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25

【心得】槍墓GUNGRAVE---忠誠與守護

樓主 懶懶刺客 ro895895
GP66 BP-
                              

-------------------分隔線,內有劇情----------------------------
 
說到黑幫,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九七二年轟動一時的經典電影「教父」,當時這部電影的好評傳遍大街小巷,火紅的程度可想而知,可以堪稱是「黑幫」電影的最佳典範,也開啟黑幫電影的濫觴,裡面的經典橋段至今仍可以在現代的黑幫電影中看到,凡舉「談判」、「威嚴領袖」、「慈父形象」…等等,都是很常見的黑幫電影要素之一,接著也令人聯想到「義大利黑手黨」、「黑色西裝加上紳士帽」、「湯普森衝鋒槍(芝加哥打字機)」的強烈印象,這些事物儼然成了「黑幫」的象徵。
 
當然要聽一下的教父主題曲。

當然,動漫界也受到了「黑幫」題材的感染而衍生出如同近年人氣鼎沸的「家庭教師」(雖然一點也不寫實,更只有少許黑幫的形象在其中…)等等的黑幫題材。
而這篇要介紹的就是對於「黑幫」一題,發揮得非常優秀的「GUNGRAVE」這一部動畫來作一些些淺略的推薦與介紹。
 
「GUNGRAVE」中文譯名可作「統墓」、「槍墓」、「槍塚」等,為二○○三年的作品,原作為「內藤泰宏」,動畫一共分為二十六集,相關的作品有PS2電玩的「GUNGRAVE O.D」台灣翻譯作「槍神O.D」有中文版本,如果有興趣非常推薦遊玩,其餘的細節專板都可以找到(好不負責阿…)
 
「GUNGRAVE」,把槍與墳墓作為連結,在後期開始死而復生的布蘭登也以「GRAVE」來代替自己的名字,象徵意義在明顯不過,槍向來就是一種作為殺傷的武器,不論理由對錯,只要板機一扣,生死都只在一瞬之間,誰也難逃其口,而亡命於槍口之下的人們,也都化為一座又一座冰冷的墓碑,象徵生命旅途的終點,卻是以遭人殺害作為結束,不禁令人唏噓。

以下為劇情:
年少輕狂的慘痛代價
 
故事的開頭由布蘭登希特哈利麥克道威爾兩人在貧民窟當小混混的日子開始,布蘭登是沉默寡言但是內心忠厚老實的人,而布蘭登對於城中的瑪莉亞則有著愛慕之情,在機運之下,布蘭登解救了在街頭遭到騷擾的瑪莉亞,兩人也因此成為了戀人。哈利則是與布蘭登的寡言相反;哈利為人世故,懂得世道的艱險、善於算計與利用他人。當時的兩人與其餘三位同伴們以一間破舊的小店為據點,那時他們對於這種日子並沒有想太多,沒出息也好,只是覺得這就是「自由」。
 
哈利善於發號施令;布蘭登則是善於行使武力,兩人與其同夥漸漸的在貧民窟一帶闖出了一點名堂,但是哈利依舊是希望能尋求出人頭地的機會,只是五人既沒勢力也沒特殊技能,自然是四處碰壁,只能夠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
 
而在一次意外之下,哈利決定教訓貧民窟的地頭老大「迪特」,借著一點頭腦與布蘭登的武力,他們成功的打了迪特一個耳光,讓自己的聲勢更加壯大了。但是這並未給他們帶來更好的機會,反而將兩人推上了命運的分歧點。迪特的兄弟「比爾」是真正的黑幫,也因為哈利等人落了他的面子,所以比爾決定自己出馬來給哈利等人一些教訓,而真正的黑幫必定不會手下留情,比爾仗著槍械把哈利等人逼到了絕地,他們決定要逃出小鎮,不料;他們在準備逃出之際遭到比爾的埋伏,在一連的追逃之中,布蘭登決定到瑪莉亞的家中尋找救助,但是在過程中卻又遭受到比爾的攻擊,除了哈利與布蘭登其餘逃出的同伴一個個都被槍殺了。而瑪莉亞的叔父傑斯塔是一位退隱江湖的黑幫份子,得知布蘭登的情況之後因為不願見到瑪莉亞傷心,於是決定幫助布蘭登與哈利逃亡,豈料;比爾又在此時出現並且殺死了傑斯塔,哈利與布蘭登因為同伴相繼被殺也不禁受到震懾,兩人命在旦夕。


布蘭登與哈利,背後的右邊是狂犬比爾、左側為貝爾沃肯

命運轉折、意外的再生
 
就在兩人以為無力回天,正要以此落魄下場結束年輕人生之時,黑色的轎車帶來了一群黑衣人,這群黑衣人正是傑斯塔在黑幫的好友所帶來的,原先只是要探視他,沒想到卻目睹了這一切,當然這群黑衣人不會坐視不管,仗著人多勢眾以及組織內頭號殺手的圍剿之下,比爾難敵眾人,最後也難逃一死。然而布蘭登與哈利兩人只是呆然的看著這一切,最後這群黑衣人離去,只留下不知如何是好的兩人。
 
大難不死的兩人,在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力與軟弱之時,也決定要一同到外面的世界打天下,離去之前兩人也在墓園幫死去的三位同伴做了簡易的墳墓,並且表示以後大富大貴必定不會忘記,而此時又有危機悄悄逼近了。
 
比爾雖然已死,但是迪特卻也因此更加悲憤,遂到墓園來襲擊兩人,當然此時的哈利與布蘭登可以說是毫無反擊能力,在對方人多勢眾的情況之下,他們又再一次的陷入險境。巧的是,瑪莉亞也來到墓園祭拜叔父傑斯塔,而那天出面幫助兩人的黑衣人又再度出現,原來組織的首領與傑斯塔是舊識,那次的出現便是為了保護瑪莉亞而來,在瑪莉亞的要求之下黑衣人也出面幫助兩人,再一次的化解了危機。
 
哈利也藉由這兩次的經驗發現,只有加入組織才能夠扭轉自己的命運出人頭地,他相信有好友布蘭登的相助必定能夠在組織內闖出名堂,於是便在黑衣人離開之前向他們之中,一名像是幹部的人毛遂自薦,而此人便是往後提攜哈利近生的組織幹部「藍迪」,看到哈利堅定的態度,藍迪也終於承諾讓哈利加入控制全城的黑幫組織--「米雷尼翁(MILLENION)」
 
如願以償的哈利帶著布蘭登一起加入了米雷尼翁,但是兩人卻因為擅長的領域不同而被分配到不同的位子上。兩人一開始只是在組織的最底層打轉,哈利靠著勃勃野心與善於心計在組織當中以驚人的速度算升,也網羅了只屬於自己的人脈兵馬,反觀布蘭登則因為沉默寡言的個性而不討人喜歡,也因此過了好一段時間都在當一個組織高利貸分公司的打手,布蘭登會加入組織一半原因是哈利,而另一半則是為了瑪莉亞,瑪莉亞在那次事件之後就沒再與布蘭登見過面,然而布蘭登確知瑪莉亞目前被組織的首領給收養,正過著與他們截然不同的日子,為了這兩個他所最重視的人,成了布蘭登加入組織的理由。
 
機緣之下,哈利告訴了他瑪莉亞所讀的大學,讓布蘭登有機會去偷偷的見瑪莉亞一面,見到布蘭登的瑪莉亞自然是又驚又喜,但是一方面卻也讓布蘭登受到來自組織內部的警告,布蘭登以為再也無法見到瑪莉亞之時,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受到了組織上層的徵召,前往組織首領豪宅,見到了夢想已久的瑪莉亞,此時也終於見到統領一切的人「父親(BIG DADDY)」。
 
「米雷尼翁」的上層由「父親」為主所組成的「家人(FAMILY)」,在成員有上千人的組織之中僅僅占數百人的高層菁英,統領著整個組織。
 
在這自偶然的會面之下,父親也透露出他無論如何都想要保護瑪莉亞的心願,因此作為瑪莉亞戀人的布蘭登如果要與瑪莉亞見面就直接到宅邸來見她,從此以後布蘭登在工作之餘便會來到父親的宅邸與瑪莉亞見面,當然瑪莉亞對於布蘭登與哈利兩人、甚至是父親的黑幫背景都全然無知,布蘭登與父親也由於瑪莉亞的這層關係而變得熟稔了起來,卻不知道這是往後一切悲劇的導火線。
 


 
左為父親、右為瑪莉亞
 
飛黃騰達的開始
 
哈利也憑藉著自己的手腕與才能,在組織一路攀升,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哈利是先知道了敵對組織準備暗殺父親的計畫,哈利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於是便事先埋伏,準備搶功。結果敵對組織的暗殺計畫變很順利的背哈利給阻止了,不過百密一疏,沒有想到已經有殺手是先混入父親的身邊,準備要暗殺他,此時布蘭登正好衝出來幫父親檔下了子彈並且將對方殺死,經過這次事件之後,果然取得了父親的信任與重用,布蘭登與哈利一同迅速的竄升並且成了家族中最年輕的高層幹部「家族」的一員。
 
幾年之後,哈利運用智慧讓組織的事業有了爆炸性的成長,而布蘭登也成了專職的殺手,作風果斷槍法神準的布蘭登名氣也越來越大,哈利與布蘭登頓時成了組織內的樞紐人物,意氣風發。
 
時光飛快,布蘭登與哈利在也不是以往毫無抵抗能力只能渾渾噩噩的小混混了,如今他們早已遠近馳名,但是樹大招風,新的危險又悄悄靠近了他們。敵對組織「雷電」開發出了一種新技術--「Necrolize」,一種可以讓死者復活,並且參加作戰近乎無敵的一種生化技術,而這種技術的出現,也讓布蘭登和哈利等人陷入危機,面對不死的敵人,所有武器都無效的情況之下,布蘭登也險些死於槍口之下,幸好在萬念俱灰之時,對方的技術因為開發的不完全而失效了,意即是復活是有極限時間的,度過這樣的危機之後,哈利的想法又逐漸改變了,野心日漸俱增的哈利在也不滿於現況,也對組織內部的人大感不快,此時哈利把腦筋動到了「Necrolize」之上,哈利私下的網羅生化科技人才,並且找出了最初的開發者「時綱博士」來協助他,在哈利的脅迫之下時綱博士只好重新啟動這個被他稱為是惡魔科技的計畫,良心倍受煎熬的時綱博士也接到了一封信,一封改變一切的信。
 
背叛的代價
 
從加入至今也度過了十來個年頭,年事已高父親終於也想要退隱江湖,並且召集家族的人們準備要來選出交棒的人,單單以功勞來說,讓組織壯大好幾倍的哈利應該是繼承的不二人選而且組織內呼聲最高的也是哈利了,但是會議結束之後,結果出乎意料之外,接班人並不是哈利,眾人都以為一定是哈利而吃驚之時,只有哈利一個人開始很有風度的慶賀父親選出的接班人,然而他的心裡卻對這結果感到不滿,一切變革開始在轉動了。
 
此時的哈利對於父親更重視布蘭登這點產生了嫉妒與猜忌,即便布蘭登對於哈利依舊是忠心耿耿,並且對於權力物質都毫無慾望,仍然掩飾不了哈利內心的想法,而布蘭登早就察覺到了這一點。某日,兩人在閒暇之餘一同外出,正巧經過了以往認識的孤兒院,兩人便開始暢談往事,但是提到了要幫以往被殺的同伴建立墓碑,哈利卻已經忘記了這回事,布蘭登難掩失落之情,但是兩人依舊是回去當初發生一切的墓園,在短暫的停留之後他們便回到了米雷尼翁的總部。
 
哈利的改變讓布蘭登難以接受,兩人在上升電梯內一句話也沒說,此時,打破這片難耐寂靜的是哈利,「布蘭登,我們自己當老大吧,把父親幹掉,如此一來瑪莉亞會變成你的。」哈利緩緩的說出這句布蘭登最不願聽見的話,布蘭登爆怒的打了哈利,隨即抽出隨身攜帶的黑槍對準了他,然而在一陣沉默之後,布蘭登終究是沒有下手,只是難過得說不出話來,手中的槍也無力的掉落在地上,布蘭登回過頭來,哈利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
 
哈利毫不留情的對布蘭登開槍,布蘭登到最後一刻都還難以相信眼前這個面容扭曲的男人曾經是願意跟他出生入死的摯友…
 


 
名場面之一:此時緩緩上升的電梯中,哈利與布蘭登背對著背,一人站在陰影中、一人則站在陽光之下,黑白分明的光影下隱喻著兩人的理念早已背道而馳。

扭曲的真實
 
布蘭登的死震驚組織內部的所有的人,布蘭登背叛組織的莫須有罪名當然是被哈利給硬扣上的,儘管大家都不敢置信,但也沒人敢違抗已經實質掌控整個組織的哈利了。而「Necrolize」的研發也到達了巔峰,哈利借由這項技術在城裡恣意妄為,甚至是把改造過後的士兵當作武器商品賣給偏遠的戰亂國家來大發戰爭財,也因為如此他被冠上了「血腥哈利」的稱號。
 
哈利也以強硬的手法逼迫組織的元老退位,並且親手殺死父親,終於讓自己坐上了首領的位置,此時已經是完全由哈利來掌控天下的時代了。
 
但是哈利並不知道布蘭登生前委託研發「Necrolize」的時綱博士,要博士如果得知自己的死訊之後便對布蘭登進行特別改造,意即將布蘭登的屍身「Necrolize」化,好讓自己在哈利走上歧途之時能夠繼續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飛越墳墓(Beyond The Grave)

距離布蘭登與父親的死亡早已又經過了幾十年,所有人逐漸淡忘這兩個人物,就連哈利也慢慢的忘記這段過往時,卻又在某天聽到了瑪莉亞的名字,也得知了瑪莉亞有個女兒、也就是父親的遺孀「美佳(MIKA)」,哈利隨即下達了追殺令,要滅殺當年跟父親有所關係的人物。
 
此時的瑪莉亞和美佳早就在當時父親死亡之後就隨著管家時綱過著隱居鄉間的愜意生活,美佳也已經是十六歲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但是遭逢哈利的殺手突襲也讓瑪莉亞措手不及,只能讓美佳帶著特別的手提箱倉皇逃跑,然而在管家時綱的掩護和引導之下,美佳順利的找到了管家時綱的弟弟,也就是幫布蘭登進行改造的時綱博士。
 
原來那只手提箱是布蘭登私下只為了進行「Necrolize」化後所打造的祕密武器, 也是喚醒布蘭登的重要關鍵之一,只有父親的後人才能夠擁有。由死亡中甦醒的布蘭登,扛起巨大棺桶、手持巨型雙槍,再一次為了保護與信念而戰。
 

 
再一次復活的布蘭登,如今又要貫徹他的理念而戰…
 
大綱後記
 
時間點由第一話直接切入布蘭登死後,哈利追殺「BIG DADY」的遺孀「淺蔥美佳」作為開始,清楚告訴觀眾兩人友情將會決裂的未來,由第二話開始才以線性敘事的手法將兩人的故事娓娓道來,借由這種方式來增加觀眾對於故事的期待性,掩飾前半部風格較為寫實且沉鬱的部分,後半部則一舉打破寫實風格,直接進入第一集的科幻風格,布蘭登借由科技再一次的從死亡當中復活過來,只為了保護他「生前」所重視的一切,由這股強烈的執念將整部動畫最想強調的主題「守護」給強烈的突顯出來。
 
這部動畫有著強烈的寫實以及科幻風格參雜其中,照理說應該是可以引起一股熱潮的熱門風格,但是不知為何,許多人可以說是聽都沒聽過,我想稱這部作品為「冷門中的冷門」也不誇張才是,但是這依舊不能掩蓋這部作品優秀又細膩的事實,實際上這部動畫對於人物之間的心裡描寫十分的全面,同時也讓人感受到倍感壓抑的心理特質與畫面元素,如果只想要輕鬆的看可能會感到不適,最好是給想要從中找尋一些事物或者意義的觀眾來看,肯定會讓你有所收穫並且得到感動。
 
開頭也提到了「教父」這部電影帶來的影響,當然這部動畫跟電影看起來確實是大有關係,不論是動畫中,雖然是虛構出來的地理場景,卻有著形似「教父」當中,充滿意式風情的西西里建築或是那日光明媚的氣候的存在。尤其這又是一部描寫「黑幫」的動畫,真的是想要令人對「GUNGRAVE」與「教父」之間要毫無聯想也有些難度,在人物的描寫上也擺脫不了那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感情,充滿南國風情的地方在色彩上卻又有著說不出的沉重之感,訴說著進入黑幫之後,注定是一條不歸路的悲哀。
 

布蘭登肩負起一切的背影,看來巨大卻又孤獨…
角色的心理解析
 
角色的心理解析這裡,我只用兩個男主角來分析對他們來說各項事物的代表意涵,以及他們在劇中的內心衝突,基本上故事的構成是一個雙向的關係,故事都環繞在哈利與布蘭登兩位主角上面,當然之中也會提到其他人物給予他們的意義與精神所在。
 
悲劇的英雄--布蘭登‧希特
 

 

作為本作的主角,沉默寡言又孤僻的布蘭登似乎不是一個討喜的角色,但是隨著劇情的推進,布蘭登的角色性格也會逐漸的被觀眾所接受,正如動畫中布蘭登還在組織底層時,一名組頭對他說:「不喜歡說話的傢伙,通常心裡的感情比常人豐富。」
如果用佛洛伊德的心理學來說,布蘭登的超我強烈的壓抑了本我以及自我,也就是為何布蘭登從不追求自己的幸福,只是一心一意的為他人奮鬥與著想但也因為如此,他成了一個壓抑的角色,也因為這份壓抑的心理而不禁讓觀眾對於角色有著同情與理解。
布蘭登的內心層面確實比表面上看到的還要複雜許多,卻也非常單純,處在正邪之間黑白交會的灰色地帶,布蘭登心中也難免會有所疑惑,但是卻不曾表露出來,因為他只是全然的「相信」著哈利也相信著哈利所跟隨的組織,他相信哈利會使一切都變得更加美好,因此而奮鬥著。
 
【哈利】



 
對於布蘭登來說,影響最大的人物百分之百就是哈利了。對哈利那份真摯的友情至始至終從未變過的布蘭登,即便是最後哈利殺死了自己也選擇相信哈利到最後一刻,甚至是希望他能夠不要走上歧途,也由於布蘭登對於哈利的反叛早有查覺,所以趕在父親對哈利有所懷疑之前以自己作為擔保,全然的相信哈利。
 
布蘭登復活以後也從未想過要取哈利的性命,只是想要保護作為父親以及自己愛人瑪莉亞遺孀的美佳,更在危急之時保護了哈利,最後哈利也終於了解到布蘭登只為保護心意而敞開封閉已久的心房,動畫結尾的每一個畫面與每一句話,都表達著兩人出自內心最真誠心聲,兩人在充滿回憶的貧民窟小店中飲酒對談,將以往沒能夠表達出來的心聲都說了出來,最後一同命喪於一切的出發點,也回到了最初純潔無瑕的友誼,展現了包容力量的可貴。
 
【瑪莉亞】
 
 


瑪莉亞的存在就如同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布蘭登從未對瑪莉亞有任何的形似戀人的舉動,平時的相處更是僅如普通好友一般的交談。一開始布蘭登對於瑪莉亞的情感比較開放,甚至是敢於討瑪莉亞的歡心,但是隨著哈利加入組織,想法逐漸成熟的布蘭登也漸漸的意識到自己對於瑪莉亞來說並不是一個適合她的人,對於布蘭登來說,只要能夠見到瑪莉亞、能夠聽她說話、能夠保護著她,那便讓布蘭登心滿意足了。直到布蘭登與哈利在組織的地位越是高,布蘭登更是有意無意的疏遠瑪莉亞,布蘭登總是隱藏起那份對於瑪莉亞熱烈愛慕的心,也因此他表達愛的行為是笨拙的,僅默默守護而不追求瑪莉亞的芳心,因為他笨拙的示愛方式讓瑪莉亞內心痛苦萬分。
 
然而即使是讓父親要求布蘭登給予瑪莉亞幸福,布蘭登卻也拒絕了父親的好意,哈利說出要他得到瑪莉亞的這句話也激怒了布蘭登,因為布蘭登清楚的明白瑪莉亞不該與他這種人在一起、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男人,怎麼能夠配得上在他心中有著神聖地位的瑪莉亞呢?更遑論是要給她幸福!而對布蘭登而言這是個難以達成的願望,即使他知道瑪莉亞內心痛苦,自己也只能把這份苦水往肚子裡吞,將瑪莉亞拱手讓給更有能力帶給瑪莉亞幸福的父親,布蘭登了解自己的存在價值就是為了守護瑪莉亞的幸福、守護這一切。
 
【父親】
 


 
 
要說父親的形象沒有參考自教父的艾爾帕西諾我還不相信…
 
自幼在孤兒院成長的布蘭登從未體驗過擁有雙親的滋味,而父親的存在讓他第一次嘗到有著一個年長於他的人正教導著他、真正關心著他,似乎也因為如此布蘭登更是懂得珍惜這份可貴的感情,父親對於布蘭登的心境轉折上也佔了相當重的一部分。隱隱約約的父親以往的形象也因為父親本人對於布蘭登的特別關懷,所以讓布蘭登經常被人說是與父親非常相似的這一點,也讓布蘭登格外的自豪,雖然兩人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強烈的羈絆早已超越血緣層面,讓布蘭登至始至終都對父親忠心耿耿。
 
而父親也了解到布蘭登的過去,逐漸的對他包容而且視如己出,更發覺這名年輕人竟與自己過去的樣子有幾分相似,存脆都只為了保護自己所看重的一切事物而已,也因為這份相似讓父親知道布蘭登的內心是有多麼的壓抑,對於鐘愛之人的表達方式有多麼的笨拙,這些他都看在眼裡,父親的心裡更是希望布蘭登能夠不要重複自己年輕時的遺憾,好好的掌握住自己的幸福。
 
可惜的是布蘭登如鐵一般的決意讓父親無可奈何,事情終究是朝著他最不願見到的方向發展,布蘭登死亡過後對於這一切仍然有所牽掛,請時綱博士進行改造並且委託父親遺物之時,父親發自內心的自白更是讓觀眾不禁落淚…
 
「為何要做到這種程度……如今就睡吧…吾兒呀…吾兒!!!」
 
用父親的角色也就是所謂的「導師」角色,這種角色通常代表著主角的超我,在劇情之中通常戲份不多,但是對於主角絕對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父親的形象就如同「教父」裡面,影帝馬龍白蘭度所飾演的老教父--「維多柯里昂」,設定簡直是一模一樣,父親也把自己對於家族同伴的看重轉移到布蘭登身上,使得原本就重視這點的布蘭登有了更多的體認,讓布蘭登的意念更加堅定,也為布蘭登的角色動機增添了一筆強大的說服力。
 
【美佳】

 
痛失所有依靠的美佳,才是所有因果的苦主也不一定…
 
美佳作為父親與瑪莉亞的遺孀給布蘭登的意義就如同修補過去對兩人的痛苦關係,美佳在布蘭登覺醒過後的救贖旅程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她取代了過去布蘭登所鍾愛的人,進而成為不得不保護的對象,但是美佳純真又善良的心靈也漸漸的成為布蘭登心中唯一的救贖,自己若是能夠把哈利導向正途又能給予美佳應有的幸福,如此一來便能讓在天之靈的瑪莉亞與父親安心吧。即便是自己死亡之後仍然全心全意的為了「守護」而奮戰,得知一切的美佳也曾想放棄報仇,但是那終究是布蘭登的宿命…
 


最後美佳也目睹了布蘭登與哈利的最後一程,如今,布蘭登已經回到了他愛的人們身邊…
 
【死亡與救贖】
 

 
 
布蘭登的死亡既是終點也是起點,一、是布蘭登對於自身所鑄成的罪孽做結尾,二、是對於自身罪孽的救贖。劇情後半段可以說是哈利與布蘭登真正的心靈救贖之旅,兩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來承擔後果,這也是布蘭登最牽掛的一件事情之一,哈利早已走上了歧途,這已經不是他們所追尋的「自由」了,當其友步上歧路之時,必然是自己再次復甦之時。
 
【兒時記憶的白布】
 

 
 
在後半段的劇情,事隔多年而觸景生情的畫面三不五時的就會出現,雖然沒有特別的去計算,不過我認為白布對兩人有著最不同的隱喻,對布蘭登而言「過往」就是布蘭登所重視的一切,這也說明了為何布蘭登從不會忘記自己的初衷,兒時記憶當中飛去的白布是與哈利最初的記憶,這記憶一直停留在兩人的腦中,也對兩人所認知的「自由」有著極為不同的解釋,布蘭登總是想起這畫面,但是他所追逐的並不是白布,只是隨著哈利去跑,他本身追求的就只是「人」,因此代表了布蘭登對於「人」的重視與鍾情,而這段記憶本身就代表著布蘭登是個念舊的人。
 
自由與墮落—哈利麥克道威爾
 
 

 

哈利在這部戲裡頭有著不下於主角的重要地位,他本身也是這部戲的要點,更是一個亮點!相較於布蘭登的英雄形象,哈利的有血有肉其實更能夠受到觀眾的同情與肯定,為何這麼說?回想起哈利所做的種種一切,都是基於「人性」的立場也不為過,哈利的內心曲折才是這部戲最成功的地方,哈利不是一個英雄,他是個墮落的凡人,他的內心不如布蘭登如此的堅強與堅定,哈利隨時都被自己的內心情感給左右著,在「人」的立場來看哈利便會覺得哈利其實只是一個凡人,一樣有著我們所有的七情六慾,也因為這一層形象才讓觀眾對哈利又愛又恨。
 
「自由的給予,自由的奪去,這才是我希望的自由!!」哈利內心其實總有一塊陰影是他所不能除去的,哈利的本我意識強烈,自然是希望所以的事物都能夠按照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喜好去做,當然現實的世界曾經給了他一記當頭棒喝,哈利在挫敗之後總是能夠馬上反省自己,並且積極的做改進,這一點便是哈利的優點之一,但是他野心家的性格馬上就會不滿於現狀,積極向上的動力也是他踏上毀滅的第一步。
 
追求自由究竟有何錯?哈利的角色就如同普通人一般,他看似精明能幹的外表之下也渴望著被愛與歸宿,他也不斷的犯錯、不斷的學習,但是令人心痛的是他最終還是沒能從布蘭登的友情或者是雪莉(哈利的妻子)的愛情裡找到那補足他心中缺角的素材,導致他成了與他最初理想相去甚遠的惡人。
 
【布蘭登】
 
 

 

布蘭登是哈利最好的朋友,當然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但是哈利也對於布蘭登有著滿滿的不諒解,導致最終與布蘭登決裂、發生了他自己也最不願見到的情況。哈利內心其實也相信著布蘭登,但是最終布蘭登給他的回答卻令他失望,哈利其實是個內心寂寞的人,他同時貪心著所有人的愛,但是那自尊心卻也容不下別人同情他,他只好以讓布蘭登用二選一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在布蘭登心中的價值,而布蘭登根本不可能從父親與哈利中選取任何一人,哈利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選擇親手埋葬好友,「我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
 
當哈利以為布蘭登死後,把組織當中阻擾他的一切都排除掉之後就可以滿足自己心中所想要的那塊缺角之時,卻又無法忘卻弒友罪惡感,殺死布蘭登的事實如同鬼魂般纏繞著他,讓他深受其苦,也就是為何父親一提到布蘭登,哈利就如發了狂似的將父親殺死,他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但是卻又要硬是把過錯推給別人,想藉此以獲得內心的平靜。
 
【雪莉】
 

 
 
直屬於父親的殺手貝爾沃肯是唯一一位在哈利掌權之後還穩坐在大老位置的舊時代成員,而其女雪莉則是哈利的妻子,也是哈利唯一的心靈避風港,雪莉的存在是哈利人性最後的壁壘也說不定,由於她的存在讓哈利在痛失摯友後能夠不至於瘋狂,看得出來哈利對雪莉用情之深是相當有說服力的,布蘭登死後哈利其實早已沒有可以值得傾訴、分享心靈的人物存在,此時雪莉便是哈利的無助與罪惡感的唯一出口,雪莉的存在對於哈利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在哈利的角色刻畫上面有著讓哈利更像一個凡人的魅力。
 
【父親】
 
對哈利而言父親的存在是一種阻礙,哈利認為父親的存在奪走了布蘭登對他的忠誠,殊不知這其實是他內心對於布蘭登一種忌妒。論能力與手腕哈利的確比父親高明許多,但是哈利卻沒有與父親同樣對於家族的保護之情,哈利是個自我主義者,他只信任少數的人,強烈的佔有慾扭曲了哈利的內心,而父親就是在那利慾薰心之下的犧牲者,父親在布蘭登死後曾經想要殺死哈利,而哈利卻沒有打算要殺死父親,哈利深知才剛上位就殺死前任首領的手法太過激烈會招來憤怒,可是當父親說出是哈利害死布蘭登的時候,哈利的罪惡感又湧上心頭,以至於在盛怒之下失手殺死了父親。
 
【自我救贖】


狹小的電梯代表著著哈利的內心,然而在這之外的藍天是如此的廣闊與自由…
 
俗話說得好:「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在動畫的尾聲,哈利也難逃被組織背叛且追殺的下場,此時的哈利早已老態龍鍾,不再有以往的的年輕氣盛,然而殺死布蘭登的罪惡感也常年在他的心頭作祟,正當他以為他忘記這件過往的時候,布蘭登又復活再一次的出現在他面前,但是布蘭登不是為了報仇而來,他是為了保護自己而來,這點讓哈利在最後終於承認自己的過錯,並且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懊悔與心痛,而死亡也同樣的成為他最後的救贖,但是這一路上還有他的老友陪著他…原來,我們都錯了。
 
【兒時記憶中的白布】
 
 

 

對於布蘭登而言,白布是他與哈利的初次邂逅,也是這一切的起源,是布蘭登久久不能忘懷的事情之一,然而哈利對於白布的記憶卻與布蘭登的理念大不相同,飛去的白布條對哈利而言是他第一次對於自由也可以解釋成慾望的追求,哈利一直都在追求自由,然而他卻不知不覺得把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只是一直往前追逐那他怎麼樣也勾不到的白布條,對他而言,只有一直前進而不回首過去才是這白布條給他的生存意義。
 
 
在此總算把我要說的都大概給打了出來,一萬多字的文章有點過長,但是省略掉劇情卻又很難把解析清楚的解釋,於是才乾脆一次把他都打出來也讓各位可以比較理解這些劇情與橋段,在此感謝您的收看,也希望看完之後可以有所回應並且參予討論,這樣一來對我就是最大的支持了,感激不盡!!也麻煩幫我抓錯字


 
OP

ED
  
66
-
LV. 34
GP 488
2 樓 阿綠 cingguy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動畫是沒看過,不過遊戲有玩~

先說,遊戲和漫畫並不是連接的,而是共用一些設定

以下是遊戲裡覺得蠻嚇人的東西

在遊戲的設定中,布蘭登的身體是屍體,也就是說他死了

不過腦子倒是取了出來還能運作,而腦子放的地方就是那具槍棺~

所以是槍棺在控制那副身體~

===========
不知道上面的設定是真是假~

而之後有入手海洋堂出的模型,而槍棺打開還真的有一顆腦子

嗯??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589 筆精華,02/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