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文章】克晝短篇小品文樓 (更新: 3 | 10/10/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3 BP-
克晝
克晝
克晝
吃我們的克晝啦!!

這是我們共同以第一人稱創作的克晝小品,由唯寒 (▹唯寒。百翁B0506迷宮結婚 噗浪:https://www.plurk.com/amy95275) 扮演克洛、月餅(我 噗浪:
https://www.plurk.com/hkopenh038172)扮演真晝的方式隨機寫文,兩人都不會知道對方的反應以及接下來要說的話。

結束後會將整篇整理放上來。巴哈看到的是已整理版本。(噗浪原文: https://www.plurk.com/p/nien03 )
這是一個迷宮推和光晝推合作寫的克晝 很迷對吧(

本次設定:不同大學但同居

1.

(真晝)

啊,天空變成藍黑色了。

明明剛才望向窗還有昏黃的光斜灑而來,再次抬頭已經是黑夜了呢,果然工作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快。

鬆開半截圍裙,把白襯衣換回寬鬆的冬季厚衣,放下束起的頭髮,我就從待應變回普通的行人。

「再見——」

攜著自己的手袋,向同事們揮揮手,緊繃的肩頭才垂下,疲倦感一下子就襲來,白色的霧氣從嘆息中冒出。

等會兒還要做資料搜集和報告……今天能在一時之前睡覺嗎……明天還有早課……

課業、打工、社團活動……大學比高中時期更忙碌呢。但是這樣的生活非常充實,而我也繼續為珍愛的人成為和煦的星,即使多忙碌我仍朝著目標出發。

更重要的是——

「克洛ちゃん,我下班了。」我在手機發送一條訊息,不自覺地笑起來。

我跟交往中的克洛ちゃん同居了。

---------------

(克洛)

練習室的窗外已經全都變黑了,今天又不知不覺練習到了這個時間。

從聖翔畢業後我沒有重新進入演藝圈,而是先找了間也有著舞台育成課程的大學待著,持續充實自己。

高中時參加的那場選拔令我發覺了很多自己的不足,若要重新回到演藝圈之前我得先再更加努力才可以。

偌大的練習室只剩下我一個人,將所有設備都好好地歸位並且關上後,也差不多該離開這裡了。

整理隨身物品時,擱置在一旁的手機螢幕無聲亮起。

通常練習時我都不會將手機的通知打開,而知道我有這項習慣的朋友們也都挺識相,不會在這種時候找我,然而現在這條通知並不是電話的鈴響。

只是一封郵件──不會打擾到我、靜靜地在那兒等待,等我有空閒或方便時閱讀。

就像她一樣。

「克洛ちゃん,我下班了。」

亮起的螢幕裡只有這樣短短一句,卻讓我的嘴角不自覺向上微揚。

是的,我和交往中的真晝同居了。

「我這邊也剛結束,等會兒要不要在哪裡碰個面再一起回家?」在螢幕上划畫了幾下,快速輸入這行字,發送、並且關上螢幕。

從轉成黑色的螢幕裡頭,我看見反射了的、我臉上有些期待的笑。

---------------

(真晝)

這個時間,克洛ちゃん應該在練習吧……果然,不然克洛ちゃん很快就會回覆我的。

克洛ちゃん平常去的練習室在這一帶,我曾上去探望克洛ちゃん和她的同伴,大家都是出色的人,可是在我眼中的克洛ちゃん特別閃耀呢。

高中畢業後,克洛ちゃん就如她那頭奶金色的頭髮一樣,閃耀的身姿總是吸引我的目光。是因為交往了,還是克洛ちゃん更厲害了呢?嘻嘻,我想兩者都有吧。

克洛ちゃん她呢,總是刻苦地練習,每次都是最後鎖門的那一個。明明已經不再把天堂さん看為唯一追趕的目標,拼命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是想讓誰定睛在她身上嗎?

腦海浮出克洛ちゃん自信滿滿的笑容,不知不覺就漫步到附近的公園。

夜深人靜,一步一步的,繞著公園走一圈。花草樹木在晚間有著另一番姿彩,能靜靜地欣賞也是一種治癒。

不捨得就這樣回家呢……想在家裡看見克洛ちゃん前,先在外面碰面,然後一起回去……想快一點見到克洛ちゃん。

克洛ちゃん會來跟我會合吧,每個星期四晚我們都會像現在一樣。固定的下班時間,固定的練習時間,固定的詢問——

「我這邊也剛結束,等會兒要不要在哪裡碰個面再一起回家?」手機作響,是如我所料的句子。

——明知道我會怎樣回答,克洛ちゃん也總會禮貌地問我。

「在公園等著你。」雀躍的手指飛快地敲打。

而我也總是這樣回覆——對,還有固定的傻笑。

不過,偶爾有點不一樣也不錯吧?

雙眼盯著克洛ちゃん的頭像,仿佛真實的克洛ちゃん就在眼前,捨不得移開。握住手機的手頓了頓,在螢幕轉黑前再加上一句。

「好想克洛ちゃん。」

---------------

(克洛)

那才剛暗下的螢幕又立即亮了起來。

「在公園等著妳。」

是平常習慣的句子,但緊接在後的卻有些不同。

「好想克洛ちゃん。」

真晝……

我邊加快收拾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關了燈鎖上門,努力在跑下樓梯時不發出太大的聲響。

啊啊,要是被她看見也許會被小小念一下,諸如在走廊奔跑危險之類的。

呵呵……就算是那樣的她也──

到了那座我們習慣的見面的公園,她單薄的身影就坐在我們習慣的老位置上。 她總是像這樣等著我。

「抱歉……等很久了吧?真晝。」努力掩飾著才剛全力奔跑樣子,舞台少女很擅長呼吸的調節、調節──

---------------

(真晝)

呼吸稍為短促,劇烈運動的餘韻並無法在短時間內馬上調適,泛紅的臉也忠實地反映出她的焦急。

不過,也許不單是劇烈運動,而是包含熾熱的戀心——

「抱歉……等很久了吧?真晝。」是略帶歉意而真誠的笑容。

凌亂奶金的髮絲,跟早上看到的時候不一樣,跟專注地唸劇本的克洛ちゃん不一樣,跟練習時的克洛ちゃん不一樣,卻不會顯得狼狽與醜陋,反而添上一份熱情與美感。酒紅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我,如火般的熱情,又如水般柔情,眼中的炙熱登時燒上我的心,蔓延至臉上,整個人都暖烘烘了。

「克洛ちゃん不用急喔,慢慢走過來也可以的。」光是眼前出現她,勾上她的臂彎,甜蜜就要從心底溢出來了,「練習辛苦了,我們回去吧。」

「啊!我不是因為今天發生了什麼,覺得失落才掛念克洛ちゃん的!」才剛踏出一步,腦中閃過克洛ちゃん飛快地跑來的可能原因之一,連忙消除她的疑慮。

「那麼……是平常也掛念?」清秀的眉頭挑起,魅惑的眼睛瞇起來,往上飄的語尾顫音在耳邊輕喃。

「……是呢。」或許是方才臉頰已經能抵禦寒風,現在的熱力只是持續著,與克洛ちゃん一樣在她耳邊說著:「會掛念克洛ちゃん喔。好了,克洛ちゃん也肚子餓了吧?我們到那邊的餐廳填飽肚子吧。」

這句話有點羞人,卻是我真摰的說話。

要不想念克洛ちゃん才更困難呢。

---------------

(克洛)

「那麼……是平常也掛念?」我挑了挑眉,壞心眼地瞇起眼,如我們平常時候互換情話那樣地在她耳邊輕呵著。

在她同樣地從耳際回應我的話時,我是聽進了她說出口的那些言語,注意力卻放在她飛紅了的臉頰上。

真晝,真可愛。

「──到那邊的餐廳填飽肚子吧。」她剛說完話,正準備將我們的距離拉回到一開始能正常說話的樣子,我卻在這時連她沒勾著我手臂的那一側也一同拉了過來。

以不至於疼痛的緊度,盡可能地將她擁入懷裡。

「我也很想妳哦,真晝。」貼在一起的身子令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心跳的鼓動加快了,然而說完這句話後我便放開了她,同時準備欣賞她臉上的表情。

我有時會像這樣作弄她,像是這樣在四下無人的時刻忽然就展現出的親密舉動。

---------------

(真晝)

「Bonjour——」

在聖翔的時候,克洛ちゃん就已經特別喜歡捉弄我。比如打招呼的時候喜歡在我身後吹耳朵,再搭一句撩人的法語。而我也總是會被她嚇一跳,害羞地叫一聲。

是因為很有趣嗎?還是法國人的天性所致?不過在「選拔組」裡,最容易害羞和受驚的就是我呢……

那些時候,心臟會因受嚇而快速跳動。可是現在,卻是因心動而躍動著。

只是一聲想念的話。

柔軟而芳香的身體貼上來,雙手則是把我的頸圈起來,比我高一點的克洛ちゃん那白裡透紅的臉龐近在咫尺。輕柔的髮絲搔癢我的鼻子,那怡人的花香在我的鼻腔裡打轉,一時之間迷住了我,使心跳更為慌亂。

耳根也發熱了。

或許就是這個反應,克洛ちゃん才這麼喜歡作弄我。

克洛ちゃん鬆開雙手,俏皮地眨了眨眼,滿意地笑了笑。

但是跟克洛ちゃん在一起的日子,我也有所成長喔。

輕輕地扯住衣袖,撫上幼滑的臉,踮起腳尖在臉頰上留下一吻。

臉色愈來愈紅了呢,克洛ちゃん真可愛。

誒,克洛ちゃん靜下來了,是我太調皮了嗎……

當我牽起克洛ちゃん的手,柔軟與芳香再一次觸動了我的神經。

這一次,是唇瓣的柔軟和克洛ちゃん的味道,令人著迷。

因為想念呢。

直至用膳後回家,我才忽然在意起來——

還好當時公園裡沒有其他人,不然我肯定會羞赧得無地自容。跟克洛ちゃん在一起,就會不自覺地大膽起來……

是因為想念吧?


——————————————————————————————

月餅我個人感想:
有感受到甜到糖尿病的感覺嗎?
我個人希望真晝不是一個只會害羞畏縮 標準的廢人乙女game女主角 的人
所以也有反擊和調皮的地方呢 感覺跟克洛一起會更皮吧晝晝
不得不說這種小甜餅(?)算是我擅長的類型 寫起來好順手
真晝是心細的人 所以內心戲很多呢 佔了不少字數
其實我很久沒寫第一人稱了 上一次是一年多前的原創
寫原創的時候經常寫第一人稱 所以還可以吧......
真晝真的很可愛呢 克洛也是!
我和唯寒討論的時候(與劇情無關)
一起覺得克晝很香 寫得很糧 好甜好好吃
笑死wwwwww

克晝真的好棒大家快來吸!!!




3
-
LV. 24
GP 1k
2 樓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3 BP-
設定跟上次一樣

2.

(克洛)

清晨的陽光從沒有閉合緊密的窗簾隙縫鑽入,正好照在我的眼皮上,那比體溫更高了些許的溫度令我睜開了眼睛。
房裡基本上還是暗的,除了外頭照射進來的陽光外,沒有仔細點看可是什麼也看不清的。

身旁的溫熱就在這時靠上了我,真晝正撐起自己的身子,還沒有脫離睡眼矇矓的階段,但她揉了揉眼對我微笑,雙手習慣性地圈上我的腰。

「早安,真晝。」在她的額上淺淺地印上一吻,在她還來不及回話之前,我緊接著搶先道:「今天我沒課,總該輪到我做早餐了吧?」

真晝挺喜歡做料理的這檔事,事實上她挺喜歡做的是家事之類,一般人也許會敬而遠之的那些工作。

我們倆都還是學生,不只是我自己而已,真晝也有著她自己的舞台,我們雖然分別讀上不同的大學,也都不斷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前進,在這些前提下,她還能勉力去執行這些我真的十分佩服她。

然而最近的真晝看起來似乎很疲累,她們學校有個展演的活動,大幅增加了她的練習量,再加上打工以及自主的練習……昨晚見到她眼下有著淡淡的黑眼圈更令我做出了決定。

「克洛ちゃん,這種事情讓我來就──」我看見她想起身阻止我,然而──

「不行不行──我今天興致來了,要是真晝想和我搶下廚房的位置,我們就得來場revue了呢。」我調皮地笑著,將還在抗議的她又輕放回剛才還躺著的地方,真晝的體溫還殘留在其中,起身之前令我不禁回味了一下那熱度。她的被窩裡有股香氣,像她本人一樣充滿著陽光的感覺,緊抱著她時也能夠感受到……

不,再回味下去可沒完沒了了。

「還有點時間,再睡會兒吧?」我坐在床沿撫摸著她的臉。

她點了點頭,又闔上了眼皮,臉不忘在我的掌心蹭了蹭。

是我的錯覺還是她的臉頰有些紅暈呢?

快速地梳洗過後,愉快地佔據了廚房的料理位置,其實我也挺享受這種能夠為了戀人下廚的感覺,只是通常真晝都會比我還早早起那麼一點兒,而我也樂得看她為我忙東忙西的。

大功告成!兩個擺了盤的法式早餐,上桌。

不過或許會她被念說太過豐盛吧……

---------------

(真晝)

克洛ちゃん的手雖然不是特別軟,可是摸著我卻很舒服呢……忍不住就多蹭蹭。

分明的指節和觸感稍微令我想起昨晚……明明最近的練習和打工令我好忙碌,可是還是會想跟克洛ちゃん撒嬌一下。願意隨我意願而行的克洛ちゃん真好呢,或許是顧及我的精神,並沒有做得太激烈……唔,再想下去就睡不著了。

合上眼,意識又再次變得迷迷糊糊,間中會聽到「噠噠噠噠」的聲音,是克洛ちゃん在弄早餐吧。偶爾休息,接受克洛ちゃん的好意也好呢。

克洛ちゃん會做法式早餐吧?這次會做什麼菜呢?克洛ちゃん跟我同居之後,廚藝就進步了。啊……該不是我需要照顧的地方也變多了吧……還是克洛ちゃん也發現了下廚的趣味?

睡意隨著克洛ちゃん的氣味慢慢散去,餓得咕咕叫的肚子帶我走出房間。

「雖然不是chausson aux pommes,可是這個蘋果餡的麵包也頗好吃的。」

正在泡咖啡的克洛ちゃん看到我坐下來了,便介紹碟上的美食。

把昨天買的麵包烤熱了……原來克洛ちゃん昨天就有為我做早餐的打算。

麵包、生菜、番茄和炒蛋,好豐富……事實上要煮的只有炒蛋,可是克洛ちゃん真用心呢。

兩杯咖啡也放在桌上後,我們便一起用餐。

熱騰騰的麵包外皮又脆又軟,輕輕一撕便使內裡的蘋果香味衝出來。

「好好吃!」

炒蛋也……誒,炒蛋沒有加黑胡椒嗎?我記得克洛ちゃん很喜歡的……啊,之前用光了忘了買!最近外出吃飯比較多……哎……

等會的舞蹈課要跟同學們編排好舞步了,還有音樂和服飾的選取……可能要自己做演出的服裝……

---------------

(克洛)

由於今天本來唯一該去學校的那堂課臨時取消,我便獲得了難得的休息日。

用完早飯後,我自然而然地洗起槽中的碗盤來,反正是休息日嘛,不想讓真晝太過勞累,我想她真的很需要休息,要是真的累垮了可是會令人心疼的。

一面拒絕著她說……嗯,大約是「做早飯的人是克洛ちゃん!洗碗的自然是我!」的這種說法,迅速地將一切都收拾好了,將雙手抹乾時她已經放棄和我爭論洗碗的問題,到了房間去準備換上今日出門的服裝。

她們今天似乎又要加強練習,我看見她在攜帶換洗衣物的包包裡頭放了練習服以及擦汗用的毛巾,雖然有點可惜但她今晚應該是不會那麼早回來了吧?

真期待展演的那天呢!一想到我的真晝平日那麼努力練習都是為了登上舞台的瞬間,就會想要那個日子盡快來臨,並且,一旦結束展演,真晝也可以輕鬆點了吧?

「要出門了嗎?」我從她的身後抱住她,「要是感到累的時候記得去休息,別太勉強了哦。」隨之啄吻上她的耳尖。
她向我應諾了幾句,看起來心情還不錯,接著我們在一起合租房子的玄關處道了別,我還替她鎖上了門。

嗯……那麼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呢?

雖然是難得的休息日,現在卻已經起床了一段時間,要是回去睡也挺奇怪的,而且這麼一來早上的時間都會浪費掉了吧?

還是去自主練習呢?或是在附近的公園練練跑?

不,這兩個想法瞬間便被我在心裡給否決了。

今天我們的練習室正好遇上了久久一次的清潔保養日,在工程結束之前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的,而練跑……看著外頭的太陽高高掛在那兒,現在已經不是練跑的最好時間了。

或許將家裡大致清掃一下?雖然這麼做好像搶了真晝的興趣一樣,但我也想替她分擔點什麼的,畢竟家事就是家事,再怎麼喜歡都還是家事。

只要是家事就都得一起做的,這樣才符合我心中那份平等的驕傲!

人只要有目標就會變得勤快起來,這點我也是一樣的,一決定要整理家裡,馬上開始思考該從哪裡著手……對了,從廚房開始好了,早上也才做了早飯還沒完全收拾整齊,從那兒開始整理吧。

這樣想的我走進了廚房,看見餐桌上擱置著真晝應該要帶去學校,卻明顯是忘帶了的、她的午餐。

平日不會出這種小錯的真晝竟然忘了帶她的東西,果然是太累了吧?

我改變了關於行程的計畫,到房間換起了外出服裝。

---------------

(真晝)

「在這裡跳躍,然後換位轉身……」在筆記本上寫下想法,隨後在練習室的空間即時舞動起來。

討論一會,這次的編舞就大致定下來了。

「我們試著從頭開始跳一次吧。」

一跳一躍一旋,多把束起的馬尾在半空搖晃。因只是試跳,大家的各自起舞,節奏都不同,感受這段舞步的難度和流暢度。

一連跳了數次,再提出修改的意見,便進入下一部份的討論。

「這次的展演主題是文化交錯,我們該……」

從九時討論到十二時,長達三小時的集中精神使我們份外疲累和肚餓,前輩便以輕鬆的口吻提醒大家休息,「好啦,我們先吃飯,放鬆腦袋才有更多想法喔。」

終於來到午飯時間啦——有些會去學校飯堂,有些則自攜便當,我當然是——咦,咦咦咦?我的便當呢?奇怪了,克洛ちゃん把昨晚的飯菜都裝進便當盒,放在桌上……

啊,桌上……

……又有失誤了……最近的我真的有點不濟……只能到飯堂了。

我跟同學們來到校園的戶外空間,隨後自己一個拐彎走向最近的飯堂。

「真晝——」聲音的源頭快步來到我面前。

是克洛ちゃん。是帶著我的便當盒的克洛ちゃん。是爽朗地笑著,向我揮手,迷人的克洛ちゃん。

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著包容與熱忱。

可是,這也引來了同學們的談論。

「便當?」   「她是露崎さん的……」

---------------

(克洛)

算好了時間,將那個便當給加熱後便提著它出門了。

現在時間還沒到正午,不曉得真晝現在正在做什麼呢?要是專注於展演的事項,也許就不會發現到自己忘帶了東西吧?

我得在她吃飯的時間送去才行,不然她就得去餐廳和那麼多的排隊人數擠那些位置,這麼一來下午就會更加辛苦了。
顧慮到她的體力與精神,我必須得在適當的時間將便當送到她面前才行呢。

幸好今天的氣溫不算太悶人,隨手套了件當季運動風格的寬夾克,戴了頂白橘相間的帽子便出門了,時間正一分一秒流逝,除了得在正確的時間送到以外,還得先找到真晝才行呢。

幸虧我還記得她們常用來練習的教室大約在哪個方位,進了校門後直直往右走就會看見,而那個地方離學校的飯廳只有一點兒距離,只要拐幾個彎就會到了。

一想到這裡我又加緊了腳步,過了不久便看見真晝和她的夥伴們待在一塊兒,只不過她接著就要走向學校裡的餐廳了。

「真晝——」用著她最熟悉的那個語氣喊她,果然馬上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喜出望外地看著我走到她的面前,然而大概是我的錯覺吧,她看著我的眼神就好像我們才剛擁抱然後分開了一樣。

「看看妳,都說讓妳多休息了,這下連便當都忘了帶出門。」我說著好像是在責備她的話語,但語氣卻全然都是寵溺的意味,她都已經這麼辛苦了,我怎麼還會捨得責備她呢?

「克洛ちゃん?」她也走向我和我面對著面,臉上的不可置信依舊掛在那兒,撫摸了下我的臉,好似要確認自己並沒有在作夢。

「我看到妳沒帶出門,就直接替妳送出來了。」我笑著解釋,雖然我還有著別的打算就是了。

「這樣太麻煩妳了……」真晝看來有些慌亂,我會在這種時刻出現果然嚇了她一大跳吧?「明明是難得的休息日。」

「如果是休息日——」我從手上拎著的提袋裡拿出另外一個預備好的便當,「想和妳一起吃午餐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呢。」

調皮地衝她又笑了一下,看望四周才發現她的同學們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我的身上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我明明已經將這頭顯眼的長髮藏在帽子裡了,就是不想要顯得太過高調,這會令真晝感到困擾的。

「露崎さん,請問這位是?」其中一位觀望了好一會兒的同學鼓起勇氣發問了。

我看著真晝,不確信她會不會想要在這種場合公開我們的關係,畢竟她的個性與我完全不同,要換做我早就都讓朋友們知道了。

知道我的戀人是真晝的這件事。

那麼真晝呢?她會想要怎麼處理?

「這、這位嗎?」她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想怎麼回答都沒關係唷。我和煦地對她笑著。

她思考了一會兒,伸出手來親暱地抱著我的右手前臂,在大家有些訝異的視線中開口:「她是我很重要的……她是我的戀人,大家可以叫她克洛ちゃん哦——」後半句話像是要提高決心般地將語氣給提高了。

雙方又聊了幾句後,大家也都挺識趣地離開了,這裡又剩下我們兩人。

「那麼,我最重要的戀人,真晝。」我捧起她的手,凝望著她那雙一直都滿載著良善的明眸,「妳願意與我一起共進午餐嗎?」

真晝點了點頭,臉上的神情笑得蠻歡快的,隨即將我帶到了一處有樹蔭遮擋的小坡地旁,「我們太晚吃飯,能好好坐下的地方都被占滿了,只剩下這裡……」

「有什麼關係呢?」我笑問道,首先在那坪綠地坐下,其實草皮的觸感也挺舒適的。

她愣了神望著我片刻,隨即理解似地笑了。

「說得也是呢。」真晝說。

------------------------------------------------------

字 字數又愈來愈多啦!!!
唯寒你!!!
這次是淡淡的甜的克晝!! 好可愛喔!!!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我才不知道呢~~

3
-
LV. 24
GP 1k
3 樓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0 BP-
0
-
LV. 24
GP 1k
4 樓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1 BP-
3.

(真晝)

蔥、馬鈴薯、腰果……

乾煎腰果,將馬鈴薯和蔥切成小塊或薄片。

在熱鍋加入一片黃色的牛油,把香味塗滿鍋面,馬鈴薯和蔥便加入這個充滿罪惡感的世界。沸騰的油脂引發馬鈴薯和蔥的香氣,直至炒至透明、變軟,為它們添上另一番風味的鹽、香草與黑胡椒粉才灑落其中。連同腰果混拌在一起,就可以移到一邊放涼了。

從雪櫃拿出昨天預備好的麵糊,把已放涼的餡料均勻地加入麵糊中,便可以放進焗爐烘烤了。

照著食譜做的,雖然是第一次,應該沒問題的!好期待這個法式馬鈴薯腰果鹹蛋糕的味道,克洛ちゃん會喜歡吧!

現在克洛ちゃん應該表演結束,正在回來了。

啊——好想看克洛ちゃん的表演……可惜我下課之後已經趕不及到克洛ちゃん的大學。我們的住所位於我們的大學中間,由我的大學去克洛ちゃん的大學可是要花一個多小時,表演早就完了……只能回家,做點心等克洛ちゃん回來。

這個學期快要結束,我的展演活動也圓滿落幕了,吃蛋糕慶祝忙碌的生活暫告一段落,好好休息之後再出發。上一次的展演活動,克洛ちゃん也沒辦法來,從錄影影像看我的演出。

鹹蛋糕要焗三十分鐘左右,現在做什麼好呢……忽然閒下來有點不習慣。

想起曾經出演的舞蹈,因為舞蹈系的女生比男生多,我的體力、腰力、臂力較其他女同學好,能輕鬆抱起她們之類,所以一起演出時老師會安排我當男役,多虧聖翔的訓練呢。

嗯……拉筋熱身,預習下個學期會教導的拉丁舞?雖然要二人共舞的部份非常多,但也有需要獨自練習的地方,就這麼決定吧!


-------------------------------

(克洛)

我站在舞台的正中央,而幾乎是所有的聚光燈都打在了我的身上。

這場戲已經結束,我保持著完場的動作,雖然在這之前還跳了一隻劇烈的舞,現在卻必須要我去控制劇烈的呼吸並且直挺挺地站在這裡,好好完成這最終一幕的畫面。

從觀眾席的尖叫與掌聲,以及視線的角落所瞄到的,與我一起同台夥伴們的反應,我知道我們今天的表現可說是好極了。

這場表演肯定會被人大肆討論一段時間吧?

一想到這裡我反而覺得有點可惜,視線也隨之移動到位在前排的一個空著的席位,那裡我原本是想留給真晝的,可惜她沒有辦法到場,自然而然地那位置就被空下了。

事實上我們兩個的學校光是路程就要一個小時,原本真晝在今天的最後一堂課講師臨時有事得取消,後又接到復課的通知,這才造成了我替她留了位置,她卻沒辦法到場的遺憾。

雖然事後會讓她看過錄像,但果然還是想要讓她親眼看見的。

親眼去見證我在舞台上的表現。

雖然即使她沒有到場我也不會鬆懈下來,心情上還是會差蠻多的。

就像上一次沒有辦法親眼看見她努力準備的展演一樣,會讓人心情大打折扣啊……

真想親眼再多見幾次她的舞姿,她跳舞的身段總是婀娜又柔美,並且傳遞了一股很強烈的、充滿熱情的能量。

我曾見過一次她的現場表演,當我倆對上眼的那個瞬間,她眼裡的神情就好像她只為了我去舞動一般。

這樣算是舞台上的遠距離戀愛嗎?我不禁這樣胡思亂想著,場邊揮舞的螢光燈提示著我們下一步的動作。

該謝幕了,身為主演的我站在正中央,而身旁左右盡是一同參加演出的同伴,大家手牽著手,向台下深深一鞠躬時,我的肚子卻在此時不合時宜地餓了起來。

等等全都整理完後,打電話問問真晝要不要出門吃點東西慶祝一下吧。

-------------------------------

(真晝)

「真晝,我正回來了,要一起在外面吃晚飯嗎?我們都過了最忙碌的時期,來放鬆一下吧。」

「誒,但是我做了法國鹹蛋糕慶祝……」

「法國鹹蛋糕?Merveilleux!那我買吃的回家慶祝吧!」

還要買嗎?我望向廚房的食材,已經足以弄一個豐富的晚餐。但克洛ちゃん心血來潮了,把部份放到明天才煮也可以的。

呼……跳了一段拉丁舞後,我抹抹汗,平息呼吸的節奏。

克洛ちゃん比預想中晚了離開大學,要多等克洛ちゃん一會了。法國鹹蛋糕快焗好,有什麼可以打發時間呢……

望著這一房一廳的小住所,佈置了我和克洛ちゃん喜歡的飾物,打造了我和克洛ちゃん溫暖的小窩。

靜心下來,就覺得一切都過得很快呢……明明跟克洛ちゃん同居是大學才開始的,卻有一種已經過了很久的感覺呢。是因為跟克洛ちゃん一起的每一天都快樂滿足,所以才時光才彷彿縮短了嗎?

啊,可以看相簿!

在卧室的書櫃裡,有「選拔組」的相簿,也有僅屬我和克洛ちゃん二人的相簿。雖然克洛ちゃん說在手機就能看到相片,但我還是喜歡拿在手上的感覺,翻動頁數時,回憶就漸漸浮現,有如重走一次人生路一樣,回味無窮。
空無一物的住所、純白的牆身,是我們第一天搬來的時候……

「叮!」

把法國鹹蛋糕取出後,嗅著牛油的香味,我繼續愉快地翻閱相簿。

五光十色的燈光、高聳入雲的聖誕樹、手挽手的我和她——是上一個聖誕節拜訪路人替我們拍下的。

口吐出的白霧佔了相片的一小部份,與雪白之地相連的小棒球貓已疊出身體,霸佔了一角的奶金髮與蹲下來努力地做雪球的身影——是克洛ちゃん偷拍回來的。

陽光與海灘,人頭湧湧的海邊不論沙上還是海之家都擠迫不甚,克洛ちゃん卻找到一處幽靜的陰暗處,背著繁雜與我合照,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

「嚓——」是鑰匙的聲音,克洛ちゃん回來了。

今後,也會跟克洛ちゃん創造更多回憶呢。

-------------------------------

(克洛)

還沒走到玄關,便在離家不遠的地方聞到陣陣的烘焙香氣。

真晝方才在電話裡說她做了法式鹹蛋糕,然而我從沒聽說過她會做這道料理……

是為了我去學的吧?

明明從開始表演前就一直很想見到她的,卻在收到她傳來復課訊息的那刻也認命了,這種事情本來就不常有,我指的是我們到場去看對方表演的這事兒。

轉動鑰匙,開門,真晝正從臥室的方向走出,我想是因為聽見鑰匙聲才來迎接我的吧?

「辛苦了!克洛ちゃん!表演如何了呢?」

「這還用說嗎?有我擔任主演,自然是完美結束了,不……其實還不夠好,有個橋段的節奏在一開始的銜接上就慢了,如果可以改善那個地方……啊啊,抱歉……」唉,一提到舞台的事情我就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我想真晝也習慣了吧?她用非常理解的笑容望著我,讓人更加不好意思了。

整理好了心態,我重新望著她迎上的笑臉,「我回來了,真晝。」

用過晚餐——裏面包含了一瓶順手帶回來的紅酒——我倆都有些微醺。

自洗過澡後的浴室裡出來,我看見放在床上的相簿,想到了剛回家時真晝正從臥房的方向過來,大概就是在看這些照片吧?

不知怎地她很喜歡將照片給洗出來,放在相簿裡,明明從手機裡看也挺方便的不是嗎?不過就像這樣在她的堅持下,也累積了不少相本放在書櫃裡,其實看著那些累積起來的回憶也感覺起來挺不錯的。

或許這就是她喜歡這麼做的原因吧?

下次有機會問看看她的想法好了。我一面擦拭著濕髮一面這樣暗想,眼神停留在相簿裡其中一張真晝被我偷拍回來的照片上。

那是什麼時候拍下的呢?我拿起吹風機想著。

記得那次是個極冷的冬天,很早就開始降雪了,那個早晨忽然變得非常凍人,而真晝將雙手的手心向上,像是想要接下雪花的情景,加之照耀在她被凍紅雙頰上的晨光令我如癡如醉,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起來。

由於她沒有發現我這個動作,我還特地將這張照片給洗出來送給她,想要看看她的反應。

她當時的反應真的很可愛,就算不利用相片等的這些媒介也能夠瞬間想起。

「我洗好了,克洛ちゃん,妳在做什麼呢?」真晝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

(真晝)

洗澡後,抹乾身體,換上可愛的棒球貓睡衣,便從浴室出來。

品紅的雙眼落在我身上,直勾勾的從上到下打量我一遍,毫不掩飾地將愛火燒過來。

或許還帶點情慾?是因為紅酒嗎?

「真晝,」她放下相簿,近前來,雙手撫上我的臉,笑瞇瞇地說出俏皮的話:「我冷了。」

被熱水沐過的身體仍暖烘烘,可是她的手亦與我的溫度差不大。

「克洛ちゃん才剛洗澡不久喔?」我的嘴角也止不住笑意,給她更大的溫暖,「抱住就不冷了吧?」

北海道的冬天非常冷,因為這個原因我覺得我的體溫確是比身邊的人高一點呢,克洛ちゃん總是喜歡抱著我。當然,抱住克洛ちゃん也很舒服喔,我也喜歡。

「還有可以更暖的……忙碌過後,想要得到獎勵,放肆一下……」克洛ちゃん輕吐慾望,卻被我打住了。

「頭髮還未乾,不行。」髮絲摸起來還是濕漉漉的。

雖然心癢癢的,可是不行的事就是不行,我不想克洛ちゃん惹病。

「那——我們一邊看相片一邊待頭髮變乾?」克洛ちゃん很快就轉換心情,拉著我在床上回味我們的點點滴滴。

-------------------------------

(克洛)

真是拿她沒辦法呢,一面將真晝給抱在胸前的位置,拿起吹風機將自己一頭長髮給吹乾,一面和她一起看著那本相簿。

雖說表面上是在吹頭髮的,我還是刻意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她的臉慢慢紅了起來,然而這樣的姿勢下她也沒辦法做出什麼反擊。

等到終於讓我那頭長長的捲髮都給吹乾了,將吹風機收拾起來,真晝也覺得時間差不多而收起了那本相簿。

「想睡覺了嗎?親愛的——」我意有所指地問道,真晝聞言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不甘示弱地反擊。

「克洛ちゃん想要領取妳的獎賞了嗎?」她坐在床緣,身上的睡衣由於有些寬鬆而傾向一邊下滑,將整個右肩還有鎖骨都露了出來。

我分不清那是故意的,還是無意識的。

但我還是向她走近,在她身旁坐下,眼神用很明顯、很刻意的方式,自她露出的鎖骨處向上滑動——如果視線可以用「舔」來當動作形容的話,那些地方早就濕成一片了吧?

「告訴我,真晝。」我輕撫上她的臉,在她櫻色的唇上輕輕一吻,「我的獎勵……是什麼呢?」



-------------------------------
完結啦~~~
之後就是肝R18的時候了!耶!!!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KipphXzXDXdlukqR8BelsySe_X68wrJ3IP2CuByekRA/edit?fbclid=IwAR2sbfm_L0CLwQIPC8c6hw00W6TFIAdW4yhDe3JpMSifa_sgrBMUZ664mic
想看R18的要買本子才有喔!! 記得填印調了!!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