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外劇透文及大樓文管理辦法
LV. 16
GP 449

【輕小說】《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1/21 更新 4-19

樓主 雷迪 ss4456123
170 -
大家好,我是雷迪,一個已經很久沒發文的小說家(自稱)

我是抱著分享作品的心情來更新,希望大家能喜歡,如果覺得開頭不錯的話,還請支持!您的支持是創作者的最大動力。

先上個宣傳封面圖!




來說說這篇故事吧,這篇題材取自角色扮演線上遊戲,是一篇半遊戲題材的日常輕小說。

正常更新時間:1~2禮拜的星期6或星期日,若超過2週沒更新則會發公告。

PS:閱讀前,建議點選右上的「看他的文」,或者點選下方的連結進入故事章節。

第一篇 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

1-11-21-31-41-5

第二篇 妹妹說太麻煩想直接挑戰排名第一,認真的嗎!?

2-1
2-22-32-42-52-62-72-82-9
2-10
2-112-122-13


第三篇 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區域賽冠軍,太不講道理了吧!?

3-1
3-23-33-43-53-63-73-83-93-10

終篇 妹妹說要開心玩遊戲,已經要結束了嗎!?


故事簡介:

  自從車禍後那天起,睦天空的妹妹,睦天藍,從一個溫柔體貼的妹妹變成整天沉迷在火紅線上遊戲『Alantiya』的家裡蹲,沒日沒夜的玩,甚至連學校都不去,令天空煩惱不已。但是,當他某次不經意瞄到妹妹某場對戰的戰績表時──20級VS98級……她只用20級的角色就打贏98級的對手!?能彌補之間差距,難道是穿了什麼神裝……?

  「20等還能穿什麼裝,當然是新手裝啊,哥哥你很笨耶。」

  這是什麼理所當然又具說服力的答案……

  史上最狂平民玩家!在遊戲版本不斷更新、推出更強裝備的「傷害膨脹」時代裡,妹妹是否能靠新手裝跨越重重障礙,打進排名第一?


以上,那麼故事開始吧~

----------------------------------------


  ──不能輸……


  狹小的房間裡面只有黑暗,宛如身陷虛空之中,只有眼前的光芒是一切。


  ──絕對不能輸……


  由耳機傳來的重複循環音效刺激著耳膜。像機械一樣的手指不斷敲打著鍵盤,即使指尖感到疼痛,也不因此停下。


  ──絕對不能輸,一定要贏……!


  閃爍的動畫侵蝕眼簾,漸漸開始出現頭暈目眩的症狀,但就算難受,也還是努力眨起眼皮,全心投入在刺眼畫面裡。


  ──持續盯著、持續敲打著。


  ……就算身心墮入深淵。


  ……就算失去所有。


  ……就算痛恨一切。


  「……我也一定、要拯救你!」


  隨後,螢幕上出現「勝利」的字幕此時成了休息點。為剛剛的苦戰先是吐了一口氣後,緊接著,將滑鼠移動到畫面右下角的按鈕,按下左鍵。


  ──『繼續對戰』。


  宛如沒有盡頭,緊接著下一場。


------------------------------------------
第一篇 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
 
 
  
  「……我說,天藍妳……」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投射進來,恰巧地灑落在趴在床上,側著頭以筆電為枕的銀髮雙馬尾少女身上。

  她穿著非常居家的淡粉色背心和白色短褲,睡得非常香甜,連戴在頭上的耳罩式耳機都沒拆下。

  彷彿被疲憊洗滌一身的深睡模樣,恐怕連打擾她都會覺得有罪惡感吧。

  但是,她的哥哥,睦天空,卻不是這麼想。

  今天是五月二十三號,星期五的早上八點半──這樣的日期代表著什麼呢?

  沒錯,現在不是正常學生該去上課的日子嗎!

  然而自己的妹妹卻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絲毫沒有要去上學的意識。

  「……嗚嗚。」

  她微微地發出呻吟聲,繼續做著美夢。

  面對像鹹魚一樣頹廢的妹妹,天空只能乾瞪眼,然後無奈地嘆一口氣。

  「喂,妳昨晚又熬夜了吧,這樣作息不正常對身體很不好喔,尤其妳又剛邁入青春最精華的階段,別睡了快點起來!」

  天空用手搖晃她的細嫩肩膀,之後似乎起了生效,天藍緩緩睜開惺忪的雙眼。

  「……嗚,哥哥?現在幾點了……」

  說完這句話後,沉重的眼皮又再度閉起。

  「早上八點半了。」

  「早上……八點半嗎?嗯…………嗚……………………唔呵!??」

  彷彿觸電般驚醒,天藍快速撐起身子呈跪坐姿勢,中間過程因太快導致半邊耳機戴到下巴上。

  「已經八點半了?我睡過頭了嘛!?」

  「何止是睡過頭,第一堂課都快結束了,還不趕快去刷牙洗臉,早餐我已經放在──」

  「PVP限時活動已經開始了!這可是我少數能參與的活動耶,可惡……哥哥你怎不再早點叫醒我啦!」

  「…………」

  天空承受一陣莫名奇妙的責罵後,天藍緊接著搬開筆電螢幕,重新把耳機橋好。

  頓時狹小的房間內,只剩下滑鼠與鍵盤的點擊聲……還有哥哥的死魚眼。

  ──這就是自己的妹妹。

  明明是剛邁入高一生的她,現在卻宅在家裡不去上學,而且這種模樣已經不是第一天了,沒日沒夜沉迷在線上遊戲中,不管怎麼勸她都沒用。

  「我要去上班了,妳今天如果還是不打算去上課的話,那就好好顧家……還有,別把家裡弄得一團糟。」

  家中只有一房一浴室的規格,在還算塞的下家具的空間內左右邊各擺一張床,中間則是擺放吃飯時用的小摺疊桌。自己和妹妹簡單說就是共用房間,所以當然不希望下班回家後,家裡變成垃圾堆。

  妹妹頭也不回地對哥哥冷淡回應「喔」之後,繼續專注眼前的虛擬世界。而天空看著她面露苦澀。

  「那我出門囉……」

  「嗯,路上小心。」

  「…………」

  緩步走向出去的門口,但彷彿還放不下天藍般,天空停在門口看著她的背影,露出略為感傷的表情在心中呢喃著。

  爸媽離婚之後,擁有兩個孩子監護權的媽媽已經過世多年,而爸爸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只留下兄妹兩人相依為命。

  天空為了養活自己和妹妹,大學還沒畢業就開始出去就業,起初都是做些工讀或兼職來貼補經濟,現在則是找到一份中下階層的正職工作。

  雖然性質是苦勞,但至少還過得下去,原本以為可以安穩撐過天藍高中畢業。

  ──結果沒想到老天爺開了一場惡劣的玩笑話。

  平常生活已經夠困苦,自己和妹妹竟然還出了一場車禍,導致現在又有醫療費要付,與就學貸款加起來總共有二十萬的欠債。

  但對天空來說,錢的事情只要穩穩累積,總有一天還是能還清的,所以這並不是讓他最痛心的事,他心中真正的陰霾──正是天藍。

  ……她還有可能變回從前的樣子嗎?

  說起來諷刺,在車禍過後,天藍就一夕之間從一個溫柔體貼的妹妹,變成死也不去上學的家裡蹲。

  原本的妹妹,不但不碰遊戲,有時還會幫忙打掃房間、準備晚餐。當然也會乖乖地上下學,雖然成績不是頂尖,但至少有個正常學生的樣子。

  如今發生的異變,連醫生也診斷不出原因,還說可能是她發自內心變成這樣……這種理由怎麼可能接受!

  但不管怎麼樣,她都還是自己的妹妹,即使變成廢人也得好好過日子才行。

  只是,車禍前後的反差,即使已經過了三個月,也還是難以忘懷過去的妹妹。

  想到妹妹很可能一輩子都會是這種模樣,天空就不禁抿唇,無處宣洩內心的無助。

  「啊,哥哥你還沒走吧?」

  可能是沒聽見開門聲所以推測出來的吧,妹妹對停在門口前的哥哥說道,而天空也順勢回應過去。

  「嗯……怎麼了嗎?」

  她脫下耳機,接著木製地板發出老舊的嘎嘰聲,她小跑步來到哥哥面前。

  「……?」

  與哥哥面對面,天藍面露極為裡所當然的表情,然後左手插腰,右手理直氣壯地平放在哥哥面前,氣勢凌人的模樣讓周圍彷彿響起一陣高昂配樂。

  天空用厭惡的眼神,低頭凝視天藍伸出的右手,之後他再將視線緩緩移動到態度輕浮的妹妹臉上。

  「……妳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月的零用錢花完了,請先給我下個月的零用錢』──的意思。」

  「…………」

  他再度看向妹妹的手,如天使般的潔白手掌卻像魔鬼一樣無恥,但天空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犀利地說道。

  「……跟我要下個月的零用錢?哼……我也不是溺愛孩子的家長,憑什麼要我答應壞孩子的要求?只有好孩子才有資格要糖吃,所以……駁回!」

  整天窩在家裡頹廢的妹妹,就算說她是好孩子裡的墊底都嫌太超過。為了不讓妹妹墮入更深的黑暗,天空拒絕她的要求,但是──

  「可是天藍是好孩子,所以天藍有資格要糖吃。」

  「妳到底是用哪次元的理論來定義好孩子的……」

  「壞孩子要糖的時候,前面不會用『請』這個敬語,但是天藍會,所以天藍是好孩子。」

  「把小學禮儀課教的東西拿來用在乞討上,妳的老師會哭喔。」

  「哥哥再不給天藍零用錢,天藍也會哭喔。」

  天空無奈地把頭髮往後撥,她難道都沒自覺自己很厚臉皮嗎?如果是之前的妹妹,可能連提起要零用錢都會覺得有罪惡感吧。

  想想跟她吵這個沒意義,天空決定採用更實際的作法。

  「……算了,比起跟妳吵這個,妳倒是說說看,這個月下來有沒有做過令人值得稱讚的事,只要能說服我,我就提早給妳零用錢。但是,哼……我想應該沒有吧,整天窩在家裡打電動怎麼可能會做讓人看好的事!」

  天空用瞧不起的口吻說道後,在內心如此計畫著,這下她沒轍了吧,就讓她親自回想過往的人生有多頹廢!

  但是,聞言後的天藍竟然連眉毛都不眨一下,冷靜地將動作改為雙手抱胸。

  「……既然哥哥都這麼說了,雖然誇耀自己是件非常可恥的行為,但是為了零用錢,我接受挑戰!」

  「妳難道不覺得伸手要錢也很可恥嗎……」

  天藍開始托起下巴思考,然而沒過多久就露出得意的笑容,彷彿想到什麼好點子般。

  「只要是值得稱讚的事就行了吧,那麼首先──哥哥你有一個可愛的妹妹,每天都以妹妹的可愛為榮!」

  「不好意思,我現在只以妳的不要臉為愁。」

  「還有一個體貼的妹妹,昨天晚上幫哥哥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那是妳吃太多零食,最後吃不下硬丟給我的晚餐。」

  「而且還有一個節儉的妹妹,就算每天打遊戲也從來沒儲值過!」

  天藍說到這邊,天空好似不相信的樣子,他露出狐疑的眼光。

  「……妳是說真的嗎?」

  「真的,一、毛、錢、都沒儲過。」

  懷疑的目光緊盯天藍數秒,而她依然無所動搖,看樣子是真的。

  不過,天空還是嘆一口氣。

  「……就算沒把錢花在遊戲上,妳還是通通拿去買零食了吧,所以我的答案是──否決!沒有一個理由能說服我!」

  在哥哥強而有力的否定下,妹妹驚訝地瞪大雙眼,雙腳不自覺退後兩步。

  「怎、怎麼會!哥哥竟然這麼輕易就把『可愛的妹妹』、『體貼的妹妹』、還有『節儉的妹妹』全部打槍嗎!?」

  「為什麼妳會那麼驚訝……該不會真的以為行的通吧!?」

  挑戰失敗的妹妹此時垂下肩膀,眼神微微流露出哀傷。

  「……好吧,雖然還有一件事情沒說,但既然說服不了哥哥,那只好乖乖等六月了。」

  「沒錯,好孩子就該好好遵守遊戲規則,提早要零用錢什麼的可是會被寵壞的……等一下,妳說還有一件事!?」

  天藍垂下眼簾,而且眼睛游移不定,彷彿不敢把視線對準哥哥一樣,之後她搖搖頭。

  「……不、還是不要說好了,就算說了也還是會被哥哥拒絕吧?所以當我沒提這件事……哥哥趕快去上班吧。」

  ──天空突然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貫穿自己的心臟。

  明明知道可能是陷阱,但思考還是被好奇心給佔據了。至於奪走天空理智最大的原因……就是現在的天藍,竟然和過去一樣露出柔軟的表情。

  ……難道她其實還保有以前的樣子嗎!?

  內心的理性與感性展開一場拔河賽,在糾結的同時,天藍也緩緩轉身準備回去她的崗位,讓天空最後終於下了決定──

  「等等,天藍。」

  聽到哥哥的叫喚後,天藍側身回頭看去。

  「嗯?」

  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起頭的天空開始抓抓臉頰。

  「……呃,那個……我覺得妳還是可以說說看啦,雖然我可能還是會拒絕掉,但是……比起零用錢的事,我更希望妳能說得出做了什麼好事。」

  及時為自已的愚蠢找了合理的解釋後。看到天藍眨了兩眼,之後宛如羞澀地把頭撇一邊,開始用手指玩起自己的馬尾。

  「可是,說出來的話……哥哥很可能會笑我喔?」

  「那我跟妳保證,無論是多麼離奇的事,我都不會笑妳,這樣可以了嗎?」

  「……真的嗎?哥哥確定不會笑我嗎?」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天空捶胸膛保證後,妹妹露出淡淡的微笑,她將雙手放到背後,身體扭扭捏捏像是想消除緊張感般,然後低頭輕語。

  「……嗯,那我就說囉──其實幾天前,我從便利商店回家的路上,在經過第一條巷子前,看到一隻被遺棄的小狗躺在馬路上。」

  「被遺棄的小狗?」

  妹妹說的地方,天空印象中那裡是公寓與公寓之間的狹縫,由於走道狹窄,所以沒什麼人會從那裡經過,不過倒是有很多流浪貓狗把那邊當成居所。

  只是,妹妹說那隻流浪犬是躺在馬路上而非巷子裡,讓天空不禁有不好的預感。

  「我想哥哥應該也猜到了吧,牠已經死了。」

  「…………」

  天空無語地聽著,讓妹妹繼續說下去,而她露出淡淡地苦笑,像感傷一樣眼角垂下。

  「牠應該很寂寞吧……我覺得牠就這樣死在馬路邊太可憐了,所以至少不要連死後都那麼寂寞,我就把牠埋進旁邊的巷子裡了。」

  妹妹越說越沉重,但之後好似想轉換氣氛,硬擠出苦澀的笑容。

  「哈哈哈……我很愚蠢吧,對一個已經沒有生命的小動物流露情感,而且明明只要跟其他人一樣裝作沒看到,等清潔工來收拾善後就好……──唔?」

  天藍還沒說完,天空就抓著她的手,然後把三千塞進她的手裡。

  「拿去,可別像之前一樣亂花喔。」

  「可是,這應該不算是值得稱讚的事吧?」

  「怎麼會不算呢?雖然可愛的妹妹、體貼的妹妹、還有節儉的妹妹都讓我無法接受,但是『愛心的妹妹』我可是非常中意唷。」

  天空對她微笑,同時在內心感嘆著。

  雖然妹妹變了一個人,但或許那過去的溫柔,其實一直都潛藏在她心中也說不定。

  如果還有一絲機會、還有一絲希望,那妹妹或許能一點一滴變回以前的樣子吧。天空這麼想以後,決定緩下步伐,讓妹妹慢慢重新找回自己。

  「嘛,人生還很長,雖然一場車禍讓生活急轉直下,但只要看到天藍妳一天一天改變,那我的辛苦也無怨無悔了…………欸?人呢!?」

  在哥哥沉浸於自我的幸福感中,天藍早已消失在他眼前。

  拿到錢後的妹妹用閃電般的速度回到床上,繼續玩著線上遊戲。

  「喂!妳該不會是騙我的吧!?可惡……快把錢還給我!!」

  「天藍是個『誠實的妹妹』,絕對不會欺騙哥哥的唷。」

  「妳這傢伙……」

  「還有哥哥再不去上班就要遲到了,還是趕快出門吧。」

  說完後,天空立刻拿出手機查看時間,結果立馬露出胃痛的表情,於是他趕緊打開家門,彷彿用參加奧運的速度往屋外奔去,早晨的日常也就此落幕。


  ──這就是天空的妹妹,睦天藍,一個重度沉迷網遊的廢人。



----------------------------------------

目前先貼前面五千字的內容,明天會把一萬字補完。

不知道這樣的互動大家喜不喜歡呢?我希望故事中的兄妹之間互動能很有趣,並且慢慢推進劇情,帶領大家慢慢理解故事的真意。

還有,不知道大大們有沒有推薦的字體大小與顏色?網路小說很重視視覺觀感,我希望至少視覺上能讓願意看我作品的讀者們眼睛不會太累。

那麼就這樣吧,本雷迪下台一鞠躬~


雷迪其他原創小說作品:

【短篇】《兩個怪物》

170
-
LV. 18
GP 26
2 樓 小炕 jason0867200
2 -
推 想看續集
2
-
LV. 10
GP 5
3 樓 玩鞋的肥宅 a9332197
2 -
卡個  
2
-
LV. 18
GP 3
4 樓 斜向拋射 yellow789
1 -
有創作有推
支持創作
1
-
LV. 7
GP 8
5 樓 水月 T89701318im
1 -
推推
1
-
LV. 10
GP 3
6 樓 星美夜空 as512788
1 -
1
-
LV. 34
GP 2k
7 樓 來自場外的支援 luckyo07
1 -
1
-
LV. 10
GP 23
8 樓 亂玩一通 edwardjeff
1 -
不管好壞 有人嘗試創作就先支持


1
-
LV. 8
GP 65
9 樓 黑兔 wukeven
1 -
推,等後續
1
-
LV. 16
GP 451
10 樓 雷迪 ss4456123
23 -
  炎熱的正中午時段,空氣被強烈的撞擊撼動,發出有規律的吵雜聲。

  刨路機正大肆破壞著地表上的柏油地,而天空遠離噪音的源頭,他坐在某個巨大鐵管上,享用著從附近便當店買回來的便當。

  這裡就是天空工作的場所。

  其實以天空的體格來說,並不適合做這種粗工,就算從出院到今天已經做了快三個月,他全身肌肉仍像鐵塊一樣僵硬,每天都在心裡哀號身體上的痠痛。

  無法習慣這種生活,但對於家境不好的他,為了錢只好咬牙做下去。

  天空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他點開相簿,從中選擇一個資料夾。

  資料夾裡面有許多生活照,這些全部都是自己和妹妹過去的照片。

  從照片中可以看出來,天空都是被妹妹強迫入鏡的模樣,照片中的他不是苦笑、就是擺一張難為情的表情。

  但是,照片裡的天藍,卻是非常幸福的樣子,每一張都露出陽光的笑容。

  原來自己也有回頭翻閱這些照片的時候,想到這個天空不禁露出苦笑。

  通常會去翻閱舊照片的,就只有思念過世的人、又或者懷念過去時光的人,如今自己也開始這樣,看來自己真的很想念過去的天藍。

  「如果有讓她恢復原狀的辦法……那怕只是一點一點的改變……」

  沒有徵兆,突如其來的變化,究竟讓她變成網遊廢人的起因是什麼?

  天空曾經想過各種可能性,其中認為最大的原因,就是自己常在各個地方看到廣告刊版的遊戲,現在已成為最熱門的線上端遊。

  ──『Alantiya』。

  以前上網瀏覽過這款遊戲的官網,這是一款擁有龐大世界觀的角色扮演線上遊戲,不單純只有打怪練功闖副本,還有競技向的PVP模式,因為玩法多元所以深受玩家喜愛,現在遊戲火紅到每季還會推出競技活動。

  現在天藍就是在玩這款遊戲,或許是遊戲太受歡迎的緣故,才害她過度沉迷吧。

  而且沉迷程度已經超出普通人的範疇,不去上學還沒日沒夜一直玩,不正常到看不下去。

  「唉,沉迷電玩真是件可怕的事……唔!」

  「操哩!每天躲在這裡當自閉兒,還要林北過來找你喔。」

  突然背部被狠狠拍了一下,一陣痛麻感傳來,使天空皺起眉頭往後看──是連陞。

  他留著染成亞麻色的短髮,略為壯碩的身材穿著灰色短袖上衣配工作用的牛仔褲,身上滿是煙味和香水味,光是從他的穿著風格就給人一種黑社會的印象,實際上的他也差不多如此。

  他的年紀和自己差不多,不過他的情況比自己還糟糕,還是國中生的時候就已經輟學開始踏入社會,理由是不喜歡讀書,而且非常需要錢。

  不過,天空不覺得他是因為家境不好才需要錢,從他脖子上掛著一條金項鍊、兩邊耳朵穿了銀製耳環、以及右前臂刺了一條龍來看,他會需要錢的原因只是為了玩樂。

  連陞很直接地坐到天空旁邊,由於他抽著菸靠過來,讓不喜歡菸味的天空,下意識將臀部往左挪動。

  同時天空看到他右手提著白色塑膠袋。從裡面發出鐵鋁罐的聲響,天空就知道他帶了好幾罐啤酒過來。

  連陞吐了一口菸後,隨手把菸蒂丟到地上,並踩了幾下後說道。

  「今天你好像特別晚來,昨晚是到哪裡跟妹仔嗨過頭了嗎?」

  「……是被家裡那不長進的妹妹給害的,她在我出門前跟我要零用錢,我是為了跟她爭論才不小心遲到的。」

  「操!就為了這點小事?那林北告訴你,下次她在這樣的話就把她壓到床上,然後用老O塞住她的嘴,我保證她下次就不敢……──」

  天空咳了一聲,並帶著怒意的眼神警告他適可而止──兩人的氣氛頓時凍結。

  不過,這也只是一時而已,對於這種氣氛已經「習慣」的連陞,他用豪放的笑聲來帶過天空的怒意。

  光是這個月,天空就不知道已經對他釋出幾次警告了,每次只要他在言談上出現污辱妹妹的話,天空就會露出不悅的眼神警告他閉嘴,而他也總是用嘻皮笑臉的方式帶過。

  儘管相處了一段時間,天空還是不習慣與這種性格的人相處,其實不只是連陞,這裡所有人都跟他差不多。

  天空不認為自己能跟他們當朋友,所以才會一個人躲在隱蔽處吃便當。對他來說,會汙辱他人親人的傢伙,絕對不可能成為朋友,但是……

  「好好好,我開個玩笑而已啦,咱們做『兄弟』好歹也半年多了,你就別擺一張屎臉了。」

  一句表示雙方當過朋友的話,讓天空每次聽了都皺起眉頭。

  不是因為厭惡、不是因為懷疑,天空會皺眉只是因為錯愕。

  至於他並沒有否認對方說的話,原因也出自於那場車禍。

  其實在車禍過後,受害的人不只有天藍,天空在那之後便喪失了一部份的記憶。

  聽醫生的講述,自己忘記了在工地工作的時光,也忘記了工作場所裡認識的同事,記憶僅剩下工作前和天藍在一起的生活。

  天空回想起車禍後躺在病床上的那段記憶──突然有一群穿著像路邊混混的人前來探病。

  天空對他們完全沒有印象,但他們卻叫得出自己的名字,還說明自己是他們的同事,希望出院後能回來上班。

  對天空來說,能夠在出院之後立即有個工作,對於生活坎坷的他,沒什麼拒絕的理由,所以他也欣然接受,然而也安穩地撐了三個月。

  只是……即使他們宣稱『過去與天空是生死之交』,天空也還是無法接受他們就是了。

  「……如果你真把我當哥們,那希望你下次別再說些汙辱我妹妹的話了。」

  「好啦好啦,別一直對你的兄弟擺張屎臉,來!幹一罐消消氣。」

  連陞拿出一罐鋁箔裝的啤酒給天空,而天空也露出苦笑,將就地接受好意。

  原本只是想接手後放在旁邊,並沒有要喝的想法,但是從掌心傳來的冰涼觸感讓天空嚥了一口唾沫,回過神後才發現自己已經把瓶口打開了。

  飽受暑氣的折磨,天空這樣說服自己喝一小口就好,結果當他感受到酒精充斥喉嚨後,便大口灌下啤酒,喝了半瓶後還不禁放鬆地大呼一聲。

  「沒錯,男人苦悶的時候就是要喝酒,拿起來猛灌就對了。」

  「我會苦悶的原因還不是因為你那些屁話……」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衝腦的關係,天空很順口地回嗆對方,但連陞並不在意,他反而更開心地笑了。

  「哈哈幹,稍微有點以前的樣子了嘛,先不打屁了,來稍微談些天藍的事吧。」

  「我妹妹的事?」

  天空對於自己妹妹的名字被他直接稱呼,感到非常不是滋味,但連陞之所以知道自己妹妹的名字,似乎也是自己過去跟他提過的,所以天空只能無奈地接受事實。

  「自從出車禍以來,你就每天為天藍的事煩惱吧?」

  『沒錯』,天空在心裡呢喃,車禍後變成廢人德性的妹妹。因為沒得反駁,所以他淡淡回答連陞──「嗯」。

  「變得不去上學,而且還整天沉迷線上遊戲吧?」

  天空微微垂下頭──「嗯」。

  「每天只知道花哥哥的錢,還不懂省吃儉用,直到現在開始伸手要零用錢了對吧?」

  天空的頭越垂越低──「嗯……」。

  「那為什麼不讓她去工作呢?」

  連陞說到這裡,天空把頭抬起來,然後雙眼瞪大看著他,而他繼續說下去。

  「讓她被社會好好操一陣子,她就會知道賺錢生活有多辛苦了……如何,不錯吧?」

  聽起來很有道理,天空其實也在很早之前就有想過要不要讓天藍出去工作,但他馬上打消這個念頭,原因是……

  「可是……如果讓其他人發現她在這個年紀就輟學到外面工作,在外人眼裡觀感不好吧,而且如果被她同學看見,恐怕會……」

  害怕天藍被標上『中輟生』的標籤,而且還比自己早踏入社會,儘管她每天窩在家裡,天空更不想讓她步上自己的後塵。

  「幹!你現在放任她才是過度溺愛吧?最好給她一點顏色瞧瞧她才會清醒,讓她知道出社會不好混的。」

  就算連陞說的話一針見血,天空還是堅決搖頭,不願意接受他的方案。

  或許是天空拒絕的緣故,連陞對一旁咂嘴,接著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說道。

  「馬的沒種,那不然這樣好了,先讓她做兼職如何?」

  「做兼職?」

  天空托起下巴思考,做兼職確實比較自由,只是考量到天藍的情況,即使是兼職,要找到合適她的也得花上一段時間。

  在天空還在思考的同時,連陞彷彿猜到天空在煩惱什麼,於是打斷他的思考對他說道。

  「對了,我現在還能介紹給她一個不錯的兼職,不需要付出什麼勞力,而且薪水也不低,要不要考慮一下?」

  「……真的!?那是什麼性質的工作?」

  「類似服務生的工作,做些幫客人點餐、上菜、收盤子、洗盤子之類的,而且不會強制員工一定要來上班,只要缺錢的話隨時都可以來,還能立即在當天領到薪水,怎麼樣?如果只是安排假日上班的話,對外人的觀感也比較正常了吧?」

  「就算是兼職……真的有那麼自由的工作嗎?」

  「操機掰勒,現在不相信你兄弟就是了?林北在江湖上闖蕩比你還久,什麼樣的工作都幹過,你還嫩著呢。」

  「…………」

  比起無話可說,天空更是不想跟他吵這個,所以他選擇沉默。

  然而彷彿看到天空沉默就認為自己說贏的連陞,則是繼續說下去。

  「還有,我介紹的這份工作可是非常挑人的,必須要是可愛的服務生才行,因為你妹妹長的很可愛,所以林北才會跟你講這件事,換做是住在林北隔壁的肥婆要來做,我他媽沒把她打死都算便宜她了。」

  「…………」

  天空依舊保持沉默,不知道那是什麼奇怪的餐飲業,不但上班很自由,還很挑服務生的長相,但如果天藍恰好符合條件,那當然沒理由拒絕。

  只是,現在天空猶豫著,他會猶豫無法開口答應的原因是……──天藍真的做得來嗎!?

  以之前的她來說綽綽有餘,但想到現在天藍這副德性,太過自由的工作,會不會讓她每天翹班,導致仍是整天窩在家裡打電動的結局。若真的演變成這樣,那自己會非常對不起連陞的好意。

  其實天空覺得工作性質不重要,不一定得找時薪多或是較輕鬆的工作,如果是離家不遠、又能適當給予壓力、而且還很安全的工作最好。

  當然還有最最最重要的,必須要是她肯做、能做的工作才行。

  天空知道自己這樣很挑,但如果沒滿足以上條件,就很容易連累願意給天藍機會的老闆。

  「嗯……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抱歉,再讓我考慮一下吧。」

  「呿,還真是不給你兄弟面子啊。」

  「怎麼會不給你面子呢?我可是非常感謝你提出一個這麼好的方案,吶,我敬你。」

  天空把鋁箔啤酒遞向連陞,要與他敬酒。

  而他看到天空的舉動先是愣住一時,之後也露出微笑,並從塑膠袋裡拿出另一罐啤酒,打開後便開始乾杯,兩人同時暢飲著啤酒。

  暢飲結束後,連陞一副滿足的樣子,他宛如被酒精沖昏腦袋一樣身體微微左右搖晃,然後拍著天空的肩膀說道。

  「天空兄,看來要讓你回來還得花上一段時間啊。」

  「讓我回來?你說記憶嗎?」

  「幹,不然會是你老母嗎……連『隱喻』都聽不出來你國小沒畢業喔,這是隱喻,懂?」

  「…………」

  看到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天空連吐槽的懶了。

  「不過,當然不只是希望你恢復記憶而已。」

  「什麼意思?」

  「還有約定好的事,林北希望你恢復記憶後能履行。」

  天空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約定的事?從出院後到現在,這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件事。

  「……你說約好的事情是指……──!!」

  天空把話說道一半就停止,因為──

  也許是連陞喝醉了,他看起來非常陶醉的樣子,彷彿沉浸在幻想中,而且……

  ──還露出令人無法直視的猥瑣笑容。

  那模樣真的是噁心到了極點,天空假裝沒有看到,把頭垂下繼續吃著便當。


  ※※※


  夕陽漸漸落下,街燈緩緩亮起,下班後的天空從離家裡最近的便利商店走出來。

  疲勞的一天終於結束,買完自己和天藍的晚餐後,便開始快步往家裡的方向走去,現在的他只想趕快沖掉身上的汗臭味。

  而當他走出超商沒幾步就停下來,他看著前面的路,想起早上天藍說過的話。

  「就是這裡嗎?」

  早上她說,過便利超商後的第一條巷子,她就是在那裡把死去的流浪犬給埋起來。

  雖說質疑他人的善意行為並非天空的風格,但是……他還是有點不太明白。

  這條巷子的地板是用柏油路鋪陳的,就算有工具也不可能挖出洞吧?

  好奇天藍到底在這裡做了什麼,所以天空就轉進這條巷子裡。

  在夜晚即將到來的時刻,這條巷子會越來越暗,於是他趕緊將這個狹窄的區域快速用肉眼掃一遍。

  「…………」

  結果完全沒有看到適合做掩埋的地方,或是掩埋後微微突起的土丘,放眼望去什麼都沒有,難道天藍是在欺騙自己?

  天空猛力搖頭,再怎麼樣天藍應該不會變壞到去欺騙自己,所以他馬上把這個想法拋到腦後。

  不過,若要論這裡有什麼,天空倒是看到不遠處有個巨大垃圾桶。

  「如果天藍沒有欺騙我,那該不會……」

  有股不妙的預感浮現心頭。

  天空緩緩走向垃圾桶旁邊,然後他腰部以上不斷轉動,想藉由不同角度來看垃圾桶裡面有什麼東西。

  最後如願以償,當他視線朝某個角度時,看到一個棕色毛茸茸的東西突起。

  「…………」

  他先是用手指輕輕搓幾下,等發覺到不對勁後,他連想都沒想,完全不在意翻垃圾桶的舉動有多麼奇怪,便用兩根手指夾住那毛茸茸的突起物,接著一口氣將牠拉出來。

  最後,這個毛茸茸突起物的真實身分既是──壞掉的狗布偶。

  「………………………………」

  突然間,宛如真相貫穿天空的腦袋,使他像凍結一樣──面帶微笑看著拎在手上的狗布偶。

  ……啊,壞掉(死掉)的狗布偶(小狗)被丟棄在街道上,然後再被天藍一腳踢進巷子的垃圾桶(掩埋),某種意義上並沒有說謊嘛~天藍果然是個『誠實的妹妹』,並沒有讓我失望,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才怪!快把三千還給我啊啊啊!!」

------------------------------------------

我討厭連陞,連陞就是個操機掰(X

好,講認真的,天空與連陞互動的部分,是身為作者的我最不喜歡的,我討厭粗俗的人,而且整段都是兩個大男人,沒有可愛的妹子撐場面啊啊啊!

不過,這段會是整篇故事最重要的伏筆之一,並且藉由連陞那種粗俗的性格,來襯托天空上班的無奈。

若看這段後覺得沒有開頭那麼有趣,還請見諒,之後連陞的故事會比較少一點。(果然還是寫可愛的妹子最舒服了)

那麼,以上就是目前試閱版的內容,至於還會不會更新下去……

老實說,得到的迴響有點出乎我想像=口=我以為得穩穩累積劇情才能得到許多讀者的迴響,甚至覺得得讓「她」登場,故事才會有起色。

但沒想到光靠天藍撐場面就這麼好了,感謝所有願意支持我、以及支持天藍的讀者~!

所以我在這邊也決定了,我會繼續更新下去,不過很可能會發生長期沒更新的情況,所以這部分還請讀者們見諒,我盡量讓自己每個禮拜都生的出東西來。

最終,比起更新速度,我更希望帶給讀者有趣的人物、以及有趣的故事,品質才是王道!

來做個小小預告好了,下一段開始故事會進入主題,也就是玩遊戲的部分。



那麼以上,謝謝願意看到這邊的你,本雷迪下台鞠躬。

23
-
LV. 7
GP 9
11 樓 111 Moun1234
1 -
1
-
LV. 8
GP 15
12 樓 派大星先生教授加博士 abcxyz20020
1 -
1
-
LV. 20
GP 74
13 樓 蒔卉子ஐ aa5959155
1 -
讓我無聊猜劇情

連說的履行該不會是把妹妹嫁給他吧

蒸蚌
1
-
LV. 22
GP 23
14 樓 奇洛.布爾赫斯 cat60301
0 -
高中同學推個

還有
你沒有妹妹
0
-
LV. 16
GP 452
15 樓 雷迪 ss4456123
3 -
上班偷逛巴哈,赫然看到自己的作品列入精華,當時收到信時我還不知道那封信是什麼意思,直到看到我的作品上有了「精」的印章後,我才傻在螢幕前。

目前故事還只是開頭,就給我個禮物,讓我壓力真的好大XD,但也是因為有各位的支持,才能得到這個結果,我真心感謝各位看重我作品的讀者。

估計明後天會更新內容,還請各位讀者耐心等待。


最後再來個小小廢話,由於我很注重這篇作品的角色魅力,所以我希望他們能將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日常,靠著角色特色讓故事變得超有趣。

總之,我的終極目標是讓宅宅們喜歡上我故事中的角色,對我來說這才是真正的成功!


以上,本雷迪下台一鞠躬,再次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你們是我肝下去的最大動力!
3
-
LV. 10
GP 5
16 樓 玩鞋的肥宅 a9332197
1 -
還蠻期待後續的 加油~
1
-
LV. 16
GP 453
17 樓 雷迪 ss4456123
18 -
  ──轟咚。

  棕色大門被用力拉開,急忙衝回家的天空手提一袋微波食品,上接不接下氣地站在玄關前。

  「……竟然拿狗布偶騙我,為了錢連哥哥都敢騙,天藍妳這樣做對嗎!」

  比起錢被拿走,天空更是為她欺騙自己這件事感到憤怒。

  「……」

  現在天藍一如往常地,把筆電放在小桌子上,然後人跪坐在木製地板,帶著耳罩式耳機玩著線上遊戲,似乎沒有聽到哥哥的斥責,她的態度顯然毫無反應。

  「喂……天藍,我在叫妳有聽到嗎……」

  答答答,鍵盤聲溶入空氣中,妹妹依舊不給回應,令天空氣的咬牙又肩膀顫抖。

  最後他已經忍無可忍,他快步走到妹妹旁邊,然後將右手伸向妹妹的耳朵,打算強行把她的耳機摘下,但是──

  「不要碰我!」

  反而被大聲怒斥的妹妹強而有力反擊。天空也在之後變成膽怯的小狗,不只是把手給縮回去,連整個身體都不自覺退後幾步。

  比氣勢不及妹妹,天空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

  等充滿火藥味的氣氛緩和下來,天藍才接著說道。

  「有話等一下再說,我現在正在激戰。」

  「……激戰?」

  天空瞇起雙眼,為了釐清她在做什麼,於是先把晚餐放到小桌子上,再坐到天藍的床上,從她後面觀看螢幕裡顯示的畫面。

  「這是Alantiya的PVP……!?」

  雖然天空沒有玩過這款遊戲,但因為從小就接觸過許多線上遊戲,所以一眼就看出來螢幕裡的畫面是在與其他玩家對戰。

  在螢幕的上方,有兩名玩家的血條,左邊血條下顯示的暱稱為『藍浣熊』;而右邊則是顯示『翡翠o維多莉亞』。

  一看就知道『藍浣熊』是天藍,因為很久以前,曾與她一起玩的某款線上遊戲裡,她的暱稱就取這個,因為當時她很喜歡浣熊,所以就把自己的名字與浣熊做結合。

  妹妹操縱的角色手持雙手劍,看起來像是劍士的職業,外觀是用褐色布料製成的上衣和同色系的長褲,土裡土氣的造型彷彿剛創立角色時送的平民裝一樣。

  而敵方角色手持弓箭,大概是遊俠或是弓手之類的職業吧,她穿著華麗的粉紅色洋裝,身上還有許多飾品點綴,其中背部帶有炫彩效果的翅膀最為引人注目,整體一看就給人花大錢的印象。

  天空雖然知道兩人在對戰,但畫面飄移非常迅速,對於沒玩過遊戲的他來說畫面實在太過混亂。但從血量來看,天藍目前是滿血,而對方只剩75%血量。

  看來是妹妹佔上風,原本天空是這麼想的,但卻在這之後……

  「欸?剛、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連看不懂戰局的天空都驚訝到兩眼瞪大,因為他看到對方使出類似『箭雨』的範圍攻擊後,沒有躲掉的天藍血量瞬間降至55%左右,明明在那之前都還是滿血,血條瞬間變成敵方佔上風。

  不小心失誤的天藍,此時在螢幕前咂嘴一聲。

  「……對方是重課玩家嘛,連倍率不高的箭雨都有這種傷害,可惡……看來只能硬上了!」

  將言語化為氣勢,天藍將操縱的劍士往前衝刺,接著開始展開追擊,而當某個劍技命中敵方的角色後,她開始朝敵方一陣連打。

  對方被抓住又被接技,無法逃脫只能任由血條削減,但是這樣又令天空再次錯愕。

  天藍的連打數明明非常高,但敵方的血條卻降的非常緩慢,有如討伐高級BOSS一樣。

  與剛剛箭雨的傷害相差甚遠,正常來說傷害應該不至於那麼低吧?難道敵方有使用防禦增益的技能?

  雖然天空很想開口問,但看到天藍認真的模樣,深怕一旦打擾到她,她的殺氣又會瞪向自己。

  「還是等她打完吧……」

  天空用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帶著許多無奈對著旁邊的牆壁低語。

  戰鬥結束,兩方角色此刻停止不動,接著「勝利」字樣浮印在天藍的電腦螢幕上,大約維持3秒後,畫面又切換到戰績表。

  天藍藉由伸懶腰來舒緩剛剛的緊張感後,她轉頭面向哥哥。

  「嗯?哥哥你剛剛想說什麼?」

  拖到現在才回應,天空也無力再對她發脾氣,他嘆了一口氣後說道。

  「早上的事就原諒妳,下次可別再做出為了錢就騙我的事喔。」

  「唔喔?今天的晚餐是咖哩飯嘛!」

  「……不要提問後又無視掉別人說的話啊!」

  看到妹妹開心地從網袋裡把晚餐拿出來,天空又再次嘆了一口氣。

  他回想起剛剛天藍後面戰鬥的情況──最後她將對手的血量打至40%左右後,而比賽時間倒數也剛好結束,最終以55%比40%的血量險勝。

  天藍自從那次吃到箭雨的傷害後,就再也沒被對手碰到了……不,這個說法好像不太對,應該說從那之後,天藍就以連續猛攻來阻礙對手行動,讓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因為天空看不懂這遊戲對戰的玩法,所以也不知道天藍算不算是高手,不過能看到她勝利的模樣,自己也不禁替她感到高興。

  回想起很久以前和妹妹一起打遊戲的時光,她是個不折不扣的電玩白癡,連副本裡的小怪都能把她打死。所以當她接觸人生第一場對戰模式後,就被一個新手玩家打得落花流水、還被嗆聲說「嫩」。從那之後她就有了陰影,也再也不敢碰遊戲了。

  沒想到車禍後不只性格轉變,連遊戲細胞都跟著活躍起來了嗎──想到這個,天空暗自在內心苦笑著。

  「唔?」

  此時天空無意間瞄到戰績表,上面留著兩名玩家的簡略個人資訊。

  左邊的面板為──

  勝者:藍浣熊
  等級:20
  職業:劍士
  勝場次數:5374

  右邊的面板為──

  敗者:翡翠o維多莉亞
  等級:98
  職業:暗影遊俠
  勝場次數:783

  ……等等……我有看錯嗎?

  天空瞇起雙眼感到困惑,於是就再次注視螢幕上的資訊。然而不管是眨眼還是揉眼,螢幕上顯示的等級表仍是『20級VS98級』。

  「天藍只用20級的角色就打贏98級的玩家嗎……?」

  在妹妹把免洗湯匙的包裝打開,準備享用晚餐之前,天空倉促地對她問道。

  「欸天藍,這款遊戲有平衡機制嗎?」

  天空好歹也玩過不少遊戲,也正因為玩過很多,所以才會對等級差距懸殊產生懷疑,但是妹妹給予的回應,卻讓他下巴差點掉下來。

  「平衡機制?哥哥你在說哪個年代的遊戲啊,現在遊戲公司為了刺激玩家的衝裝慾,早就把平衡都砍了。」

  也就是說……天藍她是完完全全靠著20級的角色數值在打對戰嗎!?

  不對……這樣不合理,天空堅信邏輯與合理性,試圖找出其中的漏洞。

  而他也終於想到了,肯定是裝備的原故,即使等級很低,天藍也一定穿了數值不錯的裝備來與高等玩家抗衡,對……一定是這樣沒錯!

  「那我再問一個問題,妳那隻角色身上穿的是什麼裝?」

  『當然是加值衝滿的神裝啊,不然20等怎麼可能贏的了嘛,哥哥你很笨耶』──深信會是這種回答的天空,微笑等待天藍的回覆。

  而被這麼一問的天藍,好似感到驚訝地皺起眉頭,之後她用帶點不耐煩的口吻,半睜著眼回答道。

  「──20等還能穿什麼裝,當然是新手裝啊,哥哥你很笨耶。」

  常識在此時此刻脫離腦袋,睦天空掛著微笑一動也不動。

  啊,這是什麼理所當然又具說服力的答案啊……

  「──騙人的吧!妳真的有這麼厲害,用新手裝打贏剛剛的玩家!?」

  突然歇斯底里,天空的臉慢了一拍才垮下來。

  看到哥哥驚訝的模樣,天藍一臉得意的樣子,她把頭仰的高高的。

  「哼哼,被『厲害的妹妹』嚇到了嗎?」

  「這何止是嚇到,就算妳現在跟我說電風扇能吃我都信了。」

  「不過哥哥,那種程度的對手,對我來說完全不夠喔。」

  「完全不夠?」

  妹妹宛如企圖心旺盛般,此時她站了起來,俯視坐在床上的哥哥,然後把右手放到胸前。

  「我的目標是──靠著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在那天到來之前,我絕對不會脫下新手裝!」

  「…………」

  睦天空眨了兩眼,比起驚訝,反而被她那自信滿溢的眼神給吸引。

  不管是哪款線上遊戲,都免於不了裝備膨脹時代,在版本不斷更新、推出更強裝備的時代裡,新手與老手、無課玩家與課金玩家,差距只會越來越懸殊。

  ……雖然對副本或是練功型玩家來說影響不算大,但對於熱愛競技向的玩家來說,若沒有課金衝裝,通常都會被神裝玩家吃得死死的,最後導致退出競技生涯──這是自己玩過許多線上遊戲裡,見怪不怪的『現實』。

  但是,活在這樣的時代裡,竟然有人誇下海口說要穿新手裝成為最強,而且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妹妹。


  「……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

------------------------------------------

因為有個朋友跟我說字體大一點比較好讀,所以今天嘗試把字體放大,不知道有沒有比較好?

這段算是注重劇情部分,所以日常味道少了一點,(其實是因為天藍太認真玩遊戲了)

故事主題開始明確起來!下一段也會有『新角色』登場。

關於這名新角色,我很喜歡!因為我覺得她是一個很有自我風格與價值觀的角色,往後的故事她也會佔有一席之地。

總之,希望各位讀者能期待她的登場。本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對了,還有她是個笨蛋,請各位要好好疼愛她。






18
-
LV. 10
GP 53
18 樓 RaffWU a21993354
0 -
雙刀想噓

但還是給推www
0
-
LV. 11
GP 15
19 樓 尾巴 kennylee0927
0 -
有小說有推
0
-
LV. 25
GP 501
20 樓 黃頭中的霸主 swx14856
0 -
不知道為什麼

我想到緣之空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8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93 筆精華,01/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