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31

【心得】初看冥界篇(下)

樓主 雪羽 YUKIHA
GP6 BP-
當聖鬥士們在冥界激戰時,地上界的天空中日蝕已經開始。當然在地上的人們都不曉得,這是永恆的日蝕,太陽再也不會露面。
星矢在第八獄打倒了天哭星之後,帶著雅典娜聖衣趕往哈帝斯神殿,遇到了恢復的瞬。雅典娜的小宇宙消失在神殿深處,於是星矢和瞬連忙進到神殿深處去,卻被一道牆壁堵住了去路,沒看到沙織,只看到沙加。

「雅典娜追著哈帝斯,到這面只有神才能通過的嘆息之壁的另一頭了……」受傷的沙加對星矢們說。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趕快打破這面牆追過去!」
「沒用的,我剛剛說了這道牆是嘆息之壁。我黃金打到全身是傷都打不破了,你青銅怎麼可能打得破?」

星矢拿著雅典娜聖衣生氣地抱怨,沙織為什麼不等他們趕到就一個人過去,於是這裡也出現一段漫畫沒有的情節,沙織散發著女神的小宇宙,對星矢說請原諒她的任性,她必須打倒哈帝斯解救蒼生。我覺得這裡也可以多鋪陳一些沙織的內心,比如她不希望再讓聖鬥士們面臨危險之類的,其實感覺得出來沙織有這樣的心境,例如最後沙織用生命之球包圍住星矢們。只是篇幅過少台詞太短,表達得不是很明顯。
女神宏偉的小宇宙不只彌漫在神殿裡,也彌漫了整個第八獄。幾位冥鬥士來到第八獄不但看到了被打倒的天哭星,也看到雅典娜的小宇宙像鬧鐘一樣,把人叫醒了。
「看啊…黃金聖鬥士們感受到雅典娜的小宇宙而復活了!」
如果前面像我說的那樣,有多鋪陳一些沙織內心戲的話,那麼這裡黃金聖鬥士甦醒以及一醒過來就戰鬥的情節,會更有說服力。

被冰在第八獄的小艾,米羅,穆等人,隨著黃金聖衣開始發出光芒,一個個破冰而出。
黃金聖鬥士起床了!
而且黃金聖鬥士有起床氣,一醒來就對著現場的冥鬥士開打(真衰…)

「深紅毒針!」
米羅秒殺一個,是說這次米羅居然不囉唆了,而且深紅毒針可以一次發十五針秒人的嘛!
(米羅表示:因為一次十五針全發所以沒時間講解…)

「星屑旋轉!」穆也秒殺一個。

剩下兩個冥鬥士本想逃,被小艾攔住了。
「想去哪裡?你們的對手是我。」
哇…小艾的聲音聽起來好冷酷,就像之前在聖域說十二宮只能用走的那樣。然後小艾也伸出中指…不對,是伸出食指,一招閃電光速拳就把剩下的兩個秒殺了。

穆:「看來是雅典娜救了我們。」(聽說當初要救你們的本來是天貴星…)
小艾:「嗯,我很擔心星矢他們,我們快去神殿吧。」
溫柔的(再次強調)米羅:「等等,還有一輝呢。」
結果一回頭,一輝不見了。
穆笑了一下:「呵,不愧是鳳凰座。」
知道這裡有三位黃金,搶戲也搶不過,無需白費力氣先跑了是吧XD一輝你就算在這裡再怎麼裝酷,我都不會覺得你比小艾講那兩句話還酷,雖然小艾並沒有裝酷的意思。



回到嘆息之壁這一邊。
星矢:「瞬,雅典娜聖衣就交給你了。我要燃燒小宇宙到極限,用我的身體擊碎這道牆!」
星矢可不是無腦亂說的。畢竟之前在海皇篇,他就有用身體去撞碎生命之柱的經驗。
但是這句話,卻讓沙加開了竅。沙加並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方式,所以只是一直用必殺技去打牆壁,但都反彈回來擊傷自己。前面是黃金學長們在點破青銅學弟們的盲點,這回反過來變成青銅學弟點破黃金學長的盲點了,果然有實戰經驗就是不一樣。不過黃金聖鬥士實力那麼強(或者說沙加那麼強),好像也不太會遇到這種需要用自己身體去玉碎的情況。
瞬要星矢別亂來,星矢提醒瞬在通過地獄之門的時候,他們就有發過誓絕不放棄希望。即使面對這道令人絕望的嘆息之壁,星矢也不想放棄,無論如何他都要試試看。
但是星矢要衝向牆壁的時候,卻被沙加擋下來了。

「瞬說的對,就算你撞死在這面牆上,也破壞不了這道牆的。你這樣只是無謂的犧牲。」
「不試試怎麼知道!沙加,你不要阻止我!」
星矢一如往常不聽勸地要行動,但是被沙加擊昏了。

「沒有用的。我想起來了,要破壞這道牆必須有太陽的光芒。」
「沙加,難道你想代替星矢去死…!」

所以我說處女座講話就是這麼機車。沙加明明就是不想星矢去送死,卻要說得好像星矢很廢一樣;明明就是沙加想犧牲自己去嘗試,卻要說得好像只有穿黃金聖衣的他有資格一樣。處女座總是用這種方式在表達自己的善意。不只是沙加,我相信瞬講話也很機車(不然一輝為什麼曾經那麼討厭瞬),沙織也一定講話很機車(什麼請原諒我的任性,為了妳的任性黃金聖鬥士全死光了啊QQ)

在配樂的襯托之下,沙羅雙樹園悲壯的場面再度上演。
(曲目:「冥王ハーデス篇」第11首「エリシオン」02:45起)

「雅典娜啊……」
沙加結跏趺坐,小宇宙像蓮花一樣不停地綻放,飛濺在四周的血就像花瓣一樣鮮艷。
當初看沙羅雙樹園那場戰鬥時的感覺又浮上來了,在閃耀得刺眼的金色光芒,以及星矢和瞬不停地呼喊著沙加停下來的聲音之中,我又被沙加逼哭了……這一段動畫表現得很棒,不只沙加赴死般堅決的表情(比沙羅雙樹園裡更甚),金色光芒閃耀的表現,壯烈氣氛十足的配樂,再加上最畫龍點睛的就是星矢和瞬不停地呼喊(那幾聲呼喊真的是飆淚的動力)。總算讓我把之前對沙加的印象給重建回來了,雖然也多了另一份不同的印象。

「粉碎吧!我的生命!」

雖然很感人,但我還是很想問:沙加,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理性的?
我還記得沒多久前(從聖域十二宮戰役到冥界嘆息之壁,時間上應該不會超過一年),沙加才在處女宮對一輝說:「用自己性命換來的勝利,有什麼價值?」然後現在沙加卻要用自己的性命,換取一絲有可能勝利的希望。這就是沙加當初對一輝說的迷惘嗎?。不禁讓我覺得,縱使沙加被號稱最接近神的人,但終究還是有感情的人啊……

兩個青銅拼命喊,都阻止不了沙加,但是一個黃金慢慢說,就可以讓沙加停下來。
「停手吧,沙加。」
童虎阻止了沙加,說沙加這樣的人不能白死,接著穆,米羅,小艾也出現跟著同意。

「曾經保護著我們的黃金聖鬥士們,都還活著啊!」
「嗯,我們覺得自己好像還有什麼未完成的事……」

穆把念珠還給沙加,說要死也等這些念珠全變色之後再死。沙加接過念珠後說,現在時間緊迫,他也只能做自己做得到的事(很處女座的理性)。不過剛剛的嘗試也破壞不了嘆息之壁,這時候童虎突然想起了什麼來。

「有辦法做到!只要集中我們黃金聖鬥士的全部力量,就有可能創造出太陽的光芒,因為黃金聖衣的守護星座,都是處於太陽運行的黃道之上!」

當初我看漫畫連載,看到童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真的覺得很有希望。誰知道後來確實是做到了,只不過……(淚)
接著童虎開始分發武器給眾人。小艾拿長矛,穆拿劍,沙加拿拐,米羅拿雙節棍,童虎拿盾。因為現場黃金只有五位,所以三節棍沒有使用。
接著就是五位黃金手持武器,說著為了愛與正義,守護女神和大地等等的各人特寫鏡頭。也因為這五個鏡頭讓我發現到,幾乎全都是綠瞳。

五位黃金們說完後燃燒起小宇宙,將手上的武器擲向嘆息之壁。但是依然沒有效果,武器全都反彈回來,誰丟的就回到誰的臉上。尤其是最優雅的沙加,被砸臉的鏡頭居然比其他人多了一秒,而且還是開眼瞬間被砸的(好慘)

「聚集了五位黃金聖鬥士的力量,連天枰座的武器都用上了,居然還是無法給那面牆壁一絲裂痕……」
此情此景,更讓人感到絕望了。
「要是十二位黃金聖鬥士都在的話……」
但這已經不可能了,因為雙子座撒卡的叛亂,光是聖域十二宮戰役裡,就已經損失了一半的黃金聖鬥士。

聖域方面,留守的青銅組們看著日蝕發生(為什麼之前邪武組五人就可以在聖域備戰,卻不准星矢組五人進聖域?)。市說他感覺好像太陽不會再露面一樣,當然就被學姐夏伊娜罵了聲烏鴉嘴。然而另一位學姐魔鈴也同意市說的話。畢竟哈帝斯最討厭的就是陽光,如果這是哈帝斯的陰謀…
貴鬼驚慌地跑過來說,這個日蝕現象全世界都看得到,根據常理來說這不可能(除非地球平面化?),果然這個日蝕是哈帝斯要統治這個大地的手段,而非自然現象。
接著,魔鈴他們看到了從十二宮飛出的幾道光芒,是那些已經戰死的黃金聖鬥士們留下的聖衣離開了聖域,要去幫助在冥界激戰的星矢等人。
我一直在想,未編制擁有者的黃金聖衣,通常都置放在哪裡?早期看白銀聖鬥士篇的時候它們都放在教皇廳(雖然那時候的黃金聖衣也不是沒有人穿),還沒有出現聖鬥士來穿的聖衣,大概都是置放在某一處保存著。青銅和白銀聖衣可能會存放在別處,黃金聖衣比較貴重,存放在教皇廳裡是有可能的。但後來隨著劇情發展,沒有人穿的黃金聖衣似乎就都存放在各星座的宮殿裡了。

在嘆息之壁前,束手無策的黃金聖鬥士們只能嘆息,只有星矢依然不死心。
「當初連海皇的生命之柱都能破壞,我就不相信這面牆壁沒辦法破壞!老師,請讓我使用天枰座的武器吧!」
星矢說完就直接拿起了劍。天枰座的聖鬥士還沒有同意耶……
於是星矢就在童虎一直說著不行的聲音之中,拿著劍衝向嘆息之壁。然後…就被突然出現的射手座聖衣,啪的一聲把劍打落在地上,也把星矢擊倒了。
(童虎表示:我都說不行了你還用!幹得好大艾!)

來到冥界裡的不只射手座,所有在聖域裡的黃金聖衣全部都來了。黃金組隊長童虎清點了一下,現場有十一件,還少了一件。
「對了!還有雙子座的卡諾!」
卡諾雖不在現場,但他也穿著雙子座聖衣來到冥界了。這代表十二件黃金聖衣都集齊在同一個地方,於是繼聖域十二宮戰役之後,黃金聖衣再次發出了共鳴。

比起聖域那一次的共鳴,這次在冥界裡的黃金聖衣除了共鳴還會發光,配合那個噹噹噹的共鳴聲……我雖然沒買過任何一件聖衣神話,也知道這是一件就要幾千元台幣的收藏型景品,動畫怎麼搞得好像幾百元的聲光型玩具一樣,是想砸贊助商的招牌嗎…
回顧一下聖域那次的共鳴是這樣的(請忽略音效聲):

古早年代的TV版製作比較簡略,黃金聖衣的共鳴沒有很明顯的音效,頂多像是敲鐘那樣的聲響,但比起冥界這次的共鳴,我還覺得早期TV版那個樣子比較好一點。
但這也讓我認真思考黃金聖衣是怎麼共鳴的(絕對不會是冥界這種噹噹噹的形式)。因為TV版沒有很明顯的聲響,所以我以為所謂的「共鳴」不是指聲音,也可能是微幅震盪,穿在身上能感覺得到的那種輕微振動。「黃金聖衣在共鳴」都是穿著聖衣的黃金聖鬥士們自己表達的。他們把這種體感稱之為共鳴,而觀眾們就以為是聲響。可是除了黃金聖鬥士以外的人,像星矢們也說有聽到聲音,所以黃金聖衣的共鳴確實是能透過聽覺感知的。也許不一定是要很明顯的聲音,低頻的聲音也有可能,而且更符合共鳴的意思。
(我很想找個聲音來替換掉這種噹噹噹的形式,結果我自己想到的第一個聲音,是萬安演習的警報聲XD)



趕往第八獄的卡諾,跑到一半發現身上穿的黃金聖衣,發出了沒電的警報聲…不,是黃金聖衣彼此呼喚的共鳴聲。卡諾知道所有的黃金聖衣都來到冥界,並等待著身上這件雙子座聖衣,於是要趕去現場,但偏偏拉達曼提斯又出現了。

「很遺憾,我不會讓你走的,卡諾。」
「哼,你還不明白嗎?你們冥王軍已經輸定了。」
卡諾說完就當場脫了(我是指聖衣)。離體的雙子座聖衣以星座形態,向著哈帝斯神殿飛去。

「永別了,雙子座聖衣…撒卡,後面的事就交給你了。」

卡諾目送著聖衣離去,然後回頭面對拉達曼提斯。
「你在玩什麼把戲?卡諾!」
「我說過了,我只是把我用不到的東西物歸原主而已。如今我的使命已經完成,可以好好跟你對決了!」

其實我覺得卡諾這句話有含意,但不清楚是怎樣的含意。卡諾所指的使命是什麼?雖然卡諾說他只是穿著雙子座聖衣代替撒卡來作戰,但卡諾還沒跑到終點就把聖衣脫了是怎樣,否則照理來說,卡諾應該是要「代替撒卡」跟穆他們一起去撞牆的吧?而且他講了兩次「物歸原主」,卡諾怎麼知道雙子座聖衣離開他之後,就會回到撒卡那裡去?撒卡不是已死了嗎?冥王篇在原作漫畫中曾經被刪掉過很多情節,我在想會不會卡諾在冥界裡有見過撒卡,也知道撒卡會復活出現在嘆息之壁(應該說知道撒卡會復活,不一定知道在哪裡),但這些東西如今都只能自己去想像了。
這段卡諾與拉達曼提斯對決的情節,動畫補充了很多漫畫裡沒有的內容,並且將卡諾的存在感提升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境界,也將卡諾與撒卡這對雙胞胎,完美地結合成一體。
(所以之後在「黃金魂」才會看到撒卡身後出現卡諾的靈魂,彷彿撒卡與卡諾形影不離一樣。看過動畫這一幕的人對於黃金魂那個片段不會有違和感,但只看過漫畫的人可能會覺得卡諾出現得很突兀)


「你把聖衣脫了就跟裸體沒兩樣,還想跟我打?你在耍我嗎?」

拉達曼提斯使出必殺技給卡諾一擊,原本可以很輕鬆接招的卡諾,這次卻被打倒了,看來沒穿黃金聖衣真的有差。
拉達曼提斯看著倒在地上的卡諾:「怎麼?不是說同一招對聖鬥士是不管用的嗎?」
先前兩人嘴砲來嘴砲去,這次不嘴砲了,真的要拿命來拼。
卡諾起身想用幻朧魔皇拳攻擊拉達曼提斯,但是被拉達曼提斯抓住手腕制伏了。看見卡諾被自己輕易制伏的拉達曼提斯,很生氣地把卡諾摔在地上。

「太不爽了,卡諾。這不是我期待的對決!我要打敗的是能全力以赴的你啊!」

聽到拉達曼提斯這麼說,我心裡想的是:那你不會把冥衣也脫掉,跟卡諾一樣就好了嗎?人家紫龍不也都這樣處理的。但隨即我又想到,拉達曼提斯沒辦法像紫龍那樣…因為冥鬥士跟聖鬥士不同,聖鬥士本身就有戰鬥力,穿聖衣是加成作用,沒穿聖衣的話頂多是弱了點但還不至於不能打。可是冥鬥士的戰鬥力都是靠冥衣的,沒有冥衣的冥鬥士可能就跟普通人一樣,所以拉達曼提斯無法以脫掉冥衣的方式跟卡諾對決,也難怪他要這麼不爽了。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
卡諾在拉達曼提斯的攻擊之下抓住機會,跳上前從背後抓住了拉達曼提斯。
「一起死吧!拉達曼提斯!」
「什麼!像你這種人居然也會選擇這條路…卡諾!你是認真的嗎?」
「我說過我該做的事已經做完了,如今十二名黃金聖鬥士已經聚集在地獄盡頭,勝利已經在望,我卡諾也贖清了所有罪孽,沒有任何牽掛了!」

卡諾說的這句話也很奇妙,他說的是「ゴールドの十二人(黃金十二人)」而不是「十二件黃金聖衣」,為什麼他知道十二位黃金聖鬥士,包括已死去的那些人,會聚集在一起?

「住手…卡諾!」
「跟我一起感受群星粉碎的力量吧!銀河星爆!」

然後,拉達曼提斯和卡諾就被銀河星爆的光芒給吞噬了。
卡諾在消失之前,還喃喃唸著:「雅典娜…哥哥…」
因為後面多了那句哥哥,所以我覺得就算卡諾說他怨恨撒卡,這份怨恨也是因愛而生的。而如同撒卡先前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惡性一樣,卡諾彷彿也一直在隱藏自己關於愛的那一面(想幫撒卡結果用教唆的方式,說不是同伴然後幫兩個青銅開路等等)。其實這對雙胞胎的人設還不錯,分別將陰陽(與其說善惡,我比較傾向用陰陽來形容)兩面表現得很極致。
並且,當卡諾消失之前,他的頭髮變成了跟惡向撒卡一樣的銀灰色,不曉得是因為光芒的影響還是…

在配樂的襯托下,動畫裡卡諾退場得很華麗,不輸黃金十二人退場的震憾。
(配樂曲目:「冥王ハーデス篇」第11首「エリシオン」02:45起)
並且也增加了卡諾的情感描寫,從此讓人不只記住撒卡,也記住卡諾。黃金組在冥界的戰鬥中,卡諾是戲份最多的一個(其實我相信其它人,就連童虎應該都有戲份,只是連載結束在即,都被刪掉了…),這些戲份加上動畫裡讓卡諾如此華麗的退場,令人對卡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再將他只是看做「雙子座撒卡的雙胞胎弟弟」這麼簡單,也讓卡諾擺脫了當初一輝給的「不值得一戰的人」的評價。
不過想到這對雙胞胎最後死時的樣子,就不曉得該說哪個較好了。一個是帶著悔意自殺,一個是跟敵人同歸於盡,相較之下撒卡死得讓人遺憾,卡諾死得轟烈一些,但卡諾死時是抱著男人,撒卡死時是被女人抱著……

當卡諾拖著敵人同歸於盡後,在哈帝斯神殿外的紫龍和冰河,遠遠見到雙子座聖衣像流星一樣落入了哈帝斯神殿。紫龍和冰河進入神殿趕到嘆息之壁前,見到不只雙子座聖衣,所有的黃金聖衣都來到這裡了。

「為什麼黃金聖衣會在這裡?」
「一切都是為了雅典娜……」

星矢對紫龍和冰河解釋,沙織已經到嘆息之壁另一頭的極樂淨土去了。但是這面嘆息之壁無法破壞,黃金聖鬥士們要在這裡製造出太陽的光芒,來破壞嘆息之壁。
以星座形態來到這裡的黃金聖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讓現場眾人都睜不開眼睛;在光芒散去之後,出現的是已經戰死的黃金聖鬥士們,穿著聖衣站在眼前的模樣。
小艾終於見到了在冥王十二宮篇不肯復活回來的哥哥大艾,大艾稱讚著弟弟身為聖鬥士,為正義奮戰到這一刻,讓他這個哥哥感到很驕傲,聽到哥哥的稱讚,小艾流淚了。
冰河也見到了復活的卡妙,這一次,我終於看到,卡妙笑了……
從天枰宮到寶瓶宮,到所有回憶片段,我從來都沒有看過卡妙的笑容。繼寶瓶宮和冥王城之後,這是我第三次要面對卡妙離去了啊……(泣)

修羅向紫龍說我給你的聖劍有沒有幫上忙,
阿爾德巴蘭一如往常豪爽地跟星矢敘舊,
穆也向迪斯馬斯克和阿布羅狄打了聲招呼。
然後,卡諾的靈魂,也和復活的撒卡結合在一起。

「現在終於明白了…我們黃金聖鬥士活在這個時代,就是為了這一刻,要打開通往未來的道路!」

十二位黃金聖鬥士,可以說是「聖鬥士星矢」這部作品,最具有突破性和代表性的角色,並且也成為了二十世紀末動漫界的不朽傳奇。但確實也如穆所言,看到這裡才終於明白,黃金聖鬥士這十二位角色當初被設計出來,就是為了要在這一刻,讓他們全部犧牲。
看漫畫連載的時候,也許當時年紀還小,對於黃金聖鬥士們犧牲在嘆息之壁的結局,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但如今長大之後再次面對這一幕,除了還是一樣的不捨之外,卻也多了一種「無論如何,我都會勇敢地親眼看著你們走到最後一刻」這般道別的心情。

「別閉起眼睛悲傷地哭泣,請看著我耀眼的身影離去。」
這是一場耀眼的告別式。看著你們耀眼的身影離去,我才能將你們的笑容牢記在腦海裡。

大艾拿出黃金箭架在弦上拉起了弓,對準了嘆息之壁。
見了此景的小艾對身後的人說:「我們走吧!」然後就和穆,米羅,沙加走上前去。

「艾奧利亞?」
對於星矢疑惑的呼喚,小艾回頭微笑著對星矢說:「永別了,星矢。」

不,小艾…你怎麼帶著像是要去買個東西一樣平靜的笑容,卻說著永別的字眼呢…

童虎背對著青銅組,要他們馬上離開現場,接下來黃金組將會把所有的小宇宙集中在大艾的箭上,藉此創造出小規模的太陽能量,但黃金組們也將會因為這樣的能量,而全部消失。為了不波及到青銅組們,所以要他們離開現場,並告訴他們冥王的真身就存放在極樂淨土中,找出冥王的真身並將其打倒,就可以為這場不斷重覆上演的聖戰劃下句點。這是只有沾染過雅典娜之血的青銅組們才能做得到的事,而沒辦法做到這一點的黃金組們所肩負的任務,就是為他們開路。
於是我開始思考起,太陽的能量是怎麼產生的。我記得好像是核融合?但是我對核融合的原理沒有概念,維基的說明我也看不懂,只知道要產生核融合反應必須要有接近千億度的高溫。
也許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破壞嘆息之壁後,黃金聖鬥士們會消失,畢竟近千億的高溫應該任何物體都會燒到不剩吧…即使是在黃金聖衣的保護下也不能倖免於難。黃金聖衣的低溫凍結點是絕對零度,但高溫熔點就不清楚,不過在嘆息之壁被破壞後,黃金聖衣依然完好的留了下來,可見黃金聖衣是耐得住這種高溫的,那為什麼黃金聖鬥士們就消失了?
能想到的就是,燒掉他們身體的不是黃金聖衣外那個小太陽的能量,而是黃金聖衣內他們自己的小宇宙燃燒的能量。

聽完了童虎的交代,青銅組們帶著手中的雅典娜聖衣,以及眼中的淚水,越過黃金聖鬥士們的身邊走出了神殿。

「此時此刻,我似乎感覺得到,十二位黃金聖鬥士們都露出了微笑……」

對於一個黃金粉絲來說,黃金聖鬥士全體隕命或許是件讓人感到遺憾的事情。不過站在黃金聖鬥士的立場上去想,這種事是只有他們才做得到,也是必須去做的事。黃金聖鬥士們的微笑,也許還包含了身為黃金聖鬥士的榮耀與驕傲。

當青銅組走出神殿後,靠在關起來的大門邊,回憶著聖域十二宮戰役時與黃金聖鬥士們的交手,這些回憶片段也都是重新畫過的,畫得比TV版精緻很多。在神殿裡面,嘆息之壁前的黃金聖鬥士們,燃燒起小宇宙,準備製造出太陽的光芒。

為了地上的愛與正義,獻出我們的靈魂與生命,
燃燒吧!黃金般的小宇宙!
替這個黑暗的世界,帶來一絲光明!


然後,射手座的箭離弦了……


冥界三巨頭的天貴星來到神殿門口,憤怒地說著休想破壞嘆息之壁,青銅組們全部上前去阻攔天貴星。但畢竟面對的是三巨頭之一,正當青銅組們一個個被打倒在地時,一陣驚天動地的震波傳來,神殿幾乎崩塌了一半,將所有的人都被崩塌的石塊壓住。
青銅組們從石堆中爬了出來,驚訝地說著:
「嘆息之壁被破壞了嗎?」
他們連忙衝了進去,來到嘆息之壁前,看見嘆息之壁的牆上被開了一個大洞。

「太驚人了…只憑十二個人的力量,就破壞了這道牆!」
「黃金聖鬥士…黃金聖鬥士他們呢?」
青銅組連忙四處尋找黃金聖鬥士們的身影,卻只看到了十二件黃金聖衣。

「他們不在了…將一切託付給我們之後,逝去了……」
對著黃金聖衣,青銅組們哀悼地流著淚,耳邊彷彿迴盪著十二宮戰役時他們的言語。

阿爾德巴蘭:「哈哈哈,我輸了。能砍斷我的牛角的,你是第一個啊!」
艾奧利亞:「即使只有一瞬間,能將小宇宙提升到第七感的境界,你們是真正的聖鬥士。」
米羅:「哼,我就看看,你們能在這場戰役中努力到什麼地步。」
卡妙:「做得好,冰河,在戰鬥中完美地學會了曙光女神之寬恕這個必殺技!」
修羅:「是的紫龍,在你的手中,寄宿著我的聖劍和我的靈魂。」
童虎:「隔了243年,我又再次穿上天枰座聖衣了啊!哈哈哈…」

這個片段在配樂的襯托之下,讓人回想起在聖域十二宮戰役,黃金組們一個個登場時的情景,顯得格外地感傷啊。
(曲目:音楽集第八張「最終聖戦の戦士たち」第八首「最終聖戦」)

黃金聖鬥士們付出生命破壞嘆息之壁,打開了通往極樂淨土的道路。
肩負著黃金聖鬥士們的期待和託付,帶著雅典娜聖衣的星矢們,越過這道讓人嘆息不已的嘆息之壁,前往極樂淨土去拯救雅典娜……



看到最後一集結束之後的片尾曲畫面,「My Dear」的歌聲響起,搭配本集內容的剪輯畫面,帶過黃金聖鬥士的鏡頭,讓人覺得這首哀傷的歌曲,唱得更貼切了。

而且聲優名單超長,十二位黃金聖鬥士的聲優都出現了。

比起聖域篇和海皇篇(北歐篇也可以算進去),冥界篇的戰役其實是整部作品的重點,重翻漫畫的時候也可以發現,在此之前都隱約透露了冥界篇的伏筆。並且比起之前戰役都是五小強的戲份,冥界篇戰役不只五小強,所有聖鬥士都參戰了,黃金組更是不用說,冥界篇戰役前導的冥王十二宮篇,幾乎重點都是在黃金組身上。進入冥界之後雖然大多都是卡諾一個人在撐場,但沙加在中段也有著不小的存在感,嘆息之壁前黃金們的集結更是不在話下。

若不是因為連載即將結束,我想作者應該會讓這些黃金們有更多出場的機會。

動畫從冥王十二宮篇到冥界嘆息之壁,黃金組12+2人,這14個角色比起早期的TV版刻劃得更多更細膩,讓人有一種似乎想為這14個人補足些什麼的感覺。也許是情感描寫,或是個性上的強調。雖然多年之後以OVA形式問世的方式,在製作上比TV版更精細,讓人對黃金聖鬥士有更多的印象,但說真的,若沒有看過早期聖域十二宮戰役,黃金聖鬥士們登場時的情景和前情提要(比如撒卡叛亂),只是從冥王十二宮篇開始看起的話,不太容易感受到黃金們所有人的心路歷程。
現在那麼流行重製,比起製作真人版,我還比較希望把之前的TV版動畫重製一下。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