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文章】【光晝】大小腳蹤(大人光x初中生真晝) (更新:ch.3 6/10/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7 BP-
大人光x初中生真晝


大小腳蹤
----------------------------

Ch.1

「我們新生將會賭上聖翔的驕傲,為聖翔創下一個又一個佳績!」

在入學式上,初中一年生的學生代表於台上句句扎實、字字鏗鏘,翠綠如碧玉的雙眼併發出熱情與凜然。

話畢,眾人依照慣性給予掌聲,當中有認真聆聽的人寥寥可數。束起頭髮的鈴鐺隨著她下台,那份金黃仿佛是懸掛在她身上的星,是屬於她的光芒。

閃亮亮的,好厲害——距離入學式已經過了一週,與大城市的同學格格不入的農村少女——露崎真晝至今仍覺得同學們遙不可及,太厲害了。

一群時髦又閃亮的同學並肩之行,更顯瑟縮在一角的她那份陰沉。

今天又沒有交到朋友了——沮喪地在心裡嘆氣。到了放學時間,她默默收拾書包,動身離開。

「露崎さん!」才剛踏出學校大門,正要往家的方向走,背後卻傳來高亢的女聲。

回過頭,灰綠色的短髮梳起,把瀏海集中在左邊,有如鐮刀垂至臉頰,額頭大方地露出來。是四肢健美並有健康膚色的同學,似乎為了趕上她而奔跑。

露崎真晝認出她是同班同學,可是叫不出她的名字。

「怎、怎麼了?」受嚇的「觸角」不安地撥動。

「你是北海道人嗎?」她挺起胸膛湊前來,比露崎真晝高出半個頭,讓她感受到明顯的身高差距。

「是、是的。」

「北海道哪裡?」猜想中了一半,她激動地抓住她的手。

「A、A村。」不自覺地後退了半個身位。

「果然!」手更用力地握緊,興奮地晃來晃去,面向她的是大大的笑臉,「我是隔壁B村的!先前就覺得你很面善,說話又像北海道人,還好有來搭訕,我們是北海道之友!啊,我是南風涼,叫我涼就好了!」

雖不是同村,但也算同鄉,露崎真晝一下子就有一份一見如故的親切感。

「真的?太好了!A村和B村的祭典是合辦的,我們或許在祭典有見過臉呢。」鬆一口氣,露崎真晝也換上宛如盛放中的花般燦爛的笑容,「我叫露崎真晝。這、這裡的大家都來自城市,搭不上話……」

「嘻嘻,我也是,總覺得怪怪的。」南風涼繞到她旁邊,「真晝要回家了嗎?要不要去走走?來到東京後我還未繞個圈呢。」

——馬上就叫名字了……

「叔叔姨姨說過入夜前回來就好……」真晝邊走邊說。

「嗯,那就去吧。東京冒險團出發!」鬆開不久的手再度被抓起,帶她前往未知的世界。

「誒、涼、涼ちゃん,慢慢走就行了!」

雖有沮喪的時候,但露崎真晝的初中生活才剛開始。擁有第一個朋友的她現在就對未來充滿憧憬,盼望能在往後的日子變得跟同學們一樣閃亮。


黑夜臨近,昏黃之中混雜了灰黑,是分別的時候。

與南風涼約好明天一起吃午飯,露崎真晝便走向和她相反的方向。或許是方才的遊玩太開心,她傻呼呼地笑著。

——終於交到朋友了,要告訴叔叔姨姨讓他們不用擔心!

到了公寓,露崎真晝拿出鑰匙,拐向住處的走廊,卻有兩位兇神惡煞的壯漢在她的家門前叫喊。

「欠債還錢!」   「給我出來!再不露面我就找人搞你家!」

「噫噫噫」——失措的叫聲在出口前就被捂住,露崎真晝拼命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帶著害怕得劇烈跳動的心逃去。

怎麼一回事?叔叔姨姨有欠債?她不知道,只感受到那嚇到軟下來的雙腿。

仍舊背著背包,穿著水手服,這位初中生不能在晚上徘徊太久,亦無另一個棲身之所。在繁華的東京,不是車輛就是匆忙走過的人,沒有人留意她孤身一人、徬徨無助。

——他們什麼時候離開……怎麼辦……可、可以向涼ちゃん求救嗎?可是我不知道她住在哪,也沒有她的電話……對了!

在凌亂的腦袋中,她忽然想起父親對她說的話。

「真晝,這個是我在東京的朋友,我已經告訴她你將會在東京上初中,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找她,叔叔有點讓我不放心……」

父親把紙條塞在她的錢包,上面寫上姓名及地址。之後的說話,此時的露崎真晝已經沒有空間去思想了。

她先是因熟悉的字跡而稍為定驚,隨後便決定要前往那個人的家,向她求助。

那個地方是上學所經過的車站附近,因此她急切地乘上巴士,把僅有的零錢投入零錢箱。

——剛剛跟涼ちゃん吃了點東西,沒錢了……要是那個人不願意幫我怎麼辦,我沒錢再乘車回來,要流浪街頭嗎……

愈近目的地,她的心就愈忐忑。

——她會不會不在家?家裡還有其他人嗎?衣服、毛巾什麼的我都沒帶,會不會麻煩了她……

今天她的心情就如過山車般,先是因交到朋友而心情高漲,而現在就如晴天霹靂般把快樂全都沖走,落到谷底。

焦慮與無助化為淚水在她的眼眶打轉,滿腔都是鬱抑而產生的炙痛。

——好想回北海道的家,好想找爸爸媽媽……

「叮噹——」按下門鈴。

靜默了半分鐘,都沒有回應。

——不、不在呢……

正當露崎真晝打消求救的念頭,失神地轉身時,住所內傳來微細的腳步聲,是希望的聲音。

擁有一把秀麗黑髮的女人探頭,對上被淚水淹沒及紅腫的眼睛,使本來昏昏欲睡的她頓時清醒過來。

家門前有一個哭泣的初中生,該怎麼辦?活到現在,她也未曾經歷過。

---------------------------------------------

對又是我 我又來開坑了
把坑挖好然後放置真是太爽了 我要把想開的坑都先開!
我好想有犯罪氣息.......可是初中生有點大啊...(喂 年紀太小又不合理(
第一次寫阿涼 希望不會崩
水手服的真晝 讚!!

雖然初中學校的名字叫聖翔 但跟聖翔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是作者我懶得想名字而已
7
-
LV. 24
GP 1k
2 樓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3 BP-

Ch.2

「叮噹——」

大大的鐘聲響起,遍及住所的每個房間和角落,在她聽來卻有如蚊子在耳邊嗡嗡地拍翼般微小。

——好像有聲音……是錯覺吧……

被鐘聲喚起些微意識,她「唔」的一聲,抱住白熊公仔翻過身,繼續沉沒在美好的夢境中。

「叮噹——」

過了一陣子,門鈴又叫了,這次她聽得清楚許多。

——唔?這個時間是誰……華戀嗎?可是她沒說過今天會過來……

拖曳不情願的身體起床仿佛在腦裡來了一場世界大戰,花上比平常更多的時間,兩腳才套上軟綿舒適的白熊拖鞋,隨意地披上白色的薄外套便走出客廳。經過面向電視機的梳化,先是踩到滾在地上的小抱枕,再無心踢上梳化的椅腳,在快要摔倒的一刻,她用力地踏出腳步,穩住剛起床還未算平衝的身體,免得被痛苦叫醒。

她踉蹌地來到木門,從門孔窺探,門前空無一人。是惡作劇嗎?還是不巧,那個人已經離去?為求答案,她打開門。

在門邊左看右望,一位穿著水手服、長髮及腰的女學生站立於走廊上,正轉身的她似乎打算離開。

正確而言,是一位掛著無助哭臉的女學生。這套水手服,她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卻無法想起是哪間學校,連這是初中還是高中都不知道。

眼前的女生望見自己的一瞬間,宛如看見救主般睜大眼睛,眼角的淚水被擠出,滑到下巴,讓她疑惑地瞇起眼。

「那、那個,你是神樂光嗎?」她鼓氣勇氣上前問,也不顧現時的臉是什麼樣子了。

原先因有人在家門前哭起來而吃了一驚,如今她竟知道自己的名字,她就更戒備了。

——是什麼整人節目嗎……她是誰?

「我、我叫露崎真晝,是爸爸說可以來找你的……」見她沒有回話,露崎真晝馬上從錢包翻出紙條。

——啊,是露崎家的……他確實有向我提過,他的女兒來東京入讀初中,是我忘了。但是,現在已經開學一週了,為什麼會找我?還哭了……

「……進來。」神樂光小聲地說,不想打擾鄰居。

「嗯、嗯,謝謝!」終於能有安身之所,真晝喜出望外地快步。

黑白襯衣、褲子、襪子等衣物分佈在房子不同位置,有的在沙發上、有的在地上、有的在床上,混亂程度有如被強盜洗劫了一番,或者在房子裡刮了一場大風。

撇除因壞習慣而做成的凌亂,房子並無白熊外的裝飾物,餐桌那頭只有三張椅子,家具不多,整體而言是個簡潔的住所。一房一廳,對單人居住而言綽綽有餘。

神樂光不以為意,把沙發上的衣物和白熊先生推到一邊,讓她有坐下的空間。露崎真晝見狀,不顧混亂的房間,順她的意坐上唯一整潔的沙發座位。

因為沒有心理準備露崎真晝會來,一時三刻神樂光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空腹感,打消了想了解詳情的念頭。

沒留意有點坐立不安、一面不好意思的露崎真晝正偷偷瞄向她,她把客人丟在客廳,自己回睡房更衣。
——我……我該做什麼……她是不是不喜歡我?給她添麻煩了……

正當她在胡思亂想,神樂光很快就換好長袖的毛絨白色上衣和牛仔褲,穿上米色厚大衣,把鑰匙和錢包帶在身上,來到她面前拋出語調平淡的問題。

「吃飯?」

「誒?但、但是我沒錢……」放鬆下來,馬上就感受到餓,真晝在今天本就沒帶多少錢出門,方才逛街並沒有買吃的,肚子早就空空如也。

想了想眼前的學生在說什麼傻話,神樂光才補充,「我請。」

「謝、謝謝!」真晝馬上起來,連連低頭。

「……不用帶背包。」看著那重物還掛在她背上,光皺起眉頭,讓她不解的事又增加一項。

年齡比她大不少,神樂光已經脫離學生多年,工作場所甚少接觸學生,不知道時下的年輕人都在想什麼。不過不知道也不打緊,神樂光本就沒有想深入了解她的想法。朋友的女兒,並不是親密的關係,僅僅是她有難的時候尋求幫忙,只要問題解決了就沒有牽連了。

放下書包,露崎真晝跟隨她的腳步離開公寓。

太陽下山,藍天已被黑幕取締,世間卻仍燈火通明,街燈、巨大的螢幕、五花八門的廣告招牌都使東京的街頭發亮,眼見之處全都有著足夠的光線指示她們的路。然而,不管何種的燈光,都無法取代陽光一個重要的功能——發熱,使全地感受到溫暖的熱。

春天的晚上,踏出室外就被寒風掠過肌膚,使只穿上單薄毛衣的她忍不住縮起肩頭。

寒風有如輕柔的羽毛,不斷搔癢她的鼻子,受不了痕癢的她最後發出「乞嚏」的一聲、兩聲、三聲。

——忘了多帶一件外套……

因自己的粗心而起,神樂光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乞嚏」就暫時止住了。

而此時的神樂光冷不冷,作為大人的她不會表現出來,前往目的地的路程亦不遠,她能承受。大人要承受的比小孩子多,是理所當然的吧——澄藍的眼眸放眼前路,並不在乎她的反應,也不帶半句解釋和問候。

大衣還殘留她的體溫,袖子之長連手指都藏好,她一下子就暖和了。回望剛才曾獨自經過的街道,現在竟有願意向她伸出援手的大人同行,她頓時不覺得這個大都市冷漠又可怕,反而體會到絲絲暖意在心底迴盪。

來到熱氣洋溢的烏冬店,這份溫暖就更實在了。開放式的廚房使蒸氣暢行無阻地飄散在店裡,熱力連帶香味使客人們都心甘情願地坐下來享用精心炮製的烏冬麵。

「兩碗狐烏冬。」

烏冬麵店恰好有兩個座位,神樂光一進來便先下單,然後跟露崎真晝坐在角落。因這溫暖的環境,露崎真晝便脫下大衣,掛在椅背,靜候她替她點的餐點。

吃什麼、要到哪裡吃、喜歡什麼口味,神樂光都因效率和她不熟悉這一帶為由而擅自決定,選擇她最喜歡的烏冬麵店。不論湯、麵、料,在神樂光心中都是一等一的這家店,她只要有空就會去吃一頓。

而露崎真晝也如她所料,吃上第一口就停不下來,從欶聲來看吃得津津有味。神樂光吹兩口涼風,再吃一口,在沉默之下慢慢地享用美食。

直至肚子填飽了,神樂光才開始辦正事。她拿出手機按按按,然後遞給她。

「你跟你爸說。」手機正撥號給露崎健吾。

「喂喂,神樂さん?」是一把低沉的男聲,仔細聽還有咀嚼的聲音。

「爸、爸爸!」

「誒?是真晝?怎麼你用了神樂さん的手機……」

「那、那個,爸爸,我……」

露崎真晝心有餘悸地描述現在的處境和剛才發生的事,雖然當中夾雜了不少個人感受而表達得略為混亂,但神樂光總算能掌握情況。

——露崎さん……露崎健吾的弟弟和弟婦……之前沒見過,看來跟他差得遠了。

「他們竟然……真晝,你讓神樂さん聽電話,我有話跟她說。」聽了露崎真晝一番話,他就生出怒氣。

——在東京只有叔叔和姨姨是親人,要是他們出事會很麻煩……已經晚了,討債的應該走了,但不可以讓她自己回去……在我家睡一晚也可以……

露崎真晝又把電話遞回去。

「神樂さん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今天真晝可以暫住你家嗎?我這就去罵他們一頓,沒想到他們欠債了……」

「嗯。」

簡短的交談後就掛線了。聽到事情來龍去脈的神樂光沒有再問露崎真晝,帶她結帳後便離開。

回到住所,神樂光想起她提過現在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就翻開錢包,把裡頭僅有的兩張大鈔塞到她手裡。

「買車票的。」光的臉仍舊無表情。

「誒,太、太多了!而且神樂さん你不就……」

「拿好,不用還。我明天會提款。」

「這、這……謝謝……」真晝不好意思地收下。

「……等會你睡房間,我睡沙發。」說著說著,她獨自走入睡房。

把房間內的櫃子全部打開,找了又找翻了又翻,她終於從衣櫃深處抓出一件棒球貓睡衣,是她購入Mr.White睡衣時被迫一套購入的商品,自從買了就被其他衣服壓在底部,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

雖然比自己矮一點、嬌小一點,可是整體的身形二人並沒相差太遠,神樂光覺得她穿得下。

「可以換。」光遞給她後,忽然又想到什麼,回去凌亂不堪的睡衣再次翻找一番,「啊……」

「還有這個。」她手上是一件全新的純白內褲。

「謝謝……那我先洗澡了。」

「嗯。」

覺得自己該做的都做了,神樂光打開飯桌上的手提電腦,戴上頭戴式耳筒,將外界的聲音隔絕,專心工作。專心得連她什麼時候洗好澡、回房睡覺都沒察覺到,中間二人沒有交談,露崎真晝也不想打擾她工作,收拾自己的衣物便悄悄入睡。

隔天露崎真晝醒來,神樂光已經出門了。來不及跟她再次表達感謝,她只從飯桌上看到一張紙條——「希望不會再見到你」。

我果然是麻煩了神樂さん——她皺著臉,換上校服,迎接新的一日。


「真晝——」

距離那天已經過了兩個星期,露崎真晝沒有再次見到討債的人,叔叔和姨姨也向她多次鄭重道歉,她便繼續住在叔叔和姨姨的家。

「想好要加入哪個社團了嗎?」

同為北海道人的南風涼開朗地向朋友打招呼,從後跑到她旁邊,笑著搭話。

「還沒有……感覺都不適合……」露崎真晝面有難色。

「誒……那要不要當田徑部的經理人?那我們就可以一起放學了!」

「唔……可是我對運動類沒有興趣……」

「這樣啊……」被朋友拒絕了,南風涼失望地仰望天空,「可是學校要求我們一定要參加社團活動,昨天好像就是最後限期了……咦,昨天?」

「咦,是、是昨天嗎?」真晝震驚地望向她,「還未提交入部申請的話會、會被老師懲罰嗎?」

因為煩惱社團的問題,昨天露崎真晝又一次遊覽社團後就因不斷思考而忘記了期限這回事。

「聽說會被老師訓話……」

南風涼的話,在放學後就應驗了。

「露崎真晝、星見純那、大場奈奈、花柳香子,你們幾個還未加入社團,是有什麼原因嗎?」

放學後,老師傳召了她們到一間空課室集合。露崎真晝望望她們,旁邊的星見純那是同班的,是入學式裡的一年生學生代表,其餘兩位則是隔壁班的。

「老師,我說過想加入文學部……」星見純那嚴正地表達意願。

「可是星見你找不到社員成立文學部不是嗎?」

「老師,我……想加入演劇部的,可是……」高大的大場奈奈提起手。

「演劇部啊……上一年幾位三年生都離開後,就廢部了呢……」

「老師,咱才沒有時間去參與社團活動啦——」擁有甜美的京都腔的花柳香子道。

「我知道花柳你回家後還要練習,可是參加較輕鬆的社團也可以……」

「我、我只是還未決定好……」最後是露崎真晝低著頭發言。

「無論如何,這個星期六前你們一定要決定好了,我們可是為了你們的身心發展著想啊。」嘆了口氣,老師便先行離去,「我還有事要處理,解散。」

四位互不熟識的一年生面面相覷,大場奈奈帶著親切的笑容跟她們說話,打破尷尬。

「沒想到一年生有三個人跟我一樣呢……你們有興趣演劇嗎?我們一起組成演劇社好嗎?」

「……我只想待在文學部。」純那堅持己見。

「咱說啊,」香子故意揚聲,吸引她們的視線,「把演劇和文學合併成為『文學演劇部』不就好了?戲劇有文學作品作為基調不是更好嗎,這樣『文學部』和『演劇部』也能有實質的活動吧。」

「「誒?」」

大場奈奈和星見純那同時發出疑惑的一聲,隨後對她這番話認真地思索。

「總之咱才不想參加社團活動,你們慢慢煩惱吧——」她懶洋洋地打個呵欠後,便施施然地走了。

——真是有個性的同學……

露崎真晝小心翼翼地觀察她們,面對陷入沉默的兩位,她並沒有加入討論的想法,想繼花柳香子離開學校回家。

「……可行呢……」純那喃喃自語。

「星見さん也這麼覺得?」奈奈合起雙手,笑逐顏開。

「可是只有兩個人……」她眉頭深鎖,鏡片的角落出現藏青的長髮,「露崎さん,要跟我們一起成立『文學演劇部』嗎?」

有四位一年生沒有加入社團,換句話說,想達成理想就只能拉攏這些沒有社團的「自由人」。

「……誒?」




---------------------------------------
一天兩更我的肝要爆炸了

本來想寫阿光看到 穿著有點大的睡衣超可愛的真晝 的......
可是沒什麼必要加插就PASS了
對著陌生人 光晝二人的反應也很正常吧 幾乎沒什麼說話 可是光也有貼心的地方呢
至於光多大 做什麼工作 之後會再說的
這章也出現了純純 蕉 香子呢WW 大家真可愛



3
-
LV. 24
GP 1k
3 樓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5 BP-
Ch.3

「……所以我們要把文學作品的哲學思想、對自我的反思、社會的批判融入話劇之中……」

「背景板、服裝可以借用已廢部的演劇部道具喔,星見部長。」

「劇本需要我們構思,靈活調配角色的上場次序以配合我們只有三個人的限制……露崎さん,你有什麼意見?」

「啊哈……」

左是衣服燙得整整齊齊、托起標誌性的黑框眼鏡、認真又嚴肅的優等生星見純那;右是一年生中鶴立雞群、高高瘦瘦、和藹可親的大場奈奈。

翌日,放學後南風涼就參加田徑部的活動,而露崎真晝走出課室時被同班的星見純那擋住去路,隔壁B班的大場奈奈亦正好來到,露崎真晝就被一冷一暖的二人帶到學校的亭園,開始「文藝演劇部」的會議。

我什麼時候加入了「文藝演劇社」——露崎真晝頂著問號,先回應她。

「成立社團不是要五人以上嗎……」露崎真晝遲疑地瞄向她。

綁住低馬尾的鈴鐺作響,「我知道。但即使只是『同好會』,也是有社團活動記錄的,可看成半個『社團』。只是沒有社團活動室,沒有學校給的資金,也沒有顧問老師……」

雙馬尾的形狀有如香蕉的大場奈奈彎下腰,從肩袋拿出包裝精緻的曲奇送給她們。

「我做了曲奇,大家一起吃吧。」她笑瞇瞇的,聲音也非常溫柔。

「謝謝……現在沒有社團的只有四人,花柳さん加入也不能組成社團。而且我沒說過會加入……」真晝低頭小聲地說。

「……對不起,是我擅自把露崎さん你……」回想自己所作的事,星見純那認為要為她的強硬道歉,「露崎さん,你有想加入的社團就……」

昨天星見純那滿腔熱誠地搭話,露崎真晝沒有答應亦沒有拒絕,唯唯諾諾地點頭就溜了。

「露崎さん,你想加入怎樣的社團?學校的社團都不合你意嗎?」大場奈奈打斷了她,蹲在露崎真晝面前,讓自己的視線水平低於她,是一個沒有威脅性的姿態。

——怎樣的社團……

大場奈奈的問題,正中她的要處。她們二人都是因為有明確的目標才不加入其他社團,那麼露崎真晝呢?為何其他社團她都不想參加?

她所渴望的,是什麼?

露崎真晝小學時所參加的社團是合唱部。她在唱歌方面非常有天份,家人都很喜歡她的歌聲,能於大賽上獻上她的一分力,亦樂在其中。

合唱部人很多,在一群人聲共奏的時候,每個人的聲音是否甜美動人就顯得不重要了。共嗚、和諧、融合,才是合唱所需的。

她的聲音失落在一片聲海之中。

每當大家合奏時,就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即使失去自己一把歌聲,亦不足掛齒。

找不到自己的身影。

並不是想成為著目、出眾的人,但同時她亦不喜歡被淹沒的感覺。

撇除本就沒有興趣的社團,這學校的合唱部她有參觀,給她的感覺跟小學的相同。輕音部則因為跟那裡的人不太能相處而放棄了。

「我……也不知道……」真晝如實地說。

「那在你找到想去的社團前,暫時加入我們的『文藝演劇同好會』?限期到了我們會填上你的名字的。」奈奈偏頭,彷彿是頭撒嬌的大型犬。

「這樣也可以!成立『同好會』最少要有三個人,如果連三個人都沒有,我和大場さん也只能放棄了呢……」純那點頭。

好不容易出現的曙光,星見純那想緊緊地抓住,但不能強迫同學。

——大場さん和星見さん似乎已經有默契了,已經交換聯絡方法了嗎?

「嗯……謝謝你們……」真晝捏住裙擺,接受了這個提案。

或許都是同級生,露崎真晝覺得她們很好相處,內心鬆懈得多——雖然她不太明白『文藝演劇同好會』到底要做什麼,也沒有演劇的經驗。

——我能有立足之地的社團……

看著她們開心地對望,露崎真晝也不自覺地輕笑。

——我也能像她們那樣嗎?


「不要捏住麥克風頭,像這樣對準頭說話就可以了。」穿黑衣的工作人員提醒司儀,「可以試音。」

「喂喂——一、二、一、二……」司儀上台,發聲測試。

「沒問題了——」工作人員按住耳筒,聽到指示後大喊,「其他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

隨後所有嘉賓都陸續進場,坐滿小會場。

接下來,這組合的歌手一邊跳一邊唱,又有新歌發表、遊戲環節等等的節目。

而使一切流程都順行運作的其中一個幕後功臣,便是在控制室內的神樂光。

纖細的手指在複雜、擁有多個按鈕和旋鈕的機器上飛舞,雙眼定睛在螢幕上,耳朵專注地聆聽台上的聲音,時刻準備調校。

直至所有節目結束,她和工作人員就可以收拾屬於公司的器材,在最短時間內預備離開。

把器材運上貨車,再安置在公司的倉庫後,神樂光今天的工作就完結了。

回到街上,已經到了能清楚看見星星的時間。神樂光抬起頭,想想晚餐要吃什麼後,便去買外賣回家。

走廊出現了不該在這裡出現的人。

「……」看到坐在家門前穿著水手校服的初中生,心裡「咯噔」了一聲,「他們又來了?」

像是離家出走,又似被人趕出家門,無所依靠地坐在走廊上,孤伶伶地做作業,怪可憐的。

「神樂さん!」一聽到她的聲音,有如看到主人的小狗,收拾好作業文具就站起來,「嗯、嗯……對不起又來麻煩你了……」

——今天神樂さん穿得全身都是黑色,還以為神樂さん喜歡白色……

「……坐在這裡,很危險。」神樂光打開門。

——要是有壞人發現她自己一個……初中生是這麼沒防備的嗎。

「可、可是在外面遊蕩也……好可怕……」露崎真晝隨著她進門。

房子跟上一次的時候同樣混亂,露崎真晝已經不再驚訝了。

「……」光放下外賣盒,「來之前,打電話給我,那張紙條有我的電話。我盡快回來。」

「但、但是,我沒有手機……」

——這年頭還有初中生沒有手機嗎……

「借……」解決方法脫口而出,但光停下來,覺得有更好的方法,「明天,何時放學?」

「十二時。」

明天,就是星期六。

「在校門等我。」

「咦,神樂さん不用上班嗎?要、要做什麼?」

「放假。」光只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然後望向外賣盒,是一碗普通的牛肉飯,「吃?」

「但、但是這樣神樂さん就……」忍受空空如也的肚子,真晝緊張地搖頭。

——真耿直……

神樂光打開廚房的儲物櫃,從中拿出一個藍色的發泡膠杯。掀起杯蓋,注入熱水,用叉子壓住杯蓋。

不容她拒絕,神樂光自顧自的吃起泡麵來。露崎真晝看看她的樣子,還是那麼冷漠。再看看外賣盒,想著它會一點一點地變冷,又嗅到香噴噴的海鮮濃湯,最後還是不好意思地吃起來。

雖然錢包裡還有之前神樂光給的錢,可是她說過這是交通費就是交通費,露崎真晝不想花在其他東西上,便沒有買吃的。

至於給露崎真晝父母一個交代,神樂光同樣是飯後才會撥打電話,吃飯比較重要。

「那、那個,神樂さん,你以前參加了什麼社團?」

雖然上一次她覺得神樂光不太喜歡她,但是她對她很好。除了老師們和父母,露崎真晝認識的可靠的大人,就只有神樂光,因此想問她的意見。

「合奏部和輕音部。」

——神樂さん也喜歡音樂啊。

「我還未想好要參加什麼社團,明天就是限期了。神樂さん覺得什麼社團較好?」

「……開心,能跟部員相處就好。」

「誒?不用想著拿到什麼大獎、學會什麼……」

「不開心,就沒意思。」

這句話,敲打了她的腦袋。

接下來跟上一次相若,打電話、洗澡、入睡,露崎真晝完成作業後再複習一下,便無事可作而選擇睡覺。

發現身邊的動靜沒有了,神樂光拿下耳筒,悄悄地窺視床上的孩子,確認她熟睡後,進到廚房撥號。

那電話號碼仍是露崎真晝的父親。

又一次追債。神樂光板起嚴酷的神色,為之後的事鋪路。


------------------------------------------

高產起來我自己都怕.JPG
什麼你以為我會寫G....GAP? --自己都忘了怎樣串--
忽然好想寫這個就繼續寫了(幹
這次光的話變多了呢 光的職業往後會說更多的
順帶一提
真晝現在的身高是155CM (才12歲啊還能高的
蕉比真晝高 大概165
真晝比純純 香子高
比真晝高的光 的光晝真可愛AAAAAAAAAA
蕉蕉也好可愛!!!
因為不想寫太長 趕緊入主線了(??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