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7

【心得】神山健治的《東之伊甸》

樓主 灰灰大魔王 DUST1987
GP61 BP-
這篇分析評論是我用全力寫的,原文發表在這裡(原文有多掛百餘張的幻燈片跟音樂,這裡好像不支援所以就拿掉了):http://animevt.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html

看過東之伊甸的人都來聊聊吧。
 
—————
介紹,與寫在前面

《東之伊甸(東のエデン)》是在2009年4月開始連載的動畫,TV版只有短短的11話,而在2009年下半年推出《東之伊甸劇場版I:The King of Eden》,並在2010年上半年推出《東之伊甸劇場版II:Paradise Lost》,即告完結。劇情是連貫的,也就是劇場版是接續TV版的劇情。據說TV版與劇場版是「一起做的」,動畫企劃從一開始就打算弄劇場版,看來他們很重視這部作品。

這部動畫我完整地看過四輪(推廣的緣故),而第四輪正是為了寫這篇分析評論,從第四輪開始看起算,我大概花了超過20個小時(接力了三天)的時間來準備寫這篇文章,這還不包含寫文章本身的時間在內,我還是第一次花這麼多精力來作評論,對我來說也算是個很特別的經驗。


之所以花這麼多時間,起因於我很愛這部作品,加上作品有很多細節需要觀察與思考,所以觀看的過程會將每句話都仔細理解,想辦法徹底弄懂表達的意思,並同時寫文字記錄(這份紀錄有7000字)。我對畫面的掌握也更加細心,前後總共截了130多張圖,我會丟幾張在文章內,剩下的就掛在下方的幻燈片裡播放(看過動畫的人也可以看那些圖片複習一下),每一張圖我都會另外附上註解(這是我寫完這篇文章後的工作)。

《東之伊甸》是神山健治的原創動畫,同時身兼原作、腳本、監督,這年頭動畫公司的原創動畫作品總是很出色,《東之伊甸》更在這裡頭強得沒話說。神山健治是誰?只需要三件事就能弄懂他:押井守的徒弟、導過《攻殼機動隊》、參與過《魔女宅急便》與《阿基拉》的製作。

若是第一次看到作品人物的樣子,可能會注意到《東之伊甸》的畫風很像《蜂蜜幸運草》,尤其男主角看起來根本就是《蜂蜜幸運草》裡的森田嘛!沒錯,角色原案正是畫《蜂蜜幸運草》的羽海野千花所設計,她跟神山是好朋友。神山健治預期的是將《東之伊甸》弄成女性能接受的作品,並且又不失故事的嚴肅性。


就電影分類來說,《東之伊甸》比較像懸疑片,不過NT10把它理解為科幻片。故事主要發生在2011年,算是非常近的近未來,關於科技面的世界觀架構上也幾乎跟我們熟知的世界一致,唯一的差別就是東之伊甸與JUZI系統我們可能真得造不出來。我是覺得,那種比較多賣弄未來科技的作品比較能稱為科幻片囉。

用簡短地方式介紹這部作品,我想大概是這樣:這部作品的題材是很嚴肅的,它談論的是關於國家發展與職場上世代間的價值衝突,以及附帶的政治體系問題,也更直接地談論了「家裡蹲(NEET)」這個群體在社會上的意義。故事中被選任的12位救世主,採自由競爭的方式來拯救國家,只有第一位成功者能活下來。不過《東之伊甸》卻沒有很強烈的肅殺氣氛,倒是因為人物設計的關係,讓劇情比較能彈性發展,多少都有穿插些有趣、溫馨的情節在,背景音樂的緩和效果也相當好。

然後,以下就是高劇透的分析評論啦,如果你對這部作品有興趣、打算找來看,那這篇文章就看到此為止吧,懸疑片之所以能好看就是不能事先知道結果或劇情發展,如果你已經看完《東之伊甸》,或者以後看完後,再接著繼續往下看吧。

神山健治與製作團隊觀點
神山在這部作品置入了頗豐富的個人思想,也因為製作《東之伊甸》的關係,讓他對年輕世代的想法產生變化。神山提到,原本構想的《東之伊甸》,是打算以一個社會世代的中堅分子角色(神山40多歲),來批判老一輩世代的想法,並且同時給年輕世代那些老愛抱怨、光說不練的傢伙一個嚴正的指責。不過藉由調查過程,神山漸漸了解年輕世代的真實困境,因此轉而讓《東之伊甸》變成帶有點鼓勵性質,除了對自己世代的自我反省,也期許年輕人不要放棄希望。

這可能就是NT10覺得《東之伊甸》過於美化了現實的原因;不過我倒覺得神山的刻劃挺恰當的,《東之伊甸》對家裡蹲的描述並沒有明顯誇張的成份在,充其量就是「東之伊甸」社團的這些人好像挺厲害的,但兩萬名家裡蹲在故事裡並沒有平起平坐,發揮集體的創意來解決導彈的情節,只要其中有幾個軍事迷應該都能輕易辦到。

家裡蹲的形成並不直接跟「無能」有關,真實社會上,心理學與社會工作者不會輕易把家裡蹲做這種連結(人際能力都還有比較高的相關性,不過這也算不上是主因)。我相信這些傢伙裡,創意能力與智識表現優秀的比例,並不會輸給其他人,這點NT10可能是誤解的。(再舉個例子,TED有個關於網路遊戲的話題談到,一個能讓人廢寢忘食的事情,是人類進步的契機。我想家裡蹲多少會伴隨著這個性質,他們沒辦法長時間在家又同時不沉迷於任何東西。)

911事件深刻地影響了神山,他提到911讓日本與他都感覺到一種強烈的變化感,這件事讓我很意外,因為就台灣來說,911看起來對我們無關痛癢。不過日本的話題流行力道似乎蠻強的(以前看過的一本關於日本文化的研究書),一個觀點很容易被渲染開來變成社會話題,也許日本對911的反應就是起因於此。神山健治說,911以前的日本完全追隨著美國的腳步在走,911事件大大打擊了社會對美國的想像與信心,神山描述的口吻不像是指政府態度,而是指整體社會大眾的反應,是普遍日本人的想法。

這看起來成了神山對《東之伊甸》的社會動態描述基準,加上他對戰後時代至今世代間的深刻體會,感覺得出來《東之伊甸》正是在刻劃他所認識的真實日本,「如果日本發生了這些事,大概就會怎樣怎樣。」雖然神山沒明說,不過我猜應該是這樣。

男女主角的年紀設定(1989年出身),神山宣稱那是他可以了解與溝通的最年輕的年輕人了,再更年輕的世代,神山說:「他們大概完全無法把我(這個世代)的話聽進耳裡。」所以神山碰巧地選了跟我(1987)差不多的世代來作為年輕人的代表,雖說日本、台灣文化不同,但想法的大方向上看起來是一樣的。

一方面,中年階級感覺也差不多,這大概是資本主義經濟崛起同期性必然的樣子也說不定。正如故事末提的,中階世代以為自己完成了國家使命(經濟起飛),所以就唱秋起來看不起年輕人。神山:「我們這一代的人仍然覺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世界是為了我們而存在。這並不是自誇,而是我們真得覺得經濟是圍繞著我們在運轉的。」


《東之伊甸》的背景既寫實又很漂亮,深度與細節都有兼顧,採用的是普普風的上色方法,上圖中的牆壁跟地板就能很明顯看出漸層色塊疊畫出來的樣子,會用普普風畫法畫背景的動畫看起來並不多,至少我沒什麼印象。

TV版的ED很特別,它是由剪紙的畫面構成動畫,那可不是用CG做的,而是扎實地用「逐格拍攝」、剪紙的方式弄出來的,他們總共花了5天,每天高達16小時在弄才做出來的,感覺超級累。順代一提,《東之伊甸》ED後都沒有放預告,也許這是懸疑片的考量?大概吧。

開場解析

動畫一開始,女主角小咲就以旁白的方式將TV版的結局說了出來:「他別無選擇地成為『王子』。至少,發現我們所希望的未來,必須有人成為被稱為『王子』的活祭才能實現;所以,在這個沒有『王』的世界上,他儘管不情願,還是成為了『王子』。」

「王子」這個詞似乎剛好在日本年輕人之間很流行,神山健治用上了這個概念,除了描述王的地位,也表達出他對日本社會談的「王子」的看法:「王子有一些特點,但當王子失去了些什麼,眾人馬上就會置之不理,社會就是這麼殘酷。」這是神山在談論作品時有稍微提到的,對神山來說,王子的確是一個社會的「活祭品」。

故事一開始發生在美國華盛頓的白宮前方,女主角小咲竟然想對白宮的池子丟錢許願也太天才;男主角瀧澤朗(這不是真名,物部在直升機上有提過這件事)拿著槍與手機,並且全身脫光光三點全露地站在白宮前,對著白宮舉槍,接著拿起手機接聽自主洗腦。然後男主角幫被警察圍住的女主角解圍,成了他們第一次相遇。


瀧澤朗失憶前的那段行為(全裸、對著白宮舉槍然後消除記憶)我揣摩了很久,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白宮旁的警察(兩位警察跟一輛警車)看起來也不自然,根據後面小咲重返白宮的畫面來看,白宮旁平常似乎是不會有警察的。那麼,我試著推論,警察可能是瀧澤朗自己報案叫來的,然後這也能推測為什麼瀧澤朗需要光著身子與拿槍:要嘛是想自己被抓,要嘛是想逼自己進入絕境。

瀧澤朗選擇在對白宮舉槍時洗腦,很明顯有上面所說的意味在,而根據他又自己留下一個唯一的線索「家的位置」,大概也就能推測他想的是「把自己逼入絕境」,而非被抓。手機資料通通都洗掉,主角打算讓全新的自己挑戰世界,過去那件讓主角絕望進而促成他洗腦的關鍵事件,並沒有讓主角徹底投降。

我本來沒有很把握那個洗腦的時機是主角自己訂的,搞不好是被JUZI或Mr.OUTSIDE陷害也說不定,不過一旁在車上偷看的物部與JUZI的對話,顯現出他們知道主角即將「洗腦」,以及瀧澤朗跟JUZI第一次聯繫的對話,JUZI說:「還以為你會就這樣淡出呢,你沒事真是太好了。」看得出來,洗腦的計劃應該是完全在主角的掌握中(根據之後出現的手機記錄,洗腦申請是在凌晨兩點,而洗腦時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洗腦申請的2011/02/12,一直到前一年的租用大型集裝箱船兩艘於2010/12/13,這兩個時點間的履歷動畫刻意略過不提)。

而為什麼主角會想「把自己逼入絕境」?直接在家中執行洗腦程序就好啦,不是嗎?我覺得有兩個方向可以理解:第一,他是瘋狂的,他很可能絕望到對新的自己非常嚴苛,不希望自己太輕鬆,如果新的自己有辦法逃脫困境,那就能期待新的自己的接下來的表現。第二,讓一無所知的新的自己面臨困境,新的自己就會覺得有陰謀纏身,他會比較積極地了解自己的狀況,迅速進入遊戲環節。

主角回到自己的家,那個家可以確定的確有住過一段時間,因為鄰居認得出來主角的樣子與他的房間號碼。房間桌上有改造槍械的工具,衣櫃裡有大量的子彈跟槍枝,以及一堆偽造的日本護照、一大串鑰匙、全裸男人們的照片,可能的推測:要嘛主角之前真得搞了短期的恐怖分子,要嘛他故意把自己的房間弄成那樣。


故事後來並沒有讓這些槍械出現什麼用途,甚至主角根本就輕易扔了。這些槍械、護照的意義,挺多就是讓主角覺得「自己可能是恐怖分子」。瀧澤朗的確在故事中多次用恐怖分子的形象來行動,我猜這可能就是舊的自己覺得往恐怖分子這種「高威脅性、大變革」的方向去走(即便並不是走向真正的恐怖分子),比較能突破困境,所以那些房間內的東西,是故意安排的。

開場的這些「讓人好奇」的劇情元素:失憶、槍械、監視者、主角的代號(No.9,描述了組織性)、聰明的判斷(跑去警局報遺失來拿機票、面對警察盤問的應對方式)、路邊莫名其妙脫褲子借主角的興奮大叔等等,很迅速構成了懸疑片該有的脈絡,再加上男女主角於機場看到的導彈轟炸日本東京的新聞,更將故事拉抬到國家戰爭這種層級。

故事開場就這樣深深吸引了我,光是全裸這點,應該就是大部分觀賞者為之驚愕的部分。該補充一點的是,我對開場的理解來自我的推論,我沒聽關於No.7的那段DramaCD,搞不好那段故事有補完也說不定。以及有時候很殘酷的,搞不好這些故事只是剛好形成那樣,作者並沒有想這麼多呢(笑)。自行腦補也算是一種樂趣囉。

SELECAO們的戰略與競爭


Mr.OUTSIDE這位遊戲主辦人,藉由自行碰運氣地挑選了屬意的十二位SELECAO(正確地說是十一位,因為他自己也在其中),每個人給予一百億日圓(儲在專用的手機裡),錢可以用在任何型式的卡片消費,以及透過手機聯絡JUZI接待員提出任何要求,並依其要求實際所需的費用來扣款,除了那些邏輯上不可能或科技辦不到的事情,通通都能由JUZI辦到(不過如果人或事發生在國外也會削弱其達成效果)。

有些人誤解了這個一百億貨幣的意義,根據Mr.OUTSIDE的規則描述,這一百億雖然不能直接折成現金,但它是與日圓等值的。有些人覺得要求首相說某些話根本不可能只需要花那點錢(花了60日圓讓首相說句「嘎哼」,意外地讓民意上升了10%),這必須了解的是,JUZI之所以無所不能,是因為它處於一個國家權力核心的地位,有些關於政府運作的事務當然會比較容易辦到,要首相說句話,只要透過人脈關係,找一個首相會聽從的人員作轉達即可,JUZI執行這件事不需要花費多大的金額,是可以理解的。若改成要其他人做一樣的事,所需費用也不會相同,因為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有些人可能要金錢賄絡,有些人可能要透過線民,無法一概而論。

十二位SELECAO(它的發音是「誰樂鬆」,噗)的行動都不一樣,他們各懷鬼胎做想做的事(不管是為了私慾或是為了晉級),因為故事有些東西並不好理解,尤其是這種「真人電影式」的描述方法,我們只能看到角色的對話、行為,但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大部分的動漫作品都會直接把內心話唸出來),有些情節就必須推敲才能搞清楚,以下我會一一介紹他們在幹嘛。


最先有競爭主線的SELECAO是No.4,他是一位警察,根據他對主角No.9用手機買梅子口味口香糖的評價,就能知道No.4是個沒在救國而只花錢做自己的事的角色,他跟地下錢莊借錢,還用手機殺了討債者,No.4出場時的手機餘額已經所剩不多,他剛好看到主角奇怪的用錢履歷,就去接觸主角,想把他的手機搶來用,「接收No.9的義務」,JUZI老是在唸的「noblesse oblige」是指「高貴者的義務」,換句話說,就是「越高位、越有權力的人,所承擔的義務也就越重」的那個意思。

結果No.4很慘地用光錢(雖然好像有剩幾千元),然後被他老婆刺殺,搶了主角的手機卻因為指紋認證而不能用,想到反正活著也會被Supporter幹掉,就不讓主角叫救護車救他,就這麼死在鬧區街頭。

這個畫面感覺神山在諷刺日本人的「視而不見」,鬧區有人倒在空地上,大概大家都以為是流浪漢或失意者酒醉自我放縱吧,就算覺得那傢伙的確有可能是快掛了,也不會認真這麼想。另外,No.4的老婆竟然可以輕易地把No.4從正面刺一刀然後離開,我們大概可以推測No.4對老婆是感到虧欠的,所以沒有反制,刑警的力量這麼大,之前還在電影院把主角打昏,老婆怎麼可能是對手?


No.4死前自言自語的一句話:「我本來也是想主張正義的…。」一向是許多故事的慣用橋段,表達的是「壞人臨死時都會出現善良的一面」,我不認為這是天真的想像,想想壞人作惡的主觀情境與氣氛,為惡的遭遇、環境的互動影響,多少應該可以理出一些頭緒,壞人之所以為壞人,並不是本質上必然如此。即便是同個人在不同情境下有不同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就跟你有時候心情好、有時候心情差的意思一樣。

第二個出現的是No.5火浦,他是一間醫院的院長,這間醫院涵蓋了整座山,是一個自治區,有一套自己的法律在治理。當然弄成這樣也是火浦用手機辦到的,持續地賄絡、打入政府機關,也讓社會對這間醫院充滿質疑,繪聲繪影到處傳。不過醫院的病人是完全支持院長的,他們是直接的受益者。


火浦是腦外科醫生,自從某次手術割傷了自己的右手後(動畫有照到,不過不明顯)就不再操刀,而轉為院長的職位(這是設定集的資料,動畫沒提)。從一開始的核磁共振機就能知道那跟腦袋有關(那是一種腦袋活動影像投影技術),而大杉在某間書店裡打手機時,背景的書架上也出現了腦科學還腦醫療的書,看來神山對這方面可能是有興趣的。「吃了那個藥,你就能想起遺失的記憶。」火浦的頭銜也許加強了No.9食用的意願,科科。

火浦沒有在遊戲中勝出的打算,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我作為腦外科醫生,從很久之前就已經感受到自己的極限了,反正,單憑一個醫生能從傷害中拯救的生命數量是有限的。我花100億,建立了能將國家拋棄的老年人,作為人來孝養的個人醫院。對我來說,Mr.OUTSIDE還真是慷慨的人呢。」我覺得火浦真是了不起的傢伙,雖然他只是想照顧老人,然後剛好有了權力與金錢就做了,這還是足以讓我淚目。不過也許也是因為他不畏懼金錢花完而被制裁(殺掉)這件事。

接著出場的是No.11的「小弟弟狩獵者」,根據設定應該是個漂亮的成熟味大姐(估計應該在30歲上下),不過羽海野的畫風讓她變成豐腴的樣子,脫離作品來看的話,實在不算出色,但在作品裡看,大概不錯吧我想。這是動漫的奇怪魔力,就算作品畫風讓人物變得不好看,讀者還是能辨別出裡頭的美醜差別,然後喜歡上好看的那些。


「小弟弟狩獵者」在故事中的世界是都市傳說,據說已經有兩萬名犧牲者,網路上的討論版也有人嚷嚷著想被漂亮的大姐姐狩獵。No.11專找那些強姦犯下手,把他們的雞雞用雪茄剪喀嚓掉,然後似乎會流血過多死亡,屍體由JUZI負責處理。No.11雖說一樣沒有晉級的打算,但她仍以改造社會品種為信念,所以就殺了人渣,然後進口外國人進來。到後來她就不幹了,轉而聲援No.9,在電影版中,他犧牲自己的JUZI來救No.9的JUZI。

再來就是膩在一起的三人組,No.1的物部、No.2的2G(名字我不會打,就用他的暱稱,發音跟名字類似)、No.10的結城。在TV版中他們是合作關係,物部掌握了除了No.12所有SELECAO的身分,甚至他也調查到Mr.OUTSIDE的真實面目,也就是亞東才藏,不過物部誤以為亞東已經掛了,當他打算接收亞東創建的JUZI系統取代Mr.OUTSIDE,才發現系統已經被No.12移走(有出現卡車),物部顯然是第一次進入亞東最隱密的設施裡,誤以為地上那些洞就是JUZI的本體,其實那只是放置槽而已。


在主角No.9失憶之前,No.10是把日本用導彈炸得亂七八糟的兇手,只是這些危機都被No.9介入,讓所有被炸地區的居民順利撤離,沒有任何人被炸到。No.10跟No.9在No.9失意之前應該有見過面,這點可以從物部與結城在通電話時的對話內容推測,No.10說:「因為9號說過他不是Supporter了,話是這麼說,我和九號合不來,要是再妨礙我的話我可受不了。」這時候結城跟失憶後的瀧澤朗還沒過見面,但結城卻知道No.9自稱不是Supporter,在動畫裡,瀧澤朗自稱不是Supporter的對象只有之前見過的那三個人(No.4、No.5、No.11)。

談一下Supporter吧,坦白說我目前也還不確定Supporter就是No.12的亞東才藏,雖然物部的推測是他,因為其他人不可能是。劇中唯一親眼見到Supporter的只有火浦,但若火浦看到亞東才藏,怎麼會說「原來Supporter是你啊」?他們應該不認識才對,根據火浦對手機的記憶,他醉得亂七八糟的情況下,連司機問他:「如果有一百億給你用來拯救國家,你會怎麼花?」都不記得,怎麼會記得司機的臉孔?還是說亞東其實就在火浦的醫院養老?也太囧。加上那個Supporter的身影也不太像亞東那種老頭子,而比較像青壯年,直挺挺看起來也高高的。Supporter也許就是No.7也說不定,畢竟他是詐欺師,物部信任他不是Supporter一點也不奇怪。


幾位SELECAO誤以為No.9是Supporter,因為前兩位出局者(No.4、No.5)都是在接觸No.9之後出局,履歷上都可以判斷出來。原本我在想,Mr.OUTSIDE在規則裡說的「12人之中誰是Supporter,這件事只有我知道,可能是你,也可能不是」,可能意味著Supporter不會自覺自己是Supporter,但卻可以執行Supporter的任務,這就跟「如果你順利地找到了拯救國家的方法,成了第一個達成目標的人時,也就會自然地到達我的身邊」一樣奇妙。我認為這是有可能辦到的,只要把Mr.OUTSIDE設計成一個超級聰明的角色,他就能設計謀讓Supporter在沒有「Supporter自覺」的情況下執行制裁,但這樣一來也考驗了神山的編劇力了。

No.10之所以想用導彈轟炸日本,是打算執行「戰後重建計劃」:「用導彈攻擊來實現既得利益的再分配,我們來成為這個國家的救世主。」不過No.10動機上其實只是想給日本一個警惕,讓政府跟社會了解他們沒有盡到責任。No.10的結城雙親死於工作過勞死,他自己也無法在社會上翻身:「我必然會面臨非正規雇傭的無限循環,就算嘗試借錢考資格證書,時薪也只漲了10日圓。如果投訴這樣的事情的話,就會被說是我自己的責任、努力不夠,就連家裡蹲們都瞧不起我。」他痛恨這個高度剝削的社會。

戰後重建是一種大破大立,他們的策略不無道理,光是結城在TV版尾聲發射的導彈被主角與家裡蹲的力量擊落免於損害,就讓政府首相下台一鞠躬了。物部也在劇場版最後提到他的想法,他認為是不是導彈無所謂,只要有個對日本構大的震撼,以致於讓他能從政府內部改革,目的就會逐漸達成。


No.1的為日本著想看起來是真心的,只是他不太在乎國民,認為國民只是構成國家的物件,這種想法跟他覺得國民是一億人的自我主義集團,每個人都只在乎自己的事有關,他完全不信賴各別照顧不同的國民對國家有什麼幫助,所以他的視角就是「國家」,任何犧牲若有助於國家就是無所謂的。這種思維其實在真實社會中很常見,只是問題變得比較複雜難以釐清而已,為了經濟發展可以犧牲少數人的權益,在台灣從中央到地方到處都是。

No.2則是小富翁,繼承了大量遺產,不過最後被No.1暗算,先通過了遺產稅100%的政策,然後打給國稅局去查封No.2的財產(一大堆檢察官衝進來那幕超智障),看來那個稅法是溯及既往的。先不談政府收了這麼多遺產稅的濫用可能性,這個政策真得還不賴,政策可以促使大人們不再省錢留給後代,而是花在自己的身上,並且同時促進消費讓經濟成長,還可以減低家裡蹲的數量,間接強迫大家工作。

遺產這種東西造的孽不小,像我就常常覺得我老媽老是省吃儉用為了讓財產留多一點給我這種事很殘忍,我要求他花在自己身上也不太肯,甚至用「如果你留遺產給我,我就全部捐出去」來威脅,她也無動於衷。再想想世代的生活條件,上一輩的人休閒娛樂消遣不比下一輩好,卻老是為下一輩著想,這真得很令人難過。

No.2原本在TV版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加入No.1與No.10純粹是希望獲勝而已(藉由掌控JUZI系統,然後一起勝利),而在劇場版時他卻想到了一個利用No.9的點子來達成拯救國家的目的,這個點子其實光看影片有點難理解,我也是想了很久才弄懂他想幹嘛:


簡單說,就是讓日本人自覺為受害者,因此激起情緒團結起來一致對外以造就強盛(拯救國家)。No.2的策略是讓外國人對日本人有譴責的話題可以發揮,那時候No.9是導彈事件的重要關係人(也就是在大眾眼裡,他可能是自導自演的犯人,也可能是拯救大家的英雄),加上因為No.9自己的原因變成了鷹派首相的私生子(鷹派就是用激烈手段來做事的人,他們是主戰派、對什麼事都很強硬),No.2要讓他被國外理解為導彈的兇手,這樣外國就會罵日本「重返了軍國主義路線」,當私生子飯沼朗(被改名了,跟著首相的姓)穿著AIR KING的衣服回國,「私生子」與「導彈關係人」的連結就成立了,而不是以前一直在猜測的:「飯沼朗跟導彈關係人長得真像,到底是不是同一人?」

主角身上穿的AIR KING背後的字樣:「Mr.OUTSIDE放馬過來。」看來是主角自己寫上去的,想對遊戲主辦人放話,而日本媒體也對這句話有反應(OUTSIDE,外面),覺得導彈可能是外國射的(從「救大家的英雄」這個脈絡去理解,就能導出寫這個句子是在對攻擊者放話說:我不怕你,放馬過來);這件事並沒有在No.2的掌握中,但跟No.2的構想不衝突,反倒還加速了日本人對外國的猜忌。


剩下的No.3(認識亞東的怪奶奶?)、No.6(拍電影的)、No.8(國家教練)故事戲分太弱就不提了,而且No.6根本是為了幫JUZI加分而存在,是沒什麼用的傢伙(笑)。No.7在動畫裡面完全沒現身,他的資訊只有在東之伊甸的SELECAO評估會議、內褲君第一次在調手機資料時有稍微出現(企業間諜之類),被下的註解是:「人間蒸發,也許被抓去關了?」但羽海野可是幫他畫了一個頗有魅力的樣子呢,戴著眼鏡充滿自性也看起來有點腹黑的年輕男性,職業設定是詐欺師,跟No.1好像很熟的樣子(有類似畫本的故事有出現),目前只有純聲音的廣播劇跟畫本有No.7出沒,因為還沒有人翻譯,所以我還不知道劇情內容。希望神山接著出個OVA或漫畫版講他的故事啊!

至於No.12,就是亞東才藏、Mr.OUTSIDE本人,他開著白色計程車到處閒晃,並且於故事過程中偷偷出現,在TV版最後的時候移走了JUZI,是第一次用錢也是唯一的一次,其他部份我會在最後的結局構成談他。

浪漫主義的主角No.9


形容No.9為浪漫主義者的是No.11(另外,她也稱No.1是現實主義者),在大部分的SELECAO眼裡,主角一直(不管有無失憶)都是很奇特的人,就連Mr.OUTSIDE在選主角為No.9時也跟其他人的過程不同。

瀧澤朗有一種奇特的氣質是,沉穩、專心以對,但又偶爾嘻皮笑臉的感覺,而他在理解問題時,時常導向看起來有點天真幼稚的方向,例如他在跟平澤描述社會企業的問題時,提到:「整個日本都是家裡蹲的話,情況不就反過來了?那些只想著往上爬的大叔們才比較膚淺,該讓腦袋清醒點。」在結局與全國民眾通話時,也有類似的想法摻在裡頭。

小咲被潑了牛肉蓋飯跟瀧澤朗訴苦的情節,應該是瀧澤朗對社會理解與產生後來行動信念的關鍵,瀧澤在圍欄上自言自語說的:「說是給了100億所以就能拯救這個國家,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吧。」也算是呼應了這個理解,即有權勢、金錢者,自以為了不起地擺佈與統御世界,真是太超過了!

再來看看以前亞東才藏跟瀧澤朗見面時的對話,亞東發現瀧澤朗對「消費」這件事有獨特的見解:「人類很有趣的,付錢的方法連五歲小孩都知道。但收錢的方法可能連大人都不知道呢。當然,用錢不像收錢那樣要低頭,感覺比較舒服。『顧客是上帝』什麼的,不知不覺間宣揚消費者是最高貴的。不過那本來是賣東西的一方的心情吧?但是,如果大家都變成用錢的一方的話,到底誰來提供服務呢?我倒覺得,收錢比付錢開心的社會比較建全呢。」


這段話其實很難理解,算是整部故事裡我覺得最難懂的地方(更前面他不收亞東報紙錢的理由也是),不過還是勉強能搞懂瀧澤朗的意思,他在說的是,買賣的原始樣貌並不是現狀的「買方優勢於賣方」,進一步說,高興或舒暢的人應該是賣方的人,因為他在「賺錢」,賣商品或服務的人不應該把消費者捧得這麼高(當消費者不滿意就低頭,或者謙謙卑卑地對待消費者)搞得自己憔悴。他的結論把收錢理解為高於付錢(買商品)的人,而不是對等的,我想在瀧澤的想法裡,應該是覺得錢的地位是比商品高的(事實上的確是,物跟錢當然是錢比較有用,錢可以輕易買到所有等值的商品,但物卻不容易賣出去換到錢)。

從這段瀧澤對亞東說的話就能看出瀧澤的想法很奇特,同時一貫了他在故事中對權勢者的態度;也因此,他將這一百億都用於拯救社會,而不是用於私慾上(小咲對瀧澤他媽說明瀧澤的金錢觀那裡),雖然這個推論有點過頭:「因為瀧澤看不起這個社會的消費文化,所以自己不去當那個花錢的有勢者,除了不得已的情況下(例如為了救人救己)。」但瀧澤真得不太在乎錢與權,這也能在他想捐一半的金額給火浦、為東之伊甸負全責卻平分權益,以及最後想把首相的權力讓給物部這幾件事上看到。

瀧澤成為王的申請,原本我以為「又再度洗腦」是來自於JUZI或Mr.OUTSIDE的陰謀,不過後來根據JUZI那像花癡般的反應,JUZI免除了嫌疑,而若考慮Mr.OUTSIDE從中作梗,那就得是No.12的申請才行,神山在描述亞東的孫女們對「No.9擅自把卡車開走,要不要通知爺爺?」這件事的反應時,其實蘊藏了一個重要訊息:「即便是主辦人也不能作弊,因為主辦人也是SELECAO之一。」亞東於TV版結尾移走了JUIZ這件事也是老實地記載在履歷裡,所以亞東的陰謀也不存在。


但第二次洗腦程序看起來並不是瀧澤自願的,因為劇情裡頭他並沒有親口提出這樣一個申請,我目前的判斷是,那應該是JUZI認為成為王的條件必須如此,就跟JUZI擅自把瀧澤改名為飯沼,以及一切相關的行動一樣(也就是,不算陰謀,而是只能這樣)。但這還是無法說服我,因為關於王的相關申請,應該會被列在成為王的那個履歷的「詳細」裡頭(東之伊甸成員在研究履歷時,就是看到成為王的那條申請中的「詳細」不斷出現更新),真相是什麼我目前還是無法掌握。

第二次洗腦後,主角似乎有回憶起比較多以前的事,這應該可以理解為洗越多次效果越差,所以第三次被洗腦時,主角只是失魂了一下,又恢復正常的樣子(沒有喪失記憶)。從這點來看,似乎也可以導向理解亞東是第二次洗腦的元凶?他預期No.9最後會獲勝,所以為了第三次洗腦時不洗到主角好讓主角見到他,而擅自那麼做?


根據後來瀧澤與飯沼夫人的談話,瀧澤說:「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成為國王什麼的,就算成了,也只會被冠上各種責任、被週圍的人發牢騷。大概不消除記憶的話,是幹不下去的。」以這句話來看,第二次洗腦應該比較可能是JUZI或瀧澤自己的判斷,而非亞東。這句話感覺是神山的提示,應該就是如此吧。

瀧澤很關心家裡蹲,這在後面的段落會談到,瀧澤的行為與言談也處處為人著想,舉例來說,聽小咲在抱怨時,瀧澤只是靜靜聽完而不插嘴,並在小咲說完之後給她一記鹹豬吻(抱歉我就是這麼夠狼晚,哈哈),這個吻的細節大家可能沒注意到,瀧澤是先把臉貼近小咲,停頓,然後再親下去,這是什麼意思?很簡單,就是男主角尊重對方,讓對方有心理準備的時間、有機會回絕,而不是來個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襲。

瀧澤的親民形象也瞬間攻陷了情敵大杉(在電梯裡那幕),真是無堅不摧。更妙的是,我們應該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瀧澤朗可以輕易在美國街頭借到別人正穿著的褲子(有人說他遇到的是金凱瑞,囧),並且又在機場受群眾歡迎(如果只是因為有特權搭車子受矚目,應該不至於發生這種事),我猜這應該是屬於第一次失憶前那些故事刻意遺失的段落。神山到底要不要出OVA啊?!嘎嘎嘎!!


東之伊甸

我看到有人在抱怨為什麼社團「東之伊甸」在故事結局的比重這麼弱,這樣怎麼還能把這個故事稱為「東之伊甸」?這個問題有解,因為《東之伊甸》的意義不只是在說那個社團而已。

「伊甸」是聖經裡的概念,它描繪的是一個「上帝創造的樂園」,在那裡,人們不需要付出代價就有食物(果實)可以吃,人與動物和平共處,他們也沒有善惡之分。但自從夏娃與亞當吃了神指示不該吃的「辨識善惡果實」後,他們產生了善惡觀念,覺得全裸是羞恥的,就把草葉圍在身上。上帝氣炸了,把他們趕出伊甸園(據說是往東邊趕)。接著人類就要付出辛勞才能得到收穫。

換句話說,伊甸帶有一點不勞而獲的意義在,所以當東之伊甸社團成為了公司,平澤看到新進後輩那樣好吃懶做,就說他們只是把這裡(公司)當成「樂園」,故事中所有的「樂園」都能理解為「伊甸園」的概念。


但故事中也有出現完全正面的用法,它的意義擷取的是「伊甸園」故事中的「美好國度」的意思,主角於最後跟全國民眾通訊時就有提到:「我將再次帶領大量的年輕人,消失於樂園之中。」更精確地說,應該是「消失進樂園之中」比較不會誤解。之後主角還約了所有的家裡蹲在百貨公司見面的樣子,雖然故事沒再提到他們做了什麼協議,不過最結尾,家裡蹲們落腳了瀧澤的百貨公司,在那裡從事買賣,應該可以推測瀧澤就是要求家裡蹲們使用這個「樂園」。

我們還有一個新的角度來理解《東之伊甸》這個片名,那就是,日本是東方國家,而這個故事其實就是在談拯救日本、讓日本變好,是侷限在一個國家的層次上,而不是整個世界。世界東邊的伊甸園,我想神山應該是有偷渡這個概念進去,由SELECAO們著手改造的國家,讓全世界稱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兩萬名家裡蹲的全裸祭,應該也可以視為是神山根據聖經的裸體亞當、夏娃而產生的靈感。然後主角在開場時全裸,大概可以理解為從伊甸園跑出去挑戰世界(哈哈,好像推論過頭了)。


既然「東之伊甸」這個概念連繫了社團、家裡蹲等等,我就放在一起談吧。東之伊甸社團的這些傢伙,男人們都自稱為家裡蹲(這是翻譯的用詞),其實東之伊甸談的應該是尼特族(NEET),這之間是有點不一樣,尼特族強調的是不工作、不上學,沒有產能的人,而家裡蹲是足不出戶,但一般不會分這麼清楚,畢竟性質重疊很高。NEET沒有足不出戶的特性在,所以東之伊甸社團這些人,以及兩萬名NEET,都很輕易地出門趴趴造,有家裡蹲症狀的人反而是厭世的內褲君。(《東之伊甸》故事中並沒有用家裡蹲這個詞,通通都是用NEET,日語的家裡蹲有另外的用詞,所以混著用造成的解讀問題是中文翻譯的失誤。有鑑於此,我接下來都用「NEET」這個詞啦。)

東之伊甸社團裡,比較特別的應該是平澤跟內褲君,平澤看起來是領導角色,有種理性、穩重,並且善於扛責任的氣質在,他一開始經由小咲轉述而瞭解瀧澤朗這個人時說了一句有趣的話:「跟那個沒有衣服,沒有記憶、親人、工作,連自己喜歡的電影也想不起來的一無所有的人~~~。」其實是很明智的判斷,後來他一度拒絕了瀧澤的援助,但又被瀧澤的理由說服,看起來並非是靠著自尊這類情緒理由在從事決策,而是訴諸理智的。


內褲君是聰明的怪咖,這個聰明並非指他有強大的軟硬體技術,而是思維能力,雖然故事沒有特別強調,但多少可以感覺得到神山是把他塑造成這種角色,在他跟瀧澤朗密談胚拉胚拉地講著他對SELECAO組織的看法、在東之伊甸內部會議分析SELECAO,以及他宣稱要在四疊半房間內把NEET們失蹤的謎題解開、在下水道若有所思地想著繼承社團前身的遺產是否是好事等等,都讓人有這種感覺。

東之伊甸的影像辨識引擎,最早的架構只是用來做回收買賣,後來慢慢被濫用為尋人尋物的工具,每個人的個資也都被記載上去。這樣強大的東西自然會因用途而造成完全相反的效果。這個故事大量使用了資訊網路作為題材,手機的功能、工程師、監聽、社會電腦(真實世界還真得有個類似的東西)、影像搜尋引擎、IP電話、即時更新的網路新聞資訊等等,算是NEET話題必然會導向的方向?


小咲在應徵時被打槍、No.11因為情緒關係輕易把秘書開除,而東之伊甸公司也有了剛起步面臨上下不協調的前車之鑑,讓他們重新思考雇傭關係;神山在故事裡算是很著力在談社會上的工作問題。後來結局時,東之伊甸公司轉向企圖營造一個「更人性化的企業模式」,其實讓我很好奇他們打算怎麼做,或者,至少神山是怎麼想的?像Google那樣嗎?

兩萬名NEET在故事裡的形象就是「一群同質的人」(按:看見兩萬NEET衝來百貨公司翻找手機,平澤:「首先想到的是手機嗎?」),他們跟物部口中「國民是一億人的自我主義集團」剛好相反。瀧澤朗前後有個別接觸過兩位NEET,一個是在路邊,一個是在廁所裡。感覺得出來,這些以前被瀧澤朗動員的NEET們對瀧澤朗有一種奇怪的信賴感,但卻又愛又恨,如同廁所NEET說的「囧死了,哭笑不得」一樣,我想他們可能會因為長期認知失調而導致神智錯亂也說不定,哈哈。

NEET們很情願配合瀧澤朗,看看TV版結局在屋頂NEET們的表情反應,幫主角與導彈拍照,對著飛行員歡呼,後來還成了AIR KING的後援會(AKX20000,應該是「AIR KING X 20000名高等遊民」的意思),並且樂在其中。雖然瀧澤朗的百貨公司之前在牆上被NEET們噴上了「瀧澤朗一定要殺掉」,但自從結局瀧澤朗行蹤消失後,他們噴上了AIR KING的圖騰,盼望著瀧澤重新歸來。我想他們應該真得是把主角視為救世主。


特別情節

在主角騎機車打算要去見No.5火浦以前,曾經跑到一個斷橋上,接著出現幻想,斷橋下的廢墟裡,電子產品開始運作,然後被瀧澤朗稱為「Johnny」的東西就從電子產品裡跑出來,一整群地撲向瀧澤朗,瀧澤認出他們是Johnny之後很高興,它們就玩耍起來,但是有位Johnny似乎咬了瀧澤一口,瀧澤就大怒:「住手你這傢伙,給我適可而止。你們這群沒用的傢伙!」然後瀧澤就隨手拿起石頭丟他們,把他們趕開。

「電子產品」是一個提示,這段情節其實就是在講瀧澤之前動員NEET而被背叛(反咬一口)的事,換句話說:「Johnny=NEET」。這時的瀧澤還沒恢復記憶,大概是腦袋的創傷讓他稍微出現了幻想把回憶勾回來一些。這件事也在NEET大批回國衝向百貨公司時解謎了,因為NEET們投射在牆上的倒影,正是Johnny的影子。


另外,瀧澤在接觸No.11後,於旅館內昏倒,接著他做了一個夢,夢中No.11抓著一位Johnny飛上天,然後把Johnny用蠻力壓扯出現爆裂聲,這個夢跟瀧澤把都市傳說的小弟弟狩獵者遇害的兩萬人投射到兩萬名NEET身上有關,而Johnny本身似乎就有「小弟弟」的意思在。

瀧澤的幻想情節總共有三次,前面說的是前兩次,都跟Johnny有關。而第三次是在劇場版II的一開始,於飛機上做的夢,他夢到自己的手機變成生物,然後鑽進他的耳朵裡(或者是腦袋)。這個夢我就不清楚有什麼意涵了,寄生的意思?


瀧澤朗因被背叛而洗腦的事,神山把「被背叛」的心情描繪得很深入,從小咲聽到瀧澤與三位SELECAO在亞東設施裡的談話後的反應即可見一斑;神山將之前小咲對「愚蠢星期一」覺得希望鬧大一點,提醒為背叛瀧澤努力想拯救大家的心意,算是一個頗有威力的震撼彈,也許我們讀者在最開始也是跟小咲的感覺一樣,覺得既然沒死傷,那再鬧大一點、多點變化也無妨。換句話說,我們沒看到那些默默付出努力的人,我們輕率的想法,輕易就犧牲了有心人的付出。

由內褲君提供的線索,瀧澤朗在跑去找卡車上的JUZI No.9本體時,特別打給JUZI說人就在她旁邊,並且摸摸JUZI系統的金屬本體,還用手劃開灰塵留下了一個笑臉的記號。這個情節真是超級催淚(對我來說啦),人工智慧常常扮演這種角色呢,人與機械的情感聯繫就是這麼遙不可及,我們相信人工智慧體也有靈魂、有自己的意識與情感,就像JUZI對No.9的態度那樣,但人工智慧又只是機械意識體而已,沒辦法像完整的人一樣,這種「距離」讓意識之間的情感無法對等傳達,而且難以一同共度快樂時光。


結局構成與最後

主角瀧澤朗一直都相信群體合作發揮的力量,包含一開始NEET們的對應導彈創意,以及結局再度以恐怖分子的身分挾年輕人威脅權勢者,瀧擇相信,只要願意合作,事情就能如願成真。他在TV版最後申請成為王時也提了一句重要的話來傳達這個思想:「這個國家雖然有很多頭腦靈活的傢伙,卻沒有人擔當倒楣的角色,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當倒楣鬼。~~」頭腦靈活的人沒有站出來,以及頭腦靈活的人沒有被有效地運用,瀧澤隱約地傳達這件事。

在故事最後,No.1跟No.9於飯沼書齋裡對談時,瀧澤也覺得SELECAO之間是可以合作的,這樣可以發揮更大的力量;瀧澤更提到,他覺得應該儘量照顧一下每位國民的各自需求,而不是視為一個等質的群體,這樣國民就能讓國家逐漸邁向好的方向。


我覺得Mr.OUTSIDE,也就是亞東才藏最後宣布遊戲結束這件事,是整部故事思想的總結,他宣佈了所有SELECAO都是勝利者,這是因為瀧澤朗在最後跟全國民眾通話時帶入的思想(當然也包含以往的所有行動),著實重毆了亞東一頓,亞東聽完後自我反省,把他的感想告訴後座的平澤,然後發動洗腦程序,讓所有SELECAO遺忘救國遊戲、遺忘互相競爭,重回過去,不過平澤把亞東這個手段理解為玩弄他人人生,也不無道理。我們來看看亞東說了什麼:

「過去,我們為了這個國家,不顧一切地想做點什麼,但如今卻被人們說那是過錯、是歷史的污點。不過就算是我們,在那個時代也只是個糊里糊塗的新人而已。如果我們所一直建立的東西是錯誤的話,那世界到底在何方呢?而且正當我們以為自己完成了什麼事的時候,這次輪到世界的規則發生了劇變。在這個國家越陷越深之前,新的思想富有優越性,抬起頭來了。」

「雖然要讓老人接受這件事,顯得過於殘酷,即便如此,還是要把權力委託給他們,讓他們試著負擔起責任…嗎?即使是日本人極其愛慕的坂本龍馬和白洲次郎,實際上也只是選擇了漂亮一面的人生,才不讓他們的光鮮衣服沾上泥土而已。不過這個國家的真正的救世主,是碌碌無名的人們、是滿身傷痕而逝去的歷史的敗者們。在無意識地厭惡這一事實的潮流之中,No.9甘願成為代罪羔羊,毅然火中取栗,有意思。」


No.9成為代罪羔羊這件事,其實正如劇情一貫的樣子,很明顯主角就是一位悲劇英雄的角色,這也是《東之伊甸》感人的地方,一種無私奉獻的精神。上面兩段亞東的感想其實不好懂,大抵上是描述世代之間的價值隔閡,我們可能要拉長到整個故事脈絡來看。

亞東才藏建立起的日本,鞏固了社會上核心世代價值,並用其價值支配新世代的人;這個價值在世代間的互動、職場的雇傭上都看得到,亞東也用了類似的價值來舉辦這場遊戲:「有錢有權就能改變日本。」這樣的思想直接劃分了權勢者與非權勢者的能力地位差異,跟瀧澤朗認為的「眾人合作的力量」、「聰明適格的傢伙沒有被妥善運用」、「現在的社會價值是錯誤的、不健全的」完全不同。

亞東把瀧澤朗的思想理解為「新世代的新思想,富有優越性」,並且被瀧澤說服了,也因此,這場遊戲以全勝收尾,亞東若認同每個人都能發揮改善世界的力量,那就不可能讓其他人輸掉這場遊戲,這與這個價值是相衝突的。(雖然以結果來說,大家被洗腦就跟以前說的輸者被「削除」是一樣的,但亞東改觀後,這個洗腦的意義也就跟著改變了。)


我們至少可以看到的是,亞東與瀧澤朗的想法原本是大相逕庭的,但在動機上,兩個人都真心願意為社會付出,即便是物部也是一樣,只是手段不同,對理想國家的理解也不同。故事結論導向每個人都能發揮所長,所有人都能成為救世主,我想這就是神山健治藉由《東之伊甸》欲對現實體制做出的嚴正指控:「現代社會並不建全,犧牲太多人了。」

《東之伊甸》就是個這麼深奧、嚴肅的故事,400分鐘的劇情,描述了世代的無奈、過錯、盲目與衝突,神山讓人瞭解這些,我們似乎可以更妥善地理解社會。那麼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呢?先推廣《東之伊甸》吧,哈哈!(DUST,2010/09/10)
6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589 筆精華,02/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