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42

RE:【同人】魔喚精靈Vantage Master同人小說-俠盜篇 Chap.8

21 樓 zamil zamil
GP0 BP-
期待很久了,故事果然還是很精彩
恭喜上榜!
0
-
LV. 15
GP 21
22 樓 阿咕勒 n19813130
GP0 BP-

太棒了
期待好久終於發文
敢動吶
希望往前努力  不停創新
加油

 

0
-
LV. 10
GP 33
23 樓 happysai
GP0 BP-
感謝各位的支持,同時也對我拖稿那麼多天表達絕望抱歉。

最近在忙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絕對不是什麼正經的事,結果導致這篇一直放著沒在動……說老實話,我絕望了(迷:讀者們才要喊這句吧!)

對不起。開始下一篇吧。

0
-
LV. 10
GP 33
24 樓 happysai
GP2 BP-

Chap.9
 

  瞬間緊繃神經,丹尼迅速轉身抽起腰間的飛刀,謹慎的搜尋聲音的來源──是來時走過的古道,也是剛才晴子離去的方向,換句話說,干擾者來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快啊!

  倘若方才的推論無誤,這道門只是個幌子,真正的入口另有其處,或許是地道或是暗門等。既然如此,事情的輕重緩急已經很明顯了。支援晴子的任務刻不容緩──由其是丹尼方才透過帕朗的視界得知來者身分,正所謂冤家路窄,此時在古老通道與晴子交戰的神秘人物,正是前不久才交手過的流浪劍客:吉歷!
  「這世界還真小啊……」丹尼自嘲著,握住那陪伴他十幾年的小刀,如狂風般朝著戰場奔去。

 

 



  「沒料到會與閣下相遇啊?俠盜!」藍衣劍客獰笑,危險的東洋劍法在小小的古道中流竄,負責護衛的土精靈帕朗不是被吉歷一劍了結生命,就是遭到吉歷召喚的火精靈消滅:「還是,吾應稱呼妳為,天象精靈,琦男呢?」

  晴子向後退去,堪堪閃過一道危險的銀光。似乎是為了報仇,吉歷不使用效果最好的火燄精靈對付晴子,只以自傲的東洋劍術往晴子身上招呼。這樣的舉動雖然讓晴子得以喘口氣,但戰鬥的壓力絕對沒有因此減輕!
  吉歷那一流的劍法,高漲的氣勢,危險的劍在這陰暗的古道中一覽無遺。礙於狹小的地形,晴子無法發揮天象精靈飛行的優勢逃竄,卻也不能正面迎擊──從藍衣劍客眼中透出的層層殺氣,有著即使死亡也要帶走對方生命的覺悟!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出現?」晴子揮舞著強韌的綠色絲帶,巧妙地防下吉歷的直劈。
  「僅是路過。」劍客邪惡的看著曾經侮辱他的人,又是一劍突刺:「帶著一隊士兵路過。」
  「士兵?」晴子躲開,抓緊空隙放出了一道閃雷。
  「是也,就是士兵──汝該不會認為閃電對我會奏效第二次吧?」硬是承受了晴子的魔法攻擊,吉歷提劍快速接近晴子:「吾受皇軍邀請,奉命延攬人才及搜查精靈召喚物。」
  晴子皺起眉頭,手一抖,綠色的絲帶像蛇一般直取吉歷面門:「你怎麼會找到這來?」
  吉歷從容地避開,說:「此處傳出異常劇烈之魔力波動,若非魔力道具,便是精靈主……天祐我也!沒想到竟是爾等在此!」吉歷向右虛晃一招,引出晴子貿然的攻擊後迅速從左側欺近:「如此,吾終能一見名動天下的俠盜了啊!」

  避無可避的冷冽長劍,斬落!

 

  「鏘!」

 

  長劍停在晴子花容失色的臉前,並不是因為冷血的劍客忽然手下留情,而是一把短刀從暗處伸出,擋在了劍客與晴子之間。
  傷痕累累的短刀由一隻歷經風霜的大手持握,手的主人,一位黑髮男子正冷笑看著他的敵人。

  「俠盜丹尼!」劍客吃了一驚,他如野獸般敏銳的感官竟然完全沒有察覺俠盜的出現。
  「是劍客吉歷嗎?久仰久仰。」丹尼說著客套話,同時空出來的左手摸出一把飛刀丟向吉歷。
  「哼!」收劍擋下飛刀,吉歷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對手。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座遺跡和城主多爾的城堡有好一段距離,丹尼可不認為吉歷的出現只是巧合。
  「此一問,吾已告知一旁的小姐。」吉歷向後一退,又是乾淨俐落的突刺。
  「鏮!」「到時候再問她好了……」丹尼喃喃,同樣簡潔的用小刀架開。
  眼見幾次攻擊都被俠盜輕鬆寫意地架開,驕傲的吉歷不禁動怒:「讓爾等知曉自己的渺小吧!東洋流劍法──靈蛇撩亂!」
  一時,銀光充滿了陰暗的古道,劍的軌跡變幻莫測、虛虛實實,橫斬的劍軌忽地上撩、直刺的劍尖陡然下墜。劍法看似雜亂無章,實則靈動非凡,若是一般劍客恐怕在出劍的瞬間便已命喪九泉!
  但,丹尼那在危險下鍛鍊出來的體技又豈是常人!雖然臉頰處遭劃傷、腰間掛彩,但也抓準吉歷防禦的空隙,在吉歷持劍的右腕上留下三柄危險的飛刀。

  「晴子!」趁著吉歷因中刀而停頓的剎那,丹尼迅速抓住晴子的手,一溜煙逃出戰場。即使被笑作懦夫也沒關係,畢竟對上真正一流的劍客,丹尼可不認為能活命──「留住性命」才是盜賊的生活準則。
  「嘖。」錯失時機的劍客,只能咬著牙看著逐漸失去蹤影的丹尼與晴子。但這次,吉歷不同以往,並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而是冷靜的調動於遺跡洞口等待的精靈們,吩咐同樣在洞口的士兵追上俠盜。

 

  結束指揮的動作,吉歷卻不朝著遺跡外頭移動。因為,他也不由的被這莊嚴的遺跡地吸引:「吾等……」
  接受到充盈的魔力,火燄精靈主吉歷有了個與俠盜不同的發現──遺跡中的魔力,竟然帶有火性!「……吾等,貌似與此相合……」
  不禁露出了滿足的微笑,藍衣劍客吉歷被此處的神秘所迷惑,一步一步,走向了深處。

 
 
  逃走中的丹尼,或許永遠也無法料想:在他面前屢試不開的巨大銅門,竟輕易的在劍客面前緩緩開啟……

=====
這次好像更少,不到兩千字……對不起我承認我偷懶。
沒想到吧!遺跡的寶物竟然不是給俠盜偷去,而是讓劍客撿了個現成的便宜啊!

按照我偷懶的程度估計,在兩篇結束吧,或者三篇?(正在考慮要不要寫魔女篇……)

2
-
LV. 11
GP 43
25 樓 happysai
GP1 BP-
俠盜丹尼篇(Chap.10):
 
  一手撥開擋路的爬藤,丹尼與晴子彷彿在與時間賽跑般,迅速的在不見天日的叢林中逃竄。
  「嘖……」雖然靠著召喚精靈輕易突破遺跡前,敵方精靈與士兵的封鎖線,但隨後追上的小型天象精靈卻像是聞到腐肉的蒼蠅般,怎麼也擺脫不了:「晴子,麻煩一下。」
  晴子聞命,手中青絲帶一揮,巧妙擊中試圖靠近的小型精靈:佩里特──一種外表如同童話中的小仙子,雖無威脅性,但行動異常靈敏的天象精靈。輕易地使其暈眩後,兩人再迅速逃離,然而過不多時又是零星的追兵包抄,窮追不捨。
  「晴子,分散開來。」丹尼皺眉隨手一刀,將追趕上來的士兵擊暈。眼下局面,兩人同時行動被發現的機率較分散大的多,無論如何都得爭取到時間:「再撐一下……再一下,至少得回到那裏……」
 
  是的,必須盡快趕回姐姐露翼所在的教堂,原因除了較為熟悉地勢,對反擊的幫助較大之外,姐姐強大的魔力配合堆積在教堂的稀有召喚道具,能將之擊潰的精靈主恐怕除了天才精靈主基德‧剛之外別無他人了吧!
  「他們在那裡!」士兵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丹尼咬咬牙加快了腳步,同時召喚出一隻帕朗意圖誘開窮追的士兵--只能防一時,將精靈當作誘餌的戰略對上同為精靈主的對手成效不大,更何況對方是戰鬥經驗豐富的傭兵吉歷。儘管只能拖延微薄的時間,但對丹尼來說卻是必要的。
  「這下麻煩了。」丹尼低語。
 
 
  黃昏時刻,逃出陰暗樹叢的俠盜丹尼連瞄向晚霞夕陽美景的餘裕都沒有,迅速俐落地拉開修道院的後門,如煙般輕身溜進,如此速度及靈敏度,即使是眼力最好的人也只能隱約察覺,「天之足」的名號當之無愧。
  「碰、碰、碰、碰!」敲破修道院寧靜的腳步聲透露出來者的情緒,大禮堂、花園、走廊、休息室……奔走在姐姐露翼可能出現的地方卻一無所獲,丹尼焦急的咬了咬嘴唇。
  不能怪他失去了此時應有的冷靜與從容,包圍上來的士兵、帶有敵意的優秀精靈主……以前雖也遇過類似的場景,但在缺乏準備的狀況下卻是第一次。奇襲,對於屢次出手前都有縝密規劃的俠盜丹尼而言,這次在微妙時間點上發動的意外造成的破壞力遠遠超過了從前。
  「姐姐,你在嗎?」嘴裡喃喃,同時祈禱在外頭的晴子能多爭取一點時間──被當作棄子的帕朗在剛剛失去了連繫,眼下只能靠她了。
  就在走廊轉角,丹尼眼睛捕捉到一名披著黑色修士服的身影正急急忙忙的趕向修道院門口。原本正打算衝上前去的丹尼,也因為這個異常的舉動而停止動作。
  為什麼一向從容的露翼姐會如此慌張的往門口移動?聽到修道院外頭鐵器的鏗鏘聲及粗魯的談話後,答案就很明顯了。──士兵們已經找上門了。現在暫時不要出面,畢竟不擅長撒謊的露翼姐若得知自己躲在修道院中,肯定馬上穿幫。
  一念及此,丹尼心中的焦慮反而逐漸淡去。心隨電轉,精細的埋伏計畫已然浮現,獵與被獵的立場即將逆轉。丹尼,世界上最聰敏的男人,英俊的臉龐勾起了一抹勝機確立的微笑。
 
 
  「這位女士,你有沒有在附近看到一位穿著藍色襯衣的男人。」小隊長似的兵將保持著對神職人員的基本禮貌向眼前的修女發問,雖然態度頗佳,但身後隊列散亂,神色不善的眾多士兵卻明顯帶著赤裸裸的武力脅迫。
  「你是說俠盜丹尼嗎?」自從丹尼開始從事義賊一職起,不時會有些高官貴族循著蛛絲馬跡搜查到這裡,說實話這種場面露翼見的多了,此時自然也依照著平時的步調,換上親切慈祥的笑容,配合著士兵們的搜索,並準備在他們一無所獲時將之打發。
  只要藏起來的贓物不被發現就沒問題了,露翼這麼想──當然,她並不曉得丹尼就在此處。
 
  將小隊長與諸士兵們請進大禮堂內,露翼注意到本應空無一人的大禮堂中有一個佝僂的身影,正蹲坐在堂中央,夕陽透過彩色玻璃流入,昏暗的橙光模糊了對方的臉龐。
  露翼還來不及開口詢問對方身分,對方就已經開口了,宛如六十歲男性的沙啞嗓音頓時清楚的吐出:「露翼姊妹,你怎麼就這樣將一群不潔之人引入神的住所?」語畢,緩緩起身走近。
  你究竟是誰?話未出口,露翼便注意到擱置在不遠處的綠色小背包──答案已了然於心,這位神祕的老人身分自不做第二人想。俠盜丹尼,多麼了得的易容術啊!
 
  為什麼要這麼做?──露翼的眼神中這樣流露,丹尼並沒有做出回應。情況緊急,接下來的將發生的一切,若是與姊姊的默契不足便將前功盡棄。
  將心神穩定下來,偽裝成老神父的丹尼帶著莊嚴的表情對著士兵。
  以武力驅逐士兵是不可能的,姑且不論勝算的問題,若戰鬥拖到劍客抵達,丹尼必將九死無生。但若只是將士兵支開,接著與劍客的戰鬥,即使夥同使用贓物的露翼,勝算也只有五五波。更別提戰鬥之後的後續處理──俠盜的基地曝光,姐姐的修道院將被拆除。
 
  因為在法律上我是「惡」的存在,所以發生戰鬥的話我方將會吃虧。
  既然如此,何不將立場掉換呢──我是修道院的神父,而劍客吉歷是帶來不幸的凶星──營造出事件氣氛,此時又是孰善孰惡?
 
  是的,現在這裡是俠盜丹尼的舞台,即將上演的絢麗表演將徹底顛覆雙方立場。就如同張開大網等待小蟲的蜘蛛一般,此刻的丹尼不是俠盜、也不是神父──而是狩獵者。正趕過來的劍客吉歷,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一腳觸動了死亡的陷阱。
 
=====
對不起我以為沒人在看這個東西。(汗
由於魔喚精靈之俠盜篇並不是放在首要的位置,所以可能只是想到才寫一點。
──原本應該會是這樣,但板上因此多了一篇催稿文實在令我汗顏。抱歉,我會努力的。
 
下一章將是最後的戰鬥,為了閱讀節奏所以會全部寫完再發表,剩下兩篇。
1
-
LV. 11
GP 47
26 樓 happysai
GP1 BP-
自己*SAGE(當然沒有用)
好的各位,我現在是考生,耶恭喜我自己(不對)
 
之前一段時間我拖稿了,雖然我想也沒人在期待了不過還是致歉。m(_  _)m
現在要準備升高三了,然後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越接近考試,靈感就越旺盛」,所以這段時間搞不好反而會將它寫完?
新的2000字完成,不過我想還是等全部完結在一起發好了。
 
嗯,再看看吧,反正這篇是免責拖稿文(免責個鬼!)
 
(在按下發表之前,做好遭到炮火洗禮的覺悟)
==
*SAGE:下沉之意,在KOMICA中,於信箱填入SAGE將沒有推文功用。
1
-
LV. 12
GP 49
27 樓 happysai
GP1 BP-
  首先再次致歉,因為上次明明說了要一口氣發完,但禁不住以12這個完美數字完結的誘惑,還是在2000多字的時候放棄了。
  泥砍砍,12可是能被2和3整除的完美合數,邁入人生重要年級的高三(我)是12年級。刀語啦、一季動畫也是12集完結。
  所以因為種種原因,就讓這11集出來後再繼續認(ㄊㄨㄛ)真(ㄍㄠˇ)吧!(我要考上台大!)
 
=====
Chap.11
 
  銀光流竄,劍跡、刀軌縱橫。
  空無一人的禮拜堂內,劃開了寧靜的破空聲持續著。兩道身影時而交會、時而分開,俠盜的短刀是死神的歌謠,飛刀彷彿點點音符。強者吉歷沒有還手的餘閒,只能以細長的劍刃勉強招架對手凌厲的攻勢。
  擊落迎面而來的飛刀,逮住了空隙的劍客搶入,壓抑許久的劍強硬突入俠盜的身形,俠盜短刀招架,反手飛刀回擊,劍客退守,同時橫掃的長劍也阻止了俠盜的進逼。
  「無恥之徒……」劍客吉歷怒視著從容的俠盜。從吉歷踏進修道院的那一刻開始,便是一連串的災難,先是由修道院裡老人宣言自己是惡魔的化身,爾後遭到同行士兵的背叛,聽信了老人妖言的眾士兵對自己刀刃相向,為求自保的攻擊行為卻被視做了叛亂……而在士兵們敗逃之後,是忽施偷襲的老人,惱怒的情緒下自己揮下的長劍,揭露了俠盜的真面目。
  緊接著的,便是錯愕之下,無法還手、一面倒的武力壓制。
 
  「畜生!」自尊的怒吼爆發,緊抓俠盜露出的空隙,雷般的劍刃長驅,但面對吉歷殺氣騰騰的東洋劍法,俠盜只是輕描淡寫的側身躲開,然後反擊。
  事實上單就戰力而言俠盜丹尼確實略遜一籌,但勝負從來就不是單單因為戰力的差距。開場前對於其氣勢的打擊、錯亂其情緒、再加上對於其體力的消耗,漸漸將勝負天秤的砝碼轉移,傾斜。
  ──然後,為俠盜丹尼創造一個絕對勝利的舞台!
 
  「你這……」又是僅能逼開對手的長揮,劍客心中的怒火正一步步侵蝕著他的理智,渴求勝利的劍客向後躍去,從懷中摸出降魔串珠,試圖通過召喚精靈來扭轉戰局:「依吾之命前來,火焰的魔神像,應吾與汝之契約……」
  但沒用,在極速的交戰中,召喚空檔的存在不被允許,劍客的詠唱被旋來的飛刀強制中斷,不僅如此,此舉甚至使吉歷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致命破綻!
  「得手!」伴隨著丹尼堅定的宣告,一柄飛刀準確地鑽進了劍客的胸膛──不、沒有,千鈞一髮之際,劍客的長劍即時護住了要害,然而這動作的延遲也讓他無法再轉守為攻。
  避無可避,魔術般的飛刀從四面各處襲來,挾著駭人的勁道,帶著必勝的信念,朝著劍客發出最後一擊。
  而劍客吉歷卻仍未從方才的攻勢中重整旗鼓,維持著前刻的動作,甚至連揮劍格檔飛刀的時間都沒有。
 
  ──這就是劍客的末路了嗎?
 
  「嚇啊啊啊啊啊──!」怒瞠雙目,吉歷吼出了他最後的憤怒與不甘。
  而下一刻,飛刀全數沒入劍客身中。
 
  丹尼喘著氣,緊盯著戰場中央,不斷滴下鮮紅色液體的劍客吉歷。
  理應致命的攻擊,被劍客硬是撐了下來。不僅僅是因為吉歷在最後一刻用劍身護住了要害,那驚人的強韌體魄與精神更是令人膽寒。
  但即使硬撐下來又怎樣?戰局仍是壓倒性的令人絕望。
 
  丹尼看著眼前的對手。比任何一刻都小心,他不是會在勝利前敗北的人,為了提防劍客的反撲,丹尼握緊手中的短刀。
  吉歷仍然站著,良久。
 
  方開口。
 
  「俠盜丹尼。為人民歌頌之俠士,為富豪所憎惡之鼠輩。」是死前的感嘆,抑或是重傷下的夢囈?吉歷沒有重整戰鬥狀態,只是讓右手的長劍在地上搖擺:「汝之面貌,究竟何者為真?」
  形同廢話一般。劍客臉上掛著慘笑,左手摀住的腹部流下了不少鮮血,在平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畫出了斑斑紋路。
  「身帶精靈,而又不效力於戰士貴族以爭富貴。」吉利一反平時惜字如金的個性,侃侃而談。是否查覺了自己的死期將近?他嘴上不停,劍尖也隨著聲調而在地面搖晃:「看似屏棄功名,而又熱衷偷盜,所為何事?」
 
  半晌,丹尼回應了垂死劍客的問話。
  「我是俠盜,俠盜丹尼。」丹尼緊盯著劍客的雙瞳,訴諸了自己的意念:「不是為了自身利益,也不是為了什麼功名富貴。」
  「我所渴求的目標,從頭到尾都只有一項。」握緊拳頭,丹尼喊出。
  「究極世上的神秘,探遍天下的舞台,熱衷在冒險的氛圍。」堅定的。
  「追跡流風,徜徉熱血,那即是我的冀望。」確信的喊出。
  「哦?然則救濟窮苦何解?汝豈非劫富濟貧之豪俠乎?」像是明知故問,吉歷的聲調也大了起來。
  「豪俠什麼的,才不是那一回事!我只是一個奮力逐夢的普通人罷了。」為了釐清自身的信念,丹尼在此宣言:「僅僅是為追求刺激的生活,這即是我俠盜丹尼,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並不自認豪俠的態度,洽証明了救濟之心的理所當然。不曾將自己看作天選,而僅將自己看作凡人。
  沒有遠大的理想、亦沒有雄壯的野心,而只是自私的追著自己的感覺──但正因如此,才顯得出俠盜丹尼的真實。
 
 
  輕輕拍手。劍客勉強撐起殘破的身體,將長劍入鞘後輕輕鼓掌。
  「此言善矣。」吉歷微微低頭:「違聽此類之論已久,此方算的上是真實的肺腑之言……」
  「毫無花言巧語,吾等認同汝的信念。」附和了俠盜的言論。
  「追求自由,而又能顧念他人。」然而。
 
 
  「就依此。饒汝一命。」瞬間的陰兀從眼中閃過。
  「!」
 
  靈力爆走!
 
  禮拜堂充滿燒灼的氣味,空氣一瞬間乾燥,驚人的熱度來源正是劍客吉歷。
  丹尼終於注意到吉歷忽然多話的理由。
  ──質疑丹尼的信念,迫使自尊心強的俠盜不得不作出回答,趁著丹尼分心講述信念的同時,利用劍尖在地上以自己的鮮血畫出魔法陣。
  然後,召喚精靈。
 
  對於吉歷而言,這是個賭注。
  傷痕累累的自己不可能單憑低階精靈逃離,是以魔法陣所使用的召喚媒介是方才自火焰遺跡中入手的召喚道具:黝黑的異形燈台。
  對於燈台所連結的精靈沒有一點概念,能否成功召喚也完全是未知數。反正左右都是死,不如孤注一擲,這是劍客的僥倖。
  而確實,戰況在一瞬間急轉直下。
 
  但仍非有利於劍客。
 
 
  爆走的流焰吹黑了偌大的禮拜堂,縱橫的火花散燃在各處,神聖的教會一瞬間染成紅色的灼熱地獄,溫度驟升至難耐的高溫,丹尼、吉歷的衣物冒出不祥的黑煙。然而這一切,都不如禮拜堂中央的巨大魔力波動危險。
  危險的並非將「那個東西」喚出的吉歷,而是具有無窮壓迫力、象徵絕對死亡的「那個東西」。
  單純由死黑色火焰所構成的異型之軀,不可對抗、不可注視、不可逃避、不能用常理去判斷,僅僅存在神話的高純度魔力。
  僅僅存在便是高度危險,難道吉歷真的召喚了這樣的怪物嗎?
  不,不對,原本應站立在禮拜堂中央的吉歷也被其暴走的火焰流擊飛到外圈,渾身焦黑。
  名符其實的戰局逆轉。
  但卻是,將戰局扭轉至兩敗俱傷的局面。
 
  「可惡……」已分不清是俠盜的呢喃還是劍客的懊悔,雙方都絕望的看著超展開的發生。
  沒有勝算、雙方都沒有勝算。
  在「那個東西」的面前,只有倒下的選項。
  所以,兩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東西」緩緩的凝聚魔力,將巨大的死色炎彈朝眼前轟出。
 
  這就是最後了吧。一邊閉上眼,丹尼在心中想著。
  紅蓮爆散,隨即是轟然巨響的紅色與黑色交響曲的盛大演出。
 
==
  鏘啷,答案是塞納河畔(沒有發問)
  不對,是塞那斯,魔人之燈台,當然這所謂的最強精靈都會跟終結之魔書一樣有專屬章節,所以在這裡不多加著墨,隨便帶過去就好了(喂)。
  快要爛尾了,因為打算之後有時間重寫一次。
  中間畢竟是從國中到大學(快了),文筆的齟齬會有很大的問題。(不過隔那麼久應該也沒人注意之前寫了啥吧)
 
 順便一提,就當無聊自high好了,有人覺得我把什麼東西忘了嗎?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5 筆精華,10/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