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93

【其他】<小說>聖戰前夕(冥王十二宮篇前傳)

樓主 雪羽 YUKIHA
GP4 BP-
海底神殿的戰役結束後,回到日本養傷的星矢們,
在身體復原後又各自離開日本,回去自己的故鄉。
星矢和瞬仍留在日本,冰河回到西伯利亞,紫龍回到中國,一輝又不知去向。
 
「這次大家都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在日本城戶邸的沙織,望著窗外晴朗的天氣說。
想起沒多久前的戰役,大家將生死置之於度外,不知道還有沒有再見面的機會。
所幸,在漫長又艱苦的戰鬥之後,仍然能活著聚在一起
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又有下一場的戰役,將大家拆散呢……
 
一想到這裡,沙織的眉間微微地皺了一下。
不過當她看著庭院中的星矢和瞬,貴鬼,邪武等人
愉快地遊玩著,臉上都顯出開心的笑容,
沙織也被他們的歡樂感染似地,不自覺又露出了微笑。
 
「至少現在……雖然不知道這樣的平靜能不能維持很久,至少就讓他們在現在能擁有和平的日子吧。」
 
「大小姐。」辰已站在房門外喚道。
「有什麼事嗎?辰已。」
「夏伊娜小姐想見您。」
「夏伊娜小姐?」沙織訝異地說:「她不是回希臘去了嗎?」
夏伊娜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口,她向沙織行了個禮。
「雅典娜,好久不見了,您過得好嗎?」
「我很好,妳呢?身體好多了嗎?妳怎麼會來日本?」
「我已沒事了,謝謝您的關心,我這次是帶聖域的傳話來的。」
「聖域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黃金聖鬥士們想請您到聖域去一趟,說是有個會議希望您能參加。」
「會議?」
「是的。而且也希望您能抽空到聖域走走,那裡也有許多聖鬥士很關心您。」
「是嗎……」沙織轉頭對辰已說:「辰已,你去準備一下,我要去希臘一趟。」
「那麼小姐,要讓星矢他們同行嗎?」
「不用了,只是去聖域看看,有夏伊娜陪同就可以了。讓星矢他們留在日本休息吧。」
「好的,我馬上去準備。」
 
 
 
沙織抵達聖域後,黃金聖鬥士們列隊迎接。
「很高興您能來聖域,雅典娜。」穆迎上前去行禮。
「謝謝你,穆。我聽夏伊娜說你們找我有事?」
「雅典娜,請您先到神殿裡休息片刻吧。稍晚再請您參加會議。」艾奧利亞說。
「好的。那拜託你了,艾奧利亞。」
沙織在黃金聖鬥士的陪同下,走向雅典娜神殿。
 
在神殿裡休息了一段時間後,沙織前往教皇廳。
穆,亞爾德巴蘭,艾奧利亞,沙加,米羅等黃金聖鬥士都聚集在此地。
唯有天枰座的童虎老師缺席。
 
「雅典娜,勞您千里遠來實在很抱歉,但是我們黃金聖鬥士無法離開,所以只能請您親自走一趟聖域,希望您能諒解。」
「別這麼說,米羅。聖域有什麼事情嗎?」
黃金聖鬥士們彼此互望了一眼,穆開口對沙織說:
「是這樣的,雅典娜。您應該知道,在您與海皇作戰時,我們黃金聖鬥士無法前往作戰,必須留守在聖域。」
沙織:「我知道,是老師要求你們這麼做的吧?老師他做的事不會沒有理由,我不介意。難道你們是為了這件事嗎?」
穆:「這個……老師送來的消息說,雅典娜您在243年前戰勝冥王哈帝斯時,所下的封印,即將失去效力了。」
「冥王…哈帝斯?」
沙織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穆接著說:
「是的。在243年前,雅典娜您曾和冥王哈帝斯一戰,將戰敗的哈帝斯,及他的108位魔星,都封印起來。老師是當時聖戰殘存的聖鬥士,負責看守封印。事隔多年,封印即將失去效力,哈帝斯將會再度復活。」
「那麼……」沙織微微顫抖著說:「下一場戰役,又要開始了?沒想到這麼快……」
亞爾德巴蘭:「雅典娜!您放心!我們會盡全力保護您的!」
「不,我不是害怕作戰,只是……」
沙織想起了不久前,才看見星矢他們臉上露出的笑容。
「海皇之戰才結束沒多久,星矢他們好不容易能有休息的機會。我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現場大家都沉默了。他們知道,不是雅典娜偏心,而是沙織與星矢等人的感情,是比誰還要來得深厚的。
畢竟,他們曾為女神出生入死了那麼多次。

沙加:「雅典娜,恕我直言,您是不希望再讓星矢他們捲入戰爭中吧?」
沙織低著頭,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
「那樣的話,我有一個建議,您不妨參考一下。」
沙織抬起頭望著沙加,沙加靜靜地說:
「請您留在聖域不要離開。並下令不准再讓星矢他們進入聖域!」
沙加的話一出口,所有的人都訝異地望著沙加。
 
艾奧利亞:「沙加!你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讓星矢他們到聖域來?」
沙加:「雅典娜,您一定要知道,這場戰役會非常的艱苦,甚至要有必死的決心!如果您不希望星矢他們在這場戰役中喪生,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不准他們踏入聖域,遠離戰場!」
穆:「沙加,要做得這麼絕嗎…星矢他們也是雅典娜的聖鬥士啊!」
沙加轉頭對著穆:「穆,你也知道的。這次戰役不只是雅典娜,所有的參戰的聖鬥士都有可能會喪生!243年前那場戰鬥,不就只剩下老師而已了嗎?」
他又轉頭對著大家:「我承認星矢他們是真正的聖鬥士,而且也是這個世界的希望,我也不想他們就這樣犧牲。至少,讓他們活著,為世界留一絲希望。」
「但是……」亞爾德巴蘭摸了摸下巴說:「依照星矢那小子的個性,我想就算不准他來,他也不會聽的吧。」
「沒錯,那傢伙一定不會乖乖聽話的。」艾奧利亞認同地說。
「所以非得要雅典娜下令才行。」沙加又道:「如果是雅典娜下的命令,他身為聖鬥士,由不得他不聽。否則就以違令處份!」
「等一下!」米羅急忙喊道:「違令處份是死刑啊!沙加!」
「難道還有別的刑罰嗎?」
「你……你在開玩笑嗎?沙加?」艾奧利亞驚鄂地說。
「我很認真的,艾奧利亞。」
沙加的表情從頭到尾毫無變化。在場的每個人卻膛目結舌。
 

「我不同意!沙加,你這個提議太過火了!」艾奧激動地說。
「我倒是覺得不錯,」亞爾德巴蘭雙手抱胸說道:「處份重一點,星矢那小子說不定會乖乖聽話。哈哈!」
「我也覺得這提議不妥當。」穆皺緊了眉頭:「不管怎麼樣,要以違令處份,這太……」
「星矢若有身為聖鬥士的自覺,就該服從命令,不會拿這個開玩笑的。」米羅朝沙加看了一眼:「我相信沙加,他會這樣講,一定有他的用意。」
「雅典娜,」沙加似乎完全不理會身旁的戰友們的一言一語,依舊面對著沙織問道:「您認為呢?」
 
沙織雙手緊握著,不發一語。
五位黃金聖鬥士們全望向沙織,等待著她的反應。
而沙織在一瞬間完全聽不到他們的呼喚,腦海中盤旋的,卻是另一個景像。
 
 
 
……城戶邸的庭院中,星矢和瞬等人快樂的嬉戲著。一旁的一輝雖然沒有加入那對他而言像是小孩子的遊戲,但一輝總是默默地站在一邊,笑著看著他們的玩樂,
直到星矢他們滿身大汗玩累了,才又拿出不知何時早已準備好的冰水和毛巾,丟向他們身上。
 
……回到五老峰,失明的紫龍和春麗相伴著,在充滿自然的環境裡過著閒野逸趣的生活。
 
……冰河在東西伯利亞寒冷的風雪之中,將鮮花灑落冰地上,在故鄉的極光之中,悼念逝去的母親,恩師和舊友……
 
 
 
「沙加,」沙織垂著頭,雙手握得更緊,哽咽著說:「就…就照沙加的提議做吧……」
「雅典娜……」
「對不起…我……」沙織的淚水滴落衣裙間:「我相信星矢他們…一定會諒解我的,我真的不想再讓他們受苦了……」
沙織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掩面哭泣。
「雅典娜,」沙加柔聲說道:「冒犯之處,在戰役結束後,我會向您請罪的。」
「不,沙加,你沒有錯。這是我做的決定,我下的命令……」
「雅典娜,您先回神殿休息一下吧!」米羅說道,讒扶著悲傷的沙織,回到神殿休息。
留下的黃金聖鬥士們,默默地望著米羅護送沙織離去的背影。
 
 
 
「星矢他們是很不錯的聖鬥士,如果在這場戰役中就死掉的話,的確太可惜了。」亞爾德巴蘭說道。
「不過沒有星矢他們的守護,雅典娜能贏過這一場戰役嗎?」穆依然望著沙織的背影,回應亞爾德巴蘭的話。
「喂喂喂,你說的是什麼話,好歹有我們黃金聖鬥士在,你該不會認為,我們還比不過那幾個小毛頭吧?」艾奧里亞不滿地對穆說。
「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雅典娜。雅典娜會下這樣的決定,是希望星矢他們以後,能過得幸福;但我希望的,是雅典娜能和他們一起,過得很幸福。」沙加語重心長地說:「即使這次戰役中我們都犧牲了,至少要讓雅典娜活著,在有星矢他們的世界中,平靜地過一生。你們……」沙加看看身旁的戰友們:「我想應該也做好準備了吧?」
 
「沙加…原來你打的是這樣的主意?」
面對艾奧利亞再一次的訝異,沙加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轉身離開了教皇廳。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