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光晝】教授晝夏洛光 短篇 無題(真晝生日快樂!!)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0 BP-
前言:
這是手遊莫里亞提及夏洛克的設定下的光晝,跟原版福爾摩斯完全不同,也會有跟原作少女歌劇的人物性格不同的地方。(我盡量不ooc啦
考慮了很久,決定把角色名稱像這樣設定:Mahiru.莫里亞提、Hikari.夏洛克……前為名後為姓,一般在文中會用姓稱呼。為了不讓自己覺得不是寫同人而是原創,只能這樣了,請勿吐槽名字日英夾雜。
真晝34歲,光27歲。



---------------------------------------------


  青蔥的草地是智慧的溫床,思想間的衝突、碰撞、融合都如生生不息的大自然般無止盡,從中有所得著的把知識吸收,如青草茁壯成長。比起青草,她覺得更像螞蟻,就是如此渺小。「解決了一個問題,就會浮現千千萬萬個問題」、「越是鑽研世界的奧秘,越是明白人類的渺小和世界的浩瀚」、「人類發現世界的規律,卻無法設計和創造」……她曾聽過這些話。即使如此,人類也不能停下腳步,要在大自然中掙扎求存。大自然中的小螞蟻在青草地聚集,三五成群散佈在不同角落,以語言為觸角互相交流,不同領域的知識匯聚刺激著他們的思考,或許他們當中有誰能成為改寫人類歷史的偉人。

  大學生們坐在草地有講有笑有吃有喝,也有跟老師促膝詳談的,這智慧的殿堂真是懷念,她每次踏足此地也如此想,畢竟她早就從大學畢業了。

  灰間紋的貝雷帽、枯黃色的雙扣式夾克、深褐色馬甲與白襯衣、黑色的窄腳褲與皮鞋,都與這兒的大學生的打扮相若。把黑色秀髮藏進帽子,放輕腳步,泰然自若地穿過鐵門,她就成了大學生。根據她的認知與觀察,這所大學的警衛都不會主動檢查證件以確認身份,只要看起來像大學生就能自由進出了——該說,是男性大學生。開放高等教育予女性,能跟男性一起上課是近年的事,大學裡男性還是佔了九成,裝成男性就不那麼凸出了。

  褐黃色的磚塊撐起了整幢教學大樓,歷盡風吹雨打使它失色了不少,卻是孕育了無數學者的證明。彷似城堡的尖頂莊嚴而神聖,底下的一串拱門勻雕刻上偉人的名字,四通八達的拱門則帶著自由的味道,莊嚴與自由在這裡並不衝突。學校大樓如城牆把校園範圍包圍,「城堡」內是教授和學生們的休息室、課室及飯堂等地。噴泉位於中央,是一踏入校門就能看見的標誌性之物,學生們都愛以此為中心劃分四個區域:東北、西北、東南、西南,每一個區域都是草地,都是他們喜歡聚首一堂的地方。

  曾經,她為了偵查案件而進入這所大學而作出詳細的調查。這次,也是為了調查而來。

  可是,她已經不是偵探了。

  避開人多的高危地方,她熟悉地穿過拱門,沿著走廊,往「城堡」的深處走去。。一、二、三……在第五個路口轉右,再走一段路便是大學的後園,比起前庭幽靜得多,她滿喜歡的。在寧靜的地方,最適合做的事就是諗書。她靠在樹蔭下,坐在樹根,從肩袋翻出讀到一半的神話傳說故事,與風同閱。

  如果只是為了找個好地方看書也太過舟車勞頓了,在風吹草動之間書本已翻了大半,她閉目歇一歇,然後瞄瞄腕上的鐘錶。時間到了。

  她轉身往真正的目的地出發,回到大樓的地下,走上二樓。

  走在鋪設磚頭的走廊,右手邊有一排圓拱形的窗口,一眼看去便是前庭的草地,以及……

  她走到第一個窗戶,目光不經意地往外望,停下了腳步。

  草地上的大樹是天然雨傘,為樹下的人遮擋大部份的陽光,餘下的便從稠密的葉片艱辛地穿過,如微小的雨點般灑出,在人們身上形成一個又一個小光點。花草欣欣向榮,漏光帶著迷離而柔和的色彩,讓那兒彷彿成為了天堂,而站在眾人面前講道的便是天使。天使戴著黑框眼鏡,微風吹起她薰衣草般的髮絲,在外頭窺伺的她不禁嚮往不已。

  她走錯路了。

  她是惡魔,披著天使皮的惡魔。而她,已與惡魔結伴,偏離「正軌」。每每見到她,她總會想起教堂裡牧師的話:惡魔本來就是天使,差別在於對神的服從。所以,她有著天使般的面貌,也是理所當然吧?


  今天是戶外教學。

  數學的定理和符號,在她腦中只是一串抽象得沒有意義的話。無法翻譯成能理解的東西,也無法感受其中的樂趣,即使在絕好的天氣下,仍然昏昏欲睡。為了不打瞌睡,她拿起未看完的書本,悄悄地退後一步,津津有味地看起來。特意來上沒有興趣的數學課,真是自相矛盾,她無奈地翻頁,在這片刻間偷瞄過去。

  溫婉動聽的聲音在耳邊迴響,以簡單的語言解釋難題、引導思考,清晰、有條理地跟同學們探討數學問題,跟往常一樣,沒有破綻。年輕卻有豐富的學識和出色的教學能力,難怪是受歡迎的教授。

  說話間不經意地托一下眼鏡,她連這點細節也捕捉在眼球裡,腦子慣性地動起來。

  眼鏡……嗎?明明是平光鏡,沒有任何改善視力的作用,卻跟有眼疾的人士一樣非常適應眼鏡的存在,彷彿是她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無論到哪裡都會戴著。

  為什麼?照她對她的理解,她並不是一個會單純因為美觀而做無謂之事的人,何況眼鏡還是一個不方便自身的工具。不論有意無意,一定有其目的。掩飾?遮陽?加深印象?身份的象徵?安全感?眼鏡能遮蓋人的臉部特徵甚至細微的表情,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

  盯著她的臉看,一如以往地分析,不知不覺下課了,部份同學從她身邊走過,部份則繼續與教授討論,她也繼續站在原地觀察,沒有加入話題。待全部同學都走了,那雙紫瞳才有空間能專注在她身上,就像覺得她寂寞一樣。

  「夏洛克,剛才說的有什麼不明白嗎?」她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微微笑,明知故問,「你用這麼熱情的目光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喔。」

  「……我不擅長數學。」Hikari.夏洛克誠實地投降。與其說有什麼不明白,不如說有哪部份能明白,簡單的加減乘除還好,高等數學實在不能理解,給她感覺更像哲學。

  福爾摩斯應該會有興趣研究吧,夏洛克想起她的舊同僚。

  「夏洛克你有自虐的喜好?還是喜歡跟蹤我?」在講課的時候忽然來了個外來人,她馬上就發現到她了,不管是偷懶還是發呆她都看在眼內,只是在學生們面前沒空理會她,「這套衣服頗好看的,很適合你。」

  外表清秀的她穿起來很悅目,莫里亞提打趣地笑了笑。

  夏洛克像這樣潛入大學不是第一次,Mahiru.莫里亞提都要懷疑她是不是有奇怪的興趣了。偽裝、模仿和跟蹤是夏洛克的專長,潛入大學對她而言輕而易舉,她喜歡做什麼去哪裡也不是莫里亞提能干涉的,只要不被抓到不影響課堂就隨她而去。

  自從離開了偵探所,夏洛克確實閒了很多,都是接一些時間彈性的工作過活,但不代表她會做無意義的事浪費時間。

  「我有事找你。」

  「那我們先吃下午茶,人在肚子餓的時候容易作出錯誤的判定,你也不想吧?」又一笑,莫里亞提的心情似乎不錯。

  「……布奇餐廳?」預計到她的反應,夏洛克乾脆提出建議。

  「可以喔,就那裡吧。」知道目的地的方向,莫里亞提就轉身了。

  比起一開始體貼和溫和了呢,莫里亞提微笑的弧度悄悄地增加了。
  

  下午茶只是普通的下午茶,填飽肚子便離開了,畢竟她們聊的不能給其他人聽到。莫里亞提倒是頗喜歡這種休息輕鬆的氣氛,讓她們變成普通的朋友般喝喝茶閒談,不是有著明確目的而交流,能夠放鬆心情,雖然大多都是莫里亞提在說話。夏洛克也不抗拒,趁機捕捉她的談吐、語調、用詞,因為交談是了解人的一個重要過程,是調查的其中一個手段,是判斷對方可信度的方法。

  夏洛克這次來,除了是商量一些事,還是來調查她的。雖然多次潛入學校調查她,都是得到大家對她良好的評價,也觀察到她在人前確實是好老師,但從她找她合夥那時起,她就知道她不是表面上那麼善良。

  踏出餐龐,天色已經變得灰沉,她們加快腳步前往下一個目的地——莫里亞提的家,這是她們常用的談話會所。原因很簡單:這裡近,還有夏洛克的房子很亂不想有人來訪。

  她要撕開她的偽裝,看清她的內心,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被她戲弄。

  莫里亞提的住所很整潔,鞋櫃上的相架展示了她和亡夫的結婚相片,這張相片夏洛克已經見過好幾次了。沒有孩子的莫里亞提如今是一名寡婦,至今沒有再婚對象,靠當教授的工錢過活,別人的印象是忠貞的寡婦。丈夫在五年前去世,莫里亞提曾跟她說過自己很討厭他,卻把他的痕跡存留在家中,是想營造好妻子的形象吧,夏洛克心想。至於他的死,夏洛克沒有過問。

  脫下厚外套和帽子,掛在門前的掛勾,黑長髮便垂下,夏洛克跟莫里亞提坐在桌邊,要商討的是莫里亞提先前說過的計劃,夏洛克有新的想法。

  談話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享用了莫里亞提做的三文治後,夏洛克是時候動身回家了。

  一開門,瀑布般的雨「嘩啦嘩啦」地落下。

  「……」早上還是晴天,天氣也轉得太快了吧,夏洛克無奈地止住腳步。

  「留下來也可以喔。」聽到雨聲,見她停下來,莫里亞提說。

  雨大得不讓人走,再晚一點就沒有車,夏洛克看來是要在這裡過夜了。

  「……」夏洛克轉過來盯著她。

  「不用這麼戒備我嘛,我又不會吃了你。」莫里亞提回睡房翻找被子,「沙發可以嗎?」

  莫里亞提當然不會傷害她,要殺了她早就下手了。既然要跟她合作,夏洛克相信她不會作出破壞信任的舉動。夏洛克擔心的是另一回事。

  「來換一套睡衣吧,我的衣服你應該也能穿。」從衣櫃挑了一套絲質睡衣,莫里亞提向她招手。

  「……謝謝。」面對她的貼心和照顧,夏洛克乖巧地接受。

  莫里亞提是個溫柔的人,夏洛克認識她不久後就這麼覺得了。談及詭計時狠毒,但平常卻細心又很會照顧人。在偵探所工作了一段時間,夏洛克明白不是每個罪人都是罪大惡極,反而是平凡的,莫里亞提也不例外。她不是每時每刻都在思想壞事,也有平凡、關愛身邊的人的一面。

  為什麼如此溫柔的她會想報復社會呢,夏洛克不明白,卻想要明白。夏洛克沒有發現,除了理性的調查,感性上也上了解這個人。她看著她的時候,有多少分是出於單純的觀察?夏洛克答不上。愈是接近她,就愈搞不懂自己。

  莫里亞提的睡衣洗得很乾淨,質感也很舒適,比自己的差太多了。正當夏洛克這麼想,莫里亞提忽然靠近她,把臉湊到她旁邊,一起看鏡中的她。

  「之前就覺得你很美,穿什麼也……」

  好近。夏洛克反射性轉頭,她的臉就近在咫尺,恰好她也轉過來,兩雙眼就這麼對視著。

  又來了,這股曖昧的氣氛。

  氣氛沒有形體,沒有實物,是不存在的。受不存在的東西影響或許很愚蠢,也不理智,但她無法抵抗氣氛的鼓動,像上一次吻上那片唇瓣。

  又一次的吻,又一次的沉迷。

  為何當時會吻上她,夏洛克不知道,或許跟現在一樣,頭昏腦脹了吧。莫里亞提也如上一次般沒有抗拒,吻回去。

  她為什麼會接受?夏洛克的腦袋缺了一角的齒輪,什麼都推理不了。

  她果然是惡魔吧。



———————————————————


寫的時候一直在想
那個時代(1875年左右)的英國洗澡應該還未普及,連洗手也不常見(應該在醫院才可能有吧),人們都是靠換衣服來保持清潔(然而沒有清潔身體),身體好臭(?)都要靠香水過活(?)
好髒喔……然後不想寫R18了……
作為一個好寫手要傳達正確的知識
我在想光寶吃完那個三文治之後會不會肚子痛……不過當時的人都慣了應該沒事吧
這個作品怕不是從頭到尾都沒有洗手洗澡了
還有寫夏洛克一直差一點打成克洛……
由於這是我腦洞的一部份,有很多設定上的東西要硬塞,希望大家看得明白……

其實這次寫的還有練習的成份 算是嘗試不同的寫法吧 (不知道有沒有差
練習寫廢話(???)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