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3k

【心得】循環不止的死亡災厄‧Another

樓主 黑色情人節 name15483
GP79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Another
 
前言
 
  
   【圖解】:猶如絕命終結站的黑暗動畫──『Another』。
 
  本次介紹的作品,是由日本作家綾辻行人的推理小說改編之動畫『Another』。此作乃是凝聚解謎、驚悚、靈異、人性……等元素之黑暗作品。故事敘述1998年春,夜見山北中學三年三班的連續死亡案件。在這恐怖的死亡連鎖中,被害者將宛如電影『絕命終結站』般,遭到離奇的超自然現象抹殺。本次心得文將以動畫為主,分別從世界觀劇情角色啟示與感想四個方向來介紹。由於內文將大量劇透,加上本作乃推理作品。為避免觀看興致,情人節(我的ID)建議有意願觀看此作之巴友,點選上一頁離開。
 
世界觀
 
  
   【圖解】:二十六年前,夜見山北中學三年三班的畢業照。
 
  二十六年前,即1972年。在夜見山北中學,有一個名叫見崎(MISAKI)的學生。這名學生從一年級開始就是校內的風雲人物,因為他不但學習優秀、相貌出眾,連品格也很好。所以無論是學生或是老師都很喜歡他。但這位見崎(MISAKI),卻在升上三年級時因突發事故而死掉了。
 
  這突然傳來的噩耗讓大家非常震驚,因為誰也無法接受這麼優秀的人竟突然身亡。後來,不知道是誰指著見崎(MISAKI)的桌子說:「你們看,他不就好好地在那嗎見崎(MISAKI)並沒有死。」
 
  
   【圖解】:仔細看看,這張照片似乎多了一人?
 
  當然,見崎(MISAKI)是真的死了,可是隨著這人的話語,三班的學生就一直假裝成『見崎還活著』的樣子。這齣戲碼,不只全班聯合,就連導師也相當配合。之後,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畢業典禮。畢業典禮的時候,校長還為見崎(MISAKI)安排了一個座位。
 
  詭異的是,在三年三班的畢業照上,竟真的出現見崎(MISAKI)的身影。雖然有點毛骨悚然,不過此傳聞仍屬學生情誼的感人故事。然而──『佳話只到此為止』。接下來的後續發展,是令人難以接受的恐怖『災厄』。
 
  
   【圖解】:從上空俯瞰夜見山北中學的全貌,離死最近的班級就隱藏在其中一處。
 
  以上,便是本作的開場白。這段看似校園怪談的詭異傳聞,不只為劇情帶來懸疑的氛圍,也為平凡的夜見山北中學,薰染上一抹神秘的色彩。實際上,劇中的主要場景不外乎是以夜見山市,以及夜見山北中學為主。
 
  雖然這個小鎮和中學看似平淡無奇,可故事中若有似無的詭譎氣息總讓人感覺不對勁。無論是神祕的美少女見崎鳴,還是班上同學異樣的沉默,或是奇怪的體育分班制度。在人、事、物上,整個夜見山北中學,彷彿被披上一層朦朧面紗,讓人摸不著頭緒。
 
  
   【圖解】:平凡的夜見山市,埋藏不平凡的殺機。
 
  因為在場景以及氣氛上有著良好的鋪陳,因此故事在情境的拿捏可說是非常完善。觀眾們將跟著主角榊原恆一,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慢慢解開一連串的謎團。並藉由事物中的蛛絲馬跡,探索事件的真相。隨著一個個謎題的解開,換來的是更多的猜測和不解。
 
  故事也會因劇情的進展而越趨激烈,在高潮迭起的發展下,觀眾們所能看到的不只是推理解謎,還有死亡殺機中的血腥恐怖感。究竟夜見山北中學隱藏著什麼;二十六年前的故事有什麼後續;主角榊原恆一有要如何面對這一連串的事件呢?就讓情人節在後文慢慢敘述吧。
 
劇情
 
  
   【圖解】:陰暗的教室走廊,如同故事中深沉難解的謎團。而中間的人影是??
 
  『Another』這部動畫共有十二集,加上第零話則是十三集。劇情大致可拆為見崎鳴期、不存在之人期、合宿期三個階段。見崎鳴期,主要是以主角榊原恆一剛入學時,所遇見的詭異少女命名。因為初期所有的謎團都與鳴有所聯繫,所以說鳴本身就是最大的謎團也不為過。
 
  不存在之人期則算是劇情中期,當時的恆一已釐清一部分的真相,並與鳴一同合作尋找『災厄』的解除方法;至於最後的合宿期,則是故事的收尾。此時期不僅是解開謎題的重要關鍵,更是劇中最血腥的時期。在這個篇章除了有血腥殺戮的橋段外,還包涵了人性的瘋狂與黑暗。
 
  
   【圖解】:由左至右,赤澤泉美、風見智彥、櫻木由香里。
 
  1998年春,現年15歳的榊原恆一,因父親工作的關係而轉學到夜見山北中學的三年三班。後來因為氣胸入院,因而遲了一個月入學。在他住院的期間,班上的同學派了三位代表前來探望。他們分別是男班長(風見智彥)、女班長(櫻木由香里)以及風紀(赤澤泉美)。
 
  本來班級幹部來探望住院同學沒甚麼好奇怪的,可這三人的言行舉止卻隱隱約約透露一種不安全感。他們的話語與其說是問候,更像是刺探。而道別時,風紀赤澤泉美的握手之舉,也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但上述的情景,不過是怪異的開端罷了。
 
  
   【圖解】:平常擁擠的電梯內,這時卻格外的偌大、格外的詭異。
 
  真正讓恆一感到好奇的,是見崎鳴。恆一與鳴的初次邂逅,是在夜間醫院的電梯內。左眼帶著眼罩,神情冷漠的鳴。其語意不明的回答,和手中所持的人偶都讓恆一感到納悶。加上鳴的目的地是地下二樓,這更是讓恆一覺得詭異。
 
  因為地下二樓只有機器室、鍋爐室與靈堂。一般而言是不會有人隨便靠近那裡,更別說是一個女孩子。後來回到班上的恆一,發現鳴恰巧與他同一班。看著總是獨來獨往鳴,受到好奇心驅使的恆一忍不住接近她。在攀談的過程中,他訝異的發現,除了自己之外,班上的同學竟無人察覺鳴的存在。
 
  
   【圖解】:被傘尖貫穿咽喉的櫻木,噴灑的鮮血是難以置信的景象。
 
  即使恆一向其他同學問起鳴的事情,眾人也都以迴避的方式應答。神秘的美少女與異樣的同班同學,整個三班散發著緊繃的情緒。為了挖掘真相,恆一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他先委託醫院的護士,水野小姐探查,詢問醫院是否有一名叫見崎鳴的死者。接著跟蹤鳴的腳步,意圖一解疑惑。
 
  正當恆一逐漸靠近真相時,慘劇卻突然發生。先是女班長櫻木,意外跌下樓梯,被傘尖刺喉死亡;後是護士水野小姐,電梯意外失事致死。這倆人雖是毫無關聯,卻同樣碰上離奇的意外慘案。而恆一也因這兩起事件,成為『不存在之人』。
 
  
   【圖解】:護士小姐水野早苗,死於電梯意外失事。由於死狀悽慘,故採此圖。
 
  在三年三班同學們的眼裡,恆一彷彿變成空氣般,就算他主動找人談話,眾人也不理不睬。這種情形與其說是霸凌,更像一種制度。因為在同學的眼中,恆一隱約能看到一些恐懼。一頭霧水的他,最後在鳴的解說下,明白了一切。原來,這一切的緣由,都與二十六年的事件有關。
 
  在當年的靈異畢業照結束後──三年三班就向『死』靠近了。最初的事件,是發生在見崎(MISAKI)之後,下一屆的三年三班。新一屆的三年三班,每個月都有人死亡,有的是學生本人、有的是學生家人。他們之間的死因,大多與意外脫離不了關係。
 
  
   【圖解】:意圖告訴恆一真相的高林郁夫,死於心臟病發。
 
  這些意外有可能是病死、車禍、兇殺、溺死等,諸如此類的死亡事故。雖然死者間並沒有順序、性別上的共通點,但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死者都與三年三班脫離不了關係。根據鳴的說法,在那一屆的三年三班,開學之初,少了一副課桌椅。也是從那一屆開始,才出現災厄的現象。
 
  也就是說,每到開學之初,三年三班就會出現『多餘之人』。此人乃上一屆的死者化身,因此從四月開始,班上就會進入災厄狀態。恐怖的是,沒有人知道多餘之人是誰,因為學校內的紀錄資料都會被竄改,直到學期結束才會逐漸恢復。
 
  
   【圖解】:受災厄影響的除三年三班的學生外,還包括班導、學生二等以內的親屬。
 
  更恐怖的是,就連人們的記憶,也會因這現象而遭竄改。沒有人記得誰是上一屆的死者,甚至到學期結束後,與死者相處的記憶也會被抹去。為了因應這個現象,『不存在之人』的對策實施了。此對策以消除多出來的人數,來維持住平衡。也就是以表決的方式,將班上其中一名學生設為不存在之人。
 
  在這一學期,整個三年三班的學生,包括老師,皆將這名同學當作空氣存在。雖然這個方法並非一定有效,但有時的確也能抑止災厄發生。所以每屆都三班,皆以此方法來避災。沒想到,本屆的策略卻因恆一和鳴的接觸而被打破。
 
  
   【圖解】:三班班導九保寺,因心理壓力過大,弒母後在全班面前自殺。
 
  眼看災厄開始蔓延,對策組組長赤澤泉美,決定將『不存在之人』的名額增為兩人,看能否停止災厄。可惜的是,在某一日的上午。班導久保寺老師,竟當全班的面前,割喉自殺。此景不但讓眾人驚慌失措,更顯現災厄無法停止的跡象。
 
  之後,在二十六前的三班班導,現任校內圖書室管理員千曳辰治的話語中,恆一與鳴找到一絲線索。十五年前的三年三班,曾在災厄開始之後中止了災厄。雖然不清楚明確原因,但那一年的三班曾去過夜見山神社拜祭。為了這一線生機,副班導三神憐子決定舉辦三天二夜的合宿,故事也漸漸邁向最後終章。
 
  
   【圖解】:災厄一旦開始『幾乎』不可能停止,松永克巳便是那個『幾乎』。
 
  在合宿開始前,恆一從同學優矢的姐姐,望月智香的話語中,得到有關終止災厄的線索。依照智香的說法,在她工作的店裡,曾有一名叫做松永克巳的男人,在酒醉迷糊的情況下,說自己阻止了災厄。恰巧的是,這名喚作松永克巳的男人竟曾與恆一的阿姨,一同讀夜見山北中學的三年三班。
 
  松永克巳與恆一的阿姨,正是這二十五年來,唯一中止災厄的三班。儘管因為災厄的現象,使得阿姨遺忘關於那一年的線索,但恆一仍央求阿姨帶他尋找那名男子。爾後在數名同學的陪伴下,恆一等人暫時離開夜見山,與松永克巳相見。
 
  
   【圖解】:於海邊遊玩時,被快艇輾過的中尾順太。死因是頭部受到撞擊而昏厥。
 
  依照過往的說法,只要離夜見山越遠,災厄的效力就越弱。或許是因如此,恆一等人放鬆身心,將這趟旅程當作休閒之旅。他們在松永克巳工作旁的海灘,肆意享受大海的浪濤與陽光。殊不知,在湛藍美麗的波浪下,死亡依舊如影隨形的跟著他們。
 
  因為現象的效力,松永克巳也遺忘當年合宿的相關訊息。就在眾人著急詢問之時,一陣強風襲來,將沙灘球吹向大海。隨行的同學中尾順太試圖拾取,卻在水中昏迷,並被行經的快艇輾過。受此驚愕的松永克巳,在無意識下說出自己在教室留下的某種線索──某種能終止災厄的線索。
 
  
   【圖解】:關鍵的錄音帶(塵封多年竟沒有壞掉),內藏中止災厄的方法。
 
  為了尋找線索,恆一眾人前往危險的舊校舍。在佈滿塵埃的教室內,他們找到一卷空白錄音帶。裡頭埋藏的,正是十五年前,夏天合宿的真實記錄。在松永克巳的自白中,眾人了解到,去夜見山神社祭拜是一點效果也沒有的。
 
  事實上,當十五年前的三班祭拜完預備下山時,還因災厄而死了兩名學生。一名是被雷劈死,一名是跌落山崖。正當錄音帶要播到關鍵時刻,一件意外讓方法保留到合宿繼續。但誰也沒想到,此錄音帶竟在合宿場地掀起一場血腥風暴。
 
  
   【圖解】:咲谷紀念館前,全班大合照。唯有敕使河原沒入鏡。
 
  來到合宿場地咲谷紀念館後,榊原恆一、見崎鳴、敕使河原直哉、望月優矢,四人聚在一起,一同聆聽錄音帶最後的關鍵。『聽好了,將死者送回死亡,那就是阻止開始了的災厄的方法。』聽完之後,四人商討如何分辨出死者。但因現象的效力,連死者也不知道自己是死者,更何況是其他人。
 
  當年松永克巳之所以成功,也只是歪打正著的意外造成。針對這個難題,鳴私下對恆一表示,她的義眼能看出誰是死者。就在恆一詢問之際,急忙趕來的敕使河原,打斷了對談。對死亡感到恐懼的敕使河原,因懷疑班長風見智彥是死者而失手將他推落陽台。
 
  
   【圖解】:被鮮血染紅的多佳子,手持凶器決心殺死鳴。
 
  敕使河原的行為,不過是個開端。後來聽見錄音帶內容的杉浦多佳子,更在廣播室中播出停止災厄的方法,並怒指鳴就是這一屆的死者。即便多佳子的說法不正確,說詞也有待商榷。可被死亡恐懼壓迫到極限的學生們,已無心去思考這麼多。他們開始瘋狂追殺鳴,只為保護自己的性命。
 
  另一方面,發瘋殺人的咲谷女管理員,也縱火燒毀合宿場地。瞬間,整個咲谷紀念館成了人間煉獄。面對這一連串的死亡,鳴決定親手歸還死者。而追尋鳴的恆一,則撞見不敢置信的真相。最後死者終究回歸死亡,事件也到一段落。
 
  
   【圖解】:被雷鳴與烈焰壟罩的咲谷紀念館,恐怖的是天災還是人禍。
 
  綜觀來看,上述提到的三個時期,儘管呈現的內容有所不同,但所貫連的主軸仍是一致。不管是一開始的見崎鳴期,還是中期的不存在之人期,甚至後頭展現大逃殺的合宿期,其主旨都是都是以解謎為根本。
 
  見崎鳴期所尋找的是鳴的身分;不存在之人期則是找尋終止災厄的方法;至於合宿期乃找出死者為誰。整部作品就宛如洋蔥般,剝完一層的謎團後,是更多的謎團。就算故事到了尾聲,但事件仍是沒有根治。縱然此屆的三班停止災厄,明年的三年三班,仍是有新的多餘之人、新的災厄。這致命的死亡連鎖,將永不停歇。
 
角色
 
榊原恆一(CV:阿部敦)
 
  
   【圖解】:秀氣的恆一,手上的手機也是線索來源。
 
  身為本作主角的榊原恆一,是個文質彬彬的弱氣書生。患有家族遺傳氣胸病症的他,初到夜見山就因氣胸發作而住院。即使身為主角,不過恆一並沒有甚麼特殊的長才。他既沒有優越的體能,也沒有驚人的推理能力,甚至連半點超能力也沒有。
 
  可如同正常人,甚至比正常人更為虛弱的恆一,竟能在這場災厄中存活下來。當然,這其中的原因包含主角威能的強運性質。但不可否認的是,恆一的個性也左右了自己的命運。或者他的姓名,也隱隱約約為他避開死亡的災劫。
 
  
   【圖解】:成為不存在之人後,恆一便與鳴在班上當眾放閃光
 
  興趣是看恐怖小說的恆一,對其驚悚靈異的事物總懷著一定的好奇心。當他與見崎鳴初次相遇時,正常人的反應該是會被鳴異常的舉動給嚇到。但再次遇見鳴時,恆一仍是大膽與她攀談。就算隱約感覺不對勁,可好奇心卻遠遠勝過內心的恐懼,促使他不停跟這神秘的女孩交談,甚至挖掘她的秘密。
 
  對班上的同學們而言,恆一和鳴接觸的行為,無疑觸犯他們的大忌。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早在恆一和鳴接觸前,災厄便以開始了。因此恆一的好奇心,非但不是造成災厄發生的主因,反而成為停止災厄的開端。不過不了解的恆一,一直在內心深處自責自己與鳴接觸,他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就是死者。
 
  
   【圖解】:可惜的是,這只是他的癡心妄想
 
  幸好他的好奇心,讓他接觸事件的核心,並一點一點地靠近真相。正因如此,恆一才看清事實的真相,不至於隨波起舞。這也是為什麼,當其他人瘋狂追殺鳴時,恆一能挺身保護鳴;當遇見死者時,能相信鳴的話語,親手遣返死者。
 
  今天若非他的好奇心,真相可能永遠不會大白。除了個性之外,恆一的姓名也頗為特別。榊原這個姓氏,和1997年神戶一案的犯罪者的姓氏拼音雷同,只是漢字不同。這樣的巧合,也讓他的姓名讓人聯想到死亡。恰巧的是,三年三班也是與死亡相連的產物。
 
  
   【圖解】:恆一留下的眼淚,是最痛苦的掙扎。因為下一秒,他將親手歸還死者。
 
  名字會讓人聯想到死亡的恆一,是否因此在三班成為『虛擬死者』,從而避開了災厄。因為依照千曳老師手上的紀錄顯示,過往的『無之年』和『有之年』,其中途從沒人發現多餘之人是誰。無之年等到學期結束後,死者會自然消失;有之年除非中途有人將死者歸還於死,否則便要等到學期結束。
 
  但除了十五年前,松永克巳的意外,其餘有之年從來沒有發生災厄中途停止之事。而這是否也代表,死者並不會被災厄所殺?儘管這點劇中並未明說,此說法不過是推論,可故事的留白,也為劇情帶來無限遐想。至於存活下來的恆一,將隨著現象而逐漸抹煞掉死者的記憶。他所能做的,只能踏步邁向新的未來。
 
見崎鳴(CV:高森奈津美)
 
  
   【圖解】:陰鬱的眼神與神秘的身分,讓鳴宛如黃泉路上的幽魂。
 
  沉著冷靜的淡然與晦暗不明的氣息,這是見崎鳴給觀眾的第一印象。這名左眼帶著眼罩的少女,從初登場就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就猶如深邃的古潭般,既悠遠又神祕。事實上,在整部作品中,鳴一直關鍵性的存在。不管是在劇情前或後期,她都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
 
  如劇情初期,她是班上的不存在之人;在劇情後期,她也是唯一掌握死者身分的角色。除了這些關鍵要素外,鳴的特質還包括她的性格與能力。厭倦社會連結,孤高一人的她,儼然成為本作最亮眼的存在。
 
  
   【圖解】:鳴的義眼,正是取自身後的人偶。是空洞,又寂寞的存在。
 
  從劇情前期中,觀眾們看不到鳴有一般人被排擠忽略所產生的痛苦壓迫感。相反的,鳴就像是俯視者般,冷靜沉默地注視班上的一舉一動。有趣的是,她雖安於不存在之人的身分,卻也不避諱與恆一交談。當然,這樣的行為也導致後來赤澤泉美的不滿與指責。
 
  同樣的,藉由恆一和鳴的交談,可以知道鳴眼罩底下的義眼,擁有看出死之顏色的能力。這也代表鳴早就知道死者的身分而不願說出。難道鳴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又或者她是為了要報復班上推舉她為不存在之人,故不願說出。其實不然,今天鳴的行為舉止與個性有著極大的關係。
 
  
   【圖解】:異色的眼睛能看見死亡的顏色,越靠近死亡的人,其色彩越強烈。
 
  造就鳴淡然性格的原因,來自於母親霧果。在劇中透露的話語中,可以得知鳴非霧果的親生孩子。身為人偶師的霧果,因親生孩子夭折,而向姐妹認養一名孩子。可是,雖然鳴的出現稍稍安撫霧果的心,但孩子逝去的悲痛仍讓她在工房製造了與鳴極為相似的人偶。
 
  後來得知自己身分的鳴,和霧果之間升起一道無法看見的橫溝。兩人間的對談彷彿陌生人般,禮貌──又生疏。也許,在鳴的心中有一部分想要成為那具人偶,成為霧果真正的小孩。所以她冷漠淡然,因為她的心有一部分是人偶。這樣的個性,也讓她冷靜透徹,彷彿毫無感情。
 
  
   【圖解】:鳴的雙胞胎姊妹藤岡未咲,是她的半身,也是她摯愛之人。
 
  鳴之所以不避諱與恆一交談,是因理解到災厄可能早已開始。不向班上說明是因情況還不明朗,加上自身的身分而不願多做解釋。至於死者的身分,則是因與恆一牽連甚大。再加上初期不知解決的方法而不便明說。實際上,就算知道解決之法,若非親眼看見合宿時的慘劇,又有誰能狠下手。
 
  畢竟,死者完全不知自己的身分,下手時就像在殺無辜的人類。但鳴還是前往了結死者,這其中的原因除了因為她想終止災厄,更重要的是──『她想活下去!!』在事件結束後,鳴的心態也有所轉折。相信在未來,她能展開新的人生觀。
 
啟示與感想
 
  
   【圖解】:圍繞在兩人身邊的謎團,終在共同攜手之下解開。
 
  在觀看『Another』時,情人節彷彿像是在看史蒂芬‧金的恐怖推理小說。劇中濃厚的陰鬱氣息、謎團、死亡,讓這部作品充滿深不可測的濃郁黑暗。縱使開頭有些鬱悶,但隨著劇情的進展,一個個解開的真相,真是讓人欲罷不能,恨不得一口氣將十二集全部看完。
 
  除了劇情的安排富有巧思外,故事在角色的心情起伏也有很大的著墨,如劇中的關鍵女主角見崎鳴,其內心的變化最為顯著。可惜的是,這點動畫略遜漫畫一籌,若想深入觀看鳴心路歷程的巴友,不妨參觀本作漫畫。
 
  
   【圖解】:杉浦多佳子的結局,既恐怖又令人難過。
 
  此外,故事對配角的著墨也不少。特別是在合宿篇時,充分將人性的險惡表達出來。為了存活下去,被恐懼壓斷理智的人們,分不清是非善惡。劇中的班長,風見智彥試圖殺光所有同學來消彌災厄。連劇中勇敢果斷的對策組組長赤澤泉美,也因死亡慘劇而淪陷瘋狂殺戮。
 
  看到這樣的慘狀,不禁讓人思考,究竟恐怖的是災厄還是人心。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在死亡面前猶如斷線風箏,所有的思考與智慧──隨風而逝。今天如果眾人能冷靜下來,待鳴與恆一說明完畢,那或許就不會造成這般重大傷亡。
 
  
   【圖解】:風見智彥的結局,漫畫小說大不同啊
 
  但是,本作真正恐怖的,並非只有災厄所造成的天災人禍、猜忌懷疑。最叫人駭然的,是這永不停止的噩夢循環。擔任二十六年前的三班導師,千曳辰治曾這樣說過:『這不是詛咒,大家都是沒有惡意的,就是那麼發生了。』
 
  造成詛咒的是惡意,可三班的災厄卻是一種宛如颱風、地震的現象。這種如同自然循環的現象,正是災厄為何會不停持續下去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Another這個單字,其翻譯是『又一、再一』。內中的涵義,不正隱喻著周而復始的循環嗎。
 
  
   【圖解】:拼命努力想活下去的赤澤泉美,依舊只能含恨而終。
 
  二十六年前,三年三班師生的一番好意,卻突破生死的界線。他們將死者召還人間,開啟死之大門。生死之事,本就是無法掌控的。三班輕率的舉動,就好比掌握知識的科學家,擅自濫用科技創造生物一樣。故而,因果自招、自食惡果。
 
  總而言之,『Another』是一部以推理為主軸,輔以靈異題材為包裝的懸疑驚悚作品。故事之所以要在最後的收尾,用留白的方式處理,就是要讓觀眾思考其中的深意。讓死者歸還於死亡的解決方法,正是要回歸平衡。不存在之人的策略有時之所以成功,正是因為恰好選中了死者。整部作品最讓人膽寒之處,在於以輕忽大意之心態,忽略死亡之深沉。
 
結語
 
  
   【圖解】:恆一與鳴的邂逅,是死亡的開端,也是死亡的終結。
 
  在進入正題前,情人節要先說聲抱歉。本來這篇心得文,在角色的部分是打算寫多一些人的,且在劇情部分也打算描述的更徹底。但轉思一想,畢竟本作還是推理作品,若全部捏光光,可能就吸引不到新的觀眾了。至於角色寫那麼少人,就請巴友們原諒情人節的懶惰吧。下一篇電影心得預計寫『我的名子叫可汗』,動畫心得則是『甲贺忍法帖』,喜歡的巴友敬請期待。我是黑色情人節,感謝您觀看此文章,下次再見。
 
附錄
 
片頭曲(惡夢傳染)


片尾曲「anamnesis」


或許你還想看?
 
   
7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591 筆精華,07/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