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6

【心得】波拉勒斯旅遊指南

樓主 蓑翁 narcisess159
GP62 BP-
要說我最喜歡的城市,除了達拉然以外,恐怕就是波拉勒斯。
雖然海風又濕又黏,海港城市常有的毛病,波拉勒斯一個也沒少:竊盜與黑幫出沒於大街小巷,髒亂又狹小的街道,濕潤的海風幾乎毀了我每一本書,噢!還有那堆魚,如果漁獲能夠順利銷售出清的話,那一切都非常宜人,買賣雙方都帶著愉快的心情離開海港,但事情總不會這麼美好,商人在處理漁獲時隨手就把劣質品或殘餘物抹到海裡去,若站在城市的邊緣一瞧,翻白肚的魚屍比比皆是,而且大夥兒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好吧,在說了波拉勒斯這麼多壞話以後,這座城市究竟迷人在哪呢?我想當你在深夜時站在城牆上看滿城燈火,你就會明白,為甚麼我著迷於此地。那是身處闃寂的達納蘇斯所不能體會的生命力,黑夜籠罩了白天的雜亂無章,伊露恩給予了最適宜的妝點。
我在去年春末時跟著商隊,從波拉勒斯進入庫爾提拉斯王國,當時我還不怎麼能夠欣賞這座城市,所以在稍作休息後,就往北走,在斯陀頌恩谷地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夏天。我想不會有任何地方比斯陀頌恩的草地更宜人的了,其他地方雖然也有美盛的草地,比如高嶺的長草、翡翠夢境漩渦似的青草,但是都帶著勃勃的野性,當你踩在上面時,會有種大地緊抓著你的感覺,不像是斯陀頌恩的溫馴──不過我沒有留在那裏長居,我想也許是我野獸般的警覺,總覺得住在斯陀頌恩久了,安逸的腦袋會自然而然地被馴化,就好像我極力讚美的草原一樣。
我會去佐司瓦則是因為一位朋友的邀請,他聽說我來了庫爾提拉斯,就堅稱不能錯過佐司瓦的風景。他對佐司瓦的著迷實在令我難以想像,那傢伙是個熱愛民俗與登山的野人,尤其喜歡在冬天時登山,享受那種與嚴酷的大自然搏鬥的奇怪成就感。其實當我一踏上佐司瓦的土地,我就開始後悔,怎麼不知道那傢伙的愛好是多奇怪呢?總之我受夠了漆黑的樹幹與不知道會從哪裡竄出來的女巫、怪物,待不到一週,我就離開了佐司瓦。當時就想,既然都已經走過了庫爾提拉斯兩座島嶼,不若也去提拉加德海灣走走,來個全國旅行。說了那麼多,其實只是要解釋為甚麼我會是從南島上來的。

當我再次踏上波拉勒斯的石磚,經歷過女巫威脅的我迅速的愛上了這個充滿人氣的城市,不過真讓我著迷不已的,當然不會是那些作奸犯科的竊賊強盜,而是波拉勒斯的另外一面,為了讓你們讀下去,就容我在這裡先賣個關子。沿著水手路往北前進,繞過信風市場,最後再回到軍府的所在地,我在那裏長租了一間小房子,可以徹夜眺望遠方的山影。

我在好奇章魚跟酒保聊天時,他介紹了我許多好玩去處,或者是從當地人的眼中,如何看待這座城市,在我居住的這兩三個月間,受惠良多。我在大著舌頭要與酒保道別時,他提議我寫下這段回憶,也可以做為其他人的旅遊指南。我其實懷疑他收了旅遊觀光部門的錢,但又懶的寫,所以讓我代筆的。總之,如果你打算循著這條路線走,請記得要從水手路開始。

【水手路】 
水手路上最大間的酒館莫過於「好奇章魚」了,裡面徹夜在跳舞,如果你想認識一些帥氣的水手,這裡是他們比較常會出沒的地方,但建議你不要走外側的通道,喝醉酒的水手常常衝出酒館,抓著扶手嘔吐。每週末在二樓會舉辦爐石大賽,相信我,他們當地也有許多高手。


旁邊是「布雷達克與兒子的梯子公司」(看起來是世代傳承,天知道這裡為甚麼這麼需要梯子?)往前走就在小型船塢旁是「海上迷航」,裡面有些終日忙碌的製圖師,從來就沒有搭理過我。


沿著水手路往西上到一層高架木地板上──我總是擔心它哪天就會破一個窟窿──會先聞到一股極為強烈的魚腥味,然後你就知道自己到達「小玩意、浮標和其他東西」了。老闆羅斯提是個豪爽的人,但他總不肯答應賣給我那隻黃色小鴨。

再繞過去你就會找到「沐風渡船註冊辦公室」,裡面總是擠滿了人,與一大堆等待整理的文件與郵件,甚至堆滿了二樓。除了支付相當的金額,你還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在緩慢的行政效率下,得到船隻註冊許可,你才能擁有一艘屬於自己的船。

出了辦公室,會看到一個頗大的廣場,中間孤零零的立了一根石柱,完全看不出其作用。沐風平民區正如其名,終年都有強勁的海風吹拂,再加上是以平民為主要居民的地區,缺乏落到實處的經費,地面的石磚鋪得零零落落,所以地面上總是坑坑巴巴,一旦積水,十天半個月都退不了。相比起用鐵柵分隔的主要道路,貧富差距當真十分明顯。

不過即使如此,波拉勒斯的居民們仍然有自己享受生活的方式。就在水坑旁,葡萄架上青翠的藤蔓,點點的紫色花朵在夜裡搖曳,燭台點亮了享用美食的臉龐,這是隔壁餐廳「鯊魚」的室外桌,往裡面走羅斯提的家人在這裡擔任侍應生,相比起水手路上的「好奇章魚」,這裡有更多的饕客。如果你要問這裡甚麼最好吃,黛安娜會向你推薦定錨黑啤酒搭上一份黑暗深淵鯡魚(最好加點提拉加德起士),麥芽啤酒略帶焦糖味,搭配鯡魚本身的甜味以及起司濃郁厚重的口感,令人難以忘懷。另外這裡的小龍蝦也相當遠近馳名,但是得先訂位。
(上面這張是室外桌,其實更晚一點會比較好看,這是夕陽中的照片)


最後一間值得一提的,就是路底的「那是海鱔」。這是一間會員制的餐廳,來來往往的客人多半是庫爾提拉斯的貴族以及在普勞德摩爾軍府任職的高階軍官,社經地位一般的旅人只能望門興嘆,不過如果你有當地的高貴朋友能夠帶你一遊的話,你也許能夠品嘗店裡美味的龍蝦(這裡每天都有龍蝦,但更好的,在二樓),海鱔賣的酒也很不錯,我個人比較喜歡蘋果白蘭地,是從斯陀頌恩谷地運過來的,那裏有最適宜的天氣與土壤,能夠培養美味的蘋果。聽說最近這條通道出現了一些人為壅塞,至少侍應生是這麼告訴我的,這為提高販售價格提供了一個完善的說詞。

待續。
62
-
LV. 7
GP 26
2 樓 蓑翁 narcisess159
GP23 BP-
【港口南路】
       出了逼仄狹小的水手路,小心地避開懸掛在牆上不知幾年沒換的旗幟,擔憂著柵欄的尖刺何時墜落,你一抬頭就會看到景觀開闊的港口南路,容姿煥發的守衛們騎著駿馬威嚴的列隊走過,你能感覺到終於進入充滿秩序與繁華的波拉勒斯。

       相對於對岸的港口北路,南路要舒服的多,畢竟對岸可是盤據了一大群囂張的黑幫盜賊。往右邊走,就會從巨大的港口大門旁到達對岸,也是從水手路到信風市場最快的道路。初來時我特別震撼於這座大門的巨大,更常常站在它面前,暢想當它全部開啟時,所經過的船隻該是個甚麼龐然大物。橋上的風特別強,河面上總是傳來潮濕的氣味,但在夜晚佇立於橋上,看著南北路兩道偉大雕像的旗幟飛揚,他們身後道路燈光點點,我常常不禁沉醉於此。

       南路別名愛情路,可想而知,每到夜裡,總有許多情人、夫妻在此散步。這裡確實也很有浪漫氣息,路邊的水池上點著蠟燭,在夜晚的籠罩下,模糊彼此的面容,落在地上的紅葉也常是情人間的戰利品,偶爾也會有詩人在此漫步、朗誦詩句。久而久之,即使是在各區叫賣的船商也願意載上幾朵玫瑰在此售賣了。如果情人間要吃飯,稍微平價些的,就可以轉進「鯊魚」一享美食,如果要高檔些的,還得再往前走一走。

       過了中間的可動式橋梁,就會來到波拉勒斯最繁華也最富裕的地區,庫爾提拉斯的貴族多半在這裡活動,他們最遠只到「那是海鱔」,除此之外,我還真的沒看過他們在別處活動呢。一走入這個地區,就會聞到一陣芬芳,政府在這裡可下了不少工夫。


       你隨即就會碰到三條岔路,最右邊的上坡是往普勞德摩爾城堡,守衛森嚴,但還是有開放的地方,大部分只有公幹的人去,我們最後再說。中間這條,是厄普頓鎮的外環路,可以一直走到聯合廣場,我對歌頌一個人類的功績興趣缺缺,所以不常來這裡。不過除了一些愛國分子之外,這裡也常舉辦重要儀式。最左邊的路通往厄普頓鎮中心,我每天幾乎都在這條路上,要不然就在通往這條路的路上。不過這條路真的很複雜,中間有很多支路,實在很難按照順序說個明白。
(同樣的取景角度,兩種完全不同的風味)



【港口南路-厄普頓鎮】
       我愛極了這裡!也許是我體內高等精靈的血所導致,我總是偏愛那些柔軟的坐墊與溫暖散發馨香的茶壺。其中最可愛的,莫過於「高德曼咖啡店」,門口有兩條大魚張著利嘴,很好辨識。
你光站在門口就能聞到那美妙的蛋糕香味與咖啡烘培的氣味,不過我個人更偏愛他們的熱可可,捧著一杯熱可可,坐在柔軟的沙發裡,閒閒地盯著跳動的火焰,或者偶爾翻翻書,都是我在這裡美好的回憶。
他們的老闆安德魯˙諾爾是個騷包的大廚,喜歡穿著緊身上衣跟圍裙為客人服務,我常覺得他如果不是愛做烘培,他肯定是最出色的演員。

如果你想聽一聽貴族夫人們最近的話題是甚麼,你最好待在一、二樓,那些夫人除了談服裝、天氣之外,最近也變得憂心忡忡。不過我自己最喜歡的是待在三樓,那裏設置了三張沙發,跟一大沓書,不知不覺,許多想要逃離無聊談話、沉浸於書中世界的人就會到三樓來。

       隔壁的「爐邊之錨」是酒吧型的俱樂部,沒有會員是進不去的。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它後面設的開放式扇形空間,圍著篝火散漫的疊著數個絲織坐墊,舒服極了。這裡就是貴族先生們高談闊論的地方,所以完全可以想見那個畫面:一對貴族夫妻相偕而來,拐進路口就分道揚鑣,女的走進「高德曼咖啡店」跟姊妹淘聚會,男的則甩甩手杖踏入「爐邊之錨」。
順帶一提,我第一次發現這裡時特別莽撞,再往巷子裡面走有個地窖,我就傻傻地闖進去,就發現裏頭一個貴族跟女招待以相當曖昧的姿態在那裏說話,我一進去,兩人就立刻裝作沒事樣的分開。我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又尷尬又有趣,所以諸位如果對貴族的風流韻事稍感興趣,不妨在此側耳傾聽就是啦。

       往裡面走一些就是「塔克玩具」,由地精經營,最近大概是因為戰爭的關係,沒有甚麼新貨上架。
       厄普頓鎮中心的這棵大樹長得特別好,偶爾覺得室內太逼仄時,我便會躺在它蔓生出的枝枒上睡覺,天氣好時能看到星星。

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這座城市的貴族特別喜歡看書,當然不是全部的貴族都愛看書,但是相比起暴風城來說,這裡的書架遍地都是,除了閱讀之外,他們更愛談話。所以在大樹下的一角,「塔克玩具」後面就設了書架還有座椅,憂國憂民的庫爾提拉斯貴族們在這裡交換意見,完了就到前面「小指頭的酒吧」去一醉解千愁。

沒有錢你是去不了「小指頭的酒吧」的,去了也沒意義。許多精於品嘗酒的專家嘴裡不免會提到這間酒吧,它以售賣知名年份或以珍貴材料釀造的酒為主,比如說這裡最貴的酒是以阿拉索帝國流傳下來的酒桶封裝,要價103金20銀。這裡也有矮人釀造的麥芽酒,據稱是鷹巢山8年的,具有青草的氣味。不過一個酒友告訴我,這間酒吧最好吃的,是它限量的焦鹽脆餅,當然,熟客限定。

「碼頭1出口」我也常去,裡面販售一些精緻的坐墊、杯盤以及進口的茶壺銀器等。除此之外,如果你要裝飾新家,缺了張合適的畫,你也可以問瑪提諾,她可以幫你找到適合的畫家,或者你也可以買那裡現成的畫作。

再往後面走,靠近外環路的是「貓咪凱西」,愛貓人士應該都知道那裡。每次進去,總覺得貓越來越多。由於沒有招牌,我當初並沒有發現這個地方,嚴格說起來它也不是店面,只是貓咪必去的地方,凱薩琳也很歡迎喜歡貓的朋友來。我第一次其實是跟著一隻貓進去「貓咪凱西」的,當時我看牠很自然地跳下路燈,爬上階梯,就像是我們走進咖啡店的自在模樣。在貓的腦袋裡,想必牠也有個城市地圖吧,真好奇牠們的旅遊指南又會是甚麼。
(看到那隻皮皮了嗎?)

我每天回去的路上都會經過「科波拉餐館」,這是間開在城牆下的高級餐館,很巧妙的運用牆洞設置了一間間的座位,食物的味道不錯,因此基本上每天都是滿座,最大的缺點恐怕就是老闆太傲慢。

往上走會經過「馬爾利的海草店」,說是海草,其實是一束束的鮮花,他們負責供應波拉勒斯各間餐廳的鮮花,厄普頓鎮的花壇也是由他們負責。

老闆馬爾利是個善良的人,他租給我花房後面那幢以觸手裝飾的房子,價格十分好商量,屋裡面也設備齊全,在臥房中就能聽到海浪拍打岩壁與海鷗飛過鳴叫的聲音,不過稍微可惜的是,每天一出門就看到那不詳的修道院,我常常會盯著修道院塔上的那些觸鬚,懷疑它們到底是裝飾還是真的。這幢房子下面也有個地窖,不過這會兒可沒有貴族在偷情了,我上次好奇下去的時候是發現鎮上的孩子偷偷在這裡養了一隻小狗,叫做朵莉,挺可愛的。

待我們走上通往聯合廣場的階梯,厄普頓鎮的介紹就此告一段落。

待續。
23
-
LV. 7
GP 79
3 樓 蓑翁 narcisess159
GP12 BP-
【通往聯合廣場】
       這條路上的店面就很少了,幾家店面如「信天翁」、「完美風暴釀酒廠」、「堅固船桅」都很少看到有開門迎客的時候,也許都是內行人才開的了這扇門吧,又或者它們也可能是小型工廠與委託接洽的方式存在的,總之不像是其他店面依靠展售維生。

從厄普頓鎮出來以後,這條小巷的對面會通往普勞德摩爾城堡的馬房,比較好玩的是,之前我過來時有位提拉加德商人在向普勞德摩爾軍府的管家出售羊駝,還允許過路的我摸一摸牠。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羊駝,真是有意思的生物,雖然看著很溫馴,但卻會噴你一臉口水,而且很臭。

       聯合廣場實際上可以分成三個區塊,一個當然是海軍總帥戴林的雕像區,一個是聯合廣場,另一個我們姑且稱之為後花園區。
       戴林雕像周圍是這個國家的政府機構,在這裡完全看得出來波拉勒斯作為政治中心的重要地位,其他地區都會派遣貴族政要前來,他們在工作閒暇之餘,會在外面的廣場閒話幾句,比如說我在這裡遇見了斯陀頌恩的王儲,彼時我在鄉間聽到閒話,說他是個懦弱膽小的人,居然是真的,不過從他能夠鼓起勇氣來到波拉勒斯,也知道布蘭農‧斯陀頌恩也不是一無可取之處。

       聯合廣場區懸掛著支配庫爾提拉斯的四大勢力,普勞德摩爾家族、斯陀頌恩家族、威奎斯特家族以及艾胥凡家族。比較有意思的是,聯合廣場的前方立著一個小小的銅牌,寫著:「我們還是老老實實地把話說清楚吧,無憑無據的言語根本沒有意義」,頗有海島兒女的直率,順便也可以看出這個國家的政治架構本就是一個以多個家族共同決議的聯合政體。除此之外,我覺得很有趣的是波拉勒斯頗喜歡使用燈籠魚當作照明與裝飾,尤其特別熱愛刻劃牠的巨顎與尖銳的牙齒,實在不曉得這是個甚麼心理。

      爬上旗幟飄揚的高台,你會先被佐司瓦那高聳的山影所吸引,白色的雪山淺淺的隱匿在雲端,但又透著逼人的氣勢,在這樣偉偉高山的籠罩下,提拉加德海灣似乎也不過是片湖罷了。良久以後,你的心神才會緩慢的回到心田,這會兒恐怕你才會注意到腳下的這片迷你花園。精緻的人造花園在造化自然的景下卻也不顯得特別突兀,反而自有其因雕琢而成的可愛。


花園的兩邊各有一處可愛的所在,往左邊是一個小型的祭壇,又像是個舞台,圓形的木地板上架著一座爬滿藤蔓的網架,兩邊對稱的披掛著翠綠繡金的掛毯,中間則放置了一汪有睡蓮與小魚的水池,上面美麗的點綴了一叢迎春花。最妙的是,花與水池的兩邊是對稱的空格,正好框住了提拉加德海灣的守望山丘,祂們對稱而永恆的存在,生命在這樣的秩序下得到平靜。我之前曾經看過有新人在這裡成婚,新娘挽著父親的手,穿過花朵紛繁的花園小徑,踏上這座祭壇,在群山與海浪的見證下成婚。


花園的右邊則通往普勞德摩爾城堡的迷宮花園,在之前受邀前往普勞德摩爾城堡一晤時,我聽帶路的侍從表示,花園也唯一開放給大眾的地方,所以有些市民會來這裡散步,也有小孩會在這裡扮家家酒。
(我體內的豹正蠢蠢欲動,看那翩躚的蝴蝶,在太陽光的照耀下像是晶瑩剔透的寶石)

迷宮有兩個地窖,一個是小型的酒吧,花園侍者會提供一些酒水與點心,是一個還滿適合燭光晚餐的地方,不過地下室空氣不好,如果要吃燭光晚餐,比起這裡,柯波拉、鯊魚都是更好的選擇。另外一個地窖已經被隔壁軍校生闢為他們逃課的根據地,非常不建議前往。

【港口北路-唐威克管區至艾胥凡公司】
       我很少來波拉勒斯北邊,因為它是個充滿生活苦悶與下流趣味的貧民窟,除此之外,唐威克治下的管區更是處處可見生的哀鳴,實在是讓人不忍卒睹。有時候我已經分不清究竟是貧窮導致犯罪,還是犯罪導致貧窮。
       不過作為一個認真的旅遊指南寫作者,不可否認,北區也有很多值得一遊的地方,首先談談唐威克管區右邊夾縫生存的那條正經路,在這裡你要捂緊你的錢包,因為你身邊經過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扒手,如果你於心不忍,更有可能將所有的錢財都交給路邊乞食的遊民,如果你真的能夠造福於他,那便是好事一件,但更有可能的是,他會遭到其他人的搶奪,甚至毆打,所以在這裡行善,更需要一些智慧與武力。如果你經濟條件許可,喝過厄普頓鎮的酒,你可能不會喜歡「起錨」的酒,顧名思義,它當然是提供給想要爛醉一場的水手們最好的地方,在這裡喝酒的水手往往是最底層的,甚至不如水手路上的「好奇章魚」。


       在我來的時候,庫爾提拉斯便已經陷入了政權的一些危機,連帶的,經濟條件也開始低落,更有許多城市中的壞分子存在,比如高利貸。我曾聽遊民痛苦的囈語,他們說過去自己也曾經富裕過,如今卻淪落到身無分文、四海為家。普勞德摩爾沒有為這塊土地做甚麼,或者說在無法根除那些黑道幫派之後,久而久之,這片土地也就棄置不管,所以十分缺乏良好的城市衛生,積水、鼠患也都在在剝削著這塊土地上的居民。他們只能仰賴一些好心人的幫助,比如昆比在銷售濃湯之餘,也願意提供一些廉價的湯水給衣衫襤褸的遊民。他們瘦小的簡直不成人形。
       這裡唯一一家比較好的店,是巷尾的港口髮廊,泰利是個出色的理髮師。


往右轉會是「鹽與調酒」,我聽說這間店的特色不在於酒,而是酒館前的競技場。對我來說這裡是個極端噁心的地方,把鯊魚吊在塔上,活生生地將牠放血,這種地方我絕無可能踏足。


旁邊的湯德斯上校是位雞販,他所販售的雞肉品項都很好,也是波拉勒斯重要的家禽供貨商,他也很善於烹調雞肉,比如說他的香辣脆雞,實在讓人難以忘懷,另外也有賣寵物小雞。


這個地方因為貧窮,也有許多「賤業」進駐,尤其是屠宰場就已經見到兩家了,一家在「昆比的濃湯」附近,一家在艾胥凡公司附近,過了絞刑台就會看到,叫做「普爾的完美切割」,挺好玩的名字。

往右邊就會到信風市場。
【港口北路-勾角地】
       過了橋,就會進入勾角地紙醉金迷的神奇世界,各國的國旗在街道上空飛揚,暗指著這裡正是波拉勒斯跨國貿易的初始點,相比起厄普頓鎮的優雅舒適,這裡充滿了機遇。
       勾角地的新鮮漁獲特別有名,精打細算的主婦們會特別跑來這裡購買食材。當天還沒有亮,正是魚貨市場開張的時刻,他們跳下漁船,疲倦的船長大力地敲響銅鈴,一大摞滿載魚貨的漁網從甲板上被傾倒在碼頭,凌亂拼接的木板發出難以負荷的嘰嘎聲,濃重的水氣與魚腥味撲面而來,各路來自提拉加德的商人正蓄勢待發,抓緊了手中的鈔票,等待最合眼緣的漁獲。這場盛宴會由城裡的主婦們接替進行,直到正午腥味最濃重時才告一個段落。接下來開張的就是路上競爭激烈的海產店,比如「阿寶的螃蟹小屋」、「藤壺螃蟹」之類的,他們會從中午一路開到凌晨,等最後一批酒客散盡時,睡眼惺忪的伙計才會拉下店門。


       再往下走,爬上右邊的木製樓梯,正對面是骨頭幫坐在樓梯的陰影處不懷好意地看著你,再一轉彎就會進入「尊貴雕銘師」,看著瓶瓶罐罐裡神秘的粉末與顏料,以及熟悉的羊皮紙氣味,真的會讓人覺得,一座城市卻是完全兩種樣貌。

順帶一提,「尊貴雕銘師」外面偶爾會有簽書會,我去的時候,請來的是勞倫斯‧E‧卡夫特,他是《風暴之海》的創作者,隊伍後面有販售他的書,描寫了馬庫斯的綺想旅程。
(這裡有免費試閱本,看到作者,不自拍一下怎麼行呢?)



       接著是「波動水世界」,你還沒進去就會聽到狗叫聲,主教在外面當迎賓相。其實光看這個名字,會以為是甚麼水族館,但卻是一間狗專用的寵物店。老闆斯伯丁也收養了很多隻狗,他告訴我,自從痛失愛犬以後,他就開始照顧許多在外面流浪的狗,告訴牠們,牠們是多棒的狗。對狗來說,這裡大概就是天堂了吧,尤其是一進門就看到的那根懸掛在牆上的大大大大骨頭。所以波拉勒斯真的很好玩,貓咪有「貓咪凱西」,狗有「波動水世界」。

       它的對面是一座特別熱鬧的市集,各個商人所販賣的東西都很有趣,不過這裡就撿幾個說說就好了。市集的左手邊販賣武器煉金術相關用品以及一個小型的拍賣場「連瑟比的拍賣場」,勾角地之所以如此深富趣味,某個程度上連瑟比也貢獻了一部分。


市集中心圍繞著一顆大樹展開,樹底下也甚麼都賣,新鮮的肉、魚、麵包、乳酪、香腸,就是這裡衛生條件不好,血水跟海水,以及各種髒污混合在一起,我覺得不下於哥布林企業製造的可怕災難。

如果你餓了,路邊「史提芬的美食廣場」想必能滿足五臟的需求。史提芬的家族企業簡直樣樣都包,他們的老爸喬瑟夫擔任調酒師,大女兒販賣起司,二女兒賣魚,小兒子賣香腸。如果能對周圍環境視而不見的話,他們的食物確實值得光顧。

       對了,你在這裡閒逛時要小心,機械岡的地精也會來這裡採買,他們使用的自動導航旋翼機偶爾會有危險。機械岡的貨物機場旁邊就是波拉勒斯比較有聲望的孤兒院,每到一年一度的兒童週,院長都會帶著孩子出來玩。老實說,孤兒院長想必很討厭這群地精,明明先到的是他們,卻常常被迫擔憂孩子遭受新科技的「威脅」。不過那群人類小孩肯定會很喜歡地精。

       沿著這條路繼續走,就會離開波拉勒斯,前往北方的海瑟墩,這是前往斯陀頌恩谷地必經的小鎮。

我們繞行了整座波拉勒斯,雖然略去了幾個地點不談,比方說普勞德摩爾城堡、黑幫橫行的管區,或者說外來旅人常聚集、理應熟悉的信風市場,更別提兵營與軍校了,作為一個旅人,我們能吃的、能玩的、能看到的,絕對不是這座城市的全面,但旅行不是報導,報導更不易是真相,我們從這座城市中汲取生活的新力量,透過了解更多事物,來擴展我們心靈的地圖,這種他我之間的交流與成長,正是旅行帶給我最大的樂趣。

好啦,我想,我們這趟紙上的城市旅行就到此告一段落吧。這是一座很複雜的城市,美的、醜的,皆匯聚於一座城市,她不似暴風城那樣道貌岸然,也不似達納蘇斯那樣人煙渺渺,更不像達拉然那樣在規矩與制度下呈現完美的構圖,但她自有種迷人的魅力、勃勃的生命力以及值得探索的細微處。

提姆菈.夜嘯

--------------------------------------------------------------------------------------------------------------------------------------
總算在9.0開放前完成,也算是兌現對自己的一個承諾。雖然有些人說魔獸已經不再是一個世界,而只是一個遊戲,但是我認為這是因為曾經覺得魔獸是個世界的人長大了,生活當中不再只有魔獸,回頭望去,當然便會覺得魔獸變小了。或者不滿於魔獸給了太多需要肝的機制,不過怎麼玩遊戲是自己的選擇,你想要變成眾人眼中的厲害玩家,你就得付出相應的努力,完成暴雪給的任務,但如果你對虛擬中的虛構更感興趣,反而覺得其他的沒有那麼重要,或你也肝不動,那歡迎加入這個想像的世界。
感謝讀者給的意見,雖然已經努力做得圖文並茂,不過還是希望喜歡這篇文章的人能夠花點時間在波拉勒斯漫遊,也許我們某個午後能在高德曼咖啡店相見!

終。
12
-
LV. 10
GP 143
4 樓 哈囉你好嗎 chinaa
GP0 BP-
讚喔!希望像樓主這樣享受的玩家可以多一點!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10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