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4

【其他】【小說】嗜魂者(魔劍邪神1 開頭動畫小說)/羽蕭

樓主 羽蕭 zephonwing
GP0 BP-
嗜魂者 Soul Reaver  /羽蕭 著



「人類」?

那是個早被遺忘的名詞。

曾經,他們是這諾斯亞大陸的支配者,傳承了上古神魔的知識,以五位人類使者分別掌管守護五根擎天而立的「諾斯亞之柱」,維持著神魔兩界的平恆,與人界的中立與自主。

但命運之輪慢慢轉著,由人類的興盛,終於轉自衰落。

起由「平衡使者」遭殺害,其餘四位使者精神失衡,終於導致諾斯亞之柱的崩毀。事情原有一線轉機:命運註定的平衡使者承繼人在命運的驅使下,逐一將被腐化的四使者鏟除,而在最後時,只要願意刻犧牲自己,大地之平衡便得以恢復。

本來人類也許有機會能夠再撐過命運之輪的一轉,但是,早淪落為血族的平衡使者承繼人,看透了人性,最後拒絕了奉獻,捨棄了人性而以完全的血族身份統一各族人,並將低劣的人類徹底滅絕,統治了諾斯亞大陸。

命運之輪繼續轉著,屬於人類的燦爛已逝去千萬年,如今,是屬於我們血族的時代。



該隱──我們的血族之王──如今,被各個族部視為神一般地崇仰著,諾斯亞大陸中更也流傳著不少關於他的神話與史蹟,但是,知道事實的卻沒幾個;他曾經也是人類,如同我們所有人一般,但是他對人性的鄙視驅使他創造了我,和我的兄弟們。

我的名字是「拉結爾」,該隱初造的親隸軍長之一。

我和我的兄弟們曾與該隱一同看著代表血族時代來臨的晨光緩緩昇起,至今,我們已侍奉他千萬年。在這漫長的時間中,我們慢慢變得更「不人類」,而更……「神體化」……

該隱會首先進入一種轉變的型態,而終於蛻變,並獲得一種全新的能力,而我們自己將在若干年之後,跟進主人的這種蛻變……

直到有一天,我比主人該隱更先得到蛻變的榮譽。

我仍清晰記得當時,該隱輕觸著我蛻化所生的翅膀,驚訝而錯愕地讚嘆著,緩步來到我的身後,然後,將其生生扯裂。

我的逾越,為我得到了一種新的酬報──

苦痛。

我知道,最後的我將只有一種結果:永恆的懲罰。

我,拉結爾,居然落得唯屬背判者與弱者的死刑方式:在「亡者之湖」中燃燒成灰燼。

身受重傷的我早已無力反抗,最後只能俯對著百尺下谷底的亡者之湖,而在那如藍寶石般的湖面倒影裡,我看到了死神的微笑。



「把他丟進去。」



該隱的語氣遠比記憶裡的曾經更冷淡與輕蔑,而嘴邊汎起一絲怪笑。

就是如此諷刺地,我被我自己所侍奉了千萬年的主人所背棄,更被是自己的兄弟親手毫不遲疑地推入死亡的門檻……

我的四脂與五臟,翻滾著青白的火燄,就如此,我名符其時地深深跌入了地獄,親眼看到那生命與死亡的交邊。痛苦自是不可言欲,而舊痛與新傷反覆輪替,像是死了千萬次、復生了千萬遍,卻只為了受那極刑而再死千萬回。

時間,慢慢地模糊了去,萬物與世界且如水鏡般休止於無,只有那那無盡的折磨,與一股深切的恨意,駐留。



恍然之中,「永恆」也彷彿過了去,而我的苦痛終於減緩,在我神智接近完全崩潰與狂亂的懸崖勒馬。這落隕完全殞毀了我,但,我卻又還活著。

掙扎著起身,卻發現我的身體早失去了原本的健壯與優雅,變成了……這只剩陰藍色枯骨與被層層死皮裹附的「怪物」;連下鄂都被白火蝕燒盡,只能可笑地大開著只剩一半的口,大口吞吐著幽冷的空氣……

從地上拾起伴隨我一起殞墜的族旗披風,更本能性地將它纏結於身上,遮掩自己殘破的身軀,卻在此時,身後傳來了一個如似比轟雷更響亮、卻比悶雷更低沉的聲音,反覆喚唸著我:

「你值得……」

「拉結爾,你值得……」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