗吉尼亞州██████████的一個基金會下屬社區,以便對其進行暗中監視。
6
-
LV. 26
GP 339
5 樓 用30公分炮poi你 bigfatbee
0 -
有意思 雖然有點毛毛的
0
-
LV. 32
GP 534
6 樓 cross a98018701
0 -
想想挺難過的
最後被刪除記憶
0
-
LV. 21
GP 635
7 樓 祈棺綵 lostwhat
0 -
日分更多這種鬼玩意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89 筆精華,12/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