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309

【新聞】《涼宮春日的憂鬱》作畫監督池田晶子的遺屬,如何走過這四年?

樓主 榊 伊織 iyori
GP62 BP-

京都動畫縱火悲劇四週年:《涼宮春日的憂鬱》作畫監督池田晶子的遺屬,如何走過這四年?

13 Sep, 20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京都動畫公司裡,人人都認識池田晶子,因為《涼宮春日的憂鬱》太紅了,而且是爆炸性的火紅,改編電視動畫版讓涼宮春日造成了巨大的社會話題,而這部作品的角色設計與總作畫監督,就是池田晶子。2019年,一場大火卻帶走了京都動畫36條人命,而辦公桌在大樓迴旋梯二樓出口旁的晶子,也死在二樓:
寺脇爸爸仍然深刻記得,四年前某一晚兒子睡著時的模樣。
那是2019年秋天,秋天開始,爸爸開始與小學二年級的兒子一起睡。有時深夜裡爸爸醒來,看到兒子在被窩裡不斷顫抖,小小的嗚咽聲傳了出來。寺脇爸爸伸出手,想要對兒子說些什麼。
兒子轉過頭來對爸爸說:「我好寂寞」。做爸爸的寺脇,十分清楚兒子為何傷心,而他甚至想不出該說些什麼來安慰年紀還小的兒子,因為他有相同的悲傷、困惑與憤怒。
這個家的女主人晶子,在7月18日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家,她的公司遭到縱火,造成員工36人死亡、33人輕重傷的重大慘案。池田晶子從未想過會遇上這樣的災厄,當時她還在處理電影《吹響吧 ! 上低音號 ~ 誓言的終章 ~》的相關事宜,她還與兒子約定好了,秋天要到哪裡進行家族旅行,但她已經再也無法看到電影上映,也無法實現全家的夢想了。
京都動畫大火事件距今已有四年之久,今年9月5日首度進行公審,讓我們再次回到那不祥的回憶之中,從遺屬的角度,來看看京都動畫大火事件,在這四年裡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京都動畫的作畫王牌

不懂動畫的寺脇讓,當年是因為朋友介紹才認識小他四歲的晶子,池田還深刻記得他們的第一次約會,當問到從事什麼工作時,晶子告訴他,「我是動畫師,最近在畫涼宮春日」。
涼宮春日是誰?是有名人嗎?寺脇連「動畫師」這份工作的內容都不太清楚,他也不知道涼宮是誰。他問著眼前這個笑起來眼睛會瞇成兩條線的女子,晶子回答,「涼宮是個跟外星人與超能力者作朋友的女孩喔。」晶子邊介紹邊在發票後面畫下涼宮春日的臉,那是一張讓秋葉原瘋狂崇拜的臉孔,晶子笑笑地邊說邊畫,池田雖然搞不太懂,但覺得晶子十分有趣。
幾天後,寺脇在公司跟主管聊起自己脫單的事,當他介紹女友現在正在畫「什麼涼宮春日」時,喜愛動畫的主管瘋狂大叫,「你不知道這是現在最夯的動畫嗎!」
在京都動畫公司裡(或是秋葉原街上),人人都認識池田晶子,因為《涼宮春日的憂鬱》太紅了,而且是爆炸性的火紅,儘管這部作品的原著輕小說已經很紅,但改編電視動畫版讓涼宮春日造成了巨大的社會話題,而這部作品的角色設計與總作畫監督,就是池田晶子。
寺脇始終搞不清楚妻子的份量,因為她總是在家裡說,自己很不會畫畫,即便在小小的京都動畫裡,她也是畫得最差的一個。但是,寺脇在動畫雜誌上卻看到,妻子被稱為「京都動畫的作畫王牌」。
妻子不只是京都動畫的作畫王牌,她也在另一個層面改變著京都動畫:晶子年輕時就從事作畫工作,當時女性動畫師通常都不是正職員工,只能以外包形式接受聘僱,因此,酬勞也是以作品計價,畫幾張畫就收多少錢,每張平均得畫一小時的原稿也僅有幾百日圓酬勞,如果今天因為生病等事故無法上班,那就沒有薪水。
吃過這些苦頭的晶子,決定在京都動畫改變這種糟糕的工作待遇——女性動畫師比率在業界很低,不是因為喜歡畫畫的女孩不多,而是因為待遇太糟糕了。
「我想做我喜歡的工作,而且我只想做我喜歡的工作」,這是池田晶子的信念,所以,她要讓年輕的外包員工,有機會能夠成為京都動畫的正職員工。在改變公司體制之前,晶子時常嚴厲地指導這些後進晚輩,磨練他們的作畫技術,並且提拔優秀的人才成為正職。
晶子告訴老公,「最底層員工的技術,才是一間公司能否成功的關鍵」。對京都動畫而言,公司的作品因為這些實力堅強的牛棚而讓品質更上層樓;對年輕的員工而言,他們在這種作中學的環境裡成長,對京都動畫的向心力更強——即便他們無法成為正職,他們也有能帶走的技術實力。
諷刺的是,一場大火卻帶走了京都動畫36條人命,其中有不少新進員工,而辦公桌在大樓迴旋梯二樓出口旁的晶子,也死在二樓。

再也到不了的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2019年7月18日,正在出差的寺脇接到朋友電話,「你老婆是不是在京都動畫工作?」,寺脇急忙趕到京都伏見的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卻無法進入,因為現場已經圍起重重封鎖線。寺脇看著門口,想著沿著那座迴旋樓梯上樓,只要走到二樓,馬上就能看見妻子的笑臉……那是他已經走過無數次的路線,但他無法進入,事實是,寺脇從此再也到不了那裡了。
寺脇開始帶著孩子到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附近,他們帶著晶子愛喝的飲料與零食,跟孩子寫的「媽媽要吃喔」與「媽媽謝謝」字條,一起放在民眾自發的悼念花束間。這樣的動作持續數週後,孩子再也不提晶子的事了。
寺脇看著被窩裡抽搐的孩子,知道他雖然嘴上不提媽媽,但是心裡還是累積了巨大的痛苦。可是寺脇自己也一樣,為什麼是晶子呢?為什麼喜歡動畫的正常人,會遇到這種不可思議的慘事呢?
寺脇想著晶子生產時的痛苦,在討論產後育兒時,寺脇主動要分攤家務與育兒,這樣讓晶子在產休一年後,就能快速回到最愛的職場。
晶子可能是他見過最熱愛動畫的人,但這麼熱愛工作的人,卻在最喜愛的公司裡遭遇橫禍。他還記得老婆抱怨手腕因為作畫疼痛時,卻馬上意味深長的說著,她的努力是為了讓喜愛這些作品的人能夠看得更快樂。想叫老婆休息的池田頓時無話可說,而一個想讓所有人都快樂的人,再也無法完成她的天命……寺脇感到憤怒與困惑。
但寺脇還有自己的戰爭要面對,他必須獨自撫養心靈受創的孩子。而事發當時小學二年級的兒子,很快就把悲傷藏到內心深處,寺脇意識到,會不會是兒子不想讓爸爸擔心,才選擇什麼都不說。
作為爸爸,面對孩子這種令人不安的貼心,有時難免激起怒氣……這時他總是會到神龕看著晶子的遺照,想問問太太自己的育兒方式是正確的嗎?因為他記憶中……晶子總是對孩子十分溫柔。

練習素描的書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寺脇在接受朝日新聞的採訪時表示,他如果一直沉浸於怨恨被告的心情,那麼人生就無法進行下去。但是,他知道,有一天自己必須回答兒子,他的母親為何會離開人間,為此,他將會參加9月5日的審判,以旁聽的身份,試著去理解整起案件的全貌。
四年過去了,孩子已經五年級了,他現在使用的書桌,正是母親在家裡使用的素描桌——晶子每天把家事處理完、將孩子送上床後,總是會來到家裡三樓的小房間裡開始練習素描。
寺脇曾經好奇為什麼妻子回到家之後,還在畫與公事無關的素描。晶子總是會說,自己畫得太差了,現在公司年輕的晚輩越來越多,她必須做為年輕人的典範才行。對自己總是很嚴厲的晶子,把握任何自由時間進行素描。而現在,這張桌子已經成為長男的書桌,他希望未來能成為醫生,能夠拯救更多的人。
池田晶子逝世,僅僅44歲。她希望《涼宮春日的憂鬱》或是《吹響吧 ! 上低音號》,能帶給更多人快樂。她的影響力、畫工與工作態度,事實上已經影響了許多業界人士。44歲是毋庸置疑的英年早逝,但是池田晶子已經對動畫世界造成了重大的影響。
最近寺脇問兒子,「媽媽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呢?」兒子回答,「我想媽媽可能正在準備投胎喔。」
四年來一直擔心著兒子能不能接受母親逝世事實的寺脇,最近開始覺得,也許兒子已經慢慢可以理解了。
62
-
LV. 45
GP 12k
2 樓 伊葛雷特 ROBOTER
GP2 BP-
看到這篇文的時候很難過,
但是又想起另一件事情。

縱火的嫌犯之前提到喜歡上了醫護人員,
所以可能會被判死刑的他表示不想死。

當這個人突然對人世有了眷戀,
這時候死刑才真的對他有嚇阻力吧。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